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倚天寻美录】(01-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01神秘钥匙——魂
「铃铃铃……」闹钟的响铃声在清晨之中显得格外刺耳,在大清晨上,这闹
钟有时候算是给人提醒,也算得上扰人清梦,这不,这闹钟壮烈飞出了窗台,消
失了踪影,声音也静了下来。
「铃铃铃……」突然又是闹钟响起来。
「该死的,我到底买了多少个闹钟呀,吵死了,在那里。」只见一二十多岁
的青年男子从床上爬起来,搓了搓眼睛,不过看眼神还是有点松散,给人整个感
觉就是荒废,扎手的胡渣,光着身子,流线般的肌肉,健康小麦的肤色,也算得
上是帅哥一名了,假如在整理一下的话,估计也是迷倒众生的美男子吧。
青年男子找到闹钟,按停,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针走向,发现自己快要迟到了,
焦急的寻找着衣服,结果突然想起来,今天礼拜天,不需要去上班,送了口气,
整个人倒下床继续睡到,好像永远也睡不够的样子,其实不然,青年男子昨晚上
网上通宵,睡眠严重不足,现在睡得像死猪般,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他庸散的身
躯上,也浑然不醒。
这青年男子,名叫林成,今天二十五岁,也算得上一名打工仔,给别人打工,
是一间上市公司的白领,但是他人缘不怎么好,别人都是远而离之,并不是林成
人品很差,而是林成不懂得弄关系,在公司里,和人的关系就如那路人甲,只是
见面偶尔问候下,林成在公司里负责的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工作,大工作还轮不
到他,就他那文凭起不来一丝作用,要关系没关系,要钱没钱,要是有钱还用得
着打工么?每月拿着零碎般的工资,每个月勉强够他花都可以谢天谢地了,至于
存款,那就不用说了,他现在裤兜里,能掏出一百块就好了,昨天刚发工资就交
了拖欠几个月的房租,现在身无分文,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现在剩下的钱,够
他吃一个月的方便面了,只要他不吐就行,所谓坚持就是胜利,林成曾经试过吃
了一个星期的泡面,结果吐的一塌糊涂,肮脏不说,就那刚吃了又吐出来,浪费
是可耻,当然林成不会那么小白会把吐出来的在吃下去。
林成现在肚子现在咕咕的乱叫着,林成微微睁开双眼,不过看他的样子还是
不愿意起床的懒样,就算起床了也没吃的,就自己那点钱,虽然银行卡里还有一
丝钱可以支撑他生活下去,不至于沦落街头成为乞丐的,自己要钱没钱,要命一
条,每天都这样的过,不是挨饿就是没钱,现在的林成对于生活充满了——当然
不是希望,是绝望,对未来那是一片,不是光明,而是黑暗不清。
林成摇摇摆摆的撑起身子,把刚才还尚未穿完的衣着穿好,去梳洗一番,刮
干净下巴的胡渣,整个人气质随之一变,与刚才那庸散的模样相比,如今就是那
成功人士,虽然成功人士和他不扯边,但是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呀,对不,
林成自信一笑,在镜子里,林成是那么得意,是那么自信满满,完全没有对生活
的荒废,因为林成觉得,虽然生活可以荒废,但是人不可以荒废,自己还是处,
男,至少自己不要就这样的死去,至少让自己能拥有百万名车,使不完的金钱,
名利,还有美女围绕,这一切虽然有那么一丝可能会梦想成真,但是那一丝可能
大概有多少个百分点呢?林成大概猜想下,可怜的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几乎可
