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魔忍—黑暗的淫狱都市】(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前言
2050年,地球上一个名为Tokyo的城市的名为银座的地方,突然在
喧闹的街道上冒出了一个异世界的大门。从门后面出来的不是捧着鲜花的精灵使
者,也不是手持冷兵器的古人军队。而是数不尽的,有如传说中描写的怪兽恶魔。
一开始没有人知道这些怪物为何而来,也没有人能够和这些怪物进行沟通,
因为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毁灭。吃掉人类男性,轮奸人类女性。
仅仅三天,最接近虚空之门的东京,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这些恶魔被称之为魔族或魔物,它们面对人类自豪的各种各种坦克、导弹,
以它们使用的违反科学的魔法以及各种看起来违反物理常识的肉体。在战争中给
人类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付出惨痛的代价后,人类也只是暂时将恶魔门堵在了日本。可之后不知是什
么原因,恶魔们停下进攻的步伐,转而退回了满是虚空之门的东京城。
如今恶魔的攻势虽已退去,但是东京城依然是群魔乱舞。可能是连接了另一
个世界的原因,在这个传送门的周围,也开始出现了能使用超自然力量的人类。
这些人类根据这些超自然力量,演化出各种各样的能力。并根据他们自己的习俗
命名为,忍术。
第一章被丢弃在垃圾堆里的女郎
魔族入侵已经过了30年,如果不是那几十层楼高的虚空之门依然竖立在那,
以现在如此平静的东京,已经没有无法再想象出这里曾经被魔族肆虐过的样子…
…现在这个城市虽然还叫做东京,但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大都市,或者说都不能算
是一座地球上的城市,日本政府早已放弃了这块土地。这个呈无政府状态的地方
作为一个人类文明和魔族世界的交界处,有大量的魔人魔物在这里徘徊狩猎。混
乱过久了就成了规矩,有着高超智慧的魔族们混入人类社会之中一起生活,或是
干脆雇佣人类组建势力与人类一起作恶。这几十年来全世界的恶棍,逃犯,佣兵
和赏金猎人纷纷移民过来的,涌入这个无法的世界里,无论是狩猎魔物,受雇魔
族,还是被通缉和追捕被通缉者。这里简直rpg游戏里末世背景,弱肉强食的
社会体系,现在还敢住在这东京魔城内的原本土居民和后裔,是少之又少。
几年前,从东京流传出了许多关于魔族和魔法的技术传闻。这些技术都没有
流出完整的施展制作方式,但其效果却十分诱人,如返老还童,长生不死等诱惑
着人们再次大量探入这个无法无天的世界。
我叫杂贺力王,不过这是我还没用满一年的新名字,事实上我也不是日本人,
真正的原名和原国籍我早也忘干净了,因为我的上个名字已经被注册为国际通缉
了。我是一名科学家,但因为受雇进行的研究都是些不是反人道就是违伦理的东
西,雇主一完我就跟着受到追捕。这次虽然也是受雇于某个组织来这里收集和研
究魔族流传的技术,但我自己也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作为一位科
学家,我最喜欢却是违背科学的东西。
为了研究,我也搬到了东京很近的一个边境居住,初期我还不敢深入东京内
调查,因为相比被魔物吃掉的危险,被人类的器官猎人,奴隶贩子袭击的危险性
更大。辛苦冒险尝试了各种研究虽有了一点收获,不过依然是和外面的一样缺乏
最关键的因素而出现了瓶颈。
为此最终确定了在外围无法再得到任何进展。我决定冒险进入下东京内调查。
徘徊在阴冷僻静的街道,还真是格外的冷,街上一副颓废的景象和我猜测的
血腥暴力的热闹市街大不相同。虽然没有遇到危险的魔物,但这种靠近边境的小
破巷子看来也调查不到什么。我还是等白天再更深东京内部看看吧。想来这里不
能说治安不好,而是根本就没有治安一说,据说夜晚就更是那些罪犯的狩猎场。
遇到魔族魔物也许还能增进我的研究,要是遇到了个人类杀人狂就划不来了。想
起这点我不住的加快了脚步准备离开。
这时,我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这是什么味道呢?气味中有着明显的硫
磺味道,但似乎还夹杂着某种奇怪气味。无视硫磺单闻着这气味,我似乎感觉到
身体开始燥热起来。随着下身的蔫虫起了反应,我才想起以前寂寞时在风街的女
人身上有闻过;那是女人下体高潮时流出的淫荡之水的味道!不过,都能在空气
中闻到,那个女人得流了多少水啊?
