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八章请求原谅
十指翻飞间,道道玄青色的气劲,化为千万支利箭呼啸着激射而去。
「咻咻咻……」
东方不败身旁的屋檐上,瞬间被指劲轰得支离破碎,咔嚓碎裂声连绵不绝。
此刻的东方不败,只觉得人生就是一场悲剧,将柳叶身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展现出不同往日的风采,上蹿下跳,左避右躲,衣衫都被指劲割破成条状,丝丝
缕缕挂在身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魔主仙子,息怒啊。我被玄尸追杀,也是迫不得已。」东方不败腾挪折闪
之即,哀呼悲鸣,连连求饶:「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没下次,绝对没下次了。」
就在这时,我见到澹台幽莲脱光衣服,那完全勃起的下身,瞬间就知道如何
让魔主原谅了,整根肉柱长达十寸有余,又粗又直,黝黑发亮,青筋毕露,饱胀
的黝黑色龟头足有鸭蛋大小,看上去极其狰狞。
我也有段时间没有被这样的巨茎肏干,心里很清楚这样粗壮的黑屌能带给自
己多么愉悦的快感。想到自己的后庭菊花即将吞食这根巨大的黑屌,不由得饥渴
地缩了缩屁股。
我也迅速解除装备,上前低下头,在黑屌顶端亲了亲,然后张口把整个硕大
的龟头含了进去。
澹台幽莲这会儿亲眼目睹自己的宝贝小奴吞咽自己的黑屌,加上刚才的摩擦
起热,直接而强烈的感官刺激让她差点就一泄千里。
「贱奴,用心伺候……」
我吐出黑屌,抬眼看着澹台幽莲,「是,在干我之前,会把魔主这里洗干净。」
说罢重又低下头,舔弄粗热的巨棒,柔软的舌尖从顶端的铃口一直扫到根部,我
的口水和黑屌里溢出的淫水混在一起,把整根黑屌弄得湿漉漉的,看起来水光一
片。
澹台幽莲粗喘着,一把将我拽到自己身上,「小奴舔得真好。」
我露出诱惑的笑容,俯下身在魔主脖子前胸吸出一个个红印,低声说,「魔
主喜欢就是小奴最大幸福。」说着跪坐在澹台幽莲腿上继续吞吐黑屌,虽然由于
尺寸太过惊人无法吃进整根,但我尽量放松,让硕大的龟头一下下地顶弄喉道深
处。
澹台幽莲只觉得性器被服侍得舒爽无比,想要加快频率不管不顾地肏干我湿
热的小嘴,然后在我嘴里射满浓精。却终究心疼我,只得强忍住欲望,看着我埋
首在自己胯下,把黑屌吃得啧啧作响。
「小贱奴,本主的肉屌这么好吃?」
澹台幽莲淫秽下流的话语传入我耳中。使我变得更为兴奋,下身高高翘起,
同时不自觉地加快吞吐黑屌的频率,想要澹台幽莲在自己的口中喷射。
澹台幽莲的性器依然亢奋地直翘着,脸上的表情却沉静下来,向我伸手,
「乖,过来让本主好好亲亲。」
我局促地爬到澹台幽莲怀里,任由澹台幽莲吻遍我的整张脸庞,狠狠吻住我
的唇,舌尖叩开我紧闭的牙关,在我的口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中长驱直入,
肆意吸取津液,逗弄我的柔舌。我被澹台幽莲吻得忘情,唇舌热情地作出回应,
浑身还不自觉地在澹台幽莲身上蹭来蹭去。
「小贱奴,是不是欠肏?」
「是,主人……小贱奴浑身都欠肏……要主人的肉屌肏我……」我说着半坐
起身,右手轻轻握住澹台幽莲又硬又烫的肉屌在身上搓揉,龟头顶端溢出的透明
黏液涂抹得全身都是一片晶亮。
