【东方不败】(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一章人在江湖
澹台幽莲抬头看看我,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笑笑,在我嘴上亲了亲,「小魔
奴,便宜沾了,奖励也拿了,以后幽篁小筑这些草药都由你来照顾,早晚浇灌一
遍。」
就这样赤裸的经过那灵田的地方,澹台幽莲开始给东方不败安排个的任务:
「水不能用湖中之水,要用那溪流未入湖之水,那样山间自然之灵气凝汇出来的
养分更充裕,这样草药提炼出的成分更精纯。」
闻着药香的东方不败直接傻眼,那小溪水可是在湖对面才能汲取,那么自己
必须饶半个湖才能浇灌草药。转念一想,那么高的山壁都爬了,还怕走那么点路:
「一定照料好灵药」
「哦,不要忘了只能用木桶汲水,再挑过来。」接着澹台幽莲又说了句。
「呃……」东方不败直接无语,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就当淬炼自己体魄
的机会。
进入竹屋,澹台幽莲甩给东方不败一枚玉简。
「明日去长青谷丹俸阁领取小聚真丹的草药半份,只此一次。再从长青谷西
北角的鼎塚中,你挑个品相好点,无裂缝的小鼎回来。」
东方不败看着五簇鲜艳的火苗簇拥在一起,显然是澹台幽莲五品药师的标志
物件,慎重的点点头。
「玉简可以让你自由出入这里,小心保管,可不要忘记浇灌灵田,做不好的
话……」澹台幽莲意味深长的嘱咐一声,转身离开了此处名唤幽篁小筑的洞天。
接着风中飘来澹台幽莲的袅袅之音:「饭食自理,竹屋可洗漱休憩,罩袍可
换。还有在悬空阁所见所闻,一概不准在外宣扬。」
夕阳的余晖,辉映着青山绿水,给幽篁小筑刷上了一层温暖的色调。
东方不败开始辛苦的劳作,当提起那两只木桶,沉重异常,鞋子都深陷入地
几寸,举步维艰,这显然不是普通的木材所制。
不太充裕的青木神气,很难支撑到浇灌完灵田,想到储物戒内还有最后一枚
聚真丹,咬咬牙吞了。
两枚含有『上古天雷道』拳意的玉片带了出来,两枚晶莹剔透的玉片腾空而
起,一霎间吸附在一起,顿时一股远古蛮荒的气息充斥幽篁小筑。
东方不败卵蛋空间轰的一声,似乎穿越过了电闪雷鸣,沟壑万道,荒芜的大
地,进入山峦层叠,险峰林立的群山之中,自己如同山间里的一枚石子一般渺小。
头顶乌云不断翻滚涌动,遮天蔽日,苍穹一片漆黑,窒息惊怖。
一个光球包裹在重重叠叠的黑云里,云层如滚雪球般的迅膨胀起来,蛛丝般
的光亮不时透过云层,倏然崩爆出簇簇星火,随着黑球的变大,似乎里面凝聚着
毁天灭地的力量,而所有的力量如同闷在一个罐子里。
风雷骤降前一切诡异宁静的可怕。
突然,黑球骤然炸开,瞬间诞生了一道霹雳闪电,苍穹黑幕撕裂出一线尖锐
的光影,狰狞地,将它暴戾的杀气汇成一道能破万物的巨杵,以无可抵御的威猛
气势,击向那山峰。
一息间,「嘭,嘭,嘭」半声,轰击上半座山峰,一齐崩分离析,化为齑粉,
而巨杵的威力还没有结束。
后面的几座山峰,忽然出一些细微「噼啪」声隐隐传出,只见蜘蛛丝般的裂
纹布满了整个山体,刹那山体上的山石一块快的掉落,不一会连绵的几个山峰变
成了一堆山石,惊悚而悍然。
那是天威,天威难测,化为雷霆一怒,破苍穹,断山峰,平山峦。
