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陆战记】(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美食与醉美人
协助万卡将老板押送回了军营,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没有再管了。
我们两人慢慢走回到旅馆,一路上塞莉卡都比较沈默,但看样子不像是生气,
而是在回想着什么。
不过这种气氛总是有点不好的,为了哄她开心,或者说转移註意力,我打算
带她去夜市吃点好吃的。
现在的时间虽然有些晚,但还是有少数餐厅开着门。
比如一家卖森林特产的小店。
我们坐下后叫老板上两个他们这里的招牌,反正吃只是次要目的。
我揉揉塞莉卡精致的脸蛋「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是有心事吗?」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刚刚的事情。」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脸红得像个苹果,娇艳欲滴,让人直想啃一口。
我看她确实没有生气,又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开始和她开起了玩笑「怎么,
还在想念老板的大鸡吧吗?」
「才,才不是呢。那老板很过分的。」
「还说不是呢,自己都承认了,老板怎么过分你了?」
「还说呢,你们不是都看着吗?」
「我们大晚上的没有看清啊。」
「才不信你呢,那个老板他那个东西放进我嘴里的时候简直臭死了,还有他
把那个一下塞进了我的喉咙里,特别难受,粗鲁地不得了,我用嘴和你做的时候
就从来不会捅那么进去。」
呃,哈哈,我只有干笑两声。
「还有他最后射的时候出来了特别多,都呛到我了,根本就吞不完。」
「真是辛苦我们可爱的塞莉卡了,用这么美丽的小嘴为老板丑陋的大鸡吧服
务。」
我用拇指抚过塞莉卡的双唇,这里刚刚才与其他人的大鸡吧有过亲密接触。
「还不是你们让我过去的。」
塞莉卡委屈地撅起了嘴。
「这是情况紧急,不得已而为之的啊,乖乖不要生气嘛。」
「哼,我又没有怪你们。」
塞莉卡应该是对我的态度感到满意。
「哈哈,塞莉卡最善解人意了。我还想知道老板对你下面有没有做什么。」
「你不都看着吗,他用他那个家夥在我腿间挤过来挤过去的,弄得人痒死了。」
「他有没有插你啊?」
「当,当然没有了,我们不是约定过不能插的嘛。」
塞莉卡一听我说起这个,显得有些紧张。
唉,她果然是没有说谎的天赋呢。
「哦,我就是担心他不讲信用。」
「没有呢,他没有把鸡吧插进来。」
塞莉卡声音越说越小。
这时候,我们点的菜被送来了。
一个大盘子,里面装的是一个硕大的阳具。
我问店家:「这是什么东西啊?」
店家回答到:「这可是本店的招牌迪克兽的阴茎啊,味道鲜美,吃了之后下
面那个坚硬如铁,而且营养丰富。你的女朋友身材如此,你一定要补一下,好好
满足她啊。」
迪克兽在以前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野兽,一般体长一米多,杂食性动物。
最出名的地方就是欲望特别强,而且不论种族,以前还听说过有人类女冒险
者在林中被迪克兽强暴的例子。
不过由於人们发现它的阴茎有壮阳作用后大肆捕杀,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了。
我本来不太想吃这种东西的,可又被它的效果所吸引。
而对於塞莉卡来说,以前倒是吃过不同的人的鸡吧,野兽的倒还没吃过。
我切了龟头的一小块用叉子叉起来喂到了塞莉卡的嘴里,她本来脸上还有些
不情愿,可是吃了之后表情就不一样了。
「好吃吗?」
「嗯!」
塞莉卡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偿了一下,异味完全被取出掉了,肉也十分有嚼劲,可以算得上是一道
美味。
更重要的是吃完后感觉肚子了像有一团火。
结账后赶紧拉着塞莉卡回到了住处。
一会到屋里,我还在收拾呢,塞莉卡却率先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想要了。」
「小荡妇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我听她这么说,我当然是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去满足她了。
说不定真的是食物的效果,今晚确实比以前更加持久,干的塞莉卡浪叫连连。
