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6 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敌袭杀意 上
无尽的荒漠中,烈日熏天。
在这片鸟不生蛋的地方,四周尽是搭起来的石头,一个小型的群聚地便设在
这里。
简陋的设施,甚至看不到桌椅,皮肤黝黑的人群,老人,小孩,所有人衣衫
破烂,年轻人上身赤裸,从那暴露出的皮肤上不少人或多或少都有着一定程度的
疤痕。
妇女赤裸着露出乳房,喂着怀中的孩子,不少女人仅仅将重要的部位遮挡起
来,几乎和赤裸一般,只是那黝黑棕黄的皮肤,实在是让人提不起一丝欲念。
残破的村落,似乎是被某些东西肆虐过般,近乎大半人身子挂着血迹,躺在
地上无力呻吟。
而年迈的老人,怀中抱着孩子近乎是等死般,将皮肤爆嗮在烈阳之下。
那被凿开的深井上有着,无数细小的裂缝,内里泽水干枯,丝毫未有水迹。
这是个被上天遗弃了眷顾的村落……
距离这个村落五百米外,四周还是一片荒凉的沙漠。
李凡数人已是踏出了半地荒漠,体力耗费巨大的他们,在沙漠中如同一叶方
舟,没有方向的走着,不知过了多久。
「这沙漠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连个鸟毛都没有,这都两天了,我就吃
了几只蝎子,在这么下去我可就撑不住了。」夏武抱怨道。
「表哥就不要再抱怨了,我们还不都一样,我感觉自己的腿都不像是自己的
了。」夏水寒接着道。
「这几天打下的食物都吃到筒大哥的嘴里了,人家肚子好饿。」紫悦嘟囔道。
「诸位抱歉,都是在下实力不济。」筒成道歉道。
「筒大哥不必放在心上,若不是你始终提取着魔力,为我们提供水源,现在
怕都是撑不住了。」李凡道。
「凡兄弟你也一样,这荒漠连个生物都难见到,这样下去,不是饿死便是渴
死。」筒成道。
「各位,都别说话了还是省省体力吧。」蓝熏道。
走了很久,直到不知是谁先发现了。
「是人,你们快看,那是村落。」沐穗香在男儿的怀中说道。
语气因为喜悦而显得有些激动。
「嗯嗯,看到了。」夏水寒同道。
「总之到那儿应该有饭了吧,小爷快饿死了,就算是抢,也要吃到饭菜。」
夏武恶狠狠道。
「喂,小王爷,你可不要打着什么坏注意。」紫悦跳了起来,双手叉腰,认
真道。
「想想还不可以吗。」夏武听到是紫悦说话,嘀咕道。
「诸位,还是快走吧,再不吃些东西,这挡风的气墙怕是撑不住了。」李凡
沉声道。
「也不知道那儿会不会有食物呢。」蓝熏轻声道。
七人奔向了脚下的村落。
血迹,接近村庄一百米周围零散着血迹,一个干枯的尸体躺在一角,虽不起
眼,但依然被几人发现。
「快看,尸体。」紫悦道。
此时李凡的气墙早是维持不住,几人随意的聚在一起,不似之前那么有序的
行走着。
李凡他们看了过去。
「这尸体上看像是死了好几天了。」李凡道。
「你们看,尸体的身上有着伤痕,是被人一剑穿心的。」夏武道。
「不对,你们再仔细看看,这尸体腹部腿部有着数些不同的伤痕,是被人活
活折磨死的。」筒成看得仔细,没有放过一丝细节。
「是什么人这么残忍。」夏水寒不忍道。
「最奇怪的是,胸前的伤痕是致命的,然而其他部位也有着无数的伤痕。」
筒成道。
「这说明,凶手折磨此人后,看着他逃跑,直到到了这里才将他彻底击杀。」
夏武道。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快走。」李凡道。
几人沿着血迹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路上不时会发现零散的尸体,尸体大多被人截肢,断首惨不忍睹。
