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零九章再遇赤炎王
东方不败愕然的张大嘴巴,一手指着那黑乎乎的甬道,「哼」澹台幽莲一声
冷哼,冷冷的瞥了东方不败一眼,不管不顾直接朝中间道走去。
看澹台幽莲不顾金尸的扑来转身就走,叫苦不迭,大叫一声。「主人师尊,
不要丢下我,一起走。
两具堪比先天初阶的金尸可不是自己能力战的对象,东方不败自觉扔掉脸皮,
闪电般紧紧拉住澹台幽莲一只的玉手,跑的比兔子还快。
澹台幽莲娇躯一僵,看着两手交握处,自己小巧玲珑的纤纤玉手,被紧紧包
裹在一双粗粝老茧遍布的大手中,好似一团火焰包裹着自己冰冷的心一般。一个
狠厉的甩手,想把手抽了出来,可那手似乎有着强大的魔力,怎么甩也甩不开。
实则以她先天高阶的实力,怎么可能挣脱不开?虽做炮友都好几月了,但像
这样拉手还是第一次,冰冷的外表下,内心却比蜜糖还甜。
正巧后面的金尸,不依不饶,穷追不舍。金灿灿的魔爪,朝着澹台幽莲后心
挖去。还兴奋的嗷嗷叫。
澹台幽莲掌心缭绕出一层青芒,玄青花瓣绽放出来,芊指撩动间,一朵虚幻
巨大的青莲骤然朝后一抓一握一拧。
「极幽千魇手」
「轰」的一声。
后面两具金尸瞬间化为尘埃,汹涌的气劲狠狠的撞上甬道的石壁,如水波般
的荡漾开来,那层层的涟漪如锋利的刀刃,四壁瞬间开裂。
好强的实力,东方不败再次感慨了一下,这魔主师尊的战斗力真是恐怖得很。
任何一只金尸,自己对付,也是力有不怠,她倒好,一记猛招秒杀两个。
心头也是微微闷笑,与师尊这样先上车后补票也是不错的。只要能豁出脸皮,
好菜也会被猪拱的,美女怕缠狼。
还在暗自得意的东方不败,脚下一条豁大裂缝毫无征兆的裂开。心中一荡,
眼前一黑,紧拉着澹台幽莲直直的掉落下去。
凛冽的风声在耳边不断呼啸而过,炙热的气息越来越浓,东方不败赤裸的肌
肤上似乎被烟熏火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燎般刺痛,似乎坠落了阿鼻地狱一
般,而紧握澹台幽莲的手,丝毫没有放松。青木神气铿然酝声,战士铠甲般的淡
金色金钟罩瞬间生成。
而澹台幽莲,则是施展出了先天强者的漂浮之术,带着东方不败减缓了落势。
不断的飘落中,眼前突然一亮,妖异红光射入东方不败的眼眸中,螺旋形的
石梯倒退着蜿蜒其上,腥臭扑鼻。
而澹台幽莲却是冷傲依然。水剪般的双眸,冷幽幽的扫视着这诡异的场景。
她轻蹙冷眉,落下间,先天玄煞化为万道青芒包裹住了自己,借机将小手抽
离了东方不败的魔爪,莲足一点已经身姿傲然的站立在最高一根铁链上。
继续掉落的东方不败,「哐啷」一声。撞击到悬空在这个螺旋石梯交错的铁
链上。铁链震动的不是很激烈,似乎悬挂着很多重物,一手赶忙抓住铁链,悬挂
其上。凝视一看,却被吓了一跳。眼前一大群十五六的小孩被倒挂在铁链上,摇
摆晃荡,气若游丝,脸颊黑气扑面,处于昏迷状态。
这是个什么诡异状态?
东方不败一时间有些发懵。这死城的地下,竟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眼光一扫,层层叠叠,细细一数。竟然整整九十七个,此时此刻,澹台幽莲
俏靥上,也是布满了冷怒寒霜,看着那些倒悬的男女,仿佛若有所思。
「哈哈哈!毒莲花,久违了。欢迎到血焰魔池。」「
蓦然之间,一个阴恻恻的一声在底下一个巨大的祭台朗朗传来,震得人耳朵
都有些发麻。
「咯」东方不败瞳孔放大。
身高八尺,赤色眉发,血色罩袍。嚣张跋扈,阴笑连连的一道身影印刻在眼
中。这不是和澹台幽莲有过一战的赤炎王吗?