「主人肏得我好舒服……还要……」我又用龟头对准自己硬挺的乳尖戳弄,
整个乳头和乳晕上也都是淫液。「肉屌在肏小贱奴的奶头……嗯啊,两个奶头都
胀胀地……要用大肉屌狠狠肏一肏……」
「只肏奶头就够了?小贱奴身上其他地方都不需要本主的大肉屌?」
我一边用龟头淫乱地抚弄两粒红肿的乳粒,一边把手伸至后方洞口揉按,
「不是的……奶头要肏,下面的后庭菊花也要肏……」
澹台幽莲听了也伸手探到我的下身,「让本主看看是上面的奶头骚,还是下
面这个小洞穴骚。哪个更骚,本主的肉屌就先肏哪个。」
洞口被澹台幽莲手指抚过,我又紧张又隐隐期待,后庭菊花微微张开,「本
主要怎么看哪个更骚……」
澹台幽莲说着,手指刺入已经被自己揉得松软的洞口,又张口含住我左侧的
乳头用力吸吮。
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澹台幽莲控制,我忍不住浪叫出声,上身挺得直直地,
一条胳膊勾缠澹台幽莲的脖子,另一只手抓挤自己的左胸,「主人……含得再深
一点……」
澹台幽莲牙齿轻轻碾咬胀痛的乳头,舌头把整个乳晕都舔得湿漉漉地,她的
手指在后庭菊花里抽插,明显地感觉到肠壁的收缩,像是把手指吸住,不放它离
开。当扩张进行到可以容纳四根手指出入时,那签订魔奴契约变得敏感的后庭菊
花,可耻地被插出丰沛的汁液,顺着臀间细缝缓缓淌下,令人脸红的淫靡水声越
来越响。
澹台幽莲又在我那快要红肿破皮的乳头上嘬了一口,手指更加顺畅地肏干我
那个被汁液充分润滑的菊花,「小洞穴已经被本主的手指插湿了,骚水滴得本主
手上都是,看来几根手指就可以满足这个骚洞,不需要本主的肉屌插进来了。」
我听了急忙讨好地亲吻澹台幽莲的嘴唇,一边缩紧后庭菊花挽留深插在里面
的手指,「不行……主人……」
「怎么不行。」澹台幽莲笑纳了我的湿吻,手指却毫不留情地拔了出来。
饥渴的后庭菊花好容易才从手指的插干中获得了一点点快感,哪里受得了澹
台幽莲刻意的折磨,空虚瘙痒的感觉我简直一秒钟都忍不下去,恨不得澹台幽莲
立刻就把肉屌插进来把自己的菊花肏个天翻地覆,「骚洞里还不够……主人快用
大肉屌肏进来……只有主人的阳精才能喂饱这个骚洞……」
澹台幽莲直立的肉屌顶端对准那个淫水泛滥的浪穴缓缓摩擦,龟头里吐出的
清液把洞口弄得更湿。我此时早已顾不得节操,双手伸至后方掰开自己的屁股,
后庭微微开了一条小口,身体下沉,竟然就要主动纳入黑屌。可饱满的龟头太过
巨硕,后庭菊花一时难以吞咽。
「主人,求你……小贱奴实在受不了了……肉屌再不肏进来给小洞止痒,后
洞就要活活痒死了……」
澹台幽莲冷冽地说道,「哼,早知道你这么欠肏,早就因该狠肏一顿,肏得
你叫都叫不出,一辈子也离不开本主的肉屌。」
「现在肏也还来得及……求求你,主人……快用你那独一无二的黑屌肏我…
…」
我的哀求声像催情药一样使澹台幽莲更加亢奋,她双手固定住我软下来的腰,
肉屌抵着洞口缓慢而坚定地嵌了进去,就着湿粘的淫液一插到底。洞口被粗壮的
柱身撑大到极限,紧紧含住火热的巨茎,不留丝毫缝隙。
我终于被澹台幽莲的肉屌插入后庭菊花侵犯身体最私密的深处,肠壁一张一
缩地吸着黑屌,「肉屌插进来了……好大……好粗……后洞被大肉屌塞满了……」
黑屌凶猛地直插到后庭菊花的最深处,狠狠摩擦湿热的肠壁,硕大的龟头一
下一下地顶弄,铃口中不时吐出少量淫液慰藉饥渴的后庭。
我被肏得神智一片糊涂,话都说不清楚,喉咙里的呜咽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愉
