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诗诗不知何时慢慢的清醒过来,看着睡在身边的李强,眼中充满了爱意。诗
诗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中,李强就是她命中之神,也是她的主人。
而她,就是李强的女奴之一,能做李强的女奴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看着李强还挺着的金枪,诗诗伸手轻轻的握住。昨夜,就是这根金枪让自己
飞上天空,让自己浴霸不能。
就是就是自己太没用啦,不能让主人尽性,诗诗感觉自己好无能。她感觉对
不起李强。
诗诗爬起身,把头靠近金枪,细细的观摩着,慢慢的张开小嘴,含住金枪,
细细的品味着。
小姑你在吃什么。一声幼嫩的童声在床上响起。
诗诗停下晃动的头,但并没有吐出李强的金枪,只是用舌头不断的在金枪上
打着转。
望向一脸迷糊的丫丫,丫丫朦胧的睡眼盯着小姑,眼中充满了好奇。
诗诗不舍的吐出李强的金枪,轻声对丫丫说道
小姑在吃叔叔的鸡鸡。
诗诗说完,马上又将李强的金枪吃到嘴里。
或许是两人的对话让李强醒来,又或许让诗诗醒来的时候李强就醒啦。
李强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伸到诗诗的香臀上,来回的抚摸着。
诗诗感觉到李强醒啦,马上吐出李强的金枪,跳下床去,跪在下去,把头磕
在地面上,嘴中念道。
诗奴叩见圣主,圣主万福金安。
嗯,起来吧,以后不用这礼啦,心里知道就好。李强躺着没动,只是轻轻的
说了一声。
谢圣主。诗诗慢慢起身。
叫老公就行啦。李强对诗诗说道。
知道啦,老公。诗诗抬起头,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
吧唧,吧唧……
什么声音,诗诗起身向床上看去。这一看,让诗诗哈哈笑起来。
只见丫丫趴在李强的身上,小嘴不停的唆吸着李强的金枪。而且丫丫的表情
像是在吃美味的食物。
丫丫,你怎么抢小姑的宝贝,诗诗上了床,把头枕在李强的大腿上打趣丫丫。
小姑,叔叔的鸡鸡可好吃啦,你为什么不早对丫丫说呢。酸酸甜甜,像饮料。
小丫丫说完,马上又含住李强的金枪,速度之快,让诗诗望尘莫及,生怕诗
诗会抢她的一样。
而且这诗诗也发现,李强的金枪变小啦,如果还是刚才她吃的那样子,丫丫
的小嘴是吃不下的。
老公你好厉害啊,鸡巴能大能小。
这算什么啊,真正厉害的还多呢,你慢慢就知道啦。来,喂老公吃点奶。李
强伸手揉捏着诗诗的雪峰说道。
诗诗起身,把雪峰捧在手上送到李强的口中。
李强唆吸着诗诗的乳头,一只手抚摸着诗诗的香臀,一只手轻撩着丫丫那幼
嫩的幼鲍。
满屋的春艳之色……
诗诗和李强把丫丫送到幼儿园之后,开车去上班。
中午,孙风娇从医院回来时顺便接回了丫丫。
丫丫,早上吃的,孙风娇在厨房没有看到有做过早饭痕迹,问丫丫。
吃的鸡鸡。丫丫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答。
什么,孙风娇没听清,正在下也没有领悟到鸡鸡是什么
就是叔叔的鸡鸡,可好吃了,酸酸甜甜的,比妙乳还好喝。
这下孙风娇凌乱啦。因为她听清啦,可是她不明白啊。冲冲的从厨房跑出来。
跟奶奶说说,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就是叔叔的鸡鸡,长在这里的,丫丫把奶奶不知道什么是
鸡鸡,还指了指自己小B的地方。
孙风娇的嘴张的能吞下李强金枪那么大。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如果说女儿诗诗和李强发生点什么,她信,她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她也很喜
欢李强这孩子。
而且有时候看着刚洗澡出来的强装的李强自己都快要迷失啦。
这都十几年没有什么欲望啦,可是随着李强的入住,让这快六十的她,又有
了羞人的想法。
有好几次她都梦到李强,梦到李强在操着自己。梦醒的时候内裤都是湿湿的。
孙风娇也不知道自己对李强的感觉是那一种。而且孙风娇现在在家尤其是晚
上李强在家的时候,都穿着很随意,甚至有时候睡夜里还不带文胸,两只硕大的
奶子随着走动一甩一甩的。
孙风娇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其实她一家人都因李强的入住变化着。
可是她真的不理解,丫丫怎么会吃李强那羞人的东西。
早上我醒来,看到小姑正在吃叔叔的鸡鸡,所以我就吃啦,小姑可坏啦,这
么好吃的东西都不让我吃,如果不是我看到,她还不对我说呢。
我的小祖宗这事你可千万对别外人说啊。
我知道小姑对我说啦,这事不能让外人知道,不然以后就不让我再吃叔叔的
鸡鸡啦。
那你还对我说。
奶奶又不是外人。
哎,你叔叔的鸡鸡真的很好吃。
当然啦,而且奶奶我对你说,叔叔的鸡鸡可厉害啦,我吃的时候小小的,小
