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附身群芳记】(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2章母女沉沦
福康安登基之后,紫薇,这个福康安的侧福晋则是就被封为淑妃,住在了咸
福宫,而金锁则被封为常在。
由于紫薇是被乾隆认为义女,昭告天下也是说的是义女,所以也不用担心天
下会说什么。
但是别人这么想,紫薇可不这么想。
此时,在咸福宫内,夏雨荷、夏紫薇和金锁三女则是难过地聚在了一起。
「额娘,这可怎么办啊?皇上……皇上他居然是我的亲哥哥……这可……这
可怎么可以……」紫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男人福康安居然会是乾隆的儿子,
这让紫薇如何能接受得了啊?
夏雨荷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而且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和乾
隆重新走在了一起,可乾隆居然就这么死了,这让夏雨荷难受无比啊!
「紫薇,这都是命啊……」夏雨荷哽咽着说道,「只是,我们母女今后……
恐怕也只能相依为命了……」
「可是额娘,皇上……皇上是我的亲哥哥,我怎么能……能和他在一起?他
还封我为妃子……」紫薇为难不已。
夏雨荷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人进了咸福宫,
正是身穿龙袍的福康安。
「皇上,你……你怎么会来的……」紫薇身子一抖,夏雨荷看着福康安也是
一脸的怪异。
「参见皇上!」金锁赶紧跪在了福康安的面前,「臣妾参见皇上!」
福康安淡淡一笑,一把将金锁抱起来,抓住她的衣裳就狠狠地撕扯开来。
「啊!」金锁发出了一声激烈地叫声,接着衣裳破开,露出了少妇诱人的肌
肤。
「皇上,您干什么?!」金锁三人大惊失色,紫薇冲上前来,叫道。
福康安搂着被撕破衣服的金锁,金锁在他怀里丝毫不敢挣扎,只是眼中满是
惊恐之色。
他不理会紫薇,将金锁的衣裳扯了个精光,将金锁搂抱着,用手抚摸金锁的
乳房,笑道:「紫薇,夏雨荷,你们母女反正和金锁一样都被朕睡过,那以后就
一起做朕的女人吧!不然,你们在宫里的日子可绝对不会好过的!」
「什么?!」紫薇惊呆了,她看着夏雨荷,不可置信地问道,「娘,你……
你和皇上……皇上……」
夏雨荷羞耻不已,怎么也想不到,福康安居然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了紫薇。
但是,夏雨荷随即便想到了,假如自己和母女不顺从福康安,那自己和女儿
未来在宫里,肯定会受到不好的待遇。
经过这么多年的熬日子,夏雨荷变得可以说是异常的现实,尤其是在进入了
皇宫,过了几天荣华富贵的日子之后,夏雨荷自然是不愿意再过什么苦日子。
如今,乾隆死了,自己没有靠山,在宫里可以说很困难,自己必须寻找新的
靠山才行!
