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二章储物戒指
「小子,胡思乱想什么呢?」东方正锋哈哈笑着,没好气的赏了他一下爆栗
说:「你这枚储物戒,是东方德水那叛徒的。他是被你打死,按照规矩,战利品
自然属于你的。好了,别傻笑了,快戴上试试吧。」
东方不败惊喜过望,没想到打死了东方德水,竟然还有如此好处。据说一枚
储物戒,起步价格要在一两百万黄金呢。这辈子别说拥有了,就连摸,都没有摸
过。
急忙将它戴在了手上,左看右看,仿佛一下子就高富帅了许多。
经由东方正锋的一番指导后,东方不败终于学会了开启储物戒,朦朦胧胧间,
「仿佛」看到了一块被封印在戒指之中的独立空间。
空间不大,长宽高仅有半尺。
可即便如此,这也是绝世难得的宝物了。何况,戒指之中,并非空无一物,
还有一些瓶瓶罐罐,以及数本秘籍。
用刚学来的方式,将玉瓶取出,打开一看,清香扑鼻。赫然是一枚价值不菲
的三品丹药,类似品质的丹药,还有足足数枚。
那几本秘籍之中,都是凡品高阶的修炼功法,其中一本赫然是灵品下阶修炼
功法【寒魄灵诀】。略翻了下此诀,端的是玄奥非常,强悍之极。
修炼有成后,绝不会比东方家的沧浪功来的差。
见到东方不败如此满意,东方正锋和太上长老也均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
此番若非东方不败,家族早已经灭亡了。何况,看样子东方不败潜力无穷,未来
前途不可限量。
哪怕他未来会展翅高飞,也终究是东方家之人,是东方家的靠山。
「东方不败,这些只是你战利品的一部分。」东方正锋拿出册子,正色地说:
「家族高层商议后一致决定,东方德水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归属到你的名下。
当然,你欠下的家族贡献,还是会从中扣除的。」
东方不败怔住了,万万没想到家族会使出如此大手笔。
要知道东方德水身为三长老,却把握东方家各种外物收支,再加上投靠的那
个神秘组织,多少年来已经积累了不知多少的财富。
说实话,他的府邸远远要比族长东方正锋的都来得好,这是多少人都眼馋的
啊。
最值钱的,怕是要数那数十亩灵田了,每年出产,都可以为家里带来多少资
源?
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灵田中,有极大部分都是原来爹的资产。如今
一下子连本带利的,全部弄了回来。
东方不败坐在那里,愣神了许久。
这些年来,所有的屈辱,苦楚,仿佛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如今自己身负大青木神诀,未来前途肯定不在东方家。何况,周老留给自己
的推荐信,竟然是长青谷的敲门砖。
要知道,长青谷可是高高在上的圣地。便是连三大宗派,皇室都对其趋之若
鹜。
一个后辈子嗣,潜力和能力固然重要。但是人品,才是最不可或缺的。
「东方不败,既然你为家族立下了如此功劳,家族也不能亏待你。」太上长
老手一挥着说:「五万贡献值,家族里只要有的,随你挑。」
五万贡献值?东方不败心中一突,这起码等于十五万两黄金了。
「不败,你别嫌少。」东方正锋微微歉然的说:「我们东方家是小族,资源
向来短缺。何况,此番战死不少精英弟子,需要抚恤……」
「族长,太上长老。」东方不败急忙起身说:「足够了,再多的话,弟子心
中也过意不去。我们东方家缺资源,用钱的地方很多。」
眼见着东方不败如此懂事,东方正锋和太上长老互相对望了一眼,仿佛下定
了什么决心。
只见太上长老脸色凝重的掏出了一枚洁白晶莹的玉玦,
东方不败瞄了一眼,眼睛突然一跳,却是不动声色,然后问道。
「太上长老,这是何物?」
「这玉玦是老祖传下来的,据说是了不得之物,和我们族内的天雷半式有关
联。但多年来,无人能参透。」太上长老感慨万分的说:「这一次那瞿安木所图
的,便是此物。」
东方不败接过玉玦,摸上去温润,里面异常澄澈干净,只是这边角明显有残
缺而不规则,还有致密而细腻的花纹。蓦然之间,一股丝丝上古天雷道的意蕴,
仿佛透体而入。
「这……」东方不败怔住了,这片玉玦竟然和上次无名山洞里得到的玉玦一
样,蕴含着上古天雷道的意境。
「东方不败,你一年后要和瞿安木比斗。家族里穷,没办法支援你好东西。
这枚玉玦,就交给你保管了。以你的气运和心性,说不得能悟出些什么。」太上
长老郑重其事的说:「只是你一定要保存好,这可是我们东方家老祖宗留下来的
东西。」
对此,东方不败恍惚之中,自是点头不迭。
一番叙话后,就此告辞。
回了家后,东方不败拿出了另外一片玉玦,呈不明显的莲花花瓣状,与之家
族那块对比,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这两块东西竟然有着一边可以完全拼在一起!
