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八章屈服
牢房长解开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他怒挺起来的丑陋肉屌。
西门冰颜迟疑了片刻,但当她望到牢房长眼中那凶狠的神色时,仅存的一点
反抗之心也立刻消失了。她慢慢跪在了史捕头的椅子前,接着屈辱地抽搐着雪白
圆润的双肩抽泣起来。
「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为男人吹箫吗?臭婊子!」
史捕头盯着已经完全屈服的西门冰颜那赤裸丰满的肉体,兴奋地狞笑着。
西门冰颜慢慢俯下身体,用颤动的双手握住史捕头胯下的肉屌,然后张开小
嘴把那根粗大的肉屌含进嘴里,羞辱地哭泣着,顺从地吮吸起来……
牢房长的房间里,传出阵阵男人兴奋的喘息,和女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和抽泣。
一个美丽年轻女人,正跪趴在椅子上,高高地撅着她雪白丰满的屁股,被牢
房长史捕头从屁股后面奸淫着!
这个一边被牢房长从屁股后面奸淫着,一边羞耻而又驯服地抽泣呻吟着的女
人正是被瞿安木一手安排入狱的西门冰颜。
西门冰颜现在已经成了牢房长的泄欲工具,只要史捕头高兴,随时都会把西
门冰颜从牢房里带出来奸污和玩弄。而垂涎于西门冰颜美妙肉体的其他狱卒们,
也会趁牢房长不在的时候,肆意地奸淫她。
近半个月来,西门冰颜一直生活在这种屈辱的环境中,她渐渐地已经对自己
的未来绝望了,对施加于自己的各种虐待和玩弄也不再试图反抗。自己必须老老
实实完成史捕头的各种变态要求,稍有不满,史捕头就立即把她投入牢房,西门
冰颜的锐气已经消失殆尽了。
此刻西门冰颜赤裸着身体,加上驯服地任凭男人从屁眼里奸淫自己的样子,
使她看起来真的有些像一个下贱淫荡的妓女了!
牢房长一边在西门冰颜紧密温暖的直肠里抽插奸淫着,一边用手贪婪地抚摸
着西门冰颜那赤裸着的丰满肥厚的屁股,西门冰颜那充满诱惑的雪白肉感的屁股
触摸起来的感觉是那么令人兴奋,再加上她嘴里发出的那种羞耻而又顺从的呻吟
和抽泣,使牢房长简直要为这具迷人的肉体着迷了!
牢房长兴奋地大口喘息着,奋力抽插着,终于还是忍不住把大量浓稠的精液
喷射进了西门冰颜丰满的屁股里面!
随着牢房长把肉屌抽出来,西门冰颜也软绵绵地瘫倒在了椅子上,从她分开
的双腿之间,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股白浊的精液正从她屁股后面的肉洞中缓缓流出!
跌坐在椅子上的牢房长喘息着,用手捞起西门冰颜屁眼里流出的精液,慢慢
抹匀在她赤裸着的丰满浑圆的屁股上,使西门冰颜一阵阵羞耻的呻吟和颤动。
「过来,臭婊子,把你的脏东西清理干净!」史捕头高声叫道。西门冰颜立
即顺从的从椅子上爬下来,跪在牢房长的面前。经过了无数可怕而残酷的凌辱,
西门冰颜已经学会了在跪下的同时,将自己的双腿大大地分开,暴露出自己连续
遭到摧残的蜜户。
西门冰颜挺直上身跪着,双手向上举起,背在脑后。她胸前两个沉甸甸的、
肥大的乳房醒目地对着她的拷问者突出着。西门冰颜能感觉到史捕头的目光死死
地盯着自己丰满的胸膛,她真希望此时能有东西把自己的身体都盖住。
史捕头岔开两腿站在西门冰颜面前,西门冰颜保持着跪姿用嘴将沾满精液和
自己分泌物的丑陋肉屌卷进嘴里,卖力的吸允。男人丑陋的肉屌散发出令人作呕
的气味,但西门冰颜不敢做出丝毫的反感模样。
西门冰颜知道自己现在这种被动服从的地位和羞耻的裸露身体,将会使自己
感到极大的屈辱,而且将逐渐使自己的意志崩溃。尽管意识到这一点,但她的自
尊心还是在一点点地被消磨掉。
清理完毕,史捕头穿上衣服,手里提着一根雷金。西门冰颜惊恐地盯着史捕
头手里的那根特殊金属棒,那是可以发出电击的特殊金属,她深深了解那东西的
威力,因为她的乳房和蜜户都尝到过那种可怕的火烧一样的强烈痛感。
站在跪着的西门冰颜面前,史捕头能清楚地看到她眼睛里的惊慌和恐惧。他
用金属棒轻轻磨擦着西门冰颜肥大的乳房上那娇嫩的乳头。
史捕头看到眼泪在西门冰颜的眼睛里转着,她健康而美丽的身体上慢慢沾满
了亮晶晶的汗水。每当冰冷的金属棒碰到女人潮湿而紧绷的皮肤,她的身体就一
阵轻微的哆嗦。史捕头慢慢地用金属棒戏弄着西门冰颜丰满的胸膛,直到两个乳
头都已经令人羞愧地硬了起来,他突然将金属棒顶在西门冰颜左边的乳房上,引
发金属里面的电流!
