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下)(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篇5。0
「大概就是这样了。」杨凌一脸萎靡的将他被重伤和成绮韵被抓情况一五一
十的告诉高文心,在他的双腿间已经铺上了一层乳白色的精液,他那原本就小的
肉棒,如今已是缩成了一条小毛毛虫了,杨凌的右手无力的搭在一旁左手依然抓
着那本黄书不肯放手。
高文心一脸厌恶的看了一脸杨凌那条小毛毛虫,然后再看向杨凌时厌恶就变
成了关心,玉手搭在大腿上,一双完美的玉腿不时地摩擦,「放心吧,一定没事
的。」
「嗯……」杨凌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开心点,我可是带了一个惊喜来的哦。」高文心举起玉手,打了一个响指。
碰的一声,门被从外面大力的推开,一道纤细的身影迅速的从门外冲进屋里,
留下一地的白色痕迹,然后撞到杨凌的怀里。
「杨大哥……呜呜……」少女斜躺在杨凌的怀里,双手环抱住杨凌的腰,头
埋进杨凌的胸膛,而杨凌也几近本能的抱住少女。
「怜儿……」杨凌略带疑惑的问道,「杨大哥,是怜儿。」少女止住哭泣,
抬头看着杨凌柔声道,「怜儿……」杨凌双臂收紧,更加用力地抱住马怜儿,这
么一个恋人重逢的温馨时刻,且有一些不和谐的地方。
少女浑身一丝不挂,除了双脚穿着一双嫩绿色的绣花鞋和股沟的带着狗尾巴
的肛塞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装饰品。
白玉似的肌肤上布满了狰狞的鞭痕,一双挺拔白皙的嫩滑玉乳被人捏有几道
淤青在上面,挺拔的翘臀被人扇的通红,犹如是一个成熟的桃子,粉红的蜜穴被
撑成了一个粉红的肉洞,一丝乳白色的精液从蜜穴深处缓缓的流出,滴在地上和
杨凌撸管是射出的精液融在了一起,不过从了马怜儿蜜穴里流出来的精液比起杨
凌的精液,显得更加的乳白,杨凌的精液就像是兑过水的牛奶,从马怜儿蜜穴里
流出来的精液就像是浓缩牛奶一样。
「怜儿,你怎么没有穿衣服啊。」杨凌抱了一会儿后才仿佛是突然发现怀中
少女的异样,「哦,这个啊,刚刚怜儿在拍黄书啊。」马怜儿低头看了看自己赤
裸的身子,抬头满脸骄傲的对着杨凌说道。
「黄书……」杨凌一听到怀中少女刚刚拍完了就跑来与他相见,不由感动的
更加用力的抱住怀中玉人,而杨凌胯下的小肉棒也在与少女白嫩肌肤的不时磨蹭
中,不顾自身已经射了十几次的状况,奋力勃起。
「嗯,什么东西,好磕啊。」马怜儿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在了自己的翘臀上,
不以为意的伸手去推开它,可是这么一推,马怜儿觉得这东西的手感是曾相识,
然后马怜儿一握,凭借刚入手时的手感,马怜儿立即就判断出她手中的这个东西
就是一根肉棒,想着,马怜儿不确定的再握了握手中的肉棒,手掌中传来的炽热
感,和那如同蘑菇一般的造型,马怜儿可以确定自己手中的就是肉棒。
可是和自己以往吃过的,操过自己小穴的大肉棒不同,此时自己手中的这根
肉棒,不仅比起以往自己服侍过的肉棒,这跟肉棒可以说是一根毛笔,而且还这
么的短,不仅如此,这根肉棒还十分的软,如果说以前操过自己小穴的肉棒是精
钢打造的短棍,那么此时自己手中的这根肉棒就是一根短小的软胶毛笔。
握了一会儿后,马怜儿忍不住转过头来看看自己手中的肉棒,「杨大哥……
你的肉棒……。好小啊……」马怜儿看到这根肉棒正的是杨凌的肉棒后,满脸的
失望,嘟着嘴低声说道。
「还好了……」听到马怜儿失望的语气后,杨凌满不在乎的说道,此时的杨
凌,眯着眼睛,满脸愉悦的表情,仅仅是马怜儿握住,就让杨凌产生了如同做爱
一般的快感。
「这么小的肉棒……真是个废物……」马怜儿说着说着语气变得冰冷起来并
且低了下去,脸上的柔情变成了厌恶,握住杨凌肉棒的玉手微微用力。
「哦……怜儿……」马怜儿刚刚用力,杨凌就一脸舒坦,被马怜儿握在手里
的肉棒吐出了几口『清澈』的精液,然后就缩的更加的小了。
「杨大哥你怎么这样就射了。」马怜儿抬起头,嘟着嘴一脸不满的看着杨凌,
玉手松开杨凌的肉棒,玉手在半空中用力地甩了甩,将杨凌的清水精液甩掉。
「呵呵……」杨凌似乎也觉得有点不行,讪讪的笑了笑。
「你们小两口慢慢聊啊,我就先回了。」高文心见两人抱在一起这么久也没
有理会自己,高文心站起来不满的嘟着嘴走了出去。
「杨大哥……文心姐姐走了……」马怜儿站起来,抬起一只精致的玉足踩在
杨凌那犹如毛毛虫的小肉棒上,双手托住自己挺拔的玉乳,一脸媚惑的说道。
「哦……怜儿……你脚好舒服啊……」感到马怜儿踩在自己肉棒上玉足的光
滑细腻,杨凌只感自己的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
「杨大哥你真是个变态啊……呵呵」马怜儿缓缓的用玉足挑动杨凌的肉棒,
感到玉足上的炽热,马怜儿的俏脸上已是一片红晕与媚意,可是明亮的杏目中且
是一片的挣扎与痛苦。
「心奴大人。」高文心一走出来,立即就有一名身着白色劲装的少女迎上来,
然后单膝跪下。
「是主人有什么新的指示吗?」高文心一脸期盼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女。
「回大人的话,主人传话,骚货心奴,主人我刚刚买了两个新的性奴,回来
让你看看主人的训奴本领。」少女跪在地上面不改色的说道。
「主人喊我骚货,好幸福啊……咳咳……我们走吧。」高文心一脸幸福的捂
着俏脸,然后发觉少女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高文心不好意思的咳嗽了
