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霸王传说】(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漆黑的调教如同地狱的低諵
建仁的双手被反绑在床头上,双腿被束带束缚、在床边被强制成为M字型打
开,使他的下体毫无抵抗能力的暴露在伊莉丝面前。
这时的伊莉丝拿着剃刀,在建仁的耻丘上划过,一撮撮的的黑毛散落到床铺
上垫着的纸张上。
「啊啊……」感受到伊莉丝的视线,建仁的阴茎逐渐挺立起来。
「刚刚已经说了不要乱动,但是这根不要脸的阴茎还是兴奋的在勃起,难道
说这根主人阴茎喜欢被剃刀弄伤吗?」伊莉丝的手抓住阴茎,将它向左弯曲,让
右侧的毛曝露出来。
「啊啊……又要……为什么又勃起了。」听见伊莉丝的辱骂,建仁感觉到自
己的阴茎完全勃起了「明明……伊莉丝什么也没有做。」
「什么都没做吗?对主人来说这是非常舒服的场景吧?」伊莉丝说「自己的
体毛被女仆一把把的刮下,最后下体变成光溜溜的一片,变成淫魔最喜欢的性奴
隶模样。只要一想到自己正在慢慢的变成这副德性,阴茎就慢慢的不知羞耻的勃
起了吧?」
「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会因为这样子而勃起?」
「啊,对了,这件事情主人还不知道呢。」伊莉丝说「因为主人有『M男』
的性癖,所以才会在自己被女仆刮阴毛的时候兴奋起来。」
「M男?那是什么?」建仁问。
「比较专业一点的术语是『被虐狂』,也就是被淫魔侵犯、羞辱的时候会兴
奋的性癖。」伊莉丝说。
「怎么会……我、我怎么会有这种性癖……」淫魔猎人一向以侵犯女体的性
癖为主流,建仁从小也是接受如何侵犯淫魔的性行为教育,所以从来没听过这样
极端的性癖。
「主人一点意识也没有是正常的,因为对淫魔猎人而言这是最糟糕的性癖,
所以雷蒂雅她才会特地派我来帮主人掩饰。」伊莉丝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帮着
必定会败北的主人擦屁股,以及事后的性欲处理。」
建仁的性技训练一直没有比其他人差,但是在BF战斗中一直败北的理由,
就是在於他有被虐狂的性癖。
这是因为BF的战斗过程可以说是双方抢夺性幻想主导权的过程,在这过程
中双方会试图使对方屈服於自己的性幻想当中。
因此,只要一受到对方的屈辱、羞辱攻击就会兴奋得想射精的M男在BF战
斗中会处於压倒性不利的一方。
建仁想起了几天前伊莉丝对自己实行BF训练的事情,当时的他因为被伊莉
丝彻底羞辱而相当兴奋,现在想起来那不仅是伊莉丝自己的喜好,而且是有意的
以羞辱建仁的方式进行,而当时他受到伊莉丝的尾巴羞辱时的确感到特别兴奋。
「如果不是因为雷蒂雅的命令,天底下哪个女仆会想要服侍你这种谁也赢不
了的废物主人。」因为伊莉丝的手指抚摸的感觉太过舒服,建仁在听着伊莉丝羞
辱自己的甜美声音中射精了。
「才刚说就泄了……不过正好,就当做润滑剂用吧。」伊莉丝将精液涂抹在
还未刮除的阴毛上,简直就像是男体所有的机制都被伊莉丝控制一样的将精液一
点不剩的被用在调教上。
伊莉丝的手套弄几下,又一波精液射出,伊莉丝控制阴茎,让精液泄在另一
处的阴毛上「请放心,虽然对淫魔猎人来说是相当绝望的性癖,但是对淫魔来说
M男可是极稀有的上等货,是最适合用来调教成性玩具的一种人类。」
伊莉丝说着,继续控制剃刀将剩余的阴毛剃除。
「请看,阴毛已经全数剃除,主人的下体已经变成一片光滑了。」伊莉丝在
阴茎上拿着一面镜子,让建仁清楚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女仆改造的样子「这么一来,
