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 】(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九)
刀锋由打底衫的下摆缓缓探入,轻轻撑起柔软的布料。罗威宏原本可以直接
将她的衣服脱下来,但是他不会放弃任何可以带给这女孩恐惧感的机会。刀背擦
过柔软的肌肤,触碰到被小豪踢出的瘀伤,疼痛和紧张引起夏花阵阵的战栗,然
后......
嗤......
布料终于受不住压力,被划开一道口子,然后向上延长,逐渐露出女孩被凌
虐的不成样子的腹部。
『啧啧啧......还真是让人挺心疼的......』
罗威宏收回匕首,手指在瘀伤处来回抚摸,然后又撩起松散开的衣摆,再次
划出一个缺口。
嗤......
裂帛的声音并不大,但在此刻安静的气氛中十分清晰。当打底衫已碎裂成缕
缕布条,罗威宏便又蹲下身去,抚摸着夏花被黑色打底裤紧紧包裹的大腿,刀尖
轻柔地在上面滑动。
本帖隐藏的内容
刚刚只是刀背,这一次则是直接感触到刀锋那冰冷又锋利的触感,夏花忍不
住发抖,却又不敢发抖,害怕稍微一动,刀尖就会刺破肌肤。
呲......
由于包裹的更加紧密,布料被划破时发出的声音也更尖锐一些,大腿处并未
遭到多少踢打,露出的肌肤还依旧是雪白柔嫩的。
呲溜......
罗威宏伸出舌头,在那裸露出的皮肤上舔了一下,夏花立刻好像被一条肮脏
的流浪狗舔到一样绷紧了身子,恶心得快要吐出来。
『夏花小姐保养得不错。』
赞赏了一句,刀锋已经又在裤袜上划出一道口子,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
刀尖永远像贴着肌肤游走,更像是贴着女孩的心脏一般。
『好了!』
就像刚才脱去夏花的外衣时一样,在将那条裤袜割破的如同情趣内衣般尽是
破洞之后,罗威宏便停下动作再次站起身。
『你......』
『唔,这里还有一件呢,忘记了!』
夏花刚出口的声音被生生打断,然后,匕首精准地伸进了自己两乳之间,割
断了棉布内衣两个罩杯之间的连接。
『呜呼!』
围在四周的几个男人在两团椒乳弹跃而出时立刻捧场地起哄,一旁观看的小
豪也吹了一声口哨。
夏花已经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从小投入于学业,毕业后再投身于事业,忙
碌而充实的生活让她至今仍无暇谈过一场恋爱。若只是腹部和大腿被众人看到,
她还只是觉得恶心与屈辱,可是当从未示之于任何男人面前的饱满双峰大喇喇地
暴露在几个恶棍的视线之中,从未有过的羞愤感让她恨不得立刻死在这里。
『不止保养得不错,发育得也不错。』
不去理会女孩已经将嘴唇咬出血,罗威宏的左手毫不客气地攀上一边乳房,
就着饱满绵密的触感恣意地揉捏,右手则持着匕首,用刀尖去拨弄另一边由于各
种刺激而发硬挺立的深粉色的乳头。
『饶了我......』
男人手掌的力量,刀尖的锋利与冰凉,屈辱和威胁的双重折磨终于让决心不
再开口的夏花咬着牙发出求饶的声音。
『咳咳......第一次是外衣,这一次是内衣,下一次可就直接是这白嫩嫩的
皮肤了。夏花小姐,我不是在让你求饶,我要你说出我想听的东西。』
罗威宏依旧玩弄着一对乳房,语气轻松而舒缓。
『我真的没有见到她。』
『哦。』
随口敷衍地丢出一个字,罗威宏将拿着匕首的手收回,转头向小豪道:
『你不想来试试?』
『他妈的当然想!』
听到罗威宏提醒,小豪才如梦初醒般两步跑了过来,捉起空着的那只乳房就
狠狠捏了一把。
『嗯......』
这一把要比罗威宏捏得重得多,夏花痛哼了一声,睁开眼睛却正对上罗威宏
戏谑的笑脸,立刻将脸偏到一边去。
『还有谁想试试咱们的大记者、女英雄的奶子?弹手的很哦!』
『我!』
『我!』
随着小豪的一声招呼,五六个人呼啦一下都围了上来,罗威宏也没有阻拦,
笑着退让到了一边,只是尽管如此,只有两只乳房又如何能放得下那么多人的手?
腋下、腰腹、屁股、大腿、胯间......似乎忽然间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被肮脏的大
手所覆盖,在恶心地摩擦,在肆意地玩弄,夏花终于无法再坚持沉默下去......
『呜......求求你们......别这样......饶了我......放我走......』
伴随着崩溃的哭泣而出的求饶声比起刚才软化了许多,但并不能唤起恶人们
早已不存在的同情心,残破的裤袜与小小的内裤更挡不住群狼的侵犯,夏花感觉
到一只手已经顺着裤袜的裂缝,挑起内裤的边缘,探进了自己最为私密的地方......
