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霸王传说】(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我的角如恶魔般敏捷,我的尾巴如疾风般迅速
伊莉丝张开双腿,魅惑的露出下体,虽然姿态相当诱人,但建仁看见伊莉丝
的下体冒出的其他男人的白色液体就感到不舒服。
「怎么了?主人不是还说想要帮我?难道说主人刚才是在骗我吗?」看见建
仁退缩的样子,伊莉丝追着问。
「不是,因为那个是……别的男人的精液,我实在是……」
「啊?所以主人的意思是让我的身体沾满这噁心的精液就没关系搂?」伊莉
丝用冷艳的口吻质问,但尾巴却是兴奋得摆动着。
「不、不是。我知道了,我舔就是了……」建仁应声,趴在地上,往床边的
伊莉丝靠过去。
为了保护身为第二皇子的建仁,伊莉丝经常与皇室内拥护第一皇子傲虎的政
治势力周旋,有的时候也得像刚才那样对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献身,建仁总是觉得
自己亏欠伊莉丝。
建仁的脸靠在伊莉丝的下体上,其他男人的精液臭味跟伊莉丝的女体幽香混
合变成了微妙的味道,虽然下了决心要帮伊莉丝清洁,但是生理上还是无法接受,
建仁靠在淫穴前面迟迟不敢张口。
伊莉丝的双脚合起在空中交叉,建仁感受到一对鲜嫩的大腿压在自己的后脑
勺,强迫自己的脸向前,嘴巴碰触到了淫穴。
建仁紧张的想要挣脱,但是在这一瞬间建仁的头颅已经被伊莉丝的双腿固定
在下体中,刺激的味道强制的涌入了鼻腔当中。
「嗯哼哼,主人趴在地上被迫清洁女仆淫穴的模样实在是好可爱呢。」伊莉
丝托着脸欣赏头被夹在自己下体而拼命挣扎的建仁。
「快点做,不舔的话我就这样把主人夹到窒息。」伊莉丝说,建仁只能乖乖
造做,建仁张开的嘴巴,试着朝缝隙中过去。
建仁虽然有做过舔阴的BF训练,但是却没做过这种如此屈辱的事情。液体
的鹹味流入口腔当中,建仁忍耐着噁心的感觉,将眼前的液体吞下去。
「对,终於下定决心像个性玩具一样的帮我舔乾净了呢,主人真是太棒了。」
伊莉丝笑着。
虽然一开始是抗拒的,但是一开了口以后,接下来的东西就变得容易接受,
建仁可以感觉到伊莉丝腔穴的热度,淫麋的气息迎面而来,没过多久建仁就把别
的男人的事情给忘记,专心一致的舔拭伊莉丝的下体,很快的,肮髒的液体已经
被建仁吸尽,他转而试图从女体中寻找快乐。
「好舒服,做得很好,值得奖励。」伊莉丝的双脚松开,让得到解放的建仁
大口的喘着气。同时,伊莉丝将散落在床边的女仆装检起穿回去。
尾巴顺着拉起的内裤转一个弯顺利的穿了上去,女仆的头环也顺利的放回恶
魔角之间,然后刻意坐在建仁的面前,将脚抬在建仁的面前之后双手撑起丝袜,
从脚掌开始慢慢的将袜子拉上去,最后翅膀暂时缩起,方便伊莉丝将露背女仆装
穿回。
「上来。」伊莉丝说着拍着旁边的床铺,暗示建仁躺上去。得到指示的建仁
便乖乖的爬上床躺着。
「奖励的内容就是——帮主人做BF的特训。」伊莉丝说。
「啊?你是说……要我跟你进行BF吗?」建仁知道伊莉丝是属於皇宫内的
骑士种,等级在淫魔世界内是数一数二的高水平,而建仁自己的等级却是跟新人
淫魔猎人差不多的水平,两人层次的差别完全无法相比,即使是进行训练战也很
难做出效果,因此很少由伊莉丝当见人的训练对象。
「其实我每次看到主人的差劲的BF战斗,都很想要狠狠的教育主人该怎么
做才对。」伊莉丝说「今天也是,竟然被野生的罗莉种踩到射,不觉得很丢脸吗?」
「是……」伊莉丝对淫技的要求很高,总是用冰冷的视线看着失败的自己,
光是想到伊莉丝会这样教育自己的性技,建仁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喘息着。
