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5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起身南荒 子星传送 上
清晨,一抹余阳洒落,慵懒的印在男儿身上,那身子微微一动,继续着他的
梦乡。
阳光开始有些刺眼,温暖的拂射在每一丝角落。
李凡脑海迷蒙,正要翻滚身子,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小子,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夏武的声音传了过来。
腿上一阵疼痛,这是李凡起来时的第一感觉,伸臂活动了小会,感到全身上
下骨头都在霹雳作响,似是常年未活动的机器,坐起身子,这才看到一副不爽表
情的夏武。
「唉,大清早的第一眼看见这人,真晦气。」李凡心道。
见到男儿忽视了他,夏武心中更是不爽继道:「喂,小子问你话呢,哑巴了。」
李凡正要开口,便听到清脆的声音传来。
「小王爷,凡哥哥守夜守了一晚,你就不要在找他麻烦了。」紫悦心中不满,
嘟嘴嚷道。
夏武闻言,脸上罕见一红,辩道:「那个,我可没有找他麻烦的意思。」
沐穗香娇笑道:「悦儿,小王爷和凡公子的感情实际上很好呢。」
「谁会和他的感情好。」李凡,夏武两人同时出声。
「你看吧,果然很默契呢。」沐穗香看着两人,微微笑着。
李凡无言,环视一周,睨到一旁无言的蓝熏,女孩似是看到他的眼神,白了
他一眼,得了没趣,他又缓缓看去。
夏水寒一大早便起来,昨夜的一幕涌上心头,不住的在脑海回放,一想到昨
晚和男儿做的荒唐事儿,面皮便是羞涩异常,现在叫她回想,都不敢相信昨晚的
人是她自己。
翻来覆去没有睡好,好不容易入睡,又被琐事惊醒。
衣衫完整,发丝有些入睡过后的凌乱,从帐篷小步走出时,正好对上男儿的
眼神。
不知是不是心虚,或是其它的情绪,夏水寒只是底下头去,回避了男儿的眼
神。
李凡内心有些失望,从那一双水眸里看出的,平淡未荡出一丝涟漪的眼神,
像是什么都未发生。
「她是忘了吗?不想了,好烦。」李凡心道。
一丝烦躁涌上心头,但很快的被压了下去。
夏水寒心中纠结不已,紧张羞涩占据了女孩大半心房,不知如何面对,只得
扮作一副冷漠的神情。
看到男儿反应平淡,心中也是有着一丝不愉。
「公主,时间不早了,我们是该出发了。」筒成此时道。
「嗯。」夏水寒应道。
「什么啊,人家还没吃饭呢。」紫悦小声嘀咕道。
「你就少点抱怨吧,路上有干粮,你饿了就吃那个吧。」蓝熏看了女孩一眼
开口道。
「人家不爱吃干粮。」紫悦小声道。
「喂,女孩,这个给你。」夏武手中不知从哪多了一包点心,递了过去。
「给我的。」紫悦摇晃着脑袋疑惑道。
「嗯。」夏武显得有些不耐。
「谢谢。你也不是那么招人讨厌啦。」紫悦眸儿半弯成月,嘻嘻笑道。
小手儿从男儿手中接过点心,抱在了怀中。
女孩的娇颜显得几分稚嫩,眼角的睫毛弯弯眨动着颇是撩人,此时一双水汪
汪的桃眸看着自己,纯净的不含一丝杂质,微笑而催生的两角梨涡小巧而又可爱,
脸颊因喜悦显得红扑扑的。
夏武看后,不由的怔了小会,直到女孩再次叫他这才醒了过来。
「很好吃呢。」紫悦笑道。
夏武脸上一红,随即装出高傲的样子,摆了摆手,回身走到了一旁。
「好像呢,她还在南国吗?」夏武心道。
「好奇怪的人呢。」紫悦看着男儿的背影,对着蓝熏说道。
「真是迟钝,不过这个夏武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征昌王次子,会不会更可靠
一些。」蓝熏看着夏武的背影,又偷偷的瞄了李凡一眼,心念流转。
