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群芳谱】(49-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49章占有晓如
半个月以后,整个蜀山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那就是,蜀山的长老
妙一和尚,忽然袭击掌门公孙无我,导致其受伤,但是其自己也被公孙无我当场
击杀。
根据公孙无我的说法,妙一和尚乃是魔宗潜伏在蜀山的间谍,代号「山中人」,
他企图袭击自己夺取赤魂石和三皇神器,结果被自己当场击杀。
这下整个蜀山登时炸了窝,晓如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妙一居然是魔宗的间谍,
可是此时公孙无我派人前去搜索妙一的房间,果然在房间的密室之中,搜索出了
魔教天煞明王和幽冥圣母的雕像,还有几封绿袍和妙一的信件。
而那些信件,经过晓如辨认,确实是妙一的笔迹,这下是铁证如山,不容辩
驳。
于是,晓如也只能自己哭泣,无法在做什么了。
而这一切,自然也都是公孙无我搞的鬼了,妙一当然没有勾结魔宗,但是公
孙无我是掌门,杀了他在栽赃嫁祸,也是不难。
至于那些妙一和绿袍勾结的书信……那也是伪造的,不过因为晓如不是诸葛
紫英,不好糊弄,所以公孙无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从妙一其他手书的文稿上裁
剪下小字,拼凑起来,在找高手匠人细心装裱之后才伪造出可以以假乱真的证物
(神探狄仁杰3 里崔亮等人陷害李翰的手法),果然骗到了晓如。
……
此时,在晓如的房间内,晓如默默流着泪水,一口一口地喝酒,她现在真的
好难受,自己的丈夫居然是魔宗的间谍,这让她如何能忍受得了?
晓如此时并不怀疑妙一的身份了,因为那些书信确实是妙一的笔迹,不像模
仿,所以晓如已经相信了。
因此,晓如感觉到无比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公孙无我缓缓走了进来。
「师姐,你没事儿吧?」公孙无我看着晓如在喝酒,叹了口气,坐在了晓如
的身边。
「掌门,你来了啊?」晓如看着公孙无我,心死的她现在神情颠倒,不知所
措,竟然丝毫没有想到公孙无我深夜来自己这里有何不妥。
公孙无我此时将体内的魔气施展到了最大程度,他的功力已经可以在这个世
界施展类似黄易小说里的魔门的惑心之术,此时此法一经展开,立刻公孙无我便
开始挑拨晓如。
「师姐,你不要担心,妙一那样的人,欺骗你,怎么值得你爱呢?」公孙无
我的魔种气息,配合上他那练就的控人心神的邪术,此时只会让晓如心里越发厌
恶妙一,同时对公孙无我的好感加深。
公孙无我安慰了晓如几句,然后就上前搂抱住了晓如。
晓如眼见这个掌门师弟居然抱住,自己,登时一惊,也顾不上伤心了,只觉
得贴着公孙无我胸膛的脸颊发烫,于是小手推着公孙无我手臂就要同他分开,说
道:「师弟……不要这样……你干什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晓如心里却仿佛忘记了妙一,她只是觉得眼前的
公孙无我才是和她做了很多年夫妻的人,自己跟他在一起才对。
这一方面自然是因为魔种那BUG 一般的对女人的吸引力,但是另一方面也源
自于晓如爱的多深,恨也多深,她既然坐实了妙一是魔教卧底,心里就对她埋下
了失望的种子