心中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妙。
这个死城绝迹。恐怕不是自己想象之中那般简单。
「赤炎王,你搜罗如此众多男女修炼魔功,罪该万死。」
澹台幽莲冷声怒喝,玄煞骤发,整个人笼罩在玄青色的劲气中。从高处铁链
上翩然飞下,凛然漂浮在祭台上,星眸之中,冷焰燃烧,心中显然已经愤怒到了
极致。
面对不弱于澹台幽莲的可怕强者,东方不败心头虽发虚,但此时此刻,却必
须要站在澹台幽莲这一边,跃下铁链,小心翼翼的退到澹台幽莲的身侧,男人的
尊严,可不容他有半点退缩。
赤炎王面对澹台幽莲,笑声更是阴狠了起来:「毒莲花,你少在这里跟我装
什么正义使者,就凭你修炼的玄功,也绝非什么正道。不如归顺于我,以后我们
一起称霸天风国。让你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滚!」
澹台幽莲冷漠到了极致,素指连连疾点,道道玄青色指劲撕破空气,向赤炎
王激荡而去。
赤炎王嚣张的大笑一声,周身升腾起一股浓郁的魔气,黑雾缭绕间,幻化出
了一面魔气盾。道道指劲落在了魔气盾上,犹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狂笑声中,一道赤中带黑的火焰,宛如灵蛇般朝澹台幽莲席卷而去,桀桀狞
笑着说:「既然你不愿意也好,看你们两个的气息,都是特殊体质,我这边练就
灵躯,正好还差两个,你们正好送上门来凑数。」
他精气十足,红光满面的老脸一抖间,黑气直冒,诡异阴森,丑陋无比。
澹台幽莲面向赤炎王,愤怒斥道:「老狗,你找死。」柳眉一挑,娇叱声中
无边杀气弥漫而出,玄煞凝聚在玉掌中玉指似青莲绽放,重影叠嶂,杀气袭人。
一招威力十足的「极幽千魇手」,化成千手观音之千双手臂,直朝赤炎王拍
去祭台上空,一红一赤两色玄煞,猛烈的碰撞。
「轰」的一声,狠暴的撞击在一起,劲气迸射出阵阵波浪般涟漪,把祭台周
围的血池中的液体,都激荡的翻起叠叠血色浪花,冲散飞溅到螺旋石梯上,在祭
台石壁涂上了一层殷红血迹。
劲气激荡下,澹台幽莲凌空向后退去,气血一阵涌动。扬着秀眉,眼神有些
凝重。自上次一战,赤炎王的力量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仿佛暴涨了不少,
赤焰玄煞之中,似乎透着一股浓浓的魔气,诡异非常。
显然,他定是修炼了什么强横魔功。
反观赤炎王,却凌空而立,稳如泰山,桀桀的笑声接连不歇。
那巨大的魔鼎里,火焰窜起八丈高,映衬着赤炎王那张脸更是狰狞凶猛。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东方不败,也被惊天的气劲冲得止不住势子,后倒退了
七八步,灼热气息透过护体金钟罩,让人窒息。
这是自己第二次看两人惊心动魄的战斗了,同样也感觉到赤炎王似乎功力大
增。
上一次,澹台幽莲似乎还占了些上风。但这一次,恐怕麻烦有些大了。
东方不败一口气还没有喘过来,就看得赤炎王袍袖一挥,熔池内熔炎如煮开
的开水沸腾异常,炽热的炎浪翻腾得一浪比一浪高,好似要倾巢而出的魔尸一般,
争先恐后从熔池内爬出来。
「毒莲花,今天我要你死在这里。」赤炎王气焰嚣张,修习了魔族的功法,
自己已是半步天阶。实力上肯定超越了澹台幽莲。亮起了通红的手掌,卷带层峦