伊莉丝将建仁按在枕头上,亲吻他的脸颊,然后在建仁的耳边说着「来,首
先是吻技。」
伊莉丝说着,建仁的嘴唇就被伊莉丝覆盖上去,同时间建仁也感受到了伊莉
丝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体。
建仁试着突破对方的防线,让自己的舌头入侵对方的口中搅动着,但是不过
一会,伊莉丝的舌头剧烈翻动一下,入侵的部位反而遭到她的猛烈反击。
伊莉丝激烈的舌吻就好像炙热的生物一样,搅拌着口水狠狠的拨弄自己舌头,
明明自己是主动攻击的一方,却被对方肆意玩弄,最后完全顺着伊莉丝的意图行
动。
「啊啊……」伊莉丝的嘴唇离开时,建仁的眼神涣散,身体也动弹不得。
「主人对前戏的技术很疏忽呢,吻技太差的话,就会像现在这样被我迷惑,
陷入『恍惚』异常呢。」伊莉丝说着,忍不住瞇着眼欣赏动弹不得的建仁。
「虽然『恍惚』是一被攻击就会解除的异常」伊莉丝解开建仁的裤子,伸手
将挺起的阴茎抓住「但是淫魔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掌握主动权,使主人彻底的陷入
被动体位。」
「虽然说平常为了预防这种状况,主人都有装备抗恍惚的饰品,但是不可以
过分依赖装备,知道吗?」
「是……」建仁无力的回应着。
「陷入被动体位的主人,像这样一面倒的被淫魔打淫的话,很快就会舒服的
射精败北了喔。」伊莉丝的手动了起来,激烈的手淫让建仁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伊莉丝的技巧好厉害……我根本……忍不住。」建仁恍惚的说着。
「怎么会厉害呢?我只有出一成力而已呢。」伊莉丝说着「你看,只是像这
样毫无技巧的上下套弄,连力气都还没上去喔,这点程度的攻击就射精的话可就
太丢脸了喔,我亲爱的主人。」
「要、要射……啊!」在建仁大叫到一半的时候,伊莉丝的手改变方向只在
根部上摩擦。
「呜呜……」虽然射精感还留着,但是射精的冲动却卡在下体当中无法发泄,
建仁感觉相当苦闷。
「真是的,还只有在前戏就要射精的早泄主人。」伊莉丝笑着说「这个是
『寸止』的特殊技能,被攻击的对象HP一定会留下一点,也就是绝对不会射精,
是专门对付你这种早泄主人用的技能。」
「啊啊……」简直就好像全身的性能力都被对方控制一样,双方能力的巨大
差距让建仁感到相当羞愧。
随后,伊莉丝的身体向前倾,跨坐在建仁身上,并将上衣拉开,傲人的双乳
在女仆装之间弹出。
「主人的HP跟防禦力实在是低得离谱,这样下去的话就没办法做特训了,
换主人来攻击我吧,尽情的攻击我的胸部。」在建仁的面前,可以从伊莉丝的居
高临下的眼神中看见耸立着的双峰,只要动作稍有一点让她不满意,那双眼神就
会变成冷漠注视自己的眼神。
建仁吞了一口气,让双掌搭到伊莉丝的乳房上,以乳头为中心在周遭小心的
揉弄着。
「主人,您应该知道在玩淫魔的乳房的时候,不可以只顾着自己爽吧。」
「我、我知道。」
「那您现在在干什么?这样子完全没感觉啊。」建仁感觉到伊莉丝冷艳的视
线,搭上无情羞辱自己的话语,顶在伊莉丝臀部上的阴茎更加肿胀起来。
「不是的,我……啊啊,停不下来!」建仁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无法控制,在
伊莉丝的胸部上胡乱的揉弄,整个攻击的步调被打乱了。
「这个是我的被动技能,会有一定机率让攻击胸部的对手陷入『魅惑』异常,
攻击力会提升但是会丧失对自己身体的控制,高等级而且有D罩杯以上的淫魔都
会有这种技能,请特别小心。」
「是……」建仁无力的回应着。
随后,伊莉丝从口袋拿出了解魅惑的异常药塞入建仁的口中,建仁才能将手
松开。
「然后,我来示范下对胸部的攻击该怎么做。」伊莉丝转到建仁背后,将建