公孙无我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样,晓如刚刚离开怀抱,这厮就双手捧着她的
小脸,爱恋地说:「你看你,师姐的眼睛都快哭红了,真让人心疼。」
晓如现在是真顾不上黎明的事了,公孙无我的眼神和动作都太具有侵略性,
更可怕的是两人大晚上共处一室,而她的内心防线仿佛都要崩溃了一般。
「师弟,我是你师姐,我是有夫之……」晓如刚说到这里,心里厌恶妙一的
情绪就被公孙无我的摄心之术挑起,不想在承认是他的妻子,只能说道,「别这
样,你先出去好吗?我要睡觉了。」晓如不由地往后退去,心头的悲伤早就变成
了惊慌。
公孙无我却是步步逼近,蛮不讲理地将晓如再次抱住说:「晓如,既然他不
珍惜你,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晓如刚要拒绝,话还没出口,公孙无我就已经低头吻住她的小嘴。她推搡了
几下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紧闭牙关不让公孙无我的舌头进入,不时不停地摇着头
躲闪亲吻。
公孙无我吻不到晓如的嘴唇,经验丰富地他立即转移了主攻目标,双手上下
发力袭击对方的胸臀,同时游走着亲吻她的脖颈和脸颊,晓如一对乳房可是不小,
摸起来真是爽快。
晓如躲避着公孙无我的上下其手,就这样纠缠了十多分钟,如同跑了几公里
一般累得浑身无力。更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双腿间被公
孙无我揉得已经有些湿润了。
「掌门,我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晓如只能哀求道,她现在什么节操贞烈
似乎都随着妙一的背叛而消失,她对公孙无我钟意起来,情迷之下竟然难以做出
有效的抵抗……
「晓如,师弟是真的喜欢你,以后做师弟的女人吧,我是绝对不会负你的。」
公孙无我说完就将无力反抗的晓如推到床上。
晓如被公孙无我的大手掐着腮帮子,牙关被强行打开,男人灵活又霸道的大
舌头也钻了进来。
渐渐的,公孙无我掐着她腮帮子的手松开了,晓如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仍然任由男人的大舌头在她嘴里品尝着。
晓如无比羞耻,她和公孙无我又不是夫妻,怎么能够就这样跟他上床?所以
她此时反应倒是非常激烈,在公孙无我边摸边亲,同时还拉扯她的衣服的时候,
她还在用力抵抗。
只是,她的力气如何能和公孙无我比?只是公孙无我见到这女人反应激烈,
倒也是有些佩服
经过长达小半个时辰的征服与反抗,等到公孙无我晓如身上的衣服被剥光时。
两人都累出了一头热汗。
公孙无我趴在晓如身上,将她一颗丰满的大奶子捏住,堵住她可人的小桃嘴,
另一只手往下摸去。
晓如现在也没多少力气抵抗了,身体的敏感部位又被拿捏着,生理需求也开
始爆发。
而公孙无我则是更加兴奋,晓如的奶子真是特别有料,而晓如的身体也是异
常的敏感,才不过亲摸几分钟,晓如就湿透了。
「我好想要啊……怎么会……他也太会摸了……怎么办……难道真要跟他干
了?」生理上的欲望令晓如已经无力反抗,虽然内心还有些纠结,可是再也没法
做什么挣扎了。
公孙无我看除了这点,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
「啊……」晓如痛呼一声,终于被男人进入了身体,那根巨大的鸡巴,粗大
爆长,绝非自己那个和尚丈夫妙一能比。
「好大……插进去了……啊……怎么会……好师傅……好棒啊……」她现在
