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00-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楔子
「奇哉自性净,随染欲自然。离欲清静故,以染而调伏……今赐汝无限神通,
汝即军荼明妃……」我满身大汗的从梦中惊醒,又是这个不知所以的梦,又是这
几句高深莫测的话,我甚至都看不见说话的人。只是每次从这样的梦中醒来,我
的肉棒都涨得通红一柱擎天,却一点也没有梦遗的迹象……最最关键的是,这个
梦里连一个哪怕最初级的性暗示都没有,我再怎样也不至于为了几句话就硬了吧?
看来确实需要找一个女朋友了。
我叫张楠,硕士毕业以后来到帝都在一家知名的IT外企工作。跟人们印象
中的所谓码农不同,我有着女人见了也会艳羡的细腻肌肤,配上略微阴柔秀气的
五官,经常被误认为娘娘腔,这也是我快30岁了还没找到女朋友的原因,因为
……大家都把我当闺蜜了。我平时注重仪表,但从来不做什么护肤之类的事情,
相反我喜欢旅游和户外运动,只是皮肤怎么晒也不黑确实没什么办法。
这个莫名其妙的「春梦」困扰了我小一个月的时间,除了每天把我的肉棒弄
得肿胀不堪之外倒没有什么特别。那几句话前面一半的好像是诗的东西我完全不
知道讲的什么,甚至连具体是哪几个字都对应不起来,但是后一半提到了一个
「明妃」,我从小对古诗比较熟悉,知道有一句「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
有村」讲的是王昭君的典故,但是我是一男人跟王昭君能有什么关系?更何况,
我隐隐间觉得这个「明妃」跟王昭君的那个并不是一个意思,或者说,它指代的
东西是更本源的事物……
眼看着帝都的天气一天比一天闷热,我又动了出游的心思,于是开始联系我
的三个死党同学:大猪,皮猴和金刚。这三个人跟我有十几年的交情,外号当然
也都是大家互相起的:大猪显然非常的胖,估计现在有二百斤上下,配上1米7
的个头,简直跟皮球没什么两样,是个典型的宅男;皮猴则恰恰相反,瘦得皮包
骨头一般,平时最是猥琐,所有的黄段子都是他的作品;金刚则酷爱健身,早早
的把自己练成了一个变形金刚,性格也跟着木讷起来。这三个人跟我最大的不同
就是,他们都已经结婚生子,而我还是孤身一人,时间久了,大家开始琢磨着给
我介绍各种女人,而多数女人见了我之后的反应都是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就主
动分手了,少数特别美的,也是几句酸溜溜的话奉上之后不欢而散……一次两次
还可以,次数多了他们三个也觉得我受了委屈,于是对我多了几分歉疚,所以我
提出的旅游计划很快就得到了响应,大家一琢磨天热就要去凉快的地方,现在显
然是去西藏的好时机,于是一番准备之后四个人踏上了飞往拉萨的飞机。
而我,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其实在冥冥中早已注定了。
1入洞
西藏自然名不虚传,一到拉萨就有一种灵魂被荡涤了的感觉,随着旅游的不
断深入大家的境界好像都上去了一个台阶,连皮猴都有好一阵不讲荤段子了,拜
佛的表情也日渐虔诚,虽然我知道他回了家该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金刚负担
了所有重物,看来他把这次旅游也当成健身的一部分了,大猪则备受高原反应的
煎熬,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好在几天下来也好了很多。
几个人一商量,觉得走常规线路还是缺乏挑战,于是我们请教了当地人,挑
了一条不那么热门但是也算相对安全的路线,据说沿途可以看到很多不为人知的
密宗寺庙。我们雇了一个叫丹朱的年轻人做向导,脱离了游人密集的路线,一天
之后就折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峡谷,眼看天已不早,我们索性在峡谷里挑了一处干
爽的地方搭起五顶帐篷,生起火堆吃过晚饭之后,各自回帐篷休息了。
说也奇怪,自从来到藏区,那困扰我许久的梦竟一次也没有重现了,我几乎
天天都是一闭眼睛一睁眼睛就是一夜。但是今天到了这个地方,那个奇怪的梦居
然又开始了,我再次浑身是汗的惊醒时,刚刚过了半夜12点,我走出帐篷想换
换空气,却被眼前的美景震慑到了:满月,月光洒在整个河谷上,在平静无比的
河水中倒映出另一个月亮,远处的雪山在月光下闪着神圣无比的光辉,让人忍不
住想跪拜下去。
我痴迷的往前走了几步,又晃晃悠悠的横着走了几步,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奇
异的现象:天上的月亮和水里的月亮,以及远处的山尖恰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正
三角型,我上学的时候理科就非常好,对于图形的感觉非常敏锐,如果说一个正
三角形是很正常的事情,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显得匪夷所思了。在这个三角型的中
心,有一处正在闪着奇异蓝光的地方,而这蓝光仿佛一束强光手电一样打在我这
面岸边的一个洞口!
