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神功】(改编版)(07-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小龙已是欲火高涨,只求与女人交媾,至于性交的对象是谁他已经不去想了。
他只想快点抱住一个女人,痛快的奸淫她、蹂躏她,把自己憋胀沸腾的欲火淋漓
尽致发泄到她身上。
当即只见他闷吼一声,猛地一翻身,把秋菊主动送上门来的,香汗淋漓的媚
熟肉体重重压在身下,巨杵拚死一送,戳在注满腻汁的腴硕肥美花径最深处。同
时腰部开始飞速摆动,狠狠地主动抽插,极力深纵,下下尽根间不容发,彷佛要
将身下丰腴娇躯戳个对穿。
「嗯,哦!」
痛呼声中,掩不住的,却是秋菊的带著舒服的呻吟之声,一对桃花眼迷离中
透着狂热,眼前的这小子对于自己来说,还真的是富有挑战性嘛!
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调著自己体内气息的流转,让自己那个关键部位的力
量运转适宜,使得那里的肌肉都彻底放松,似乎一下子化著了盈盈秋水一般的,
柔若无物。
小龙正在大力的抽插著,却是在那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玩意儿似乎是被融入
到了一团棉花之中,无论多猛烈的力道都丝毫落不到实处,但柔韧软烂的挤压力
量却又是无所不在,将自己的那玩意儿四面八方的紧紧包裹著,肥滑满茎腻裹至
根!忍不住眉头皱紧,抽送的动作开始变得明显有些缓慢而费力起来。
她肌肤酥腻,极富肉感的胴体柔若无骨,沃腴丘壑起伏,小龙整个人压了上
去,只感到仿佛躺在棉花堆里极为舒服,只恨不得能夜夜这么躺着睡。然而满眼
那熟桃般的饱满,梨子般的娇翘,脂膏般的肥腻,却又会惹人去再次欺凌蹂躏,
难休难止。
每一次奋力顶耸,都教她的双乳摇曳不止,荡出波波火辣辣的勾魂雪浪,看
上去明明沉甸甸软颤颤,然却似有什么无形的支撑,任凭如何激烈甩晃如何发狠
揉握,始终都会归复原状,依旧高高地尖挺耸翘。
每一次巨杵回抽,那肥美玉润如酥若粉的玉蛤中的块块红脂妖娆腾舞,无歇
无止地粘缠着肉棒,股上的丰腴嫩肉便凉粉似的簌簌甩颤,荡出波波迷人臀浪,
叫人入目魂销魄融。
小龙垂首瞧着,越发勇狠恣肆,忽还探手到前,捉扣住一只酥乳重重揉握,
捏拿出千百种撩人形状,捏拿得满掌生麻。
「真是好软好大,怎么弄都没办法一手握住哩……」小龙心中除了赤裸裸的
性欲之外,早已别无他物,突地变本加厉,扣握硕乳的手摸上乳峰,捏住已是肿
胀了近倍的奶头,然后揉、拧、挤、搓,底下则越发长击猛抽记记尽根,捣得美
人水响不绝,花底融掉一般,红红粉粉粘粘黏黏地与肉棒纠缠不休。
秋菊双乳极是敏感,给他一轮纵情戏耍,不禁娇声连连,双手双腿齐出,四
肢全都似无骨一般,如八爪鱼般将他死死抱紧,心里想:「这可人儿不但长相俊
俏,难得有这根大阳具与这般如狼似虎的雄姿,真教人美到不行,与他尽情销魂
一夜,少活十年也是值得!」
忽然却听到一旁的春兰发出一声惊呼:「怎会这般强猛……」
还未反应过来,秋菊便只觉身上男儿全身肌肉剧烈蠕动,如充气轮胎般地猛
然涨起,上面那一根根的血管和肌肉搏动着,散发着力量的形状和光泽,以及刚
硬流畅,极具压迫感的无比阳刚美感。胯下宝杵再度暴涨,每一下顶耸都是雷霆
万钧,长驱至底,叫她直有一种被一头癫狂暴躁的牛犊用粗大牛角一下下狠狠顶
到花径最深处的可怕错觉。