叠嶂的熔炎,幻化为一把烈焰巨斩,毁天灭地的力量瞬间集成,朝冥幽头顶气势
汹汹的斩去。
「赤炎斩」
借着地利,他的玄真技威力更猛。
澹台幽莲面对赤炎王的强势,她毫不示弱。身形腾空而起,玄青色的裙摆宛
如风中摇曳的青莲花,玉臂左右挥动间,无数道掌印,密密编织成一张摩天掌网,
黑芒激射,直面扑向那烈焰巨铲。
「极幽千魇手」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两大气劲狠狠对撞在一起。只见道道黑芒,接连不断
的撞上烈焰巨铲,接连不断的被烈焰斩刀一层层的破开,步步紧逼。
澹台幽莲秀额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晶亮如珠。蓦然,她贝齿一咬,黑色玄
煞催发到了极致,再次拍出一连窜的掌印,前扑后续而上,层层叠叠抵挡住烈焰
巨斩的锋利气劲,轰鸣之声越来越响,震得整个祭台震颤不已。
恐怖的能量在东方不败身前不断的爆炸开,纵然有金钟罩护体,他嘴中一股
血腥味丝丝钻出。
先天高阶强者之间的比拼,再次体现的他们不凡的实力。可这次明显感受到
了澹台幽莲的吃力,这种硬碰硬的打斗实则很是消耗真气,不知道她能否击爆赤
炎王?
不管怎么说,自己始终与澹台幽莲是一路的,岂能作壁上观?屏息凝神间,
暗运青木神气,寻找一个合适的切入时机。
自己的实力,与他们相差甚远,只有在最关键时刻,才能体现作用。
眼见着澹台幽莲似乎力有不怠,赤炎王狂傲的狞笑一声,周身黑色火焰大炽,
将整个虚空都燃烧的微微颤抖起来,另一只臂膀上如蛟龙般的火焰倏然间形成,
暴戾的朝澹台幽莲心口激射而去。
「毒莲花,去死吧。」
嘴角一线殷红血迹延绵滴落,澹台幽莲全力苦苦抵挡着赤炎王的攻势。
不想赤炎王竟然还有余力暴起杀招对付自己,再抽手已然来不及。心下微微
悲切,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正在如此危机关头,突然,她看到一道淡金色的身影,如一枚炮弹般,奋不
顾身的飞冲了上去。
是东方不败!
这让她淡漠如冰的心,仿佛被一团温暖的火焰裹住,丝丝暖意让她娇躯微微
柔软。
此时的东方不败,眼睛里除了赤炎王外,别无它物。
凝聚着全身力量的天雷动,爆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上古天雷道的意境,在此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身如天雷滚滚,呼啸而去。
赤炎王见状,冷冷一笑,不知所谓的小子,如此实力,一根小指头就可以把
他碾碎,还敢上前来挨宰?轻蔑的冷哼一声:「自不量力!」
凌厉灼热的火蛟,蒸腾出浓稠的魔气,狂暴的呼啸而来,离东方不败越来越
近,三丈。两丈,一丈。
「嘭」魔气火蛟直接撞击上他体表的金钟罩,金钟罩一息间破碎开,化为虚
无。东方不败提腿就是一脚直接踹上魔气火蛟,魔气火蛟被踹了个粉碎,刹那消
融瓦解。
而东方不败脚上擢筋刺骨的疼痛传来,麻木的大腿几乎不是自己的了。死死
的抿紧嘴唇,握紧拳头,凭着一股坚不可摧的意志,脚步如飞,朝着赤炎王猛冲
过去。
以为烈焰火蛟就能灭了东方不败的赤炎王,一脸震惊,心脏都抖了抖。那一
击虽然远不是自己的全力一击,但灭杀一个才区区宗师中阶的蝼蚁,绝对是轻而
易举之事。这怎么可能?