那恐怖的景象在东方不败眼前闪过,自己气海中的青木神气狂躁乱窜,要不
是预先吞噬了聚真丹差点爆裂开来。可他不知道,自己瞳孔里有着一抹幽蓝,如
大海般纯净和宽广。
一切终于沉寂下来,恢复成幽篁小筑清雅美景。
眼前飞鸟轻灵盘旋在湖面上,突然如电光火石间,一个俯冲,掠过水面,鸟
嘴一触湖面,一条银色的小鱼,已在鸟嘴里面。鱼刚吞入腹中,飞鸟一个飞掠,
不间断的飞到了湖的另一边,又一条小鱼成了美餐。
所含『上古天雷道』的拳意,居然和飞鸟掠食有异陈同工之妙。
结合玄真技「葵花拳」「天雷半式」一次的青木神气催动,就能连续的使出
玄真技,威势彪悍,后劲更上一层。
东方不败心中一喜,这样玄真技在原有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能进入略有小
成的境界了。
那么就从浇灌灵田开始,气海的青木神气催,慢慢萦绕凝实成核心的气劲,
凝出敦实沉厚的力量。
「天雷动」如一道飙风,跨出了几丈远,紧接着又一个「天雷动」又是几丈,
缩短了灵田与溪流落水之处的距离与时间。
最后一个柳叶身法,那千斤重的木桶变得和普通木桶一般无二,轻轻落地。
灵田浇灌完毕后,浑身上下的肌肉酸痛的几乎麻木,身体承受不住『上古天
雷道』第二层拳意威力,展现出了气血筋骨的不足。
想起储物戒内还有一本灵品下阶的《金钟罩》,倒是可以很好的淬炼身体,
形成一种防护罩。可惜自己所有的修为都停滞不前,必须加紧得到所需的资源,
潜心修炼。
……
次日。
幽篁小筑天还没亮,东方不败昨日已经累的半死,那两只桶不知道用什么材
料做成,沉重如铁,两只胳膊到现在仍有点酸痛。
静修了一夜才恢复了精力与真气,这幽篁小筑里面天地的灵气,似乎对青木
神气有着不错的助益,毛孔不断贪婪的吸收,稍微加快修复真气,浑身舒坦。
睁开眼看到澹台幽莲不知何时回来了,一条翠绿的藤蔓悬挂在竹梁两头,她
就侧躺其上,玉手拖着香腮,如蝶翼般长长的眼睫毛投下一个月弧阴影,呼吸悠
长,睡姿幽雅,如一尊神态安详的睡佛,宝相庄严。
东方不败轻手轻脚提着两只笨重的木桶,准备浇灌灵田,昨日已经体会过了
两木桶的沉重。又不能出声响吵醒澹台幽莲。
他用了柳叶身法,轻盈的落地,等木桶中装满清澈的溪水,再使用「天雷动」
几丈,几丈的前行。
当最后一桶水浇完,天才微亮。东方不败已经汗流浃背,蹑手蹑脚的进入竹
屋,看到澹台幽莲还没有醒来,轻轻呼出一口气,虽辛苦却是甘之如饴。
澹台幽莲何等的修为,其实早已醒来,东方不败的一举一动都在的五感之内,
没想到他给药草浇灌时,也不忘淬炼体魄,参悟身法玄真技,更有难得的体贴之
心。
一股饭菜香飘来,澹台幽莲睁开清澈的双眼,嘴角一丝微笑绽放出来,如那
青色的兰花吐蕊,自然纯洁,美不胜收。
东方不败虽做不出珍馐美食,简单的饭菜略做了几样,此时天色已微亮。
记起澹台幽莲昨日的安排,自己双肩的压力,一刻也等不及了,先给澹台幽
莲盛好清粥小菜,自己就胡乱扒拉几口,怀揣着玉简出了小洞天。
澹台幽莲从绿藤上跃下,看着竹桌上的清粥,炒莲藕,很少食人间烟火的她,
也忍不住坐下品尝一口,朴实的粗茶淡饭入口带着丝丝暖意,心中更是对东方不
败好感大增。
还是没有使用绳索,东方不败踩着拳印,小缝隙下了山壁。等下到底,他浑
身的每个毛孔里都渗出了水珠,身上的罩袍都印出了汗渍。