身体反应很兴奋,但思想却很茫然。隐隐中有一种不甘和愤怒。
可怜妙一和尚当了个糊涂鬼,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杀,而现在,老
婆都在陪杀他的人做爱。
「虽然不是处女……可是还真紧啊!」看着身下娇美动人,却显得有些痛苦
的女人,公孙无我插在晓如体内的的阴茎仿佛大了几分。
而被那么巨大的分身插入,晓如心里觉得难受,可是身体却很满足。
公孙无我没有继续动作,而是继续和晓如热吻一阵,然后捧着她的脸颊说:
「师姐,别一直闭着眼,睁开看着我。」
晓如等了一阵,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只见公孙无我跪坐在她腿间,两人的
身体紧密的连在一起,而这个可恶的男人正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即便是怨恨公孙无我的粗暴无礼,晓如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优秀,妙一
背叛了自己,背叛了师门,而公孙无我却仿佛成为了自己最爱的爱侣。
而现在,公孙无我赤身裸体地在晓如面前,光是那比妙一长得俊的相貌和完
美的身型就足够让她心动。
对男人来说,欣赏美女的脸蛋和身材是一种享受,而反过来同样如此。公孙
无我重新开始挺动时,隐约摆列着的几块腹肌随之起伏,晓如还忍不住盯着那些
腹肌看了一会儿。然后才羞红着脸重新闭上眼,她不想反抗,她只想得到最大的
快乐。
「晓如师姐,我会对你负责的……」
随着公孙无我粗重的声音,他开始动情地冲刺起来,晓如不是处女,身体自
然那很容易就能接受公孙无我的强大,随着那巨大的小公孙的蠕动,晓如仿佛体
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啊……舒服……啊……不要这么用力……啊……插死我了……哎呀……啊
……」
晓如从未尝试过这么快乐的感觉,强烈的力道,狂热地冲击,极乐的刺激,
身上的男人似乎可以彻底将自己给征服一般。
晓如天生就生的丰乳肥臀,虽不如诸葛紫英那本巨大诱人,可也是前凸后翘,
肤白貌美,因此性欲也比一般女人旺盛。
而之前晓如之前的男人妙一,那个和尚不能真正让她满足,而且一个月才见
面一次,晓如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根本熬不住。
可是现在,被眼前的男人,公孙无我像是强奸一样的占有了,晓如却是在这
位蜀山掌门的胯下品尝到了极乐,魔种的撩拨,令她的身体彻底沉沦,她很快就
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自己的师弟强奸的事情,转而恨配合着,享受着男人的鸡巴
冲刺。
看到开始发浪的晓如,她的疯狂自然让公孙无我更卖力地开垦,眼前这个女
人可是自己的师姐啊!那种迷人的魅力,曾经诱人的风姿,一个个浮现在公孙无
我的脑海里,令他越战越勇。
晓如的身体摆动的更加快速起来,晓如的下体,被操的不住流出乳白色的泉
水,把个公孙无我的从小兄弟的四周都流遍了。
同时,晓如这熟女嘴里的淫荡浪叫声叫的也更加响亮起来,断断续续叫道:
「啊……啊……好……好……舒服……啊……插死……啊……啊……」
一边大力地运动,看见晓如一脸淫荡浪叫的样子,公孙无我傲脸上淫荡的笑
容只会更加得罪。
他低头含住了晓如胸前一只雪白柔嫩的乳房,不停地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吻,