等等!想到魔族魔物都爱侵犯人类女性的传闻,是真的?这可能就是我一直
在寻找的,那个关于魔法的信息。
学着猎犬一样,努力用鼻子追寻着这气味的来源,我追到一个满是垃圾的小
巷里。没有看到人估计已经结束了。不想空手而归,我不顾脏乱地在垃圾堆里翻
找。因为这里还有着这种气味,而且很浓烈,我相信一定还留有线索。
辛苦了一个小时,终于我在一堆垃圾桶里有了发现。不过这个发现可太「大」
了,我找到的是一个女人。她穿着古怪的紫色紧身衣,衣服的衣料上有着反光的
胶革皮质,只是这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露出了白赞的美肤。性感修长的肉感大腿
八字大开,没有一丝阴毛的蜜穴在暴虐后的还大张着口,正缓缓流出大量浓稠的
乳白浆液,充血的粉色阴唇肉瓣外翻着,浑圆的臀部在阵阵抽搐着似乎还在高潮
的余韵中,这惨状像是之前的侵犯者在夸耀自己的傲人尺吋和其暴行。越过一对
饱满圆润的乳球上也盖着大滩的腥臭精液和半透明淫水,量多得把乳头都给遮住
了。越过这对引男人口水的淫靡巨乳,我看到一张白美匀称的俏脸。只是这张俏
丽的脸上现在是一副被高潮弄得两眼翻白,口舌外露的失神表情,一头紫色细丝
长发在垃圾堆里乱散而来,样子惨不忍睹。
我无法想象为何一个美丽的女人会被人干完后犹如垃圾般丢在这垃圾桶里,
垃圾桶及高潮失神的美丽女人,这幅充满艺术性的淫靡情景可不常见,也许应该
先拍摄下。不说这给了我多大的震撼,我的心里的某种开关仿佛打开了。
等一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甩开,集中精
神考虑我的研究。
又四下翻找,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看来只能把这姑娘带回去看看了。留
在这被饥渴的流浪汉再干一次不要紧,没了关于魔法的线索就麻烦了。
废了一番功夫,总算将这女孩子带回家。切,的士司机那什么眼神,不服你
也捡一个美女回家啊。我嘴里抱怨着,压着燥热的心,帮这女孩子洗了个澡。
我租住的地方是个远离市中心的旧公寓的一楼。这个一楼附带了一个很大的
地下室,我的实验室就设在这里。
把女孩黏糊糊的身体好不容易抬到一张牙医式躺椅上。她就像没有灵魂的玩
具娃娃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看来之前的暴奸真的是把她的身体和意识都累垮了。
小心翼翼地把她身上的紧身衣剥离,也就这时我才注意到胶皮紧身衣的紫色
和她的发色是一样的,这是什么趣味吗?