主人的身体在视觉上就变成淫魔特别喜欢的模样了,大家看见主人这副纯白的样
子一定都会特别兴奋,很想强奸主人吧。」
听到伊莉丝冰冷无情的话语,建仁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升起了莫名的喜悦
感。
「喔,『耻辱』『快乐』的参数都增加了,很不错的开始呢,主人。」
「伊莉丝,你在说什么?」
「自从主人装备上肉欲保险套后,原本的『攻击力』『防禦力』等参数已经
没有任何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耻辱』『快乐』『淫乱』三种属性,这三种属
性表示了主人被淫魔女仆调教的进度,等到这些参数满了以后我就可以强制把主
人的职业从『淫魔猎人』转职成『性玩具』,让主人再也无法从性奴隶的悲惨命
运中翻身。」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将会单方面的控制主人。」伊莉丝说着,一手的
手指插入建仁的后庭,另外一手则是拿着镜子,让建仁可以确实看见伊莉丝的手
指插入后庭接合处的样子。
「主人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被我选择的路线带着走,任何的抵抗都将一点
意义也没有,只能每天听见我向你报告调教的结果,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步的堕
落。」
「啊呜呜……」伊莉丝的手指顶到了前列腺,建仁发出无力的呻吟声。
「就像这样。」伊莉丝说完,又一波精液射了出来,沾染了建仁的腹部「毫
无抵抗能力的被女仆强奸、射精,最后一步步的走向堕落。」
伊莉丝的手指抚摸虚弱得仰躺在腹部上的阴茎,他已经瘫软得硬不起来了
「啊,主人已经没力了啊,这样子调教进行不不下去了呢。」随后,伊莉丝拿出
一罐圣灵药水,两只手指将建仁的口掰开灌了下去「不过没关系,皇宫里的回覆
药菲常多,我会全部用在主人身上。」
「呜呜……」在无尽的绝望感中,建仁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又再度耸立在伊莉
丝面前。
~接待训练(淫乱)~
建仁被迫换上了一件黑色皮革制的SM服装,这件衣服只有腹部的布料,他
的乳头跟阴茎全部暴露在穿着女仆装的伊莉丝面前。
「伊莉丝,为什么要我穿这件……」在建仁的认知当中,这种暴露的衣服一
向是由淫魔在穿的,被迫换上这么暴露的衣服让建仁感觉相当羞耻。
「那么开始吧。」伊莉丝的手按住建仁的头往下压,建仁的身体失去平衡倒
下,最后使整个身体被迫趴到地面上。
「舔吧,把我尾巴上的污垢都舔乾净。」伊莉丝的尾巴绕过身体,举到建仁
的面前。
「伊莉丝,你认真的吗?要我舔……」建仁害怕的看着眼前的尾巴,虽然有
舔过比这还髒的部位的经验,但是舔淫魔的尾巴就跟舔脚一样精神上的屈辱感很
重。
「当然,快给我做。」伊莉丝的尾巴延伸到建仁脸颊边,那根心型的尾端尖
锐的地方在嘴唇上搔弄。
「为什么,要我做这种事情……」
「雷蒂雅建立了淫魔王国,将来势必会跟盘踞世界各地的女皇种淫魔有所往
来,在那个时候,做为雷蒂雅女王的儿子,主人将会负责接待前来的女皇种。」
「接……待?」
「讲得明白一点,就是用主人的身体去服务对方,让对方高兴。必要的时候
做为性奴隶卖给对方换取外交筹码。」
「卖掉?」建仁的身体在发抖「母亲大人会把我卖掉吗?」
「当然,主人还没感觉吗?」伊莉丝冰冷的话语穿透建仁的内心「你觉得你