以忽略不计,而那百分之零点零一还是天上掉馅饼,可那是痴人说梦,林成刚打
开门,抬起头看着阳光明媚的清晨,情心的空气,狠狠的吸了一口,呼出一口浊
气,神清气爽啊。
这时天际突然划下一道金光……
002来自异时空的钥匙
林成微微闭上星眸,用收遮掩住那刺眼的阳光,金黄色的阳光为林成镀上一
层盔甲,就连黑色的短发也变得金灿灿的,一道流光划下,林成看见天际边上,
微微闪耀着,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擦了擦眼睛,在看,哪有什么东西在闪耀呀,
估计是自己眼花了,看来还是不够睡的结果导致自己出现了错觉了,噢不,应该
说是幻觉,林成安慰自己说道,不是自己有病,是眼花,而且还是睡眠不足引起
的,不是病,放心,放心……
林成刚要关门,突然有东西砸中他了,还真天上掉馅饼了,林成刚暗想到,
可是突然那馅饼和林成头颅来了一个亲密的接吻,这接吻把林成弄的死去活来。
「哎呀,痛死了,还出血了,谁那么没公德心呀,随处丢空中炸弹,要是砸
死了我,你陪得起吗?」林成恶狠狠的骂道,指起中指鄙视一下,发泄自己内心
的不忿,看着那鲜红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流落,滴落在衣服上,显得格外鲜艳。
林成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自己在不去医院说不定自己要流干血了,
估计天妒英才,妒忌自己的才能,林成无奈的耸了耸腰,就马上弯腰,起步,跨
步,双手前后倾动,结果,甩了一大跤。
「哎呀,我的妈呀,人一倒霉起来,处处碰壁,我林成没那么黑吧,我的腰
呀,头好痛呀。」林成倒吸着冷气说道。紧紧的抱住后脑,但是血液却已经浸湿
他的衣着,让他看起来如血人般,若不是林成还有呼吸,还真以为他缺血而死了
呢,这样流法就算不贫血,估计去到医院也没救了,那时候已经成干尸了。
「这什么?」林成苍白的脸色,嘴唇有点惨白,微微颠动说道,贫血的身体,
现在林成头脑有点晕眩,乏力的双手慢慢支撑起自身的身体,发现自己坐着一把
暗红色的铁条?寒星迷糊的星眸,搓了搓,才看清楚,是一把暗红色,造型奇特
的钥匙,而且纹理很清晰,如刚刚制造般,寒星看见钥匙虽然深红,但是,还是
可以依稀看清楚点,钥匙端上沾有林成一丝血液,估计那馅饼就是这钥匙了把,
今天碰到你真倒霉,林成握紧钥匙,不是要把它怎么样,而是把它『送』走,虽
然送与扔都是一个意思,但是寒星认为,对待它要好点毕竟它让自己乏力、贫血、
晕眩,自己也不能让它好过,虽然它只不过是一把比较新异的钥匙罢了,但是林
成可不把它当钥匙看,他要把它当成发泄的对象,揍扁的目标对待。
「去死吧。」林成狠狠的扔了出去,就轻轻掩住流血的后脑往医院方向去,
看来自己腰包又要来一次总动员了,当然是钞票往医院跑去而已,而林成却没有
注意到,自己后方有一道红光飞来,红光正是那把奇异的钥匙,掉进林成的裤兜
里,林成好不察觉,继续走向医院方向去。
「一出门就没好事发生,早知道还不如不出门呢,腰包呀腰包,今天你要减
肥了,不然我没那么钱养肥你了。」林成自言自语的说道,从他隔壁经过的大妈,
轻轻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唉,现在的社会,又是经受不住社会的压力,神
经已经开始神神化化了,居然和钱包说话,唉。」大妈拿着菜篮子离去。
「哪位大妈你说什么?」林成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说他,他不禁开口问道。
「没,没……」大妈急忙的赶着,他可不想被神经病给打一顿,顿时吓跑的
无影无踪了,林成弄不懂,只不过想问声而已,用的着跑那么快么?
