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08)(一)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神秘女孩麒麟惊现(一)
月色淡漠,为世间的一切披上层薄薄的面纱。
湖水涟漪,荡平黑夜下一切躁动不已的心绪。
淡蓝色的清澈见底,平静的好似时间静止了下来。
直到湖面泛起点点涟漪,留下一副美妙的画卷。
精致绝伦的小巧玉脸,泪痣衬得女孩几丝可爱,月眸淡漠无留一丝情感,空
洞的眼神中尽是冰冷。
轻叹的娇息,在湖面上越荡越远。
男儿通体赤裸浸泡在湖水里,水面遮挡住了大半部分身子,不至于蒙尘了女
孩的双眼。
螓首下探,粉嫩欲滴的霞唇微微迎送,小鸟啄水般在那干裂的唇角轻轻触点,
双唇贴触,女孩淡漠的眸中泛起一丝波澜。
唇分,冰凉的液体顺着缝隙缓缓溢了出来。
那眸中暗浮隐怒,搂抱着男儿的藕臂也是紧了一紧。
黑色的斗篷下,女孩的身子雪腻无比,酥胸鼓溢有着不同女孩年龄般的骄傲
诱人,赤裸的莹白肌肤在夜色下更是耀眼夺目。
怀中男儿眼眸依旧紧闭,只是女孩心绪渐感狂躁。
眼眸微闭,红唇再次迎送,柔嫩的触感中小舌儿轻轻抵开齿瓣,一路顺畅的
探索着,舌尖滑过上颚抽送间液体流下咽喉,舌儿抽退时卡在齿根处,好不容易
才离开了那厌恶之处。
女孩儿眼眸迷离,俏颜酥红,若不是脸上忍着的几丝烦躁,真当是女孩动情
时最美的模样。
唇贴,再次迎送,往返不知数次,直到女孩感到舌尖麻木,男儿口中微咸,
舌瓣很大女孩小舌儿抵着舌端进出间很是不宜,烦躁上涌,直到爆发,舌儿抽退
时被男儿咬到唇角,若不是那眼眸依旧紧闭,女孩真会认为是他故意所为。
轻吟出声,秀眉紧蹙,粉唇间还在往外溢出着酥人的喘息。
泪珠儿状的发儿,耷拉在女孩胸间,俏皮的弹了几下,一丝桃发刚好遮挡住
了女孩眼角的泪痣,好不似让那腻人的妩媚不经意间流出。
「该死的男人,为什幺本姑娘非得做这些事不可。」秦梦白眉间紧蹙,灵巧
的舌尖滑过血迹流淌的嘴角。
转眼间,女孩娇柔的躯体坐在一处柳树上,水柳垂直的探进湖水里,月色下,
那修长白腻的迷人腿子在树上轻轻甩晃,娇巧的春尖足儿白嫩的可爱,粉白的足
底轻轻触点着湖面。
足趾间传来的凉爽激荡全身,让坐在柳枝上的女孩打了个激灵,柳枝摇颤,
让人不住担心女孩会从上面掉落下来。
螓首微扬,微风拂过女孩的发丝,荡起的秀发下那月牙儿弯弯的眸子笑嘻嘻
的,嘴角上翘,梨涡熏荡,乐呵呵的看着天上同样弯弯的月牙。
黑色的斗篷迎风浮荡,担心会压坏了自己精心打扮过得俏皮发型,篷帽未遮
盖在女孩的小脑袋上。
风轻轻的吹,水缓缓的荡。
涟漪越荡越远,越扩越大,突地间散开了。
「柔儿,柔儿……」湖面上呢喃的声音。
「咦,似乎是醒来了。」秦梦白轻吟出声。
白净的足背踢动着湖面,溅起几朵水花,笋趾圆润雪腻,似是顽皮的雪娃娃,
顺着树干往上,这才发觉女孩的腿线十分修长,小腿浑圆弹性,雪腻的三角窝儿
被斗篷遮挡,两团娇腻双丸挤出一道酥沟,似觉那斗篷前端的扣子会被撑断。
秦梦白坐在树枝上,螓首下移,双眸中淡淡的扫过男儿,听着他不停地呢喃
着姐姐的名字,紧蹙的眉宇稍加放松了些。
雪腻的指尖将身后的篷帽缓缓遮在了头上,异于常人桃紫的发色被封藏了起
来,紧了紧身上黑色的斗篷,待检查不会被男儿看去什幺后,这才停了下来。
「柔儿……」又是一声呢喃。
李凡睁开了双眼,眼眸中映着的,那美丽的影子,可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儿。
「喂,你醒了。」秦梦白俏皮的声音传来。
湖面上映着的女孩朦胧而又美丽,躯体显得几分娇小,那美丽的容颜也要稚
嫩几分,但是却有着她的影子。
「她,不是柔儿。」女孩的声音让李凡心中一个楞神,随后他向声音的源头
看了过去。
细窄的柳树上,枝头端坐着一位姑娘,娇躯在斗篷的遮挡下看不真切,一双
细腻白皙的腿子明晃晃的,顺着视线向上看去。
李凡一怔,那张精致小脸和他心中的人儿放佛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是略
有差别,眼前的女孩是瓜子脸,而她却是鹅蛋脸儿。
斗篷下的小脸可爱的紧,那双眸子像极了弯弯的月牙,梨涡熏现下,赤贝白
净雪腻,两颗虎牙尖尖,不时隐现,看着男儿看着她,脸上隐约浮现不耐之色。
此时刚刚苏醒的男儿脑中如一团浆糊般,迷迷糊糊地,本不清醒的他此刻又
见到了树上的女孩,记忆吻合又有差别,数秒后,他的视线缓缓下移,落在了那
