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王朝之想到那写那】(0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司暮雪用白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是她第一次自己主持手术,不由得
不紧张。
患者的整个阴道都被撕裂了,巨大的冲击使得她的会阴和尿道都与阴道裂成
了一片,整个下体血肉模糊,插入者根本没有顾虑伤者的死活,即使是伤口被拉
成了这样,可是看出对方还是抽插了若干次才离开,子宫都被带的翻了出来。
她轻柔的将碎肉收拾干净,然后用消毒水给伤者做着清理,这种低级的消毒
水基本就是卤盐水,哪怕对方还在昏迷,也被刺激的全身抽搐,带动着身后脱出
来的子宫阵阵颤抖。
面对昏迷在床上的伤者,司暮雪认识她,乃是临州首富的女儿魏冬云,司暮
雪年幼时在临州住过一段时间,这个粘人的小姑娘那时候经常跟在她这个大姐姐
屁股后面玩。
她很想给幼时的玩伴更好的治疗,可惜,什么身份什么配置,魏冬云只是个
小小的宫女,高级的伤药,她也没有资格动用。
先用双手将被带出来的子宫塞回她的体内,魏冬云的阴道口现在大张着,哪
怕她双手估计都能插的进去,不过为了防止对她造成二次伤害,司暮雪还是用器
具将子宫塞了进去。
塞进去之前她还是不死心的视察了一下子宫内,好不容易才在里面发现了几
滴乳白色的液体。
这是男人精液,从魏冬云的身体状况来看对方肯定是不会在她体内射精的,
这几滴精液应该是对方抽插时从马眼中遗漏出来的。
她小心的用滴管将几滴精液吸了起来,然后看了看魏冬云的输卵管还没有被
破坏,便将这几滴精液滴了进去。
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她在心中对着儿时的玩伴默默的说着。
像魏冬云这种宫女,被皇上开苞之后就会被安置在清凉殿里面发霉,这辈子
即出不了宫,也不会再有第二次见到皇上的机会,除非真正的能一炮而中,才有
机会东山再起。
她用鱼线慢慢的将碎开的阴道缝好,每扎一次魏冬云的身体都会颤抖一下,
不过还好她现在还昏迷着,倒是免得遭受这痛苦。
听说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小主来认亲了,皇上脾气很暴躁,魏冬云本身只是个
负责清洁打扫的宫女,待得也是向来没什么人去的静宫,谁能承想皇上今天竟然
会去。
她当时正跪在地上清扫地板,只感觉身后突然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衣服,正想
反抗的时候却听到一个男声;
「就这样翘着屁股跪好不准动。」
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皇上,也没有听过皇上的声音,但是整个后宫,能说出
这种话的,除了圣武帝还有谁!
她万分欣喜的以为自己能爬上枝头做凤凰了,可是未经人事的她,却没有想
过自己的承受能力。
圣武帝直接将她的衣服撕掉,根本没有做任何前戏,就将那一尺多长的巨大
阳具插了进来,那剧烈的疼痛让她都忘了恐惧和尊卑,发狂的想要逃离。
处子的阴道怎么可能承受这样的巨物,那些来寻亲的小主都是会在调理院调
理几个月,以保证她们不会被弄伤,可是像她这样的宫女,谁会花费这个功夫在
她身上。
她已经忘了皇帝的吩咐,准备爬起来逃跑,可是还没等动作,就有两个太监
将她死死的按住,她只是一个娇弱的少女,面对两个习武多年的影卫,哪里还动
弹的了。
本来封住她的穴道或者直接把她弄昏迷,自然会让她少受很多痛苦,可是皇
上喜好的就是淫虐,所以那两个影卫虽然可以将她制的全身动弹不得,却还是故
意的让她错以为自己能逃掉,疯狂的挥舞着双臂和两只无用的小脚,想躲开身后
那残酷的酷刑。
这只不过是加深了皇上的乐趣罢了,他挺着巨大的阳具直接就插了进去,破
处的落红跟着阴道被撕裂的血水直接『刷刷』的淌了出来。
「爹,娘,救命啊!」魏冬云凄厉的嘶喊,她感觉整个下身都被刺裂了,一
