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04-1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四章四叶尸魔芝
那魔魂猩红的眼眸一直注视着那爪尖的紫色火苗,忽而阴诡的嘿笑一声:
「来凑数的两人,自动送上门来了,最好抓活的。赤炎王,这次可别再把事情办
砸了。」
赤炎王眉头一皱,神色一凛,难道还有不怕魔气侵蚀的男女主动送到死城来?
不过也正好,既然有人送上门来,那就省自己很多事了。帮魔魂成就躯体之
事,就是自己事成之曰。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尔虞我诈的赤炎王,又怎么可能真的
相信一个魔魂?
心中早就酝酿好了种种应对之策,不将它所有油水榨出来,怎对得起自己这
一番用苦良心。
魔魂同样思虑不迭,赤炎王的利用价值快要结束了,等他办完最后的事情后,
定将其炼成天尸打手。
一时间,魔魂的魔焰大炽,随之一声尖利的呼啸,那些魔尸都纷纷停止动作,
攀爬着石梯,钻入洞穴甬道,好似地狱之门骤然打开,恶鬼争相暴涌而出。
如潮水一般,向外浩浩荡荡而去。
死城某角落里。
「砰」
一声脆响,一具铜尸脑袋爆裂,扭陈的身体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干掉这只碍事的铜尸后,东方不败一掌扫出,掌风吹拂的杂草枯枝飞散,一
株黑中带黄的尸魔芝显露了出来。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株尸魔芝肉色枯萎,驳杂无泽,显然是一株不入品的低
劣之货。
「混蛋,又白忙了。」东方不败心下一阵郁闷,一脚碾碎了那株不值钱的尸
魔芝。
搜罗了一番尸核,收了起来,足足已经一小包了。可见为找一株四叶尸魔芝,
一这路没少遇到类似的战斗。
东方不败脚下一点,兔起鹘落的飞到了房顶上,俯瞰周边依旧一片死气沉沉。
院落中央,拜东方不败所赐,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已没有动静的魔尸。
「不败」
一道婉转柔和的声音飘落东方不败耳朵里,他急忙扭头一望,只见师尊澹台
幽莲仙姿袅袅的飘然而至,一袭青色长裙,翩然惊鸿,犹似那谪仙下凡。
那玉润晶莹的绝色玉容,凛然若仙的气质,与这死城风格截然相反。
东方不败在前面开路,美女师尊在后面跟着。
「不败,再过一天,如果还找不到四叶尸魔芝,我们就回长青谷。」澹台幽
莲淡然道。
「师尊,没有灵药,想拿头名的话会很难。」
澹台幽莲纤指把弄着一缕丝,淡然说:「我们已经努力了,谷主之位,一切
随缘吧。」
怎奈澹台幽莲虽然口头答应参与竞选谷主,却内心仍保持一颗置身事外的状
态。东方不败不禁感慨,多少人想争夺,还不够格,可这「神仙姐姐」一颗脱俗
心,世人奈我何啊?