由于恢复行动能力,全身气血活络,小龙的过人精力与强悍体魄开始淋漓尽
致地发挥出来,俨然化身一头野性十足的狂躁雄兽。秋菊只想着以柔克刚,但若
刚强太甚,却难免反为刚摧。
「怎、怎会……啊!」原本有足够自信拿下小龙的秋菊开始着慌,只觉柔若
秋水的腴硕花径已然无法将龙茎猛贯的力道尽数化解,花心被仿佛雷殛一般的无
比阳刚之力一下下狠狠冲击,甚至直透子宫,顶得腰脊酸软如泥,又肆虐呼啸着
从她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炸出。一时快感一波更甚一波的如潮汹涌,一股一股的
淫水随着这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大量的分泌,不断从两人结合处流出,又随着小龙
的奋力顶撞飞溅出一股股迷离腥骚的淫雾。
「哦……哦……好美……美……哦……美死了……好人啊……你真会玩……
哦……顶死了……哦……让我死了吧……」
她勉力打起精神大声浪叫,丰腴肥臀奋力抬放,膣管内的极硬、极粗龙茎已
开始出现一种硬中带韧的微妙颤栗震抖之感,这是即将喷发的状态,却一时仍未
有出精的迹象。要命的是:这种胀大至极,硬中带韧,刚中震抖的奇妙触感,又
为她的极致快感平添了几分火上加油的刺激,「顶……顶死我……哦……顶死我
这浪逼……哦……我……不行了……要……要来了……来……来……来了啊!」
第八章
秋菊直美得魂消体软,淫声连绵,全身浪汗潺潺,牝中汪汪不休,黏稠的花
露滚滚直喷。小龙的俊脸已经扭曲得近乎狰狞,嘴里发出沉浊亢奋的喘息,气喘
如牛汗流浃背,全身上下热流滚滚,蒸腾起肉眼可见的气雾,眼看着也已是将近
强弩之末,然而秋菊期待的那股热滚浇淋的喷发之感却迟迟未至。
蓦地,一条素白丝绢漫卷而落,正好巧妙地切入小龙与秋菊之间,将小龙拦
腰卷住,紧接着一股柔中带巧的力道发出,震得小龙全身一麻,不由松开秋菊,
整个人被丝绢带动着向后翻飞。巨杵在向后击退中猛地抽离了秋菊的肥美酥粉玉
蛤,带出大量浓沫粘稠滚烫花露,一时至若瀑布飞泄一般。
秋菊已彻底化作一团温融融的香甜蜜膏瘫软在地,硕大绵软的泛红酥胸不住
起伏,一对腴润美腿依旧保持着大张的姿态,红肿的外阴宛若熟桃,夹着两片不
住开歙的酥嫩花唇;向来闭如一线的阴户不但门户大开,肉褶里的小洞儿更留着
外物撑开的痕迹,卜卜地吐着稀薄的气泡浆水,可见插入的巨物肿胀之甚,又是
如何风狂雨骤般狂施蹂躏,丝毫不加怜惜。
小龙欲火焚身,又身在空中,晕头转向只见,已觉一具冰冷滑腻,柔若无骨
而又充满致命的强韧弹性的娇美胴体已经挤入自己怀中,又如蛇一般将自己死死
缠住,细腻冰冷的肌肤摩擦之间,既带来销魂蚀骨的触感,也让他凭空生出一种
仿佛毒蛇缠身的危险颤栗。
圆润轻翘的臀部朝下一压,一挺,已将那青筋暴涨到直欲爆裂的昂首龙茎再
次纳入她黏稠而阴冷的甬道中,一对如蛇的裸白双腿紧紧缠上了男人的健腰。紧
接着腰细臀圆的妖娆女体已一种奇妙的韵律开始提纵扭动,腰肢柔若无骨偏又蓄
满蚀骨锥肌的劲道。一对玉藕样的双臂则绕过小龙的腋下,春笋样的玉指在小龙
颈、背、腰上一条条极具阳刚力量感的精壮肌肉上一阵拨弹捻拨,甚至以一个刁
钻的角度探到小龙臀下,逗弄撩拨着饱满的阴囊,实质极为淫亵却又极具优雅美
感的动作,仿佛正在弹奏胡琴一般。
伴随着这些动作,冬梅口中开始发出淫荡亢奋的呻吟喘息,纵情吟哦之中带
着一种奇异的韵律,柳腰藕臂与这种音韵完美结合的律动亦如蛇,仿佛随曲起舞,
随歌而奏,是为天魔妙舞,堕落之音,一波又一波将小龙的情欲推上淋漓尽致的
巅峰!
