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7)(续四)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四)
锋锐的尾状物,破土而出,弯勾处流淌着绿色的浓液,速度迅猛的朝男儿的
方向袭来,这一击若是命中,男儿的身子会被直接击穿。
嘶嘶的声音很好判断目标,然而数量下也可能会造成判断失误。
本能的促使下,夏武的身形瞬间脱离了刚才所在的地方,只见尘土飞扬,刚
在他所在的位置大片细沙均被腐蚀。
看到这里男儿倒吸一口凉气,眼神更加凶狠,睨眼瞧到右方处两只红色的巨
蟹正在靠近,左前方一只绿色的蝎子,没有多余的考虑时间。
绿蝎见到猎物躲开,杀戮的本能使得那致命的尾巴朝着男儿追去,再次击向
了他的面部。
离地两米高的空中,留给夏武的时间只是在空中滞留的一秒时间,瞬间的判
断,手中枪兵瞬间挥出,黑色的气劲诡异刁钻的击向了袭来的尾巴。
既然判断出尾巴的液体具有腐蚀的效果,他自然是不会让液体近身,气劲利
索的切断了半米长的尾巴,在触及液体时气浪的作用下产生了有毒的气体。
绿蝎尾部被斩,嘶肺的叫声更是刺激了在身后更多的同类,朝着那可恶的人
类袭去。
夏武刚一落地,还未思考,红色的硬质物,锋锐的大钳朝着头顶的方向砸来,
腿部陷进沙中,无法瞬间脱身,看着下一秒便会迎来的攻击,嘴里大骂一声,本
能的抬起枪兵挡在了头顶。
巨大的作用力震得夏武两手发麻,身子大部分陷入了沙中,危机感直袭心头,
枪兵横挡再次迎向了另只红蟹的攻击。
「这东西的壳真妈的不是一般的硬啊,那些女人在干什幺。」夏武忍不住爆
了粗口。
然而男儿话音还未全部说完,前方又出现了三只绿色的蝎子,这些个庞然大
物就是忽视了他通个奔过去,也是会将夏武整个压扁。
两米高,七米宽的物体,在深陷沙子的男儿面前如山一般,而且还是数只,
怒骂出口,在沙漠中传荡。
十几只庞然大物迅速的爬过。
尘土弥漫,夏武抬起手中枪兵护住头顶是他那一瞬做出的反应,然而他并未
感到强烈的作用力,晃眼间,那些东西似乎是无视了他奔向了身后。
「蓝熏,你看那笨蛋不行了呢,连一只都没解决呢。」紫悦看着不远的地方,
语气里透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悦儿,不要胡说,小王爷这样做还不是在保护我们。」蓝熏怒斥出声,只
是那弯弯的眸里映着一丝笑容。
「表哥,不会有事吧。」夏水寒心道。
「准备好,那些东西要来了,保护好筒大哥,不要影响到他施展魔法,守护
好穗香。」夏水寒眼眸里流露出的是一种期待已久的战意,似乎是迫不及待想要
上前比划。
手中的短剑在轻微吟颤,珀色的寒芒如同她的人般冰锐无比。
右臂半月轮舞,剑刃之上散发的冷气让人不寒而栗,左手捏诀,右臂向前横
挥一挤。
珀色的气浪仅仅只是阻碍了它们的前进,最前方的红蟹腿甲被整个冰封了起
来。
「这幺大的物体,我的剑气也只能是减缓了它们的速度。」夏水寒秀眉紧蹙,
看着依旧疯狂的蝎,蟹部队沉声道。
「看人家姐妹俩的。」紫悦娇俏的声音传出。
只见两人手中的兵刃相互开始碰撞起来,发出着剧烈刺耳的声音。
音波由慢到急,向着四周一圈圈扩散起来。
沙漠中。
夏武看着陷进沙土中的身子,在看了眼奔向身后女孩的数些猎物们,眼中怒
火熊熊燃烧,双臂撑起,从沙土里跳了出来,手中的枪兵还残留着猎物的鲜血。
脚下正要发力,欲赶上前去,便看到十几只巨物乱做一团,互相开始厮杀了
起来。
「这是。」夏武看着远方。
「绿色的蝎子弱点是害怕声音。」夏武忆起女孩说过的话。
只见那半米长的弯尾,开始随意的指向身旁的怪物,锋锐勾的子击打在褐红
色的甲壳上散发着点点火星,却丝毫未对击中的红蟹造成伤害,然而被攻击的红
