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02章:拳头说话
当晚夏清和罗敬就在自己的小院中吃的晚饭,这个小院本来就是空着的,因
为他二人来的最晚,所以最后可以随便挑,罗敬也就挑了个暂时还没人住的空院。
晚饭也还不错,有专人送来,每人两荤两素,一碗汤,还有几张麵饼。
看来青云派对新来的弟子待遇都还不错,知道都是些少年,正是在长身体的
时候,不像门中的修为高的弟子,有些已达到辟榖境界,可以不思饮食,只服用
辟榖丹就行了。
所以对这些新进弟子,倒也荤腥不忌,尽量让他们吃好、喝好。
小院中有石桌石凳,饭后两人把碗筷收拾好了,就坐在石桌旁开始了闲聊,
感歎着青云派气势宏大,所在之处山清水秀、风景优美。
直聊到两人都觉得困了,才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起来洗漱之后,又有人送来了早饭。
二人吃过早饭后,就出门开始四处走走,在附近闲逛。
知道巳时向长老还要来给新弟子们作安排,也就不敢走的太远。
其他小院的弟子也有出来闲逛的,有些弟子早来了几天,彼此都已混的挺熟,
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这些少年都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的衣着非常华丽,上面镶金嵌玉,一看就知
道家境不错,来自名门望族。
有的非常简朴,没有任何装饰,夏清和罗敬就属於不上不下,一般的那一类。
有的少年们已经开始拉帮结派了,三五成群,个别人甚至前呼后拥,大摇大
摆,如同小头领一般。
夏清和罗敬都是性格孤傲之辈,没有主动去跟别人结识的想法,其他人见他
二人都是身材高大、体格壮实,显得与众不同,所以一时也没人主动过来跟他俩
攀谈。
不多时,就见有人大声通知,所有新来弟子都去大院前面的空地上集合,向
长老和几位堂主来了。
当二人赶到集合之处时,那里已经乱哄哄的站满了人,大概有百人左右,这
些少年有男有女。
夏清和罗敬在其中属於年龄偏小的,有些已经都在十四、五岁左右。
向长老站在一棵古树下,旁边还有四位堂主,分别是内务堂、外务堂、执事
堂、还有执法堂。
内务堂是管理门内所有弟子日常所需品领取、兑换发放的,如服饰、丹药、
法器、符箓。
外务堂是管理青云派在外所有产业的,青云派在附近百里的大小坊市之内有
很多产业,负责买卖灵草、灵丹、法器等,像青云派这么大的门派要是没有这些
产业的支持,哪能供得起长老们和弟子们的修行消耗。
执事堂是负责管理弟子下山外出、修为考核、藏经阁、和门派内一切修建的。
执法堂是门派维持秩序,处理违规弟子,负责巡山和定期检查附近一些深山
里的本派矿产的。
「下次再集合,要分成男女两组站立,而且要站成排,队列要整齐。」
向长老缓缓的说道。
然后又向他们介绍了各位堂主以及各堂负责的事务,接着说:「一会儿都去
内务堂领取服饰和一块写着自己名字的身份木牌,一人两身衣服,每人每月一枚
聚气丹,再去执事堂领取一本《青云诀》。此乃本门入门口诀,从现在就开始修
习,你们所有人第一年都可以回家过年,与父母团聚。如果到过年的时候还达不
到聚气的,过完年就不用再回来了,从此不再是本门弟子。」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以前练过武,能够在丹田聚气了,但你们所凝聚的
真气和修仙所要求的灵气有所不同,不过这也可以使你们当中的这些人在聚气的
时候事半功倍了,速度快与他人。如果能在短时间内达到聚气要求的,可直接继
续往下修炼《青云诀》练气期第一层,如果过完年回来三个月内达不到练气一层
的,也将被淘汰。只有能进入练气期的,才能成为本门的正式弟子。我说的这些,
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向长老不急不缓的说道。
向长老的这番话引的这些少年一阵儿骚动,议论纷纷。
「好了,下面你们可以去领取衣服和修行《青云诀》的册子了。」
向长老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对於这些新来的弟子,能见到他一面已经算
不错的了。
接着这些弟子们就去执事堂排队领取衣物,青云派对练气期的弟子服饰是有
严格要求的,练气期的弟子只能穿玄色衣服。
为了区别修为的高低,练气一层的在袖口有金丝绣着一朵云,依此类推,练
气九层的在两边袖口有九朵云,练气大圆满的是十朵云,左右袖口各五朵。
对於筑基期的弟子服饰的要求并不太严,不过在腰上都挂的有青云派的身份
玉制腰牌,用来区别筑基期和练气期的弟子。
夏清和罗敬正在排队,忽然听到一声喊:「敬哥哥,清哥哥。」
紧接着就看到罗秀跳到了两人的面前,还拉着另一个精灵美貌的小女孩。
「这是我新交的好朋友,她叫白羽灵。灵儿,这是我的两个哥哥,罗敬和夏
清。」
罗秀对那小女孩说道。
「罗敬哥,夏清哥。」
那个叫白羽灵的小女孩也很乖巧的跟夏清和罗敬打了招呼,一笑还有两颗小