「那我们就向死城中心,我相信哪里一定有四叶尸魔芝。」东方不败坚定
的说。
「死城中心?」一口薄唇虚张,澹台幽莲显得有些惊讶。沉思片刻,撩了一
下丝说:「死城边缘已经很凶险了,到中心魔气充足之处,我可没有办法保护你。」
东方不败一脸镇定,师尊对自己有收留教授之恩,一定要帮她成就谷主之位。
更何况,自己也经历了不少风波,战斗能力不敢夸口,经验还是有的,实在不济,
就逃呗。
「师尊,不如我们分开寻找。也能加大搜寻范围,几率会大些?」男人的自
尊心也在作怪,索性就脱离澹台幽莲的保护。
「当真?」
「师尊多虑了,我会小心的。」
风起,掀动她的一缕青丝,嘴角勾起一丝微笑。长长青裙轻飘摆动,莲足虚
空轻踏几步,背影已飞出好远。
「也给你一个历练的机会,有危险就大声喊我吧。」声音如过石清泉,缓缓
传来,身形渐渐消失。
「放心,我能应付。」看着那飘走的澹台幽莲,东方不败心中突然有点不舍。
东方不败开始在死城边缘地带,一路探索横扫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眼前一片残破景象。
阴风浮动,如同鬼魅嘶鸣。灰色的天空丝丝黑气漂浮,沿途破败的城墙,散
落的泥坯砖瓦,到处残垣断壁。
一处耸立的城楼,高约五丈,顶上泛红阁楼瓦楞不全,一根根支撑的梁柱四
散倒落,上空一只展翅的苍鹰缓慢盘旋在空中。
坐落在城楼脚下,一顶破烂残布搭起的小亭,几张布满灰尘的桌凳。这一切,
都证明着城内的荒凉和破败,也诠释着当初的繁华。
「咳咳」,东方不败干咳两声喃喃道:「这怎么还没到中心呢,这儿的魔气
怎么这么重?」
突然。
苍鹰垂直猛然扑向城楼顶部,穿过破洞的瓦楞直射
去。东方不败瞳孔放大,
面前之势让人匪夷所思。
瞬间。
城楼瓦楞由内爆起,青瓦四溅飞散。而那入的苍鹰,腾空而起,爪上抓着
一块泛红如血肉的物体,边缘四片绿叶环捧,犹如鲜生。
「四叶尸魔芝。」话刚说完。
瓦楞中陡然间爆出一双金爪,手指骨骼弯陈,指尖锋芒毕露,比那苍鹰利指
还要狠三分。
「嗷」,苍鹰一声鸣叫,双脚已落入那双金爪之中,逆向撕裂,肢体被一分
为二,血液顿时四溅。眨眼间,连带那尸魔芝一同落入城楼内。
金尸!
东方不败低呼一声,脚下不听使唤,连退两步。眼神之中,尽是恐惧。那只
金尸给自己带来的震撼太强了,完全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何况,从形来看,那只金尸已经拥有了初步的智慧。竟然懂得用灵药做饵料,
钓活物了。
亏得自己没有先现那株四叶尸魔芝。
悄然运起真气,在金尸还没有现前,纵身跳到了一处废墟内。金尸相当于先
天初阶的战力,可不是自己这等宗师能够硬扛的。
东方不败忙趴在废墟边缘,透过隐露的缝隙细致观察一番。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心中不免升起一丝兴奋,终究还
是让找到了。只不过打不过那头金尸,得想想办法才行。
高约五丈的城楼对东方不败根本不在话下,几个纵跃顿停。不出半息间,已
经到了残缺的阁楼上。
贴身在残墙上,一股血腥气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能隐约听到里面大口咀
嚼的声。很明显,那刚才还活生生的苍鹰,现在已经成了金尸的食物。
东方不败催动神念扫
阁楼,沿地面前移,即使里面黑暗不见光线,都毫纤
毕露的浮现在脑海。
「嘶……」
东方不败忍不住就倒吸一口冷气,里面岂止是一个金尸那么简单。本想通过
灵兽把他引开,好找机会取走四叶尸魔芝,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有两头银尸。
东方不败一把拎住了事先准备好的灵兽,直接啾的一声被丢了出去,冲着那