两声,然后双手交叉贴着小腹,疾步快走的离开。
不多时后
「心奴大人,我们到了。」少女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对着在马车里端坐着的
高文心说道,高文心此时正正端端的坐着,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并在一起,玉
手十指交叉的放在大腿上,高耸的玉乳在微微的上下甩动,俏脸通红,檀口微张
呼气如兰。
「嗯……」高文心双手撑着座位颤抖着站起来,整理一下裙褂然后走下马车,
在四名赤裸侍女的跪拜下走进府里。
在高文心走进府里后,少女驾着马车来到后院,然后拿着一块毛巾到了马车
里面,马车里的装修十分的简洁,立马唯一的不属于马车原本部件的东西只有一
个,一根粗如婴儿手臂的纯银假肉棒,以及假肉棒和马车座位上的一滩清澈的水。
「性奴的福利就是好啊,出了门都有这么棒的淫具可以用。」少女蹲在银肉
棒的跟前,拿起毛巾擦拭掉上面的淫水,羡慕无比的呢喃道。
「主人。」高文心走到一间最里面,听到了从房间里传来的一阵一阵的娇喘
呻吟,高文心刚刚压下去的欲望顿时就又被勾勒出来,伸出一只微微颤抖的玉手,
推开门。
房间的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熊皮,雪白的北极熊皮铺满了除了床四周和门口
的整个房间,在门口处的是一只黑熊的毛皮,在床的四周则是铺满一种奇特的黑
白相间的毛皮,高文心脱掉鞋子,精致小巧的玉足踩在这满是熊毛的地面上,十
分的舒适温暖。
房间里,两个青春活力的少女正被如同绑螃蟹似的绑着,一双纤细修长的大
腿被大大的分开,两名少女双腿间的溪谷原来的黑色草丛已经被剃掉了,一张肉
色的贴纸紧紧的贴在少女的蜜缝上,小小的菊穴被强行塞入了一个五厘米长,三
厘米宽的肛门塞,一个大号的眼罩遮掩住了少女一半的精致脸颊,少女精致可爱
的小耳朵,被两团棉花牢牢地塞住,似的少女听不到一丝声音,小嘴则被带着一
个口伽,一丝晶莹的口水从被强迫张开的小嘴里源源不断的流出,两双可爱的脸
颊上已经满是红晕了。
杨泉此时正将一名上半身穿着草原服饰的少女压在身下,这衣服的胸口位置
被开了一个大洞,将少女挺拔的玉乳整个暴露出来,这名少女年约十余,少女的
俏脸上少了一份中原女子的柔弱,多了一份草原女子的英气与豪爽,双臂环抱着
杨泉的脖子,一双修长紧实的美腿盘在杨泉的腰上,一双细长的凤目充满温柔、
臣服和骄傲的看着杨泉这个即将夺取自己宝贵处女的男人。
杨泉的大手握住银琦的一双椒乳揉捏把玩,大嘴在杨泉的俏脸上留下一道道
口水的痕迹,还有不时的在杨泉修长如天鹅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个红印,胯下的肉
棒在银琦未经人事的粉红蜜缝上摩擦,在杨泉肉棒的温柔攻势下,银琦的蜜缝不
停的流出淫水,银琦蜜缝中流出的淫水已经把那粉红的蜜缝变得一片泥泞。
「伟大的巴图鲁,卑贱的草原明珠恳求巴图鲁大人,用您神圣的巨大阳具,
插进银琦下贱淫荡的肉穴,刺破银琦肮脏的处女膜,在银琦下贱的子宫里射出大
人神圣高贵的精液,让银琦那低贱的怀上大人高贵的子睿。」银琦轻张檀口,一
段可以让一般女子羞愤不已的话语从银琦的檀口中毫无害羞之意的说了出来。
银琦希冀的看着杨泉,想要杨泉像是草原上的男儿征服一匹野马一样的征服
自己,用他那强壮的肉棒狠狠的强奸自己的蜜穴,让自己成为一匹专属于杨泉的
胭脂马。
可以面对银琦充满希冀的眼神,杨泉只是微笑着的摇了摇头,下身的肉棒的
挺动速度变得更快了一些,感到杨泉拒绝了自己的臣服,银琦眼中的希冀微微一
暗,然后眼中希冀的火焰又强烈了起来,一个伟大的巴图鲁怎么会轻易的操一个
低贱的女人,我要更努力一点,我要成为杨大人就好的母马。
「大人,请您狠狠的操玩银琦吧,让银琦成为一个专属于您的淫荡女奴,一
匹绝对忠于您的母马,让银琦下贱的身体成为您代步的坐骑,白天是您的母马,
让您骑着银琦四处游玩,夜晚让银琦做大人的泄欲工具……大人……」银琦越说
越兴奋,可是虽然她说了这么多,杨泉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说道最后,
银琦带着哭腔的喊道。
「叫主人……」杨泉微笑着的揉捏着银琦胸前的挺拔玉乳,下身的肉棒先是
在银琦湿润泥泞的蜜穴上顿了顿,然后猛地一挺,杨泉胯下粗大的肉棒顿时就犹
如一条游龙般的插进了银琦的处女穴,一丝鲜红的处女血顿时被杨泉的肉棒挤压
溅射出来。
「主……人……」银琦先是一愣,直到感受到了自己双腿间传来的撕裂般的
疼痛后,银琦醒悟了过来,虽然下身传来的剧烈疼痛让银琦忍不住的流出两滴晶
莹的泪珠,银琦还是一脸幸福的喊道。
「等主人……操完你以后……在赐你一个……奴名……」杨泉喘着气说道,
银琦的蜜穴虽然不比高文心和马怜儿的紧致,可是银琦的蜜穴且是十分的火热,
同时银琦蜜穴中的皱褶犹如海浪一样,一次接着一次的抽搐,吸允杨泉的肉棒。
「谢主人……」银琦直感蜜穴里传来的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主人……求您……求您……」杨泉将肉棒插进银琦的蜜穴后,就停了下来,
没有再进一步抽插银琦的蜜穴,银琦轻咬着银牙说道。
「怎么了啊,刚刚不是挺大胆的吗?」杨泉不怀好意的看着满脸羞红的银琦
戏谑道。
「卑贱的女……奴银琦……恳求主人用神……圣的大肉棒……来操……
银琦淫荡……的骚穴。「银琦说完后,一双明亮的杏目里已经没有了害羞,
杏目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和柔情。
「真是一个淫荡的骚女。」说着,杨泉开始挺动了起来。