虎牙。
「呵,是秀儿。」
二人一看是罗秀,也非常高兴,看到这个小丫头已经不像昨天那样伤心了,
而且还交了个小夥伴,也就放下心来。
他俩也很友好的跟那个叫灵儿的小姑娘微微一笑。
四个人站在那儿有说有笑,夏清让罗秀和白羽灵站在了他和罗敬之前,听着
罗秀和那个小女孩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他们俩也很开心。
「喂,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啊,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后面排队去。」
这时后面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一个胖子不愿意的叫了起来。
这个胖子身材高大,比夏清和罗敬还高出半个头,衣着华丽,旁边还站着几
个跟班似地小子。
「这位大哥,我们认识,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是我们的妹妹。」
罗敬也知道理亏,连忙解释道。
夏清则站在一旁连吭都没吭声,甚至连眼睛都不看向那几个人。
「妹妹?是亲的吗?如果不是那就是乱认的啰,想插队也可以,管我们几个
叫声亲哥哥就行。」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那几个也跟着起哄,「对,叫哥哥,叫亲哥哥才行。」
那个胖子一看只有罗敬敢开口,说话还比较软,也就觉得是个好欺负的主。
至於夏清,他们几个更是没放在眼里,因为夏清看着眉清目秀的,往那儿一
站一声都不敢吭,甚至似乎都不敢往他们这边看一眼。
「你……」
罗敬一听气得刚要开口,罗秀忽然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算了吧敬哥哥,
我们俩还是到后面去排队吧。」
罗秀毕竟胆子小,怕惹事。
旁边很多排队的人都觉得胖子这夥人有些太欺负人了,但事不关己,也都没
人敢说什么。
「秀儿,你们俩就站在这,哪儿都不用去。」
这时夏清忽然冷冷的开口了。
「呀呵,你小子开口了,大爷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
那个胖子有些恼怒,一开口就骂人,旁边那几个跟班也是一阵儿哄笑。
「想挨揍是吧。」
夏清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那几个傢伙都猛地一愣。
在夏清眼里,这几个人就算捆在一起也不够他一个人打的,别看他年纪比这
几个人小,但他可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主。
想想那黑风岭上的疾风狼,到最后还真是被他杀了个一乾二净,仅有那么一
两只望风而逃,再也不敢回黑风岭了。
就凭眼前这几个小子,在他眼里能跟那疾风狼比?那几个傢伙仅仅愣了几个
呼吸的时间,就炸开了锅,「他妈的小兔崽子,敢跟大……」
紧接着就听到「砰」
的一声闷响,那个胖子「爷」
字还没说出口就飞了出去,夏清站在胖子刚才所站的位置,他的动作太快了,
所有的人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那个胖子就已经飞了出去。
胖子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和鼻子里往外冒着血。
「不好了,打架了,打死人了。」
那几个跟班一看胖子躺在地上不动了,立刻扯着嗓子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时一下子就乱开了,再也没人排队领衣服了,大家都围过来了看热闹。
「怎么回事?都散开,别大喊大叫的。」
忽然人群外面有人厉声喝道。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四位堂主不知何时走到了这附近。
立刻没人再喊叫了,大家也都让出了一条路来。
刘堂主和另外三位堂主也是很少能聚到一块儿,平时大家都是各忙各的,很
少能见面。
今天好不容易凑到了一起,四个人想到内务堂一起坐坐,喝茶聊聊,没想到
刚走到此处就碰到了这么一齣戏,当下看了看那胖子,只是昏迷,并没什么大碍。
「谁打的?」
执法堂言长老沉声问道。
「是我。」
罗敬和夏清同时回答。
「嗯?」
言长老一眼看去,就知道那胖子只挨了一拳,现在却有两个人站出来承认,
他的脸色变得有点发黑。
刘堂主一看有夏清参与了此事,连忙说:「言兄,先问问事情是怎么回事再
说。」
他昨天后来和陆元盛及柳、徐二女被三位长老叮嘱,有关夏清是宝体的事不
可声张,一切等掌门出关再说。
这样一来他哪还能不知道夏清将来一定是宗门内大力培养的对象,说不定还
会被掌门收为亲传弟子,那地位比他们四位堂主还要高呢。
於是赶紧出口插话,不想让言堂主跟夏清过不去,发生什么误会。
