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下)(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篇4。0
杭州驿站某房间
我们的主角杨凌的上身绑着绷带,靠坐在床边,一脸迷茫与愤恨的看着窗外,
如果不是自己太大意了,成琦韵也不会落入那些倭寇的手里,一想到了,杨凌就
气愤的一拳砸在床板上。
「你伤还没好呢,你就不怕伤情加重啊。」高文心突然推开门,一走进来就
看到杨凌一拳砸在床上,不由的大喊一声,疾步走到床前,将杨凌的拳头放在自
己的一双小手上揉搓。
「文心我没事。」杨凌反手握住高文心握住自己的拳头的小手,然后轻轻的
拍了拍。
「没事!你被抬回来的时候,都只剩一口气了,如果不是提前收到消息,你
就死了。」高文心一掌拍在杨凌绑着绷带的胸口,一脸气愤的大声喊道。
「我真没事,我只是担心琦韵而已。」一说到这杨凌的脸立即就一脸的担忧。
「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不是已经排了那么多人去找了吗?很快会就找到了
的。」高文心一见到杨凌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开始想成绮韵的事情了。
「嗯,很快就会找到的了。」杨凌也知道着简直就是大海捞针,不过也安慰
安慰自己。
「我们开始今天的治疗吧。」为了转移话题,高文心从怀里抽出一个小布袋,
布袋里装着她的专用银针。
「那个……文心啊,今天可不可以不治疗啊。」杨凌看着高文心手中的那根
十几厘米的银针,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不行。」语音刚落,高文心小手一伸,十几厘米的银针就刺进了杨凌的头
顶,随着银针的刺入,杨凌的动作就犹如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定格在了杨凌
想要躲开高文心哪一针的动作上。
「真是没用。」看着被暂停的杨凌,高文心眼中的温柔随之变成了不屑,而
且还将刚刚杨凌握住的小手在衣服上用力地擦了擦,仿佛小手刚刚碰到了什么脏
东西。
「替你治好了身体,可不是让你去救那个骚货的。」高文心从床底下拿出一
个黑色的瓷瓶子,然后将瓶子从窗口扔出去,再从怀里拿出一个绿色的瓶子,高
文心将瓶子放到鼻子底下,用力地一吸,顿时满脸的陶醉。
「用主人的精液和各位姐妹淫水调试而成的药水就是香,便宜你这个废物了。」
高文心十分不舍的将瓶子从自己的鼻子下挪开,但是想到这是主人布置的任
务,高文心就还是十分不舍的将瓶子从鼻子下挪开,然后一脸不满的看着杨凌,
好像杨凌是他的仇人一样。
高文心右手捏住杨凌的嘴,迫使其张开,然后将瓶子塞进杨凌被迫张开的嘴
里,将瓶子里的药水全部倒进嘴里。
「差不多了。」大概几分钟后,高文心拔掉了杨凌头上的银针,并且将杨凌
的裤子脱下。
「文心不要啊。」银针一拔掉,杨凌立即大声喊道。
「喊什么啊,今天我换了一种治疗方式。」高文心握住杨凌那只有三厘米长
的小肉棒,向杨凌翻了一个白眼,不满的说道。
「今天不用插针了啊,呵呵,文心你抓住我的阴茎干什么啊?」得知自己今
天不用被针插了,杨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看到高文心抓住自己的小肉棒,
不由的问道。
「这是我主人传给我的刺激肉棒治疗法。」高文心一脸正色的说道。
「肉棒刺激法?主人?」杨凌一脸的疑问,这些词仿佛在哪里听过,但好像
又没有听过。
「因为我们医道在传授医术方面是十分严格的,一般来说,只有是父传子,
父传女,师传徒,而在自己想要学习某一位大师的医术,而又不符合他的收徒条
件时,我们就可以求他收我们作为他的性奴,只要我们将我们的主人服侍好了,
主人就会大发慈悲,特许教我们一些医术。」说到这里,高文心骄傲的抬起头来,
不过,眼睛里有着一股硬憋着的笑意。
「这医术来头这么大啊,那么文心你一定是很用心的……服侍你的……主人
吧?」杨凌在说道服侍和主人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杨凌隐隐觉得这两个词,好
像不是什么好的意思,可是杨凌努力的想了一会儿,可就是想不起来这两个词的
意思,只好放弃了。
「那是当然,为了让主人教我肉棒刺激法,我可是让主人将我的骚穴都给操
到肿了的。」高文心傲娇的高抬着头,但是手上没有就此停下,而是开始轻轻的
抚摸起杨凌的小肉棒,杨凌的小肉棒在高文心的柔软小手的抚摸刺激下,已经充
满了血,立了起来,「哦,文心你的手好舒服啊。」杨凌感到肉棒中传来的阵阵
快感,舒畅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叫声。