把明晃晃的刺刀直接从她的阴道内刺了进来,甚至还在前行。
她已经没有了邀宠的心思,她现在只想活下去。
皇帝的鸡巴还只插入了少许,就遇到了另一重的阻碍,他没想到这个宫女的
宫颈竟然如此之短。
对于阳具短小的人来说,魏冬云的逼乃是不折不扣的名器,因为她的阴道只
有短短的七八厘米,可是对于圣武帝这足足有着四十公分的巨大阳具来说,她就
遭了大罪了。
圣武帝对于她的凄厉惨叫没有半分怜惜,这种炮灰宫女要多少有多少,今天
要不是看到她跪在哪里翘起来的屁股有几分前世女同学的影子,这种姿色的女人,
他根本是操都懒得操的。
他腰部用力,直接冲破了子宫口,阳具瞬间挺入了她的子宫内,胯下的美人
则是凄惨的发出了『荷荷啊啊』的声音,剧烈的痛苦已经让她喊不出声音来了。
婷轩公主正在静宫陪着老太妃说话,听到这杀猪似得惨叫从远处传来,不由
得调笑:「父皇不知道又在操那个倒霉的宫女了!」
太妃刘贵嫔其实也就四十来岁,比起圣武帝还要小上一些,只是辈分比较高
罢了,听了婷轩公主的调笑,也打趣道:「皇上好几年都没来我这了,也不知道
是那个走运的,竟然能得到宠幸。」
「太妃莫不是逼痒了,想让父皇来给你止止痒啊!」对于这个太妃,婷轩公
主也只是感觉是个聊得来的朋友,毕竟当年她就是在这静宫内当着刘贵嫔的面被
开的苞,二人后来还一起伺候了皇上好几次,算得上一张床的战友了。
「老了,老了,我哪里比得上你青春年少,皇上哪里还能想起来我这个老东
西,倒是听说这个月皇上已经宣你进了几次宫了!」
婷轩公主直接扒开了她身上穿的衣服,露出一对颤巍巍白瓷般的玉乳,笑嘻
嘻的摸了摸:「太妃哪里老了,你看这奶子,还是这么挺,比那些小骚货们的可
好看多了。」
当众之下袒胸露乳,对于刘贵嫔来说也是习惯了,她当年是先皇最后选的妃
子,先皇晚上正准备临幸她的时候死在她眼前,而圣武帝更是当着死去的先皇面
前给她开的苞,这些年下来,她已经习惯了。
作为皇上的首个临幸对象,她一直在宫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因此她的奶子几
乎是宫里最小的,仅次于赵贵妃。
婷轩公主一只手抓住她的一只奶子,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掏出自己的
奶子来,两下对比,刘贵嫔的奶子几乎比她的要小两圈。
「还是太妃好啊!你看我这奶子,平日要是弯个腰什么的,都要当心跌倒,
每天到了晚上肩膀都会酸痛死,真羡慕你这小奶。」
刘贵嫔虽然身份尊贵,但是对婷轩公主这个最得宠的公主也是不敢得罪的,
只好任由她将两人的奶子拿在手里仔细打量。
「都怪父皇,为什么要那么喜好巨乳,本宫从小就被他忽悠的喝那些木瓜汤
什么的,弄得现在这奶子这么大,难看死了!」
「公主还好了,你这奶子虽然大了点,但也还无碍,你看看那些奶姬,那个
奶子,啧啧,才叫吓人呢!」见她老是在奶子上面说话,刘贵嫔只好随意符合了
几句。
婷轩公主见她竟然拿自己跟那些奶姬比,脸上不悦,但是她也知道估计有些
惹恼了这个老太妃了,只好将手中的奶子放开,愤愤说道:「太妃这就是羞辱本
宫了,那些下贱的东西也能跟本宫相提并论吗?」
刘贵嫔心中懒懒的想着:你要不是生在宫里,还不是奶姬一个,那些奶姬那
个不是你的姐妹,装什么清高。
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那是,人老了就不会说话了,那些下贱货自
然不能跟公主你比了!公主这奶子虽大,却还是天然的,只是自幼多服了些增乳
的补品罢了,她们那些奶子,都是内医院开的方子涨的,我上回在御花园看到个
奶姬,走路都要两个宫女扶着奶子,不然肯定是走都走不了了!」
说到奶姬,婷轩公主也笑道:「是啊,上次本宫在常春林也遇到个奶姬,也
要人扶着奶子才能走路,本宫下令让她那两个宫女走开,想看看她自己怎么走,
你猜怎么着!」
「莫不是要爬?」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刘贵嫔自然不会去做,谁知道那个
奶姬得了宠能一飞冲天,她老了,只想安安静静的过下去。