紫悦她们这些姑娘怕见到血腥,都是尽可能的不去看地上的尸体。
前方不远处便是村落了。
哈卜拉璭村。
「这是,都些都是什么人干的,如此丧尽天良,该死。」李凡怒道。
「好残忍,凡大哥你可定不能放过这些人啊。」紫悦揪着男儿的衣袖眼巴巴
道。
夏水寒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经意间睨过一具女尸。
尸体被人残忍的断首,若不是胸前未被割掉的一只乳房,还真判断不出这是
女尸。
「不可饶恕,绝对不能放过这些人。」夏水寒俏颜生寒。
眼前躺着的无数尸体,残肢断臂,七零八落的肉块无不刺激着几人的感官,
血液的腥味弥漫,尸体上爬满了黑色的尸虫。
虽说几人都算的是半个江湖中人,李凡筒成两人还好,其他人看到眼前此景
都难免胃里翻涌,心中生寒。
「没有一人生还,这些人死的时间蹊跷,此地不宜久留,接下来我们提起一
百个精神,时刻提防,说不定会遇到这些畜生。」筒成认真道。
七人很快的离开了此地。
而这个村落的惨景成了数人一路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这半日,依旧还在沙漠。
途中几人遇到了沙漠中的蜥蜴,毒蝎子,毒蛇虽说是难吃但数人还是忍着痛
苦吃了下去。
体力这种东西在烈日的熏陶下恢复的速度异常之慢,水源依旧是很宝贵的东
西。
在距离几人几千米外,是一片汪洋绿洲,淡水,植物,水果,和无尽的沙漠
相比,简直就是天堂。
在某个村落里。
与世无绝。
一个个小头孢似得木头房子结扎成群,茂密的树木繁脆,一个个滚圆的数柱
上雕刻了足以荣下人们起居的空间,小孩们尽情的欢笑奔跑着。
整个村落若是放眼看去,非常壮观,这里的人常年与世无争,但是周围之地
资源充足,所以异常的繁荣,村民淳朴,刚直,整个村子团结凝固,有着一股不
可捍卫之气。
这几日,村民们忙里忙外,纷纷张罗起来,听说是招待外来的客人。
这不在那椰子树上爬着的人,摘柠檬的人,还有那探取龙眼的人。
村民们手上都抱着匡罗,内里盛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椰子,芒果,荔枝,
柚子,榴莲花样之多,可显示了村中人的热情。
而村内的女孩子们也都热情的捧上水果。
她们身上的衣着很是凉快,叶子编织成的衣物仅仅遮挡着私密部位,肌肤白
皙水嫩,玉腿玲珑修长,脚儿赤裸的踩在草儿铺成的地毯上。
这里的女子有着南方姑娘的水灵,又有着异域般的风土人情。
巨硕的树木下,木桌,席地而坐。
周围围满了人,纷纷将水果摆到了木桌上面。
「黑土爷爷,那个是什么。」女孩眸儿半眯,那弯弯的月牙儿在小脸上显得
她非常的可爱。
「这是龙眼。」老人慈祥的笑着。
「叶儿姐姐,那是什么。」女孩手里拿着鲜剥了皮的荔枝,吃的不亦乐乎。
「这是凤凰果。」女子笑嘻嘻道。
「好好吃哦,唔唔,那个,那个,那个又叫什么。」女孩指着黄色的水果道。
「那个呀,那个叫菠萝蜜。」女子耐心道。
「这个,这个,叫什么。」女孩小手中拿着芒果,嘴里此时塞着龙眼,眼中
冒着小星星指着那绿色的水果。
「那个是龙角。」叫黑土的老头笑着说道。
「呜,有很多人家都没吃过呢,果然人家住的地方不好啦。」女孩欢悦的嘀
咕道。
「哇,黑土爷爷,这个叫什么啦,告诉梦儿啦,好好吃呦。」女孩揪着老头
本来就不多的胡子撒娇道。
「好可爱的姑娘,你看她的肌肤多水嫩啊。」其中女子对着另一女子说道。
「对啊,真想捏一把呢。」女子眼中冒着金光。
「我们村内几十年都没有外人来过呢,更别说是如此可人的姑娘了。」一老
婆婆道。