「我们服侍主人,可不止是靠我们淫荡的骚穴,有时也要靠我们的手的。」
高文心一边回答杨凌,一边替杨凌手淫,不时的用拇指的指甲划过杨凌敏感
的龟头。
「哦!文心那么你这肉棒刺激法,就是你……主人传授给你的?」
「没错,众所周知,肉棒是男人身上最敏感的器官,有着男人身上最多的穴
位,我的这套肉棒刺激法,就是通过刺激肉棒上的穴位,以来达到治疗的效果。」
在高文心套弄了两分钟后,杨凌的小肉棒喷射出了一道乳白色的粘稠液体。
「呼,文心你这肉棒刺激法真棒,我在射精以后,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
感觉自己状态好了许多的杨凌一脸兴奋的对高文心说道。
「唔,第一次治疗的效果很好,从今天起,你每天都要手淫二十次。」高文
心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张纸,擦拭着杨凌射到自己手上的精液。
「一天手淫二十次啊,文心啊没有东西刺激的话,我一天硬二十次都有问题
啊。」杨凌哭丧着脸向高文心说道。
「我有办法。」说着,高文心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架上随手的抽出一本书,然
后扔给杨凌。
「哇,好东西啊,惨遭暴奸的威武伯夫人韩幼娘,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一本
好书啊。」杨凌拿着书,一脸兴奋的说道,他仿佛没有注意到,这本书有什么不
对,就连对自己娇妻的名字成为了黄书的女主角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
「那是当然了,这套书可是现在大明最受欢迎的书啊,特别是这个主角韩幼
娘,她可是很火的啊。」高文心收拾着东西,一边向杨凌解说着这本书。
「这本说的是,韩幼娘因为丈夫长期不在家,寂寞难耐之下就忍不住叫她的
贴身侍女替她买了一个按摩棒,不料韩幼娘在第一次使用按摩棒的时候,被府里
的下人看到,下人就以此要挟韩幼娘,他在操了韩幼娘一次以后,就让韩幼娘将
他调进内府,从此韩幼娘白天是高贵的威武伯夫人,晚上就成为了下人的专属性
奴,怎么样,剧情是不是很精彩啊。」话毕,高文心拿起杨凌的右手,让杨凌的
右手握住自己的小肉棒。
「剧情是很精彩,就是不知道画的怎么样。」作为一个来之后世,被国产电
影一次又一次的教他怎么做人后,杨凌并不觉的剧情看起来很好,看起来就是翔。
「唔,这画的,简直就是照片啊。」杨凌一翻开书,就被那简直就是照片的
照片的画质给吓到了。
「这可是京城一位大师发明的机器所画,这机器叫作画机,这机器作画,一
息即成,画如真人。」高文心看到杨凌向她投来询问的目光,于是向杨凌解释道。
「哦,原来是画机啊,我以为是照相机呢。」话毕,杨凌就将目光集中到了
手中的书上。
「这个女人不只是名字和幼娘一样,相貌也和幼娘无二啊。」书上,韩幼娘
一丝不挂的站在窗边,双眼含春的看着天上的月亮,一双小手握住自己胸前的两
座小巧挺拔的玉乳,一条玉腿踩在窗框上,在皎洁的月光照射下,韩幼娘双腿间
的私密的草丛,被细心的修剪成了一个爱心型,在画的一旁用粉红色的墨水写着,
夫人艳名遍京城,多少王孙慕芳容,可惜夫君少归家,何人采下美娟花。
「才看到第一页就硬起来了啊。」高文心看到杨凌刚刚看到第一页,身下的
小肉棒就已经树立了起来,龟头也因为过量充血而有点红到发紫。
「可不是嘛,这本书画的太好了。」杨凌不好意思的朝高文心笑了笑。
杨凌左手拿着书,右手握住小肉棒开始上下撸动着,杨凌又看了几页,右手
撸管的速度突然增加,然后一股乳白的液体从龟头喷射而出。
「不是吧你,就看了几页你就射了。」高文心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出来,
看着杨凌。
「咳咳,这不是我的问题,是这本书画的太好了。」杨凌不好意思的轻咳了
两声,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错,都怪这本书画的太好了,说着,杨凌的右手又开始
在刚刚射完精的小肉棒上上下活动了起来。
「你才看到哪里啊,我都看了几遍了,前几页哪有什么好看的。」说着,高
文心一把将杨凌手中的书夺来,想看想杨凌看到几页了。
「不是吧,这张图就让你射了啊。」高文心看了一眼后,将书举在杨凌面前,
无奈的说道。
只见书上画着,韩幼娘躺在床上,满脸通红,一双不算十分修长,但是圆润
细腻的玉腿向着空中大大的张开,将在爱心型阴毛庇护下的蜜穴,和紧闭的就像
是一朵菊花的菊穴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韩幼娘的一只小手两根手指轻轻的掐住她玉乳上的乳头,小小的乳头被韩幼