转瞬之间,东方不败已如同一尊战神般,冲到了他面前。眼神坚毅无双,霁
风朗月,手掌间雷惊电绕,如天神的巨锤。裹挟着隆隆雷音,猛朝他轰落。
「天雷爆」。
一出手,就是天雷三式中最强的招数。
破凌峰。破四海八荒,裂苍穹大地,气势凌人。更有上古天雷道中延绵不断,
轰碎一切的凌厉拳意。
赤炎王惊怒交加之余,不得不分心分神去对付东方不败,这是他成就先天宗
师后,多年来从未曾遇到的一幕。他堂堂赤炎王居然降低到要与一个宗师五阶的
小子硬拼的地步。
「小子猖狂,找死!」
「嘭」一声,拳头硬生生的碰撞在一起。刹那间一束耀眼的光亮瞬间暴涨。
实力的巨大差距,东方不败瞬间被击飞出去。浑身被气劲划破出道道血痕,
「嘭」的一声狠狠撞在石壁上,撞得岩石迸裂。心口麻木,鲜血从嘴角汩汩的流
出,眼神之中,却尽是得逞后的微笑。
赤炎王顿时怒浪滔天,区区一个宗师级小子,竟敢,也竟能破坏了自己杀死
澹台幽莲的良机。
而且让他震惊的是,他手臂隐隐作痛,似有万针攒刺。那小子修炼的是什么
邪门玄功,那一掌霸道彪悍至极,透着一缕生生不息,毁天灭地的强横气息。
虽然那缕意境犹自浅薄,却让他感觉到一丝被克制的心悸。若是两人同等修
为,说不定刚才就被人一掌轰成重伤了。
赤炎王看着倒下的我,还在微笑,心中生出一计,把我一把抓住,对着澹台
幽莲低喝一声:「你若不想这小子受死,就乖乖的听我的话。」
澹台幽莲吃了一惊,见我为了救自己身受重伤,心中不由一疼,又见我双目
怒睁,显然心中动怒,苦于被下禁制,无法反抗,就连发出声音都不行。
赤炎王厉声吓唬道:「毒莲花,过来这里。」
澹台幽莲怎肯听他,杀人般的眼神盯着赤炎王。
赤炎王嘿嘿奸笑两声,举起一手,直指我胸膛,沉声道:「既然这样,本王
只好先砍下他一条腿。」
说着手掌一抬,正要以手当刀砍下。
澹台幽莲惊呼一声,抢着道:「不……不要!」
赤炎王手掌停在半空,盯住她冷然道:「我数三声,一……」
澹台幽莲望望我,见我早已气得满脸涨红,怒目圆睁,不由说道:「我……」
赤炎王第二声响起,澹台幽莲不敢迟延,低垂着头,战战摇摇的站在赤炎王
跟前。
赤炎王满意地一笑,对脸打量着她,一对淫邪的眼睛牢牢盯在她脸上,近看
之下,更显澹台幽莲面如桃花,尤物移人。当他目光下移,来到她酥胸上,心头
「怦」的一声,如中了一拳,一对眼珠子险些要跳将出来,唾沫直咽。
但见澹台幽莲身上衣袍破碎,显然刚才战斗所致,一对饱满的乳房若隐若现,
便连两颗乳头也原形毕露。真个是动人娱目,诱人到极点,无怪赤炎王看得目不
交睫,涎沫狂吞。
赤炎王瞧着瞧着,淫火越发炽烈,瞪着盈满欲火的虎目,牢牢盯住澹台幽莲,
踏前一步,健硕的胸膛险些贴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到她身上来,对澹台幽
莲下了禁制,封住真气在说,嗄声道:「握住我下面,快给我弄大它,让我好好
享用你这个大美人。」
澹台幽莲被封住真气后,刚想反抗,又想起救自己的东方不败,忙退了一步,
摇头颤声道:「我……我不要……」
赤炎王握住她肩膀,一把拉近前来,横眉怒目道:「恐怕由不得你,你若不
动手,就由我动手,到时你小情人少了一条腿,可不要怪我。」
澹台幽莲瞧了一眼我,见我身子虽然无法动弹,仍努力地侧过头来,一对怨
毒的眼睛全是红光。澹台幽莲知道我不想连累她,但那么多年才找到唯一适合神
魔之体的男人,如何能放弃。
赤炎王喝道:「怎样?」
澹台幽莲给吓了一跳,怔怔的望住他。
赤炎王虎目一瞪,沉声道:「难道要我动手不成?」
一对眼睛瞬也不瞬的瞧着她。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