「对啊,梦白姑娘好可爱呢,光是看着她人家都满足了。」男子道。
「就你,也不照照镜子,梦白姑娘是我的。」又一男子道。
「呜,好痛,刚才是谁捏了人家,好讨厌。」秦梦白鼓着腮帮子嘀咕道。
「快瞧,她生气了耶。」女子道。
「是啊,生气的样子都好可爱呢。」另一女子道。
原来啊,这个村里的村民们都是在为了来亲眼目睹这外界来的小姑娘的。
「听说啊,这小姑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其中一老婆婆道。
「是啊,都说她是天上的仙女呢。」另一老婆婆道。
「好吃,这个人家要多吃些,这个人家要给姐姐吃,这个哥哥的,这个人家
要带给墨瞳几位妈妈,这个人家,还是带给那臭老头吧。」秦梦白看着这个,又
指着这个,嘀嘀咕咕道。
「黑土爷爷,这些水果,人家可以带给家人一些吗。」秦梦白睁着水汪汪的
大眼睛,渴求着望着老人。
「当然可以,你这丫头想带多少都可以。」老人笑道。
「黑土爷爷你真好。」秦梦白笑呵呵道。
祥和的气氛下,一股不和谐且带着破坏性的灾难即将到临这个与世无争的村
落。
沙漠上数十只巨型蝎子迅速的穿梭在沙漠中,其上各自坐着长相恶毒彪悍的
男子,这些人上身赤裸,黝黑的肌肤布满了疤痕,手中各自握着不同的兵器。
为首的巨蝎呈墨绿色,坐在之上的男子身材魁梧,背部上爬着蜈蚣般的疤痕,
肌肉扎实,面容凶狠阴厉。
手中握着长约半米的弯刀,腰间挂着断刃。
其身旁两只蝎子上,一男一女。
男子长相阴柔,眼线十分狭长,让人感觉时刻是在眯着眼睛,胸膛外露,白
皙的肌肤下露着八块腹肌,手握铁扇,给人一种阴险的小人感觉。
女子长相妖娆,倒也是个美人,只是浑身透着股子骚媚气息,衣装大胆,硕
乳半裸,平坦滑实的小腹下那三角窝处仅仅裹着一层布料,腰间系带端是骷髅头
般的物儿。
一双修长的腿子充满了野性,脚下赤裸,浑圆的脚踝系着银色的饰物。
那五根纤细的指儿此时却是要人命的东西,只见指尖上镶着银色的利刃,泛
着绿幽幽的光芒。
其余的人也都是性格狰狞,锋芒毕露。
「大哥,刚你就那么杀了那些人,好无趣呀,都不给人家留一些。」那妖娆
的女子道。
「百里香,那些男人都被你玩的欲生欲死了,都没喂饱你,你可真是个淫娃
呢。」男子摇着铁扇阴阳怪气道。
「浪里花,你不就是想上老娘的床么,何必拐弯抹角的,大不了人家今晚侍
候你一晚上。」百里香舔着嘴唇,睨眼看着男子。
「牡丹花下风流鬼,而我可不想成为你裙下的鬼魂。」浪里花摇着铁扇道。
「放心人家不会对你使用采阴的法子的。」百里香道。
「我浪里香上过得女人,没有成百,也有七八十,但都是一手货呢。」阴柔
的声音从男子嘴中说出。
「郎里花,你找死。」百里香大怒。
「正想要你这婊子的命呢。」浪里花道。
「都给我住口,再多嘴一句,我就吃了你两。」首位巨蝎上的男子开口道。
「大哥息怒。」两人畏惧道。
「小的们,打起精神,前方不远处就是一片绿洲,抢了那里的村子,就够我
们在沙漠喝一壶的了。」男子大喝道。
「谨遵大哥马首。」众人齐声。
「大哥,上个打劫的村子也太破了些,不仅什么没捞着,就连口水也都没有,
村子的那些人太过愚昧,就连死了也都不留给咱一份吃的。」百里香抱怨道。
「可不是吗,那死老太婆宁可将手里的食物摔在地上,都没有给咱兄弟一份。」
说话的人是个身材巨硕的胖子,手中提着巨锤。
「要不是咋老大以那老太婆的孙子相逼,那该死的老东西又怎会拿出藏起来
的食物。」浪里花阴阳怪气,扭捏着身子看着坐在首位的男子恭维道。
「就是说啊,这足以可见大哥的英明神武,智慧超人。」百里香掐媚道。
「马屁拍完了。」蘣柄奎道。
「大哥的马屁就是拍一天人家都拍不玩呢。」浪里花道。
