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10章:谈心
「什么!『君临』认主了!」
坐在掌门座位上的商无量一听到林长老来说的这个消息,也不禁动容,想当
年他也曾打过这把刀的主意。
但试了各种办法都无功而返,最后只能作罢。
大殿里在坐的还有向长老,此时也是一脸的惊讶。
「这孩子还真是福缘深厚啊,此刀在我青云派数百年无人能领走,想不到今
天成了清儿的本命法器,我对他在下次的各门派之间大比,更有信心了。」
商无量感歎着。
※※※※※※
夏清此时正在自己屋内的石床上盘坐着,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漂浮在自己面
前的宝刀『君临』。
过了一会儿,只见右手的中指轻轻一弹,一滴精血向那刀把上面的裸女飞去。
当那滴精血落在了裸女雕像头顶的时候,他一指宝刀,宝刀缓缓地一转,他
又向那转过来的裸男雕像头顶弹出了一滴精血,那落在了两个雕像头顶上的两滴
精血竟然是紫红色的,红中带紫,非常的瑰丽。
那两滴紫红色的精血很快在两个雕像的头顶消失,在消失的那一刹那,宝刀
忽然光芒大放,金光闪闪,彷彿有了生命。
夏清同时感到心神之中忽然和此刀有了一种血脉的联系,它成了他生命的一
部分。
他神念一动,就见那宝刀忽然暴涨,大了一倍有余。
不过夏清此时也感到了以他目前的修为,长时间的驱使此刀有些力不从心。
虽然现在『君临』的级别相当於半个灵器,但使用起来还是颇为消耗灵气的。
门派内像他这样别的练气三层的弟子,能有一把中品法器就算运气不错了,
一般都是只有一把下品的法器先用着,以后随着修为慢慢地提升再不断的更换,
直到修为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再定自己的本命法器。
像他这样一上来就直接选了一个灵器级的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器,在所有修真
门派中都是不多见的,一般也只有掌门的亲传弟子才有这样的资格。
夏清轻歎一声,无奈的让『君临』宝刀迅速的变小,最后变得只有一寸大小,
被他一张口吞入腹中,纳入丹田之中慢慢地用自身的气血去滋养了。
之后他在床上又打坐了一会儿,闭目内视着宝刀竖着漂浮在丹田内缓慢地转
动着,时不时还发出一道淡淡的金光。
他微微一笑,睁开双目下了床,觉得心中的喜悦必须要找个人来一起分享。
※※※※※※
在青云派丹凝殿的一间丹房里,谢翩跹正在给十几个女弟子传授一些炼丹时
需要注意的要领。
她忽然声音一顿,将脸一转看向了房门,那些女弟子们正在不解,房门就轻
轻地被人给推开了,只见夏清正满脸喜色的把脑袋探了进来。
几个女弟子都不禁莞尔一笑,在整个青云派里敢这么不经通报,就闯进来打
断她们师父授业的,也只有这个小师弟了,就连她们这些师父的亲传弟子都不敢
这么做。
夏清往里面一望,一看有十几个人,又急忙将头缩了回去。
他正要再把门关上,就听谢翩跹说道:「什么事呀清儿,这么鬼头鬼脑的?」
夏清一听,不得不又走了进来,因为还有其他的弟子在,他不想让自己拥有
『君临』宝刀的事儿在门派内传开,想了想向谢翩跹施礼道:「启禀师叔,弟子
两日前突破到了练气三层,特来向师叔报告,感谢师叔之前的赠丹之恩。不曾想
打扰了师叔授业,还请师叔见谅,弟子这就告退。」
「不忙,你既然来了,就坐下来一起听听吧,对你将来学习炼丹也有好处。」
谢翩跹见他说话时目光闪烁不停,於是她心念一转,若无其事地说道。
「弟子遵命。」
夏清说着硬着头皮盘膝坐了下来。
谢翩跹又讲了大概半个时辰,才让弟子们散去,让夏清单独留了下来。
「清儿,陪我出去四处走走,在屋里闷了快一天了,也顺便听你说说实话。」
谢翩跹一边儿站了起来,一边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师叔,我有自己的本命法器了。」
夏清不管谢翩跹是否真的生气了,先急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