「哦……主人的……肉棒……恩……恩……好棒……银琦好爱……
主人的……嗯……大……肉棒……主人最……嗯……棒了……「随着杨泉的
抽插,银琦娇媚的叫床声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骚货,主人操的你爽不爽啊。」杨泉俯下头,用牙齿轻咬住银琦的一个乳
头,然后两排牙轻轻的摩擦,不时的用力一吸的将粉红的乳头吸入口中,用粗糙
的舌头围着银琦的小乳头打转。
「主人……嗯……银琦好……爽……」银琦双眼如媚的直直看着杨泉,蜜穴
中传来的无上快感和玉乳上传来的舒服感让银琦仿佛处身于云巅上。
「主人操的你那里爽啊。」杨泉含着银琦乳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主人……嗯……操的银琦的……恩恩……小骚穴好爽……哦……主人舔的
……嗯……银琦的……下贱奶子……也好爽……」银琦的双眼如媚水汪汪的看着
将脑袋埋进自己高耸挺拔玉乳的杨泉,温柔的开口说道。
杨泉一把抓住银琦盘在自己腰间的修长美腿,将这双美腿扛到自己的肩上,
迫使银琦双穴朝天的挨杨泉肉棒的冲击。
「主人……嗯……好棒……好棒……」在杨泉抽插了十余分钟之后,银琦的
神志已经有点不清了,原来淫荡的话语变成了无意识的呻吟。
「接好,贱奴。」杨泉低吼一声,然后右手抓住银琦两个圆润的脚踝,用力
的向下压去,虽然银琦的美腿没有能压到她的肩膀上,但是被压的很低的美腿还
是给银琦带来了不轻的痛楚,胯下的肉棒用力地的深入银琦的蜜穴,杨泉的小腹
静紧紧的贴着银琦的翘臀,没有一丝的缝隙,然后杨泉的屁股抽搐了一下。
「主人……好烫……主人烫烫的……精液射……进来了……
……银琦好幸福……银琦要替……主人怀上一个……女儿……。「被杨泉内
射精液一烫的银琦瞬间就达到了高潮,银琦环抱着杨泉脖子的玉臂无力的滑落,
一双修长无暇的美腿也被杨泉松开了,银琦无神的躺在地上,杏目微闭,浑身不
时地抽搐一下,原来头上的帽子已经滑落了,银琦的一头秀发略显杂乱的披在双
肩。
「心奴,过来替我清理一下。」杨泉跌坐在地上,盘着腿朝正在忘情自慰的
高文心招了招手。
原本还在忘情自慰的高文心立马一个激灵的从忘情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然后
急忙手脚并用的朝杨泉快速爬了过去。
白皙纤细的玉手握住杨泉射完精已经软下去的肉棒,高文心跪在杨泉的双腿
间,翘臀高高的翘起,小嘴微张,将杨泉湿漉漉的龟头纳入口中,小香舌迅速的
缠了上去,高文心的小香舌灵活的拨开杨泉龟头处的包皮,然后开始舔弄起杨泉
粉红色的龟头。
在高文心熟练的口活下,杨泉的肉棒很快的就回复了勃起状态,高文心也开
始晃动脑袋上下起伏,尽心吞吐着杨泉的肉棒。
杨泉双手按在高文心不停起伏的脑袋上,每一次高文心刚刚讲头抬起,杨泉
就立即将高文心的头按了下去,而且每一次都将肉棒顶到一块柔软的肉块上,顶
了几秒钟后,杨泉才放松按在高文心脑袋上的手,可是一等高文心一将脑袋抬起,
就立即又将它按下去。
杨泉按了十几次了以后,双手就开始在高文心身上游走,在高文心高耸的玉
揉捏一下,又或者是在高文心圆润的翘臀上打几巴掌,发出几声清脆的啪啪声。
杨泉的手突然在高文心的翘臀上等了下来,然后杨泉的手在高文心的裙褂上
摸索了一会儿,双手各拉住一块裙褂,左右一拉,一个可容一个成年人拳头探入
的洞就出现了,透过这个洞,可以看到高文心粉红的耻部已经是一片泥泞了,还
不时的有一两滴淫水滴落。
杨泉伸出一只中指按在高文心蜜穴上,然后毫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正在替
杨泉口交的高文心浑身一震,蜜穴中流出一小股温热的淫水,高文心小小的去了
一下。
「心奴,是不是想要主人操了啊。」杨泉的手指在高文心紧致的阴道中扣了
扣,高文心立即娇躯一抖,险些就跌倒在地了,高文心勉强稳了稳身子后,吐出
口中粗大美味的肉棒,俏脸激动的看着杨泉,「主人……心奴想要……心奴想要
主人……用您硕大的……肉棒……操心奴……淫荡的小骚穴……然后再……操心
奴肮脏的……骚屁眼……。」高文心说完这段话后,美腿夹紧又小小的去了一下。
「既样这样,主人我就……」杨泉卖了一个关子,高文心满眼希冀的看着杨
泉,修长的美腿开始微微的摩擦着,「先搞定那两个小骚货先。」杨泉语音刚落,
高文心满眼的希冀就变成了失望,然后心情低落的缓缓的吞吐起杨泉的肉棒。
「心奴,不用这么失望,等主人调教好了这两个骚货,主人就好好的操操心
奴的处女屁眼。」杨泉抚摸着高文心柔顺的秀发戏谑道。
「真的吗?主人……」高文心惊喜的抬起脑袋,满脸的失望已经消失了,杨
泉点了点头,得到杨泉的肯定,高文心开心的嗯了一声后,开始快速的吸允杨泉
的肉棒,同时含糊的问道「族人……。你什么……时候……开始……调教那两…
…个骚货……」
「不急,等你莺奴姐姐把东西拿来先。」杨泉语音刚落,一身火红劲装的红
娘子单手捧着一个纯金打造的盘子,盘子里有三个金色的项圈和三条铁链以及两
根银针。
「主人,东西拿来了。」红娘子走到杨泉面前,端庄的跪下,将手中的盘子
高高举起。
「莺奴你挺快的。」杨泉推开高文心站起来,拿起一个金色项圈走向瘫在地
上的银琦,还捏了红娘子的丰满肥臀一下,以示鼓励。
「谢主人夸赞。」红娘子满血欢喜的应道,同时肥臀翘的更高了一点。
杨泉抬起一只脚,踩在银琦高耸的玉乳上,银琦高耸的玉乳顿时就被杨泉踩
成了一张白玉大饼,「贱奴醒醒。」
「主人……」银琦迷糊的揉了揉眼睛,发现杨泉正一脸不满的踩着自己的玉
乳,急忙摆脱杨泉的脚,然后恭恭敬敬的跪在杨泉脚边。
「贱奴,抬起头来,主人要赐予你神圣的心奴身份及其象征。」杨泉晃了晃