夏水寒环视一圈,看着数人收拾好后,沉声道:「诸位,我们准备出发。」
为了减少路途的时间,变得更有效率,数人皆是各自一匹战马。
在夏水寒说罢时,数人已是齐身上马。
「凡哥哥,上来吧。」紫悦伸出了手心。
李凡看着那柔嫩的小手,五指白皙纤长又显得肉感十足,顺着藕臂一路看上
去,女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没有了之前的芥蒂,又是那个爽朗活泼的女孩。
不知觉中怀里再一次触得了软玉般的温暖。
「凡哥哥,你抱的人家好紧哦。」紫悦咯咯笑道。
「抱歉,悦儿。」李凡道。
「年轻真好。」筒成感慨道。
夏武扭头撇嘴冷哼了一声。
而看着马上打情骂俏的男女,夏水寒心中莫名的不爽,对就是不爽。
蓝熏水雾的眸里,又变换了神色,添了一丝的光彩。
很快,七人带马投入了赶路之中。
期间,某个陡坡小路,放慢了速度的几人,小心翼翼的走着,时不时有细小
的落石顺着山崖滑下。
马蹄踏在宽刚好半米的窄道上,若是稍有不慎,连人带马便是落入悬崖之下
的流水里,随之冲入大海。
「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不可啊,看起来很可怕。」紫悦嘀咕道。
「紫悦姑娘,这条路可是通往传送阵的必经之路。」筒成道。
「那个,传送阵真的能把我们传到南荒吗?人家听说传送阵很久都没人用过
了,要是中途坏了。」紫悦缓缓的说着,到后面似是察觉气氛不对,停了下来。
「悦儿,你放心,绝对不会发生那种事的,虽然传送阵很久都未用过,甚至
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每年皇朝都会投入小笔资金来运转或修复大阵的内核,不
会出问题的。」夏水寒见女孩担心,解释道。
「水寒表妹,那个你是不是该对我们说说传送阵的具体位置了。」夏武此时
说道。
男儿的话语,正是数人心中想要知道的。
夏水寒知道不能再藏着掖着了,清了清嗓子,轻声道:「传送阵就在我们的
脚下。」
「咿咿,不会吧。」紫悦掩嘴道。
「喂,悦儿马缰。」李凡惊道。
「公主,你说的在我们脚下是什么意思。」沐穗香疑惑道。
数人也在仔细的听着。
「是这样的,传送阵在我们脚下的五十米的某个山洞内。」夏水寒俏皮道。
「什么啊。」夏武抱怨道。
几人不再说话,继续走着。
接近传送阵三十米,道路变得宽阔了许多。
「小王爷,你是不是瞧上我们家悦儿了,一直见你在偷看她。」沐穗香小声
道。
「什么,哪有啊。」夏武脸色涨红,辩解道。
「哦……是吗?别害羞啦,喜欢我们悦儿有什么可见不得人的,你瞧那红扑
扑的小脸蛋,水汪汪的桃花眼多可爱。」沐穗香戏谑道。
「真的不是啦,只是看着那女孩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位故人。」
夏武沉声道。
看着语气认真起来的男儿,真的看不出此时他在想些什么,沐穗香轻道:「
是吗?看来是穗香多事了呢。」
「穗香姑娘,言重了。」夏武道。
看着紫衣女孩的背影,那俏皮的性格,夏武陷入了某种回忆。
「真的好像呢。」夏武心中碎念道。
蓝熏在一旁将两人的对话听在了心里,再看着前一匹马上和谐的两人,她摸
着心口想道:「我是不是太管闲事了呢,悦儿都没说什么,倒是让我操碎了心。」
接近洞口三米。
「我们要到了 .」夏水寒道。
前方宽阔且又明亮的洞口突然间显现在了数人面前。
「这是,结界。」夏武惊讶道。
「结界。」李凡心道。
「嗯,用结界隐藏起来,不至于让人误入里面。」夏水寒道。
数人下马,走在洞内,起初明亮的通道逐渐变得黑暗起来,形成了鲜明的对
比。