那言堂主也是人老成精的人物,一看刘堂主忽然插话,而且是为了一名新来
的弟子,马上觉得其中一定有原因,就四下一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胖子的几个跟班别看平时人多势众,喳喳呼呼的,现在一看到四位堂主齐
至,竟没一个人敢吭声。
罗秀和白羽灵就把当时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旁边的人也没人再多说
什么。
这时刘堂主已蹲下身向那胖子的人中一下轻点,那胖子立刻就醒了过来「他
妈的,敢打你家大爷。」
这是那胖子醒来眼睛还没睁开就说的第一句话,边说边从嘴里吐出了几颗带
血的牙齿。
然后他就觉得四周静悄悄的,猛地睁眼一看,刘堂主就蹲在他身边,另外三
位堂主也站在旁边,都冷冷的看着他,面无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
刘堂主问道。
「启禀堂主,我叫丁大康。」
那胖子回答着,脸上开始有点儿抽搐。
「大康啊,你怎么躺在这啊?」
听刘堂主这么一问,那丁大康眼前一黑,差点儿又昏了过去。
「我……这小子趁我一个没留神,把我打昏的。他打人,各位堂主,他打人
啊,你们可要处罚他啊。」
此时的丁大康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哦,大康啊,你今年几岁了?」
刘堂主不紧不慢地问道。
「十三岁。」
丁大康对刘堂主问的话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你呢,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刘堂主扭头问夏清。
「启禀堂主,我叫夏清,今年十岁。」
夏清恭恭敬敬地回答到。
「你看你,大康啊,你比他大三岁,怎么就被他给打了呢?你怎么连个比你
小的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人家是偷袭?」
刘堂主慢条斯理的说着。
「我……」
丁大康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你这个样子可是不行啊,咱们对面那座山也有个门派,叫血河门。他们的
弟子可是经常和你们这些小辈发生冲突,你要是被自己人打了也就算了,要是出
门还总被别人打,甚至昏过去还要同门把你给抬回来,那咱们青云派的脸岂不是
被你丢尽了,你说是不是?」
刘堂主依然保持着微笑,丁大康却开始流冷汗了,到了此时他要是再看不出
刘堂主是在有意偏袒夏清四人,那真的以后不用再呆在青云派了。
什么叫被自己人打了也就算了?他连忙翻身坐起,再往地上一跪,不住的叩
首:「堂主,我错了,这次您就饶了我吧,我以后一定会勤加修炼,要是碰到那
些血河门的人敢找事,大爷我……」
「嗯?你说什么?」
刘堂主忽然不笑了。
「啪,啪,啪……」
那丁大康左右开弓打了自己几个耳光,「我打自己,您看我这张臭嘴,我,
我真是……」
「啪,啪,啪……」
又是对自己狠抽了几个耳光。
「哦,你真的错了?」
刘堂主问道,「我怎么还听说你调戏人家小姑娘?」
刘堂主说着一指罗秀,丁大康脸色一阵儿惨白。
「刘堂主,这位师妹,我错了,这次就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丁大康磕头如捣药。
「这么说真的是你错了,跟夏清他们无关?你被打昏也是应该的?」
刘堂主又开始了微笑。
「无关,无关,是我自找的。」
丁大康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哦,那还不快滚,去领你的东西去。」
刘堂主笑骂道。
「多谢刘堂主。」
那丁大康如蒙大赦,爬起来就跑。
边跑心里还边想着:「小子!夏清小儿!你给大爷我等着,看我回头怎么收
拾你,我堂兄在门派里可是练气三层修士,到时候让你求死不得。」
刘堂主回过头来对罗秀说:「以后要是再有人敢欺负你,可以直接找我。」
此话一出,周围所有的弟子都心中一凛。
众弟子目送几位长老离开,还听他们边走边说:「我说刘老弟,今天这事应
该我执法堂管才对吧。」
「是啊,是啊,你说得对,言老哥,我这不是闲着也是闲着,帮你管管,让
你也歇歇,省得你每天操那么多心不是。」
刘堂主态度很诚恳。
「这几个孩子是什么来头?跟你有何关系?」
言堂主问道。
「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看着比较顺眼。」
刘堂主说的更加诚恳。
「呵呵呵,刘老弟啊,我看你可真是越来越不厚道了。」
几个人一路说笑而去。
留下后面这一群弟子,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夏清他们四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