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永乐仙道】卷二:平步青云~第29章:大小通吃
夏清回到青云派后,门内的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家里的变故,纷纷前来表示慰
问。
现在夏清已是门派内炙手可热的人了,谁不想找机会跟他搞好关系?不光林
长老、向长老,还有四位堂主也都陆续来了。
夏清也趁机跟外务堂的堂主说,他父亲已经离世,现在家里只有娘亲一人居
住,外人再去多有不便,希望以后家里的贴补都换成灵石,每次交给他,由他亲
自抽时间回家去送就是了。
外务堂的堂主一听,连忙答应了下来,连一句话都没多问。
夏清也因此放下了心来,他娘唐瑜儿已经离开罗家庄,在瀚珑坊秘密定居的
事,将不可能再有别人知道了。
他的师父商无量和谢翩跹仍在闭关当中,对此事还不知晓。
倒是柳曼云知道了此事,在夏清回来的第一天她就跑了过来,整整陪了他一
天,忙里忙外,替他招呼来访的门派内的同修,给人家端置灵茶。
所有的人都知道夏清跟谢长老的关系极近,听说她现在正在闭关炼制丹药,
对夏清家里发生的变故并不知情,所以她的首席弟子柳曼云在夏清的小院里出现,
帮他招呼客人,大家也都认为那是情理之中的事。
等到黄昏时分门派内的来人都已散尽之后,只剩下夏清和柳曼云两人了,他
心中不知对忙了整整一天的柳曼云该怎么表示感谢,非常感激她在关键时候来对
自己的照顾。
但柳曼云却觉得有机会能到夏清的身边,跟他走近一些,比什么都值得。
现在她已猜到自己的师父将来估计是要委身与夏清了,想想师父那可是结丹
期的修士啊,居然会对夏清这个练气期的弟子情有独锺,那就意味着他必定有异
人之处。
自己是师父的心腹弟子,如果有朝一日连自己的师父都给夏清做了双修道侣,
那自己给他当个侍妾,又有何妨?她每次看夏清的面相和气度,心里总有一种感
觉,觉得他将来绝非池中之物,早晚会成为一个高不可攀的人物。
如果等到那时自己再向夏清来献慇勤,估计什么都晚了。
对於自己师父都能看上的人,自己也千万不能错过,师父谢翩跹那是什么人
啊,一向眼高於顶,对门派的弟子向来不假辞色。
要说门派内相貌英俊的男修也不少,而且有些修为已到筑基后期,甚至有那
么几个师兄已是筑基大圆满的境。
但谢翩跹从来就没正眼看过这些人,对夏清倒是百依百顺,不避男女之嫌,
这不是喜欢他还能是什么?虽然夏清现在还年纪轻轻,但也不可能不懂男女之事!
而且以他现在修行的速度来看,筑基和将来的结丹,到了一定的时候都是水到渠
成的事,况且还有自己的师父,一个炼丹宗师级的人物在旁边辅佐。
当年去罗家庄招收弟子,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人,知道夏清是宝体,虽然后来
不知他到底是何种宝体,而且还被下了禁口令。
但随后他就被出关的掌门收为亲传弟子,这一切不早就意味着他的来历不凡
吗?柳曼云从紫霞山回来,就不止一次的在心中暗骂自己真是蠢啊,对於夏清是
宝体的事儿,她比谁知道的都要早,但却没有认真的放在心上,现在看见师父都
要早晚成为他的女人了,自己才想到了这些环节,还平时总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
其实真是笨到家了。
夏清是宝体,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血脉,又在丹药不愁的情况下,假以时日,
就算是凝婴期和化神期对他来说也并不是不可能达到。
到了那时,这个模样清秀,面容福满的男子不知要有多少女修心甘情愿的给
他当侍妾,或者愿意成为他的女人,好在修真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柳曼云在
从紫霞山回来后一点儿一点儿的想到了这些,就下定决心要早日成为夏清身边的
人,好在将来也能陪伴在他的左右!夏清见天色已渐渐的黑了下来,柳曼云把一
切茶具都已收拾好了,却还是没有离去的意思,站在他的身边好像在静等自己的
吩咐。
「柳师姐,今天让你替小弟忙了整整一天,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好了。这