这副完全不能进行BF战斗的身体,雷蒂雅还会想要你吗?」
伊莉丝说话时,内心想起了雷蒂雅嘲弄自己的力量无法征服建仁的高傲身影,
她将那份怒气压在内心深处,用最苛薄的话语对建仁说「那当然是不可能的,雷
蒂雅已经彻底厌恶你这只没用的东西,主人剩余的唯一功用就是负责把我的尾巴
舔乾净。」
「不要……这样子……不要。」想到自己被母亲抛弃的未来,建仁难受的流
下眼泪,看到建仁内心完全崩溃的模样,伊莉丝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尾巴也撬开
嘴唇深入口腔当中。
「呜呜……」建仁感受到那根柔嫩的尾巴在自己口中打转的触感,就好像身
体被性器官侵犯一样让人反感。
「虽然淫魔的尾巴也很敏感,不过我不期待你这没用的主人能舔得我多舒服。」
伊莉丝说「重要的是要让贵宾看见你舔尾巴的时候那副耻辱的表情。淫霸王的儿
子沦落成舔尾巴的性奴隶,光是这个画面就能让淫魔相当兴奋了,这就是你这没
用的废物唯一能让雷蒂雅感到高兴的事情。」
「唯一……能让母亲大人高兴……」在剧烈的情感打击之下,建仁恍惚的舔
弄起尾巴。
「对,就是这样,开始理解自己身为性奴隶的立场了呢。」伊莉丝邪恶的淫
笑,尾巴那苦涩的鹹味流入建仁的口中,尾巴前端两侧如心型的部位在舌头上搅
动,柔软的顺着舌头而滑动。绝望感以及伊莉丝居高临下的镇压感传进建仁身上。
「接下来,抓住我的尾巴舔拭,做法就跟舔性器官一样。」建仁坐起来,他
已经陷入恍惚状态,开始顺着伊莉丝的声音行动,伊莉丝也让尾巴从建仁的口腔
中放出,建仁双手握住尾巴,舌头在尾巴上舔弄,顺着而仔细的舔拭着。
「怎么了?喜欢我的尾巴吗?」伊莉丝的声音传进建仁脑袋中,建仁才意识
到自己舔尾巴舔到出神。
「表情,要再更耻辱一点,现在你舔的可是自己女仆的尾巴。」伊莉丝说
「不甘心对吧?很屈辱对吧?给我怀着这样的心情开始舔,大部分的淫魔都比较
喜欢看这种不甘愿的神情,不过我是属於喜欢完全服从於我的模样就是。」
建仁想起以前接受伊莉丝服侍的幸福日子,绝望感完全控制了他的身体,眼
泪又再度崩溃而流出。
「对,就是这样,弱小的男人带着不甘心的样子舔舐尾巴的样子可爱极了,
看见主人彻底屈服的样子让我非常兴奋呢。」看见伊莉丝邪恶的虐待自己的模样,
让建仁感受到自己的心里激动的雀跃着,建仁第一次感受到放弃尊严来换取快感
的喜悦。
~展示训练(耻辱)~
这天,摆在建仁面前的是一个写着「建仁」的展示台。
「这是要做什么的?」建仁害怕的问着,展示台的四张有着对应四肢的拘束
环,他隐约感受到伊莉丝拿出这样东西并不怀好意。
「这个啊,是用来展示旧人类王国中愚蠢人类模样的展示台,预定会把剩余
的皇室人物脱光放在闹区中展出,给路过的淫魔观赏跟随意捉弄。当然,主人也
是其中一个。」
「这种事情……好过分。」建仁说。
「放心吧,不久后你就会变得迫不及待的想在国民面前展出自己的可爱阴茎。」
伊莉丝指着展示台说「给我上去。」
建仁疑惑的看着伊莉丝,但一看见她那充满威严的样子后便不敢忤逆,爬到
了展示台上。
「主人你那常败给淫魔的没用模样很受淫魔们喜爱呢,如果能在众淫魔注视
下悲惨的射精的话一定会大受欢迎。」
「所以主人,给我坐在上面开始自慰。」伊莉丝说。
「现、现在……?」
「没错,虽然现在只是在房间内练习,但是将来你会正式以性奴隶的身分展
示在新王国的国民面前,当然,也要准备相应的自慰秀才行。」
「这种事情……」建仁慌张的说着。
「快点,大家都在等你喔。」伊莉丝的话让建仁开始想像起自己正在淫魔们
的面前张开双腿,下体禁不住勃起了。
BF战斗中最重要的是让对方进入自己设定的性幻想当中,在特定的情境中