姑吃的时候就变成大大的,有这么大,丫丫边说边用小手比化着。
孙风娇的桃花源出水啦,不能说哗哗的流,也差不多啦。
午饭过好,孙风娇把丫丫哄睡,自己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丫丫说的早上的
事,想着丫丫笨笨的学着骑马的动作。慢慢的把李强身下的诗诗想成了自己。
脑中构思着自己在床上让李强肏的画面,手指插进自己那已经10多年没有
接受过滋润的嫩屄,快速的抽插着。「啊……李强……好女婿……肏死妈了……
啊,老公……啊大鸡巴亲汉子……」
……
李强中午接到单位通知,说今天要改成晚班,所以下午没事,和诗诗说了一
声就回家啦。
可是,孙风娇不知道啊,就在李强到家的时候,还在不停的扣着B,喊着李
强的名字。/ Su0I,P7O这是孙风娇不知道李强回来,可就是她知道李强
回来,估计更会这样做,因为,因为她现在已经迷失啦……
孙风娇突然感觉床边有人。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到了李强。
天啊,这是在做梦吗,想着强子,强子就出现啦。
孙风娇很兴奋,也很激动。起身将强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两人的衣服很快消失啦,李强一只手自孙风娇身下穿过,握住她的一只大奶
子搓揉着,另一只手在后面抬起她一条修长的美腿,露出她那在浓密屄毛下的粉
红色嫩屄,用婴儿拳头大的龟头在早已经湿润无比的骚屄上摩擦着,让她流出更
多的淫水,挑逗道:「好妈妈,看你的骚屄,出了好多骚水哦,想要么?快告诉
我。」
孙风娇,心里早已经想被李强操啦,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呀,听着李强喊着又
是妈妈,又是骚B这样的以前根本不敢说出口的粗口,更觉的兴奋,转过脸来,
看着那在自己双腿间来回摩擦的大鸡巴,越看越爱。李想见她的反应,继续挑逗
她:「好妈妈,你看女婿的鸡巴大吗?你想不想要它?」
「想!」
孙风娇出声道。
「想什么?」
「想要大鸡巴肏人家的骚屄!」
「好女婿,娇娇的骚屄好痒,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给人家止止痒吧。老
公,你知道吗?人家这几天每天晚上就幻想着你能来肏人家,白天一整天想的也
都是你,你这个小坏蛋,就这么霸道得把人家的心给占据了。」
这时的孙风娇深度迷失啦,竟然开始喊李强老公,叫自己娇娇。这是多有爱
的称呼啊。
李强搂着孙风娇翻了个身,使她面向自己,将她的一条腿抬起搭在自己腰上,
鸡巴对准了她的屄口,孙风娇叫道:「老公,快,用力把你的大鸡巴戳进来,狠
狠的肏娇娇吧。」
孙风娇拉过他的双手,按在自己奶子上,小手伸下去握住鸡巴,引导着一点
点往自己屄里插去。李强一边把玩着她的大奶子,一边配合着她的小手来回轻动
着鸡巴,这样进三出二的,足足好几分钟才把整根鸡巴尽根插入。孙风娇的屄和
诗诗不太一样,别看孙风娇,岁数大啦,又生过两个孩子,但她的屄异常紧窄,
且有一股往里的吸力,或许是十几年没有性,憋的吧。一圈一圈的套得鸡巴异常
舒适,李强一边狠抽猛插着,一边道:「你这个大骚屄,真是太骚了,看主人不
肏死你!」
孙风娇被肏得遍体舒爽,浪叫道:「好……主人,好……老公,人家……啊
……人家就是……你的……大骚屄……老婆……你的性奴,大鸡巴……老公……
你太……啊……太会肏了……肏得……人家的……大骚屄……好……啊……好爽,
再用力……老公……肏死……肏死大……骚屄吧……人家要……要你肏……大骚
屄……一辈子。」
孙风娇太久没有尝过肉味啦,而且李强插的又猛,没有几下子就在李强身下
达到高潮。
高潮时的女人是迷失的,是找不到自我的。而且面对李强这个邪恶的魔鬼,
她又如何清醒呢。
高潮不断,抽插不停。孙风娇承受不住啦。
啊……大鸡巴亲爹,不行啦,又要丢啦,要丢啦……啊……不行啦,要死啦。
啊……大鸡巴亲爹爹,亲爷爷,绕了我吧,饶了女儿吧。
啊……不……行啦,真的不……行啦,死啦……死啦……美死啦啊……
孙风娇的求饶声越来越小,身体的颤抖也越来越弱。最后,最后晕死在李强
的身下。
而就在孙风娇晕死的同时,她的体内一抹绿着的阴原之气全部被李强所吸收。
从下午二点,一直到下午六点,李强才在孙风娇的骚B里射了子弹。看着晕
死过去的孙风娇,李强淫笑着,伸手在她的眉心轻点。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绿光射
入孙风娇体内。
孙风娇,悠悠醒来,看到坐在床边的李强,马上起身跳下床去,跪在地上,
把头磕向地,恭恭敬敬的说道,娇奴恭迎圣主,圣主万福金安。
起来吧,以后不用这礼数,谢圣主,孙风娇抬起头来,但没有起身,满面幸
福的跪行到床边,张嘴含住李强的金枪开始唆吸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