样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一下,回头等你师父出关了,我去向她讨一瓶上好的丹
药给你,以助你修行。还望这样能让师姐满意,小弟也能心中稍安。」
夏清实在想不出自己能拿出什么来感谢她,只有等谢翩跹出关再用灵丹来弥
补她今天的辛苦了。
不料柳曼云听了他的话之后,却向他敛衽一礼,说道:「少门主如此说,那
可真是折杀曼云了,能给少门主做事,也是曼云的福份,在我的心中早已决定要
追随师父一生,所以也希望能永远陪在师父和少门主的左右,还望少门主成全曼
云的这份心意。」
夏清听了她的这番话后,一时呆住了,他倒是不担心别人知道他和谢翩跹之
间的男女私情,因为一来谢翩跹是门内长老,谁要是敢在背后嚼她的舌头,那可
真是不想活了。
再说谢翩跹自己选双修伴侣,如果和他情投意合,又关别人何事?虽说他现
在还是谢翩跹的弟子晚辈,但修真界一切以实力为尊,如果他和谢翩跹不是一个
门派的,要是有一天他的修为能够和她持平,或超过了她,那谢翩跹即使不是他
的女人,在见面时对他的称呼也会改变,称之为道友。
如果他的修为能高出谢翩跹一个境界,那谢翩跹见了他还要执晚辈之礼,以
前辈称之。
所以夏清对与他俩之间的事别人是否知道,并不是太在意。
而且作为一个修士,谁还会去在意这种繁文缛节。
他此时在意的是柳曼云,对方如此向他表白,他要是拒绝了,那她在羞愤之
下,除了自尽,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因为她作为谢翩跹的心腹弟子,经常会跟他见面,他今天要是伤了她的心,
让她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想到这些,他心中已有了决断。
也罢,反正自己将来要是执掌青云派,他和谢翩跹也要有一批自己人做心腹,
如果收了这柳曼云,将来他和谢翩跹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交给她去办,也可以完
全放心。
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只要真心对她好,那她不论在任何时候,也不可能胳膊
肘朝外拐!而且这柳曼云本来就貌美如花,眉眼中带着一丝诱人的狐媚风情,谢
翩跹选的心腹弟子,除了资质上乘之外,模样和身段儿也并非一般的花花草草可
比!要是收了这个狐媚子,将来让她和谢翩跹两人自己去定关系,认作母女也好,
认作姐妹也好,在床上可以作为一对儿并蒂莲,让自己任意享用。
想到这里,夏清的心情大为舒爽,因为他知道,谢翩跹一定会赞同自己的决
定,如果拒绝了这个主动送上门的狐媚子,那谢翩跹这么多年来苦心将她培养成
心腹弟子的努力就一下子全都废了,全部付诸东流。
柳曼云见夏清迟迟不吭声,也是心中惶惶,此刻她低着头,哪里知道夏清瞬
间就想了这么多?她这次也是孤注一掷,没给自己留任何后路,知道如果夏清拒
绝了她,那她作为一个女儿家,哪还有脸再活在这个世上?过了一会儿,她听到
夏清轻轻地说:「没想到谢儿还真是调教了一个好徒弟,好吧曼云,等我把你师
父收了后,再收你为侍妾。」
柳曼云一听心中大喜,心想:「自己这次果然是赌对了,师父真的对他是芳
心已许!他叫师父为谢儿,那就意味着师父跟他早已暗中定了私情!师父啊,你
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让徒儿越来越看不透了,在外人面前你能端庄如贵妇,但
在自己的情郎面前你却能如此的骚媚!」
想到这里,柳曼云也就不再端着心思了,放开风情,娇滴滴的对夏清说道:
「少门主既然叫人家的师父为谢儿,那就应该叫妾身柳儿,怎能厚此薄彼?」
她说着,还撒娇似的晃了晃那修长的娇躯。
夏清一看她竟如此知情识味,心中大喜,哈哈一笑,连日来的愁云一扫而空。
然后对她说:「乖柳儿,还不快给我过来。」
柳曼云娇笑着莲步轻移,来到了夏清的身边,把小嘴儿凑到了他的耳边,腻
声说道:「少门主连日奔波辛劳,今天回来也未曾休息,妾身想侍候你沐浴解乏。」
「沐浴?」
夏清看见天虽然黑了下来,但如果就这么露天沐浴,万一被人发现了可怎么
办?柳曼云怎会不知他的心思?当下给夏清丢了个媚眼,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巴