『不要......求求你......不要!』
她无法分辨那只手究竟是谁的,只能一面求饶一面慌乱地夹紧双腿,但一切
都是徒劳无功,两根手指还是拨开了覆盖在小丘上的细软阴毛,探进两片紧密闭
合的花瓣,沿着幽深的裂缝,滑往最为隐秘的入口......
『操!这妞还是个雏!』
那手指的主人像是挖到宝藏一样兴奋地喊了起来,在夏花悲泣的娇鸣声中将
手指高高扬起。那手指上并没有什么,只是两根刚刚见证了一个少女的贞洁的罪
魁祸首而已,但所有男人的目光却都被它们吸引,像是在瞻仰一位高高站立的英
雄。
『操!老子好久都没见过处女的屄了,快把她架起来!』
玩惯了大小明星名媛,小豪倒是确实许久没碰过处女,此时一听夏花还未经
人事,立刻兴奋起来,其他几个人对他言听计从,也顾不得继续占便宜,七手八
脚地将夏花以婴儿把尿的屈辱姿势抬起。
『放开我!求求你们放开我!』
柔弱的双腿无力地踢腾起不到任何作用,在两只柔软的脚丫分别被两人握在
手里再无法动弹之后,夏花的挣扎便被完全瓦解。大张的双腿之间,内裤已收缩
回原处,但也只能为女孩守护片刻的尊严。小豪的手指不怀好意地从小腿开始,
两根指头模仿着双腿走路的姿势,一步步,一点点向少女最为宝贵的地方靠近,
沿路的每一下触碰都好像尖锐的刀子,在夏花无助的心灵上剜下道道疤口......
『我去,这粉嫩的,黑木耳操的多了,都忘记女人屄本来应该长什么样子了!』
这句话并不好笑,可众人还是争相哄笑起来,一道道目光却丝毫不肯移开地
紧盯着内裤重新被拨开后露出的,那一片萋萋芳草遮掩下的粉红隆起。
『来,我看看咱们大记者的处女膜长什么样!』
小豪的两根手指将闭合的花瓣一点一点轻轻地撑开,露出那一个被淡粉色肉
膜包围着的小孔,那里是干涸的,纯洁无暇的,未经任何人造访过,此刻却被十
几道淫邪的目光聚焦,每一道视线都好想带着炙热的温度,灼烧滚烫,只是这温
度,怎样也烤不干少女眼角滚滚而出的屈辱泪水......
『哎哟喂!这可真他妈紧!』
小豪当然不会只满足于观摩,食指指尖绕着那片膜打了个圈,便尝试着要从
中间那个小孔中钻进去。
『求求你......不要......』
刺痛的感觉传来,夏花哀声地求饶着,纵使连她自己也知道这根本就是徒劳
无功。
『不要?当然不要。』小豪却真的撤回了手指,然后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带,
『这么漂亮的膜能用手指头捅破吗?当然是要用我的鸡巴了!』
『等会等会!』
一名手下忽然出声,小豪有点莫名其妙地看向那不知死活打断自己的小子。
『嘿嘿,我还是头一次见识这玩意儿,能让我拍个照不?』
『哈哈哈哈......你他妈的!』
无耻之极的话语引来的却是满堂的哄笑,小豪笑骂了一声,干脆绕到了夏花
身后,双手托住女孩柔弱的腿弯,将轻盈的娇躯接了过来:
『来,我给你们端着,谁要拍照留念就赶紧!』
『你......你无耻!放开我!放开我!』
太过下流的羞辱让夏花又生出一点力气,之前几个人的紧箍她无力反抗,但
现在只有小豪一个人,在猝不及防剧烈的挣扎下,女孩的娇躯竟真的挣脱了小豪
的怀抱,跌落在地上。
『操你妈的!』
小豪也被闪了个趔趄,恼羞成怒之下直接给了夏花腰眼一脚,这一脚虽不重,
但踢在脆弱的部位仍是让夏花疼的几乎背过气去,微弱的反抗就这样被镇压,而
怒火窜起的小豪更加没了怜香惜玉的心思,直接一脚踩在夏花的肩膀上,然后捉
住两只纤细脚踝大力提起,将她的身体摆成快要倒立的姿势。
『拍!给老子拍!拍她的屄,还有这屁眼!都给老子拍清楚,连脸也拍进去,
还有待会老子给她破处,都他妈拍仔细了!明天老子要看到网上有多少报道我们
的新闻,底下就有多少张这婊子露屄的特写!』
夏花上半身被男人踩在脚下,再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双腿被大力分开,不只
是胯间娇嫩的花瓣,连股间那朵深藏的稚嫩雏菊也无助地被众人肆无忌惮地俯视
着,被连绵不绝地亮起的闪光灯照出每一条褶皱。
『行了行了,玩得差不多就得了。』
一直只在旁边观看的罗威宏任由大伙拍了一阵,看到小豪将夏花重新扔回地
上又去解自己裤子才出了声。
『怎么了?』
虽说平时称兄道弟,但小豪的地位毕竟要低得多,罗少拦阻,他也不得不停
下。
『摸摸玩玩可以,但是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做了。』
『为什么?』
『待会再说。』
罗威宏没有做解释,而是示意手下别再玩弄夏花,又叫两个人拿了绳子来,
把她手脚都绑在了一起。
『夏花小姐,刚才说的依然有效,你什么时候肯说,我们就什么时候停下来。
现在能告诉我们了吗?』
『求......求求你......』