婷轩公主品了口桌上的香茶,这才笑道:「哪里能爬啊!哈哈,当时真是笑
死本宫了,那两个扶奶的宫女一放手,那奶姬就倒在地上,她倒是想爬,可是那
奶子太大,手根本撑不到地面,两条腿在地上只蹬,可是奶子总是顶在地上,只
能蹬着到处转圈,半天也移动不了,活像一只倒过来的大王八。可笑死我了!」
想到这里,婷轩公主又忍不住抱着肚子在椅子上笑了起来,刘贵嫔本来是不
准备笑的,可是想了想那个画面,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本宫笑了半天就走了,那奶姬应该是被后来来的宫人送回去了
吧!」
她当然不知道那个奶姬在哪里趴了整整一夜才被自己殿里的宫女接了回去,
奶头都在地上磨破了。
这时外面的惨叫声渐渐小了些。
「看来这宫女估计要断气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刘贵嫔心里默念了几
遍佛号,她现在岁数大了,更加相信这些东西。
「左右不过一个下贱的奴才罢了,太妃你还是心太善了!」婷轩公主对于那
个可怜的宫女没有半分怜悯,她见过的死奴才多了,也不在乎多上十个八个。
「公主今天来,有什么事吗!」宫女微弱的惨叫声几乎已经听不见了,刘贵
嫔知道如果那个宫女不行了,皇上肯定还会进来的,到时候肯定是自己跟婷轩公
主接受隆恩,所以有事的话,还是赶紧说了的好。
婷轩公主也想起了这茬,也不顾青天白日,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个青
光,露出白花花的身子。
她靠在椅背上,双腿张开的大大的,立刻就有贴身的宫女跪倒面前,舔弄起
她的阴蒂来。
「呃……翠玉,加把力,速度点,父皇等会要是来了,这里没水可是要疼死
本宫了!」
刘贵嫔看了看她那微微鼓起的肚子,有些担忧的问道:「公主这是有四个多
月了吧,会不会伤了胎儿?」
「啊……嗯……没事,就那里,好好舔……啊!……本宫怀玉儿的时候,羊
水都给父皇操破了,不也啥事都没有,玉儿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等她到了十
五岁,也就能给父皇玩了。」玉儿是婷轩公主的大女儿,现在已经XX岁了,因为
每天吃那些丰胸的食物,才XX岁的小孩子都已经胸前开始鼓起了。
难怪人家能得宠这么多年,看看这觉悟,刘贵嫔也伸手将自己的衣物脱去,
只是她却没有叫宫女给她弄,而是自己伸手抚摸了起来。
「本宫这次来,嗯……就是想问问太妃,知不知道啊……父皇前几天赏了个
奶姬给慕容曦那个骚狐狸啊啊啊啊!」
「这事嫔妾也知道,现在那慕容贤妃可是得宠的很啊,这么多年,皇上可还
从来没赏过奶姬给任何人啊!」
「就是就是,啊……当年本宫看上个奶姬,相叫父皇赏给我,结果反而得了
埋怨,慕容曦那个婊子现在竟然这么嚣张,真让人生气啊!」虽然赵贵妃目前还
是后宫名分最高的,但是慕容曦进宫不到一年就爬到了四大妃的位子,容不得她
们不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刘贵嫔正用两根手指迅速的在自己阴道内抽插,听到这里心中不屑,还不是
你们姑侄几个得意忘形了,『陈钟沐谷』四大内侍几十年的交情,谷承恩那老东
西虽然犯了错,但是若不是赵贵妃想让自己手下的雨化田补他的位子,老奴才也
不会落个看守皇陵的下场,剩下三个老东西兔死狐悲,自然要弄个人出来打打她
的煞气。
再加上那个慕容贤妃却是个会做人的,连自己这个没什么人气的老东西都送
了份大礼来,人更是长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两宫之间这内战,还有的打啊。
「听说了,只是不是很了解,公主有什么内幕?」
「据下边的人说,慕容曦那骚狐狸前几个月是怀了身子的!」
「啊!」听到这里,刘贵嫔也惊得失去了动作,慕容贤妃怀了身孕?没看出
来啊!难道是赵贵妃怕她得宠?下了黑手?
想到这里,她有些后怕的看了看正在椅子上靠着发浪的婷轩公主,这姑侄几
个胆子竟然敢这么大?
