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游戏同人《锐雯的性奴生活》】(00-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锐雯的性奴生活(序幕)————————
诺克萨斯的一块平原上总是刮着呼啸的冷风,无情的冷风就像是诺克萨斯这
个国家一样,同样的充满了冷酷。
杂草,枯树,时不时从某个地洞里爬出来的小动物,这就是这块平原的唯一
景象,如果运气好地话可以在这块死气沉沉的平原上看到几支路过的商队。
虽说这块平原人烟稀少,但也并非没有人居住,就在这块平原的东部地区,
就有几个部落生活着,这些部落占据了平原上最肥沃的一块土地,在一条河流的
旁边扎根繁衍,不远处就是一片森林,除了在田地里种点粮食之外还可以进森林
里打点野味来改善伙食。
然而,在平原的西部地区,有着一处营地,营地内看不到人,只能看到营地
的周围用木栏围成一圈,木栏的进出口两旁用长枪插着一个人类的头骨直立在地
上,在威慑所有胆敢靠近的人。
营地的前方有一个烧烤架,一块肥美的肉正被串起来放在烤架上用火慢烤着,
诱人的香气随风弥漫着。
就在此时,一位手持绿色断裂符文剑刃,身高约莫一米七的银发女子走了过
来,从她那漂浮无力的脚步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体力已经不支了,急需补充能量。
银发女子长得很漂亮,一头银色的短发显得十分精干利落,皮肤很白哲,但
不像富家小姐那样细腻,而是充满了健康美的紧致,看样子是长期锻炼所致。
她的一双美腿很修长,大腿有一点恰到好处的肌肉,让人觉得结实的同时又
不失美感,容貌也十分漂亮,俊俏的五官总是透露着一副坚强的神色,而那胸前
的乳房在浑圆饱满时又不失坚挺。
没错,这位女子就是锐雯,目前诺克萨斯帝国的通缉犯。
锐雯已经很饿了,四处流浪的她来到了这里,就在她饿的头晕眼花时却突然
闻到了诱人的烤肉味,这令她整个人精神一振,然后大步朝着香气飘来的方向而
去。
「肉!是肉啊!」锐雯几乎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此时她顾不得这里是谁的
地盘,她只知道自己再不吃东西就要饿晕过去了,于是锐雯直接一个箭步冲上前
去,也不管肉有没有烤熟,直接将烤肉取了下来,然后狠狠地咬上了一口。
肥美的肉块被锐雯大口大口的咀嚼着,由于实在是饿的快疯了,锐雯这一通
疯狂吞咽差点把自己给噎着,顺手拿起烤架旁的水壶就往自己嘴里灌,也不管这
些东西到底是谁的。
「上苍啊,您果然是眷顾我的。」锐雯右手拿着烤肉左手拿着水壶,嘴里还
含着被嚼烂的烤肉,留下了幸福的眼泪。
没错,锐雯此时已经将这些当成是神灵对自己的仁慈,不然的话,在这个人
烟稀少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营地,营地前还刚好有烤肉和清水呢?
似乎是为了让锐雯明白这到底是谁的仁慈,一声充满了愤怒的大吼从锐雯身
后传来。
「给老子放下!!你这个贱人!!」
然后,便是一阵十分急促的脚步声。
锐雯紧张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想都没想就扔掉了手上的食物,直接拿起了
符文剑刃,然后一个急转身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嗯哈!银发小妞?嗯哼——你闯进了克烈大爷的地盘!!」一个身材矮小,
但势头却宛如猛兽的男性约德尔人手持一把长柄利斧冲了过来。
「约德尔人?诺克萨斯怎么会有约德尔人!?」锐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前
方的这名约德尔人穿着一身紧身皮衣,脚下踏着一双马靴,头顶上戴着一顶帽子,
似乎还瞎了一只眼睛。
约德尔人一般来说个子都很小,这位名叫克烈的约德尔人也不例外,就算是
将他头顶的帽子也算入进来,身高也顶多够到锐雯的腹部而已,和他一比起来,
锐雯这个女子简直就像是个巨人。
「等等!」锐雯忽然大叫了一声,正在冲锋的克烈一个脚刹停住了脚步,问:
「怎么了?」
「我觉得我们能好好谈谈!如果这里是你的地盘的话,那我离开就是了!」
锐雯说着,还有些不舍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边的肉沫。
「啊哈,谈判?是的当然,等我把你揍趴下时我们俩有的是时间谈!!!!」
克烈就像是一个被引爆的炸药桶,完全听不进任何的话,直接挥舞着长柄斧再次
冲了上来,长满了白色毛发的脸咧开了一个满是尖牙的嘴,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当两人交战在一起时,锐雯大惊失色,这个名叫克烈的约德尔人小个子的力
量实在是惊人!
