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踏入修真~第06章:杀破狼
接下来的几天,夏清每天都是泡完药浴后去抓短耳灵兔。
他对於扑抓短耳灵兔慢慢的驾轻就熟,只要他想抓的灵兔,就绝逃不出去他
的手掌。
他不停地练习自己的各种身法,有时在奔跑中往往从一个怪异的角度出手,
一把抓住兔子的后腿。
有一次他抓住了一只短耳灵兔,为了逗那只兔子玩,把它抓了放,放了再抓,
直到最后那只兔子总算也明白过来了。
当夏清再一次将它放在草地上,它竟然卧在那儿不跑了,甚至还当着他的面
开始吃起草来,看来这傢伙竟然是跑饿了。
经过多日的浸泡草药,夏清的筋肉骨骼也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他身体的柔
韧性变得更好。骨头也变得越来越结实、坚硬。
有时一拳打出去,带着呼呼的风声,让他有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变化最大的是他的皮肤,本来夏清从小在山里长大,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
经常风吹日晒,皮肤还是有些粗糙。
经过了多日的草药浸泡后,皮肤变得越来越光滑,越来越细腻,在那已经逐
渐成型的肌肉衬托下,显得细嫩光亮,让人看了不由自主的有一种想摸一摸的想
法。
唐瑜儿看到了夏清的变化,不禁暗暗心喜,哪个当娘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风
採出众?这一日夏清对他爹说不用再练习抓灵兔了,因为那个草坡上的灵兔看见
他都已经不再跑了。
知道跑也跑不过他,被他抓住了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一转眼就被放了,反
反覆复的那些灵兔也有些烦了。
摆出一副你想抓就抓的架势,反正我是不会再傻乎乎的拚命的奔跑了。
※※※※※※
夏奎让夏清将他教的那些身法当面又演练了一番,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夏
清说道:「清儿,你的身法和速度现在都已经可以了,下一步爹教你练习刀法的
出刀的准确度。你既然明白了这套刀法的致命杀招都是奔着对手的咽喉去的,那
就一定要做到在出手时能迅速地斩断对手的咽喉才是关键。」
夏清听了不住的点头。
「今天咱们爷俩正式进山去,去黑风岭,那虽然不是深山,但经常有疾风狼
出没,此狼习惯独来独往。它们浑身毛发坚硬如铁,皮糙肉厚,不怕刀砍斧剁,
很难斩杀。」
夏奎也多次和疾风狼遭遇过。
「不过此狼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脖子下那一缕白毛的所在地,如果能
一刀斩在那个部位,就可以割断此狼的咽喉,但此狼的动作迅速,性格凶残、狡
猾,身形敏捷,让人很难得手。」
夏奎虽然武功高强,又有着多年的捕猎经验,一说起疾风狼来,也不得不佩
服。
「好的爹,下午咱们就去黑风岭,我倒要见识一下那疾风狼如何的厉害,我
现在先去准备一下。」
夏清说完就向自己的小屋走去。
「瑜妹,你觉得清儿这次能被选上吗?」
看着夏清离去的背影,夏奎对旁边的唐瑜儿说道。
「我觉得清儿一定能被选上的,这孩子心性之坚韧,做事之果断,在少年之
中非常罕见。」
一说起夏清,唐瑜儿就非常自豪,美目中发着光。
「我听说一般宗门选弟子不是要看什么资质、灵根的吗?」
夏奎有些担忧。
「如果清儿没有什么灵根,资质在人家眼里又很一般,那还有希望吗?夏奎
终於说出了心里所想。唐瑜儿伸手挽住了夏奎的胳膊,满怀信心的对他说道:」
放心吧奎哥,你说的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以前宗门选弟子确实比较注重灵根
和资质,认为有好的资质或灵根的弟子容易培养。但现在主要看弟子的心性和福
缘,如今修仙界有好几个顶尖的存在,都是最一般的五行杂灵根,凭着坚定的心
志和莫大的机缘,一步步成为让人仰视的存在。反观那些曾经有着这样或那样灵
根或宝体的弟子,后来在修仙的过程中都逐渐殒落了,或者逐渐变得默默无闻了。
他们都是因为太自负了,仗着自己是什么灵根或宝体,没有脚踏实地的去认真修
炼,还经常到处惹事生非,有时不知不觉得罪了人,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现在灵根和资质,在很多宗门选弟子的时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唐瑜儿跟夏奎解释道,将她那一只丰满高耸的酥胸紧紧贴在他的胳膊上。
夏奎在用胳膊感觉着那团软软的肉感,微低着头对唐瑜儿说:「那妹妹是什
么灵根或宝体?跟我说说,让我也心里有数,没有每天白滋润。」
「死鬼,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可是纯阴体水灵根呢。」
唐瑜儿撒娇不依。
「不过体质是可以转化的,有的人由於修炼了不同的功法,或有机缘服用了