我也射了好几次,最后都累了才慢慢睡过去。
第二天,白天完成了一些小任务,到了晚上万卡却又过来了。
「晚上好,今晚有空出去吃个饭吗?希望借此能获得塞莉卡小姐的原谅,不
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呢?」
万卡手上拿着我们的报酬向我们发出了邀请。
看他高兴的样子,应该是得到了奖励。
「我们也是一起杀过人的朋友了,不用这么客气的。反正我们也饿了,一起
出去吃也好。」
「那就好,我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烤肉,他们的酒也很出名,我们就去那里
吧。」
万卡高兴地向我们推荐。
「好啊,好啊,我们去吃烤肉。」
塞莉卡听到烤肉两字非常兴奋,明明作为一个有精灵血统的人,这么喜欢吃
肉真的好吗?我早就想吐槽了。
「既然塞莉卡小姐喜欢,那我们就去那里吧。」
那家店的位置在商业区边缘靠近贫民区的位置,离我们住的地方不是很远。
店面不算太大,但也可以容纳几十人,有类似吧台的地方,也有像卡座的桌
子可以方便吃饭。
不过好像有些混乱,毕竟靠近贫民区,治安有些不太好。
我们找到了一张靠近角落的还空着的桌子,点了几份特色烤肉。
然后万卡特意向我们推荐这里的酒,据说是这座城的特产,非常好喝。
在等待酒菜上来时,我们先聊了起来。
万卡先是讲了一下他怎么怎么立功,受到了父亲的奖励啊什么的。
我们也谈了一下我们的事情,但没具体说,只是说了我们在寻找上古精灵族
的资料。
在闲聊中万卡提到了一个值得註意的事情,那就是老板其实不只是一个人,
或者说不只是本地的一个小毒品贩这么简单。
他的背后有一个大组织,好像在策划着什么阴谋,具体情况还不是太清楚,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们的实力很强。
我留意了一下,不过现在信息不足也不能采取什么措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可能是因为人多,这家店上菜的速度挺慢的。
我们聊了好一阵儿,水都快喝没了,食物终於端了上来。
店员一边将香气扑鼻的各色食物端上桌子,一边不断向我们道歉,解释原因,
我们当然也没有计较这一点时间。
食物都上好了之后,店员询问我们喝什么东西,在万卡的强烈建议下,我们
要了这里最出名的新产品纯白蔷薇。
万卡热情地给我们倒上了一大杯,这杯子可不是地球上那种小玻璃杯,而是
像水杯一样的橡木杯。
我偿了一下,初一入口,味道很香醇,几分钟之后就有感觉了,这后劲不是
一般的大。
这酒无色透明,不管是看起来还是喝起来都和地球上的白酒非常类似,但是
烈度估计还要高一点点。
肉是上好的牛肉,还有不知是什么兽的肋骨,加上店里秘制的香料,十分美
味。
我本来对肉的兴趣比酒大,可万卡不断地劝我们喝酒,我们也喝了不少。
特别是塞莉卡,喝酒真是诚实,一喝就是一大口,或许她认为这就是正确的
方式,我却耍了些小花招,喝得比较少。
不一会儿,在万卡找出各种理由劝酒的情况下塞莉卡已经面色绯红,神智有
些不太清醒了,看来是已经醉了。
「塞莉卡小姐,来,我们为你的英勇干杯。」
万卡端起酒杯,和塞莉卡再喝了一大口。
塞莉卡已经完全醉了。
「塞莉卡,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醉了。」
我看塞莉卡已经醉了,劝了一下。
「我才,才没有呢,我还要喝。」
塞莉卡不管不顾地拿起酒杯,一口干了,结果没过两下就靠在我的肩膀上,
完全醉倒了。
塞莉卡本身就不怎么能喝酒,今天却喝了这么多,不醉才怪呢。
她靠在我的肩上,发丝轻轻地垂下,小嘴轻轻呼出酒气。
胸的衣服被汗水打湿,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两个凸起的小点。
双腿也不再矜持,缓缓叉开着,双腿之间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看一下裙
底到底有什么风光。
我报住塞莉卡,一只手握着她的胸,一下子就硬了。
再看看对面万卡的反应,其实他早就不断在瞟塞莉卡的笔直的双腿和高耸的
胸部了,现在再看到这样的景象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果然酒是淫媒啊,喝醉后人的兽性本能被完全解放了出来,万卡刚开始是只
是偷偷的看,现在却不管不顾目不转睛地盯着塞莉卡私密部位。
我的变态心理又开始发作了,见万卡居心不良,便想试试把醉地不省人事的
塞莉卡交到色瞇瞇的万卡手中会发生什么呢?我对万卡说到:「我肚子不太舒服,