「这也太明显了吧?」我心里忍不住笑道,还不如写上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好。
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看重缘分和命运的人,有这样的奇遇显然是上天给我的机
缘吧,不管怎样都要去看看了……
我打着手电走进了那个不大的洞口,由于到达这个河谷的时候天已经不早了,
所以我们看到了它却没有来一探究竟。进来一看其实略微有些失望,或许是看多
了盗墓之类的小说,我一直在幻想着是不是一个古墓之类,但是一进来才发现这
里似乎是一个密宗的寺庙的格局,但是寺庙为什么会建在地下?我满腹狐疑的把
手电打到面前的造像上,却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藏传佛教的造像和中原不同,有
很多是形态怪异甚至凶恶的,与之相比普通寺庙里的四大金刚反而显得不那么吓
人,但是眼前这个则超出了我的想象:面向凶恶自不必说,身后千手千眼也不必
说,只是胸前两只手怀抱着一个女子,看那女子身姿婀娜,体态玲珑,双腿盘在
对方腰间,显然在做那事。
我早听说密宗有修「欢喜禅」一说,但是涉猎这方面的知识很少,一看之下
免不了惊愕一番。正在我品评之际,耳畔突然响起一阵梵唱,这声音越来越大越
来越震撼心灵,仿佛直接从我脑子里传出来的,我双眼一黑栽倒在地,恍惚间看
见面前的造像泥土剥落,渐渐露出真身,尤其那女子正在以无比婀娜的身姿站起,
胸前双乳颤动朝我妩媚的一笑,接着转过全身,此时我赫然看见「她」的下身勃
然挺立着一根巨大的阳具,而一股股精液正在「她」的菊门处涌出……
正在此时,我一下子听懂了那些梵唱:「奇哉自性净,随染欲自然。离欲清
静故,以染而调伏……今赐汝无限神通,汝即军荼明妃……」
2灌顶
「你……你是谁?」我战战兢兢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山洞还是那个山洞,但
我已经感觉到这个空间的不同,它远比山洞本身更大,明黄色的光晕不知道从什
么地方透出来,把视野照得无比清晰。
梵唱止歇,我听见庄严的男声从莲座上传来:「汝福缘深厚,当入我修罗道
修双身法门,由魔入佛。」
「由魔入佛?」这样的奇谈怪论我从未听说过,不由得起了好奇之心:「如
何由魔入佛?什么是双身法门?」
「汝今来此,即为军荼明妃,不必多言……」座上的声音低沉,让人忍不住
有拜服在地的冲动,只见他伸手一指身边的「女人」,说了句:「灌顶」,其后
梵唱再次响起,只见那无比婀娜无比妩媚的「女人」款款走下莲台,幼嫩的足尖
点在地上当即开出一朵莲花。女人扭动着让人肉欲喷张的身体走到我的面前,妙
目扫过我下身坚挺的地方,娇笑了一声,那声音酥麻得几乎让我当场喷射出来,
只见她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雪白的之间揉捏着鲜嫩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到
自己的胯下,握住了那根几乎有婴儿胳膊粗细的肉棒,开始在我面前疯狂的自慰
起来。她的自慰节奏和梵唱的节奏完全一致,身上渐渐散发出耀眼的蓝光,呻吟
声也越来越勾引心魄,我不知不觉间被她的媚态完全吸引住了,心里竟产生了一
种艳羡和向往,而自己也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脱光了衣服……