「别看本宫,这黑锅可背不到我们头上,谁都知道这是父皇的逆鳞,谁碰谁
死,不过内医院的老黄是姑妈的人,我这才知道内幕。」
「原来当时父皇在偏殿操了那个奶姬,然后又叫骚狐狸给他舔干净,骚狐狸
那时候还没满月,自己也不知道,巧就巧在,那奶姬的逼里给容嬷嬷下了惊寒散
和赤火粉,这两种药顺着那奶姬的逼就到了父皇的龙根上,慕容曦那骚狐狸这么
一舔,就把药吞进肚子了,晚上大出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小产了,哈哈!真是天
理报应啊!」说道这里,婷轩公主激动的一股淫水喷了出来,冲了帮她口交的宫
女一脸。
「原来还有这么多因果,难怪慕容贤妃据说也是花了很大代价才弄到那个奶
姬,看来她是想报仇了!」刘贵嫔想起来后面屋子里慕容曦送来的冰镇奶,据说
是那个奶姬产的,那个奶姬现在每天被冰封在繗坤宫的花园里,时时刻刻被喂着
药物发浪,每天都要产出好几十斤奶,慕容曦全部当成礼物送人了,别说,大热
天的,这冰镇奶还真消暑解渴。
这可是活冰镇的鲜奶,比往奶水里面加冰块味道好多了。
「是啊!慕容曦那个骚狐狸肯定是要报仇的,不过,哼哼!」婷轩公主用力
夹紧了胯下宫女的脑袋,示意她用力把舌头伸进去。
「本宫可是听说了,父皇虽然把那个奶姬赏给了骚狐狸,但是却说了禁止玩
脏了玩坏了,只要那个骚狐狸头脑发热把那个奶姬玩残了,本宫到时候一定狠狠
的参她一本。」
刘贵嫔无力的笑了笑,慕容贤妃那么会做人的七窍玲珑心,这种事应该不会
犯的吧。
她正准备说话,外面伺候的宫女『呼』的飞了进来:「主子,公主,皇上要
进来了!」
二人连忙停止了手淫的动作,飞快的又将衣服穿回来,只是胯下的淫水还在
滴滴答答的流淌着。
圣武帝大跨步的走了进来,身后还拖着一个死狗似得宫女,他刚才大力拔出
阳具的时候,竟然把这个宫女的子宫也给拽了出来,没得玩的他只好挺着鸡巴往
内宫行来,而那个可怜的宫女,因为子宫还套在他的阳具山,就被他这么拉扯着
子宫拖了进来,留下一地的血肉模糊。
婷轩公主立刻跪倒他的身前,粗暴的一把抓住子宫外连着的输卵管,嫌弃的
将那脱出的子宫从阳具上扯了下来,然后又一把仍在地上。
「父皇,这种贱人好脏啊!」她又伸手在翠玉的脸上抹着,将满手的鲜血直
接抹在伺候的宫女脸上。
刘贵嫔看了看倒在血泊里的魏冬云,这姑娘办事一向小心谨慎,算得上不错
了,眼睁睁看着她死实在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开口道:「皇上,这个贱人虽然失
仪,但是也算得宠天恩,叫下人们把她抬去医治吧!」
圣武帝微微点了点头,刘贵嫔连忙吩咐下人将魏冬云抬了下去,而婷轩公主
则已经跪在圣武帝的胯下努力的舔着鸡巴,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圣武帝伸手摸了摸胯下女儿的脑袋,满手鲜血弄得她脸上头发上血淋淋的,
不过婷轩公主毫不在意,依然乖巧的舔着阳具。
「还是女儿好啊!朕记得当年操你的时候,你才这么点大,还是趴在刘贵嫔
的身上呢!」
听到这话,婷轩公主赶忙的给刘贵嫔打眼色,二人一起被操过好几次了,哪
里不知道动作,连忙脱光衣服趴在地上。
二人并排着撅着屁股跪在地上,两只雪白的屁股朝天举着,虽然都被皇上操
过好多年,但是保养的好,至今都还是粉嫩嫩的。
圣武帝摸了摸婷轩的大肚子:「这有几个月了?」
婷轩公主左右摇晃着屁股,撒娇道:「五个多月了!父皇,内医院说,这次
肯定还是女儿呢!」