蟹凶性大发,巨钳开始攻击身旁的绿蝎,钳子轻易的便夹断了绿蝎的尾巴。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十几只巨大的蝎,蟹,虽然互相攻击,但是移动的方向
丝毫未变,反而因为互相的攻击被激起了杀戮之性。
黑色的蝎子数量较少,个头也小,在攻击中受伤最是严重,只是发狂的奔向
了女孩们所在的方向。
夏武看到后,当下做出反应,周身气浪并起,手中枪兵挥舞,追了上去。
消耗剧烈的体力,和发狂不顾一切的力量,两者间自然是不言而喻。
夏武被自己眼中的十几只猎物远远的落在了后面,只能吃着沙土,然而那眸
中熊熊的烈火,似是要将沙漠点燃。
黑暗中的迅影,吼叫着如雷闪烁般已一条直线发了疯的掠去。
锋锐异常的枪尖磨蹭在沙面,泛起熊熊的火星,地面剧烈摩擦的声音丝丝响
起。
「蓝熏,快看,那些怪物要冲过来了。」紫悦儿面容失色吓得大叫。
「悦儿,冷静,相信我们。」夏水寒沉道。
女孩握着剑柄的手心紧了一紧,不留意间擦去了手上的汗水。
珀色的寒芒在涌动,淡淡地,又似迫不及待,不起眼,但又有种小却不得的
力量。
剑气凛然,一触即发。
蓝衣的女孩脚下点动,挡在了紫衣女孩的身前,手中的剑刃也在迅速聚集着
丝丝剑气。
「蓝熏。」紫悦眸中泪光隐现,可怜兮兮的看着女孩的背影。
那握着兵器的小手儿捏的发红,悄悄地擦去了眸中的泪水。
看着眼前的数十只庞然大物发狂的奔了过来,模样狰狞一副要将猎物撕碎的
样儿,几人都是做好了各自的准备。
迅速的接近中,三十米的距离。
魔力的浮动越来越强,音符的节奏变得愈来愈快,深奥拗口的声音传在了整
片沙漠。
「筒大哥,怪物的弱点是腹部,不要忘了。」沐穗香的声音在几人身后传来。
淡蓝色的肉眼看不见的魔力元素点点汇聚,积少成多中已是有了规模,水系
元素欢悦着,似是要脱缰的野马,在众人身后快要抑制不住。
筒成左手不知何时多出的短小魔杖,在手心中旋转着,中心那块鸽子蛋大小
的碎玉崩裂开来,一瞬,魔力剧烈涌动,右手缓缓上移,拖住了蓝色的波动。
沐穗香睨眼看着身旁的男子,那低垂的头颅看不到神情,眸中映着蓝芒,整
个身子在魔力的波动下感到有些冰冷。
一瞬间的感觉女孩觉得眼前这人有丝神秘,是一种说不出的味儿,她看向了
男子手中的魔杖,黑漆木杖没有什幺可特别留意的,散发着淡淡蓝芒。
「筒大哥他好像隐藏了很多东西,蓝色的,是水元素吗?
我是不是有些太多疑了。「沐穗香压下了心中的疑虑。
只见筒成右手上举,魔力聚集的球状物儿瞬间飞向空中,拉成一道条形的能
量。
黑暗中,蓝色的波动明亮耀眼,在空中发出璀璨的光芒,音爆炸开的声音带
着元素纷纷扩散开来。
天空中无数蓝色的雪花缓缓绽开,每绽开一朵便是从天空下掉下拳头大小的
冰晶,如冰雹般的下落,迅速猛烈,如一道道流星般,朝着那些狂奔的怪物迎去。
「你们快看。」不知是谁的声音。
沙漠的战场几人都在看着天空中汇聚的蓝色能量波动。
「那家伙,成功了,该死的,抢了小爷的风头。」夏武看着前方的天空,骂
骂咧咧着,只是那神情却是从紧张变得放松了下来。
脚下丝毫未停,朝着猎物所在的方向狂奔了去。
「筒大哥,成功了。悦儿,蓝熏我们上。」夏水寒眸中流出一丝喜悦,声音
透着轻松,正色道。
「嗯。」紫悦兴奋道。
那天空降下的朵朵蓝色冰晶,在女孩眼中渐渐放大,如萤火般朝着敌人扑去,
凄厉而又美丽,这一幕在女孩眼里无限放大,成了一辈子挥之不去的记忆。
尽管那握着剑柄的小手还在丝丝颤抖,柔弱修长的身子却是在努力的拔直,
眸中泛着水雾,却没有丝毫的退缩。
「是。」蓝熏睨眼瞧了身边人儿一眼。
见到女孩朝着自己点了点头,眸里欣慰轻声道:「保护好自己。」
天空之上的冰晶,狂暴而又猛烈,凄厉中透着柔美,尽情的释放着元素的能
量,疯狂的向地面倾泻着。
空气的冰冷,让那些发狂的野兽们冷静了下来,感受到天空之上到来的威胁,
仰天发出不甘的撕哮。
震耳的音爆震碎了天空中降落的晶体,一层层,一块块密密麻麻的拳头状大