一股电流带着剧烈的刺痛穿透了西门冰颜的胸部,来自肺部的疼痛几乎使她
呼吸停止了。
「啊!!!!!!!」西门冰颜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身体猛地绷
紧了,剧烈地哆嗦起来。
可怕的电流就像它的突然出现一样,又一下消失了。只剩下赤裸着身体的女
人还在低声地呜咽着,她左边的乳房还在无意识地轻轻颤抖着。
西门冰颜的双手依然抱紧在脑后,她不敢乱动,等待着史捕头接下来的施暴。
史捕头将雷金伸向西门冰颜的两腿之间,在她暴露出来的蜜户轻轻磨擦着。
西门冰颜痛苦地闭上眼睛,屈辱的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坚硬的金属棒碰到
她娇嫩的嫩屄,使她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巨大恐怖。西门冰颜屏住呼吸,感觉到
金属棒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慢慢磨擦着,等待着更大的痛苦的降临。
史捕头没有让她久等。
「啊、啊、啊!!!!!!」随着凄厉的惨叫,赤裸着身体的西门冰颜痛苦
地瘫倒在牢房的地面上,雪白的胴体不停的抽搐着。
正在此时,一个狱卒走了进来,他显然是已经在门外等了一会,看到牢房长
满足了之后才走进来。
狱卒看了一眼瘫软在地上抽泣呻吟着的女人,在牢房长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史捕头立刻站起来走了出去。
大厅里,一个英俊男子正在等待着牢房长。
「史捕头,怎么样?那个母狗好玩吗?」
不等牢房长开口,那个男子已经回过头来,正是瞿安木。
「哈哈,瞿少主!那个母狗真他妈的不错啊!」牢房长大笑着。
「那好,史捕头,该履行我们的下一种调教了吧?」
瞿安木意味深长地笑着。
「这……」牢房长眼中露出不舍的神色。
「嘿嘿,史捕头?你不会是想反悔吧?」瞿安木冷笑着。
「哈哈,我怎么会反悔?反正那个母狗我已经玩腻味了!」
牢房长言不由衷地干笑着。
「那好吧,我明天等着你咯!」瞿安木大笑起来。
第二天早上,牢房长史捕头带着两个狱卒走进关押西门冰颜的牢房。
「跟我们走吧,母狗!」
牢房长今天的神情有些异样,但西门冰颜丝毫没有觉察到,在被关押在这暗
无天日的牢房中的日子里,她已经习惯了被牢房长和狱卒们带出牢房去奸污玩弄。
不过当西门冰颜走出牢房,被蒙着眼睛带进一辆马车,驶出牢房时,她终于
意识到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了。其实昨晚西门冰颜就有些感觉不一样,狱卒们给
她洗了个澡,而且没在骚扰她,而是给她安排了一间单独的牢房,西门冰颜睡了
被抓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马车驶向牢房附加的一个山谷里,接着在偏僻荒凉的山谷中的一块空地上停
了下来,西门冰颜被牢房长和狱卒带下了马车。
西门冰颜的眼睛被黑布蒙着,只能感到狱卒打开了自己的手铐和脚镣,然后
把自己身上的囚犯剥了下来,使她全身赤裸着,光着脚站在山谷中的空地上!