纤细的腰肢差点被小豪掰断,头朝下那么久大脑也极度的缺氧,夏花此刻的
状态很难去分辨罗威宏说了什么,只是本能地发出求饶的声音。
『我早就说了,我们想听的可不是这个。』罗威宏摇摇头,手背后踱了几步,
到木桌边拿起上面的一摞报纸,『其实我有点好奇。嗯......应该说当坏蛋当得
久了,很想知道如果是像你这样的女英雄会是什么感觉。』
『我......我不是......』
羞辱与虐待让夏花无力再去在口头上坚持那些信念,她现在只想让这场噩梦
快点醒来。
『不是什么?不是英雄?no,no,no,看看这些报道,无论哪一篇,你的名
字都被放在最醒目的位置,你不是英雄谁是?』
罗威宏把报纸扔在夏花的身边,女孩的目光扫去,确实,夏花两个字在那些
报道中格外耀眼,那代表了自己的理想和荣耀,自己作为一名记者的骄傲和尊严。
虽然,这份骄傲和尊严眼下已经被践踏成了碎片。
『说起来你不奇怪吗?你二十出头,在你们报社有那么多比你资历深、地位
高的人,为何要让你独自出这个风头?还是你从来没有注意到过,所有的报道几
乎都只署了你一个人的名字?』
是这样吗?
夏花确实没有注意到过,可是,那又代表了什么呢?
她隐约地想到了点什么,却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我没猜错的话,在发报之前,你们社长或者主编应该找你谈过话吧?』
『你......』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不奇怪啊,我和小豪都跟传媒产业有关系,说
得直接一点,关于这些,我懂的比你多。』罗威宏注意到女孩眼神中一闪而逝的
仓皇和疑惑,微笑了一下,『有人告诉过我,在传媒界,推动一件事情的永远都
是利益,而当大部分参与其中的人的利益得到满足的时候,这件事情也就差不多
该结束了。夏花,我问你,你在这件事中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夏花没有回答,罗威宏也没有等她回答:
『算了,像你这样的小年轻,猜也猜得到会是什么答案。我再问你,你有没
有真正想过,通过这样一件事,真的能得到你所追求的那些东西吗?』
有想过吗?夏花不知道,在『年轻』这两个字进入耳朵的时候,她又想起了
主编发给她的短信,那里面两次出现『年轻』这个词,如今又被罗威宏提起,那
到底代表了什么?
『要我把话说明白吗?呵呵。』罗威宏再次摇了摇头,在夏花面前蹲了下来,
对上她的眼睛,『在这次的事情中,你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但也是最搞不清
楚状况的一个。你要的东西也许可以得到,但那是最困难,也是风险最大的一个
回报,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在其他人的利益被满足前克服这些困难,绕开这些凶险?
夏花,你太年轻了,年轻得不堪一击。我不妨告诉你,你的社长即将离开现在的
报社,进入一家国家级的媒体机构,你的主编则会得到一份出国深造的机会,回
国后等待他的也将是一份报酬优渥的工作。而你,如果今天没有出现在这里的话,
则会继续带着你英雄的光芒,享受着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追捧,或许未来你的天空
会越来越大,但是在这件事情中,你除了声名鹊起之外什么也不会得到。因为这
件事情已经结束了,如果再执意向前,最终的结果仍然是像现在这样,明白了吗?』
『你......胡说!』
『哼哼,是不是胡说,以你的聪明不会想不明白的。』
罗威宏没有再多做解释,站起身点了根烟,默不作声地看着夏花。他知道此
刻这女孩的心里绝不会像表面上一样风平浪静。
他想的并没有错。那天社长和主编的话语、表情,重新在夏花的脑海里盘旋
着,比当时更加清晰。当初没有看到的,没有听到的那些东西,现在她全都看到
了,听到了。只是她要如何相信,那些东西原来是如此的丑恶?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
无力地呢喃着,眼泪再次不受控制地涌出。夏花怎么也想不明白,善与恶、
对与错,原本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变的那样复杂?她做的不对么?不对么?
少女几近崩溃的情绪看在罗威宏眼睛里,他满意地捻灭手上的烟蒂,阴冷地
笑了起来:
『好了,看来是该告诉你最后一件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