皇帝『啪』的一声打在她那摇晃的大屁股上:「你这母猪,真是猪都没你能
生,你说你今年才二十二,朕也只操了你八年,怎么都生了六个女儿三个儿子了,
说,是不是有的不是朕的?那个驸马,你有没有让他操过你!」
「那能啊!」婷轩继续摇晃着硕大的肥屁股,她本来的屁股不是很大,但是
这么孩子生下来,也是肥硕的有些夸张了。
「那个烂人还不是父皇你为了堵天下人的嘴硬指派给女儿的啊!女儿从来都
没让他碰过,每次让他来行房的时候都是关了灯让翠玉代替女儿的。」
『哦!』难得跟女儿谈起婚姻问题,圣武帝将大鸡吧直接插入了婷轩的逼里,
来了兴趣问道:「难道那傻子就一直没发现?」
「那当然!啊!……父皇,插深点,好爽,好爽!每次都是下了迷药的,他
一直以为那些孩子都是他的呢!」婷轩公主疯狂的扭动着大屁股,她从娘胎里就
每天服药,后来被开了苞后她娘赵妃更是把那些安胎多产发情的药物当饭给她吃,
从而导致了她这种超级能生的体质,基本生完一个就立马能怀上,还经常一生就
是双胞胎,就是仗着这点,才成为了最得宠的公主。
刘贵嫔见皇上插婷轩公主插得过瘾,也知道今天是轮不到自己了,这骚货公
主骚劲极大,当年才开苞就能硬顶着皇上被插上两个多时辰,这么多年下来,更
是骚浪的无以复加。
不过她也没敢闲着,立刻跪倒皇帝的身后,伸出香舌舔起他的屁眼来,这种
事本来是那些喉姬们做的,不过刘贵嫔这些年一直紧记本分,什么活都肯做,这
也是她这么多年还能在后宫混的风生水起的根本。
(二)
陶辰正慵懒的躺在吊床上晒着太阳,洁白的娇躯在阳光下撒发着诱人的光泽。
她已经在这里靠了两个多时辰了,还不时发出微微的鼾声,所有人都以为她
已经睡着了。
伺候的宫女也放松了警惕,再说,这深宫内院的,她们也不需要防备什么。
等身边只剩下一个宫女的时候,陶辰猛然睁开了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按住了这个宫女的玉枕穴,瞬间就将她致死。
没有人知道她不仅身怀武功,而且这身武功甚至可以排入天下前列,就连她
母亲都不知道。
她生来聪慧,任何东西都能举一反三,如果是个男身,肯定是状元之才,封
侯拜相也只是反掌之间,当年在道藏中无意发现了这套『九阴真经』,数十年修
炼下来,她的武功就算在当世,也能算的上是绝顶高手了。
而且这『九阴真经』中有着藏功之法,她这些天一直在大内调理院内,竟然
也没有人发现她会武功。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就非常怀疑,娘一向身子康健,怎么会突然就毙命,而且
在临终前还叫她来寻找生父皇帝,这不由得不让她起疑。
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是皇帝,为什么这么多年母亲一直没有说过,也没有带
她来寻亲,非要等临终前才告诉自己?
而且当自己把那信物随手乱放后,贴身的丫鬟彩娥竟然总是在她身边叽叽喳
喳叫她来寻亲,搞得比自己都积极。
彩娥XX岁就跟着服侍自己,可能当时没有人把她这个才XX岁的孩童当回事,
彩娥有时候会跟着外人偷偷商量些事情,自己虽然小,但是也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些人包括了家里的管家,门房的门卫,马房的马夫,后院的清姨,护院的
王二以及厨房的张婶,可以说整个家里,几乎都被彩娥一手掌控着。
而对于这一切,她的娘亲却从来没有丝毫在意,每天陶辰见她最多的情况就
是她的母亲傻傻的坐在屋内发呆,那呆滞的眼神,就像一个人偶。
对,人偶!