掌大的四四方方的白色轻纱,往上面打出了一道发诀,然后往空中一抛,那轻纱
立刻变大扩散,最后变成了白色的薄薄雾气,将整个小院完全的给笼罩了起来。
「这是『迷幻天罗纱』,师父赐给我的极品法器,外人往这里看,只能看到
白色的雾气,别的什么也看不到。」
柳曼云娇声解释道。
「谢儿为何赐你这个法器?」
夏清抬头往空中看,果然除了白雾之外根本看不到星空。
「师父以前也时常带着我们去各处深山里採集灵药,有时走的远了,需要开
辟临时洞府休息,或在山里看见喜人的温泉想要沐浴一番,师父都是让我用此天
罗纱佈置出幻阵,避免让人发现。」
柳曼云说完,轻轻地褪去了裙衫,转瞬间就脱的一丝不挂。
她的酥胸没有谢翩跹的那么硕大,但却坚挺粉嫩,修长的身段丰腴而结实,
浑身皮肤紧绷绷的,圆圆的肥臀显得腰肢有些细长,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地并拢
着,没有丝毫的缝隙。
小腹平坦而富有弹性,下面芳草萋萋,中间隐约还能看到那道粉红色的沟壑。
夏清看得呆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女人的全裸。
柳曼云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很有信心,她轻声对夏清说:「让妾身侍候少门主
宽衣。」
当夏清全裸站在柳曼云的面前时,把她惊得小嘴张得圆圆的,她怎么也没想
到夏清那紫色的玉棒如此粗长!他下面的玉棒已完全竖起,昂头张脑,粗如儿臂,
却又光洁溜溜,寸草不生,此时的他往那儿一站,浑身皮肤又散发着如玉般的光
泽,使他看着如同魔神一般!柳曼云羞得不敢多看,急忙扭头向池中走去,夏清
看着她那肉感的肥臀,也随后来到了池中。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云雨秘笈》上的双修功法,他已经能完全控制住了
自己的情欲,可以做到动情但却不会像常人那样急於交合宣泄,也就是说交合的
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他以后再也不会是情欲的奴隶,而是情欲的主人!夏清坐在池边闭目养神,
柳曼云主动游了过来,他抱住她的肥臀,让她张开两腿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玉
棒顶在了她的臀缝里面,把她顶的已是呼吸急促。
夏清头一低,吻住了她的樱唇,柳曼云用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脖子,随即奉上
香舌。
「曼云,你将来跟谢儿是姐妹呢,还是以母女相称?」
一阵儿热吻之后,夏清在水里抚摸着她她那两瓣结实而又饱满的肥臀问道。
「她本来就是人家的师父,又是结丹期的存在。曼云只能跟师父以母女相称,
怎敢僭越,以姐妹共处?」
柳曼云还算乖巧,知道自己不可能跟谢翩跹平起平坐。
「那你娘叫我少主,你该叫我什么呢?」
夏清一边儿把玩着她那圆鼓鼓的肥臀,一边儿调笑这个狐媚子。
「从今后人家也叫你少主好了,少主的本钱如此雄厚,真是我们娘俩儿的福
份。」
柳曼云说完后羞得大窘,身子又往里一贴,下身紧贴着夏清的小腹,臀缝骑
在了他的玉棒上。
夏清看她害羞,哈哈一笑,在她的耳边说:「乖曼云,回头和你娘好好侍候
我,我不会让你泄了元阴后再伤了元气。我这儿有一部双修功法,你拿回去照着
修习,等你能控制住自己元阴中的真阳不泄的时候我再收你。」
说着手一招,他的储物袋飞了过来,夏清将谢翩跹给他的那个双修玉简送给
了她。
柳曼云看了一眼,娇声说;「少主可真坏,练这种邪门的功法。」
夏清哈哈大笑,拍了拍她的肥臀,在水里抱着她站了起来,从池中出来后拿
起二人的衣物向屋内走去,边走边说:「小宝贝儿,这可是你娘给我的,我又给
了你,回头我来跟她说。」
柳曼云就这么被他抱着,大腿紧紧地盘在他的腰间,俩人回屋后穿好衣服在
夏清的石床上相对打坐到东方发白。
在天快亮的时候,柳曼云从屋内悄悄地出来,到院子里收了那迷幻天罗纱,
又悄悄地溜回了丹凝殿自己的住处。
之后的日子里,夏清每天都是在屋内专心修炼,在离去万药谷的期限还有十
天的时候,谢翩跹终於出关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