阁楼,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砰」
一声物体似乎摔落地面,紧接着几个翻滚声,彻底打破了城楼里的安静。一
金两银三头魔尸,眼放光芒。好似在说,明显一股诧异,今天奇了怪了,刚来只
老鹰来送死,又飞来一只灵兽。
灵兽小心翼翼的瞅了瞅三头魔尸,还没来得及装死时,魔尸动了。
一个个獠牙呲起,狂魔乱舞般的扑将而来。
灵兽急忙划拉着四肢,以超乎寻常的速度,东躲藏省穿梭在三个魔尸脚下。
「哐当」一声,灵兽看准时机,一个「箭步」冲破杂乱的砖瓦,飞奔而出,
奋力凌空一跃,直接从近五丈高的城楼上跳了下去。
那半空中的姿势,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嗷」,伴随着三头魔尸的嘶吼声,金尸在前,两个银尸在后相继追了出来。
那金尸毫不犹豫,紧随灵兽跳了出去。
「砰」,一个银尸脚下突然受阻,一脑袋撞在城楼护墙上,脑袋深入土墙内,
明显一时间难以拔出来。
「嘿。」另一只没有来及追去的银尸仿佛还在纳闷,突然感觉一个手掌拍在
肩膀上,嗅嗅鼻子,明显感觉到了人的气息,立刻转身。
轰……
银尸脑袋上挨了一拳,飞出一丈,砸破墙壁被打翻在地。
东方不败拖住两个银尸,也是为给灵兽减轻压力,毕竟一个先天初阶的金尸
已经很恐怖。
银尸防御惊人,悍不畏死,从土砖瓦砾中爆起身形,嗷嗷叫着朝东方不败猛
扑而来。
「自寻死路!」单拳爆起,拳头上似是点起一团火焰,拳出快如闪电,触及
如炸雷轰鸣。
「天雷杀」
银尸胸前被一股强大的气息涌入穿透,整个身体如离弦利箭,嗖地一声飞了
出去。
「砰」,肢体在半丈外的空中爆的四分五裂,黑血四溅,化作一块块腐肉,
悉数落在城楼脚下。一枚三品尸核随即而出,神念一卷,尸核收入掌心。
一拳打死一个相当于宗师高阶的银尸,已算侥幸。
正在此时。
一股阴风夹杂着腥臭味从背后传来,出惹人心头麻的异吼,显然是另外一头
银尸狠狠杀来。
东方不败急忙猛催气海,青木神气迅速遍布周身经脉,融入血肉之中。
「金钟罩」
瞬间,金色古朴铜钟隐现,似透明,却是蕴含着强大的防御力量。
得益于五品易经丹的功效,东方不败的金钟罩,已经直接达到了融会贯通的
地步,防御非常强悍。
「铛」,与银尸相撞,精铁交鸣的回音荡荡。那银尸直接反被震击而出,被
东方不败顺势一拳打在胸膛上,重重摔在歪七扭八的木柱上,轰地一声四溅开花。
「嗷」,银尸狂叫着挣扎起来。
「呵呵,还真能扛啊。」
东方不败眼中闪过一道厉色,体内真气暴涨窜动,腾空飞起一脚直冲他头部
招呼。
「天雷动」
霎时间,腿脚划破魔毒弥漫的空气,呼呼直响。
「砰」,黑血四溅,刚才还嗷嗷直叫的银尸,被东方不败一脚爆掉了脑袋。
一个翻身纵欲,跳到那破旧的城楼内。顿时一股腥臭的魔腥气味传来,惹人
作呕。但泛着红晕的四叶尸魔芝却很是夺人眼球。
四片绿叶,甘露四溢,如出水芙蓉一样,环捧一株肉色灵芝,灵芝边缘淡淡
黄色纹路,吸取天地精髓。受魔气侵蚀,呈现出了一片墨黑如玉之色,灵动活鲜,
卖相极佳。
鲜活的四叶尸魔芝已捧在掌心中,细致感触,那环捧的四片绿叶传来一丝微
凉,伴着尸魔芝散一股浓郁的气息,香气沁人心肺,肉色红润,温良如玉,令人
垂涎欲滴。
好东西啊,好东西。东方不败欣赏着这种天地孕育的恩物,满心欢喜,这下
还魂丹的主材有了,这可是最难找的。当然,还得有一枚四品尸核。
四品尸核这种材料,传闻之中只有金尸才有一定几率出。而若想保证能争取
三次炼还魂丹机会的话,最好能弄三枚四品尸核。
因为尸核一次得用一枚,而四叶尸魔芝这种主材,可以分成三份来炼。
「嗷!」,城楼外传来一声金尸狂怒的嘶吼,显然自己的宝物被拿,正在发
狂。
金尸速度疾驰,顺势十指锋芒毕露,犹如尖锐的利刃,啪地一声插入墙体,
所过墙面留下深深的爪印。攀爬速度极快,眼见就要到了面前。
东方不败一阵心寒,开什么玩笑,怎么挡这只金尸?
