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武侠】(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我是玄清真人大弟子,今日前来讨教,失礼了」那男人彬彬有礼,一副饱
读诗书的样子。韵萧燃不由得想到他趴在自己脚下的样子。随即笑到「好啊,但
是你杀了我最心仪的男宠,你拿什么还?」
那男子气定神闲,悠然道「等你死了,我会连他与你一起埋的」
「哼,既然这样,出手吧,我让着你,不会让你死的」韵萧燃笑着说道。
那男人瞬身向前,一剑落下,那看似平常的一剑,却隐藏着无限杀机。韵萧
燃不以为然,赤手一挡。一股强大的力量相撞,碰出了美丽的火花。
那男人有些惊讶,赤手空拳挡自己一剑,看来不能小觑。「只有这种程度吗,
温馨提示,会死哦」韵萧燃危险的笑着。眼前的男人再次一个瞬身,一下子出现
在十米之外。
「你以为,你走的掉吗?」韵萧燃一个冲刺出现在男人面前,一拳轰了过去。
极寒的气息从拳头上发出,那男人侧身一躲,堪堪多了过去。而后韵萧燃一个下
仰,双手撑地,一双美腿随着身体的旋转挥舞,脚尖因为极速旋转犹如如一把手
里剑飞过来。
男人步步后退,韵萧燃步步紧逼,突然,从地下冒出数不胜数的小小的三角
形的纸屑,犹如一跳粗壮的飞龙一般,韵萧燃大惊,杀气爆出体内,护住身体。
却发现那些纸屑脸虫子都杀不死。但是生性多疑的他她还是后退了。
「好快的反应力,老大,这女的不一般啊」突然一个看似年纪小的女孩走了
过来。穿着白色的裙子,犹如百合一般的惊艳。那男人还对刚才如风迅猛的攻势
感到后怕。道「当然,小心一点」
「←_ ←,切,看来是体术高手呢,正好我最擅长应对这些人」那白衣女孩
笑了笑,手中折扇与芊芊身影翩翩起舞。
「从你刚开始接触到我的纸屑,就已经中计了。」韵萧燃淡淡一笑,看着扎
进衣服里的纸片,不经意的抖动了一下,纸片纷纷掉落。
「哦?是吗,你以为将内力散到纸屑里就能割破我的身体吗,哼,果然是小
女孩呢」
那女孩纹丝不动,接着手中折扇凭空向下一划「蛇咬之舞」话毕,不知道从
哪里冒出来的数不清的纸片被打出,犹如钢刀的纸片群想一条灵蛇一般冲向韵萧
燃。韵萧燃冷笑一声,身形立即小时不见。
下一秒出现在那男子身周,出去不易的一拳轰上他的胸膛。那男子躲闪不及,
只能用手腕挡,可是明明后者已经卸下了韵萧燃大部分的力可是手臂还是被轰变
形,身形不自主的倒飞出去。
「控制能力的你,失去了目标,那就没意义了吧」韵萧燃出现在那女孩的身
后。手中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把匕首,狠狠刺下。
那女孩用手中折扇一挡,白光一闪,变成两半的竟不是折扇。那女孩又一扇,
一群纸片轰了过去,犹如一把把小刀,想要刺穿她的喉咙。韵萧燃惊讶的退后身
形。心里想到「这可是用玄铁打造的匕首,再加上我的内力加持,怎么可能」
「我的折扇,是用纸做的」那女孩竟然看穿了她的心,还没等后者惊讶,只
看见一群宛如钢刀的细小纸屑从天而降,一瞬间,韵萧燃失去了她的左臂。
「你真的那么有自信,躲过了我的蛇咬之舞吗,女王陛下」那女孩笑了笑。
韵萧燃冷笑一声,「果然是我小看你们了」
话毕,韵萧燃身形一闪,只有一条手臂的她好像更恐怖了,速度与力量都快
了两倍有余。
「别以为能轰碎几座山,力量上就能战胜我的蛇咬之舞」话毕,那女孩手中
折扇不知何时在折扇尾长出了两个红绳系的铃铛。那铃铛有规律的节奏与那舞姿
还有满天围绕在后者身周的纸屑,一切都显得那么美丽。
「没看清我的招式就冲过来,找死。蛇咬轮舞」只见五条纸屑化成的巨蛇冲
天而去。
韵萧燃简单分析了一下,那小子现在肯定是废了,只有这小姑娘棘手而已,
灭了她就好了。想到这里,韵萧燃笑了笑。一股强大的杀气破体而出。快速出拳
产生的拳法残影只能看见那五条巨蛇正慢慢被瓦解。就在最后一个纸片脱离之后。
那女孩手中折扇向下一挥,使出全身的力量最后一击。「屑宣纸,归宗」只见这
片天地所有的纸屑都宛如钢刀一般。全方位的从不同方向扎向韵萧燃。天地色变。
纸片激起周围的灰尘加上听到了血肉别割破的声音,那女孩才算是松了口气。
「终于收拾掉了」