红色的钥匙在林成的裤兜里,发着淡淡的红光,炙热的冒着淡淡白烟,徐徐
上升,往林成裤兜口处飘出……
003误入后土殿
「哇……好烫,什么东西呀。」林成突然感觉自己裤兜里很热,伸手进去,
烫的他手有点红肿,直接甩手出去,可怜的钥匙再次做了空中飞人这一系列危险
的动作,在一个完美的后空翻,完美的跌倒在地。
「呼……什么东西呀,今天真倒霉啥事都发生在我身上,倒霉。」林成对着
烫伤的手,轻轻的呼着,吹着,希望烫伤的疼痛能消止下,可是疼痛不止没有消
止,反而越来越刺痛。
林成恨恨地看了一眼地上那火烫的发红的钥匙,原本就暗红色,如今显得格
外鲜红,冒着白白的热气,林成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想上去踹一脚那钥匙发泄
发泄自己内心的气,看来也是办不到的了,林成没有注意到,他后脑上的伤口正
在缓缓愈合结茧,但是一印记挥之不去,那是魂给他带来的礼物,什么礼物?继
续看吧。
林成刚踏出前脚,准备伸出后脚,钥匙轻微的抖动了下,就像有生命一样,
突然爆发了超越光速的速度,一道虚影射向林成身体,林成还不知不觉中,突然
眼前一黑,钥匙到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条暗黑的通道,里面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
罡风,只有一片黑暗,黑暗的彻头彻尾,让人的眼睛视觉在黑暗的通道里,失去
了原本的功能,周围寂静就连一根头发丝掉下地也能让人听见,而林成的身体徐
徐上升,往那神秘的黑暗通道迸发,而那原应该暗红发烫的钥匙,魂,却化作一
道红光消失钻进林成身体内。
林成脑海一直在剧烈的疼痛,但是却怎么也睁不开双眼,那剧痛简直能分裂
他的后脑,隔断他每一个脑细胞,原本帅气俊朗的脸颊,此时扭曲成一副欠揍的
模样。惨白的脸色,徐徐虚汗冒起在额头之上,伶仃几粒黄豆般大小的汗珠由额
角流落而下,划过太阳穴直至耳鬓处,林成现在只知道痛,还是痛,他没有任何
的思考能力,也没有什么反应,黑色的暗道慢慢愈合消失在小区内,鸟儿恢复的
啼鸣,周围少许的虫鸣也开始歌唱,完全没有刚才那一丝诡异的气氛存在,若不
是地上还存在被烧烫成黑灰的地表,还真以为刚才那一丝情景是幻觉呢,只在科
幻电影中出现的场面,居然真真实实的出现过,但却又极快的消失。
当林成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居然处于虚空之中,周围一片黑暗,但林成却
看得见周围,林成疑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还是搞不明白自己为何出现在这,
林成第一个想法就是,这里可能是梦,不过一阵疼痛从后脑闪来,林成又知道自
己这根本不是梦,而是真实的,疼痛是那么真实,这的的确确是真实的,林成想
到。
周围诡异的气息存在着,阴深、恐怖、就像人黑暗的内心里,各种复杂的情
绪都闪现而出,林成也避免不了,他有些恐惧的看着四周,在不明的地方,一个
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人,林成他害怕的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不远处有一建筑宫殿,
格式很复古,还不如说在华夏国,从未出现过的古建筑格式铸造,或许这是异时
空,也或者这是一个遗迹,林成渐渐缓定那未平复的心跳,凭借往常在网上看小
说的书龄,他知道这有可能是某位大神的居住地,又或者是啥上古遗迹的啥,里
面一堆修炼法诀,又或者里面有无数仙草灵芝任其吃也吃不完,仙草灵芝比白萝
卜还要多……当然这是林成自身的想法,不过会不会出现得需要林成本人去验证
下才知道了。
当林成靠近时,看见宫殿牌匾之上,龙飞凤舞的雕刻着数字,甲骨文?林成
嘴角有点抽搐,这什么跟什么呀,难道真TMD那么人品爆发,这里是上古遗迹?
林成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牌匾,却没有注意到异变发生,原本在寒星后脑上的印
记突然微光流闪而过,微红亮的火光,林成忽然间发现自己居然懂得上面那些类
似甲骨文之类的字,上面赫赫显然写着:后土殿。
林成心里的心跳不自主的加速,后土是谁?没有人比林成心里更明白的了,
后土洪荒时代十大祖巫之一,化身轮回,林成看过无数的洪荒小说,对里面的剧
情一清二楚,说白点,就是对里面的大小美女都是过目不忘,有时候还幻想自己
是书里的主角就好了,现在林成惊讶的看着那宫殿,心内道:我发了,哈哈,发
了,后土殿?神话般的人物,宫殿,居然出现在这个不明的地方,看来我也不是
很黑,说不定还走运了呢。林成往宫殿里走去。
PS:可以预想下,后土的身姿、俏脸玉容,那郁郁葱葱,芊芊玉指……
004清纯美女后土
宫殿精美,就光是外表就灿烂辉煌,内部的话,估计与外面相比估计胜百倍
吧,林成推开那沉稳的宫殿之门,看见大殿内富丽堂皇,让人一眼就喜欢上这里,
当然是喜欢上这奢侈的装饰,在奢侈的装饰之上,还有一些古迹文事,气魄宏大,
但显得庄严肃穆,一切都分外壮观,原因里面有一巨大的塑像,而塑像是一女子,
但是却高百丈,神态庄严,但是庄严的脸孔上又显得格外清纯,白嫩的双手,紧
握双蛇,林成还以为后土虽然会是美女,但是没想到后土,白里透红,就算是塑
像也遮掩不了那诱,人的容貌,如真人般,若是林成没有那宏厚看书的书龄的话,
还真以为是真人呢!