福康安是皇帝,自己和女儿又都被他睡了,反正都这样了,为了日后的好日
子,自己和女儿一起伺候他,让他做自己母女的靠山,也就是了。
一瞬之间,夏雨荷想明白了这些事情,她叹了口气,伸手解开衣带,缓缓宽
衣。
「额娘,你干什么?」紫薇看到母亲在脱衣服,吓得退后一步。
夏雨荷不答,将身上的衣服缓缓脱掉,转眼间就露出了粉嫩的熟妇胴体。
「紫薇,女儿,听娘的话,把衣服脱了吧……反正都这样了,还是顺着皇上
吧……」夏雨荷叹了口气,晃着一对奶子走到女儿身边,就给紫薇脱衣服。
紫薇从小就最听她娘的话,此时再加上六神无主,完全不抵抗夏雨荷,就被
自己的亲生母亲脱光了,登时,母女二人都是赤身裸体。
就在夏雨荷脱衣服的时候,一旁的福康安也已经脱光了衣服,将巨大的鸡巴
狠狠地插入了金锁的体内,开始干起她了。
当福康安的大肉棒整支插入金锁体内的那一秒钟,金锁身子一抖,嗔道:
「喔,皇上……啊啊……不要……温柔一点。」
福康安淫笑着一边搓揉她的乳房一边笑道:「金锁,把你的大腿再张开一点!」
金锁乖乖地将自己的大腿张开,福康安开始撞击金锁的下体,一下比一下更
快速地抽插起来。
干了二十多下,福康安看到夏雨荷脱光了,还去脱夏紫薇的衣服,心里大喜,
心道这夏雨荷真是很识时务,于是更加卖力地抽送。
那根巨大的鸡巴在在金锁娇嫩的蜜穴中有力又急切地一出一入,金锁便感到
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整个阴道都要被撑裂开来似的。
每次强烈的进入,都为金锁带来无边的快感,退出时那种空虚和饥渴的感觉
也更加强烈,金锁不禁忘情地呻吟道:
「啊……皇上……臣妾……臣妾舒服死了……」
金锁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彤彤的脸蛋春情浓冽,让福康安看了更
是淫趣大发,干的兴起,更把金锁雪白的一双大腿架上他的肩头,用力抽送,每
次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金锁泥泞湿滑的阴道插个爽。
在福康安激烈的冲刺下,金锁情难自禁地热情扭动、娇喘嘘嘘的回应起来,
一双白皙嫩滑、修长完美的玉腿,时而高举、时而轻抬,似乎不晓得该摆放在那
里才好般……
良久之后,福康安抽出自己的大鸡巴,金锁身子发抖,刚刚达到了高潮的她
可以说是舒坦无比。
而此时,福康安淫笑着看着一旁赤裸的母女,哈哈一笑,坐在了床上,笑道:
「过来,给我舔鸡巴!」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阴茎。
「用嘴舔……这……这……」夏雨荷身子一抖,心里有些厌恶,但是犹豫了
片刻,还是拉着女儿走过去。
夏雨荷跪在了福康安的胯下,将福康安的肉棒轻轻含入了嘴里,而紫薇则是
浑身发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福康安却知道紫薇脸皮薄,也不勉强她给自己口交,而是将紫薇搂在怀里,
伸手摸她的丰乳。
紫薇惊恐叫道:「不行!皇上,我是你妹妹……」
福康安打断了她的话,笑道:「那有什么关系?你是朕的妹妹,也是朕的女
人……」
说完,福康安对着紫薇的肉体是又亲又摸,在他的手段下,没几下紫薇就被
挑逗的欲火膨胀,无力反抗。
此时,胯下的夏雨荷在给福康安口交了十几下后,就逐渐捉住窍门,将那根
巨大的肉棒深深含入,双唇及舌尖轻舔马眼,偶而又用牙齿轻咬肉柱,真套弄得
福康安好不舒服。
而福康安的双手也没闲着,除了照顾紫薇之外,他的手一会抓住夏雨荷那椒
乳用力捏拿、一会又予重压,直叫夏雨荷一会轻声喊疼,一会皱眉也说不清言语,
神情就似要崩溃了……
良久之后,撅着肥美的大白屁股趴在床上的夏雨荷发出的激烈呻吟,福康安
的鸡巴从后插入了这个美熟妇的体内。
再一次被福康安的大鸡巴给肏弄,夏雨荷虽然心中有些羞耻,可是身体却是
异常舒服。
「啊……皇上……舒服……臣妾舒服死了……啊……」
夏雨荷快慰呻吟,本来以她乾隆妃子的身份,倒也不需要对福康安称呼为臣
妾,可是她不懂规矩,在加上身体快慰,此时却什么也顾不得了。
一声一声啪!啪!的快速肌肉撞击声,乃是福康安正不停的挺动着肉棒,在
夏雨荷的屁股后操弄着她淫荡的肉洞,而夏雨荷纤细的腰身也配合着福康安肉棒
的用力插干而不停的摇摆着。
「啊……啊……皇上……好舒服……啊……顶我啊……啊……插死我了……」
夏雨荷毫无顾忌地呻吟起来,一方面是因为身子的确舒服,另一方面也是因
为她要讨好福康安。
而一旁的金锁和紫薇也都完全看傻了:「天啊……娘怎么会……怎么会在床
上……居然这么淫荡……」紫薇难以置信。
此时福康安从后面伸出双手来,用力的玩弄着夏雨荷的丰乳,腰部则是猛力
的往前不停的用大肉棒来插干着,在夏雨荷的淫荡肉洞内使劲的抽插着,而夏雨
荷则是将双手反伸到身后,紧紧的搂住了福康安的腰来,好让他能更猛力的奸淫
着她。
「啊……啊……啊……啊……啊……人家好爽……要晕倒了……会……受不
了……啊……天啊……皇上干得人家爽死了……好……爽……要被……皇上……
玩死了……这……啊……」
随着福康安一阵狂热冲刺,夏雨荷整个人已爽得摇头晃臀,像一条淫荡的母
狗一般,不断地摇摆着身躯,希望可以在被弄奸淫的感受下获得快乐!
