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师

第一章

「田西。一块打球去。」

刚走到家楼下,就碰到住在隔壁比我小一届的路星,手上拿着个篮球,乐呵

呵地看着我。现在是下午4 点钟,因为在外面跟同学疯了一下午,现在累得不行,

看着他的笑脸,我反而更打不起精神来,摆了摆手说:「我走路都困难了,下次

吧。」

「那好吧。我先走了。」路星倒不罗嗦。

「拜拜。」

路星身高1 米85,身体素质极好,从小就是校队主力。也因为这个邻居经常

带着我打的关系,我的篮球技术也不赖。而我身体条件也不差,身高1 米75,体

重66公斤。当然,如果跟他1 对1 斗牛,我只有被虐的份。

我家住在4 楼,父母是很普通的工薪阶级,家庭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爸爸田大海今年40好几,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工资挺丰厚的,就是要经常出差。

妈妈纪容是一家私立学校的数学教师,说到这家私立学校,也正是我所就读的高

中,我今年16岁,刚在这所学校读完高一。

本应是轻松愉快的漫长暑假,学校今年忽然宣布暑假要补一个月的课!往届

的学生都是到了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才会补课,这让我们高一学生心里严重不平衡。

又因为这所学校是寄宿制,且管理非常严格,除了那一两天的月假,一般不允许

学生私自离校,所以这就意味着我要提前一个月就赶到学校,然后在学校里渡过

暗无天日的数月时光,直到寒假才可以回家过春节,但寒假还说不定又要补课。

特别是想起我的姐姐田琪那幸灾乐祸地表情,我就非常的郁闷。姐姐已经上了大

学脱离苦海,可怜我还在受苦啊。

离返校的日子只剩一周了,纵然一万个不愿意,这补课我还是得去的。谁叫

我的职业是学生呢?更何况那所学校还有我妈当老师。需要说明的是我妈去年是

教高二的,所以并不存在我们在同一教室上课的可能性。

边问候着校长家属,很快就爬上了3 楼,一个尖利的女声就传了过来。

「怎么能这么算了!气死我了!」

发生什么事了?我看到姐姐田琪站在门口,从我这个角度仰视上去,姐姐短

裙下白嫩修长的美腿格外亮眼,但我看姐姐的脸色不太对,「姐姐,怎么了?」

姐姐看到是我,说:「里面有个疯婆子。」

看到姐姐的正脸我才发现她现在是怒气冲冲的。

我更疑惑了,看了看门内,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妈妈中午出门忘关厨房水龙头了,水渗到楼下来了。」

这时房子内传来妈妈清脆的声音,「该赔多少我都会赔,我们好好说话。」

有一个中年男人的说:「对对对,好好说话。」

「对你妈!你是不是看人家长得漂亮就心软了?」

「哪有这种事……」声音小得可怜。

话说到这个地步,我很难想象妈妈在里面的处境,脸色一定很难看吧。妈妈

一直都是一个比较文静的人,那种由内而外的娴熟恬静的气质是妈妈给人最深的

印象,加上长年一丝不苟地从事教学工作,妈妈一直都是喜平乐静,对面这个泼

妇明显就是不讲理的货色,妈妈又怎么会是她的对手。

「董太太,麻烦你讲点理行吗?」妈妈的语气有些急促,也是动了怒。

「讲理?好好,赔我3000块,什么都好讲!」

「你……怎么可能那么多。」

「3000还是便宜你了。」

我在外面呆不住了,一头冲了进去,妈妈涨红了一张脸,胸前微微起伏,一

定是受了不小的气。

站在妈妈前面的是一个肥婆,满脸油光,年龄不大,但看上去却非常老。在

肥婆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我对他们这一家还是有印象的,虽然两家并没怎么

打交道,但毕竟是楼上楼下的关系,多少有点了解。

这个男人平时就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这时根本说不上线

千,他瞪了瞪肥婆,又看了看妈妈,一副想说话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妈。」我走到妈妈身边,「随便他们怎么搞,大不了报警,看能赔多少钱。」