「碰!锵!咣当!」
兵刃交接碰撞的声音一时之间不绝于耳,锋刃碰撞摩擦所产生的火星诉说着
两人的战斗有多么的激烈…
十分钟后……………
「啊啊啊!!」锐雯捂着自己的肚子,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俏脸因为痛苦而
紧闭着双眼,那把一直陪伴着她的符文剑刃也掉落在了地上。
克烈的马靴踩在地上发出「踏踏踏」的声音,他就像是得胜的将军一样,趾
高气昂地来到了锐雯的身边,轻轻地蹲下身子,然后一把抓住了锐雯的头发,用
仅剩的一只好眼看着锐雯,讥讽地说:「银发小妞,还要和本大爷打么?哈……?」
「我…我只是太饿了…想吃点东西…」锐雯捂着疼痛不已地腹部,为自己辩
解着。
克烈的实力远远超出了锐雯的想象,这个约德尔人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仿
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越打越来劲,斧子的每一次猛砍锐雯都必须用全力去挡
住,可从克烈的表情能看得出来,他完全没使出全力,就像是把这当成是自己的
娱乐游戏一样。
于是,在一场惊险的交锋之后,克烈毫无征兆的一个跳跃,直接一个飞踢踹
在了锐雯的腹部上,锐雯也因此被击倒在地。
锐雯难以想象,自己竟然这么个身高也就一米多的小个子所击败!
「只是太饿了,想吃点东西?」克烈模仿着锐雯刚刚的话,语调慢悠悠地重
复了一边,说完之后,克烈扯着锐雯的头发怒吼了一声:「我也只是因为太愤怒
了!所以想他妈的找个人出出气!!!」
「斯嘎尔那个混账东西又撇下我一个人跑了,既然这样,你就暂且做本大爷
的宠物吧!!」克烈说着,捏紧了拳头,在锐雯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拳打在了她
的脸上。
然后,锐雯失去了意识…
……………
锐雯的性奴生活(1)
锐雯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是一个小时?还是一天?她都不记得了,她只
知道自己在昏迷中好像被灌了什么东西,是水么?
然后,锐雯悠悠地从昏迷中醒过来,睁开眼后,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双手和
双脚被用锁链捆住了!
这是一个简陋的小木屋,用粗糙的木板拼接而成,屋顶有一层厚厚地树叶与
树枝作为遮掩,所以不用担心下雨的时候会漏雨。
木屋中没有床,只有一个兽皮做的地铺,角落里堆放着一些奇奇怪怪地危险
物品,比如说长枪,比如说炸弹,或者是一整桶的火药,锐雯的符文剑刃也被扔
在了角落里,和那些五花八门的东西堆放在一起。
锐雯的眼睛在木屋内扫视了一圈,最终,她看到了正在一旁喝水的克烈,锐
雯沮丧地叹了口气,然后说:「真的…抱歉…我…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你的…如
果你放了我的话…我保证…永远不会踏入这里…」
「嗯?」克烈瞥了她一眼,然后盖上了水壶盖,不屑地说:「你在求我吗?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你现在是本大爷的宠物了!所以!你连乞求我的资格都没
有,明白了吗小妞!?」
「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我只是吃了你一点东西而已!」锐雯挣扎着锁链,
恼怒地对克烈吼了一声:「快点把我放开!你这矮冬瓜!!」
「啊哈,小宠物炸毛了?」克烈用满不在意的语气说,然后从角落里拿起了
一根鞭子,走向了锐雯,并说道:「看来我必须要让你长长记性,这里到底是谁
说了算!!」
「啪!」的一声,克烈挥舞着鞭子狠狠地抽打在了锐雯的身上,锐雯疼的叫
唤了一声,然后开始反抗,不断地扭着身体试图挣脱锁链:「可恶的家伙!」
「可恶?哈哈哈哈,你可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克烈大笑着,从腰
间解下了水囊,灌了一大口蘑菇汁后,克烈脑子里的疯狂愈发可怕,他嘿嘿嘿地
笑着,走到了锐雯的身前。
「瞧啊,小妞的皮肤可真棒,就像是上等的绸缎一样。」克烈用手摸了摸锐
雯的脸庞,这轻佻的神情令锐雯更加的厌恶,她歪过头去大声说道:「拿开你的
爪子!快拿开!!