「什么!你选的是哪把飞剑?」
谢翩跹没想到夏清找她是为了跟她说这个消息,也让她有些意想不到。
「师叔,你先将眼睛闭上。」
夏清兴奋地说道。
「你这傢伙,鬼主意还真多。」
谢翩跹不由嗔怪地说道,但还是顺从地闭上了一双美目。
能让她这么做的也只有夏清了,换做其他任何人,想让她在对方的本命法器
面前闭上双眼,那是绝不可能的。
哪怕对方只是练气期的修士,修为比她低数个阶层,那也绝不可能。
由此可见她对夏清的完全信任。
「师叔。」
夏清轻声地一唤,谢翩跹缓缓睁开了双眼。
「是『君临』!」
谢翩跹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在本派沉寂了数百年的镇派宝刀,居然会认
夏清为主,被他给收了去。
她激动地来到了夏清的身边,看着那竖在夏清手心里转动着的宝刀,轻轻搂
住了他的肩头,和他一起欣赏着那把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宝刀。
夏清也就靠着她,两人都恍若未觉,就这么紧紧地靠在一起,观赏着那宝刀。
过了一会儿,谢翩跹这才发觉两个人的姿势有些不妥,不由得心里一阵儿慌
乱。
但她偷偷一看夏清,一切都还是那么自然,神情完全关注在自己的宝刀上,
两眼放光,满脸喜色,她也就没再多想什么,依然和他两人身体就这么紧紧靠在
一起,她搂着夏清的肩头,和他一起沉浸在喜悦之中。
又过了好一会儿,谢翩跹终於轻声说:「清儿,将刀收起来吧,咱们出去走
走。」
「嗯,好的。」
夏清手掌一翻,『君临』宝刀转瞬不见,被他给收了起来。
两人漫步来到了离丹凝殿不远处的一个凉亭里,凉亭十步开外就是一道悬崖。
坐在凉亭里放眼远眺,只见四周群山环抱,到处都郁郁葱葱,半山腰处白云
缭绕,清风习习,偶尔还传来一两声鹤鸣猿啼。
让人感觉仿若置身仙境,非常惬意。
谢翩跹今天穿的是一身浅蓝色的宫装纱裙,纱裙上面还有银丝织绣的花朵点
缀,这一身打扮显得她更是清丽无双,肤若凝脂,柳眉如黛,目若秋水,面如芙
蓉。
在那翠山白云的衬托下仿若神仙中人,时不时的被凉风一吹,衣带轻轻飘舞,
彷彿要乘风而去。
夏清看得一时呆住了,谢蹁跹也不以为意,她对夏清的这个样子早已习以为
常,换了别人敢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她心中早就不乐意了。
这个凉亭附近偶尔还有门派内其他筑基期的弟子经过,看到派内第一美女,
长老谢翩跹站在凉亭内眺望着远山,她那迷人的侧影让经过的男弟子都忍不住驻
足多看两眼。
但谁也没敢走近上前,只是远远偷看两眼就匆匆而过,心里对她旁边站的那
个小子羨慕不已,也都知道那小子是谁,知道他和谢长老经常在一起散步谈心,
谢长老还时常指导他修炼的心得。
这些男弟子们心想作为掌门的亲传弟子就是好啊,就连欣赏风景都能拉着美
女长老在侧相陪。
「你到底是在看风景呢,还是在看我?」
谢翩跹忍不住开口表达不满了。
「师叔,在我眼里你比这风景更美。」
夏清讨人喜欢的话顺口就来,不过在他看来也是实话实说而已。
「胡说。」
谢翩跹嘴上这么说着,眼睛里也不禁有了笑意。
「怪不得大家背后都说师叔是青云派里的第一美女,我看是当之无愧,师叔
不仅是美女,在我眼里还是仙女。」
他这拍马的功夫也不知是跟谁学的,逐渐炉火纯青。
「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叫美女?我说你今天到底是来给我看你的宝刀来了,
还是来奉承你师叔我来了?」
谢翩跹对夏清从心里也是十分的宠爱。
但话一出口,发现自己这样跟他调笑实在不像平时的自己,於是连忙打住,
俏脸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
夏清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心头一荡,眼睛更是瞧得癡了。