西门冰颜忽然感到一阵紧张,难道牢房长和狱卒们要在野外凌辱自己?
接着,西门冰颜感到自己的双臂被扭到背后叠在一起,然后开始被绳索紧紧
捆绑起来,绳索绕过她赤裸着的丰满的上身,从西门冰颜丰满肥硕的双乳上下勒
过,直到把她的双臂紧贴着后背牢牢捆紧!
捆绑着上身的紧紧的绳索使西门冰颜感到有些疼痛和在窒息,而被勒得紧紧
得突出在胸前的一对丰满肥硕的乳房,也使她感到有些不舒服,她开始痛苦而羞
耻地喘息呻吟起来。
「跪下!」牢房长命令着,西门冰颜呻吟了一声,顺从地跪了下来。
接着,西门冰颜感到自己眼睛上的黑布被解开,她看到自己此刻正跪在荒凉
的山谷中的一片空地上,除了面前的牢房长和两个狱卒,她只看到茂密的树林和
起伏的山峦。
「对你的判决已经来了!」
牢房长说着,指了一下西门冰颜的背后,西门冰颜扭过头,看到背后不远处
已经搭起了一个高高的绞刑架,甚至连绞索都已经挂好了!
难道自己马上就要被绞死吗?
西门冰颜立刻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甚至,当初被牢房长残忍地关进重
刑犯的牢房,遭到那些囚犯们的残暴轮奸蹂躏时,西门冰颜也没有过如此强烈的
恐惧和绝望!
西门冰颜嘶声哭喊着,但赤裸的身体却失去控制地瘫软下来!
「把这个母狗吊到绞刑架上去!哼哼!」
牢房长残忍地狞笑着,看着自己脚下瘫软着的赤身裸体的西门冰颜,命令那
两个狱卒。
两个狱卒架起浑身瘫软的西门冰颜,把她拖到了绞刑架下,接着把绞索放下
来套到了她的头上。
牢房长则从马车后面抱出了一个大箱子,走到绞刑架下,把箱子里面的东西
取出来,居然是一大块足有两尺高的冰块!
牢房长把冰块立在绞索下,接着把一块木板垫在上面,然后命令两个狱卒把
已经瘫软成一团的西门冰颜架到垫在冰块上的木板上!
「母狗,站稳了!」
牢房长残忍地笑着,看着狱卒慢慢升起绞索,直到使赤裸着身子的西门冰颜
被脖子上的绞索拉着,浑身颤动着站直在垫在冰块上的木板上!
「牢房长,看!这个母狗已经被吓得都尿出来了!哈哈!」
一个狱卒说着,史捕头同时看到一股淡黄色的尿液,正顺着西门冰颜不住颤
动着的双腿内侧流淌下来!
「哈哈,你这个下贱的母狗!还没有行刑居然就已经被吓得尿出来了!」史
捕头放声大笑!
西门冰颜此刻已经意识不到自己被反绑双臂、一丝不挂地吊在绞刑架上,甚
至还因恐惧而小便失禁的样子是多么狼狈和羞辱!她现在只要一个念头:她还不
想死!
对死亡的恐惧使西门冰颜彻底崩溃了,她开始浑身颤动着竭力使自己在垫着
冰块的木板上站稳,同时不停的哭泣哀求。
「求求你,饶了我……呜呜……我不想死!呜呜……饶了我吧……要我做什
么都可以,不要绞死我……让我做你的女奴隶吧!」
西门冰颜痛哭流涕地乞求着,但丝毫没有打动牢房长冷酷的心。
「母狗,你脚下的冰块很快就会慢慢融化……哈哈,到时候会怎样,就不用
我多说了吧?不过,你别试图挣扎,因为你一旦从冰块上掉下来,立刻就会被绞
死!」
上午的阳光已经很强烈,甚至已经晒得西门冰颜赤裸的身体上渐渐流满了汗
水,但她脚下的冰块却只会在这阳光下越来越快地融化!