「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妈妈带着责备的眼光看着我。

「嘿!你个小崽子!」肥婆尖利的声音让人难以忍受。

我正想跟她对吼,妈妈伸出一只手按在我肩膀上。

我最不喜欢妈妈把我当孩子看,还用教育小孩的语气和我说话,但我没有其

它办法。这时我看了看厨房天花板,水渍把天花板涂抹得面目全非,一道道水痕

沿着墙壁往下流淌。确实非常严重,但他们家装修本身极为简单,又已经好多年

的房子了。若要倍偿,无非是重新粉刷一遍,索要3 千块钱根本就是讹诈。

妈妈说:「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的。我可以出钱替你联系工人刷一遍墙。」

「谁知道你会不会偷工减料,我要你赔钱!赔钱!」一副蛮横的表情,双手

插在腰间。让我有了暴扁她一顿的冲动。

「赔钱也行。1 千块怎么样。」妈妈尽力保持语气平和。

「1 千?呵!」肥婆脸扭向另一边,「啥也别说!没3 千你娘俩今个别想出

这个门。」

我怒极反笑,「我真看不出肥婆你有这么大本事。」

「小崽子你骂谁?」肥婆瞪着大圆眼一脸凶相。

「谁是肥婆我骂谁。」我也恶狠狠的瞪着她不甘示弱。

「你个兔崽子!」肥婆怒极,却又拿我没办法。

我看着好笑,原来她是个吃软怕硬的货色,正想继续挖苦几句,妈妈拉了我

一把,我不解地看着妈妈。妈妈对着我摇了摇头,看着妈妈的秀脸,我心里微微

叹气。妈妈这性格怎么能不吃亏呢?

「1 千5 怎么样?」妈妈试着报价。

肥婆吃定了妈妈好欺负。听到1 千5 的报价,正眼也不瞧我妈一眼。

「2 千呢。」妈妈继续让步。我听着急得不行,可是妈妈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把,像是一放手我就会把这肥婆杀了似的。

肥婆看有戏,说:「看你不容易,就两千五,这次一分钱也不能少。」

妈妈不说话,犹豫不定,我生怕她一口答应,「妈,给爸爸打个电话。」

妈妈看了我一眼,「对哦,差点把你爸给忘记了。」说着就在包里掏手机。

男人这时开口说:「我看这事……」

「你看个屁!」话说到一半就被肥婆打断,「等会还有账找你算呢!」

我开始同情那个中年人了。

妈妈准备打电话,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听到姐姐说:「叔叔,您快

进去看看。」

进来的是张叔叔,他住在我们家对面,是小区居委会的主任,他来了应该就

好办了。

「这是怎么了?」

妈妈也顾不上给爸爸打电话,「张主任。」

张叔叔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肥婆这时也闹不起来了。

妈妈说了前因后果,张叔叔责备了妈妈几句,这才说:「大家都是邻居,有

纠纷,好协商,董太太你卖我个面子,咱们坐下来好好谈。别伤了和气。」

因为肥婆的大嗓门,这时左邻右舍都过来看热闹了,肥婆再蛮横但她也还要

在这个小区继续生活,才艰难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张叔叔希望双方坐下来谈,妈妈以小孩子别掺合的理由把我赶回了家。