「吧嗒。」一声小小的轻响,两块玉片就在即将靠近的时候,断口骤然一阵
吸力传来,而东方不败立马感觉到了身上的不对劲,吸力扯出的同时,自己一身
满满的真气竟被瞬间吸去大半,惊得他将玉片一扔。
直到好一会儿平复了心情,才再次靠近这玉片,没想到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出
现了,两块玉片变成了一块,拼接处的缝隙消失不见!
这,这是怎么回事?东方不败发现这玉玦竟比原先更加温润而光泽,当他手
指触及玉玦的同时,一阵苍凉古朴的洪荒气势,直直顺着他的手冲进了他的身体。
刹那间他整个人当场伫立,恍若无魂,好一会儿后才缓过神来。
一股前所未有的气势从他的身上若隐若现地散发了出来,苍凉古朴,明明感
觉他身体内似乎有着雷电咆哮,可是整个人却不动如山。
蓦然睁开眼,然后一拳打出,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拳头在空中留下残影,
只听得「嘭」地一声,宛如小炸雷,空气之中莫名升腾起了一阵风。
「上古天雷道。」五个字从他的口中缓缓吐出,竟也夹杂一丝雷鸣,从这一
刻开始,那种气势便渐渐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好似他就是源头一般。
如今两块玉玦一合起,他就被吸去了大半真气,得到的却是一缕的上古天雷
道拳意,而原来自己在山洞之内领悟到的相比起来只不过是一丝罢了。
正所谓贪多嚼不烂,仅仅这些拳意,就足够自己慢慢消化揣摩了。
为了一年之后的生死决战,东方不败有许多事情要做。
脚步匆匆的,把五万贡献值,全部兑换成了灵药或者灵丹。
如今资源充沛,最优先提升的,当然是青木神树嫩苗了。
只不过那吃货着实恐怖,在慕容天瑶哪里收集了那么多天先天创世精元,才
完整的舒展开了第九片叶子。这让东方不败着实心痛不已,好在如今的嫩枝,在
长出第九片叶子之后,已经有了些小树苗的雏形了,强壮了不少。
接下来的几天,东方不败难得的没有修炼,只是静下心来,陪伴在家人左右,
和慕容天瑶的婚事也因一年之约推后了。
东方不败这突来的安静,一家人似乎都觉察到了什么,但谁都不忍点破,来
破坏这难得却极其短暂的安详。
在第三天的晚上,母亲东方灵萍轻轻的推开我的房门,母亲的目光往我下体
那里一看,顿时看到我的下体裤子被高高鼓起,好象被什么东西从里面顶住了一
样。
原来,母亲是赤裸着身体进来的。我目光一下子就看到了她赤裸着的身体的
正面,清楚看到了母亲她双腿间的芳草和那一片含羞蚌肉。下体处竟然跟着一阵
发热,然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肉屌硬挺了起来。
「娘来帮你,不会让你再难受的。」母亲温柔的说着。说完她就转过身来,
动手帮我把下体衣裤脱去了,动作很轻柔。我脸一红,但还是没有出声,我此时
头枕在床上,不能看到自己的下体情况。
母亲并没有俯首含住我的碧玉肉屌,她看了一眼我那怒张挺拔的粗长碧玉肉
屌,只犹豫了一下,就抬起一边腿,让自己双腿跪立在我下体俩侧,然后,伸出
右手到自己胯下,轻握住我的那根碧玉肉屌扶住,之后,自己下体往下稍微一坐。
我只看得到母亲的上半身的乳房和她那有点发红的脸。我见母亲她跪在自己
下体那里,蓦然就感觉到自己的碧玉肉屌被一只柔若无骨的手给握住了,我不自
禁的一哆嗦之后,就感觉到碧玉肉屌的龟头抵触到了一处柔软湿滑的地方。