回忆着昨日走过的路线,东方不败向丹俸阁进,脚踏着火红石子,呼吸着谷
内特有的灵气,顿觉神清气爽。
一路上遇到一两个谷内的药师,高傲的对东方不败指指点点,嗤笑声声。
「傻子,白痴。」再上下打量他一眼,诧异间羡慕妒忌由生,不免讥笑声声:
「从这样低层次往上修炼真要笑掉大牙了。」
这种侮辱耻笑以前听得多了,东方不败撇撇嘴毫不在意,平静如常,大步流
星的朝丹俸阁走去。
丹俸阁,半层阁楼,重檐抱夏,龙腾虎跃,门梁挺阔,气势恢宏。
东方不败到了丹俸阁门口,就看到昨日遇到的一群人。
同样,李云聪先看到东方不败,惊愕嘀咕了一句:「这不是跟澹台师叔一起
进谷的小子吗?」
江辰听到李云聪的话语抬眼一瞧,很是惊诧,看样子澹台幽莲收留了这小子,
忌恨感顿生。
随即又嗤笑一声:「这小子想当炼药师?那袍服让人无语,真是丢人丢到家
了。到谷中来拜师的药师,来的时候哪个不是一品药师,最不济也能炼出品质次
一点聚真丹。一品药师在长青谷是最垃圾最蹩脚的存在,难道他不知道?」
江辰得到消息,丹俸阁最近从一尊灵品下阶的大恪鼎,他正是为了此鼎而来。
大恪鼎,灵品下阶,千年精钢所制,包浆深沉,鼎外镌刻着栩栩如生的饕餮
纹,鼎腹内暗隐着精妙高阶符箓。此符箓能引苍穹中烈日之力,催化出烈日灼灼
的火焰。
得到此鼎在炼出丹药的纯度和成功率有了更大的保障。所以他怕被其他派系
之人抢得先机买走,赶早而来。
「晦气。」江辰高昂着头颅,拍了拍自己三品药师的罩袍,扬着头踏入丹俸
阁。
阴沉着脸的霍英凡也狠狠瞪了东方不败一眼。
一股森凉的杀气扑面而来,东方不败冷哧一声,无视之,气定神闲踏入丹俸
阁。
眼前,丹俸阁的大厅,并不如平常的药铺丹阁,而是天罡七星布置,自成一
种独特的格局。每个星位摆放着等级不同的物品,此时三星位处,簇拥了一堆人。
看无人搭理自己,耸耸肩膀安静的等在一边。
丹俸阁执事古月啸国,头微褐,体型精瘦,眼眶深陷,时不时散出凌厉的精
光。一身玄青色的罩袍上四簇火焰纹饰,代表着他的实力修为。整个人不急不躁,
面带微笑听着。
江辰看到有人捷足先登,一收傲慢的态度,快步冲入那些人之中。除了道玄
宗的林君谦没来,天罡宗裘雄,皇族上官怜香都来了。
各大宗派和皇室,都会将自己拥有炼丹天赋的核心弟子,送至长青谷。在这
里,这些弟子能成长为最好的药师。
天罡宗的裘雄,身高八尺,虎背熊腰,鸢肩豺目,行走之间,充满暴戾霸气。
双手抱胸,两眼瞪着象铜铃一样,如一头扑食的猛虎一样,紧盯着那大恪鼎,因
自身到长青谷时日短暂,想借助这个鼎的威力从二品药师晋升成三品药师,炼出
三品丹药,所以这个鼎势在必得。
「古月长老,一百万金票就买给我吧,不行随你开价。」裘雄财大气粗一拍
胸脯,拍得胸脯一声空鸣声,嚣张跋扈。
上官怜香媚眼如丝,傲气浑然天成,气势也毫不逊色于裘雄,从后面的奴仆
中抽出一叠金票一抖:「哼!天罡宗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皇室没金票吗?」
接着气势骤然一低,柔弱和婉:「古月长老,您也知道,怜香不远千里到长
青谷来学炼丹,皇族长老殷切的盼望我能学有所成,我正巧在试炼四品丹药,凝
碧丹。您看……」
不愧是皇族的公主,心思诡秘,舌灿烂花,知道蛇打七寸,处处显示出此鼎
对自己的重要,钱财么,皇室会缺钱吗?