「师叔,在我面前你明明是金丹期的高阶存在,神通不知比我高多少倍,但
我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想保护你的感觉,你说怪不怪?」
夏清挠挠头,不解地说着心里的想法。
谢翩跹听了猛地一怔,心里轰然一声。
她轻轻咬了咬下嘴唇,问道:「清儿,将来等你长大了,本领要是比师叔还
高了,真的愿意保护师叔吗?」
「愿意,放心吧师叔,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的。」
夏清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谢翩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双眸,从里面看到了他内心的真诚,心中一喜。
但随即轻轻一歎,又把夏清搂在了身边,说:「清儿,你现在修为尚低,师
叔今天要好好跟你说说这把刀,你可要听仔细了。」
「嗯,好的师叔。」
夏清乖巧的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身高已经到了谢翩跹耳朵的位置了,几乎能
跟她平视,总被谢翩跹像小孩子一样搂着肩膀,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感觉到她
那丰满硕大的酥胸紧紧挨在自己的胳膊上,软软的,饱满而富有弹性。
他不禁心头狂跳了几下,连忙定了定心神,将眼睛看向远处的山脉,才让自
己的内心平静了下来,不再胡思乱想。
这时正好有几个住在后院的筑基期的男弟子打此经过,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
差点儿掉到了地上,门派内高高在上的谢长老竟和小师弟夏清如此亲近!他们中
有的真想走上前去问问夏清:「师弟你需要什么丹药或法器吗?师兄我这里应有
尽有,你如果需要什么的话尽管拿去,能不能把你的位置让给师兄我一会儿?」
有的在心中长吁短歎,真是同人不同命啊,看看人家,有美女主动相拥,再
看看自己,每天除了打坐修炼还是打坐修炼,有时出去到坊市间转转,或有机会
参加一些宝物的拍卖会,要么到外面游历一下,採些灵药或灵矿石,那都算对自
己不错的福利了。
想想下面的那个宝贝除了有时灵茶喝多了需要撒尿之外,就没有过别的用途,
有时心中稍有旖念,一柱擎天的时候,为了避免像师父们说的伤了元精、或走火
入魔的情况发生。
还不得不赶快运转法诀排除杂念,心神归一,让欲火强行消褪,大道修行长
生不老难道就是这样的吗?这条修真之路真的是只能这样走才行吗?看看那小子,
现在被门派内的长老,第一美女谢翩跹搂着看风景!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啊。
夏清和谢翩跹哪知道那些路过的弟子们心中的想法?谢翩跹此时正在向夏清
娓娓轻诉:「刀乃百兵之首,排名第一,主掌一切决断、杀伐。剑是兵器中的君
子,因自带正气,所以很多弟子都选择成为一名剑修。对此我倒不以为然,选什
么作为本命法器主要是看哪件兵器能和自己心神相通,这也是法器和主人之间的
一种缘分,我的法器当初选的也不是飞剑。枪因为招式刁钻,神出鬼没,被称为
百兵之贼,你将来若是碰到使枪的高手,一定要想办法速战速决,不要让对方有
可乘之机。你现在既然做了『君临』的主人,就一定要善用它,千万不要随意杀
人,不该杀的人不要出刀,该杀的人要毫不留情。但尽量不要多造杀孽,以免将
来会产生心魔,对你今后的修行不利。你还要记住,对於你将来遇到的敌人来说,
让别人不知道你的本命法器是什么,比对方知道了你的本命法器是什么更可怕。」
夏清仔细地听着,一个字也不落,细细地体会、品味,不住的点头。
过了良久,他才对谢翩跹认真的说:「知道了师叔,我会记住你说的每一句
话的,你放心就是,我是不会乱杀无辜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