同时下面也不停地配合晓如的上下的动作,使得小兄弟更加用力地插入到晓如鲜
红的蜜穴里,使她浪叫的更加大声……
「啊……啊啊……掌门……我不行了……啊……啊啊……」
半个时辰后,已经欢乐无比,完全不再挣扎的晓如似乎要达到顶点了。
在欢乐的呻吟中,那幽兰花蜜般的阴部伴随着公孙无我的冲刺而开始爆发炙
热的岩浆,晓如的身体一阵阵颤抖,在激烈地冲刺中,她的身体真的几乎要升天
了。
晓如的高潮也极大刺激了公孙无我射精的冲动,尤其是滚烫的阴精的洗礼,
令公孙无我的马眼一阵酥麻,他用力地抖动几下,在晓如的呻吟中,公孙无我射
精了……
第050章五毒兽花楹
渝州乃是神州大地一繁华之地,此时的公孙无我已经来到了这里,因为他要
看看,那位著名的唐雪见小姐在不在渝州。
和晓如做爱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公孙无我当晚把个晓如操的是欲仙欲死,快
乐无边,而第二天早上醒来,晓如显得有些后悔。
可是,在公孙无我魔种挑拨她中枢神经的快感下,对公孙无我好感大增,再
加上妙一在她心里的形象彻底崩溃,所以她只能是勉强顺从公孙无我,并不反感
他就是了。
解决了晓如之后,公孙无我才来到渝州,看看雪见那妹纸在不在。
不过,来到渝州之后,公孙无我先去了一趟永安当,因为景天那个家伙对他
来说,也有些利用价值,因为自己还要利用他泡龙葵呢。
景天虽然是神将飞蓬转世,可是已经过去了千年了,身上早没什么法力了,
如今就是个普通的当铺伙计,公孙无我要收拾他可以说是相当的容易的。
很轻松的,抓住了景天,公孙无我以自己的摄心术的功法将景天的神智给控
制了,这门功法若用来对付大修真者恐怕作用未必多大,可是对付景天这种小人
物那是一抓一个准儿,所以公孙无我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地就控制了景天。
解决了景天之后,公孙无我便先去打听唐家堡的事儿。
在城中打听了一下,公孙无我也打听清楚了,唐家大小姐唐雪见是真的存在,
如今也有十八岁了,正当妙龄,青春美貌,是渝州城著名的美人儿。
「嘿嘿,唐雪见……神女夕瑶的化身,有意思啊……还有那个小土豆花楹,
可爱的五毒兽……先从她开始吧……」
公孙无我连人家可爱的五毒兽花楹都不放过,可见其变态禽兽之行。他可是
知道,只要是第一个可以听懂一只五毒兽说话的人,就是五毒兽的主人。
而以公孙无我如今的本事,想要听懂一只五毒兽的话那是很容易的,所以公
孙无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偷走唐门的五毒兽。
……
唐门在江湖上虽然说势力并不算多弱,可是对于现在的公孙无我来说,真可
以说是形同虚设,公孙无我轻而易举地潜入,先去找唐坤。
唐坤虽然也算是江湖一霸,可是实力比之修真者实在差得很远,再加上公孙
无我精通摄心之术,所以他轻而易举地从唐坤嘴里问出了五毒兽的位置,然后又
让他丝毫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
公孙无我于是依照唐坤说的办法,潜入到密室当中,很快找到了土豆花楹。
公孙无我拿走土豆,很快来到了一家客栈,公孙无我要了一间上房,然后对
着土豆输送了一点真气进去。
很快的,那小土豆便有了反应,只见黄光一闪,一只长着翅膀的小巧五毒兽
出现在了公孙无我的面前。
「你好啊,五毒兽!」公孙无我对着五毒兽打招呼,他遇强则强的能力,让
他可以跟五毒兽对话。
「你能听懂我说话?」五毒兽一边绕着公孙无我飞一边奇怪地说道。