克烈愣了愣,然后眼角抽搐了一下,就像是被挑衅了一样,他的一只毛茸茸
地手掐住了锐雯的喉咙,声音低沉地说着:「看来你这家伙还搞不明白自己的处
境啊?那好吧,我马上就让你知道本大爷的厉害!」
「混蛋!杂碎!肮脏的蛆虫!」锐雯不停地挣扎着,并在嘴上大声叫骂,但
铁铸的锁链困的太紧,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克烈直接一把将锐雯推倒在地上,用手撕扯着锐雯的短裙,只听撕拉一声,
锐雯的裙子就被撕扯成了布条。
「混蛋啊啊啊!你要干什么!滚开!滚开!!!」锐雯惊慌失措地叫喊着,
被铁链困住的双脚不停地乱动,克烈见此,更加激发了内心的愤怒,直接将锐雯
的下半身彻底的撕光,就连那条最后的防线,一条白色的内裤都被克烈蛮横的扯
烂。
「王八蛋!!啊啊啊啊!滚开!滚开啊!!住手啊啊啊啊啊!」锐雯此时已
经完全慌乱了,只剩下了最后的恐慌,她甚至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克烈的体内,刚被喝下的蘑菇汁正在发挥着功效,不停地加大克烈内心里的
阴暗面,他看着锐雯拼命地夹紧双腿想要遮住自身的私处不被看见,克烈的体内,
一股邪恶的欲火正在冉冉升起。
「现在,告诉我,这快地盘谁才是真正的主人?」克烈走到锐雯的头边,用
手揪住她的头发,轻轻地问,并且用眼神扫视着锐雯的胸部。
「是你!你是主人!求求你!放了我吧!」锐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想
赶快逃脱,想都没想就顺着克烈的话回答。
「是啊,我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克烈说着,伸出舌头在锐雯的脸颊上舔
了一下,然后邪恶地说:「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明白了吗?我的小宠物?」
「什么!?不不不!你不可以这样!我是自由人!才不是你的奴隶!!」锐
雯恐惧地说着,不停地摇着头。
「啊哈哈哈哈!」克烈大声的笑着,似乎是在嘲笑锐雯,然后,他一脚踩在
了锐雯的额头上,居高临下地说:「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明白了?银发小
妞?」
锐雯不停地叫喊挣扎着,但克烈不为所动,只是站在一旁注视着锐雯这幅慌
乱的模样。
忽然,锐雯停止了叫骂和挣扎,她整个人呆滞了一下,然后脸庞上浮现出了
红晕,光溜溜的下身不由自主的地夹紧大腿研磨着,羞人的私处更是有一种奇怪
的瘙痒感。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锐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看向了站在一旁淫笑
的克烈。
克烈悠闲地走到锐雯的腿边,用手轻抚着对方的大腿,阴险地笑道:「没什
么,只是给你喝了点会让你乖乖听话的东西而已。」
话音刚落,克烈抓住了锐雯的大腿,然后用力地分开,锐雯本想反抗,但体
内那难以遏制的冲动却影响了她的理智,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胸前的
乳房有些涨疼,那私密的阴道内甚至都开始分泌羞人的液体,小穴内的骚痒几乎
让自己发疯,于是,锐雯心神迷乱的任由克烈摆布。
克烈分开了锐雯的一只大腿后,终于看清楚了她的私处,一小撮黑黑的阴毛