不消半刻,剥离开了紧身衣的全部碎片。满身白浊黏液的女性裸体淫靡的展
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咽了口口水。女人裸体现在谁没见过,可像这样一具从大
腿到乳房再到脸上都涂满了精精浆浆的女性身体摆在眼前,在别的地方,可真是
这辈子都难见到。
戴上手套,小心地将沾满透明液体的双腿左右分开,又将她的双手摊开。我
把一张张巴掌大的白纸巾贴在她的身上。这种纸巾自然能吸附各种液体,吸取的
同时也不会让其它杂质参入所吸液体的成分,更不会和任何液体产生化学反应,
是完美的采集用实验纸。
没错,我在收集她身上的精液。这可不是普通的精液……额……也可能是普
通的精液。我也只是猜测;这些精液可能就是那些魔族或魔物的。如果是,那可
就是重要的研究材料。魔族的体液可不是商店里能买到的。可要不是,那她就只
是倒霉被很多人轮奸了而已。
一张张贴在布丁一样乱晃动的一对乳球上。说来,这乳房外面糊上的大滩精
液可不比她两腿之间来的少,连乳头都看不清了,难道魔人把龟头直接贴着她的
乳头射精的??那还真是鬼畜啊!扒开层层精浆,她的乳头有些发紫,快和她的
头发一个色了,看来这对巨大的乳房没被简单玩弄。真是可怜的女孩啊!嘿嘿,
说来我就喜欢这种紫色乳头。
她身上的精液是不少,只是之前被扔在垃圾堆里这样滋生细菌的糟糕环境里,
精液多少也受到了点影响。她身上这些不够纯的精液我采集下来是为了拿来卖的。
魔族的指甲,粪便在东京以外的正常世界里可都是高价物,更别说是精液这种精
华了,至于是什么人会高价收购这些精液……此先不谈。先说,我这研究的材料
并不是她身上的,而是来自她的身上真正用来吸收精液的地方……………
躺椅的下端散开了支架,把她的双腿摊的更开。韧性很好,看来她没少锻炼。
两腿左右架开的像青蛙腿一样呈「M」状岔开,将她两腿之间的女孩最隐秘部位
展现在我的眼前。嗯!还真是朵不错的玫瑰花瓣!花瓣状的大阴唇,两边的肉瓣
唇向外翻曲,颜色也是紫中透着粉色,看来也是被强力抽插下临时变的色,修养
下还可能变回去,穴户顶上的阴蒂被把玩了多次,球状被磨的很圆很明显。之前
的那个魔族(或是一群人?)玩的还真很齐全。估摸着她身上能搞的地方都被搞
过了。
我小心地把一个烧杯顶在她的阴户下,将一直玻璃搅棒小心对准着黑肉洞塞
了进去,轻轻一捣鼓;
噗噗噗~~浓浑腥臭的乳白精浆大股大股的从她的阴户口中往外吐,一大泡
一大泡不止的往烧杯里流淌,不到两秒就填满了杯底。这可太好了,这些精液的
纯度很高,腥臭味很纯厚,还冒着热气,而且量这么多。这多亏了她那里闭的紧,
哈哈,真是太谢谢她的子宫长得这么好了!
不一会儿,烧杯上的刻度就到顶了,精液快满出来了。我又换了一个烧杯,
把还留在她蜜穴里的搅棒在肉壁里往上撬,又有一大滩精液噗哧噗哧的往外挤出
来。我细心观察了下这种精液,除了气味上比常人的浓烈外,颜色也更加的乳白,
白的有点发黄,像炼乳一样浓,密度很高,不像人有的那样稀,估计精子的活性
很强,受精率很高,但和人的基因差异太大的话也不能让她受孕。
一杯半的量从她的阴户里扣了出来,之后我还找来最细的镊子,夹了几片纸
巾深入她的阴道和子宫中擦拭,把残留的精液也尽量吸出来,尽可能都吸干净。
不说那一杯半的高纯度精液,嘿嘿,就那些吸饱了的纸巾就一大框。真是大
丰收啊!今天这趟可真是好运,本来我都是快放弃了的。今晚不但弄到了宝贵的
魔族精液,还弄到个…………嘿嘿!
看着躺在躺椅上的那具高挑丰满的肉体,之前她那满身白浊的样子依然在我
脑子徘徊。看着那个诱人的女性阴唇,就算被我擦干净了也否定不了她的蜜穴之
前被灌满了的事实。弄干净后,她胸前的那对大肉球像水球一样水嫩圆润,胸部
上的那两对乳头像两粒蓝莓一样诱人,让人忍不住想一口尝鲜。她的身体状况虽
然恢复了平稳,但精力消耗太多,一时怎么吵她也醒不过。不如先趁此和她来上
一发?
正准备脱裤子的时候,女孩的身体突然如抽动起来,哎呀我艹!醒了?我心
里一震。
不对!这可能是传说中的魔化现象!