娘掐成了细长的形状,而且乳头还往外渗出一丝的乳白色的奶汁,韩幼娘的另一
只手则停留在蜜穴的上方,没有深入到蜜穴当中来,韩幼娘轻咬着银牙,仿佛在
进行着,是否要将手指伸到自己的蜜穴一样。
边上提着两句话,玉人欲求一春夜,但望枕边人不在。
「这副画,还不算的上好吗?」杨凌一脸懵逼的问道,在他看来这幅画已经
比的上后世的那些大师级别的照片了。
「我给你找副好的。」语毕,高文心快速的开始翻书,不一会儿,高文心就
找到了她要找的那幅画。
杨凌一看到这幅画,先是定定的看了几秒,然后开始大喘气,右手的动作也
变的很快,然后在一声愉悦满足的声音中,杨凌那在不久前刚刚射完精的小肉棒,
再次爆发出一道乳白色的液体,射完的杨凌不禁的开始喘气。
只见画上,韩幼娘双手举起,被一根从横梁上垂下的绳子绑住,绳子是先通
过一个滑轮组再通过横梁垂下的,绳子的另一头被绑在一个类似于水井的辘轳上,
并且绳子也被提升到和韩幼娘身高比例刚刚好的高度,这个高度迫使韩幼娘踮起
脚尖,以她那十根圆润可爱的玉趾作为支撑。
在韩幼娘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男子双手握住韩幼娘的两座小
巧挺拔的玉峰,韩幼娘洁白如玉的玉峰已经被男子捏出了一道道红色的勒痕,和
手指印。
男子还伸出舌头来舔弄韩幼娘细腻的俏脸,韩幼娘通红的俏脸上被男子舔出
了一道道的水渍,而韩幼娘则是,抬着头,小嘴微张似乎在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一双明眸里充满了浓浓的春意和搀半的欲望,显得那么的动人心魄。
韩幼娘的双腿紧紧的半夹着,因为长期练功而变的紧实圆润的大腿紧紧的夹
着,两条大腿之间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缝隙,但是在两条大腿间,隐隐可以看到有
一丝的乳白色液体从大腿根部流出,这乳白色液体一直顺着韩幼娘的玉腿流到地
上,以至于在地上留下一小滩的精液,而紧紧夹在一起的大腿不同,韩幼娘的犹
如象牙一般的纤细小腿着是呈八字型的分开,使韩幼娘的玉腿呈现一个倒立的Y
字。
边上题诗曰:昔日佳人竟如此,冰清玉洁已作古,玉腿轻展不为君,贱人已
是佳人主。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刚刚那幅画和这幅画比起来,就是美玉和瓦片啊。」
高文心举着书在杨凌的面前晃了晃,一脸你不懂行的样子。
「是啊是啊。」杨凌看着在自己面前不停晃来晃去的书漫不经心的回答高文
心,一边不停的向高文心打眼神,示意高文心将书给自己。
「呆子拿去吧。」高文心看到杨凌的眼神,也就会意的将书递过去。
杨凌一拿到书,立即就仔细的看着这幅画,看的十分入迷,仔细的看着几分
钟后,杨凌就将书翻到第一页,重新开始看起,而且每一页都会看上几分钟,才
会翻到下一页。
「呆子,先别看了,你给我说说你们遇袭的情况吧。」高文心突然用一只手
遮住了书,打断了正看的津津入味的杨凌。
「有什么好说的。」杨凌一脸不算的对着高文心说道。
「怎么没有什么好说的,成琦韵那个贱货不是被抓了吗?」高文心刻意的在
成琦韵后面加了贱货两个字,以来试一试杨泉给的药水的药效,结果证明,药水
药力很好。
「放心吧,我相信我们的人很快就会找到她的了。」杨凌没有对高文心在成
琦韵后面加上贱货表示出一丝一毫的不满,而是让高文心放心。
「快点给我说说,不然我就将其他的书扔了。」测试完成的高文心以其他的
黄书作为威胁,以来迫使杨凌讲述当时的事情。
「好吧,当时是这样的……」杨凌一听到高文心要扔了其他的黄书,立马就
急了起来,开始向高文心讲述当时的情况。
时间线向前挪一下,杨凌击败倭寇后的庆功宴上。
「来大人,小的敬你一杯。」明兵A举起一个小酒杯,对杨凌说道。
「请。」杨凌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人,真是海量啊。」坐在杨凌身旁的一名当地官员竖起大拇指,对杨凌
称赞道。
「哪里那里。」杨凌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废话,老子喝的是水,谁要和你
们和酒啊。
「大人真是好酒量,小人这里可是有一瓶西夷进贡的葡萄美酒。」一名当地
的大商,见酒过三巡,变向杨凌提议道。
「葡萄酒,快快去取来。」杨凌一听是欧洲的葡萄酒,顿时兴趣大起,在后
世作为一名资深的屌丝,杨凌可没有喝过正宗的欧洲葡萄酒啊,以前喝的都是在
超市里二十多块钱买来的国产货。
「小人这就去取来而大人共饮。」商人站起向杨凌作揖,然后就大步的向外
走去,在走到一名将军身后的时候,轻轻的咳了一下。
「大人,小人先上个茅房,还请大人见谅。」那名将军在商人走出去以后,
也跟着站起。