长在阴阜上像是一片黑森林,让人忍不住想要进入此地肆意游荡,粉嫩的阴唇看
起来水嫩极了,娇嫩私密的阴唇还是少女般的粉色,不停往外渗出水液的穴口呈
粉色,一道薄膜上还有一个非常小的洞孔,由此可见锐雯还是一位纯洁的处女。
克烈的行动就像是他的性子一样,直来直去从不拖沓,他直接用力的掰开了
锐雯的一双长腿,然后脱掉了自己的皮裤和内裤,一根尺寸惊人几乎有儿童手臂
那么粗的巨根直接露了出来。
「给本大爷准备好咯,小母狗,克烈大爷这次要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主人。」
克烈说着,一双长着白毛的双手按在锐雯的大腿上,直接挺着硕大的阳根,将龟
头顶在了锐雯的穴口边缘。
那青筋遍布的巨根就像是一条威猛的巨蟒,坚硬如卵石的龟头更是红的发紫,
马眼也在往外流着透明的液体!
锐雯下身完全赤裸着没有任何防备,她的脚腕被铁链锁住,但大腿却被分开,
她万念俱灰地看着克烈,体内的药效已经在发挥了,乳房也已经膨胀乳头也变得
坚硬,因为一根巨大的肉棒即将就会插入,自己小穴内的蜜肉正在欢庆地蠕动着,
但锐雯用仅存的理智做着最后的乞求想要保住自己的贞洁:「克烈先生…不…克
烈大人…求您了…不要这么做…呜呜呜…」
「说完了?这就是你被本大爷即将肏破你处女膜时的心情?」克烈的脑子已
经完全被蘑菇汁变成了疯狂的源泉,他尖声大笑了一声,然后跪在锐雯的两腿之
间,直接往前用力的一刺,巨大无比的肉棒以粗暴的蛮力插入了锐雯的处女穴,
连根没入!!
锐雯就在克烈插入的一瞬间,无法克制地仰起了脖子,两滴眼泪从双眼的眼
角流出,嘴巴张的大大的,但却只能发出「啊…嗬」之类的低吟。
克烈的疯狂驱使着他,他紧抓着锐雯的双腿,强有力地在锐雯的腟穴内不停
的抽插,粗大的肉棒直接对蜜肉发起强烈猛攻,他根本不在乎锐雯会遭受怎样的
疼痛,也没有在意对方是个处女,克烈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狠狠地肏这个女
人,让她知道本大爷的厉害!!
克烈粗大坚硬的肉棒不停地在锐雯的蜜穴内抽插进出,头一次做爱就遭到如
此的粗暴抽插,锐雯疼的几乎连叫都叫不出来,眼泪不停的往外流,小穴内就像
是被插入了一个滚烫的铁柱一样,娇嫩的蜜肉被蛮横地摧残着,刚被开苞的处女
小穴不断的在往外流出鲜血,随着克烈的不停抽送,娇嫩的小穴还在挤压着他的
肉棒。
渐渐地,锐雯体内的药水发挥了它的作用,锐雯也开始叫喊了起来,但由于
理智还存在着,所以暂时还没有说出羞耻的言语。
「嗯哈~ 真是头号母狗啊~ 嗯哼~ 老子的大棒子就像是被嘴含在里面了一样
~ 哈~ 哈哈哈!还是个雏呢!瞧这贱穴流这么多的血,也好,就当给老子的大屌
润滑了!」克烈说着,张开了满是尖牙的血盆大口,透明的口水不停地从嘴角流
出,滴落在了锐雯的小腹上。
克烈双手托起锐雯的双腿,将其举在半空中,一边用手玩弄锐雯的一只美脚,
一边大力的用肉棒在锐雯窄紧的小穴内猛肏. 「呀哈!银发小母狗的脚摸起来真
爽啊,这手感滑嫩滑嫩的~ 唔噢噢噢!这骚穴也越来越滑了,是不是被主人的大
鸡巴给干爽了啊!?」克烈用手抓着锐雯的美脚,手指把玩着锐雯小巧精致的脚
趾,不停地在脚掌心摩挲着,嘴里说着羞辱对方的话,肉棒下的阴囊撞击在锐雯
的屁股上,啪啪啪响亮的声音可以证明克烈的猛干有多么的强力。
锐雯的双手被锁链捆住,无力地躺在冰冷的地上,私处小穴流出的处子之血
滴落在地上将地板的一块染红,在药水的影响下,身体不受控制地越来越火热,
同时地,也分泌出了羞耻的东西。
她死咬着牙齿,紧闭双眼不敢作声,但无法克制的哼声从鼻腔里发出,愈发