悦。我的眼角渗出泪水,浑身肌肤泛红,碧玉肉屌未经抚弄就硬了起来,顶端淫
荡地滴着水,完全沉浸在情欲当中。
偏偏澹台幽莲一边狠干我一边不停逼问,「菊花里越肏越滑了,小贱奴告诉
本主,你是不是欠肏?」
「是的……小贱奴就是欠肏……没有主人的肉屌一天也活不下去……」我浪
语不断,口中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嘴角溢出,浑身虚汗,后庭菊花被插得酥麻,
肠肉不留一丝空间地挤压卡在深处的龟头,黑屌进出时摩擦内壁的黏腻水声越来
越响。
澹台幽莲干得兴起,就着肉屌深埋在菊花深处的结合姿势将我压倒在身下,
性器在洞内翻搅时触到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深处的敏感点,我尖叫着浑身
剧颤,只觉快感如海潮般席卷而来,后庭菊花倏然痉挛地缩紧,牢牢箍住火热的
巨茎。
澹台幽莲敏锐地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她挺起黑屌试探性地自不同角度戳
刺肠壁,试图找到那个让我尝到至极快感的小小突起,「告诉本主,小洞穴里最
骚的地方在哪里?」
我蜷起双腿勾住澹台幽莲的腰,邀请她插得更深,「再……再里面一点……」
澹台幽莲托着我的两瓣屁股用力地揉捏,肉屌凶猛地撞击菊花,「是不是这
里?」
我只觉脊背一阵剧烈的酥麻感,碧玉肉屌随之颤抖着吐出更多清液,情不自
禁地媚叫出声,「就是那里……主人……继续肏我那里,不要停……」
澹台幽莲如我所愿地不停挺撞柔嫩的后庭菊花,洞口被澹台幽莲凶猛撞击得
通红,硕大的龟头捅干到最深处的敏感点,抵着那点突起画圈般地研磨几下,再
急速地抽出至洞口,准备下一轮插入。澹台幽莲以恐怖的速度一次次野蛮地占领
我身体的最深处,我此时眼前已是一片模糊,泪水大颗大颗地顺着鬓角滚落发间,
双手无力地攀着澹台幽莲娇柔光滑的后背。
澹台幽莲深出舌头舔了舔我的眼角,「小奴哭了,是不是后庭里被大肉屌肏
得太舒服?」
「舒服得要死了……主人,再用力肏我,小菊花受不了了,大肉屌把小菊花
肏烂算了……」我被干得四肢酸软,双腿再也没有力气去勾住澹台幽莲的腰,瘫
在地上淫荡地向外张开,「后庭只给主人一个人肏,主人想怎么肏都行……」
「小贱奴,真的随便本主肏?」澹台幽莲扳住我的大腿内侧向两边压,坚硬
如铁的巨茎更加凶悍地抽插已经被干得红肿的后庭菊花,「那就让本主干得你前
面后面一起喷水怎么样?」
「好……主人快干我……」
后庭菊花里已经湿得不成样子,淫水争先恐后地溢出,我的菊花周围一片淫
靡的水光泛滥,可我却仍然不知羞耻地扭动下体,迎合澹台幽莲黑屌的狂野插干,
直到浑身一阵剧颤,前方的碧玉肉屌有力地喷出一股股白液,尽数射在澹台幽莲
的平坦小腹上。
高潮中的菊花越来越紧窒,澹台幽莲依然对准敏感点狠狠捣弄,后庭菊花深
处不断地激烈抽搐痉挛,我尚未从前一波高潮的快感中回过神来,瞬间又被新的
高潮推向更高的巅峰,我已经完全迷失了神智,连嗓子都叫得嘶哑。
澹台幽莲被我高潮时迷乱的表情蛊惑得心神俱醉,黑屌在肠道内又狠干了几
十下,随即将炽热的阳精尽数射在后庭菊花的最深处。
待高潮余韵过后,整理好衣装,冰冷的妙眸,莲足微顿,转开了身去。一转
间那灵动飘逸的身姿,宛如仙女登天而去,轻灵柔美,妙曼灵逸。
「嘘……」