「娘,我爱你。」我下意识的道。
我的话刚落音,就感觉到碧玉肉屌已经被一片温暖滑紧的感觉所包裹和吞没
了。内心不由赞道,母亲里面真紧,完全不像是生过小孩的。
母亲把自己湿滑的嫩屄往下一坐,顿时感觉到一根坚硬滚烫的粗大肉屌顶插
入了自己下体那敞开的蓬门花蕊中,她轻吟了一声。当感觉到那根东西已经深入
自己下体最深处的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原本就无力的身体,趴倒在了我
的胸膛上,脸贴着我的脸,丰满的双乳被挤压着。
母亲稍稍抬起一点头,看到了我那俊朗非凡的脸,凑过嘴唇,轻轻的亲了一
下我的脸,轻柔的道:「小坏蛋,娘美吗?」
我一愣,但随即就真诚的回答道:「娘很美,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母亲展颜一笑:「小坏蛋,我不但是你娘,还是你的女人,永远都是,永远
陪伴你。小坏蛋,现在我就让你好好体会娘的滋味。小坏蛋………」母亲无限柔
情的说着,越说越动情了起来,最后彻底的软在了我的身上。
我听着母亲的话,全身一震。我能完全体会到她的情感,体会到她那对自己
不顾一切的爱意。
「娘,我爱你!」我深情而激动的说道,用力的抱紧母亲。
母亲听着这短短的几个字,瞬间,她笑了,笑得那么的开心,笑得那么的安
心。我贴在母亲的脸上,深情的一吻。
刹那间,母子俩人都能感受得到,两颗心,已经融合在了一起,再不分彼此。
忽然,母亲娇柔的轻呼了一声,她感觉到自己嫩屄内的那根肉屌更加的硬挺
更加的灼热了。
「冤家」她内心中轻嗔了一句,然后就羞红着脸轻轻地耸动着自己的臀部,
蓬门肉屄内的层层嫩肉也是一阵的收缩、松开、收缩,紧紧地包裹着我的碧玉肉
屌,仿佛要用无限的温柔磨软它,可惜越磨越硬。
我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消魂快感从下体碧玉肉屌中传来,心灵都在颤抖。一时
间,母子俩人都沉浸在了心灵和肉体完全交融的美妙感觉中,仿佛,这一刻就是
永恒。
「小坏蛋,这样子舒服吗?」母亲在我的耳边柔声问道。她的脸上,含着无
限的羞意。那不是羞耻,而是像那洞房中新婚妻子对丈夫般的含羞风情。
我深深地闻了一下母亲的发香,像是呢喃的道:「娘,真的很舒服,如果能
永远都这样就好了。」
「傻孩子,娘答应你,以后都这样子,永远!」母亲轻吻了一下他,柔声说
道。说着,她把自己的臀部压得更低,让嫩屄和肉屌更加的紧贴交合着,不留一
丝缝隙。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碧玉肉屌整根彻底的被层层滑润的嫩肉给包裹、收
缩缠绕着,暖暖的、紧紧的、滑腻的,一股酥麻、舒爽的感觉似电流般从下体交
合处传来,冲击着我灵魂的深处,让我的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这就是母亲的滋味!」我心中爽叹着,无限的满足、无限的回味、无限的
激动。
母亲此时也在承受着嫩屄处的强烈刺激,那肉屌入体后的涨热、坚硬和紧随
而来的麻痒消魂感觉,充斥着她的心房,侵袭了她的每一根神经。
母亲苦苦的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呻吟声,缓缓的动起了下体,轻柔的起