在家我还是很听妈妈的话的,虽然不爽,可也只有跟着姐姐回家。

事情谈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6 点了,因为妈妈还有后面赶回来的爸爸都在

下面谈判。所以没人做晚饭,我就在自己房间上网,姐姐就在客厅看电视。姐姐

是那种大小姐类型,别说做饭了,打扫卫生她平常都懒得动。

妈妈和爸爸回到家,都是一脸的倦意。我急着问爸爸:「谈得怎么样了?赔

了多少钱?」

爸爸点了点头,「赔了1 千5.」

「这么多。」我难掩失望之情,恨恨地说,「向那种疯婆子最好一分钱都不

给。」

妈妈说:「怎么说话呢。这次毕竟是我们不对在先。再说,就算他们不讲理,

你怎么能跟着学。以前我还不知道你脾气这么冲。忘记妈妈以前怎么教你的了吗?」

「得,得!」又开始说教了,我无奈地说:「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姐姐也在一边帮忙说:「妈,小西不也是为了帮您才这样嘛。」

「你们呀。」妈妈叹了口气,「总之妈妈是希望你们一定要做个正直的人。」

「唔……」我随便应付。

「行了、行了!」爸爸在一旁笑着说,「孩子们还没吃饭了。赶快做饭吧。」

我感激得看了爸爸一眼,爸爸也冲我笑了笑,然后就拉着妈妈转身进了厨房。

过了不久,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出炉了。吃饭的时候,爸爸向大家宣布他后天

要去泰国出差,为期一个月。姐姐兴奋的不得了,一会说要爸爸记得多拍照,一

会说要爸爸多带点特产、饰品回来。我倒是无欲无求,如果可以,真想爸爸把我

一起带到泰国得了。那样我就不要补课了!

妈妈一如既往的很正经地吩咐着家常,还说要上网查查,好为爸爸准备周到。

其实这也不是爸爸第一次出国,但妈妈细心严谨的习惯始终都没有被时间消磨殆

尽。爸爸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之前的不愉快被这幸福的氛围冲刷得不知道哪

去了。

晚上,小姨纪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妈妈接的。一聊就聊了近2 个小时。

我有早睡的习惯,一般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就会上床睡觉。在厕所洗漱回来看到

妈妈还在打电话,我看到妈妈的眼中泛着泪光,隐约有些哽咽声,我疑惑地看着

正坐在沙发上的妈妈,妈妈很认真地在听着小姨讲话,完全没注意到我。我虽然

很想知道妈妈为什么会哭,但也不好意思上前去问。难道是妈妈在向小姨诉说委

屈吗?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脑海里全是妈妈红着眼的面容。从小到大,我只见过妈

妈哭过两次,第一次是我小学6 年级的时候,有段时间我迷恋上了电子游戏,有

天上课我逃了一上午课和几个狐朋狗友去打游戏,然后下午去上课的时候被班主

任在办公室狠狠的批斗,批到一半,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哪来的豹子胆,拿起书桌

上的一本教材劈头盖脸的就丢了过去。结果非常严重,班主任一度要求校长逼我

退学。

那天晚上回到家,妈妈看着我哭了,但她没有打我。妈妈边哭边对我说她

在学校当班主任的时候,遇到过很多像我这样顽劣的学生,但我和他们有一点不

同,那就是我只是个小学生,但他们已经是高中生,快要成年的人了,在心性上,

他们都成熟了,老师能起得作用就相当小了。可我还是个孩子,妈妈哭着说我让

她想起不少误入歧途的学生。而我这么小就做了那么大的一个错事。妈妈接着又

哭着跟我说教了无数道理。

后来我改了,成了成绩优异的学生,毕业后我还考上了重点中学,这在同学

和老师眼里简直是个奇迹。我清楚,改变我的并不是妈妈那永远也说所不完的道

理,而是妈妈流在脸颊上的泪水。看到妈妈的泪水,站在妈妈面前的我,哭得比

任何人都厉害。

第二次看到妈妈哭的时候,是外婆去世的那天。

在我的心目中,妈妈是一副完美的形象。秀丽的容颜,1 米70的身高,苗条

傲人的身材,再加上娴熟恬静的气质,就是完美!