自己手中的项圈。
「谢主人。」银琦恭敬的向杨泉磕了一个头,然后抬起自己精致的俏脸,满
脸希冀的看着杨泉。
「我现在赐汝奴名,琦奴,从今日起,汝之一切尽皆为吾。」杨泉貌似严肃
的说了一段,可眼中的戏谑且从头也没有消失。
「琦奴叩谢主人。」说着,银琦又恭恭敬敬的向杨泉磕了三个头。
然后杨泉就将刻着琦奴两字的项圈带到了银琦的秀美脖子上,满意的点了点
头,银琦也是满脸幸福的不停的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项圈。
「心奴、莺奴、琦奴,都到床边去,打开双腿。」杨泉指着床喊道。
听到命令的三女立即手足并用的爬到床边,听话的打开双腿。
「现在开始自慰,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等。」
三女立即一手握住玉乳,一只手伸到私处,开始自慰起来,红娘子的因为穿
的是正常裤子,所以红娘子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迅速割开包裹自己蜜穴的布块。
杨泉看着自慰的三女,从被红娘子扔下的盘子里拿出两根银针,走到被捆绑
着的两名少女面前,双手迅速一伸,两根银针就插到了两名少女的百会穴上。
记忆修改,杨泉在心中默念,杨泉手中的银针顿时发出两道蓝色光芒,两名
少女发出一声悲鸣,然后就安静了下来,如何没有心跳声就像是死了一般的安静。
杨泉眼中的神色也渐渐消失,除了银针上的蓝色的波动,三人安静的可怕。
「小姐,小姐,快醒醒啊小姐,你再不醒老爷就要动用家法了。」张符宝在
迷迷糊糊间,感到似乎用人摇着自己。
「别闹……」张符宝伸手随意的将摇着自己的人推开。
「孽障……」突然,一声怒喝犹如一声震雷在张符宝的耳边响起,张符宝一
听到这声音,立即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站着起来的张符宝先是诧异的环视一下自己在什么位置,张符宝发现这里是
天师符的正堂。
一张画工精美的钟馗画像挂在正中间,画前摆着一张小桌子以及两张紫檀木
制成的精美座椅,在桌子上放着一个紫砂茶壶,两杯茶还飘着一缕的白烟,清香
宜人的茶香弥漫着整个大厅。
一名头发花白但脸色红润的男子端坐在右边的椅子上,一只手拍在桌子上,
身体微微前倾,显然刚刚发出怒喝的就是他了,坐在右边椅子上的是一名身着杏
黄色宫服的成熟女子,精致的面颊上满是高贵典雅,一双硕大的玉乳被宫服勾勒
的凹凸有型,这宫服很长,长到将这熟女浑圆的大腿,纤细的小腿以及穿着绣花
鞋的三寸金莲也包裹在内。(我看着一些资料说我们汉族原先的裹足,不是像
是清朝
的时候裹成一个三角形,而是将女性的脚裹缩成原先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一,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持怀疑态度。)
「女儿见过爹爹,见过大娘。」张符宝甩甩头,然后躬身向老天师和熟女行
礼道。
「唉……」座上的老天师一声叹息,原本因为怒喝而红起来的脸颊也变得有
点青紫,一只手无力的掩住那张略显苍老的脸,而坐在一旁的熟女则是略显惊讶
的捂住吃惊的红唇,「宝儿,你这半个月来的宫廷礼仪没有一点进步吗?」
【宫廷礼仪?那是……对啊,我怎么忘了。】原先张符宝听到这宫廷礼仪的
时候,微微的楞了一下,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张符宝迅速的蹲下,踮起脚尖,
整个脚掌悬空着,然后将双腿大大的分开,双手撩起裙褂,将那月白色的亵裤展
现在老天师和那熟女面前,双手抓住裙褂的两边,然后小嘴微张,咬住裙褂的一
点,小脸羞红的含糊说道,「处女母狗张符宝见过爹爹,见过大娘。」
【好害羞啊……这什么宫廷礼仪为什么这么的奇怪……还有那个处女母狗是
什么意思……
……好复杂啊……不想了……反正这是对的……】老天师拿起茶杯一口喝光,
然后被烫的不停用往嘴里扇气,一旁的熟女白了老天师一眼然后站起来,走到张
符宝面前,伸手握住那嫩滑弹性十足的玉乳,用力地捏了一把。
捏了张符宝的玉乳后,熟女右手食指弯曲,隔着张符宝的月白色亵裤,对着
未经人事的蜜穴用力的扣弄几下,「处女母狗,起来吧。」熟女做完这些事以后,
双手垂在小腹处,端庄的微笑道。
「处女母狗,谢过大娘。」张符宝羞红着俏脸细声说道,张符宝放下群褂,
站起来,双手交叉在一起,两根食指不停的搅动,头深深的低着,看着自己的鞋
尖。
老天师看着张符宝的表情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不停的叹气。
「这丫头的娘亲出身低微,学不完宫廷礼仪,没想到这丫头…………哎」
「瞧你说的这话,我可是将宝儿当成亲女儿的,再说了,我当年不就是因为
为了锻炼宫廷礼仪才嫁给你的,你看看我现在的宫廷礼仪,哼,想要上我的床的
男人不知道有多少那。」熟女伸手握住张符宝的双手,对着老天师说道。
「不说了不说了,宝儿坐吧。」老天师无奈的朝熟女摆摆手,然后指着一旁
的椅子对张符宝说道。
「谢爹爹。」张符宝微微的应了一声,然后小步走到座椅上坐下,低着头,
脑子里乱成一团,一道浩瀚无垠的声音不停的在张符宝的脑海里回荡,【这一切
都是对的!】,可以还有一道很微弱的声音在喊,这是错的,快醒来,这声音越
来越微弱,不一会儿就从张符宝的脑海中消失了。
张符宝低着头,在脑海中『看着』两股声音斗争,老天师和熟女则一人拿着
一杯茶,慢慢的饮,三人一时无语。
突然一道急促的喊声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老爷,大事不好了……大事不
