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四章弹龟一指
「想……」
「想就自己动。」屁股上又被拍了一记。
我呻吟着摇摆臀部上下起伏,黑屌随着我的动作进出后洞,「肉屌好大……
喜欢魔主的黑铁肉屌……小屁穴一定要好好肏,把黑铁肉屌肏爽……」
木桶里的水随着我激烈的动作而溢出桶外,特别是两人性器结合的地方更是
水花四溅,澹台幽莲享受着我的伺候,艳红的后洞吞吐黑屌的淫靡画面给与澹台
幽莲强烈的感官快感,性器不禁胀得更加粗大。
对于自己体内黑屌的变化,我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更加兴奋,我更加快速
地用后洞套弄黑屌,「小屁穴把魔主的肉屌肏肿了……肉屌越来越大……小屁穴
里塞得好满……唔……嗯啊……魔主的肉屌被小屁穴肏得舒不舒服?」
「舒服,本魔主等着小屁穴把黑铁肉屌肏出汁液来,灌溉小屁穴。」
「好……小屁穴要把肉屌里的汁液都吃进去,一滴也不漏……」我被澹台幽
莲的话刺激得快感加剧,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每一下起身都只留龟头卡在后庭口,
坐下时黑屌直插到底,柔嫩的后庭口被她发硬的肉屌戳得发红,后洞敏感地收缩,
把她吸得舒爽无比。
她用劲揉捏我两瓣挺翘的屁股,「小屁穴越来越紧,是不是等不及要把本魔
主的精液吸出来?」
「对……小屁穴要吸魔主的精液解渴……魔主的精液又浓又烫,小屁穴最喜
欢吃……」我仰起头,脸上布满情欲高涨的红晕,她在我胸前两颗红肿的乳头上
又分别狠吸一口,伸手握住我的腰,暂停了后洞吞吐黑屌的动作,「小贱奴坐着
别动,让本魔主的肉屌好好磨一磨你小屁穴里最痒的地方。」
「不要……魔主不要……」我一听顿时慌乱起来,拼命挣扎,「不要磨那里
……」
「不要,嗯?」澹台幽莲知道那是我最敏感最受不了刺激的地方,如果黑屌
对准角度狠干几下就能把我肏射;如果龟头抵着那里不动只是小幅研磨,我全身
就会一下子瘫软下来,甚至会受不了地边哭边掰开屁股求她狠干自己。
所以澹台幽莲不顾我的剧烈挣扎,有力的双手钳制住我的腰,黑屌整根插进
后洞,龟头抵着最里面那处突起缓缓研磨。果然,磨了没两下我就崩溃了,软倒
在她身上带着哭音不住地哀叫,「魔主,求求你,不要磨了,小屁穴受不了了,
真的受不了了……」
「怎么个受不了?」她明知故问。
「小屁穴里痒得要疯了,那里被肉屌磨得不行了,越磨越痒……」我眼角都
已经发红,嘴里的津液都顾不上吞咽,直往下滴。「魔主不要再磨下去了……小
屁穴欠肉屌肏,情愿被魔主肏死在这里……求魔主狠狠肏我……」
她见已经把我逼到了极限,有力的双手托着我白皙滑腻的臀肉将我托起放下,
黑屌每一次插入都重重地撞击在那一点上,我被肏弄得浪叫不休,把哗哗的水声
都盖了下去。
「黑铁肉屌好猛……小屁穴要被肉屌肏烂了……啊啊……魔主肏死我……小
贱奴不想活了……只想被黑铁肉屌肏死……」
「黑铁肉屌现在就肏死你!」她恶狠狠地说道,黝黑发亮的粗大黑屌又快又
猛地在后洞里抽插,力道强劲得像是要把这个淫荡的菊花干穿,肠道被摩擦得发
烫,我脊椎一阵酥麻,坐都坐不直了,趴在她胸前淫叫,「不行了,要被黑铁肉
屌肏射了……」
这一次澹台幽莲没有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在我尖叫着痛快高潮的同时,她