的晶体瞬间砸下,巨大的躯体此时却是成了最好的靶子,逃也无处可逃。
流星雨样的凄美,敲打在坚硬的甲壳上发出冰块碎裂般清脆明亮的响声,绽
开的冰晶很快蔓延开来,小会功夫那些疯狂奔跑的野兽便被冰封了下来。
黑夜的高空中,漫天的枪影朝着那冰封的野兽袭去,舞出一道道红焰极其凶
猛劈砍了下去。
锋锐的利器此刻切起被冰冻的野兽如那削豆腐般容易,火焰与冰块的碰撞,
带来着强烈的视觉冲击。
「我们还是慢了一点,被小王爷抢光了。」紫悦沮丧的说着,只是那脚步却
是怎幺都不愿再上前一步。
「快去看看。」蓝熏道。
沐穗香垂下螓首向男子行了一礼,淡淡道:「筒大哥,这次真是多亏你了,
否则恐怕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筒成微笑道:「穗香大人,无需多礼,只是这次的代价有些大了。」
说罢他拿出手中黯淡无光的木棍,端头镶嵌孔空无一物,余下圆形鸽蛋大小
面积。
见到女孩面露不解,男子耐心解释道:「水玉,镶嵌的魔力之源,通过魔力
的聚集凝结而成,沙漠中凝结这般大小的水玉,需要五天。」
沐穗香再次行礼,那弯弯的桃眸泛着一层迷蒙的水雾,让人猜不透她心中的
想法。
女孩莲步交错间,向其余人走了过去,筒成紧跟在后。
夏水寒小步走到男儿身前,弯下腰儿垂首俏皮道:「表哥,你成功了。」
夏武眼神发热的看着薄薄冰晶里泛着的厚实甲壳,吞了吞口水,喃喃道:「
先不说这个,我说这些东西要怎幺吃啊。」
夏水寒看着高约三米的巨蟹,有些失神,忽视了男儿的问话。
女孩想了会儿继道:「正好这些大家伙可以用来挡风。」
一个时辰后。
六人的小组,席坐而坐,位置极佳,四周被蝎子,巨蟹的身体遮挡,围坐成
不大的圆形。
没有可燃物,火焰诡异的燃烧着,板状物体被烧的通红,乍眼看去却是红蟹
的巨钳,钳子被整个压扁,足有一米,其上放着鲜薄的白色肉片。
只见夏武从那巨钳中不断的切下薄嫩的物儿,大小形状俱是相同可见功夫极
深,鲜薄的肉片刚放在板子上,滋啦的声响伴随着一股香味传进了六人口鼻。
紫悦眼眸弯弯,欣喜的看着甲板上熟透了的肉片嘻嘻道:「悦儿就不客气了。」
女孩薄葱般的指尖儿夹着两根红色的细状物儿,就是那东西快速利落的夹起
了板子上的一块肉片,粉嘟嘟的唇儿轻吹口气,舌儿小探,开心的品尝了起来。
「好好吃哦,真没想到小王爷还有这般手艺。」紫悦笑的嘴儿都合不拢了。
夏武听到女孩夸赞,心中欢喜,正要开口,便闻。
「这哈伯特鳌蟹,肉质本就鲜美,鲜美中有着淡淡的清咸,嫩脂薄肉再被蒸
烤,整个肉质的鲜美都被散发了出来,就是没有调味,也是十分的美味。」沐穗
香唇角还黏着嫩肉挥发出的汁水,为几人解释道。
紫悦咂舌道:「啊,这样,人家还以为都是小王爷的功劳呢。」
夏武眉角的翘起耷拉下来,脸色由喜悦瞬间下沉,没好气道:「我就是没那
种手艺,让你白白高兴了一回,还不快吃。」
紫悦一愣,不明白男儿为何突然生气,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他一眼,正好看到
那凶恶的眼神盯着自己,吓得手一哆嗦,连忙避开了男儿的眼神,嘴巴再也没有
发话。
沐穗香温声道:「筒大哥,穗香可以和你多聊些有关魔法的事吗?」
筒成道:「城主尽管问,在下有问必答。」
夏武眼角瞥到聊得正欢的女孩,心头顿感莫名烦躁,扭头在一边吃着板子上
熟透的肉片。
夏水寒小口品尝着鲜嫩多汁的肉片,注意力看向了夏武那边,心中思忖道:
「表哥,这是看上穗香妹妹了。」
而蓝熏则默默吃着肉片,摆出一副一切与她无关的样儿。
几人胃里都是很饿,肉片下肚,胃里暖暖的很是舒服,片刻的功夫气氛便是
十分随意了起来,嘴里咀嚼着美味的食物,在微风中欢笑的畅聊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