「哦,收拾掉了,你在说谁,小妹妹?」突然,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这
个世界变成了蓝色,所有事物都成了绚丽的蓝色,伴随的,还有零下二百度的低
温,所有的生物都被冻结而死,灰尘也因结了冰儿快速落下。这个声音,感觉像
是韵萧燃的,可却有多了些鬼音,像是两个女人在说话。
画面静止,那小女孩一动不动绝望的看着韵萧燃。那些纸片,竟然都被冻结
了。
「我用体术,不代表我最擅长体术,要是我早用这招你们早死了」韵萧燃的
手臂竟然又长了出来。
韵萧燃笑了笑,手中凝结出一块打冰晶,浮在身前,韵萧燃蓄力一击,嘭的
一声,一秒钟都不到就穿透了那女孩的胸膛,那冰晶还未停止。继续像远方射去,
大力轰打的冰晶用光速来说并不稀奇,那冰晶穿透了无数大山,无数过路生灵,
还没停,还没停,他继续飞向天空,穿透了云层,那低温将云中的水瞬间冻结,
化作冰雹落了下来。还没停,他挣脱了地心引力!依然向前,到了太空。
之后就不得而知了。韵萧燃的力量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这已经不是武功秘
籍的范畴了,这是天生的能力。才有可能如此强大,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能力。
除非他是远古神族后羿,蚩尤之类的后裔?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
「小小年纪锋芒太露,死,是早晚的事」韵萧燃笑了笑。走到奄奄一息的女
孩身前。
「求求你,救救他,放过他吧」那女孩躺在地上抓着韵萧燃的尾裙,祈求道。
「雁过拔毛,兽走留皮。想要让我放过他,你给我什么好处呢」韵萧燃笑了
笑。话毕,她把手看似温柔的伸进了那女孩的胸膛。穿透,只在一瞬间。
那女孩双眼顿时失去了色彩,如同死灰一般的无神。失去了生机。
她缓缓走到了那被自己大力轰飞的男人面前,他此刻已经昏倒了。「也罢,
反正本座少了一个男宠,就你来代替吧。」话毕便将那男人拽了起来。
「也难为这些人了,算计到我今天周围没有强者保护,就过来杀我,而他们
犯得最大的错误就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想着,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以最快
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宫殿。
「江湖快报,任家公子挑战女皇韵萧燃。想知道详情的快来买报啊」
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满大街都在发这个江湖快报。显然是事情败露,
任家公子想来便是昨天那个手拿长剑的男子。还是个公子呢。韵萧燃看着熟睡的
男人,任家公子,有点意思。
在这座名为轮换城内,便是韵萧燃的地盘,那宫殿也在这座轮换城内。此刻
的韵韵萧燃正在自己的大床上躺着,粉红色的曼帘与床,衬托着韵萧燃身体的白
皙粉嫩。
而她的身边就是昨天的男子。韵萧燃笑了笑,口中吐出香气,粉色的气体像
是有灵智一般的钻进那男子的鼻息。「差不多该醒了」韵萧燃玉手轻点,后者眉
心粉光一闪。竟然苏醒了,他有些迷茫的睁开双眼,看了看陌生的环境,当他看
见身边的韵萧燃之后,双眼瞪的好大。惊恐狼狈的快速向后靠拢。
「你怎么会带我来这里,这是哪?」那男子警惕的看着韵萧燃。韵萧燃缕了
缕自己的三千青丝,魅惑的说道「你把我的男宠杀了,只能让你来代替喽」
那男子慌张的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同意,那你还不如杀了我」韵萧燃轻
轻的笑了笑,轻轻的打了个响指。那男子顿时感觉浑身燥热,白皙的脸顿时变得
粉红,双眼充满了情欲。可是仅存的理智,还在。
「妖女,你对我做了什么?」那男子吼道,他猛的把自己的头狠狠装在墙角,
以保存理智,他真的害怕,害怕自己被妖女控制,成为男奴。
「哈哈哈,倒是个倔脾气呢,你中了我的幻情毒。没隔三天就要吃一次,否
则就会精爆而亡」。韵萧燃玩味的看着那男人,起身,用脚狠狠地踩着那男人的