去拉个肚子,你坐我这里来,帮我照看一下塞莉卡吧。」
万卡突然听到我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把眼睛转向其他地方,然后反应了过
来,一脸惊喜地同意了。
万卡接过我的手,扶着塞莉卡的腰。
我起身离开,在店里找了一圈,终於找到了厕所的位置,回头看了看万卡,
他可真是猴急啊,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塞莉卡的衣服。
我进了厕所,挺着一个坚硬的鸡吧,艰难地尿了个尿。
再出厕所门,我站在人群中悄悄地往那边望着。
两个人影已经叠在了一起,就像男朋友抱着女孩坐在自己腿上吃饭一样的姿
势。
不过不一样的是,两个人在不停地上下耸动着。
塞莉卡的身子软软地躺在万卡的身上,万卡的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
从下伸进了塞莉卡的上衣,揉着塞莉卡的奶子,从衣服外都可以明显看出来。
我本来还惊讶万卡如此大胆,我以为他也只会摸一摸揩揩油什么的,没想到
他直接在座位上就干了起来,不怕被人发现?可在我偷窥的过程中发现,这么干
的还真不只他一个人,这家店里本身就有一些从事性服务业的小姐,有的人找来
陪酒,其实动作一点都不小。
直接开干的也不是没有。
看来其他人是把塞莉卡当做买淫的,也没有感到太奇怪。
那我岂不是给万卡创造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啊,醉美人在身前,她的男朋友又
不在,周围又是一个开放的地方,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人啊。
我慢慢靠近了一些,万卡正在忘情地享受这塞莉卡的美妙肉体,当然没有发
现我。
可能是绝对这个姿势不方便,万卡直接将塞莉卡的上身靠到了墙壁上,一条
腿夹在腰间,这样塞莉卡的淫穴就完全暴露在了万卡面前,万卡快速抽插着,喉
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
过了一会儿,万卡突然加快了速度,然后狠狠地撞击着塞莉卡的下体,将精
液深深地註入了塞莉卡的身体。
看来他是爽翻了,当然我也看得过瘾了,鸡吧一直硬邦邦地举在裤子里,走
路都有些难受。
我再等了一会儿,让万卡能有机会掩盖痕迹,回到了座位上塞莉卡已经靠着
墙壁睡着了。
万卡见到我神情有些紧张:「塞莉卡刚刚不舒服,我给她按摩了一下,现在
睡着了。」
「多谢你了,喝多了酒还有麻烦你照顾。」
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在吐槽着,你是按摩了,但按摩的地方和用的工具却
不太对。
「没事,没事,应该的,如果有需要还可以来找我。」
还找你,找你再来给我戴绿帽子吗?「今晚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啊,账我已
经接了。」
说完便匆匆收拾走了,可能是怕我发现。
这小子溜得倒挺快,不过算是有良心,还记得把账给结了。
我扶着烂醉如泥的塞莉卡慢慢向住的地方走去。
醉酒之后的塞莉卡软软地躺在我身上,小嘴中不断呼出淡淡地酒气,却比什
么烈酒都来得醉人。
这周围由於治安不太好,开着的店也没多少。
我们路过一个小巷口,两个醉汉在巷子口就地撒起尿来,我从旁边路过,不
经意间瞟见了一人的胯间,突然清醒了一点。
倒不是因为那醉汉软趴趴的大鸟有多么惊世骇俗,而是因为在那醉汉的大腿
根部有一个首尾相连的蛇形的纹身,要是只有这么一个纹身我也不会惊讶,但这
个纹身我见过!就在昨日被抓住的老板的身上,而且是同样的位置,要说没什么
联系鬼都不信。
联系刚刚万卡提到的老板其实是属於一个组织,我可能误打误撞发现了那个
组织的线索。
就在思考的这一会儿时间,那个男人已经解决了内急,抖了一下他的小兄弟
便提上裤子与另一人一起朝着贫民区的方向走去。
我背对着他们躲过了他们的註意,听他们一边走嘴里还一边说着什么「集会」
「大任务」
「打扰老子休息」
之类的词。
我意识到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这可能是我了解他们组织的一个大好时机,
反正已经干掉了他们的人,万一以后被发现了可就麻烦了,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但是我身上还有着塞莉卡,背着她的话目标会变大,我也不可能灵活行动。
到底应该怎么办?我有些犹豫地四处张望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