绯红地脸庞出卖了她,在克烈大力的一顿几十次猛肏之下,锐雯的防御终于崩溃
了,她神情迷离地叫喊着。
「啊啊啊~ 好舒服呀~ 呜呜~ 好舒服~ 唔呀~ 哈~ 不行了~ 小穴好涨~ 小穴
好涨好舒服呀~ 唔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啊~ 」锐雯的身体淫荡地扭着,嘴里
说着淫贱的浪语,此时,她内心的羞耻感使得她流出了一行屈辱的泪水。
克烈听到后,直接在锐雯的小腹上拍了一下,然后咧着嘴大笑着,肉棒不停
地在对方的处女小穴里抽插:「骚货,淫荡的母狗,这么喜欢主人的肉棒啊,哈?
那以后就一直给主人当母狗,主人天天用大鸡巴插你的骚穴,要不要啊?」
锐雯一边流着耻辱的眼泪,但却露出了一副陶醉满足的模样,听到了克烈的
话后,脸上露出了欣喜并且淫荡的笑容,锐雯的银色短发凌乱不堪,她的一行热
泪顺着脸颊滴在了地上,她看着克烈,淫荡的表情就像是最下贱的母狗,内心的
耻辱与尊严使她落下了眼泪,但美丽的面容却做出了一副淫贱的笑容:「主人…
主人的肉棒…我…我好喜欢…我给主人当母狗…主人要…要…天天肏我…我真的
…好高兴…好高兴啊…」
嘴上说着如此淫荡下贱的话,锐雯内心中的尊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击碎了一
样,她就像是疯了一样,痴痴地露出淫荡的表情,双眼春情荡漾地看着克烈,嘴
里说着毫无自尊可言的淫秽之语:「啊哈…克烈主人…大肉棒…插在我的淫穴里
…我…好幸福…好开心呐…克烈主人…肏的我好舒服…呜呜呜…好幸福…小穴好
爽啊…我…整个人…舒服的…快疯了一样…呜呜…啊…嗯…哈…小穴的水…流了
好多…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
响亮的撞击声充斥着整个木屋,克烈看着锐雯如此淫荡骚贱的样子,又再次
加大了肏穴的力度和速度,胯下的巨根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冲击,锐雯的淫穴内处
女之血和淫荡的淫水混合在一起,使得克烈的抽插更加的顺利,逐渐地,克烈的
肉棒在猛烈肏干之中将锐雯的骚穴干出了「噗叽噗叽」的声音。
那根粗硬的肉棒不停地抽插前进,势头愈发强烈,锐雯小穴内的处子之血粘
在了克烈的肉棒上,将肉棒的棒身多处染红。
而且不仅如此,锐雯的淫穴内不停地流出淫荡的蜜水,甚至都顺着肉棒的抽
出而从阴道口边缘流到地板上,和处子之血混合在一起,并且,在威猛的插干之
下,克烈的肉棒每当拔出时都会带出一点粘稠的水丝,而每当全力插入时这些水
丝就会再度消失。
「呼…哈…贱母狗的穴…嗯啊…让我的肉棒好爽啊…哈…水流了这么多…嗯
…哈哈…还叫的这么浪…真是个骚女人…欠肏的母狗…」克烈用言语羞辱着锐雯,
肉棒抽送的速度愈发加快,每次抽插都会让锐雯啊啊啊的大叫,啪啪啪啪的响声
也愈发的响亮,锐雯的臀肉也随着克烈的抽插而一抖一抖。
克烈再次托起了锐雯的屁股,直接让她的屁股离地,刚好在自己能站着插到
小穴的高度内,然后克烈又开始猛烈的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不行了…小穴好舒服啊啊啊…好爽啊…大肉棒进进出出…嗯啊…
骚屄里的肉都要坏掉了呀…嗯啊…唔…啊啊啊啊!」锐雯就像是最低贱的妓女一
样,不停地叫喊着,已经完全沉迷在肉欲中的她已经将自己的尊严和理智弃之不
顾,不停地扭着屁股迎合克烈的抽插猛干。
克烈双手抓着锐雯的腿,将肉棒连根插入后扭动着自己的腰,使自己的巨根
不停地研磨着淫穴内的软肉,锐雯也不停地浪叫着,淫荡地扭着自己的腰,让自