脚下重踏一下地面,弹跳而起,柳叶身法此时才让东方不败深刻感觉到了,
它在关键时刻的作用。凌空一转身轻飘而下,落至地面,飞速逃离此处。
但是背后阴风瑟瑟,掠过耳边,杀意浓烈。
半空中的东方不败,全身真气凝聚到了极致,血脉贲张,肌肉和骨骼咯咯作
响。每一分力量,都被调动到了极致。如万般支流汇聚成一条奔腾万钧的巨河。
青木神气轰然涌动,迅速凝聚双拳。脚下滑动,撩起一层沙尘,迷失金尸眼
睛,侧身而出,双拳直冲他胸前重击而去。
「葵花伏魔!」
汇聚了所有力量的一击大招。
「轰」,气息卷起沙尘,弥漫周围。
「砰」,一阵闷响传来,从拳上分明感觉到了那金尸骨骼的断裂感。
沙尘散去,金尸已随着闷响陷入了城墙内,裂痕如蜘蛛网散开,胸前凹陷,
血流不止。
「啪、啪」,随着裂痕墙体碎石散落,金尸本垂着的脑袋慢慢抬起,身躯左
右扭动几下,张着黑血四溢的大口,满目狰狞。
而东方不败此处也有变化,原来葵花伏魔用后所造成的经脉崩裂感,轻微了
很多。看来服用那枚「易经丹」淬体后,血脉韧性有了明显增强,不敢说还能再
拼几次,逃跑应该不成问题。
「嗷」。嘶吼声灌入耳内,轰鸣阵阵。
「这……这家伙是打不死的吗?」颤巍巍道出一句,再反抗显然吃力。
脚下凝聚不多的真气,刚一个起跳,一只横空出现的金色利爪莫名出现在面
前,疾驰而来。
急之下,东方不败逼出了金钟罩。
咚!
一声巨响,仓促形成的金钟罩直接被轰碎,化作无数亮点,呈银河沙砾之势,
向四面八方抛洒而去。
东方不败如一颗炮弹般直飞而去,半空中勉强控制住身形,再次狂跑奔命。
金尸如此厉害,绝对不是自己能正面抵抗的。
「嘣,嘣」
身后不远处突然两声炸响,黑色烟尘席卷而来。
「嗷」,黑色烟尘中间被一阵邪风压迫,变成一副巨大的骷髅面孔,似要侵
吞东方不败一样。
金尸背后带着黑色烟尘而出,速度之快犹如乍现的闪电。
「师尊,救命。」东方不败到了如此生死存亡关头,哪里还顾得了面子不面
子的事,夺路狂奔之时,拼命大叫了起来。
一追一跑间,不多会儿已经大半条街过去了。
几次半番差点被金尸逮到的东方不败,心头已经哇凉哇凉。
「嗷!」近在咫尺的金尸,愤怒的嗷嗷直叫,魔气萦绕的利爪森森,直袭东
方不败后背。
东方不败甚至能感受到,那锋芒刺到后背上的触觉,冷汗浸透了衣服。
「咻!」
一声锐物破空声袭来,只见得魔气纵横的天空中,一条青绿色藤蔓划过眼前,
上有蔷薇绽放,百般娇媚,却倒刺横生,如破开夜空的闪电一般,疾驰而至。
「万灵鞭」
澹台幽莲犹如天降女神一样,飘洒的身姿悬浮在上空,娇小的莲足轻轻点动,
白皙脸庞仍淡然从容,玉手中一条青绿色藤蔓被催似的,急速生长,直冲金尸头
部招呼。
第一百零五章群魔乱舞
「女神师尊,您是救世主啊。」
「啪」
一只金爪紧紧扣住万灵鞭一端,猛地一扯。