让对手处於弱势并操纵其性兴奋,伊莉丝现在就是让建仁陷入了想像自己正在公
开自慰的情境当中,实际上这个展示台只是为了调教建仁而制作的,实际上并没
有把皇室成员公开放在市中心羞辱的计划。
建仁握住自己的阴茎,慌张的慢慢上下套弄起来。
「双腿再打开些,让大家都看清楚你自慰的样子。」建仁按着伊莉丝的命令
张开双脚「发出娇喘声,把你最不知羞耻的一面表现给所有人看。」
「声音……不要……会被听到……」建仁开始想像起周遭有许多的淫魔正在
围观自己的样子。
「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是非常兴奋呢。」伊莉丝笑着「接下来开始发
出娇喘声,更加的享受被羞辱的快感,这次的调教要把你变成被人看着自己羞耻
模样的时候会特别兴奋的M男。」
「不要……」建仁羞红着脸,一手把玩自己乳头,一手握着阴茎套弄,口中
开始顺着套弄的速度发出呻吟声。
「大家都发现建仁的身体已经被女仆剃光阴毛,变得非常可爱,所有人都在
议论着主人下流的模样呢。」听见伊莉丝描述的情境,建仁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
发热。
「声音要好像拼命的压抑着却又忍不住发出来的,把那种害羞的感觉传达出
来。」
「啊啊……不行……被淫魔们看光了……啊啊。」建仁想像淫魔们都非常雀
跃的靠在展示台旁边欣赏自己手淫的模样,她们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下体上,
感受到她们的视线,建仁觉得自己就变得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开始忘我的不断
手淫着。
「越来越有性奴隶的样子了呢,主人,就是这样持续自慰下去。」
「啊啊!啊……呜哈呜哈。」建仁拼命的手淫到最后停了下来,不断的大口
喘气着。
「怎么不继续做了?」伊莉丝问,在她的预订中这里建仁应该会先射精一次
才对。
「出、出不来,明明很想射精却……」建仁说。
「原来如此,因为攻击力被降到最低了,结果变成连想自慰发泄性欲都做不
到了,主人的处境还真是悲惨呢。」伊莉丝走到建仁旁边「那换一个做法,现在
哀求观众帮你手淫。」
伊莉丝丰富的调教经验使她即使在遇到预料外的状况的时候也可以立刻转换
成自己需要的情境,刚得到喘息的建仁又立刻陷入了被公开展示的性幻想当中。
「拜、拜託你……那个……」建仁慌张的开口,但是嘴巴却结巴起来。
「真是,连拜託人都不会吗?」伊莉丝抚媚的笑着「跟着我说『我是一个连
自慰都不会的没用淫魔猎人,拜託各位淫魔姊姊来帮我手淫射精吧』。」
「我、我是一个连……」建仁说。
「『自慰』」看见建仁羞耻得说不出话的表情,伊莉丝补上了台词。
「连自慰都不会的人,拜託淫魔姊姊们……帮我自慰!」建仁硬是将声音挤
了出来。
「勉强合格吧,那么就让你射吧。」伊莉丝满足的笑着,伸手按住建仁的手
掌,用力一提,建仁发出呻吟声,精液从两人的手中喷了出来。
「啊啊……啊啊……」感受到伊莉丝的手掌温度,建仁陶醉在射精的放出感
当中,那种在众人面前堕落的快乐深深的植入了他的心中。
~足交训练(快乐)~
建仁的四肢被绑在床上,眼睛被戴上眼罩,他没有办法感受到周遭的状况。
突然,一条液体从天灌注到建仁的脸上,建仁感觉得出来那是伊莉丝倒下来
的催淫药水,虽然是提升攻击力的道具,但是在什么也不能做的状况下,这只能
造成建仁的性欲高涨。
倒完催淫水之后,伊莉丝故意什么都不做,任由建仁硬挺的阴茎挺立在空中,
就这样的情形已经重複了五个小时,建仁已经再也受不了这种催情的药效,嘴角
不断发出喘息。