仁的身体放在自己大腿上抱起,然后双手按上建仁平坦的胸膛。然后纤细而优雅
的手指在建仁的乳头上捉弄。
「啊……好棒!这个……」建仁忍不住发出呻吟声,伊莉丝的两只手指集中
在乳头上掐弄,有时揉弄胸部整体,有时利用指甲刺压乳头,有时温柔的拨弄,
不同层次的快感在短短数秒间全施加在建仁的乳头上。
「主人,不要光顾着享受,我的淫技的巧妙之处,有好好的学起来吗?」伊
莉丝说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怀好意的侵犯男人到无法思考的地步。
「不行了……伊莉丝的手指好棒……完全没办法抵抗……」建仁的嘴角流出
口水,浑身颤抖的说着,阴茎也朝天耸立着。
「只不过是被玩弄乳头,就已经完全被淫魔女仆征服了,主人真没用呢。」
伊莉丝说「下体的门户已经大开,完全在欢迎淫魔强奸自己呢,要成为淫霸王的
人可以这样吗?」
「啊……这是因为伊莉丝太厉害了,所以忍耐不住……」
「喔?所以主人打算以后输掉都推给说是淫魔太厉害的关系吗?真是,你们
主人就只会推卸责任,一点担当都没有。」伊莉丝说。
「那么,对於什么淫性都学不好的垃圾主人,就用最适合垃圾的方式让主人
射精好了。」建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伊莉丝举起,然后身体下方有一个柔软的
物体在后庭附近抖动。
建仁马上就意识到,那个是伊莉丝的尾巴!伊莉丝打算用尾巴逆插!
「伊莉丝,拜託了,这种方法……不要。」被淫魔的尾巴逆插而射精,是跟
足交同样最能羞辱男人的性交方式。对男人来说,将自己的阴茎插入淫魔体内当
中控制对方的性高潮是彰显自己实力的象徵。但是被逆插的话,两方的立场就完
全颠倒过来,变成男人单方面的被淫魔侵犯到射精。
「屈屈一个连战连败的废物主人还有脸说这种话?这也是淫魔很爱用的性交
方法喔,请好好体验下被淫魔入侵而射精的悲惨感觉。」建仁感觉到尾巴挤开臀
部的肌肉,朝深处入侵自己的身体。
「呜啊啊!」建仁感受到臀部的异物挤压感,伊莉丝的尾巴一节节的朝自己
体内深入。
「伊莉丝,好痛……快拔出来,拜託。」
「不要,在主人深刻体认到自己是一个怎样的垃圾以前,我要一直把主人插
得死去活来。」伊莉丝笑着,控制尾巴在建仁的肉壁上摩擦,随着每次的抽插,
建仁都会发出激烈的呻吟着。
伊莉丝站在床上,将建仁的双脚抓住抱起,让建仁以双脚打开的姿势被举在
半空中。
「啊,顶到了喔,主人的弱点。」伊莉丝靠在建仁的耳朵旁说,建仁感受尾
巴的前端正在自己体内重要的某处小心摩擦着「可以控制主人射精的重要开关,
只要佔领这个地方的话,主人射精的权力就完全归我控制了。」
「伊莉丝……不要……」建仁只能在呻吟声当中吐出微弱的反抗。
「这么一来,被淫魔女仆完全控制住身体的主人,就只能被我的尾巴单方面
的侵犯、然后毫无做为的射精了。」伊莉丝说「对淫魔猎人来说,可是最悲惨的
射精方式呢。」
说完,伊莉丝开始将建仁的身体上下摆动,让尾巴在建仁的后庭中抽插出入,
建仁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完全任由伊莉丝侵犯。
「啊啊……要坏掉了!要被伊莉丝的尾巴搞坏了!」建仁忘我的呻吟着。
「不可以喔,主人,我是为了要让您记住被侵犯的痛苦感觉而这么做的,但
是主人如果反过来爱上这种感觉的话可就彻底完蛋了呢。」伊莉丝淫笑着说,但
是尾巴却是为了让建仁更加堕落而用力突刺着建仁敏感的部位。
最后,建仁的精液一波波的朝空中喷溅,散射到自己的身体上,全身都被自
己的液体沾满。
「真是难看的败北呢,主人。」伊莉丝说着慢慢将建仁放回床上,并亲吻建
仁的脸颊。
「是、是的,非常抱歉,被伊莉丝辱骂几下就完全受不住了,完全不能算是
BF啊。」