也在肠壁紧紧的夹弄下把火热的精液浇在高潮中的后洞深处。
她射完后把我高潮后无力的身体搂在怀里,低头亲我的前额,「小贱奴今天
撑了这么久,是不是被本魔主肏多了,耐力也越来越好了?」
我用后洞夹紧黑屌,脸庞贴在她柔软丰满的乳房上,「我想陪魔主一起射嘛。」
「真乖,想要本魔主怎么奖励你?」
我抬起头,在她的下巴上轻轻一吻,「魔主给我洗澡的时候不要洗小屁穴,
我要把魔主的精液含一晚上。」
「不行。」虽然我的要求很淫荡很有诱惑力,澹台幽莲还是干脆利落地驳回
了,「明天早晨起来又要不舒服,还想不想和本魔主一起修炼了?」
我任她从我体内抽离性器,然后细细清理我的下身。
澹台幽莲把手指插进我的后洞里导出精液,白浊的液体汩汩流出混入水中,
「原来本魔主今天把小屁穴射满了,这么多精液,难怪不舍得吐出来。」
……
又是匆匆一个月后。
东方不败过得是潇洒无比,白天修炼与熟息炼丹,晚上与美人师尊风流快活,
一会你攻我守,一下我攻你受,体内的魔种更是发芽迅速成长,已然与神树一模
一样,奇怪的就是开的叶子也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有颜色,一株青绿,一株墨绿,
接近黑色,就连卵蛋也是一边一种颜色。
这让东方不败苦恼不已。好悬的是美人师尊,愈加喜爱这样的颜色。
灵气萦绕在整个长青谷,云雾间陡峭山峰林立,悬浮楼阁上纵跃跳下一个身
影,如棉絮漂浮空中,借助丈远处一个的石块台阶,贴身在崖石上,遥远望去,
壁虎一般,沿着深入的拳印,步步向下移动。来去早已熟练,不出片刻,人已到
了地面,百丈高的崖壁,抬头望去,已没在了云间。
一身灰袍裹身,长衫衣袖垂肥,大小并不合身,表面看上去一副庸散模样,
但细观眉宇相貌,却也俊朗英气。
近一个月时间,与澹台幽莲相处学习炼制小聚真丹,靠得神念辅助,已是融
会贯通。
炼丹水平有所长进,便开始担心起与瞿安木未来的那一场恶战来。怎么也得
想方设法的,提高一下自己的战斗实力。
自己最大的战技,就是葵花伏魔。而因为经脉血肉的不够强韧,每次施展葵
花伏魔时,都会震伤经脉。
此外,防御性玄真技方面,一招用老了的葵花漫天,已经不堪负重。之前打
死严武时,获得了一本灵品下阶的防御性真气《金钟罩》。
此技一旦修炼有成后,体表之外会笼罩上一层真气护盾,防御威力非常惊人。
只是修炼金钟罩,对血肉之躯的强度要求非常高,经脉也必须坚韧强悍。以
东方不败如今的肉……体淬炼程度,远远达不到修炼金钟罩的要求。
综合考虑下,如果能将肉……身好好淬炼到一定强度。会让自己的实际战斗
力,有一个质的飞跃。
再使用「葵花伏魔」就不至于每次经脉受损,战力全无了。
但问题摆在面前,若是不借助外力,靠着一点一滴去淬体,恐怕一年的时间
也未必能完成金钟罩的淬体部分。
巨大的危机越来越近,自己绝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淬炼肉……身,那么就
必须剑走偏锋,另辟蹊径。
在师尊澹台幽莲提供的书籍中,提及过一种五品丹药易经丹,能够洗练经髓,
增强体魄,强化经脉。若能得一枚用来淬体易经,效用极大。
但这可是五品灵丹,罕见而十分稀有。哪怕是经验老道的四品药师去淬炼此
丹,十次内能成功一次已属幸运了。
就算偶尔出现在拍卖会上,价格也会被抬到让人望而却步,因为其中一味主
药,百年青榕木髓价值就要二十万两金。