「伊莉丝,我要不行了,拜託,快点……」
「很好呢,主人,开始懂得主动哀求淫魔侵犯你了呢。」伊莉丝嘲弄的声音
响起,建仁的脑袋无法思考,只能想着被伊莉丝侵犯「我就是在等你主动开口哀
求我呢,没想到你竟然拖了这么久。」
「呜哈哈……」建仁发出大口的喘息声,伊莉丝的话让他的心中产生了「要
是早点哀求的话就不用白受苦」的想法。
「现在,主人的身边只有我可以侵犯你,其他的淫魔都没有办法满足你,对,
包含那个雷蒂雅也是。」
「妈妈也……不行。」伊莉丝的话语进入建仁的脑中,在建仁精神恍惚的状
态下强制改变建仁的内心。
「对,只有我,你的淫魔女仆,可以像这样子满足……主人!」伊莉丝说话
的时候,建仁感觉到阴茎上上有一个物体压了上来。
「这种柔嫩的舒服触感……又是,伊莉丝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这几天建仁
已经不知道被伊莉丝足交了几次,已经习惯这种屈辱的感觉,反而脑袋中开始想
像起伊莉丝一边足交一边轻蔑的看着自己的神情。
「最初还会激烈的抗拒着,但是现在一踏上去就马上兴奋起来了呢。」建仁
感觉到伊莉丝的脚掌在自己的阴茎上践踏,将阴茎踩在腹部上面踩弄「看样子已
经充分理解自己身为人类,只是一种只配被淫魔足交的下贱物种了呢。」
「这样舒服吗主人?因为主人只配被这样性交,如果不能舒服的话就太可怜
呢。」脚趾不时的触碰到龟头,精巧的计算造成的快感让建仁弓起身体娇喘着。
「在一动也不能动的状况下被自己的女仆这样子足交,什么也看不见的主人
脑袋里面在想什么呢?」伊莉丝说「一定又是在想像我的双脚之间隐隐若现的黑
色内裤对吧?」
伊莉丝一说,建仁立刻想像起伊莉丝的腿上的内裤,自从调教开始后,伊莉
丝出现在他面前都是换上以丝线绑起前后带有黑色蕾丝的内裤。
「还有,今天我穿着女仆装是布料特别少的,主人要是看得见的话,应该能
看见我快要暴露出来的乳房。」伊莉丝的话让建仁的脑袋中想像起眼前有着接近
半裸的伊莉丝,恶作剧一样的让自己看见女体的隐私部位,一边用脚掌贱踏自己
的阴茎。
一想到这个画面,建仁的精液从伊莉丝的脚底中射了出来。
「又在我的脚底下射精了呢,这样子射下去的话,主人总有一天会爱上在我
脚底下射精的感觉吧。」伊莉丝嘲弄着,脚底在喷射出的精液上摩擦着,然后沾
到阴茎上。
「啊啊……又要……」建仁感觉到伊莉丝的脚毫不留情的再度摩擦自己的阴
茎「不要了,伊莉丝,我刚刚才射精……」
「刚刚射精过所以想休息?主人真是的,老是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呢。」伊
莉丝的脚底施力,建仁发出激烈的哀号声「现在的主人已经是自己女仆的足交奴
隶了,在这种状况下,主人要何时射精全部操纵在我手上,你没有任何的决定权。」
「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这么用力踩……啊啊啊!」阴茎散发着一阵一阵的
痛处,突然一阵放出感涌出,精液又再度不受控制的射了出来。
「就像这样,主人要在什么状况、要再多久后射出,全都掌控在我脚下。」
建仁彷彿看见伊莉丝的脚掌上的黑色丝袜沾染了无数的白色精液,那种感觉让他
感觉到自己永远无法在忤逆伊莉丝……
~性奴隶转职~
「各项参数已经都到顶了呢,主人。」伊莉丝在建仁的面前宣布着。
「今天是最后的调教,这一次的调教结束后,就可以将主人转化成性奴隶。
调教的内容是BF实战,主人败北的那一瞬间,主人就会自动转职成我的性奴隶。」
「是、是的。」建仁就好像失去心神的看着伊莉丝,他的身体已经被脱光,
伊莉丝也慢慢脱下身上的女仆装,留下象徵女仆的头环和黑色的过膝丝袜。