就在我赤身裸体躺在她的脚下,把手也伸向自己的鸡巴的时候,她突然妙目
一瞪,随着梵唱顿止,只见一股浓精猛的从她肉棒里喷涌而出,那女子手里结了
一个法印,那股浓精便分成了四滴落在了我的眉间、喉咙、肚脐和胯下会阴四处。
被精液滴到的地方灼热无比,眨眼间精液便消失殆尽,我低头一看,肚脐和会阴
分别出现了火柴头大小的红痣,想必眉间和喉咙处也是如此。
那女人看见红痣出现,马上松开双手,笑吟吟的跨坐在我的身上,饱满的乳
房在我的全身游走着,柔软的触感让我完全相信这对奶子绝不是隆胸得到的。不
一会儿,那艳红的乳头里居然开始分泌乳汁,乳量奇大,眼看着就涂满了我的全
身,散发出莲花般的清香。此时我的肉棒已经充血到了极致,比平常的尺寸还整
整大了一倍,几乎和那女人的一样大小,顶端的龟头差不多比得上一个鹅蛋,可
就是完全没有射精的意思。
那女人在我身上涂完乳汁,开始媚笑着躺在我的身边,香唇吻在我的嘴上,
舌尖跳动着伸进我的嘴里,啊……这是何等的口技……我完全拜倒在她的技巧上,
有那么一刻我心里想的是:这样的神技我能不能学会呢?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是
个男人,怎么可能学这种事情,心里反而又失落起来……
那女人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微笑着刮了我的鼻子一下,似乎在故意取笑我。
紧接着她做出了另一件让我无比惊诧的事情,之间她的玉手缓缓伸到自己的菊门
上,双眉微蹙,不一会儿便捧出一把白花花的东西,不用猜就知道是莲座上的那
人的精液,她媚笑着把那满满一捧的精液送到我的嘴边,自己的樱唇微张,似乎
在鼓励我喝下去……美色当前,我心里的抵触慢慢消解,闭紧了眼睛张开嘴。自
己从来没喝过这东西,但是精液的味道相信每一个男人都知道,这一捧精液似乎
在味道上没什么不同,似乎更刺鼻一些,我忍住恶心任凭精液滑进自己的嘴里,
很意外的是,居然没有心理上的排斥,那精液突然变得无比芳香清凉,瞬间就滑
进了我的喉咙,顷刻之间我身上涂满的乳汁突然被皮肤吸收得一滴不剩,我浑身
的毛发也随即脱落。我汗出如浆,随着呼吸和排汗,从皮肤涌出一层层的污秽,
直到清凉的汗液取代污浊,我所不知道是,此时我的皮肤已经变得吹弹可破,完
全不输于眼前的这个美女了。
美女见我喝下精液,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把手上剩余的一点精液揉成了两
个圆球,按在了我双脚的脚底,这次没有灼热的感觉,只是觉得我的双脚似乎变
得无比灵活,尤其脚趾几乎可以做出跟手指一样的复杂动作……所有的变化都让
我吃惊不已。
做完这些之后,女人长舒了一口气,起身向莲座道:「灌顶已成,白菩提业
已种下,法王可助明妃归位。」
3灌心
昏昏沉沉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飘了起来。我半睁开
眼,发现自己正被一片黄色的光晕包裹着缓缓飘向莲座上的男人,此时我可以越
来越清晰的看见他那张双目圆瞪,獠牙外翻的恐怖的脸,以及四只手捏着的奇怪
的手印。
此时无边无际的梵唱再次响起,接着那男人的下体猛然暴起,粗大已经完全
不足以形容他肉棒此时的状态,那泛着黑铁一样颜色的东西简直可以称作是一根
柱子,那柱子的顶端是铅球一样的龟头,狰狞的马眼里闪着水光,柱子的底端连
着排球大小的阴囊,包裹着的两个睾丸在不停蠕动。此时我的心里闪过的唯一念