「后土果然不亏是美女,就算是雕塑,塑像也遮掩不了她那美人心动的英姿,
一个女人化身轮回,牺牲自己,成全天道,这思想真是雷锋精神,假如她能当我
妻子的话,那我也愿意了,乐于助人嘛,毕竟自己没有女朋友,嘿嘿。」林成摸
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完全没有在意后土塑像飘过一道白影,那白影的容貌让
不然一愣,不是恐怖、也不是难堪,更加不是什么厉鬼,那容貌惊为天人,恰恰
那容貌和塑像的后土塑像完全一致,可以说那白影就很有可能是后土,可惜的是
林成却没有注意到,现在正在想着歪主意呢,幻想YY之中。
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似影似鬼的神秘东西存在在这个房间内,而那白影,
身体却有点透明,像魂魄,身影更是如轻烟没有丝毫重量可言,一阵风从大殿内
吹来,『蹦』了一声宫殿门被关上了,这声把林成吓得回头看,发觉周围诡异异
常,暗暗的幽光从后土塑像发出来,而且林成想到,那沉重的宫殿门居然被风吹
上了,而且观周围也没有一丝风呀,就连阴风……林成刚想到阴风,所谓说曹操,
曹操就来了,想阴风,那阴风自然尾随而倒,这一刮,把林成的心都要刮跑了,
内心蹦蹦的乱跳,小心翼翼带着惊恐的眼神,放眼观察四周。
这一系列的灵异事件当然是后土弄出来的,毕竟不知岁月的在这个狭义的空
间内生活着,当然对于林成来说,这个空间够大的,但是后土来说,这里和洪荒
相比,小的不能在小,芝麻般小的地方,后土多年来一直都一人生活着,她早已
经不知道笑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天空是否依旧蓝色,外面的空气是不是还是洪荒
时代那充满了混沌气息……
而在这寂寞空间内,却出现了一青年,那青年自然是林成,多年来一直冷漠
的心从林成到来的那一刻,开始融化了,心里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捉弄林成,就
像一小女孩脾气一样,此时的后土那神态表情,说不出的可爱,那俏脸玉容嫣然
丝丝偷笑着,是笑林成那胆小,还是笑自己捉弄的好玩?
005美女师傅
「谁?」林成有点惊疑的说道。
「谁……」
「谁……谁……」
林成的回音在大殿上回响转载着,阴深的大殿此时与之前那富丽堂皇奢侈的
大殿相比,显得格格不入,林成心跳如鹿,一道白影直接从他眼前飘过,林成搓
了搓双眼,发现前方的后土塑像依旧神圣庄严,在配合那荧光,林成现在清楚了,
现在他头脑里只有一个词语可以形容此时的场面和那诡异的事情,那就是——闹
鬼了!
「哇,这么猛,观音菩萨……无量天尊,我啊你豆腐,哇,鬼啊……」林成
诚心的默念着,不管是观音,还是佛教,甚至道教也拉扯进来的,谁知道那白影
和他较真上了,刚在林成默念之时,那白影如泣如胶般出现在他背后,阴凉的微
风让林成第一时间感觉那就是,爽,比空调还爽啊,林成想到的是鬼风阵阵,自
己现在知道了,自己不是走运,而是整个人从头到脚黑过黑炭,现在连鬼都缠上
他了,林成哇了一声,整个人身影如炮弹,速度比牛翔还要快上几分,这速度要
是在某世界的奥运会上,那是破记录,刷新记录成为真正的飞人呢,当然此刻林
成他就一个样,废人,怕死怕活的废人。但是任谁,原本一小人物,虽然帅气的
无比,俊朗的诱,* 人,但是还是生活在物质社会之下阶级层的小市民,毫无出