「去吧去吧。」杨凌向他摆了摆手,然后接着吃菜。
将军作揖走出门外,「杨凌,我觉得这两人有古怪。」成绮韵皱起眉头,将
脑袋贴近杨凌的耳朵,轻声说道。
「那有什么古怪啊,你多心了。」面对成绮韵的提醒,杨凌十分的不以为然。
成绮韵见杨凌这样,也就不好在多言了,这是不时地看了看门外,若有所思
的拿起酒杯小小沾了一口。
那个将军和商人一出门,便偷偷的走进一个较为隐秘的房间。
「老陈,那个小丫头好像发现什么啊。」一进门,将军就满脸焦虑的对商人
说道。
「莫怕,我有法子治他。」商人不紧不忙的从柜子里取出一瓶葡萄酒,然后
对将军说道。
「你有什么法子?」
「这瓶就是阿姑娘送我的,只要将这酒用特制的酒杯喝下,就是大象也要睡
上三天。」商人拍了拍手中的葡萄酒。
「你想杀了那家伙?」将军皱起了眉头,「如果杀了杨凌皇上要是彻查的话
……」
「放心,我们只要将弄成重伤垂死就可以了,把他送回杭州,死了也不关我
们的事。」商人拍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有信心。
「那就好,不过,你可不要伤了那个丫头,那个丫头可是阿姑娘指明要的人。」
将军最后还是你放心的交待一声,然后扭头就走。
「可惜啊,这丫头是阿姑娘要的人,不然的话……」商人说着说着下身就支
起了一个小帐篷。
「大人,美酒到。」商人还没人进门,他那响亮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
「陈员外,你真是慢啊。」杨凌有点不满的说道。
「杨大人恕罪,小人的这酒啊,藏得比较深,不好找。」商人急忙赔罪道。
「那就要看看陈员外的美酒了。」杨凌也调笑道。
「来人啊,换杯子。」商人坐下后,对着门外喊了一声,随后十余名衣着清
凉的侍女手捧着一个盘子,每个盘子上都放着一个玻璃杯,和一条毛巾。
「没想到陈员外居然有着这么多精美的琉璃杯啊。」成绮韵拿起一个有几个
气泡的玻璃杯,阴阳怪气的看着商人说道。
「小的不才,这是小的花了一万两白银从一名弗朗机商人手中买来的。」商
人嘴里说着不才,脸上却是一副老子有钱。
而在一旁的杨凌就撇了撇嘴,这鬼东西在后世要卖二十块一个,他就把它吃
了。
「陈员外真是腰缠万贯啊。」成绮韵不屑的看着商人。
「哈哈,倒酒。」语毕,商人拍了拍站在他身旁的侍女的丰满肥臀,示意她
倒酒,这名侍女和其他的侍女比起来,有一些不同,而其他的侍女比起来就大的
不同就是,其不同而其他侍女的洁白肌肤,她的肌肤是少见的小麦色,而且她那
一米八的身高,站在其他的侍女身旁显得有点鹤立鸡群,还有她的眼睛是蓝中带
绿的,犹如一颗宝石一样。
「是,主人。」侍女先是柔声应了一下,然后酒瓶,先是替商人倒个半满,
然后顺时针的开始倒酒,在倒完酒后,侍女就站在成绮韵和杨凌两人的身后,双
手交叉垂于小腹,微微的低下头,十分乖巧的站在两人的身后。
「大家干了。」商人站起来,举着酒杯。
「干。」杨凌等人纷纷站起。
大家一饮而尽后,商人发现成绮韵没有喝她面前的那杯酒,「怎么?成姑娘
看不起在下。」商人的自称从小的转化为了在下。
「小女子不甚酒力。」成绮韵微微一笑回答道。
「没事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是啊,以后有……」杨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啪的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杨凌!你们,来人啊……」成绮韵一见杨凌倒下,猛地站起,然后朝门外
大喊。
站在成绮韵身后的侍女立即上前一步,右手化为手刃,狠狠地打在成绮韵的
后颈上,成绮韵感到后颈一阵剧痛,然后浑身一软,眼前一黑就倒在了桌子上。
「波娃干得好,今晚主人好好的奖励你一下。」商人走到成绮韵身旁,对那
名叫作波娃的侍女说道。
「谢主人。」波娃浑身颤抖的跪下,用兴奋的语调说道。
「哈哈,这骚货的奶子真棒啊,柔软温热又不失弹性。」商人将成绮韵从桌
子上拉起,然后伸出一只手握住成绮韵丰满挺拔的玉乳,不由的赞叹道。
「别玩了,可不要误了阿姑娘的大事。」这时一名老者站起,对着商人呵斥
道。
「是,李老。」听到老者的叱喝,商人立马就像是一个小孩一样的立马认怂
了,最后还在成绮韵的玉乳上用力地捏了一把,还拿起成绮韵没有喝的葡萄酒,
捏开成绮韵的小嘴,然后将葡萄酒全部倒进成绮韵的小嘴里。
「波娃,把这个骚货送到上次送那两个小骚货上船的地方。」商人将成绮韵
推到波娃的怀里,吩咐道。
「是主人。」波娃抱起成绮韵走出门外,然后抱着成绮韵上了大门外已经等
候多时的马车,马车直奔城外而去。
「至于这个小子,用他的胸开捅一刀,然后将他送回杭州。」商人对着门外
喊道,随之两名卫士走进来,一人抓住杨凌的一只胳膊,将杨凌拖了出去。