第二天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妈妈神秘地说:「过几天我们家会来个客人。」

「是谁?」我问。

「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被谁欺负吗?」妈妈笑着说。

「被我欺负才对吧。怎么会有欺负我的人?」我一副很牛逼的表情。

姐姐嘲笑了我一两声,说:「小时候欺负小西的人多了去了。这可真难猜。」

「说多少遍了,别叫我『小西』啊。」我最恨别人叫我『小西』,因为那样

会显得我很娘。

「小西啊。」妈妈说,「人家还记得你呢。」

「妈。可以叫我名字妈?」我抗议说。

「那样多不好。」

我无奈地撇了撇嘴,搜索了一下大脑,没个头绪,「到底是谁啊?」

姐姐也催促说:「妈,那个人是谁啊?」

「你们小姨的儿子。」

「小姨啊?」姐姐说:「她不是在北方吗?那小姨她回来了吗?」

妈妈表情有些黯然,「你小姨她这次不来。她把儿子交给我,希望我好好教

他。你这个表弟今年高三了,但成绩并不好,小姨看我是老师,又看到你们两都

很优秀,所以想让儿子跟着我,好好努力一年,明年好考个好大学。」

「一年就想考个好大学啊?」我提出质疑。

跟着脑门就中了妈妈一掌,「你这孩子怎么不捡好话说。」

姐姐幸灾乐祸地偷笑,问:「他叫什么名字啊?」

「叫秦树。」

「秦树。」我念了一遍,又问:「都好多年没见过小姨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小姨她这些年过得不好。」妈妈说,「所以妈妈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帮

帮她。」

看来昨天妈妈之所以会哭,一定和小姨有关。不过妈妈都哭了,那小姨该有

多惨啊?