暗自想了想自己全身家当不过十几万两黄金,便只能放下那念头。先购买些
普通的灵药,锻炼自己的炼丹手法。
只要成了高阶药师,各种灵丹妙药,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哟,这是谁家的公子呀,蛮可爱的哦。」一声细腻声传来,犹如风中银铃,
带着一种妖媚,冲入东方不败耳中。
只是那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子娇柔做作,不觉让人生起鸡皮疙瘩。
来人是天风国公主上官怜香,见她粉衣裹身,莲步姗姗,修长的芊指如同雕
刻,白皙透明,衣袍秀半簇火焰边纹,背后跟着一个侍女,一副居高临下的气势。
「哟,这公子还会害羞啊?」上官怜香故意狠狠弹了下东方不败的龟头,指
法的准确度令人头皮发麻。
东方不败拜在了澹台幽莲门下,已然在长青谷传得沸沸扬扬。身为当今长青
谷中,唯一的五品药师,她向来收徒弟。
而上官怜香初入长青谷时本打算拜在她门下,也被一口拒绝。
身为公主的她何时受到过这样对待,心中一直憋着一口闷气。
东方不败毕竟才宗师五阶,对上官怜香的宗师八阶闪躲不了,只能吃了这一
记弹龟一指,心里暗想,要是把公主调教成魔奴会如何?
「叶师姐,何必这样对待在下呢?」
睹一眼东方不败,那侍女先叫嚣说:「大胆,谁是你师姐,这可是公主。」
「狗仗人势。」东方不败心中,懒洋洋的说:「这里好像不是皇宫吧,从没
有听说长青谷还有公主。」
说罢,直接留给她一个无视之,清淡闲云的背影。任凭她跺脚叫唤,此等自
我为中心,嚣张的千金公主,理都不想多理半下。
悠悠闲闲的,步入到「丹俸阁」中。
此处是长青谷弟子经常光顾的地方,在此处可用金票、贡献值换取更多的炼
药资源。
耸立的四根玉石柱支撑着偌大的大厅,柜台天罡七星摆布,各星排队换取购
买药材的人熙熙嚷嚷。灰色衣袍裹身,秀火焰簇纹,各显品阶。
东方不败就近站进一星排列队伍中,顿时引来一阵侧目。东方不败本就显眼,
再者拜在澹台幽莲门下之后,更引得成为焦点,羡慕、嫉妒、不屑等等目光直射
而来。
「长得也不是太俊俏嘛,澹台师叔居然看上他了?」
「别瞎说,小心他告到澹台幽莲哪里,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自从澹台幽莲收下东方不败作为门徒后,一些将她视作女神的弟子们。难免
心中不快,不敢对澹台幽莲说半道四。东方不败自然成了这些人发泄不满的对象。
不过东方不败哪会管这些人如何看待自己,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老神在在
模样。
轮到东方不败之时,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大堆玉瓶。也没什么掩饰,毕竟
一来他是澹台幽莲弟子。二来,长青谷中诸如上官怜香之类,储物戒人人必备。
「储物戒?」眼尖的人瞅见了。
「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是土豪啊,居然有储物戒?」
「看他那穷酸样哪有钱卖得起,我看是澹台师叔送的可能性较大。」
「有可能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流言蜚语,以他如今的心性,岂会动怒计较?