头之日的他,出门首先被高空杂物,砸破脑袋,来了个出门红,在着就是裤兜差
点自燃,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昏倒,再着醒来就到这神神秘秘的空间来了,还以为
遇到神迹降临来到这,遇到了古籍,然后得到传承,数之不尽的美美,但是一切
和林成想得现在貌似都相反,林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鬼缠上他了,他现在
唯一的希望就是那后土塑像,怎么说那里也是有荧光,说不定那是希望之光的,
周围漆黑模糊不清,就算那不是希望之光,傻子也会选择往亮处跑。
后土的魂魄在后面看着,掩嘴一笑,内心道:从来没见过如此逗的人,还说
人家是鬼,对了鬼是什么东西?后土疑惑的想到,还是等下问下他就清楚,鬼是
什么东西来的了。
后土当年化身轮回时,还未出现鬼这一说辞,顶多是魂魄,三魂七魄,鬼这
一词汇经过数千年的演化与编造便出现了这个词句,厉鬼、艳鬼之说……
「嗬嗬嗬……没……没追来了吧,哈,呼,吓我一跳,后土美美,噢不,后
土娘娘还真是有用呀,假如你真出现的话,我拜你为师又怎么样」林成欣喜的随
口说道,内心却道:假如是真的,现在叫娘,到时候你唱征服的时候该叫我老公
了,现在先贷款给你先,嘿嘿。
林成刚说完,后土就出声了,声音如水,柔,如雾,润,动听如山泉叮咚,
如竹叶鸣奏,如银铃般的声音传来:「那好,快拜师吧。」后土现在对林成很有
兴趣,当然不是你们歪想的『兴』,但林成却是这个兴趣想着。
林成愣了愣,内心道:哇,这声音比什么歌星还好听呢,心动不已,那声音
中透露出丝丝哀愁与绝望,但是更多的是缠绵之音,林成随口甩脱了愣神的境界,
恢复正常人的心态。
「拜师傅,完毕。」林成不温不急的说道,内心磨合刚才发生的一系列灵异
时间,就知道这事应该是这个神秘的后土搞出来的吧,但是后土现在不会是阿飘
吧?(鬼)嗯,很有可能,林成恶意的想到。
「乖徒弟!咯咯咯……」后土也没想到林成还真拜她为师了,咯咯咯的笑了
起来,这声音把林成迷的东倒西歪,当然是头向动歪,脚步又点站不稳向西撇罢
了。
006那尘封的回忆(一)
林成渐渐抬起头,印入眼眶的是一绝世美女,复古的装束,估计在华夏五千
年来,也不存在,估计是洪荒时代之时的装束吧。
一头靓丽的长发轻轻飞舞,细长的柳叶眉,一双杏眼含情脉脉,娇俏的瑶鼻,
粉腮含羞,小巧的两瓣樱唇,完美无瑕的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色奇美,身姿玲
珑,道不尽的清新脱俗。
林成迷恋地看着后土,虽然后土此刻身影如飘,如虚如幻般的身姿一览在林
成面前,林成可以清楚的看见后土那爽秀眸之中隐藏着淡淡的伤痛,是悲哀?还
是痛心疾首?是何事能让后土如此伤楚?!林成很想了解她那段历史,也很想知
道清楚后土那隐藏秀眸深处的深思痛处。
「后,师傅你怎么了?」林成困惑的说道,林成可不相信这是她心中纯真的
笑容,那笑容有丝丝悲伤,继续说道:「师傅,你心中有啥不开心的?和徒弟说,
徒弟开解开解你。」林成嘻嘻哈哈的说道。
「去,你才多大了,开解我?!」后土从那回忆中醒悟过来,看着林成,发
现林成居然说开解自己,他才多大呀,二十多,而自己都不知道生在这个世界上
多少岁月了,但是自己的感情却出卖了自己,被那么轻易察觉自己那丝丝的悲哀
吗?