澹台幽莲来势突然,但也看得出那头金尸不简单。
玉莹皓腕一转,一股真气如窜动的电流,扭动着藤蔓,倒刺猛长,瞬间到达
金尸掌间。
「砰」,一声响动,一阵「黑雨」淋下,金尸握着万灵鞭的整个手臂没了踪
影。
「嗷」,金尸虽没痛感,却有了初步指挥,暴怒之下嗷嗷直叫,弹跳起七八
丈,朝澹台幽莲杀去。
澹台幽莲气质凛然,飘袅若仙,掌中万灵鞭急速转动,骤然形成一股玄青色
横向旋风,电闪雷鸣,啪啪直响。
「乾坤刺透」
万灵鞭倒刺锋芒毕露,横空而出。似早已开辟一道途径,尽管风壁边缘雷电
交措,万灵鞭却如入无人之境。
「噗」,直接贯穿那旋风中间的金尸喉咙,倒刺猛涨,生生刺透。
玉指气息游动,注入万灵鞭内,皓腕突然侧转。
万灵鞭带着真气,蔷薇花瓣震落,倒刺像挣脱缰绳的野马,疯狂生长。无数
花瓣,漫天飞舞,犹似一道道锋锐利刃,瑰丽之中蕴含着强烈杀意。
「惊绝一鞭」
疯狂扩张的万灵鞭从金尸喉咙中提了出来。顷刻间血腥的「黑雨」倾洒而下。
再看那金尸,身体脖颈以上分为两半,脑浆四溢。躺在地上,抽搐不已。
澹台幽莲收起万灵鞭,幻化成一枚嫩枝手镯戴在皓腕上,一枚金色尸核飘入
东方不败手中。
见她玉足悬空踏步,一尘不染的飘然而至。
「啪,啪啪!」忍不住,必须要给师尊掌声,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差距。
东方不败心悸未平,就开始马屁不断的说:「师尊谪仙下凡,神女落尘。万
灵鞭一出,妖魔鬼怪统统化作尘嚣。小徒对师尊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
绝……实乃救苦救难的观……」
「得了得了,越说越离谱。你不是自己能搞定吗?」看到东方不败一副夸张
的膜拜样,澹台幽莲嘴角终于勾起了一丝轻笑。
「呃……,」东方不败老脸一红道:「师尊,我拿到四叶尸魔芝了。」在这
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就实在太丢人了。
澹台幽莲自然知道这弟子是何等修为,无非是想让他明白这死城的险恶。螓
微微点头,环顾四周阴森气息的浓厚,似有所虑一样。藕臂轻扬,似踩踏了浮云,
娇躯凌空飘起,向着城楼顶上而去。
至于拿不拿得到四叶尸魔芝,她显然也不是太过在乎。
登临平台居高临下,可俯瞰三个城池。澹台幽莲紧走两步,玉颜陡然严肃起
来。
城中一股如擎天柱的魔气更加浑厚了,灰色的城池画如其名,死城一般。魔
气蔓延快速,所及之处如人间地狱,如果任由其肆意滋生,波及长青谷暂且不谈,
害得生灵涂炭,满目苍夷才更可怕。
「东方不败,你先回长青谷,我去死城中心一探究竟,看看能否有解决之道。」
澹台幽莲仿佛在轻轻呢喃自语。
「师尊。」东方不败极是不愿前去死城中心,但他深知自家师尊的个性,忙