某种绝世丹药,都可以使自己的体质转化,成为另一种宝体,变得更强大。」
唐瑜儿继续解释着。
「但灵根就不行了,天生是什么灵根,就是什么灵根,不可能再发生改变了,
只适合修炼根据灵根所属性的功法最有利。按说我是纯阴体水灵根,不论体质还
是灵根属性都是上乘,当初宗门也是寄予了厚望,让我专门修炼水属性的功法,
但修炼起来不知为何却进展缓慢。这才让宗门对我渐渐不满,认为我是没有一心
一意的修炼。但我却隐隐有种感觉,是我修炼的功法不对,好像不能发挥出我的
最大长处。」
唐瑜儿一说到自己身上,玉面上立刻浮现出怏怏不乐的表情。
「你放弃修仙了,咱们不是也过得挺快活的嘛。」
夏奎说着,眼睛看着唐瑜儿那娇艳的嘴唇,真想再次的噙住不放。
「嗯,是挺快活的,不过谁都希望自己能长生不老。清儿要是开始了修仙,
说不定咱俩也能沾沾光呢。到时候哪天他给你弄两粒灵丹妙药,让你再年轻回去,
像个二十岁的小伙子,那不是更好。」
唐瑜儿冲着夏奎说着,眼睛里又开始春波荡漾了。
她对男人的需求好像是永远没够,无法满足。
夏奎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不禁又有些蠢蠢欲动,同时也对自己如果能回到二
十来岁有了些向往。
不管怎么说,如果能变年轻总归是好事,他现在对於在床上和唐瑜儿的赤身
肉搏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对於一个练过武的他来说,知道自己是纵欲过度了,但让他两天不碰唐瑜儿,
他又知道自己忍不住。
唐瑜儿那丰满骚浪的肉体,以及俩人在一起缠绵时让他有一种彷彿作为一个
征服者的快感,对他来说都是无法抵抗的。
男人有时往往都是矛盾的,有些事明知道一旦沉迷对自己是有害的,但往往
还是经不住诱惑。
所以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奎哥,等你和清儿进山去狩猎疾风狼,我一
个人在家没人陪我了,我也开始恢复打坐修炼,看能不能尽快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等於陪着清儿一起修炼,我也不想让自己老去。」
唐瑜儿轻轻地说着。
「那妹妹一旦又开始修仙了,会不会慢慢的对夫妻之间的那事没兴趣了?」
夏奎一听有点儿急了。
「坏蛋!心里就想着干那事,三句话都离不开。」
唐瑜儿大发娇嗔。
「放心吧,每天晚上妹妹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唐瑜儿说着,脸上一片娇羞,就连耳垂都开始发红了。
※※※※※※
黑风岭。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参天的古树,怪石崚峋,杂草丛生。
整个山岭都静悄悄的,就好像没有生命存在一般。
偶尔传来一两声难听的不知是什么鸟的叫声,让人猛的一听,觉得格外的刺
耳,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去吧清儿,就在这附近转悠,别走太远。这附近是疾风狼经常出没的地方,
我知道附近有几处疾风狼的巢穴。」
夏奎压低声音说道,彷彿怕疾风狼能听到一般。
「此狼不合群,所以你不用担心会一次碰到两只。以你现在的身手,就算还
无法准确的斩杀疾风狼,但自保应该没问题。它们擅於缠斗,你好好利用自己的
身法和它纠缠,然后瞅准机会,一定要稳、准、狠,速度还要快,这样就可以一
刀毙命。爹就在这儿等你,你要是碰到特别凶残,实在打不过的,也不要勉强,
退到爹这来就是了,尽量别让自己受伤。」夏奎叮嘱道。
「我知道了爹,我去了。」夏清也低声说着。
然后一纵身,几个起跳,人就在夏奎的眼里消失不见。
两个多时辰后,夏清筋疲力尽的回来了,手里还拖着一只巨大的狼屍。
他的身上有好几处被抓破的地方,血液早已凝固了。
不过他的血液不是鲜红色的,而是红的有些发紫。
这一点夏奎和唐瑜儿在夏清小的时候玩耍时不小心手上划破了口子,流血时
就就发现了。
他夫妇二人对夏清这紫红色的血液略感诧异,但也没再往别处多想。
那头被杀死的疾风狼,身上也有多处被刀砍过的痕迹,但最多是掉了些毛,
还有些轻微的皮肉伤。
致命的那一刀在脖子下面的那一缕白毛处,此时那一缕白毛已被从刀口处流
出的鲜血染得通红。
他将狼屍扔在了地上,就一屁股坐在那儿呼呼直喘,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夏奎看着儿子,眼睛越来越亮,目光里充满了讚许。
「爹,咱们明天还来,我一定要把黑风岭杀的以后没有疾风狼!」
夏清愤恨地说道,显然今天他和这头疾风狼打出了真火,要将它们赶尽杀绝。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夏清除了每天进行药浴,就是和夏奎进山里
扑杀疾风狼,锻炼身法和出刀的准确度。
夏清的武功在飞快的增长着,不知不觉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青云派招收弟子的日子终於来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