「小生今年二十有五,尚未娶亲,师傅要不要考虑下我?」林成一脸认真的
说道,其实林成真的想让后土当自己的老婆,当然这是林成单方面的自恋罢了,
所谓一厢情愿。
「拉扯吧你,对了,好徒弟你叫啥名字?为何出现在这里?」后土托着白嫩
精巧的下巴说道,眼神闪过一丝惊讶,现在后土才考虑到,为何林成会出现在这,
这里就算是她也开辟不出一条通道来,天道之下,没有一人能有这种能力,除非
天道本身,但是天道岂能容忍自己在出现在三界内!天道恢恢,只有顺着死,不
顺着也死,自己当初化身轮回,以为牺牲于自己,可偏偏公德缠身,自己终究困
在这个空间内,不得离去,千百万年来的寂寞,数之不尽的岁月沧桑,让后土孤
零零一人做伴在这个永无黑夜,春夏秋冬之分,黑暗,全是黑暗,无尽的黑暗,
一直围绕着周围的空间,只有那座气势雄伟的宫殿,却失去了原本的辉煌与人气。
「林成,林成的林,林成的成,我出现在这里也是莫名其妙,被一根钥匙砸
了个出门红,在这就倒霉的昏倒了,醒来就出现在这个一片黑暗的空间内咯,还
有就是好好的被师傅吓了一顿呢。」林成叹息的说道,表示自己此刻真的很委屈,
委屈的只好叹息默哀着。
「这什么介绍呀,哼。」后土看见林成那介绍自己的名字,差点就被气晕了,
你林成的林,林成的成,鬼才知道到底是某个百家姓呀,哪个名呀,不过后土至
少知道他叫林成,年龄二十五岁,还没娶亲,别的都不清不楚了。
007那尘封的记忆(二)
「那美女师傅想要了解我的过去与现在吗?那好吧,我勉为其难的说下吧,
唉,原本我也不想说,我那辉煌的传奇一生。」林成自恋地说道,过去就一打工
仔,辉煌的传奇顶多就是打工史和忍气吞声的次数罢了,不过在同行之中,他算
倒霉的了,处处碰壁,也算是一个倒霉的传奇。
「那你就把你的过去与现在说清楚点,别老瞎扯。」后土受不了的说道,原
本以为自己以后不会在那么孤独,现在才发现自己宁可喜欢那孤独的一面,也不
愿意在和林成多待一分钟了,不,是一秒也不愿意了,林成太唠叨了,自己受不
了了,不知岁月的时间流河之中,后土不曾言语半句,而如今却听见林成那炮轰
之势的说话攻势,彻底无语了。
「我的过去嘛……嗯?!」林成挠了挠后脑,一拍手「啪」了一声响,着实
把后土下一大跳,什么跟什么嘛,后土心跳加速的跳动着,如鹿跳混乱的气息娇
喘着,轻轻的抚平那激动不已的内心。
「我的过去很辉煌……一天一夜都说不完,还是不说了,我的现在嘛,你已
经看到了,也不需要说了,美女师傅还是说下你的过去吧。」林成脸蛋无耻的能
抵挡火箭炮,厚的比城墙。做人能无耻到这地步,林成算得上是第一人了,他敢
认第二,没人上前要第一。后土脑海第一想法,我被耍了,第二想法,他忽悠我,
第三想法,直接想揍林成。
「你……」后土紧紧握着小粉拳,眼看之势遇到爆发之时,林成脑后的印记
暗发着淡淡微光,貌似后土一出拳,印记马上显威,保护林成般,但是不明后土
突然微微叹了口气,整个人荒废了少许,眼神秀眸中黯淡,一脸回忆说道。
我的过去很简单,但是又可以说很复杂,当初洪荒之时,万物初成,没有血
腥,万物只懂得修炼、修行,希望早日得道,证道,过了若干年后,洪荒依旧是
洪荒但是此时的洪荒的鸿钧已经合道成为天道之一了。
也就是说天道就是鸿钧、鸿钧也亦是天道,天道之下皆为恢恢,圣人之下皆
为蝼蚁,不成圣人终究是一名蝼蚁,在得到混元大罗金仙的圣人面前显得都是懦
弱,而妖巫大战只不过是天道扮演角色罢了,这场游戏持续了上万年之久,而这
游戏的最终目的就是自己,天道一场安排,太一、帝江他们拼生拼死到最后却成
为天道吞噬的对象之一,消失在洪荒的历史上,妖、巫在也不是洪荒的主角了,
自己的哥哥们都死去,我,我恨天道,自己为了延续巫族的传承下去,化身轮回,
一心抱着回归盘古父神的怀抱,但是天道却捆压自己在地府深处的后土殿内,别
人以为后土皆为牺牲,但是后土尚留存魂魄于地府之中,可笑,可笑,原本以为
自己巫族血统能保留下来,谁知道鸿钧那老匹夫居然再次安排,巫妖之战过后,
又安排一场涿鹿之战……
后土越说越悲哀,秀眸流落出来一丝清泪,激动的内心,娇躯微微震抖,紧
握住的粉拳,微微突起些许的血管,毫不怀疑,假如这一拳打下自己身上,估计
自己不成肉末也要散架了,林成看着后土激动的心态,自然有些后怕的后退几步,
后土接着继续说下去。
008那尘封的回忆(三)
自己在后土殿内数之不尽的岁月流失过去了,巫族早就灭亡已久了,自己身
为祖巫自然感应得到自己后裔的痛苦,他们只想要一份蜗居般的居住地,但是天
道不是还有一线之机吗?但是为什么却不给巫族!