所谓魔化现象就是传闻魔族侵犯人类女性的话有一定的概率会让女人也变成
可怕的怪物,虽然没有人验证过这个传说,但是这女人真要变成了个十米大金刚
啥的,我可受不了。耽误之极是先检查下她的身体,在遏止住她可能的魔化。我
立刻将这姑娘搬到另一堆实验设备上。
诶,这可真是。我打开了拟太阳灯,这种灯能散发和太阳光的元素相似百分
之九十的拟太阳光,可以遏止魔咒之类邪门的东西在人体内散发。
嗯嗯,也没什么异样嘛。拟太阳光照在她的胴体上除了感觉更诱人外也没发
生散发黑雾之类的现象。我的手不自觉的划过她胸前哪对丰满的乳房,柔软又温
暖的触感,让我的心里一丝颤抖。
伸手弹了一下她的乳头,还真是充满了弹性!
不对!不对!也许是我以前的认知才是错的!她的身体可是绝佳的实验对象!
是我研究那些魔物的重要机会!
抛开了杂念,我开始继续进行我的地下实验。
我打开了X光进行透视,又用胃透镜监察了她的肠道,最后确认了她在生理
上没有什么异常。但并不代表检查结束。我又取出一个像老式照相机一样设备。
这个东西名叫「透灵镜」,在虚空之门出现之前,这东西都被当成是神棍骗人用
的。但在今天已经确认是真有奇效,如今是研究魔物必不可少的专业设备。
将透灵镜的摄像头对着她身上扫描,我终于在她的子宫里发现了像团雾
一样的黑色又带有粉色斑纹的物质。这团东西肉眼凡胎是看不见的,是能让
人类变化的魔能。而魔能的外表则是辨别会魔化成的何种魔物的特征。
如果是像个铁块的才是变成大金刚。而这粉色的斑纹嘛……哈,那是魔族中
的致命尤物魅魔的魔化魔能,靠和人做爱时吸收人类精气的美艳妖怪,和她真是
相配啊。魔能并不安分,在子宫中慢慢扩散,估计当它扩散至全身时,她这副惹
人犯罪的胴体就会变成吃人的妖怪。
我将所听所学的所有能消除魔能的方法全都用上,比如把能放拟太阳光的小
手电筒塞进她的子宫中散射,在她的小腹上散驱魔银粉,画降魔法阵等,折腾来
折腾去的没把她折腾醒,魔能的扩散也不见好转。
可恶啊!丝豪不见好转,看着那些魔法阵,还传说是效果最好的。想想也是,
用廉价彩笔画的东西怎么可能有什么效果,要画也要用更有驱魔效果的东西画嘛
…………慢着,更有效果?那用这个主意也许能将效果逆转……
我再次把降魔阵画在她正对着子宫位置的小腹上,只是这次是用驱魔粉画的。
魔能这次停止了扩散。
看来降魔阵是有效的,只是要看画阵的材料……那加上这个应该也有效……
我找了张纸剪裁成降魔阵的纹印,贴在拟太阳灯的灯泡上,照出了降魔阵的
图案。把驱魔粉画的阵作为准星,将拟太阳光的图案与它重叠。出乎意料驱魔粉
被灯光立刻消失了,不像是晒干了。更出乎意料的是,子宫中的魔能不但停止了
扩散,还收缩回了子宫,不一会儿就萎缩的比刚发现时还要小,但就是没有消失。
于是我又如法炮制尝试其它方法从新实验。
……
经过了彻夜整晚的努力,其它的方法尝试却又都没有了效果,魔能虽像被封
印了一样不再活跃,可没被消灭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复发。不过,至少是将这
女人的魔化现象暂时扼制住。真是累死了我啦,也没心思和精力想去和她来上一
发,把那她丢到床上。自己打着呵欠抱个毛毯去客厅沙发上睡觉。
----------------------------
我做了个很差的梦,梦见被一群忍者追杀,直到忍者的刀真的要砍到我的一
瞬间我睁开眼睛醒了,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银亮的刀光,居然真的有一把刀对着
我???