胸膛,目露狠色。「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这个妖女啊,哈哈,那我就让你知道什
么叫生不如死」
韵萧燃笑了笑,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长鞭。韵萧燃残忍的笑着,一
鞭落下。打在了那男人的臀部上,那男人身体一抽搐,呼吸更加没有节奏的喘了
起来。「住手,住手啊」
那男人深知再这样下去会沦陷的,他还是尽可能的反抗,韵萧燃笑了笑。
「哦?是吗,我到要看看是你的意志坚定还是我的毒好用」韵萧燃连续打了五六
个响指。那男人随着一声情欲的长叫,双眼迷离。
「这是解药,你要吃吗?」那男人一听,快速起身,拿走了她手中的解药。
一口吞下,果然,不那么痛了。但是情欲不减反增。韵萧燃狡黠一笑。说道「你
吃的药丸,是由我的大便炼制而成,恭喜你,你以后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那男人这次并没有暴怒,那眼神落在韵萧燃的美臀之上,突然,他破口大骂
「你个妖女,用这么恶心的招数,你个变态」韵萧燃抬起一脚将他踹飞到床下。
「敬酒不吃吃罚酒,敢这么跟我说话,看来你是真的看不起我这个妖女喽」韵萧
燃笑了笑,又是一脚。
「就是看不起,你杀了我我也讨厌你,对你恶心」那男人渐渐因为疼痛找到
了清醒。韵萧燃冷哼一声,看来还是要用那个能力了吗,哎。
想着,韵萧燃俯身,诱人的红唇紧贴着那男人的唇角。「盛开的俘虏之吻」
这便是韵萧燃的先天的能力,吻到的人都会受她驱使。
那男人的脸顿时激动了起来,刚要深入,韵萧燃起身,道「现在呢,你刚才
说了什么?」
那男人顿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想一条犯了错误的小狗一样趴在地上,露
出自己的腹部在地上扭着。「主人,刚才是我的不对,主人,求您惩罚我吧」韵
萧燃满意的笑了笑。「哼,你还知道啊,看我怎能教训你」说着用脚狠狠地踩向
那男人两腿中间早就已经雄起的男根。「啊!啊啊啊!啊!啊!主人,用力点,
求您了主人,用力点,啊!您猜的我好爽啊」
韵萧燃邪恶的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脚。「刚才是新人福利,现在才是惩罚」
韵萧燃笑了笑,说着。
「主人,求您了,踩踩我的小骚棒吧」那男人不知羞耻的说着平时不可能说
出来的话。「不行」韵萧燃转身想走,却被那男人的手抱住了自己的脚,而且还
在舔着自己的屁股。
「放肆,我让你舔了吗。」韵萧燃佯怒道。那男人把嘴往下移,来到了韵萧
燃的脚趾处。「主人好甜啊,我想要主人的脚伸进我的身体了,主人,我想要,
给我好不好,踩踩我,抽抽我,拿刚才的鞭子」
韵萧燃看着后者祈求的眼光,笑了笑。拿起鞭子,狠狠的抽向那男人的屁股,
那男人大声的浪叫着。「谁让你停的,继续舔」韵萧燃斥责道。
「是是是,主人」那男子紧忙含起韵萧燃的脚趾,上面的淡淡体香充斥着那
男人的咽喉,别提有多爽了。
「一鞭一鞭的抽下,你的衣服都已经成碎片了」韵萧燃笑着说着。那男人一
听更卖力了。
「看你那么卖力,就把新人福利昨晚把」韵萧燃心情大好,用脚把那男人翻
身,使他腹部朝上。韵萧燃在用脚狠狠的踩了踩。心里一惊,这家伙,好大好硬。
想到这心里的成就感越来越强烈了。
「啊!啊!主人好坏。主人大力一点,使劲踩我的小骚棒,啊!啊!主人好
棒,我爱主人」那男人浪叫着,韵萧燃哈哈大笑。什么任家公子,最后还不是让
自己踩在脚下。
「舒服吗,小骚货」韵萧燃俯身问道。那男人顿时不满足,韵萧燃一俯身踩
着他肉棒的脚就不在动弹了。于是男人就自己动着,上下快速的动,还喘着粗气。
「啊!啊!主人要射了」话刚说完一股浓稠的精液伴着一声舒爽的大叫以及
那独一无二的骚气传来。韵萧燃皱了皱眉头,狠狠地向那男人的腹部踢了过去。
「谁让你射在我脚上的,给我把袜子舔干净」
那男人乐此不疲的说了声是,主人。便俯身舔着在后者脚上的精液,感觉经
过韵萧燃脚上的精液,好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