自己已经记得清楚洪荒时期的天空,星辰,也记不起那慢慢海域遍布洪荒,
只记得自己的后裔在水深火热之间备受煎熬,却无法解脱,巫族没有魂魄,有的
是一身金刚的身躯,巫族不修仙魔,不修道。死了就直接回归与天地,回归父神,
盘古的怀抱之中去。
而自己一心以为牺牲自我,成全巫族的延续,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化
身轮回时,原本将要魂消飞散的神识却突然遭受到天道降下公德围绕,自己虽然
有了魂魄,但却没有了肉身,修炼不成圣,而当初自己巫族多么希望有个魂魄,
但是终究没有如愿已得,后来我才明白了一件事,外什么自己会被捆压,完全是
因为六道轮回,完全是自己身体所化的,自己一死,六道轮回马上崩溃,到时候
三界打乱,天道好不容易建成的秩序毁于一旦,所以自己就被捆压若干年之久,
或许似昨日发生,又或者早已千亿年之久,又或许这些都是瞬间而息间。
后土一脸回忆地说道,确实当年自己是够悲惨的,但是那段时光不还有自己
的兄弟姐妹一直陪伴自己吗?他们知道了要面临陨落之危,但是还是乐于接受,
为何自己要生活在痛苦之中呢?为何不开心点,不开心一天,开心也是一天,那
自己为何不快快乐乐的生活每一天呢!即使在这个永无白天的封闭空间内,自己
也不应该荒废。后土终于想明白了,如今的气质与之前完全不相同,现在笑意面
脸,微微嫣然之笑,淡淡的挂在樱唇嘴边,让林成觉得为啥后土又美了?难道多
笑笑能更美点?那自己也多笑笑那自己就更帅了,林成自恋地想到。
「美女师傅,你笑得很美。」林成一脸猪哥的笑道,笑得不敢恭维,猥琐极
端,龌龊满脸,让人想揍,当然现在后土什么也想通了,嘴角依然挂着笑意,也
不责怪,只是淡淡开口说道,但是那动作在林成眼里,却是樱唇微开,贝齿轻分,
檀口里住着一条小红鲤,淡淡仙液围绕,林成暗咽一口唾沫,色迷迷的眼光盯着
后土,后土也正在想些事情,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被自己的徒弟林成亵渎了,若是
她知道的话,说不定后土一巨大的粉拳赏给林成对她姿色的肯定呢!
「对了,成儿你说的钥匙是什么形状的,我总觉得这是很蹊跷。」后土托着
香腮说道,那表情神态简直让林成心动不已,肚子下面早就升起一股虚火,但是
林成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后土,只能想想,但是内心道:等将来我有本事了,一
定让你当我老婆。后土不知道自己简直是教了一白眼狼,可怜呀!
「嗯,大概……」林成比划到。
009师傅要交我双修!
「嗯?大概事有蹊跷吧!」后土说出自己内心的疑惑,她总是觉得这一切都
太虚幻了,被钥匙砸穿越到这了,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毫无头绪,
后土只好放弃去探索。
「废话!我还不知道事有蹊跷吗?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倒霉。」林成嘀咕地
说道,后土灵动的耳朵,完全停在耳里。林成还不知道还在继续说着,后土脸色
越来越黑了。
「林成,你不知道尊老爱幼吗?不知道尊师重道吗?」后土一发火起来一巴
掌挂起林成后脑勺,手掌产生的回旋力,把风都摩擦起鼓鼓风声,后土虽然肌肉
不怎么样,反而看起来白如水,但是那隐藏起来的力度不可估量,祖巫乃盘古精
血所化,只修身,不修三魂七魄,身体坚硬如铁,直接可以开山劈石不在话下,
这一掌若是打实了,林成也活不成了,估计成脑浆洒一地了。
可是就在后土的小手掌心欲要接触到寒星后脑勺时,那原本已经黯淡下来的
印记纹身,突然闪起暗红色的微光,那火红钥匙的图案显然在林成后脑处显得格
外诡异,淡淡的荧光把周围漆黑无光的环境照亮起来,而后土却被这荧光升起来
的结界反弹出去,小手一扭,倒飞出去,林成听见后土『啊』了一声,林成听见
了,马上砖头看声音的源头,在林成砖头那瞬间,那印记都如熄火般熄灭了,留
下来只是淡淡的印痕,在头发的遮掩下,完全察觉不了。
「轰……」后土陷入了墙壁内,虽然后土是魂魄,但是不知道为啥自己被反
弹那瞬间,后土仿佛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感觉,而自己魂魄居然没有穿越塑像,
而是严严实实的砸在石像中……疼痛传来,后土吃痛的咬了咬小银牙,后土又点
吃惊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还是老样子,难道刚才是错觉吗?自己好像又