「小姨怎么了?」姐姐问。

「你们小孩别揽那么多闲事。总之啊,过几天秦树来了,你们要好好对他。」

「别担心了,妈。我是不会欺负他的。」

「切。」姐姐不屑一顾。

妈妈倒是一乐,「那就好,那就好。」

「妈。那秦树来了是不是也要上我们的学校?」

「那当然了。」妈妈换了一副平时说教的面孔,对我们说:「这次秦树来,

你们两一定要树立个好榜样。你们小姨可是把希望全寄托在他儿子身上,尤其是

小西,以后你们可是会在一个学校上课,你可得把你平时吊儿郎当的作风收拾收

拾。要给秦树一个好榜样才能激励他好好学习。」

我真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得了,「妈,真是说什么你都能扯上我的坏话。」

「你倒是听到没有。这次不仅是给你的表哥树立一个榜样,也是对你自己的

严格要求,知道不?」

「知道了、知道了……」我赶紧埋头扒饭,再说下去,我的命都要没了。

第二章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会好好努力的。至于俗套与否,我想我自己说得不算。

不过对于文里的角色,我有一点想说,并不是说有的女性角色都是用来被xx的,

并不是所有的男性角色都是去XX人的。

本文会有点长,不会为绿而绿,不会为XX而XX。

总之,各位看官敬请欣赏吧。

中午一个人在家无聊,爸爸上班去了,妈妈和姐姐出去逛街了,妥妥地留

下我一个人在家。妈妈走前还放狠话说回家的时候要检查我的作业。我看着妈妈

留下的数学作业题,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除了痛诉不公平地对待以外,我只有

默默地做题目了。

开小差的时候,想起小姨他们一家,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小姨是4 年前,那

年外婆去世,小姨一个人从北方回来,但不见她丈夫和儿子的身影。现在想来,

小姨家的矛盾一定非常的大。不过我是很难了解到内情了。犹记得小姨的长相跟

妈妈有几分神似,身高也相差无几,那天她穿着黑色的大衣,跟妈妈站在一起,

任谁也看得出她们是一对亲姐妹。至于秦树,我对他的印象不深,那时候我才6

岁,现在秦树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铃……」家里电话响起来了。

我接起起电话,「喂。」

「是我。」声音稚嫩,语气中有些不耐烦,我马上听出是谁来了。

我有些兴奋,「小子不错啊,有进步,这么快就听出我的声音了。」

「哼。你可要记得你说好的好处呢。」

「当然,当然。少不了你的。快叫你姐接电话吧。」

给我打电话的是陈易,一个初二了却还让人感觉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的人。

当然了,他只不过是个中间人,重点是他的姐姐,我的小女朋友,陈静。因

为没有手机,所以要互相联系的话只有通过电话为了防止妈妈或者爸爸接到电话

时产生怀疑,陈易的作用就来了。由他扮演我的朋友的角色,这样即使是爸爸妈

妈接到电话,也不会有问题。等我接到电话后来个偷梁换柱,我就可以放心地和

陈静交流感情了。陈静和她弟弟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啊,如果是我告诉我姐姐我

有女朋友的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喂。」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犹如黄莺鸣啼,婉转动人。

「小静。」我习惯这样叫她。

「小西。」虽然我不喜欢别人这样叫我,但真的,小静除外。小静在电话另

一边说:「今天下午有空吗?」

我犹豫了一下,不过也就是那么一下下,凭什么你们出去潇洒留我一个人在

家,我喜滋滋地说「有、有。」

「真是太好了。」小静非常高兴,「你帮我去邮局取个邮件吧。」

「额?」我石化了。

「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这边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了。果然,在任何人面前我

都是被压迫阶级啊。

「拜托你了。」

我勉强露出笑容,「小意思。」

「太好了。就知道小西对我最好了。」

「呵呵。」我硬是笑了出来。

跟着聊了些邮件的细节。挂电话的时候我有一种错觉:累了,感觉不会再爱

了。

下楼的时候,我对着3 楼的破铁门狠狠地踹了一脚,小小爽了一下。

外面烈日炎炎,才出来一会就出了不少汗。走在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劲,这个

邮件太可疑了。居然是一个离小静家很远的邮局。唉,算了,想那么多反正也是

浪费感情。管它是哪个邮局,反正我都是跑腿的命。取出邮件不就完事了,难道

还能是邮寄炸弹不成?诶…说不定真有可能。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我抄了一条近路,在小巷里左拐右拐,埋头只顾走。忽