「当然能听懂,我现在可以说是你的主人了吧?」公孙无我嘿嘿一笑,说道。
五毒兽的规矩是五毒兽一族的族规,这只小五毒兽自然是不能不遵守,于是
点头道:「是啊!你就是我的主人了,我叫花楹!」
公孙无我微笑道:「那好,花楹,既然我是你的主人了,那你就现出你的本
体吧!」
花楹点了点头,接着就见白光一闪,一名身穿黄衣,十四五岁的少女出现在
了公孙无我的面前,但见秀雅端丽,姿容清秀,身材在一身合体的黄衣内凸起,
显得颇为丰满,虽不能算是倾国倾城,但也是秀色可餐。
「主人你好!」花楹微笑着对公孙无我说道。
公孙无我眼见收了这么一个可人儿的少女,心里欢喜,说道:「花楹,我叫
公孙无我,以后就是你的主人了。你是不是什么都要听我这个主人的?」
「是啊,主人,这是我们五毒兽一族的规矩啊!」花楹天真地说道。
公孙无我嘿嘿一笑,再也忍耐不住,抱住了她身子,就朝床上走去。
花楹呆了一呆,说道:「主人,你要干什么啊?」可是却没有挣扎,而是任
由公孙无我将她带到床边
「和你这个我的小奴仆做个好玩儿的事情……」说着,公孙无我将花楹压在
床上,喘着粗气卖力地亲吻花楹的红唇,大手摸到了花楹的乳房,只觉触手丰满,
坚挺有弹性,只是隔着衣裳摸起来不大顺利。
「我靠,这小丫头的奶子不小啊……」公孙无我很是吃惊,却也欢喜。
而花楹被自己新认的主人吻住,只觉周身炙热,公孙无我熟练地将舌头伸入
其玉嘴中,只弄得从未经历过人事的花楹气喘吁吁,很快就脸红一片了。
「主人……好羞人……啊……」花楹不安地扭动着身躯,而公孙无我更是淫
笑着一边亲吻花楹的玉脸红唇,一边施展解脱大法,将花楹的伪装一层层弄掉。
伴随着公孙无我熟练的脱解脱功夫,公孙无我把花楹吻的迷醉不已之时,花
楹这小妞身上的伪装已经被公孙无我几乎完全除去。
伴随着公孙无我淫荡地将花楹身上穿的的月白色肚兜拉掉,终于让这个完美
少女的玉体彻底暴露在自己面前。
花楹的身材当真可以说是完美无瑕,肌肤白嫩,身段修长,玉腿丰满,幽兰
茂密那也就罢了,而花楹最引人瞩目的却是那对和她年龄完全不相符合完美硕大
的巨乳和丰满的屁股,一对大大的奶球弹性十足,犹如小半个足球的胸围几乎可
以媲美后世的柳岩老师,更绝妙的是上面的粉红樱桃却小巧动人。
「花楹,你的身体好美……」公孙无我咽了口唾沫,低声道。
「主人,好羞人,你怎么脱光了人家啊…………」花楹害羞不已,她怎么也
想不到这个自己新认的主人,居然就把她的衣服给脱了,这样光溜溜地对着自己
的主人,这恶客怎么是好啊?
虽然花楹身为五毒兽,不大懂得人间的贞操挂念,可是就这样被一个异性男
人脱光了,花楹也不禁羞耻难耐,难以自持。
眼看花楹被自己脱光了,公孙无我喘着气,起身解开衣裳,脱光之后,弹出
巨大的阳具。
「花楹,为主人我用嘴吸一下好吗?」公孙无我指着那巨大的大鸟叫道。
「那是什么东西?这么大?!像个大铁棍一样……」花楹可从来不知道人间
男子的生殖之器,此时见到自己的主人居然身上有这么大一根奇怪的家伙,看也
看呆了。
「花楹,别光看着,要好好服侍主人,知道吗?」公孙无我抚摸着花楹的额
头,笑道,「用你的嘴来舔,舔主人的这个,知道吗?」
「用……用嘴舔?」花楹羞红着脸问道。
「我是你的主人,你必须听主人的,你知道吗?」公孙无我微笑道。
「啊……那,那花楹知道……」花楹听到这话,只好站起身来,跪在了公孙
无我面前,撅着那迷人的少女美臀,颤抖着伸手抓住公孙无我的大鸟,只觉得坚
硬火热,心里主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一根巨大的家伙?这是拿来干什么的啊?!