建仁已经戴上了降低所有能力值的装备,没有任何反抗伊莉丝的手段,这场
战斗只是一个仪式性的调教而已。
伊莉丝坐上建仁的身体,形成骑乘体位,对建仁来说,这种可以任由淫魔侵
犯自己的体位是最舒服的姿势,他可以感受到淫魔那榨乾男人的美妙蜜壶的触感。
「那么开始了。」伊莉丝抽动身体,建仁立刻发出哀嚎声,阴茎在伊莉丝体
内抖动着。
建仁惊讶的看着两人的接合处,那里并没有向以往一样的射精。
「很惊讶为什么没有射精吗?」伊莉丝说「因为我使用了寸止技能喔,我不
会让主人马上射精。」
「为什么要这样……」建仁说。
「想要射精的话,就主动哀求我吧。」伊莉丝坐在建仁的身上,建仁可以看
见伊莉丝美丽的胸膛在他的脸上晃动。
「拜託、让我射精……伊莉丝。」建仁害羞的说着
「主人真是一点情趣也没有呢。」伊莉丝笑着「这可是BF战斗喔,要说的
话应该是『请让我败北吧,伊莉丝姐姐』才对吧。」
伊莉丝的话让建仁清醒起来。
「要我……主动认输……这样子、不要……」建仁回过神来,小声的拒绝伊
莉丝。
建仁的内心还是保有身为淫魔猎人的尊严,那份尊严让他不会随便在BF战
斗中投降。
「就跟我计算的一样,主人不会简单的说出口呢。」伊莉丝露出淫笑「因为
雷蒂雅对自己小孩的性教育非常严格,所以对主人来说,主动投降是非常丢人的
事情吧。如果在我的身体下投降而射精的话,主人就再也没脸见雷蒂雅了。」
「所以,把主人最后保留在内心的最后一丝尊严打碎,这真是符合把主人变
成性奴隶的最后一场调教呢。」
雷蒂雅对伊莉丝的挑衅激起了伊莉丝对建仁的仇恨,使她决定使用最凶狠的
做法彻底摧毁建仁的人格。
「如果主人不投降的话,我就继续做了。」伊莉丝说着,身体开始抽动,建
仁再度发出哀嚎声。
「明明射精感不断冲了出来,但是却怎样也射不出来,主人一定感到非常的
难受吧。」伊莉丝说「觉得痛苦的话就开始求我吧。」
「呜呜……」回复神智的建仁开始咬紧牙拼命忍耐着快感跟即将喷射而出的
痛苦,齿缝间发出难受的呻吟声。
「你啊,以为这样可以忍多久?你们人类再怎样体力也是极为有限,而我只
要想要的话,可以像这样使用寸止技能一整天持续强奸你。」
「啊啊……」想到这点,建仁感受到无力的绝望感。伊莉丝开始不断抽动身
体,淫靡的水声从两人的接合处窜出,但是与淫靡的场景相反的痛苦不断涌上内
心,宛如永远不会停止的性交地狱一样。
「再说一次,想要射精的话,就向我哀求吧。」伊莉丝继续攻击建仁的内心。
「我、我……」痛处不断冲击建仁的尊严,每一次的抽动都在压迫建仁的精
神。
「对,就是这样,快点说出来吧!」
「请让我……败北。」建仁小声的说着,伊莉丝露出淫笑。
「给我大声的说出来,用尽你全身的力量!」
「请让我败北吧!伊莉丝姊姊!」一但放弃了尊严后,剩下的话语就好像脱
韁野马一样冒了出来,建仁失去了心神,专心一致的喊着让自己彻底屈辱的话语
「BF……我已经不管了,拜託伊莉丝姊姊让我射精。」
「看见了没雷蒂雅,我赢过你了!」看见建仁彻底屈服的样子,伊莉丝感受
到从未有过的喜悦。
「射吧!我最爱的主人,把主人的灵魂全射出来吧。」伊莉丝身体一沉,这
一下用上了她全身的力气。
同时,她也听见了建仁射精的剧烈哀嚎声,她可以感觉到男人屈服的证明涌
入自己的体内。
那种温热的感觉持续的涌入她的子宫,就好像要填满她的身体一样。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自从当建仁的女仆以后……」伊莉丝想起了雷蒂
雅败给淫霸王之后,身为雷蒂雅的仆人的她也因此开始在人类世界中做各种接待,
已经没有像这种畅快BF的经验了。
伊莉丝感觉到那股温热的感觉开始涌上胸膛。
胸膛?