鼓胀的发育良好的双胸前,印象中柔儿的胸部不是很大。
脑海依旧迷蒙,直到女孩不耐的声音传了下来。
「这般瞧的仔细,人家美丽吗?」秦梦白调笑的神色下语气多的一丝不耐道。
「美。」李凡话毕,感到身子一凉,这才惊觉他的整个身子都在水里。
从枝头飞下来的衣物打在了他的头上。
「还不穿上,要让人家看到什幺时候。」秦梦白小脸一红,嘟囔道。
「哦。」李凡心中一跳,意识到了什幺,连忙将衣物套在了身上。
秦梦白瞥了男儿一眼,淡淡解释道:「你在沙漠中昏睡过去了,是我救得你,
我发现公子时,你已处在脱水的危险下,我只得将你的身子浸在水中,公子不会
怪人家吧。」
李凡愣神,连忙道:「不会。」
随即正要谢谢树上姑娘,便见女孩摆手道:「不要谢我,人家刚好路过,索
性就救下了你。」
李凡的脑海中已经意识不到问女孩为什幺会在沙漠中这样的问题了。
身子冰凉,昏沉沉的,如随而至的是狂躁的饥饿感。
秦梦白在枝头观察着男儿脸上浮现的每一丝细节,心中越感好奇,见男儿如
木头般,不拨不动,掩过眸中的不耐俏皮道:「恕本姑娘直言,人家见你昏睡时,
口中一直不忘念着一个女子的名字,那女子叫公子你如此不忘,想必她在你心中
一定很重要吧。」
试探,就是试探,女孩还不知道眼前男儿和姐姐的关系,看他傻乎乎的,想
必从他口中套话定很容易。
肚中传来着狂躁的饥饿感,脑海空明,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力气,脚下虚浮
身子也跟着晃了几晃。
在树上观察的女孩怎会发现不了这些细节。
秦梦白柳眉微蹙忍着心中的不耐当即关切道:「喂,你没事吧。」
李凡眸中人儿略显稚嫩的俏脸和记忆中的佳人折叠,黑暗中空明一片,身子
在女孩的注视下倒在了湖水里。
秦梦白看着男儿的身子倒在了水中,正在缓缓下沉,心中抱怨一声,那树上
坐着的娇小影子,缓缓透明,消失在了原先的地方。
湖面荡起水纹,娇小的身影浮在水面上,只见一双白皙动人的美妙腿子,肌
理紧致柔顺,线条完美视觉充满了诱人的弹性,足尖点动间,娇小的身子已在男
儿身前。
看着即将沉入水中的身子,小手一探捏住男儿的手臂,那娇小的躯体不知何
来的力量,只见女孩手臂挥舞间,男儿已在空中五十米处。
「接下来看着本姑娘的表演吧。」秦梦白眼眸映出一丝疯狂。
湖面上,女孩的面容淡漠的可怕,一抹笑容淡淡飘起,似乎是想到了一个漂
亮的姿势,弯腰的动作,躯体如豹整个身子充满的力量,小腿发力,足下踏起水
花,身已在空中。
秦梦白脚下黑色的气浪发出清脆动人的声音,不似那气劲压缩后产生的强烈
音爆声音,若不细听,当真察觉不了,足下黑紫色的圆形阵纹,一闪即瞬,似乎
是那股力量,使得女孩轻易的踏在空中。
正如女孩口中说着的表演,那娇小的躯体在空中变换着数般美妙的姿态,迅
速上升的躯体逆风而上,斗篷迎风飘荡间,雪腻动人的肌肉在月色下清晰可见,
柔荑抵开胸前的扣子,赤裸的娇躯暴露在了月色之下。
那是晶莹剔透的诱人躯体,状若娇梨的双乳尖尖挺翘,小腹平坦光滑,细瓷
般的修长美腿下夹着瓣雪腻饱满的雪阜,白净可爱无一丝纤茸覆在其上。
身子在美妙的旋转,一瞬好似时间停止般,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慢了下来,雪
腻的腹部在无一丝多余的赘肉,因身子在空中美妙的画了个圈儿,那腹部的肌理
在微微收缩着。
逆流的风刺骨冰冷,那如雕刻般完美的雪腻肌理缓缓泛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
瘩,身子如滞空般,那淡淡的粉晕上娇嫩的奶头儿被风吹得悄悄竖起,女孩那粉
白的两瓣儿紧致肉臀,浑圆的如那小巧的桃子,粉腻诱人。
眼前浮现的一切都只在一瞬发生,下一秒那赤裸着的美妙肌体上已是穿着衣
物,正是女孩那套亦紫非紫的可爱衣裙,单薄的布料柔顺的护住了饱翘的双乳儿,
修长的发丝也变成了俏皮的发样。
双眸浮现出弯弯的月牙儿,嘴角隐现一丝笑容,小巧的脸儿洋溢着藏匿不住
的喜悦。
月色下,男女的身子渐渐重合,直到一条水平线上,那淡淡的眸子映着出不
出的思绪,数秒在绝美的笑颜中,女孩张开双臂环抱住了男儿,脚下阵纹浮现,
在夜空的隐蔽下,快速接近着之前的绿洲。
天空上的螺旋物体像导弹般急速的朝向了前方的结界砸去。
轻易的穿过薄薄的薄膜,落在了地面上。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