「事情解决了,那么宴会开始。」商人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拍了拍手,
宣布宴会开始。
原本站在众人身后的侍女仿佛是听到命令一样的跪下,然后整齐的爬到桌子
底下,不一会儿桌子底下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吸吮声。
「还是陈员外家的侍女口技好啊。」将军感受着肉棒上那张小嘴,和那条小
香舌熟练的吞吐舔弄肉棒,不由的发出一声赞叹。
「哪里那里,大家伙吃菜。」商人笑了笑,然后招呼众人吃菜。
「对对,大家动筷。」那名老者附和道,从他一抖一抖的肩膀可以一看出,
他现在心情十分不错。
苏州某海湾,一条典型的欧洲大帆船静静的停泊在海面上,在船桅上悬挂着
一面巨大的红底黑十字旗(德国海军旗。),整个船体被涂成了黑色,而在船体
两侧上用白色的墨水写着,猎奴号,美丽的女人就是我们的猎物,Sklave,
Jagd,sch?neFrauistdieBeute .「报告船长,姓陈
那老头的人来了。」一名身穿纯白色水手服的年轻女子推开了猎奴号的船长室的
大门,对着猎奴号的船长阿德妮大声的汇报道。
「姓陈那老头的终于来了,我都快要把我带来的威武伯夫人系列看完了。」
身穿白色船长服的阿德妮解脱一般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带上自己的船长帽,
走了出去。
阿德妮先是在甲板上展开双臂感受一下这绿水海风,等到进入深蓝海域后,
可就没有这么温和的风了。
吹了一会儿后,阿德妮就走到船边上,爬下软梯,登上早已等候多时的小船,
驶向岸边。
「你们这次怎么这么慢啊。」阿德妮一上岸就立即对波娃抱怨道。
「回禀阿大人,因为我家主人没有机会对这女人下手,今日我家主人设宴抓
住了她,我家主人一抓住她,就命贱奴将她送来给大人了。」波娃急忙的解释道。
「晚了就是晚了,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还有,我不姓阿。」阿德妮拍了拍手,
表示不想听波娃解释,最后再一次重申自己不姓阿。「我们还是先来看看货吧。」
「阿大人请。」波娃掀开马车的帘子,让阿德妮可以看到昏迷中的成琦韵。
「真是个大美人啊。」一见到成琦韵,阿德妮立即就两眼放光,看上去就像
是一个女色狼一样。
「那么贱奴就将她移交给大人了。」说着波娃拿出了一张货物签收单,递给
阿德妮。
「你们两个,把她抬上船去,然后把她处理干净,今晚送到我房间里,我要
替主人把把关。」阿德妮吩咐完后,就随便的看了签收单两眼,就直接拿出自己
的私人印章在签收单上盖个印,就递给了波娃。
「谢大人,那么贱奴就回去了。」波娃将单子收好,低着头说道。
「走吧走吧,咦,你是不是我以前的货物啊,我看着你有点眼熟。」原本阿
德妮有点不奈烦的让波娃快点走,然后阿德妮突然觉得波娃有点眼熟,就叫停了
波娃。
「回大人,是的,贱奴是您的04O096号货物。」波娃豪不隐瞒的承认
了自己曾经是货物的过去,还把自己曾经的编号说了出来。
「哦,我想起来了,我也是自从把你卖了三千两以后,我才开始大量捕捉欧
洲性奴的,好了你走吧。」阿德妮可没有关心一个被卖掉的性奴的习惯,作为一
个职业的性奴猎人,在阿德妮看来,波娃不过是一个让她看到了欧洲性奴,在大
明的性奴市场需求量的一个斯拉夫性奴而已。
「贱奴告退。」波娃向阿德妮行了一个性奴礼后,就跃上马车,调转车头,
驶一回苏州。
「回船。」回到小船后阿德妮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对着掌舵的水手喊
了一声。
不一会儿,阿德妮她们就回到了猎奴号上了,「记得把这个女人处理好了,
送到我的房间来,我就先回去睡个觉了。」阿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向自己的
船长室。
「是,船长。」两个负责处理成琦韵的水手立即大声的回应到。
这俩水手立即将成琦韵抱起,两人一人抓住成琦韵的双腿,另一个人抓住成
琦韵的臂弯,将成琦抬起,抬向猎奴号上的性奴清洗室。
「这个骚货还真重啊。」谭伊风将成绮韵摔在清洗室的地板上擦拭着额头上
的汗,而抱住成绮韵双腿的王舒则是翻了一个白眼,「你这个小妮子,这就喊累
了。」
「舒舒姐,我真的很累吗?」谭伊风跑到王舒的身边,抱住王舒的一只手撒
娇道。
「再累,你也要给我把活干完了再说。」王舒拍了拍谭伊风的脑袋说道。
「知道了,舒舒姐,是不是干完这一票我们就可以放假了。」谭伊风松开王
舒的胳膊,走到成绮韵的旁边,拉开成绮韵的腰带。
「是啊,干完这一票这可以放假了。」王舒将手伸进成绮韵半开的衣服里,
然后一掀,成绮韵的衣服顿时就顺着王舒的手,滑落到了地上。
谭伊风看着成绮韵那只穿着一件月白色肚兜的完美酮体,忍不住的伸手抓住