但是花楹却还是顺从地抓住那根大家伙,张开颤抖的嘴唇,轻轻抱住坚挺的
龟头,轻轻吮弄,同时前后摆动头颅,嘴唇以「O 」字型做起了活塞运动。
看到这浑身洁白的丰满美人在自己胯下沉沦,虽然她的口技十分生涩,牙齿
有时候还不小心弄疼了公孙无我的棒身,但却依然让公孙无我十分满足,他轻轻
抚摸着花楹的秀发,观赏着身下美女一脸含羞地做着文雅的摆动姿态。
「啊……花楹,主人的鸡巴好吃吗……」
「一点都不好吃……腥腥的……不过花楹还要继续帮主人吃……」花楹吐出
鸡巴羞涩地嗔了一声,接着更加努力地帮公孙无我口交。
她的箫功生涩,不值一提,可是眼前的洁白身躯的视觉效果和温热的嘴唇却
依然让公孙无我舒服地在她嘴里喷射出来。
「花楹,吞下去,你要听主人的话,知道吗?」看到咳嗽的花楹,公孙无我
继续哄骗她。
花楹毫无准备地被公孙无我嘴射,本来想下意识地吐出鸡巴,可是听了主人
要自己把这些东西吃下去,立刻毫不犹豫地将嘴里的黏糊糊的恶心液体全吞了下
去。
「花楹,我要占有你,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公孙无我淫笑着将花楹压在床
上,将她的身躯摆弄成诱人的小狗爬,这样可以让公孙无我很清楚地欣赏到花楹
那洁白的美臀。
「主人……这样好羞人啊……」被公孙无我摆弄成这副样子,花楹感觉特别
的羞耻,但是她却不能抵抗,便只能轻轻摆动臀部,如小狗一般。
「花楹别怕……恩……主人来了……」说完,公孙无我挺着那根巨大的鸡巴,
从后抵触到了花楹已经湿了的小穴,在花楹已经紧绷着神经的迎接中,公孙无我
不客气地冲入了其中。
「啊!」
那大鸡巴的强大弄得处子破身的花楹忍不住疼的叫出来,公孙无我能看到花
楹的下身流出了鲜血,他没有动,而是低声道:「怎么样?花楹,还忍得住吗?」
「主人……主人……好疼……你干什么……啊……这样好疼啊……」花楹忍
着疼叫道。
「恩,别怕,花楹,很快就会舒服的……」公孙无我说完就按住那隆起的两
瓣洁白臀肉就开始抽插,只感觉自己的鸡巴插在花楹的处子花房内,被紧紧的肉
肉夹住,舒服的要命,更加上这小穴还隐隐有一股吸吮之力,令公孙无我简直要
爽死了。
「啊……啊啊……啊……啊……哎呀……啊……」
花楹无法控制地叫出来,虽然她知道主人正在做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自己不
能反抗,可是她的身体终究有点承受不住这鸡巴的冲刺,只能无助地将洁白动人
的少女屁股轻轻摇晃着,以减轻痛苦,而这样做,更增加了几分视觉冲击,让公
孙无我越战越勇。
公孙无我玩儿过不少女人了,技术已经熟练无比,此时一把将花楹从后抱起,
那一对巨大的肉球被其从后抓捏,一边按,一边干。
花楹只被这鸡巴操的浑身压力甚大,但是伴随那一下下冲刺花房的巨物,花
楹只觉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被震撼了一般,慢慢的却也不觉得疼,反而是很舒服。
「啊……啊啊……哎呀……主人……人家……人家……觉得……觉得好舒服
……啊……开始舒服了……主人……你……啊……你尽管玩弄人家的身体……干
死人家吧……啊啊……啊……」
被鸡巴操出快感的花楹逐渐变得淫荡起来,伴随着本能的呻吟,下身更被鸡
巴操的不住流水,淫荡地屁股更是被公孙无我不时「啪啪」拍打。
「怎么样?花楹,主人我干的你爽不爽?!」公孙无我淫荡地拍打着眼前晃
眼的大白臀部笑道。
「啊……舒服……舒服死了……啊……主人……人家好舒服啊……被主人干
的好爽……啊……干死花楹吧……啊……我要死了……」
花楹虽然不懂男女之道,可是现在被操舒服了,也不由自主地淫荡呻吟,公
孙无我淫笑着摸她的大奶子,操她的阴道,把个可人的五毒兽搞的欲仙欲死啊!
这个可人少女此时浪荡地以小狗爬的姿势被眼前的所谓的公孙无我老汉推车,
她这条洁白的小母狗被这淫荡男人的从后淫弄干的小半个时辰内就已经舒服地浑
身发抖中,下身一阵阵酥麻中达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潮。
而公孙无我似乎也疼惜花楹是处女破身,此时享受着女人高潮后的快乐后,
于是也无比满足地放松精关,随着一下下强大地抽送中,花楹这洁白动人的美人
舒爽地叫唤下就被内射其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