头是,这世界上绝不可能存在一个女人可以和他交合,因为没有一个肉壶可以容
得下这样一根逆天的肉柱。
恍惚间我已经被托着飘到了他的身前和他面对面,男人伸手一指我的腿心,
我的双腿就自然的在他身前分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从脚尖
到大腿的曲线无比柔美,不带一丝赘肉。双脚虽然仍是男人的形状,但已经变得
白里透红,足踝盈盈一握;小腿紧绷,肌肉得到最合理的拉伸,纤细之中又带着
一丝肉感,让人忍不住想要抱住抚摸一番;大腿被大幅度的拉长,在丰腴和骨感
中得到了最完美的平衡,内侧的皮肤泛着红晕,白得不那么刺眼,而外侧的皮肤
除了白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颜色。能肯定的是,这双腿我从来没在任何一个
极品女明星的写真或者海报上见过,最不可思议的是,它们现在居然长在我这样
一个男人身上。
很快我就发现现在并不是一个欣赏自己身体的时机,因为男人的肉柱已经很
明显的对准了我的下体,它的去向恐怕不用我多想了,而我们摆出的恰好是之前
他和那个「女人」摆出的「观音坐莲」的体位!
天啊,他不会是要强奸我吧?我一个男人居然要被走了后门?完全不可接受!
我心里想着,于是开始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想摆脱这荒唐的命运。那人此时抬起头,
双目直视着我的眼睛,刹那间仿佛一股热流从我的眼睛一直冲进我的心里,一瞬
间我的心居然莫名其妙的宁静了下来。紧接着那股热流涌向了我的会阴,激发着
我的肉棒再次膨胀,流出一股股透明的粘液全部聚集在我的菊门。此时的我非常
清楚这些粘液的意义,但是已经完全没有抵抗的力量,心里想着不要不要,但是
身体已经在燥热中期待了。
突然我的菊门上感觉到一股灼热,那巨大无比的龟头已经抵达了那里!
「不要!」我哀求着:「这么大……怎么可能……求你……」
话没说完我感到身体猛地一沉,排山倒海的痛感袭来,下身喷出一股鲜红的
血液,「啊……」我大喊一声几乎昏了过去。
那肉柱仅仅挤进去三分之一的长度,还有大段留在外面,那男人完全没有怜
惜之心,四只手扯住我的双手双脚,狠狠的再次顶了进去,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齐根而入,我的屁股紧紧贴着他巨大的阴囊。
我的嗓子在我无数次的惨叫中变得嘶哑,进而喊不出声音,然而就在我怀疑
自己已经失声的时候,肉柱猛地一颤,我再次喊出的却是:「嗯……啊……」这
次完完全全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分明销魂蚀骨,足以让男人在这声音中喷射
出来!
此时男人放开我的双手双脚,四只手并拢结了一个法印,我下身的剧痛突然
无影无踪,肉柱也停止了入侵,快感从我的菊门处上犹如潮水般涌来,一直向上
冲在我的心尖上,一波又一波的打在我的心里,我忘情的呻吟着,双手禁不住搂
紧了面前魁梧的身躯,双脚很自然的盘在他的腰间……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的肉棒终于受不住无边无际的快感压迫,突突突突的
射出了浓浓的精液,而就在这时我的神智突然飘进了一个新的空间,一个声音在
耳边响起:「灵力灌心,法门已开,明妃归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