她还记得娘亲死的那天,她当时修炼武功有成,偷偷的夜里溜到母亲的房间,
只看见白天呆滞的娘亲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双手抓着自己的奶子,如同一只
淫虫似得在床上来回卷缩,口中发出无意识的淫叫,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女人发情,
也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竟然能发情到那个模样。
「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看这个骚货发骚了十几年,真看腻了!」她偷偷的
躲在屋顶上,见到母亲的房间竟然还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呵呵,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还是小心点好,话说小主确定睡了吗?」说
话的是她们家的管家,一个总是笑呵呵的白面老头,从来没见过他有胡子,而且
每次说话的时候,总是有种掐着嗓子的感觉。
「睡着了,我特地叫王二弄了些安神的食物,那天不是睡得死死的。」彩娥
正一脸嫌弃的坐在娘亲的床上,无视扭曲的母亲。
「这骚货怎么处理?」她扭头看了看清姨。
清姨据说是母亲的表亲,成了寡妇之后就来了陶府投奔娘亲,一直一来都是
照顾娘亲。
「按规矩是下牵几,不过怎么算她也是我表姐,还是让她临终前爽个痛快吧!」
「怎么的?你难道还想给她找个男人?」彩娥说道。
「我有几个脑袋哦!不过她自从十六年前被皇上宠幸过一次后,这逼里从来
就没再塞过东西了,临死了,还是把线拆了吧。」
听了清姨的话,陶辰仔细瞅了下,才发现娘亲的阴道外面有着淡淡的线头痕
迹,若不是她武功有成目力大涨,肯定是看不见的。
彩娥用手指勾了勾那丝线,拉动的娘亲一阵阵淫叫,里面的骚水刷刷的往外
直流。
「这天蚕丝可是当年内医院在这骚货生完小主后缝的,怕的就是这骚货那天
突然清醒了或者犯迷糊自己出去找了野男人,咱们又打不开。」
「何必解开,刘公公三十年的横练功夫,直接将这线从这骚货的逼上扯下来
就是了!」
『呀!』饶是彩娥跟刘管家多年磨练,听到清姨的话也有些惊讶。
「直接扯下来,这逼不是废了吗!」刘管家喃喃的说道。
「哎呦,你看她现在这个骚浪的样子,扯下来估计绝对不会疼,还会爽呢!」
而躺在床上的娘亲,却仿佛对身边几人的对话视若罔闻,还在口中发出:
「啊!操我!操啊!我是骚货,我是贱逼,我是贱人,我要生女儿,女儿~ 去找
你爹!啊!操我,快操我!我要生女儿,女儿,去找你爹。」
「内医院那些人,就不能用点好药吗!这骚货这十几年都有些疯疯癫癫的,
要不是我们扶持着,早就给小主发现不对了!」彩娥撇了撇嘴。
「她只不过是个一次性生孩子的工具,内医院怎么舍得给她用好药,只要保
证这骚货能怀孕生下健康的小主就够了,至于会不会变白痴,谁理会的。」清姨
阴沉沉的说道。
娘亲貌似更加的发浪了,从床上拱了起来,用下体对准床头的柱子撞了起来,
一声声『轰轰』的撞击声仿佛撞在她的心房上。
她非常的想跳下去救娘亲,可是心中却有着另一个声音:『不能下去,不能
被发现,自己一定要找到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害的娘亲苦了这么多年。』似乎是
有些不耐烦娘亲供着腰撞床柱的声音,刘管家伸手到了娘亲的胯下,手部发力,
只看见一片血光,一条数尺长的银白丝线被他从娘亲的胯下扯了出来。
被粗暴手法撕裂阴道的娘亲却没有发出半分疼痛的声音,而是有些欣喜若狂,
她虽然被药伤了神智,但是基本的思考还是会的,禁闭了阴道十六年的丝线被扯
开,她立刻就张开双腿,用那血淋淋的阴道对准床头的柱子坐了下去。
『啊……啊……』她竟然一坐到底,直接将那一尺多长的床头柱子坐进了身
体内,下体的血液如同不要钱般狂喷出来。
但是她却不管不顾,粗暴的在床柱上来回起伏,口中发出『要死、舒服、要
死』的呻吟声。
她当年被下的淫药是恶性的劣药,随着时间的增长会递增女人的性欲,怀孕
的时候还能自己手淫解决下,等她生下陶辰后,整个逼就被内医院的人缝死了,
缝合的人技术高超,她连手指都塞不进去,不然这么多年来她肯定自己把线给扯
掉了。
压抑了十六年的淫欲爆发出来,她现在根本顾不了任何东西,只想找个东西
把逼里塞满,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塞进来就好。
床边的三人厌恶的看了看她,随着她的起伏阴道内血液往外呈现着扇形的喷
射,一会儿就弄得房间内没有地方可以下脚了。