伏耸动着。随着她的动作,我的碧玉肉屌从母亲下体的花瓣口中露出一半后马上
又被吞含进去,并带出许许粘滑的汁液,如此反复着。
性器的交合摩擦,瞬间就带来了更强烈的快感冲击,而身体肌肤的相贴厮磨,
更是加剧了这种快感。
我张大了嘴巴,好想畅快的呼喊起来。
母亲在神魂激荡中看到我的神情,脸上浮现出无限的满足和骄傲,下体的动
作便又加快了一点。「小坏蛋,我要让你知道,我不但是你娘,更是一个女人,
一个能让你快乐的女人,我要让你娶了妻子都还记得娘。」她心底痴痴的说道。
我马上就感觉到了下体交媾摩擦快感的加剧。我就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母
亲那伏在自己胸膛上的娇躯,翻身反转把母亲压在了身下。
我肆意地抚摸着母亲背部的滑嫩肌肤,亲吻着她的脸、颈部和酥胸丰乳,肉
屌紧紧地顶着她的蜜户,一下一下有力地抽动着粗长的碧玉肉屌,攻入她的蜜洞
深处,在花瓣蛤肉内窄紧湿滑的花径中杀进杀出,直逼子宫。
此刻,我已经彻底的放纵了自己,我敞开了自己的心扉和情欲,只想着尽情
的品尝娇娘的滋味,彻底的占有她拥有她。我的呼吸,是那么的粗急,我的心,
是那么的激动满足。我的动作,柔情中带着点粗野。
母亲在神魂颠倒中被我拥抱翻身的动作惊了一下,但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她
那刚被惊起一丝清醒的灵魂又马上被接踵而至的更强烈的消魂快感给彻底淹没了。
感受着我的急切和热烈,感受着我的快乐激动,感受着那一次一次有力的进
入,母亲娇喘着呻吟着,她的一双白嫩修长的玉腿,已经缠住了我的腰,双臂搂
住了我的脖子,仿佛,怕下一刻我就会离自己而去。
「小坏蛋,我的冤家,娘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她似醉似吟的呢喃道,
声音中带着被无尽快感冲击所引发的颤抖,蕴涵着勾魂的韵味。
听着这句话,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融化了。在又一次将碧玉肉屌整根顶
入母亲的体内深处后,我喘着粗气对怀中的娇娘深情地道:「娘,我也是你的,
永远都是你的,我要生生世世都爱着你,即使天荒地老也不离开你。」。我的动
作,已经没有刚才的粗野,我要好好的品尝母亲她身体的每一分美妙滋味,要把
她也融化在自己柔情中,要让她尽情的享受到做一个女人的快乐和幸福。
母子俩人的肉体在纠缠着,交媾着。每一次的性器交合,都是那么的契合,
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动人心魄。每一次的亲吻爱抚,都是那么的柔情,那么的心
醉,那么的让人留连。粗重的喘息和莺啼般的娇吟,也交缠在一起,经久不息。
在母子俩的抵死缠绵中,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许久,忽然,婉转娇吟中
的母亲眉头紧皱,下巴高高的仰起,哑然地张了张口,随后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吟
叫,同时,她的双手和双腿也紧紧地缠住了我的身体,身体一阵颤抖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