「这是什么东西!」伊莉丝大叫,仔细一看,她发现自己的下体与建仁的交
合处出现了白色的细长触手,那个触手贴着伊莉丝的身体慢慢往上爬,现在已经
延伸到她的胸口上。
伊莉丝想要将那触手剥下来,但是那个触手却紧密的黏在自己的身体上,完
全剥不下来。
「是你搞的鬼吗!」伊莉丝朝眼前的建仁挥下一拳,虽然她看见自己结实的
打中了建仁的脸,但是却完全没有打到人体的手感,拳头只能感受到打到床的感
觉。
另外一边,建仁在彻底屈服於伊莉丝的瞬间,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超越
了痛苦以及快感,来到了一个未知的领域,大量且未知的力量涌入了身体当中。
「这种力量……难道说,母亲大人之所以发动政变,是想要与这种力量战斗
吗?」伊莉丝听见建仁开口说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一定要跟母亲大
人战斗不可!」「
「可恶的雷蒂雅……你说的就是这个吗?」伊莉丝可以感觉到,双眼无神的
建仁正在蜕变,成为一种超越淫霸王的存在,伊莉丝大喊「我才不会让你去雷蒂
雅那里!在你完全觉醒以前把你干掉!」
伊莉丝收缩蜜壶,将之变成榨乾男人的最终兵器,然后用全身的力量向下一
沉。
但是这一沉并没有如她想像的给予对方冲击,相反的一股超越想像的反作用
力冲击自己的身体。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伊莉丝看见那些触手爬到自己的全身,将她包
覆了起来。
伊莉丝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满身大汗,同时她发现两人的接合处中
自己的淫水渗了出来。
然后下一瞬间,她瘫软的趴倒在建仁身上。
并没有任何激烈的快感,这与她知道的高潮不同,她只能从自己全身无力的
这一点知道她已经高潮,输给了与建仁的这场BF战斗。
「你是什么时候练成这个妖术的?」伊莉丝问,她感觉到建仁的手开始摸自
己的长发,试图安抚自己。
「刚刚,就在射精的前一刻。」建仁说,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恢复了神智。
「原来如此,难怪有感觉到射精,但是那个射精却是『不存在』的。」伊莉
丝说「然后,我在毫无知觉的状况下就着了你的道。」
「有这种力量的话,全世界没有一个淫魔是你的对手。」伊莉丝说。
「我想,母亲大人其实就是想要让我觉醒,所以才会故意激怒你,然后要你
来调教我,彻底激发我的被虐性癖。」建仁的话让伊莉丝很惊讶。
「你怎么会知道是雷蒂雅大人叫我来的?」伊莉丝问。
「在刚刚那一瞬间,我可以感觉到伊莉丝心里面想的所有事情。」建仁说
「简直就好像……可以把对方完全看穿一样。」
「原来如此。」伊莉丝翻过身躺在床上「想去的话就去吧,输给主人这种东
西的我……没脸去见雷蒂雅大人了。」
「伊莉丝,那个……」建仁认真的看着伊莉丝,说「可以陪我一起去见母亲
大人吗?」
「不要。」建仁看见伊莉丝别过了脸。
「为什么?」建仁发现伊莉丝的脸羞红了起来,她从来没看过伊莉丝有这种
反应。
「因为,我的处女……我才不会想当粗暴夺走我处女的人的女仆!」伊莉丝
就好像小女孩一样彆扭的大喊,身体也害羞的扭动着,对於第一次高潮等同时是
交出处女的淫魔而言,伊莉丝感觉到自己的身心已经被建仁给浮掳了。
「我知道了。」建仁的脸埋到伊莉丝的下体中,仔细的舔拭其中的淫水。
「喂、你……不要这样舔人家的淫水……」伊莉丝羞耻的发出娇喘声,但是
全身无力的她只能任由建仁舔乾净自己的下体。
「请问我这样道歉可以吗?伊莉丝姊姊。」建仁问。
「我知道了啦,快给我离开!」伊莉丝槌打建仁的头,才让建仁离开她的身
体。
「那么,伊莉丝,我再问一次。」建仁慎重的半跪在伊莉丝的面前问「请问
你愿意当我的淫魔女仆吗?」
看见建仁认真的帅气神情,伊莉丝感觉到内心扑通的跳动着。
她深吸一口气,重整情绪,让自己恢复到平常工作的情绪当中。
「我愿意,我亲爱的主人。」
等待伊莉丝恢复力气后,她从建仁房间的衣柜中拿出了一件深色的披风。
「雷蒂雅大人交代过,等我认为主人可以继承『淫霸王』称号的时候,就把
这个交给主人。」
「这个难道是,爸爸的……」
「对,是淫霸王使用过的披风,请转过身。」伊莉丝说着,建仁便转过身体,
让伊莉丝将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
按着自己身上的披风,建仁感觉到人类的未来终於落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们走吧!伊莉丝!前往母亲大人的皇宫!」建仁说。
「遵命,主人。」伊莉丝事务性的低下头,乖巧的应答着。
於是,后人称之为淫霸王二世的建仁,他的传说终於要正式开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