成绮韵那高耸的玉乳,谭伊风先是隔着肚兜抓两下,然后似乎不满足隔着肚兜的
手感,谭伊风解开成绮韵的肚兜,然后再次一抓,唔,这下好多了,手感犹如软
玉般的温暖柔软,柔软至于有不失弹性,「舒舒姐,这个骚货的奶子手感真好啊,
捏起来就像是一团高级的面粉一样。」
「唔,这骚货的奶子确实不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馒头。」王舒也握住成
绮韵的一座玉峰,感受着手掌中传来的的美妙触感,王舒不由的称赞道,「丫头,
你就别看了,把这骚货的裤子脱了,我去放水。」
「真是的,老是让我干。」谭伊风嘟了嘟嘴,乖乖的的将成绮韵的裤子脱了
下来。「唔,着骚货居然还是个处。」(忘了成绮韵还是不是处了,那么在这里
她就是处吧。「谭伊风扳开成绮韵紧紧并在一起的双腿,拨开那黑色的小草,看
着成绮韵那一条犹如稚女的粉红小缝,然后谭伊风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指,想要进
入成绮韵的处女阴道之中一探究竟。
啪的一声,谭伊风吃疼的收回小手,「舒舒姐,我只是替客户探探路。」谭
伊风捂着被小手,一脸可怜楚楚的看着双手叉腰的王舒。
「你这小丫头,这可是船长钦定的。」王舒抬手就给了谭伊风一个爆栗。
「好疼啊,不就是……舒舒姐,我抬这个骚货去清洗了。」看着王舒越来越
不善的眼神,谭伊风一把抱起成绮韵,一股烟的跑到浴盆边,然后将成绮韵一把
扔到了浴盆里,噗通一声,成绮韵整个人就沉到了盆底。
一见成绮韵沉到盆底,王舒迅步上前,一把抓住成绮韵的秀发,然后将成绮
韵从盆底拉起来,然后抬手给谭伊风一个爆栗,「傻丫头,你要杀了她啊。」
「舒舒姐,我错了,不过舒舒姐,这骚货好像快要疼醒了。」谭伊风一只手
捂着脑袋,一只手指着脸上浮现出一阵微微扭曲的成绮韵,转移话题道。
「别转移话题。」王舒又弹了谭伊风一个脑门,然后将抓着成绮韵头发的手
向上一提,一把巴掌就扇在了成绮韵的俏脸上了,成绮韵白玉般的俏脸上顿时就
浮现出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喝了船长的酒,就算是几十个大汉轮了她,她也没有反应。」说着,王舒
将成绮韵的头靠在浴盆的边缘上,然后从地上拿起几个瓶子。
谭伊风看到王舒拿出的那个瓶子,顿时惊呼道,「舒舒姐,你怎么用这瓶药
啊!」
「船长说这个骚货是她要亲自调教的,所以让我用这瓶药。」王舒将瓶子倒
转,瓶子中的粉红色药水,不一会儿就全部被倒进了浴盆。
「哦……哦……」药水刚刚倒入,醉酒的成绮韵不由得发出一声声呻吟。
「这药的药效真棒啊,舒舒姐。」谭伊风捏住成绮韵变得绯红的俏脸,对王
舒说道。
「让你骚货泡上一柱香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一炷香后
「舒舒姐,这骚货的皮肤变得好好啊。」谭伊风将成绮韵从浴盆里捞起来,
看着成绮韵嫩白滑腻的肌肤,谭伊风不由的羡慕道。
「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用那药去洗澡啊,不过洗完以后你就别想穿衣服了。」
王舒白了谭伊风一眼,「丫头,把这个骚货的大腿分开,我要给这个骚货脱
毛。」
王舒拿出一个剃须刀和一小瓶的脱毛膏。
「那么我还是不要了……」谭伊风一听到用了这个药就不可以穿衣服了,立
即朝着王舒摆摆手,然后小步的跑到成绮韵身后,将成绮韵抱起,靠在自己的身
上,再将成绮韵的大腿分开,将那柔软的黑色丛林展现在王舒面前。
「这骚货的骚逼毛还挺多的。」王舒伸手在成绮韵的黑色丛林上轻轻的抚摸
了一下,「没想到这毛还挺滑的,就是太难看了。」说着,王舒揪住成绮韵的一
根阴毛,用力一扯,一根弯弯的柔软阴毛就被王舒拔了出来。
「唔……」感到阴毛被拔的成绮韵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呼,身体还扭动了一下。
「骚货别乱动。」谭伊风挥手打了成绮韵一个奶光,玉乳被打了一下后,成
绮韵就安静了下来,静静的躺在谭伊风的怀里。
王舒拿着剃须刀,熟练的在成绮韵的私处不停的滑动,成绮韵原本茂密的阴
毛,很快的就被王舒剃光了,失去了阴毛保护的蜜缝就这样展现在王舒面前,
「这样子就可爱多了。」说着,王舒俯下头,在成绮韵的蜜缝上亲了一口。
「呜呜……」仅仅是被王舒亲了一口,成绮韵就浑身一震,到了一个小高潮。
「你这是骚货真是骚啊,只是被舒舒姐亲一口就快高潮了。」谭伊风伸手在
成绮韵的蜜缝上一抹,开口调笑道。
「好了,一会儿你把它送到船长室去。」王舒伸一个懒腰,向门外走去。
「舒舒姐真是的,老是指挥我干活。」谭伊风嘟着嘴,不满的低声嘀咕,不
过还是听话的抱起成绮韵,朝船长室走去。