而她那对硕大的乳房也噗噜噗噜地晃动着,两手已经无力继续支撑了,整个
娇躯已无力地趴在床上,只能高翘着屁股,迎合着后面而来的猛力干!
福康安他那粗长又特大的肉棒在夏雨荷的肉洞中不断的抽插,接着他再使出
三浅一深,六浅一深,插到底时,又旋转着肉棒,用大龟头去狠力的磨转一下她
的花心再抽出来。
「啊!爽啊……哈哈……果然带劲儿……朕射了啊……啊……」
随着福康安的大肉棒一阵暴涨后,猛力的将肉棒顶进了夏雨荷的子宫中,一
股股的浓烈的阳精,便直射在夏雨荷淫荡的肉洞深处。
喔……好皇上……你射得臣妾……好舒服哦……好烫……好强劲喔……嗯…
…咯咯……哼……「
在福康安的肉棒完全射出大量的精液后,夏雨荷也已经达到了极乐的高潮,
屁股翘扭之下,她浑身颤抖,无力地趴在床上。
「紫薇,你过来!」福康安看着站在一旁,俏生生赤裸的紫薇,淫笑着说道。
紫薇此时呆若木鸡,福康安干脆将紫薇抱过来,压在身下。
「皇上,紫薇年纪小,你温柔些……」夏雨荷此时刚刚经历过高潮,看到女
儿也被福康安压了,不敢反抗,只敢弱弱地这么说。
「放心,朕会好好疼紫薇的……」说着,福康安就要去拉紫薇的大腿。
「不要……不可以……我们是兄妹!」此时,紫薇回过神来,待要挣扎,福
康安已然掰开紫薇的大腿,当着她的母亲和丫鬟的面,在紫薇身上蠕动起来。
「啊……皇上……」紫薇只觉得身上如遭电击,浑身上下的汗毛仿佛都要立
起来了,下体嫩肉更是紧缩,用力裹着这根陌生男人的鸡巴。
此时的紫薇便是再也无法抵抗,只能任由福康安蹂躏。
福康安只是徐徐抽动几下,紫薇便感觉到了舒服的感觉,兴奋得眼眶都热了,
惹不住轻轻呻吟出来。
「啊啊……啊……哎呀……啊……啊……」紫薇心里羞耻,可是却控制不住
自己的身体,福康安抽动渐急,紫薇也叫得更加陶醉,简直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尽管和母亲、金锁一起和福康安同床,很是羞耻,但如此激烈的性爱是非常
令人舒适的,此刻的紫薇被干的舒服,渐渐放弃了心里的挣扎,只想尽情享受福
康安带给她的快乐。
见到女人那愉悦的神情,尤其还是在干了母亲之后又能在干女儿,太过于刺
激,福康安更是越发地肏得兴起。
他知道紫薇已经开始臣服于自己,于是他抱着紫薇的双腿,毫无顾忌地猛烈
抽送,鸡巴出入之际水声啧啧,不绝于耳。
这下子只把紫薇肏得满脸潮红,两手直抓床单,还是稳不住身体,被福康安
冲得前后乱震,两颗美乳甩个不停。
她在同房的时候显得表现很是羞涩,可是却渐渐表现的配合起来,这种变化
倒是让福康安很是欢喜。
「女儿……娘对不起你,但我们也是没法子……」看到女儿被福康安操的渐
露淫态,和之前的端庄不一,夏雨荷心里也有些羞愧,只是此时却也不能再什么
了。
在连抽了一百多下,福康安忍不住累得想换了个姿势,把怀中双腿放下,将