「出去吧,这骚货今天肯定是活不了了,明天还要想办法糊弄过小主,让她
去寻亲呢!」刘管家说完就出了房门。
彩娥和清姨看了看下体血流如注还在不断摩擦床柱的娘亲,也走了出去。
她这才跳了下来,慌忙的给娘亲点穴止血,相救活她,可哪里还能救得活。
可能是回光返照,当娘亲临终前,她清清楚楚的听到她说的话:「跑,跑的
远远的,永远不要去找皇帝。」
可是她怎么能跑,当娘亲死在她面前时,她整个人都崩溃掉了,拿起剑就冲
了出去。
满院子的下人都惊呆了,小主满身是血的从那个工具的房间内冲出来,谁都
知道事情发了。
他们瞬间想到了东厂的酷刑,个个吓得魂不附体,可是很快他们就不用担心
了。
没有人知道陶辰的剑会那么快、那么准,他们也都是成名多年的高手,本来
还担心伤了小主,结果却没有人能在她手下挨上一招。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满院子的死人,陶家上下三十七口,除了她以外,
全部都死了。
她一把火烧掉了陶府,背上了行囊来到了京城,她一定要查清楚,娘亲为什
么会那么惨,自己的父亲是不是真的是皇帝,如果是,为什么自己的娘亲会变成
那样。
调理院的这些人也都以为她不会武功,所以很多时候说的事情和对她做的事
情,她都清清楚楚。
当她第一次被人用迷药迷晕在浴室中时,正准备暴起杀人,却感受到一股阴
冷邪恶的气息出现在身边,那气息是那么的强大,她根本没有战胜的把握,只好
装晕。
那个邪恶的气息被别人称呼为总管大人,那双枯瘦的手在她身上指点的时候,
她几乎忍不住想要出手,最后还是硬忍了下来。
她听到了他们的计划,他们竟然想把他变成一个只知道发骚的贱货,想到当
时看到娘亲的最后一幕,她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三天了,昨天听到计划,他们准备在今天给她上什么迷胎花,再不走就来不
及了。
她好不容易用要出来晒太阳的借口离开了院子,然后又在这里故意靠了半天
使看守她的宫女失去了警惕,这才突下杀手。
她准备先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城,娘亲的仇,还是等到以后自己武功
大成之后再来报吧。
陶辰已经换了身宫女的服饰,她将刚才的宫女装扮成自己的样子靠在吊床上,
估计能拖延半个时辰的时间,而自己则要在这半个时辰里逃出去。
可惜她虽然聪慧,但是却根本没有经验,凌霄城长宽各百里,调理院也是属
于二环内的建筑,就算最短的路线出去也要二十多里地,更何况她还完全不清楚
方向。
她奔跑在一望无际的树林中,这篇树林是这么的巨大,根本看不到尽头,不
知道跑了多长的时间,才感觉前面即将跑出去。
『有人!』杂乱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瞬间想往后退,却又听见后方传来
『唔汪』的犬吠声,只是那犬吠声音非常的奇怪,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她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连忙飞身上了树梢,好在刚才观察过,这树梢上有
个裂开的缝隙,全力缩骨的话倒是可以钻进去。
「奴才见过淑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为首的太监跪在萧淑妃的面前磕头
行礼。
萧淑妃今天正好带着女儿来常春林散步,却没想到还没到树林就看到一堆太
监带着犬奴从树林中扑了出来,吓了她一跳。
「大胆奴才,竟然敢冲撞本宫,全部拉下去杖毙!」萧淑妃三十来岁,正是
女人最富有活力的年纪,对于这些吓她一跳奴才,全无半点好感。
「娘娘饶命,饶命啊!奴才们是有公务在身,万不敢冲撞娘娘凤驾啊!」
「什么公务需要在宫里执行?你们要是敢戏耍本宫,当心脑袋。」萧淑妃坐
在凤椅上品了品香茗。
为首的太监支支吾吾了半天,见萧淑妃身边的宫人真的准备拉他们去杖毙,
这才回答道:「调理院刚刚跑了个小主,奴才们正在追,犬奴们一路追到这里,
却没了踪影。」
『哦!』听到竟然有人能从调理院跑出来,萧淑妃也来了兴致,不过那块一
向不归她管,她也乐的看个笑话。
「看来怀恩这次要倒霉了啊!竟然能让人跑出来,老东西果然不顶事了!」
听到萧淑妃如此光明正大的说自己顶头上司的坏话,跪在地上的太监只能装
作没听见。
她的女儿安乐公主今天才XX岁,还是淘气爱玩的年纪,见到趴在地上的几只
犬奴挺奇怪的,便迈动小小的脚步走了过去。
萧淑妃见女儿小小年纪,已经长得身段玲珑有致,行走间俏立的乳房和略显
丰满的屁股随之摇摆,顿时有些感悟。
安乐公主走到了犬奴的身边,这几只犬奴都是生着人形,只是耳朵却尖尖的