好了……」一个小厮喊着夺门而入,单手扶着门框大喘气。
老天师放下茶杯,皱着眉头道,「出什么事了,我龙虎山天师府张家在江西
乃是堂堂大族,就连巡抚也要敬我们三分,能出什么大事。」
「老爷,这真是大事啊。」小厮回了一会儿气后,急忙走到老天师跟前跪下
道,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几分的颤抖。
「将事说来,如有不实,乱棍杖毙!」老天师似乎也感到真的出事了,目露
凶光的看着小厮道。
「小的不敢虚报。」小厮一听要乱棍杖毙,立马头如捣蒜道老天师见那小厮
磕了十几个头了,也没有要说的打算一拍桌子道「你再不说,我立马将你毙了。」
小厮立即止住磕头,抬起已经流血的头,将事情道来,「小的本是少爷的贴
身小厮……」
「说重点!」老天师打断小厮的话道。
「是是是,今日我陪着少爷在城东的暮春楼喝酒,酒过三巡之后,少爷突然
发现在酒楼的对面,有一对母女在卖花,那母亲虽年过三十,但风韵犹存,丰乳
肥臀实是诱人,那女儿大概十有七八,长的清秀可爱,奶子已经初成规模,唯一
的遗憾就是她的屁股有点小……」说着,小厮忍不住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于是,少爷让小的把那对母女的花全给买了,然后对那对母女说少爷还要
更多的花,于是乎我们就跟那对母女回她家取花,到了她们家后,少爷让我们打
晕了这对母女,然后少爷将那对母女拉进屋子里,然后得事情小的就不知道了,
我们守在屋外面只听到了,少爷的笑声,一会儿后,我们突然听到了那个母亲的
尖叫,和那女儿的哭泣声,不过我们并没有打断少爷的兴趣,大概半个时辰后,
少爷就衣着整齐的走了出来,透过门缝,小的看到那对母女躺在床上,浑身赤裸
着,下身的两个肉洞都变得十分红肿,而且还有白色的液体从中流出。」
听到着,老天师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了,「不就是玩了两个民女而已,着算
什么大事。」
「可是……」小厮似乎有些话还没有说。
「还有什么事,一并说来。」坐在一旁的熟女看见小厮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后来我们回到城里时,见不少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少爷就让我们
中的一个识字的挤进去看看是什么,可是这一看,看出事来了。」说到了,小厮
脸上露出一副要死全家的表情。
「出什么事了?」老天师和熟女异口同声问道。
「那些人围看的是,今年我们这的入宫作宫女的画单,而少爷刚刚玩了的那
两母女……的画就在……
榜首!「小厮身体颤抖着,声音也颤抖着。
砰一声,老天师手中的茶杯落在了地上,双手抖的厉害,嘴抿的紧紧的,脸
色有点苍白。
而一旁的熟女也陷入了呆滞中,手中的杯子里的茶渗出一部分,滴在熟女的
宫服上。
此时一旁的张符宝也从深思中醒来,看着老天师和熟女两人疑惑道,「爹爹,
娘亲你们怎么了?」
「宝儿,我们张家……」老天师说一边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宝儿,你哥操了两个不应该操的女人……」熟女接道。「是今年的宫女…
…」
「什么,哥哥怎么这么糊涂,他要操也要回来操宝儿啊,就算他不喜欢操宝
儿,也可以操大娘和娘亲啊。」张符宝犹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的跳起,十
分气愤道。【唔,操是什么意思,一时顺口就说了出来了。】「现在就重要的是,
不能让教坊司的人知道操这那母女俩的是那个小子,你立马送少爷去南京,然后
给知道的下人,一人一刀子。」老天师从怀里拿出一叠的银票,扔给小厮道。
「是老爷。」小厮麻利的拿起银票,然后迅步离开了。
「老爷没事的。」熟女走到老天师身边,伸出玉手,轻轻的替老天师顺气。
「对啊爹爹,以大哥的本事,一定没事的。」张符宝也走到老天师的身旁劝
道。
「哎……望先祖保佑吧……下去休息吧,天色已晚了。」说完,老天师就站
了起来,走向卧室。
熟女和张符宝对视一眼,齐声一叹,也各自会房了。
一夜无语……
翌日,张符宝满脸疲劳的走进饭厅,双腿微微的颤抖着,虽然满脸的疲劳,
但是也遮掩不了张符宝满脸的春意。
饭厅里,老天师和熟女已经在享用美味的早饭,只不过老天师眉头皱着,
「宝儿来,坐。」熟女起身拉着张符宝的玉手。
「你们吃吧,我饱了。」老天师直接起身走了。
熟女见状叹了一口气,「你哥这事……唉」
张符宝听闻,心情也不禁的低落下去,低头拿起一碗粥。
半响后,张符宝满脸羞红的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看着熟女,「大娘……我…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宝儿说道。」熟女轻抚着张符宝的头道。
「我昨天用爹爹教我的梦卜术,卜到了我的……夫君……」张符宝红着俏脸
道。
熟女愣了半响,然后一脸戏谑道「看来宝儿真的长大了,看你脸这么红,不
会是梦到了和你夫君行了周公之礼了吧。」
「嗯……」张符宝的脸更红了。
「该不会是你的夫君是个蜡枪头吧。」熟女的戏谑之情愈发加厚。
「才不是呢……」张符宝仰起头争辩道。
「他还没有要了我红丸……我就醒了……」
「咦……那你这丫头脸红什么啊。」熟女疑惑道。
「他要了……我的后面……」张符宝的俏脸已经红的要滴血了。
「哈哈……你这夫君看来是个走旱路的人啊。」熟女捏着张符宝嫣红的俏脸,
调笑道。