然一只手按在了我肩膀了,「此路不通。」我抬头一看,说话的是个黄毛青年,

应该是个小混混。黄毛堵在一条巷口,很嚣张的看着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

正准备绕路走,旁边有个熟悉的声音说:「田西,你怎么在这里?」

这时我才注意到黄毛背后还站着一个人,身高臂长,体格健壮,不正是路星

么。

黄毛问:「你们认识?」

路星说:「他是我的朋友。」

黄毛朝我问:「哦。你现在跟谁混的。」

「我没跟谁混。」

「人家可是好学生。」路星笑着说。

我跟路星路星虽然不是同一届,但从我初一搬到现住的小区起,我们就一直

玩到现在,算是铁哥们了。我也知道,路星平时跟着他的表哥在混,据说他表哥

在黑道上混得风生水起。看这架势,小巷里面一定在打架。

路星问我:「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来这了?」

「我要去邮局拿个东西,从这走近点。」

「邮局不是就在小区门口吗?」

「一言难尽啊。看样子我得绕路了。」

「等等,你跟着我来。」路星摆手势示意我跟着他走。

「可以吗?」老实说,对他们的事我还是有些忌惮。

「没事。」路星说得很干脆。

我跟着路星朝里走,黄毛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继续守在巷口。

路星他们的人围在小巷的拐角处,经过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彪悍的青年抄起

手中的钢管,发了猛力,抡了一个半圆,一声沉沉地闷响,和一个男人惨烈的叫

声。

我不由自主地去看倒在地上的男人,他脸上满是鲜血,在地上打滚,那一棍

下去我想他的腿基本废了。另外一个跪趴在地上的男人忽然瞪着眼睛看着我,我

惊得退了一步。这时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我。

「他是谁?」有人看着我问。

「我的一个朋友。他刚好从这路过。」路星急忙回答。路星拉着我说:「快

走吧。」

我茫然点了点头。

出了小巷,我有点魂不守舍,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想不起来。也许只是因

为那个男人的眼神让我有点不舒服而已。联系起一整天的各种破事,心里非常郁

闷。匆匆走到邮局,邮局大妈给了我邮件。邮件的包装扁平,长约30厘米,宽约

20厘米。是个什么东西?我读了下贴在上面的单子,收件人赫然写着「田西」。

我连忙看向寄件人一栏,「陈静」两个字有些刺眼。搞什么鬼?我慢慢读着

寄件人地址上的字:「永恒区13号街14号小区。」围观群众蹭地一下就向我这边

挤了过来。

「小伙子,你那写得啥?」

「现在的年轻人真有意思。」

「妈妈,大哥哥手上拿的是什么啊?」

我红着脸揣着邮件就跑出了邮局。

回到家的时候,离我出去的时间过去了近1 个半小时。妈妈和姐姐都还没回

来。

我回到自己房间锁上房门。把邮件放在桌上,小心地将它拆开,展现在我面

前的是一件白色T 恤。我打开包装取出T 恤,正面印着些可爱的动物,背面有一

个大大的半个爱心。情侣装……我的脑海里闪过这个词。

邮件的里面还有几张照片和一封信。信上娟秀的字体让我像看着了小静人一

样。边读着信,边看照片,我才想起今天这个日子是我去年向小静表白的日子。

原来小静她这么看重这个纪念日。我顿时非常后悔刚跟小静通电话的时候流

露出的不高兴。读者小静写给我的信,感觉像是有一块糖果在我的心中化开,浓

浓的甜蜜几乎让我无法呼吸。照片中大都是小静自己平时的摄影作品。小静从小

就喜欢摄影,再加上他的父亲是开照相馆的,小静能拍出这么唯美的照片并不稀

奇。

最后一张照片是去年我和她在游乐场约会时拍的照片,看着上面的人儿,我

平生第一次有了我一定要用一生来守护一个人的冲动。

接下来的日子又是那么平淡无奇,除了和路星打打篮球,我基本没有其他户

外活动。这一切归功于妈妈的看管,还有姐姐的严定死守。和小静约会的打算也

化为泡影。

开学前一天上午,客人终于来了。妈妈一个人从火车站接他回来的。

他的行李只有一个行李箱。他走进家门的第一句话,是对着我说:「你就是

小西吧。路上阿姨一直跟我说要我好好向你学习,以后请多多指教。」

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一种邪邪的感觉,我非常不喜欢。这就是以前长欺负

我的秦树吗?跟我差不多的身高,皮肤有些黝黑,留着短寸头,还有一张在我看

来还算看得过去的脸。我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好。」

秦树露出了一个异样的笑容。转而跟姐姐打招呼:「表姐你好。」

妈妈在一旁说:「秦树啊,你一定饿了吧,快来吃饭吧。我早就给你做好饭

菜了。琪琪,你去把饭菜端上来。」

「谢谢阿姨。」秦树指了指行李箱说,「阿姨,我的行李放到哪?」

「就放到小西房里吧。」

「诶?」我愣了一下。

没等我有任何表示,妈妈就上去拖秦树的行李,秦树连忙把行李护在身后,

「哪里敢麻烦阿姨。我自己来。」

「哪里的话。快给我吧,你做了一天一夜火车也累了。」

妈妈走上前就想把行李箱夺过来,左手抓到了行李箱的把柄上,秦树跟着覆

在妈妈的手上抓住把柄,「这真不好意思麻烦阿姨,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妈妈试着拖了一下,但秦树一直按住不放,覆在