满脸肃然着说:「我们是一起来的,要回一起回,要去一起去。如果师尊您要去
死城中心,弟子奉陪到底。」
澹台幽莲灵动双眸轻轻一瞟,柔声说:「你不怕死?」清澈眼神,仿佛想将
他彻底看透一般。
默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说:「弟子是人,当然怕死。不过师尊
与我是一家人。弟子岂能眼见师尊冒险,置若罔闻?」
澹台幽莲清眸之色微微涌动,想起了那个周思邈写来的推荐信,的确说此子
非但天资不凡,且重重义。体质更是契合自己,一时间,心中更是欢喜。
「师尊,让我陪你去吧,哪怕是多个照应也好。弟子虽战力远不如师尊,但
帮着师尊对付些小喽啰也好。」东方不败拍了拍胸正色说:「你看我皮厚肉糙,
关键时候还能挡一挡。」
见东方不败坚持,澹台幽莲颔说:「那好,如果万一真有抵挡不住的危险,
你先跑。」
东方不败心下暗忖,若是连师尊都挡不住的危险,恐怕到时候跑都跑不掉。
只是此刻讨论这些毫无益处。
澹台幽莲说罢,便轻身飘起,仙姿飒飒的向魔气中心飞去。
东方不败急忙跳跃着跟上。
飘飞片刻之间,澹台幽莲和东方不败相继落下。
距离魔气柱仅数十丈之遥了。
东方不败眼视前方,数里开外,所有的建筑都只剩下了根基,残垣断壁竖立
其间,如墓碑一样,里面透出幽幽冷光,像是尸魂阴森的怨念。
眼前一片火舞连天,断峭横生,怪石嶙峋。大地龟裂开来,岩浆带着腾腾炽
热的烟雾,红色的火球汹涌滚滚,像是魔焰般从裂缝间相继溢出。
森然魔气从巨大的魔柱四散开来,魔气涌动间,催醒地下沉睡的魔尸。成群
的魔尸像是雨后蘑菇一样,纷纷窜起,带着无尽的怨念,朝着东方不败等方向,
凶神恶煞般铺卷而来。
浩大的恐怖气息让人打心底憷。东方不败刚准备动手时。
只见得澹台幽莲灵指一动,悬空虚画出了一道道玄奥复杂难明的符文,青色
光路,在虚空中凝聚,形成了一股莫名威能。
一滴甘露酝酿指尖,待其圆润光泽,然后随手一挥。俏脸仰天之时,这滴甘
露在天空幻化为一场甘霖,如春风细雨般飘落开来。
丝丝凉凉细雨,落在东方不败皮肤上,清凉之感瞬间沁入心脾,舒适不已,
疲劳感一扫而空。
但那些细雨撒落在魔尸身上,却像是盐酸灼身,兹兹作响。
魔尸出愤怒的哀嚎,凄厉而恐怖。众多魔尸陷入狂躁愤怒状态,却又驻步不
前,不敢靠近。纷纷那些细雨,对它们克制极大。
一场莲花雨,洒落在被腐蚀的大地上,像是水珠洒在赤红的铁块上,刺啦刺
啦的声音不绝入耳,化成一缕缕白色气雾,在四周弥漫开来。
师尊好厉害,一招一式间,都有着莫名威能,让自己大开眼界。难不成她真
的是谪仙下凡?如此玄之又玄的妙技,唯美而让人如痴如醉。
还没有将悬起的心放下,就见得一只呈暗金色的魔尸,从群尸中脱颖而出,
高高跃起,咆哮震天。
玄尸!