定眼一瞧,原来是我救回来的那女人穿着一件我的旧衬衫,不只从哪变出一
把太刀,冰冷的刀刃正抵着我的脖子。
「等等,有话好好说。」我赶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姑娘俏目含煞,表情严肃,我毫不怀疑一个回答
不好就会把我砍了。
「这是我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你是被我救
回来的。」
「我是被救……」她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太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为什么我没有……」她捂着嘴瘫坐在地上,表情夹杂着惶恐及后怕。
不就是被人干了么,和我被刀架脖子上相比才多大点事儿。我摸摸脖子,上
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寒气,好家伙真不开玩笑的!看到她一脸失意,我心里却没
有了什么同情。
「没事的,我不是把你救回来了么。而且也没有什么人看到,别担心你裸照
上报纸拉。」我定了定神,忍住心里的不高兴,装作安慰道。
「没有被魔化!」她完全没听到我说什么,似乎现在才想起检查自己的身体。
「魔化?啊……小意思,我帮你遏止住了」
「扼制……这不可能!」她一脸的惊讶。
「嗯,怎么不可能……我这儿不就做到了吗!」
「呃……」她仿佛被什么噎住,一下子说不出话。
「确切的说,我尝试了一些逆转处理。」我点点头,重申道:「不过现在还
不能它有多稳定。」
「不稳定?」她愣了。
「就是说现在估计没啥事,以后嘛,就不知几时有可能又会变回去。顺带说
下,我查找了一下相关资料,你魔化后是魅魔,尝试了很多特殊的方法才暂时让
你保持人类的样子。」
「如果,你不想变成魅魔的话,我希望你能暂时呆在这里配合我的研究。」
我比了个手势,邀请她坐下,并为她倒上一杯茶。
她脸色有点阴晴不定,还在犹豫是否决定相信我。毕竟,我也有可能是她的
敌人假扮的,或者就算不是也有可能对她别有企图。
这时,杯中的茶香吸引了她。这股茶香气味特殊,不像一般的茶那般清香,
而是一股细腻扑鼻的浓香。正难辨我是非敌友,本来应该警惕我送上的茶。可茶
中散发的这股茶香却扰乱了她正常的思考,身体才被暴虐本就疲惫不堪,更轻易
诱使她饮下了这杯茶。
出乎她意料,茶味并不及茶香那么味浓,反而很淡。可喝的见底时,她尝到
了股细腻苦腥的味道,这味道和茶味相分开不混合,明显是后加入茶中的液体。
舌头细品味了一下,猛然想起这不是不久前被魔人强暴时尝够了的味道,那种从
魔人下体的那根肉棍子中喷出的白色浆糊的恶心味道。
「这个人是变态!他居然给我喝那种恶心的东西!」意识到我给茶中加的
「料」,她顿时羞愤不已,可不等她发作把我定位为敌人,她的脑意识突然收到
了扭曲。这一瞬间她的一些重要常识收到了修改。对我的定位变成了比她的亲人
还亲,比她的组织还可信赖的人。
「不对!他不是变态!他是可以相信的好人。他说的肯定没有错!」她一改
对我的警惕,并很有礼貌对我救了她的事情表示感谢。
嘿嘿!我真该偷笑。那杯茶当然不是普通的茶,是我小小的研究成果之一,
听说过魔族们除了强抢人类女人,也有擅长诱拐让女人心甘情愿成为性奴的。这
杯「催眠茶」就是它们的方法之一,只要往泡好的茶里在倒入自己的精液,喝下
的女人就会打心里爱上精液的主人,并像奴隶一样言听计从。虽然茶的配方早已
流传,所用的魔族出产的药材也可从黑市上买来,但尝试的人类却没有成功过,
也就变成了都市传说。只有我研究后才发现是要以魔人的精液才有用,不过我推
测以魔族精液为药引,人类的精液就也可有效。果然,我用这次得到的精液再次
萃取,混入我的精液起到了效果。呵呵,说来这精液还是从她的蜜穴里扣出来的。
「那个,如你所见,我姑且算是半个科学家。我对你或者说你们的事很好奇。」