妈妈手上的手在应该是想扳开妈妈的手,一直在不停地动。无聊的剧情,我懒得

再看下去,就走到了厨房。

妈妈看一只手不管用,就下意识地把另外一只右手伸了过去。

「阿姨不要。」

秦树伸出一只手按在在了妈妈的肩上,妈妈伸不过去,「秦树,你怎么能这

样拒绝阿姨的好意呢?」说完又使力忘里伸。

秦树慌张地挪动着按在妈妈的肩上的手,「阿姨,真的不要,就让秦树自己

来吧。」

「听阿姨的话!」

就这样僵持间,秦树的左手忽然从肩头滑落到妈妈娇挺的乳房上。秦树的左

手恰好覆盖住了妈妈的娇挺的乳房,敏感的美乳被有力地一挤、一捏,强烈的刺

激让妈妈差点叫了出来,条件反射的想抽出左手,却被秦树的右手按在下面根本

抽不出来。

一股电流从美乳传向全身,刺激着大脑,除了爸爸,从未被其他男人碰过乳

房的妈妈一时忘了该怎样反应。秦树嘴角露微微上翘,按着美乳轻轻地揉动了两

下,虽然隔着胸罩,但舒服的手感依然让秦树如坠云里。

在妈妈恢复之前,秦树连忙松开双手,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该

死、我该死。」

「怎么了?」我好奇地走出厨房。

秦树显得有些慌乱,「我刚刚……」

「没什么。」妈妈这时打断说。妈妈双手护在胸前,不过我并没怎么在意,

倒是看到行李箱还在门口,我有些哭笑不得,「就一个行李箱嘛。」

「阿姨,就让我来吧。」秦树一脸正经地看着妈妈说。不过我总觉得有些奇

怪。

妈妈看着秦树,缓缓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姐姐很活跃地问秦树各种问题,妈妈出人意料地有些沉默,有

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吃完饭,秦树抢着帮妈妈洗碗,姐姐喜滋滋地坐在沙发上看

电视,平时就好吃懒做的姐姐这下真是彻底的享清福了。

做完家务,也该去学校报道了,收拾好东西的时候是下午1 点半。妈妈开私

家车载着我、姐姐还有秦树去学校。

姐姐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这次来算是重温母校,追忆当年时光吧。秦树来

是熟悉校园环境的,妈妈说,秦树手续并没有办好,他暂时不能来学校上课。我

问:那要多久。妈妈说,会很快。

在学校食堂吃完晚饭,是跟妈妈他们告别的时间了,看着妈妈载着姐姐还有

秦树回家,我就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宿舍的人也都来齐了,大家一个月不见,像是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宿舍一共

有四个人,大家都是一年出生的,所以也没有什么称兄道弟的概念,我睡上铺,

睡在我下铺的叫刘安,一个胖乎乎的文艺青年,尤其是对德艺双馨的苍老师非常

感兴趣,而且是个富二代。对面的上铺叫张小艺,是一个普通青年,属于那种死

读书的类型,张小艺的下铺是杜伟,是体育健将型,听说他本来就打算主攻体育

特长,可是家里死板的父母死活不同意。

可以聊的话题再多,也有说得嘴巴麻木的时候。本来我想去找小静,可是不

知道为什么,明明很想见她,可一动身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大家聊得累了,都

在整理生活用具,我来得早,又有妈妈帮忙,早就搞好了。想起妈妈,家里现在

怎么样呢?妈妈和姐姐还有表哥秦树在家,秦树的行李放在我的房里,应该会睡

我的房间吧。不过好在我早有准备,我隐私的东西都被我锁在了床底下的一个箱

子深处。所以就不担心怕被发现了。

可是他们在家会做什么呢?坐在一起看电视吗?他们三个应该看不到一快去

吧。

还是妈妈在辅导秦树呢?进度应该没那么快吧。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那股冲动,拿起宿舍的电话按着熟悉的号码,给家里打了

一个电话。

「喂?」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