战力堪比先天中阶的玄尸,魔气森森,僵硬脸部狰狞可怖。凶狠的眼神之中,
充满无穷无尽的戾气和怨念。
即便是隔着老远,东方不败也能感受到它身上传递而来的强势威压,那股气
息,仿佛能轻易将自己撕成碎片。
金尸已经有初步智慧了,玄尸恐怕更甚一筹。
在它的指挥下,周围魔尸像是闻到血腥气味的猎狼,龇开獠牙,嗷嗷叫着扑
了过来。
来势汹汹,而且已经毫无退路。
看的东方不败是一阵窒息,若是自己单独对手这头玄尸,断无幸免之理。
莲花雨尚未从指尖消散,澹台幽莲便腾空数丈而起,万灵鞭自玉掌中暴涨而
出,轻灵飘飞的藤蔓蔷薇鞭,以东方不败为圆心,向四周横扫而去。那万灵鞭在
迅猛生长的同时,极旋转,形成一道巨大的瑰丽漩涡,像是要绞碎这幽冥昏暗的
天空。
「啪……啪……」清脆的打击声像是平地惊雷,在阴冷的死城上空飘荡开来。
天空之上,一道青色的藤蔓,如同一条青色的蛟龙,带着周围数丈的空气剧
烈流动,威力无穷的朝着周围魔尸挥击而去。其间开满蔷薇花,花瓣漫天飞舞,
如一道道利刃,在这种魔气萦绕的空间中,美轮美奂,梦幻唯美。
一只只等阶不同的魔尸,被万灵鞭抽得倒飞出去,有些能勉强站起,有些却
已经抽搐着死掉了。
就算还活着的魔尸,身上也被锋锐花瓣切的伤痕累累,不成模样。
师尊不愧为师尊啊,东方不败张着嘴,如痴如醉的看着澹台幽莲威。强,实
在是太强了,如果我有这等本事就好了。一鞭子就能抽死那个劳什子瞿安木。
十来息的功夫,第一轮围攻的魔尸在澹台幽莲的万灵鞭下,带着狂躁的惨叫,
如数扑倒在涌出的岩浆坑里,扭陈了几下,然后停止了挣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魔气的催下,数以百计的魔尸如春笋般从岩浆地表云
集而起。
更想不到的是,在东方不败的脚底下,一头魔尸瞬间爬起,还未来得及张口
咆哮,东方不败一记重拳打下,头部便像是被踢飞的球一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
线。只见那只无头魔尸,双手在空中扑棱棱的划了几下,然后又倒在了原地。
成群丧心病狂之徒像是海浪般,一波更比一波凶猛,蔷薇花鞭虽然威力十足,
渐渐的还是顾此失彼。须臾之间,一大群魔尸,在万灵鞭无法攻击的底部,带着
幽魂般的怨念和愤怒,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底冒了出来。
怪啸尸吼,不绝入耳。
如此场景,东方不败只觉得后背一阵凉飕飕的。猛然回头,一只银尸不知何
时已经钻防御阵,状若疯兽的朝自己冲来。
忙催青木神气,同时马步稳扎,一道古铜色光芒从东方不败身上陡然生起,
形成一道无坚可催的铜钟形气盾。
金钟罩。
「轰……」。
银尸扑在金钟罩之上,随即爆出一声闷响,弹出了数尺,东方不败依然巍然
不动。随即右拳一缩,双目圆睁,一声爆吼,如一尊咤怒葵花,重拳刚硬而出。
天雷杀。
声如洪雷,拳如重炮。
伴随着「咚」的一声闷响,堪比宗师高阶的银尸,在这一拳的重击下,胸口
凹陷的崩飞出去,摔入
岩浆融液之中,化作了一团焦黑。
青木神气的生生不息特性,再加上上古天雷道的意蕴,果然对这些魔尸有极
大克制作用,杀伤力很大。
东方不败吐了一口气,这一个接着一个,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打完?