「原来是东方师弟,真是凑巧啊。」
东方不败闻声望去。见的一身灰袍裹身,昂首阔步的霍英凡走来,背后跟着
满目娇横的上官怜香,目光虽和其他人同样落在储物戒上,但一身高傲自大模样
明显带着不屑。
「还没完了。」东方不败暗自腹诽了一句,看这情况定是那劳什子公主请来
了出头鸟。淡然一笑,东方不败索性不予理会。
「这是一百枚小聚真丹,请帮我兑换成贡献值。」东方不败客气的对掌柜说。
上官怜香眼神挑剔的夹起一个玉瓶,不经任何同意,自顾自的倒出了一枚小
聚真丹。丹药散发一股清香,表面萦绕着丝丝纹路,若隐若现,品质相当不俗。
「哟,这小聚真丹炼地不错嘛,可别是从哪儿偷来的吧?」
上官怜香暗下吃惊之余,阴阳怪气的质疑起来。她可不信这种乡巴佬,能在
一个月内有这般成就。哪怕是她,以此丹入门,足足花费了年余。
一见此阵仗,众弟子们就知道有热闹可看了,纷纷围观。见得此丹,各自惊
呼,也暗赞这小聚真丹的品质的确不凡。
的确很难让人相信,这是才入门一个月的东方不败所炼。
东方不败皱了皱眉,不予理睬。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霍英凡凑上前来,细细端量了一番,心中所想与那上官
怜香如出一辙,怒斥说:「东方不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行窃丹药,还敢拿出
来卖?按长青谷规矩,必须驱逐出谷,永不录用。」
「对,应该驱逐出去。」背后几个霍英凡死党顺势起哄,一副「大义凛然」
模样。
「呵呵。」上官怜香暗笑一声,看来叫来霍英凡帮忙出气,还是明智的选择。
「行窃?」东方不败眼神一凛,沉声说:「笑话,你说我行窃我就行窃?霍
英凡,你要拿不出证据来……」
原本心系与瞿安木的比斗,必须将所有心神都用在增强自己实力上。何况也
不愿为女神师尊惹麻烦,让她生厌。东方不败息事宁人,不愿多生是非的心态。
然而对方咄咄逼人,竟然诬陷自己偷窃,那此事就决计不能善罢甘休了。
霍英凡冷笑说:「还敢嘴硬?就凭你刚入门一个月的时间,就想炼出如此品
质的小聚真丹?你以为你是谁啊,惊才绝艳的澹台师叔吗?不,就算是澹台师叔,
当年也没有如此神。」
他的这番理由,倒是让很多围观的弟子们议论纷纷了起来。
「霍师兄说的有道理啊,该不会真的是偷来的丹药吧?」
「你说,会不会是澹台师叔炼的?」
「你傻啊?澹台师叔堂堂五品药师,也许会炼一枚教人,但决计不会炼那么
多的。」
「看来,这小子真的偷丹药了。」
「我看他眉宇也算俊朗,不是这种人啊?」
「看来心性单纯的澹台师叔被人蒙了。」
……
一连串纷纷扰扰的议论,就像是潮水一样涌入东方不败耳朵里。
很多时候,人的话就像是刀子一般,也可以杀人的。对此,
以东方不败那久经磨砺,愈沉淀的性子,原是不会在乎霍英凡这种跳梁小丑
的挑衅的,正如清风拂山岗,他强任他强。
然而现在,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哪怕对方没有证据说自己偷丹药。一旦谣
言蔓延的话,就会对好心收留自己的澹台幽莲,造成极大的名誉影响。
念及此处,东方不败脸色愈冷峻如冰,沉声说:「霍师兄,我相信你心中早
有算计吧?说吧,要我怎么证明自己清白。」
被东方不败那冷冽到骨子里的眼神盯住,霍英凡没来由的心中一突,心底生
出了一股冷意。但转念一想,不过就是个没有后台的区区乡下小子而已,踩了就
踩了,他还能蹦跶到天上去啊?
「其实我从内心来说,也希望东方师弟不是个鸡鸣狗盗之辈。」霍英凡老神
在在,一副为东方不败好的口吻说:「如东方师弟所说,这些丹药是自己炼的,
那么东方师弟你当真可以称得上是惊才绝艳的天才了。愚兄可以陪着东方师弟,
当众切磋一番。」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