「别在意,主人只要记得只有在我面前才可以这样堕落,对其他的淫魔还是
得认真战斗,知道吗?」伊莉丝说。
「是……」建仁无力的应着。
「啊,还很有活力呢。」伊莉丝抚摸建仁的阴茎,因为还没能满足持续的朝
天耸立着。
「主人这种生物真是任性呢,明明BF弱得要命,性欲却强到这种地步。」
伊莉丝说「要是没有我们淫魔女仆在的话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伊莉丝的尾巴向下攀伸,让她自己的内裤滑落到大腿上,美丽的女性器朝向
建仁的身体。
「您辛苦了,接下来就是主人最喜欢的性欲处理的时间,主人请使用我的身
体尽情发泄吧。」
看见伊莉丝性感的模样,建仁再也忍不住,叠在伊莉丝的背上尽情抚摸伊莉
丝的身体,同时阴茎也直接插入阴户当中。
「射精后不要忘了使用回复药水喔,主人。」伊莉丝笑着,这一次是真的让
建仁完全的发泄性欲,伊莉丝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技巧,放任建仁在自己身上抽插,
建仁连续不断的在伊莉丝身上射精,一直到完全射尽为止。
精力耗尽的建仁躺在床上,伊莉丝则躺在建仁的身旁,手指轻轻的逗弄建仁
的皮肤。
「伊莉丝,明天的预定行程是?」恢复了理智后,建仁问。
「上午要开例行会报,下午没有安排行程。」
「原来如此,那等於整天都没有重要的事情了。」建仁说「伊莉丝,我想去
服饰店买新衣服给你穿,你想去吗?」
「当然好,一样是去试衣间有附床铺的那家店吗?」
「对,就那家,我最近在想你穿女警装的话一定很棒。」
「哼哼,原来主人很想要被逮捕啊,可以喔。」伊莉丝笑着,在人类王国中,
淫魔穿衣服的主要功用是用来做角色扮演PLAY用的。
「不过主人也知道,我挑衣服的时候特别慢,这样也没关系吗?」
「啊,没关系,只要你能高兴就好。」
建仁畅快的跟伊莉丝谈话时,看见眼前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来到了11:
55分,就在这时候,建仁才想起了要是。
「啊,母亲大人说要我传话给你,差点忘了。」建仁说。
「什么话?」
「她说『今晚凌晨零时开始』,时间好像很快就要到了,那是什么很重要的
事情吗。伊莉丝?」
建仁说话的时候,他发现伊莉丝无声无息的从床上坐起来,那个面无表情的
冰冷视线看着自己。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拖到现在才告诉我?」伊莉丝带着责难的口吻说。
「不、不是,那个,我一来找你九龙她就在这里扰乱,然后就一直没机会说
……」建仁辩解着「对不起,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算了,反正主人你什么都不知道,迁怒你也没用。」伊莉丝收起责难的口
吻,她意识到刚刚对建仁发火只是单纯因为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来得如此突然。
随后,伊莉丝从床铺起身走向柜子,建仁感到好奇,因为那里是摆放SM道
具的柜子。
「主人,刚刚说要去买衣服的约定就取消吧。」伊莉丝说。
「呜?是因为刚刚说的事情吗?没关系,那么大后天的休息日……」
「大后天也不行,啊……应该说,永远都不行了。」
「为什么?伊莉丝,你……」建仁说到一半,看见伊莉丝从柜子中翻出了项
圈跟绳索「等、等等,伊莉丝,我已经没力了,还玩这种游戏不太好吧。」
「并不是玩游戏。而是从现在开始,主人身体的控制权就归我了。」建仁感
觉到伊莉丝不带感情的声音相当可怕。
「喂!你在说什么?伊莉丝!淫魔女仆不可以做这种事情吧!」
突然,伊莉丝冲到建仁面前,一手掐住建仁的脖子!