江辰听了上官怜香的言语,阴鸷的眼神中也是精光展现:「叶公主,您也知
道我刚炼成三品丹药,活血生肌丹。品质还有待提升,您就高抬贵手,让小弟得
了。凭借两位的实力再觅得好鼎,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裘雄也不简单:「江辰,不要当我们是傻子,玄煌宗财力也不差吧。」
一人一句,表面和善,暗地里各个阴险狡诈。东方不败听得暗笑连连,不过
天罡宗,统治着天风国所有高原山脉,矿产丰富,出产一些稀有的晶石,相当富
饶,和皇室的财力也不相上下。
真正的有钱人啊,自己储物戒里面就有个十几万两的金票,大青木神诀急需
要练心来提高品级,可叹身边没有合适的女神,至于师傅澹台幽莲,要找个机会
聊聊。
古月啸国做起和事老,呵呵笑了一声道:「好了好了,不必争了,这鼎估计
会在长青谷药师大比时,作为奖励颁给胜出的药师。」
突然,他眼光扫到东方不败,听闻了昨日之事,眼中精光一闪,让手下一星
位的摇光去招呼。
各人听到如此的消息,也只能作罢,悻悻的各自退出去。出来时都看到了东
方不败站在一星的位置上,跟摇光交涉。
看到那灰色的罩袍,裘雄毫无顾忌的哈哈大笑:「长青谷什么时候,有这种
不入品的角色了?」
上官怜香在东方不败低级的罩袍上瞄了一眼,红唇翘起,美人痣微跳,讽刺
的轻喏:「人家可是澹台师叔带来的人,裘雄你还是注意点言辞,不要惹澹台师
叔不开心。」
知道裘雄一直仰慕着澹台幽莲,私下里挑明了谁敢在她面前讨好卖乖,直接
杀了。
「嗯,我昨天看到这小子爬悬空阁的山壁,今早才从上面下来。」霍英凡歹
毒的心思一转,继续火上浇油。
不安好心的挑唆,彻底激怒了裘雄,怒目圆睁,杀气腾腾。要不是丹俸阁内
不能滋事打斗,直接一拳打爆这小子的头。
东方不败自然知道,自己打伤了方英,谷内与他同宗的人,一定会惹事报复。
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随时恭候各种挑衅。
然事有轻重缓急。
「我来领半份小聚真丹的材料。」东方不败从容淡定,从怀中取出了那枚五
簇火焰纹饰的玉简,递给了一星位的摇光。
一阵嗤笑声低低的传出,裘雄直接挺胸叠肚的长笑,暗道,就这种人也能入
澹台幽莲的眼?不值一晒的货色。
可众目睽睽下,摇光手心的玉简,五簇火焰灼痒着每个人的眼,笑声戛然而
止。
药师无上修为的标牌,随便走到哪个地方都将通行无阻,可让其听命于自己
的指挥,只有五品药师才有的荣耀与无限便捷的权利,居然在这个小子手里。
「你稍等,我要去仓库寻找一下。你还有什么需要?凭这枚玉简你可以任意
领取物品。」摇光比较客气,感到手心里的玉简滚痒,澹台师叔就任意给了这个
不入品的小子?还用此玉简来领如此低廉的材料,真是猜不透也想不明白。
东方不败惊讶于玉简居然有如此大的权威,不过君子取财有道,摇了摇头:
「我就要这一样材料。顺便问一下西北角鼎塚怎么走,我要去挑个鼎用用。」
这下连摇光都傻了,愣愣朝一个地方一指。
还在三星位的古月啸国蹙紧眉头,疑惑不解,丹俸阁中有的是低级的鼎炉,
用玉简领一个不就好了,为何要去鼎塚?众所周知,长青谷鼎塚里面的鼎,都是
炼药师丢弃的废鼎,不是残破,开裂,就是一些缺胳膊少腿的破鼎。那个地方只
有人去扔鼎,从来没有人去捡破鼎用来试手的。
那些止住的讥笑声哗啦啦响成一片。上官怜香要不是掩着嘴,差点都要喷笑
出来。
江辰噙着阴柔的讥笑,考虑着是不是要去看热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