「无耻小人。」百里香看着男子冷哼一声。
「食物快要完了,得在天黑前在打劫一个村子。」蘣柄奎道。
说着从手中拿出黑乎乎的东西抛给了两人。
郎里花接过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而百里香看了一眼手中的物儿,心中虽然恶心,狠了狠心吃了起来。
「大哥你咋就不给我分点。」胖男子咂舌道。
「四弟,你不觉得你太能吃了吗,若是给你吃,恐怕我身上带着的都不够你
一人吃的。」蘣柄奎看了身后男子一眼,阴沉道。
「都怪我太能吃了,今早那娃娃都有些发味了,闻着没有鲜活的润口,叫人
家没有吃饱。」寇彪摸着肚子憨笑道。
「那你还吃了将近我们三分之一的口粮。」百里香腻味道。
语气中全是嫌弃和责怪。
「三妹,你也就不要说四弟了,前面的村子打下就是了。」蘣柄奎缓缓道。
「若不是这寇彪力大无穷,就凭这能吃这一点,他都不知死上多少回了。」
男子心道。
「是,大哥。」百里香道。
「大哥,前面的村子要是再有娃娃了,可要叫四弟我多吃些。」寇彪大大咧
咧道。
「真怀念那些水灵灵的姑娘,被人家一个个榨光了水分后,活活的一点点吃
掉,尤其是那胯下的汁水熏着那娇脂嫩肉,真是美味极了。」浪里花摇着扇子,
那狭长的眸子闪着寒光,阴笑道。
「恶心的趣味。」百里香道。
「这些个柱子可真碍事。」蘣柄奎看着周围奇特的环境,内心咒骂道。
石柱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蝎子的速度,但是声势浩大的数十人,在沙漠中依
旧很快,转眼间已是接近了绿洲。
十三只巨型蝎子缓缓钻进了沙漠,穷凶恶极的歹徒登岸。
「大哥,你们瞧,多好的椰子树呀,真是可惜了,长在这儿。」百里香娇媚
道。
「我去弄下来。」寇彪道。
只见那巨硕的身子近乎比树还高,蒲柳般的巴掌将那树干一把握住,竟将树
根一并拨了出来一把拍开椰子首先喝了起来,待喝光后将数些椰子分给了底下数
人。
「真是片好地界,就连我都有些舍不得了。」蘣柄奎喝光椰汁后,随手将空
了的壳子扔到一边。
「看这样子,得是有人治理此地才对。」蘣柄奎心道。
「小的们,喝够了随我一起洗劫破坏。」男子大喝道。
「谨遵大哥差遣。」众人沉声道。
数十人走过哪儿便是破坏哪儿,一路上尽是被砸毁捣烂的水果和那连根毁掉
的树木。
声势浩荡,怀着破坏一切的气势叫嚷着冲进了绿洲之内。
另一边。
「黑土爷爷,叶儿姐姐,还有各位照顾梦儿的婆婆爷爷们,还有漂亮的大姐
姐可爱的小弟弟们,梦儿要走了。」女孩舍不得道。
「梦儿姑娘这就走了啊,就不多待上几天,人家可都没看够你呢。」女子道。
「是啊,是啊,梦儿姑娘你就再多待上几天嘛。」另一女子道。
看着众人七嘴八舌,秦梦白心中有些感动。
「各位算了吧,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既然梦丫头想走,我们也就不要多做强
留了。」黑土看着众人道。
他那举起的两只手心往下压着,示意众人停声。
随后黑土看着了女孩,慈祥道:「只是梦丫头可别忘了我这老头和这拂叶村
才是啊。」
秦梦白看着众人,笑嘻嘻道:「梦儿这次来荒漠有着要事,等我办完了事儿,
还会来看各位的。」
「只要梦丫头想来,我们拂叶村随时欢迎。」黑土老爷子摸着胡子道。
「是啊,我们随时欢迎。」叶儿笑呵呵道。
「啊,女神要走了。」男子摊着手道。
「各位,梦儿要走了。」
秦梦白对着数人摇了摇手儿,那笑嘻嘻的眸子弯的异常可爱。
在一村子人的热情的招呼下女孩离开了拂叶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