建仁反射性的想要将伊莉丝的手剥开,但是攻击力的差距让他完全扭不动伊
莉丝的手。
「请不要搞错了。」伊莉丝将项圈套在下体上,束紧,就好像管控宠物一样
的将建仁的阴茎绑起来。
「我『骑士种』服侍的对象一直都不是像主人这样的废物,而是『女皇种』
雷蒂雅大人。」伊莉丝拉扯绳索,建仁吃痛而发出惨叫。
「然后,你也不是什么『第二皇子』了,只是单纯的『雷蒂雅大人的儿子』
而已。」伊莉丝冷酷的声音让建仁身体发寒。
这时,墙上的时钟也走到了凌晨零时。
此时的王国边境,一名守城的士兵刚刚结束自慰,想要去一趟洗手间。
而当他路过门口时,看见两个淫魔士兵正在操作开启城门的手把。
「喂,你们在那边干什么?」操作城门的动作一向由人类士兵操做,但是最
近因为人类士兵们都沉溺於跟淫魔士兵的性爱当中,所以操作城门的工作都改由
淫魔进行,但就算如此,她们也不该在深夜的时候操作城门。
「这个时候不是没人吗?」
「啊,我想起来了,他没有养淫魔女仆,所以才能到现在还保持理性吧。」
那两个淫魔士兵没有理会男人,自顾自的谈话。
看见这种异样的场景,男人感觉到一阵恶寒,男人发现这股恶寒是一种已经
消失了数十年,人类对淫魔该有的情绪,也就是……
『恐惧』。
「真没办法,你去解决他,城门我来开就好。」
「知道了,就这么做。」男人发现那个淫魔士兵转向自己,那种带着一丝厌
恶跟期待的神情表露在脸上。
男人拔腿跑向电话,想要抓起话筒,但在下一瞬间淫魔士兵张开翅膀,朝男
人身上飞过来,男人无从闪躲,被淫魔士兵压在身体下面。
「啊,想打给我主人吗?没用的,主人在一个礼拜前就已经被我榨死了。」
淫魔说「在那之后,就没有碰过人类,饿了很久呢。」
「啊啊……为什么……」男人无法正常言语,淫魔士兵几乎半裸的诱人打扮、
抚媚而邪恶的笑容让他相刚恐慌。
男人最后的记忆,就是淫魔士兵拉开自己的底裤,将蜜壶包住自己阴茎的样
子。
同时,在人类王国的城门外面,无数的淫魔们聚集了起来,所有淫魔都在等
待城门打开的那一刻。
穿着红白相间制服,拿着针筒的『护士种』。
穿着暴露、脸上画着浓妆的『辣妹种』。
穿着女用西装、戴着眼镜的『秘书种』。
穿着黑色制服、拿着教鞭的『教师种』。
长有粗大肌肉,大喊乖乖站好的『妖精种』。
她们终於等到了,人类王国的城门毫无防备的向她们敞开的这一刻。
「我的主人、爱人,淫霸王。」皇宫内的雷蒂雅拿着酒杯看向窗外。
「很抱歉呢,您建立起的这个国家,我现在要破坏掉。」雷蒂雅将手中的红
酒一口喝下,暴风雨前的宁静让她相当雀跃。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