「唔……」成绮韵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先是迷茫的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会
儿,然后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开,这里不是驿站。
「唔唔……」成绮韵想要爬起来,可是在她想要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
手双脚被人用白布成大字的绑在一张大床上,更让她羞愤的是自己居然是被脱光
了衣服的被绑着。
成绮韵想要呼救,可是她的嘴巴被带了一个口球,在口球上还有一个小指大
小的洞。
「骚货,醒了啊。」一声开门时发出的吱的一声后,一个高挑的身影映入成
绮韵的眼帘。
「唔唔……唔……」成绮韵困难的微微抬头看向门口处,只见门口站着一个
身材高挑的西夷胡女,胡女笑吟吟的向自己走来,等到这胡女走进后,成绮韵的
娇躯突然激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四肢被绑住的成绮韵的挣扎就像是一条离水之鱼,
在那做无谓的挣扎。
「骚货,是不是看到了姐姐很兴奋啊。」阿德妮走到床头,抚摸着成琦韵的
俏脸。
此时的阿德妮一丝不挂,全身上下只有在双腿间挺立着一根粗大的黑色塑胶
肉棒,这根肉棒一头深深的插入阿德妮的蜜穴中,直抵阿德妮的子宫口,而剩下
的那一半,高高的如同是大炮一样的翘起。
「唔唔……唔唔……」成琦韵甩动脑袋,想要将阿德妮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甩
开,虽然成琦韵不清楚阿德妮想要做什么,可以,作为一名女性的直觉告诉她,
这个胡女绝对的不安好心,而且她的双腿间居然有着男子的阳具,难道她想……
一想到这,成琦韵的娇躯一震,然后开始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玲珑有型的美妙
娇躯。
「骚货,是不是想要姐姐来宠幸你这啊?」阿德妮上了床,一双玉臂按在成
琦韵的脑袋两侧,俏脸离成琦韵的脸颊大概有一个拳头的距离,阿德妮轻轻的抽
动秀鼻,成琦韵的体香顺着阿德妮秀鼻的抽动,源源不断的被阿德妮贪婪的吸着。
阿德妮两座雪白细腻的高耸玉乳,和成琦韵的那两座同样挺拔的温软嫩滑的
玉乳,相互挤压摩擦,四颗粉红色的葡萄也在相互磨蹭,四颗葡萄也在这磨蹭的
过程中变的坚硬起来。
阿德妮的修长双腿和成琦韵的一双美腿叠在一起,而阿德妮胯下的那根肉棒
则在成琦韵的蜜穴和菊穴之间来回的游览,仿佛在考虑要插进那个美妙的肉穴中
去。
「骚货,不如让姐姐来替你破了处好不好啊。」阿德妮的俯下头,贴着成绮
韵的耳朵柔声说道,同时胯下的肉棒也在成绮韵的蜜穴前停了下来,还不时的挤
开成绮韵的两瓣肥美的阴唇,窥视一下成绮韵那未经人事的狭小阴道。
「唔唔唔……」成绮韵一听阿德妮要破了自己的身子,原本微微停歇的挣扎
顿时就又开始激烈起来,将自己的翘臀向上提了一提,想要摆脱阿德妮的肉棒。
「呵呵。」阿德妮轻声笑道,「看把你这骚货给兴奋的,你的处女骚穴是不
是已经等不及想要被姐姐的肉棒操了啊。」阿德妮说着将肉棒微微的往上一顶,
阿德妮的肉棒的半个龟头挤开成绮韵的阴唇,将龟头伸进那美妙的蜜穴中。
「唔……」感到阿德妮的龟头已经探入自己的身子,成绮韵娇躯一僵,两行
清泪从成绮韵的眼眶悄悄的流下,一双美目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成绮韵等待那破处时的撕裂感的时候,阿德妮仅将肉棒抽了出去,「骚
货,虽然姐姐很想破了你的处,可是姐姐是一个商人啊,一个被破了处的奴隶可
是便宜了不少啊。」语毕,阿德妮就走下了床,走到她的桌子边上,拉开抽屉,
在找着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阿德妮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瓶橄榄油,然后拔掉塞子,一股橄榄油
的清香弥漫整个房间,「唔,没有润滑油用这个来代替一下吧。」
「唔……唔……」虽然不知道阿德妮想要做什么,成绮韵还是不安的扭动着
自己被捆绑住的娇躯。
阿德妮走到床边,将手中的橄榄油瓶子对准自己胯下的假肉棒,倾斜。
阿德妮原本就十分狰狞的假肉棒再被淋了橄榄油以后就显得更加的狰狞了,
犹如是一条刚刚破壳而出的蛇一样,阿德妮爬上床,双手抓住成绮韵的玉臂,双
腿压着成绮韵的双腿,胯下那滴着橄榄油的假肉棒抵在了成绮韵小巧粉红的菊穴
上。
「骚货,姐姐不破你骚穴的处,那么就让姐姐破了你屁眼的处吧。」阿德妮
蓄力的将假肉棒停在离成绮韵的菊穴三厘米的地方,一脸温和的对着成绮韵笑道。