「好了,母狗,你就这么赤条条地吊在这里吧!我们走了,下午我们来给你
收尸!」
牢房长狞笑着,又望了一眼被反绑双臂、脖子上套着绞索站在冰块上的西门
冰颜那赤裸裸的丰满雪白的身体,然后带着狱卒走向了马车!
「不……不要把我丢在这里,饶了我吧,呜呜……」
西门冰颜绝望地哭号着,眼看着牢房长和狱卒们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现在,空旷荒凉的山谷中,只剩下了被赤条条地反绑着双臂、吊在绞刑架上
的西门冰颜!还有,就是她颤动的双脚下,那块正在慢慢融化的冰块!
「不!不!救救我……我不想死……呜呜……」
空旷的山谷中,只有渐渐感到死亡临近的西门冰颜那绝望悲伤的哭泣在回荡!
渐渐地,西门冰颜感到自己脖子上的绞索勒得越来越紧,而脚下的冰块也因
不断融化而降低,使她必须挺直身体才能使赤裸的双脚站稳在上面!
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被这么,赤身裸体地吊死在这旷野中?
西门冰颜感到无比地委屈和绝望,她已经哭泣得连嗓子都嘶哑了,只能不断
地发出沙哑的抽泣和呻吟,慢慢体会着死亡逐渐逼近的巨大恐惧!
忽然,西门冰颜感到一双手放到了自己赤裸着的屁股上,接着慢慢地抚摸起
那个因热带阳光的暴晒,而已经汗津津的丰满肉感的肉丘来!
因为恐惧和绝望,西门冰颜甚至没有发现有人从自己背后慢慢走来。但当她
感到自己赤裸的屁股被人抚摸玩弄着的时候,立刻再次竭力地哭泣尖叫起来!
「求求你,放我下来……我不想死……呜呜……救救我!」
对生的渴望,使西门冰颜此刻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现在一丝不挂地反绑双臂,
被吊在绞刑架上的姿态是多么羞耻和狼狈。
「你这个光着屁股被吊在绞刑架上的骚货,还记得我吗?」
背后传来一个冷酷的男人声音,接着西门冰颜看到一个男子转到了自己面前。
这个男人身材瘦高,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屑与冷酷,他此刻抱着双臂,用
一种欣赏的眼神打量着被反绑双臂吊在绞刑架上的赤裸西门冰颜,欣赏着她脸上
那种充满羞耻、悲伤和绝望的神情!
西门冰颜因为脖子上绞索的作用,费了好大力气才低下头看到这个男子。
「西门家的大小姐西门冰颜?哈哈,真是滑稽!这个西门冰颜现在怎么却好
像一个最下等的娼妓一样光着屁股,还被吊在了绞刑架上?」
那个男人直视着西门冰颜,爆发出一种得意的狂笑!
瞿安木!
一瞬间,西门冰颜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自己又落入了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
精心设计下的圈套里!!
一时间,悲愤和仇恨使西门冰颜立刻连话都说不出了,她只是浑身发抖地盯
着瞿安木,嘴唇不停颤动。
「怎么了?这个西门冰颜怎么不喊救命了?哈哈!我看很快,你就会变成一
个被吊死在旷野里的香艳裸尸了!」
瞿安木看了一样西门冰颜脚下逐渐融化的冰块,因为高度的下降,西门冰颜
现在已经只有踮起脚尖才能勉强站直身体了!
瞿安木的话使西门冰颜猛地意识到了,自己此刻依然还处在死亡的边缘!她
赤裸的双脚挣扎着,试图使身体提高,但还是感到脖子上的绞索在逐渐收紧,窒
息的可怕感觉使西门冰颜立刻咳嗽了起来!
「不……救、救我……」西门冰颜终于忍不住开口哀求起来。死亡的恐惧使
她仅存的意志也彻底混乱和崩溃了!
西门冰颜深深感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恶梦之中,而且是一场可能永远无法醒来
的恶梦……
「救你?救一个被判处绞刑的娼妓?哼哼,可以……除非你发誓,做一个驯
服下贱的母狗和性奴隶!!」瞿安木赤裸裸地要挟着。
「求求你……我受不了了……救救我,呜呜……」
不知道是因为感到强烈的羞耻,还是死亡的逼近,西门冰颜开始软弱地哭泣
和哀求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