数息之间,周围所有的魔尸越来越多。
东方不败左突右打,正面攻击,迎难而上,将万灵鞭底下的魔尸一个不漏的
全部打爆,不觉之间,身上已经汗流浃背。
环视四周,万灵鞭周围魔尸尸体已经是堆积如山,可是魔尸的攻气势依旧
不减。
太多了,实在太多了。
虽然大多数都是铁尸,铜尸,偶尔也会有一只银尸,让自己一阵手忙脚乱。
「轰隆隆……」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开始
一步的龟裂,巨大的裂缝像是
巨魔张开的血盆大嘴一般,将临近的魔尸全部吞了**去。
魔气柱也开始搅动了起来,通天之柱,像是要涌出来一股巨大的黑暗之力,
催生无数妖魔,形成毁天灭地的一股力量。
死灰一片的天空,被裂缝间出的殷红的血色映照通红,这种诡异的变化,让
东方不败心里憷的毛。
一口气尚未喘息过来,一头魔尸像是一只漏网之鱼,从万灵鞭防御圈中漏过,
直冲而来。东方不败眉头一皱,紧紧攥着的拳头滋滋啦啦的隐隐作响。
魔尸身上泛着金色的光芒,东方不败知道,这是一头金尸。
金尸的实力可不是银尸能够比拟的,吃尽了苦头。
虽然明知金尸实力可怕至极,然而东方不败此时却已经没有了退路,一旦不
能抵御,会害死正在苦苦作战的师尊。
大青木神气充盈体内,表坚决如铁,不动如山,死死的盯住了那头金尸。
待靠近之时,一道身影在魔气弥漫之间一窜而过。
「天雷动!」
觑准时机,迎面而上。如乘蛟龙般一跃而起,龙吟虎啸声,顺势一脚猛踢。
『砰』得一声闷响,直击金尸胸口,刚硬十足,威力无比。
受到一记重击的金尸,仅仅退了三四步。而且比刚才更加凶猛,面部破陋不
堪,猛挥坚硬如石的手臂,朝东方不败猛击而来。
东方不败弯身一躲,只觉一股罡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恐怖的爆,若被这拳被
击中,肯定血溅当场。
还未抬起身子,金尸顺势抱拳下压,这种蛮力,威力足以碎石断铁。东方不
败眉头急忙紧接着一个地上翻滚,然后匆忙起身,挺起胸膛。
岩浆滚滚,粘在皮肤之上,身体瞬间就有灼烧的痛感,东方不败狠狠的咬了
咬牙,皱紧眉头,将伤痛直接无视。
之前看师尊打金尸是如此的轻松,不得不承认,无论在哪里,实力才是最重
要的。
打不过,就先避其锋芒。
脚踩大地,身形若柳叶般的飘忽了起来,朝着魔尸稀少的地方掠去。在一次
次的历练和生死存亡下,柳叶身法已经被自己练到炉火纯青了。
施展起来,飘逸灵动,浑若自然,借着微风徐徐,游走在气流的缝隙之中。
借着地形和诡异身法,终于甩开金尸,成群的魔尸已经朝自己紧逼而来。
澹台幽莲顾忌东方不败,被那只玄尸缠住,万灵鞭周围数不胜数的魔尸,借
机而入,像是巨浪一般,从四面八方朝东方不败汹涌而来。
催动全身的真气,东方不败眼睛精芒一闪,青木神气凝聚于掌心中,生生不
息的大青木神诀,在魔气盈集的死城中,映照出一丝炽热的光芒。
伴随着「砰」的一声,东方不败一记葵花开路硬朗崩出,将最前面的那只铜
尸直接打爆,它的四肢像是零件般散落在周围的魔尸身上。
金尸打不过,打铜尸还是小菜一碟。
漆黑的尸血散着恶臭,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周围魔尸却更兴奋了,凶性毕露
的朝着东方不败扑来。
因为担心东方不败,澹台幽莲不顾危险,迅将玄尸摆脱,前去接应,见得东
方不败正在和大群魔尸浴血奋战。
众多魔尸怪叫嗷嗷,状若疯兽妖魔,只见他毫无畏惧之色,左突右挡,前后
开弓,像一个勇猛而又坚定的战士,其心不可挡,其志不可摧,以一敌众,让人
之赞赏。
东方不败每一招都是拳拳重击,生生不息,威力十足,但同时真气消耗也十
分剧烈。
「不败。」
澹台幽莲疾声呼唤,随后皓腕之上一记长鞭一挥而下,然后像是滕蔓一样疯
狂生长,呼吸之间,直接将东方不败拦腰捆住。
「走。」
澹台幽莲粉雕玉琢般的秀臂一甩,同时东方不败施展柳叶身法,心有灵犀间,
配合的相得益彰。在万灵鞭的带动下,只见他像是划过天边的流星,大青木神诀
充盈体内,散着微微的白光,在魔气翻腾的死城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青木之弧。
一个活人从眼前消失,众多魔尸立即陷入了狂躁,不断的向天挥击着残缺的
臂爪,獠牙横生,恶煞凶神。
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