找回了重新拥有身体的感觉!是那光芒的原因吗?后土带着疑惑重重的心情从废
墟中爬起来,原本后土塑像,此刻却在中间处砸开了一个圆形洞口,碎石块一地
都是,与之刚才庄严的塑像相比,此时显得有点狼藉。
「美女师傅你怎么了?」林成疑惑的说道,完全不知道后土刚才被反弹有一
部分责任是寒星自己要承担的,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后土无缘无故的出手伤人,
而且伤人对象还是一个手无『捉鸡』之力之人,说不定被她给敲死呢。怪不得人,
自作自受。
「嗯?!好痛,这感觉。」后土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肘,发现没有丝毫变化,
但是后土却不知道在碎石块之中有一块却沾有血迹,而且还是鲜艳无比,缓缓的
流落在地,慢慢凝固。
「怎么回事?」林成也疑惑了,这里没别人呀,为何后土好像伤得很眼中似
的,从后土那眼神里可以看出来,毕竟眼睛是人类的心灵之窗,林成可以清楚看
得出来后土此刻很痛苦,傻子都看得出来了,后土紧咬樱唇,脸色有点苍白,是
惊吓?还是受伤?
010师傅要交我双修(二)
「美女师傅你没事吧?!」林成再次问道,纯碎是关心的心情,纯属是师徒
之间的问候而已。
「嗯!没事。」后土撑起身子说道,捂着手臂。
「刚才你后脑……」后土勉强的说道,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说些什么才
好,毕竟刚才是自己一时激动一掌拍下,结果人没拍到,却无缘无故被反弹回去,
而且力度还不小,整个人倒飞出去,而最诡异的是,至始至终自己却没有丝毫反
应就被弹出去了,这不能不让人疑惑。
「我后脑?」林成不解的摸了摸,也没什么呀?!
「嗯!刚才,就是刚才你后脑突然暗光流闪而过,我就被你欺负的倒飞了。」
后土抱怨的说道,羊毛出在羊身上,那暗光是林成后脑里发出来的,怎么出也是
林成的问题,好不关己的事。完全把前因缘由撇的一干二净。
「不会吧?!后脑。」林成愈来愈疑惑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早上那天
掉下的钥匙给自己砸出什么异能或者什么特殊的能力了?嗯,想想也是了,不然
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破地方,虽然有美女相伴,但是毕竟要是在这呆一辈子,
或者老死过去,自己还是处男呀,后土样貌随倾国倾城,但是她实力摆在面前,
随便乱想,或者有意图,估计被她杀了,在剁尸吧!
「嗯,可能是那钥匙的缘故吧。」林成疑惑地说出自己内心的疑问,和后土
的想法不相谋合,一拍即合的想法若是让俩人同时知道对方的想法准吓一跳,对
方都在怀疑那钥匙的缘故。
「可惜的是现在根本找不到那钥匙,要不然可以解释疑惑了,还有那钥匙的
神秘力量也可能是它把你送来这里的也不排除,种种疑惑来看,那钥匙可能就是
我们出这个空间的唯一办法了。」后土轻皱黛眉说道。
「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林成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想破脑袋了也想不
出一个办法来,也不知道那神秘的钥匙到底何方神圣『仍』下来的垃圾,竟然让
自己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林成痛恨呀,岂不知那钥匙与他的渊源一匹布那
么长也说不清楚。
「呃?!」后土也不明白啥叫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成语的意思和大意,半
懵半懂,毕竟这是华夏五千年积累而来的成语,洪荒时代估计还没有个成语的词
句吧,多数就吾,尔,之类的比文言文还要难懂难明。
「呃!」林成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神经也跟着说了一声呃,后土又愣了一下,
俩人对视,林成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呀,呃什么呃呀,林成抱怨自己想到。
「你干嘛学我呀!咯咯咯……」后土银铃般音律笑道,让林成如梦初醒。
「那那……你是我师傅,不跟你学跟谁学呀。」林成被后土的话说的一愣一
愣的,然后急中生智的说道,你是我师傅,不跟你学跟谁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