「大娘你坏……」张符宝再次低头,一会儿就又忍不住抬起头,「大娘……
虽然是梦……可是我的……哪里现在好疼……」
「哪里……?」熟女一愣,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将面前的早饭推开,拍拍
桌子,「宝儿,到这来,大娘给你检查一下。」
张符宝听话的爬上桌子,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宝儿躺下来。」熟女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让张符宝躺下来,将张符宝的
双腿拉起来,然后分开张符宝的双腿,露出了张符宝月白色的亵裤。
「大娘……我怕……」张符宝有点不安的道。
「宝儿,别怕。」熟女脱下张符宝的亵裤,张符宝那三角形的稀疏的黑色丛
林,小巧粉红的红肿菊穴便呈现在熟女的面前,熟女看着张符宝红肿不已的菊穴,
心疼的用张符宝听不到的声音道「这大人怎么这般……
唉……宝儿为了你大哥……苦了你了……「
熟女从瓶子中倒出一些透明的药水,然后用食指轻轻的涂抹在张符宝红肿的
菊穴上,食指还不时的伸进张符宝的菊穴中。
不一会儿,张符宝就感到了一股股的清凉感传来,菊穴的疼痛也随即减轻了
不少,「大娘……好舒服啊……」
熟女沉默不言,拿起瓶子,抵在张符宝柔顺的阴毛上,瓶子里的药水顺着瓶
口流到张符宝的蜜穴上,乌黑的阴毛被药水弄的湿淋淋的,这药水一接触张符宝
的皮肤,就立即被吸收掉,熟女倒下的半瓶药水顿时就被张符宝吸收了七八成了。
熟女见张符宝将药水吸收的差不多了,玉手在张符宝的蜜穴上轻轻的一捋,
「啊……大娘……宝儿……。」张符宝顿时紧绷了身体,一道一米高的水柱从张
符宝的蜜穴中喷涌而出,熟女触不及防的张符宝淋了个透心凉。
「大娘。我我……」张符宝羞红了脸,尴尬道。
「没事的宝儿,这很正常。」熟女用袖子擦拭着脸,满脸的不在乎道,熟女
身上的华丽宫服被张符宝的淫水打湿了以后,就紧紧的贴着熟女曼妙的身躯,高
耸的玉乳被胸前衣服紧紧包裹着,而且还可以看到有两颗小葡萄,显然熟女没有
穿内衣。
「宝儿,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大娘先走了啊。」说完,熟女起身对着张符
宝的蜜穴抚摸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宝儿……啊啊……恭送大娘……」张符宝的蜜穴中有喷涌出一道淫水,神
志不清的道。
熟女轻轻的将门关上,然后用一把铜锁将门锁起来,熟女伤感的看着门一会
儿,似乎在想什么,叹一口气,转身默默的离开了。
饭厅里的张符宝俏脸酡红,双手在身体上不停的抚摸,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原本整齐的衣服不一会就被张符宝撕扯的七零八落的,上衣被拉开,露出了一双
圆润的玉肩,仅仅穿着肚兜的白皙玉体欲隐玉现,一双圆润紧实的美腿在空中无
力的乱踢,将半脱的裙子踢到脚踝处。
即使是这样,张符宝一样感觉自己体内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着一样,就连缕
缕清风也显得十分燥热,张符宝直感自己的喉咙十分干燥,想要喝水,自己双腿
间的粉嫩蜜穴不停的有淫水流出,还感的十分的空虚,只想要什么东西将它填满,
而自己的菊穴也起蜜穴更要难受十倍,痒的就像有十万只蚂蚁在里面爬。
张符宝挣扎着的想要爬起来,可是浑身无力,啪的一声,张符宝重重的摔倒
在地上,「哦……」冰凉的地面让张符宝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浑身滚烫的温度
也随着下降一点,但没过多久,地面的温度渐渐的被张符宝的体温升高了
张符宝爬起来,颤抖着的走到门前,一拉,张符宝发现门被锁了,心中不由
的发现一股恐惧,「大娘……
你快放……宝儿出去啊……宝儿好难受啊……「张符宝摇着门,无力而又惊
慌道。
张符宝喊了一刻钟了,门外依然没有人回应,只有铜锁碰撞木门所发出的声
音,外面静的似乎没有一个人。
张符宝已经将她全身的衣服都脱了,就连贴身的肚兜都被张符宝扔掉了。
张符宝跪坐在地上,头贴着门,大喘气着,双手在身上不停的游走抚摸着,
蜜穴中流出来的淫水已经在地上留下了一小片的水渍,浑身因为小腹中的那团火,
变的粉红。
一个略显轻佻的男声突然从后面传来「真是个小骚货啊,肚兜都乱扔,唔,
这体香不错。」
张符宝惊惊讶的回头,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子站在那里,手中拿着张符宝的肚
兜,贪婪的吸着。
男子上身的衣服十分整齐,但下身却不着丝缕,一根黝黑的肉棒高高的勃起,
那根肉棒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随着男子的走近,那腥臭味也飘进了张符宝
可爱的鼻子中,张符宝忍不住吸了两口。
男子走到张符宝面前,一双大手抓住张符宝的头,张符宝惊呼道「你要干什
么……唔唔……不要……」张符宝的话还没有说完,男子就将他那黝黑的肉棒顶
进张符宝温暖的小嘴里,因为张符宝刚刚在说话,肉棒直接顺着张符宝张开的小
嘴,直插进深处,直至碰到了一块软肉。
被肉棒顶到喉咙的痛苦让张符宝直感道一阵恶心,肉棒的腥臭充斥着张符宝
小小的口腔,「骚货,你的舌头是摆设吗?还不快舔本大人肉棒的棒身。」听到
这话,张符宝的明眸睁的浑圆,眼睛里满是怒意,一双玉手抱住男子结实的臀部,
【混蛋,本小姐替爹爹舔肉棒的时候,爹爹可是说我的舌技已经超越了大娘和娘
亲的了,我为什么要替你舔,虽然你的肉棒好好吃,我也不会伺候你的,混蛋,