己的小穴与克烈的肉棒摩擦的更激烈一点。
随后,克烈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始强烈猛肏了起来,这一次克烈可是毫无保
留的,只见他将肉棒缓缓抽出,只剩龟头停留在锐雯的骚穴洞口内,然后就是全
力的一刺!
「呀啊啊啊啊!好爽啊!!插的太深了!子宫!子宫都被插到了啊啊啊!」
锐雯被这全力的一插彻底的毁掉了理智,大腿上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被插到子
宫的快感令她尖叫了起来,阴道口上方的尿道口直接喷出了一道白色的水柱。
「骚货,都被肏的尿出来了,真是太淫荡了!」锐雯的尿喷在了克烈的衣服
上后,克烈看着被自己肏到失禁的锐雯,又是一声低喝!开始全力在锐雯的阴道
内抽插,做着最后的冲刺!
只见克烈的腰大力挺动,势头愈发激烈,在如此大力冲刺之下,坚硬的龟头
每次都能撞击到柔软的子宫口,锐雯已经被这无法自拔的快感刺激地直流口水,
像一头淫荡的母狗一样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浪叫着。
「呼…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小穴受不了了啊…啊啊…太舒服了…真的受
不了了啊啊啊啊…骨头都软了…呜呜…身体…身体好烫…小穴好舒服呀呀呀呀呀
啊啊啊啊!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啊啊啊…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锐雯大叫了一声,腰部上,屁股上和大腿上的肌肤全部绷紧了起来,屁股高
高地抬起,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一股热流从小穴伸出喷出,直接浇在了克烈的
肉棒上。
克烈见此,全力以赴地抽插了几下之后,直接将龟头顶在锐雯柔软娇嫩的子
宫上,马眼抵着锐雯大开的子宫口,大股大股地喷出了滚烫的浓精。
「啊啊啊…好烫…主人的精液好烫啊啊啊啊…子宫也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锐雯高仰着脖子,嘴里发出「嗬嗬」如动物低吼般的叫声,就这样持续了将近十
秒后方才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克烈在锐雯的淫穴深处将所有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射进了淫荡下贱的子宫内
之后,拔出了插在锐雯体内的肉棒,挺着还未疲软并且沾了不少淫水与处子鲜血
地肉棒来到了锐雯的头边,蹲下身子将肉棒放到了锐雯嘴旁。
此刻的锐雯已经完全变成一条骚贱的淫穴母兽,她看到自己的嘴边有一根粗
大的肉棒之后,浑浑噩噩之中淫荡地笑了一笑,然后含住了克烈的肉棒,嘴唇将
克烈的龟头紧紧裹住,小巧的舌头在鬼头上舔舐着自己小穴内流出的淫水和处子
之血。
克烈看着胯下的这位长着一头银发的女子,瞧着这头漂亮的淫穴母狗,露出
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因为克烈知道,这个有着一身美肉长了一个美穴的淫荡小妞,已经逃不掉自
己的掌心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