东方不败暗自吐了口气,偷偷抹了一把冷汗,总算过关了。果不其然,对付
魔体师尊这样孤傲冷艳的女子,就得脸皮厚些。
气息耗尽,腿脚酸软一个踉跄,差点掉下去。还是神体师尊好啊,温柔体贴,
从来不对自己用暴力。
透过烟尘突然瞟见那飘飞若仙,飘向前方的灵动身影。
「主人师尊,等等我!」
……
依旧是在庞大而犹若迷宫的地下城中。
一番激战后,澹台幽莲悬空半尺,浮在了一块岩石上恢复。
而东方不败也是真气告罄,受了不轻的伤。
这一路过来,恶战连连,已经让他身心疲惫不堪了。
一股热浪翻腾的而起,沸腾的熔炎几乎铺满了整个地下城。东方不败卵蛋空
间中的小嫩枝沁出一些小绿液,游走在四肢百骸中,修复着那些酸痛疲劳血肉,
破损的经脉。消耗得几近全无的青木神气随着绿液流转全身,缓缓的补充填实,
一层薄薄的光晕从他的体表隐透出来。
东方不败精神为之一振,浑身舒畅,如同躺温暖的湖水中,心灵放松。尴尬
瞥了一眼烂衣破衫,反正豁出去了,直接把布条上衣脱了扔掉,袒露出古铜色的
胸膛,棱角分明的八块的腹肌。
见得身材修长的东方不败,上身完全赤裸的模样。澹台幽莲眼眸中异芒一闪,
娇躯顿时觉得欲火上涨,隐隐感受到他结实宽广胸膛散发的炽热。两人之间的那
一幕幕,又是不自觉的浮现在脑海里。
不久才下去的莫名的燥热感,渐渐的又在她体内流窜,急忙暗运真气,强压
下来。眼眸一闭,奔逸绝尘,花容玉面似乎被那红光照耀下如同铺了一层胭脂。
热焰滚滚,「主人师尊,等等我啊。」东方不败一愣,看着刹那远去澹台幽
莲的背影,她背后三千青丝,飞舞妖娆,漫天的红光辉映着她周身青芒,一层隐
隐紫色光芒把她婀娜的身姿包裹起来,妖艳妩媚,魅惑天成。
此刻,魔抓一般的石柱从地面,楼宇,墙面……无处不在的暴长起来,崩爆
声不绝于耳,好似地狱里的恶鬼挣脱枷锁从地底下争先恐后的爬出地面。
东方不败急追了过去,利用这些石柱,飙风般紧追澹台幽莲:「主人师尊等
等我,我来了。」开什么玩笑,这地下城魔尸着实凶猛。
东方不败没有留意到,那铺满地下城的熔炎中,诡异出现一个漩涡,那血色
漩涡中亮起,一处紫色光焰,如同恶魔之眼转动着眼珠,注视着前方渐行渐远的
两人。
东方不败摇摇头,转头狂奔,这时突然发现,凌空飞跃了一段路的澹台幽莲
骤然停驻了下来。眼前,赫然出现三道迥异的甬道,原来她在犹豫选择哪个方向
进入。
东方不败一个急冲来到她的身边,讪讪的笑了下,见澹台幽莲睬都不睬自己,
不敢吭声。凝神打量眼前诡异的三道甬道,不知道通向哪里?
中间那道,白骨森森,阴风阵阵,吹得灯盏上的火苗忽明忽亮,阴森恐怖,
与东方不败刚掉落地下城甬道入口差不多。
左边甬道,更是阴诡,甬壁上凝结着厚厚的一层坚冰,冰棱似锋利的刀刃悬
挂頂壁,寒风凛冽还卷着拳头大的冰粒子砸下,砸得甬道里如天扣扣贰肆柒叁柒
叁伍肆壹捌神擂鼓般咚咚直响。
而右边甬道,顶壁垂落下千万绿丝绦般的藤蔓,苍翠欲滴,藤蔓上还开满了
朵朵的粉白蔷薇花,花瓣上点点露珠,如珍珠般晶莹透亮,白色的雾气袅袅,陈
径通幽,灵动唯美,如同通往神仙洞府花团锦簇的长廊。
澹台幽莲冷凝着脸,秀眉微挑,瞬间抬起酷腕,手指一点,玄青色气劲铿然
激发。
「枯叶指」
「咻」一声,穿透白气,瞬间击碎那些藤蔓蔷薇花,残叶横飞,残花纷飞。
突然那残枝败叶变成汩汩的黑水,腾的一声化为浓重的魔气。突然,金光乍现,
两具金尸嘶吼着扑咬过来。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