不要动,我还要吃……】男子按在张符宝的头,前后不停的抽动,每一次的抽插,
男子的抽插都会没入三分之二,随着男子激烈的前后抽动,张符宝已经有点受不
了,一双明亮的明眸微微翻着白眼,被男子肉棒撑开的小嘴,大量晶莹的口水顺
着肉棒和小嘴的缝隙,流到那对不算硕大,但是依然十分挺拔的玉乳上,抓住男
子臀部的玉手,陷进了男子结实的臀肉中。
男子感受着张符宝用力的玉手,微微一笑,手上的速度愈发的快,男子突然
用力,「唔……」张符宝发出一声沉闷的痛呼,男子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没入张符
宝的小嘴里,肉棒每入一分,男子脸上的愉悦之情就增加一分。
张符宝直感一根粗大的肉棒填满了自己狭小的口腔,在填满口腔后,肉棒贪
得无厌的继续前进,这根肉棒直到插进了自己娇弱的喉咙后,才停了下来,粗大
的肉棒封死了张符宝的喉咙,使得张符宝只能用鼻子呼吸。
男子听着张符宝那急促的呼吸声,一张并不英俊的脸上,出现了一副坏笑,
「骚货,大人让你玩玩刺激的。」说着,男子松开按在张符宝头上的一只手,食
指和中指弯曲着,双指并在一起,先刮了刮张符宝的鼻子,然后双指分开,夹住
张符宝正在急促呼吸的鼻子。
鼻子被夹住的张符宝,原本就已经苍白的俏脸,骤然变的更加的惨白了,俏
脸因为被男子按住,只能微微的左右摆动一下,这微弱的反抗被夹住她鼻子的双
指,没有丝毫的影响,唯一有点效的反抗是男子臀部的玉手,狠狠的扭住男子的
两块臀肉。
被扭住两块臀肉的男子也疼的嘴角抽搐一下,男子也不甘示弱的反制张符宝,
「骚货,真大胆啊,啊!」张符宝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听到男子的那声低吼出来
的『啊』时,不禁的打了一个哆嗦,男子的双指发力,向右边用力一扭,右脚向
后微微一抬,朝着张符宝那滴着淫水的包裹在黑色从林里的蜜穴,狠狠的踢去。
「呜……」痛苦的呻吟。
「哦……」愉悦的呻吟。
张符宝原本就狭小的喉咙,在受了下身剧痛的刺激后,骤然收紧,还不断的
蠕动起来,男子的双手重新抓住张符宝的头,男子插到张符宝喉咙的肉棒,射出
一大股粘稠的精液,精液顺着张符宝的喉咙,一直流到了张符宝的胃里。
男子将肉棒抽出张符宝嘴巴的时候,发出一声清脆的『啵』的声音,然后男
子捏开张符宝小嘴,往里面吐了几口口水,张符宝下意识的将男子的口水咽了下
去。
「真是个骚货。」男子看到张符宝咽了自己的口水,还津津有味的用小舌头,
舔弄口腔。
男子将张符宝翻过身来,一只手在张符宝的头上,将张符宝的头用力地按在
地上,一只手则在张符宝的菊穴处,轻轻的扣弄起来。
刚刚口交是消失的菊穴上的痒,重新又回到了张符宝的身上,而且还比之前
还要猛烈,张符宝拨开男子扣弄自己菊穴的手,自己的双手抓住两瓣臀瓣,并扳
开这两瓣圆润的翘臀,粉红小巧的菊穴正因为那深入骨髓的痒,不停的张合。
男子将肉棒抵在张符宝的菊穴上,向上一挑,在抵在菊穴上,在次一挑。
每当男子的肉棒向上一挑,张符宝就感觉菊穴的痒微微的减轻了一点,可是,
每一次痒微微减弱了一会儿,菊穴深处就传来一股更加强烈的瘙痒,在越发强烈
的瘙痒中,张符宝的意志逐渐迷离,小嘴微张的呢喃道「好痒。。好痒……用棒
棒来替宝儿……止痒……」
张符宝更加用力的扳开自己的臀瓣,每一次男子的肉棒抵在菊穴时,张符宝
就立即迅速的往后送臀,可是每一次都是擦棒而过。
不停的送臀和菊穴的瘙痒,使得张符宝浑身出了一身香汗,小嘴依然在呢喃
着,不过已经带上了哭腔,男子突然抓住张符宝的翘臀,肉棒微微的进了一个龟
头,淫笑道「骚货,想不想要大人操你的骚屁眼啊。」
张符宝的美眸骤然闪过一道精光,急忙回头道「宝儿要……大人……进来宝
儿的……屁股……」
男子抽出肉棒,不满道「什么宝儿,你叫骚货,还有,这个叫屁眼。」说着,
男子扬起右手,『啪』,张符宝浑圆的翘臀顿时出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张符宝紧紧的抿着嘴,低头不语,可是她那微微颤抖着的娇躯,表示张符宝
并没有那么的平静。
男子见张符宝这幅矜持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恼火道「我看你这个骚货能忍多
长时间。」说着,男子双手齐扬,犹如打鼓一样的拍打着张符宝的翘臀。
张符宝浑圆结实的翘臀顿时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啪啪 声,张符宝滑腻细嫩
的翘臀,让男子拍打的变得通红,那细腻的手感,也使男子不知疲倦的拍打。
男子每一次的拍打,不止让张符宝感到翘臀一阵剧痛,而且还有一种酥酥麻
麻的感觉,这酥酥麻麻的感觉全部聚集在哪瘙痒不已的菊穴处,使得张符宝菊穴
的瘙痒变得更加严重了。
男子拍打了数十下后,张符宝终于忍不住菊穴传来的瘙痒,哀求道「骚货…
…求大人……操骚货……。的屁眼……」
男子扬起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更加用力的拍打下去,「骚货,现在知道
求本大人了,迟了。」
男子挥舞着的双手愈发的大力,每一次的拍打,都会使张符宝的菊穴骤然收
缩一下,张符宝原本白皙的翘臀,已经变得通红了,而且还有点发紫。
张符宝双手抱住脑袋,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明眸中悄然流出,美眸之中满
是痛苦之情,带着哭腔道「大人……。行行好吧……宝儿不行了……呜呜……」
男子停下挥舞的双手,捏住张符宝的臀肉,肉棒抵在菊穴口,呼出一口气道