她身上穿着我的旧衬衣,看着薄薄的白衬衣被她高耸饱满的胸部满满撑大,
衬衣上两点凸起明显,雪白浑圆的美腿也毫无遮拦,这时候,她里面应该是真空
的。我心里有点荡漾,刚射完的摊软又充血硬立,想现在就办了她,可想来她如
今已是我的人无疑,想要了她也不急一时,便转移话题。
她双手握着杯子,轻轻的吹了口气,开始说起了她们的事情。
她们都是孤儿,从小就被一个称为对魔忍的神秘组织收养,接受严格的训练,
唯一的目的就是利用的是魔界的能量找到魔族,杀光他们。而对魔族来说这些利
用魔界力量的人类,拥有着致命的吸引,他们会想办法俘虏她们,奸淫她们,让
她们产下子裔。由于身上的魔界能量,魔族奸淫对对魔忍们来说是有如毒品一般
的甜美的毒药。一旦把持不住本心,接受了魔界的力量侵蚀。身体就会不可逆转
的发生变异,而脑部受魔界能量的侵蚀,心智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性格大变。
已经有不少被魔化的姐妹被她门亲手杀死。对她们来说这是一场无比残酷的
战斗。
而且似乎也看不到尽头。说道不得不对以前的姐妹下手的时候,她眼神变得
空洞,充满了悲伤和……疲倦。
「有个问题,虚空之门不是在那边么,根据以前的传说,恶魔门铺天盖地的
冲过来就是了,为何要和你们偷偷摸摸的在城里战斗呢?。」
「那个已经没用了哦」面对我,她还是勉力微笑着,这样坚强的美丽女孩让
人怜惜。
「那个门啊,早在很久很久以前,被前辈们封印住了。」嗯嗯,我点点头,
毕竟人是善于学习的生物,能学魔长计已制魔也不奇怪。
「现在的这些魔物啊,是一些封印后残留在我们世界的恶魔呢。」
什么?门已经封印了?嗯,想想也对啊,不然它们干嘛不征服世界?那就就
有另一个疑问了;「那平时其他地区怎么没他们的信息呢?」
「一个是这里魔气浓郁,对他们来说这里最适合生存吧,虽然我们人类感觉
不到。另一个就是……」她说道。
「一般魔族都只在半夜出现。政府那边也有帮忙掩盖。」
「那最近这些……」
「我也不知道……」她摇了摇头,眼神暗淡下来。
「最近魔族又开始冒头,而且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很多失踪的同伴就是被他们抓去……甚至连我……我必须回去了,姐妹们还
在战斗。「
她又迅速变得坚定起来,捡起太刀,激动地说:「她们需要我的一份战力!」
不要回去啊!你去也不过是给它们送个水多的淫穴插。心中对她的热血是一
阵鄙夷。好不容易找到的重要实验素材,现在可不能放她走。
我拉住她手,装作关切道:「你没有感受到吗?你身上的魔力已经完全没有
了。而且随时有可能会再次魔化。你……已经没法再战斗了。」
「……我还可以做教官,至少能帮助新的姐妹,每一个对魔忍都能力所能及
……」她的眼神看似坚定,可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也没有挣脱我的手。我知道,
因为是我说的,所以她坚定的信念动摇了。
「就算是魔化了,我至少……也能尽快死在同伴的手下……」她淡淡的说着
残酷未来。
「但是,你已经累了吧。」听她这么说,我心中对也不免出现了怜惜,这副
娇美柔弱的身体背负着这种残酷的命运。
「暂时留在我身边吧,也许我可以帮助你,帮助你们。」
她动摇了。「为什么呢?先生,这对你并没有好处,更可能会被魔族袭击的
危险。」
「就当是为了研究吧。」我故作不在乎地对她微微笑道。
呵呵。没错,就是为了我研究!
总之,她同意了暂时留在我身边。哼,我才不会简单放她走。
「对了,还不知道你名字。」
「敝姓秋山,名凛子」
「秋山凛子……秋山小姐么?那个,在你离开之前,我可以叫凛子吗?」
「当然可以……」
直接称呼她的名而非姓氏也意味着一个关系的更近。就这样,我开始了和对
魔忍的同居生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