语音刚来,阿德妮腰身用力的向前一挺,阿德妮胯下的黑色假肉棒的一半的
棒身立即就挤开成绮韵菊穴附近的括约肌,进入到成绮韵菊穴之中,成绮韵的那
未经人事的羊肠小道在这突然的肉棒的入侵时,虽然已经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可
是依然无法阻止阿德妮的假肉棒,反而在阿德妮假肉棒的入侵中被撞的见了红。
「唔!!!!」成绮韵猛地起头来,一双明亮的杏目睁的浑圆,原本已经止
住了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全身的肌肉崩了紧紧的,玉手握拳,玉足上的十颗晶
体剔透的脚趾也蜷缩在一起。
「就是嘛,如果没有流血那么那里是破处开苞啊。」阿德妮看到成绮韵的菊
穴流出鲜血兴奋的说道。
「骚货,等姐姐插到底,再来好好替你未来的主人好好的开发开发的小屁眼。」
阿德妮紧紧的握住成绮韵不断想要抬起的玉臂,腰间用力,使得阿德妮的那
假肉棒一点一点的挤进成绮韵的狭小通道,阿德妮假肉棒没向前推进一点,成绮
韵的反抗就强一份,菊穴里的肌肉的挤压就越发的强力,使阿德妮美推进一步都
十分的困难。
「唔……唔唔……唔!!!」在经过了十分钟的推进,阿德妮的假肉棒终于
全部插入了成绮韵的菊穴,阿德妮将假肉棒全部插进成绮韵的菊穴后,成绮韵原
本低沉的喊声,突然变得高昂起来,小腹向上一抬,那一条细小的蜜缝之中突然
喷射出一道粘稠的淫水。
成绮韵在高潮完了以后,开始喘起了气来,原本因为疼痛而变的惨白的脸颊
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羞愤不已的成绮韵紧紧的闭着双眼,扭过头去不敢直视阿
德妮那戏谑的表情。
「骚货,被姐姐操的很爽是不是啊。」阿德妮感到自己小腹处的温热水流,
立刻就知道成绮韵到达了高潮,一边调笑着成绮韵,一边则是开始微微的抽插起
来。
「唔唔……唔唔……唔唔……」成绮韵感到菊穴里的假肉棒的动作,不由的
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阿德妮听着成绮韵的痛苦呻吟,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
原本假肉棒只是抽出五分之一,然后在整根插入,渐渐的变成了抽出三分之二。
「骚货,让姐姐带你到天堂吧。」语毕,阿德妮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成绮
韵的娇喘声也越来越急促,不一会儿,成绮韵再次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成绮韵
的蜜缝中再一次的喷射出一道淫水。
「骚货,才多久啊,就高潮两次了。」阿德妮松开按住成绮韵右臂的手,握
住成绮韵高耸的玉乳揉捏了起来,假肉棒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
阿德妮那精致的俏脸也已经出现了一丝的红晕,说话也带着一丝的颤音,抽
插的力道愈发加强,但是抽插的速度就相应的下降了。
「解开。」突然阿德妮没头没脑的对着空气喊了一句,然后原本捆绑着成绮
韵四肢的白布顿时就解开了。
四肢重获自由的成绮韵想要反抗,可是刚刚经历了两次高潮的成绮韵已经是
全身无力,「唔唔……」成绮韵惊呼着,阿德妮一解开成绮韵的束缚,就将假肉
棒抽出,再将成绮韵反转过来,头贴着床,一对高耸的玉乳被床板挤压成了一对
白玉肉饼,一双玉臂被阿德妮拉倒背后,丰满的翘臀高高的撅起。
阿德妮站立在成绮韵的身后,双手拉着成绮韵的玉臂,双腿间的假肉棒又开
始抽插起成绮韵的菊穴,「骚货,姐姐要来了!」阿德妮突然将成绮韵的玉臂向
后用力的一拉,微微的昂起头低吼道。
「唔……」成绮韵发出一声疼痛与快感并存的呻吟,一双柔弱玉臂传来仿佛
被人折断的疼感,而菊穴且传来一股自己未曾体验过的蚀骨快感,在这两种感觉
的交汇中,成绮韵的蜜缝中喷射出一股远超前两次高潮时喷射淫水的总和。
在无上的高潮中,成绮韵晕了过去。
「呼,虽然比不上被主人操,不过也算可以了。」阿德妮抽出插在自己蜜穴
中的双头龙,然后走下床,从衣架上拿起自己的船长大衣,然后推开门走出去。
「我们到哪了。」阿德妮走到舵手的位置问道。
「船长,我们快到南京了。」舵手扭过头来回答道。
「唔,去完南京后,我们就直接回那霸。」阿德妮交待了接下来的目的地后,
就直接扭走就走。
「你去把我房间里的那个骚货绑好送到货仓去。」阿德妮走到一个水手的身
边时,突然吩咐道。
「是,船长。」水手向阿德妮敬了一个军礼后,就向阿德妮的房间走去。
「我也要去吃个饭了。」阿德妮向着饭厅走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