洞内很深,诸多奇形怪状的钟乳石被黑暗掩盖,在四周火油灯的照射下显形
出来。
洞内结构十分复杂,但是十分宽敞,不会让人莫名其妙的撞上山体。
不知多久,数人看到。
那是些黑袍披身面容带着面具的人,他们两人相对期间五米一组,浑身隐藏
在黑袍里,见到数人也不说话,像是空气一般,却又不能忽视这股充在。
最内里,一间暗门,推开内里瞬间明亮了起来。
「公主殿下,我们红衣等候多时。」
说话的人一身红袍,蒙着黑布,仅仅露出着一双眼睛,声音有些低沉。
「辛苦了您们了。」夏水寒恭敬道。
李凡心中一惊,连公主都这样恭敬,这些是什么人。
红袍下的身形看不清楚,那黑色的面纱显得有些怪异,质感明明很薄,却又
看不清底下的面容,说话的人看不出有什么力量,但是他心中觉得很奇怪。
「这些瘦弱的人,身体内好像隐藏着某些力量。」李凡心道。
数人这才看到,隐藏着的黑色大阵,阵心有些破旧,其上石块也有着碎裂的
地方,整个七角大阵造型奇特,似是胡乱的撘成几块巨石摆在一起。
「这就是传说阵,未免也太破了些。」李凡看着那碎裂掉下来的小石块心道。
「好破啊。」夏武直接说道。
「真的要用它传送吗?好担心。」紫悦道。
夏水寒其实也没有怎么来过,上次父亲征用时,阵法看起来还是可以,可这
才几年,破成了这样,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起来。
「诸位,请放心。这阵法已有七百年了,我族一直在守护者,期间不少人使
用过,未发生什么问题。」红衣说道。
「这样啊。」夏武道。
「七百年的历史,时间好长呢。」蓝熏道。
「公主殿下,你们准备好了吗?红衣们这就传送你们过去。」红衣道。
「嗯。」夏水寒点头道。
都已经到了这里,在怎么担心都只能强上了。
其余六人悄悄的显现了出来,同样红袍装扮,看不清面容,他们各自站在阵
一角。
阵盘中心,圆形的核心内部,逐渐散发出墨色如星辰般的光芒。
「这是,同样的黑色。」李凡心中大惊。
眼前的阵法让他想起了一抹橙色衣装的女孩。
「诸位,走进阵盘中央。」红衣人喝道。
「是。」数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李凡看到,红衣人的手心逐渐聚集出了闪电般的光芒,其余六人手心同样绽
放光芒,强烈的气流从那瘦弱的身子散出,形成不同色彩的气墙,最奇异的是红
衣人的脚底,小型的阵盘透明但清晰的显现出来,带着一种他不认识的纹路。
「这是。」李凡疑惑道。
看着男儿眼中的惊讶,夏水寒解释道:「凡大哥,不知道魔法师吗?」
「魔法?这就是魔法吗?」李凡赞道。
看着七人手中逐渐聚齐起来的强烈电流,似乎一下子打破了他对力量的认识,
那被气流吹起的红袍下瘦弱的身形与其强烈的蓝色波动,对他的冲击不是一般的
大。
「原来他也会惊讶呢,什么啊,逊爆了。」女孩心中娇笑道。
「他们每一位可都是大魔导师呢。」看着越发震惊的男儿,夏水寒得意道。
「大魔导师。」李凡道。
「诸位,都站稳了,要开始传送了。」其中一红衣人大喝道。
阵法中心的黑色如星辰般越发闪耀,漆黑如墨,望之让人心迷。
七人手心的波动传送到了阵核中央,只见七角形的晶体快速旋转,发出着低
沉的摩擦声。
似是在吞噬,对就是在吞噬魔力。
「没想到传送一次,要这么大的力量。」夏水寒看着努力集中魔力的红衣人
们心道。
「古河爷爷,谢谢你们做出的努力。」夏水寒轻声道。
「公主,去吧。」古河沉声道。
在说话间,数人便被阵盘吸了进去,消失不见了踪迹。
「公主,你可要小心啊,一定要平安的回来。」古河心道。
「各位老头子,看到公主在为国家努力,我们这把老骨头也要努力才行啊。」
古河大喝道。
「对啊,好久没这般舒松骨头了,我这把老骨头都觉得僵硬了。」其中一人