「骚货,说求主人狠狠的来操贱奴的骚屁眼,贱奴的骚屁眼要喝主人的精液和尿
液。」
男子语音刚落,张符宝立即道「求主人……狠狠的来……操贱奴的骚……屁
眼……贱奴的骚屁眼……要喝……主人的精液和尿液……」声音中充满了谄媚。
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握住张符宝翘臀的手,改为握住张符宝纤细的腰,双
腿向前踏出一步,腰部微微发力的向前顶去,紫黑的龟头缓缓挤开菊穴,缓慢的
向深处顶去。
张符宝的菊穴兴奋的不断收缩着,菊穴一张一合的按摩着男子肉棒的棒身,
张符宝的俏脸上的痛苦缓缓褪去,肉棒一插到菊穴里,张符宝就感觉到菊穴中的
瘙痒顿时就消失了一部分,但是菊穴深处的瘙痒却更加的强烈,男子肉棒的推进
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随着肉棒的推进,菊穴深处的瘙痒就越厉害,张符宝扭过头希冀的看着男子,
希望男子可以快一点,可男子依然一脸淫笑的缓缓推进,张符宝失望的将头扭回
来,银牙轻轻的咬住下唇,握拳的玉手缓缓摊开,双手按在地面上,在双手的支
持下,张符宝艰难的撑起上身,原本上身趴在地上,下身高高翘起的姿势变成了
犹如,正在交配的母狗一样的四肢着地的姿势。
张符宝身体突然向后一退,将男子哪还留在菊穴外面的一半肉棒,吞入体内,
男子的肉棒整根插进张符宝后,男子楞了一下,「你这个骚货,还真的是主动啊。」
张符宝满脸的谄媚,回过头道「那是主人的肉棒太舒服了,贱奴忍不住嘛。」
「那你这骚货还不快动。」男子笑骂着的拍打张符宝的翘臀,道。
「是,主人。」张符宝身体缓缓的向前倾,然后再突然的往后顶去,每次男
子的肉棒抽出张符宝的菊穴时,那蚀骨的瘙痒就会转土重来,使得张符宝每次让
肉棒出来三分之一后,就立即让肉棒重新插回菊穴深处。
可是肉棒插进菊穴深处一会后,那瘙痒感依然会来袭,只有将肉棒抽出再重
新插入才能止痒,为了更好地止痒,张符宝每一次的后顶,都会使出浑身力气,
以使肉棒可以插得更深。
张符宝每一次的后顶,都会使翘臀于男子的胯间发出一声清脆的『啪啪』声,
男子双手放在身后,傲视着如同母狗一般的张符宝,不时地向张符宝发出快一点,
慢一点的指令。
「啊!!」张符宝突然发出一声高昂的叫声,浑身紧绷起来,蜜穴流出一道
粘稠晶莹的淫水,支撑着上半身的手臂顿时失去了力气,张符宝的上半身趴在地
上,浑圆的翘臀被男子抓在手中,被迫高高翘起,原本整根插入的肉棒,只剩个
龟头留在菊穴里。
「贱奴,你真没用,才几十下就泄了。」说着,男子调整一下姿势,肉棒再
次回到温暖的菊穴中,张符宝无力道「都是主人……的肉棒……太厉害了……宝
儿……还想要……」
男子快速的挺动臀部,粗大的肉棒抽出到龟头处,然后在猛地插到底,「主
人……慢点……受不了……
……主人……「男子扬起手,『啪』的一声,张符宝的翘臀再次被男子打了
一个巴掌,」贱奴闭嘴。「
男子一把将张符宝抱起,张符宝犹如小孩尿尿似的被男子抱在怀里。
双手托住张符宝的双腿,黝黑的肉棒在张符宝白皙的菊穴中出入,肉棒每一
次都会全部进入菊穴里,而张符宝小巧的菊穴居然可以容纳下男子粗大的肉棒。
男子举着娇小的张符宝,上下抛动着,挺拔的玉乳随着男子的动作,上下甩
动着,男子将张符宝举起,张符宝立即就泪眼朦胧,带着可怜楚楚的哭腔道「主
人……宝儿要……」
男子的肉棒再次插入那粉红的菊穴时,张符宝的泪眼立即消失,眼睛犹如一
颗星星一样,欢快道「主人好棒……。主人好棒……」
抱着张符宝插了几百下后,男子再次将张符宝压在地上,张符宝的上半身压
在地上,挺拔的玉乳被挤压成了一对玉饼,下身被男子拉着,抓住张符宝两条象
牙般的小腿,使的张符宝被强迫成了一字马。
男子插着插着,突然浑身一震,胯下的蛋蛋骤然一缩,粘稠腥臭的精液从男
子紫黑的龟头中迸射而出,「哦……」
男子微微仰首,发出一声舒爽的叫声。
被内射菊穴的张符宝发出一声高昂的叫声,蜜穴喷射出一股带着淡淡异味的
淫水,然后整个人就翻了个白眼,昏了过去。
男子将肉棒从张符宝的菊穴中拔出,黝黑的肉棒犹如是一条死蛇一样的吊在
男子的大腿边上。
张符宝原本小巧的菊穴,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法闭合的粉红肉洞了,可以看到
里面的嫩肉在不停的痉挛着,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深处有着一丝白色的东西。
男子搬来一个凳子,将张符宝的下半身放在上面,然后男子走到张符宝身边
蹲下,打了一个响指,张符宝的身体突然痉挛一下,「这么快的话,就不好玩了。」
男子起身,拍了拍门,不一会儿,一个侍女将门打开,男子将侍女的裙子撩起,
撕掉亵裤,跟在侍女身后,边干边离开。
男子走后一会儿,张符宝就悠悠的醒了,张符宝看着自己的模样,顿时就大
哭起来,哭了一刻钟后,张符宝一手遮胸一手遮阴,愤恨道「我一定要主人那混
蛋付出代价,我处女母狗是不会放过他的」虽然这样说,张符宝的眼睛中却满是
幸福,也没有注意到他叫他作主人,叫自己作处女母狗。
张符宝爬起来,颤抖着的走向门的方向,出了门后,张符宝朝着大厅走去,
张符宝在这一路上留下了一条乳白色的痕迹。
「爹爹,大……啊!」张符宝走到大厅时,还没有将话说完,就一脸恐惧的
跌坐在地上,张符宝颤抖着举起一只手指着大厅,声线颤抖着,「你你你……」
大厅里满地的鲜血,一个人躺在地上,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抱在怀里,还有一
个人被踩在脚下,「你来了啊……」
一道阳光的声音响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