气喘吁吁的紫薇抱起,互相对坐着。
紫薇被弄成这样的姿势,心里更羞,却不由自主地把腿跨坐福康安腿上,下
体紧密结合。
于是福康安重又搂紧女人的腰肢,猛力一送,紫薇仰头泣叫一声,音带颤抖,
这一送直送到心坎去了,只见淫水一波又一波,从紫薇那娇嫩的屄缝里流了出来。
「啊……啊……啊……哦……皇上……啊……啊……皇上……啊……你弄死
我了……啊……啊……啊……啊……啊……」
福康安再次空出一只手来,把玩着紫薇的乳房,手指轻捻乳头,只弄得紫薇
眼波盈盈,羞赧难当,拼命摇着头,喘道:「不要、不要……」
不过她喊归喊,身体的反应却是两回事,股间的肌肉使劲夹紧,柔嫩的屄腔
不断吸吮鸡巴,让福康安一次又一次地直捣花心,享受着湿软柔韧的女体,当真
是舒爽难言。
又不知抽插了多少下,紫薇已经被摆布得昏昏沉沉,口中尽是婉转娇啼,满
脸红潮。
她搂着福康安的脖子,在鸡巴抽弄之下,洁白的肉体剧烈震动,一对丰胸贴
着福康安的身体,不断挤压变形,身上的汗水流满两人的身体。
这倒是意外地增添了润滑效果,每当福康安用力太猛,紫薇向后仰身,乳房
便滑溜溜地乱颤,看得福康安目眩神驰,兴致勃发,动得越发卖力了。
紫薇终究体质柔弱,连受了福康安几番大力,开始失声浪叫,神态迷乱,将
至绝顶。「啊……哎唷……啊……啊……」
福康安陡觉紫薇下身连番紧缩,不禁快感如潮,忍不住一阵抖动,鸡巴快慰
之下,一股热流直冲出去,顺势将女人压倒,把头向前凑去,狂吻她的朱唇。
「哎呀……啊啊……舒服……啊……」被福康安内射的紫薇浑身颤抖,高潮
涌起,简直要爽死了。
金锁看到紫薇在福康安的淫弄下显得如此不堪,心里不禁道:「小姐平日里
看着羞羞气气,哪知道在床上被皇上弄……居然……居然也……」
福康安满足地将这三个女人都收拾了一遍,爬起身来,捡起地上的衣服,一
边穿一边笑道:「如今宫里正在大丧,我不宜在这里呆的太久,以后我们可以经
常这么玩儿……」
说完,福康安穿上衣服走了。
紫薇呆如木鸡,金锁一脸潮红,夏雨荷玉容尴尬,都是羞愧不已,这是三个
女人谁都没有说话,不想打破这种尴尬。
只是,有了这第一次,夏雨荷三女虽然不愿意承认,也都明白,这不过就是
个开始而已,日后自己母女主仆三人,恐怕真的是变成福康安的玩物了。
夏雨荷叹了口气,捡起地下紫薇的衣服,给紫薇披好,说道:「紫薇,记住,
你只是你皇阿玛的义女,你和福康安没有什么兄妹之情,以后好好做你的妃子…
…娘……也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的……」
紫薇默默点了点头,都做了这些羞耻的事情了,紫薇也什么都不在乎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