接道。
数秒后,红衣众们纷纷从怀里掏出鸡腿,大吃了起来。
黑色的虚幻通道载着七人已光的速度穿梭着,瞬间已是千里过去。
地点:南荒,北方。
时间辰时。
某处破旧的山洞内,同样残破的黑色阵盘,其内部核心快速的旋转着,仔细
看去整个阵盘于之前传送的阵盘一模一样。
山洞上石壁不停的往下掉落着细小的碎石,闷沉的轰鸣声来回传荡着,惊醒
了在其内沉睡着的野兽。
摩擦而产生的音爆声越来越弱,直到核心深处的晶体缓缓停止,声音消失了
下来。
「哎呦,好痛。」紫悦叫道。
女孩因没有站稳,差点扭伤了脚踝。
「我们到了吗?」蓝熏道。
「依然是山洞内,不过好像不一样了。」沐穗香道。
几人都在仔细的打量。
「这是,传送阵。」李凡说道。
数人看去,黑色的阵角那幽暗的光芒隐隐褪去,变得毫不起眼,若不是事先
见过阵盘的样子,还真当是普通的石块摆在那儿。
「诸位,我们的运气真不错呢,这里是主点。」夏水寒兴奋道。
「主点。」李凡疑惑道。
「主点,就是主要的传送位置。」筒成道。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们会被传送到南荒任意的一个方位,这样子我们会
很被动,然而传送阵将我们传送到了另一个传送阵盘这里,这样我们会容易许多。」
夏水寒解释道。
「花城距离南荒两千里的路程,然而这样的距离传送,需要两个主阵在各自
一方,通过魔力的连接使它产生通络,巨大的魔力运转带来的能量促使我们可以
到南荒的任意一个地方。」夏水寒耐心的说着。
女孩说了这么多,其实李凡内心还是一知半解,可是看着女孩说的那么起劲,
只能装出一副明白了的样子。
「不过这么说来,我们成功了,这里是南荒。」李凡道。
「这不都明摆的吗?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夏武大大咧咧道。
洞内十分的阴暗湿冷,碎石不断地从数人头顶上方的石壁滑落,鞋子踩在湿
腻的青苔上有些不适。
奇形的石壁有些显得锋利异常,稍不留意,便会轻易受伤。
水滴滑落掉在地上的声音在这黑暗的洞内让人总觉得瘆得慌。
「嘀嗒。」透明的液体从头顶的石壁滑落掉了下来。
「呜,好凉。」紫悦惊叫道。
原来水滴滑落正好滴在了女孩的脖颈之上,冰凉入骨的触觉使她打了个激灵。
「悦儿,不要一惊一乍的。」沐穗香温声道。
「诸位多加留意脚下,洞顶的碎石。」夏水寒轻声道。
「噢~,痛,该死。」夏武叫道。
女孩话音刚落,一块不大的圆形石块正好砸中了某人的脑袋。
「啊呀,不都说要小心了吗?小王爷真不小心呢。」沐穗香淡淡的笑道。
夏武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至于女孩的奚落他全当没听到好了。
山洞内,李凡手里握着紫悦的手儿,那绵弹滑润的触感让他心中没有功夫多
想别的,女孩肯让他握着小手,这就说明她已经原谅他了。
虽然他不记得有对女孩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儿,只是稀里糊涂的被怨恨,随之
被女孩原谅。
洞口马上就快到了,明亮的光芒照射在洞口一角,数人的脚下逐渐加快了起
来。
「好热。」这是几人离开洞内说的第一句话。
「天啦,我们要怎么出去。」紫悦哭着脸儿抱怨道。
「这个。」李凡无言。
七人现在的心情想必都是非常酸爽,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巨硕的荒石,和望
不到尽头的沙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