很长,而且鼻子也跟狗鼻子一样向外凸起,至于其他方面,却与赤裸的裸女一般
无二,只是身上都长着一些比较浓密的绒毛。
她好奇的摸了摸犬奴的身体,感觉毛茸茸的,伸手捏了捏犬奴挂在身下的乳
房,这才惊讶的发现这些犬奴竟然长着两排八个乳房,只是最上面的那个最大,
几乎跟她的奶子差不多大,而后面的六个却很小,一眼看下去几乎都不会注意到。
被捏奶子的犬奴嘴中发出『呜呜』的叫声,还对着她龇牙,仿佛要扑上来咬
她一般,吓得安乐公主『哇哇』哭了起来。
看守犬奴的太监连忙举起皮鞭抽在它的身上,立刻就抽的它全身血淋淋的,
躺在地上不住的呜咽。
而剩下的几条犬奴则是吓得团在一起瑟瑟发抖。
「算了!」萧淑妃摆了摆手,对着他们说道:「这几条不听话的,都拉回去
打死吧,别在本宫面前碍眼,哪来的滚哪去!」
听到她的命令,几个太监连忙磕头谢恩,然后缩成一团翻着跟斗滚进了林子
里,顺便还把几条犬奴拖了回去。
「母妃,那狗狗长得好奇怪啊!女儿也想要一条!」见到犬奴消失了,安乐
公主又忘了被吓哭的事情,在萧淑妃的面前撒娇道。
「别,那种下贱的东西,怎么能养,别的辱没了身份!」萧淑妃可是知道那
些犬奴的来历的。
那种动物其实是驭兽园出来的,据说是女人跟XX交合生出来的杂种,若是公
的就会被做成火锅,若是母的,则会调教出来,据说比狗聪明的多,又有着狗的
灵敏嗅觉和听力,所以内城里面倒是养了一些。
只是这些东西是最贱的,哪怕养的宠物猫狗也比犬奴高贵的多,这种东西可
不能让安乐养,丢身份。
可是小孩子哪里肯依,拉着萧淑妃的小手就卖起萌来:「不要嘛!人家上次
看到那个奶牛,你说不给养,然后又看到那个母马,你又不给养,现在好不容易
看到狗狗,你又不给养,娘亲最坏了,乐儿以后不喝汤了,不做奶子按摩了!」
「你这小东西,老娘还不是为你好,你爹就喜欢奶大的,我儿今年才XX岁奶
就这么大,只要好好的喝汤按摩,以后绝对能长出一对绝世天然的大奶子来,娘
以后可就靠你了。」说完萧淑妃将安乐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她那对已经有着D
罩杯的大奶子说道。
「不要不要不要,娘亲不好,乐儿不听,还有,奶子长那么大好难看的。」
安乐咬着小手指头说道。
「你听谁说的?」萧淑妃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周围的下人,被她目光扫射到,
所有人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乐儿上次一个人跑出去玩的,去的叫什么巨奶宫,里面那些大姐姐都长得
好大好大的奶子,吓死人,有的奶子比乐儿人都大,她们看到乐儿,都很高兴跟
乐儿玩呢!」
巨奶宫离萧淑妃的上林轩倒是不远,只是没想到女儿竟然偷偷跑去了,真是
让人不省心。
「那些奶姬们说什么了?」
「那些大姐姐都好羡慕乐儿呢,说乐儿是公主,她们想都想不到的,还说什
么她们其实也是公主,只是乐儿从来没听说过。」
「就是!她们那些贱货算什么公主,玉册上都没有名字的,一辈子就是个玩
物的命,哪里像我们乐儿,可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呢!」萧淑妃当然知道那些巨奶
宫住的是什么人。
「母妃,那些大姐姐的奶子那么大,乐儿也没看到她们怎么受父皇喜爱啊!
所以乐儿也不要长了,以后不喝木瓜汤了好不好。」
「听话!乖女儿,那些贱货怎么能跟你比,你这奶子是天然长得,用你父皇
的话来说纯天然的,哪里是那些用药物发出来的奶姬们能比的,她们是什么东西。」
「真的吗?」安乐睁着大眼睛问道。
「那当然,我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再加上奶子这么大,你父皇一定会很高兴
的,话说乖女儿,过段日子就让你父皇给你开苞怎么样?」说道这里,萧淑妃又
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虽然才XX岁,但是已经长得亭亭玉立,身段估计也够了,
从小服的药物导致柔韧性估计也能撑得住皇上的宠幸。
看着怀中女儿天真的笑颜,萧淑妃得意的笑了,她当年曾经在皇上的记事本
上发现过一张图画,写的是什么XX岁巨乳学生,当时皇上对那张图爱不释手,
这些年来她一直记在心里。
女儿过几天就XXX了,这些年经过她的调教,跟那张图里画的几乎长得一模
一样,到时候皇上肯定会龙颜大悦,婷轩那个婊子再能生也不过是个母猪,慕容
曦那狐狸再精明也不过是个玩具,赵飞燕这辈子无子,根本就不是对手,能够笑
傲后宫的,还是要属她萧兰陵。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