与此同时,一条细薄而坚韧的丝绢四下盘绕,足足绕着紧密纠缠在一起的两
人盘了几十圈,丝绸的弹性带动两人旋转着升上屋顶,又盘旋着徐徐荡落。
小龙只觉得天旋地转,浑然不知今夕是何年,酸痒麻涨各种感受伴随着铺天
盖地的快感席卷呼啸而来,将他早已被欲火焚烧得残破不堪神经与理性彻底冲刷
成一片废墟。忽然,一阵尖锐的撕裂痛楚从他臀下的肛门处传来,却是冬梅留着
尖尖指甲的纤细玉指已经深深扎入其中。
仿佛洪水泛滥,却只堵不疏,只管将堤坝不住往上推高,一直堆到壁立千仞,
最后故意炸开堤坝,任凭积蓄多时的海量洪水带着直欲与天比高的激昂澎湃从天
空尽头直崩溃轰拍下来!
却见小龙的脸色一变,呈现出一个不知是笑是怒还是其他什么的狰狞扭曲到
极点的表情,憋得快要爆炸的欲火突然有了发泄的渠道,他狂吼一声,体内的滚
烫精液便如决口的洪水,喷薄的火浆一样狂泻出去,就连龟眼已射得阵阵作痛亦
是一泻千里不可收拾!
妖娆的女体骤然僵直,屁股顷刻拼命往下一沉,几乎连男人的两个卵弹都吞
进了体腔之内,两人的阴毛紧密绞缠在一起。密密麻麻的褶皱紧紧挤压住了不断
抖动的巨棒,几乎将之压迫至变形。所有即将涌出的粘稠精华都被冬梅以绝高的
力量封死在甬道之内,不曾有一滴泄露出牝户之外。与此同时,她的饥渴子宫就
像无底深渊一般,发挥出无穷无尽的吸引力,将这蕴含着无比强旺元气的琼浆玉
液尽数鲸吞纳入。她的小腹开始激烈的抽搐蠕动,仿佛一条吞噬猎物的蟒蛇在做
着吞咽的动作,紧接着由开始明显的向外鼓胀凸起。一种滚烫的妖艳彤红开始由
她的小腹向她全身扩散。
一旁的夏荷等三女瞧得惊心动魄,气息粗浊,媚眼布满血丝,仿佛一桌四人
一起前前后后忙碌准备了许久,闻得浓香四溢的一席盛宴,最后却全让冬梅一人
独享了。春兰气在心力,手儿却越发用力在底下一阵飞速狠揉,倏地哆嗦地弯下
身去,淅淅沥沥地小丢了一回。
感受到如同海啸山崩般的炽热元精狂涌冲刷到膣管内的最深处,甚至连子宫
内部都可以感受到这股激流鼓荡的无穷刺激,冬梅只爽得眉梢带春,媚眼微张,
朦胧含春,娇靥的面容流露出满足而愉悦……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借着春
兰、夏荷、秋菊三女在此之前的车轮战消耗战,最后上阵的她还远远未到被过于
强烈的快感影响理智的地步。
而此时小龙俊脸却是呈现一派扭曲的崩坏,嘴歪眼斜,涕泪交加,口中喘息
不止,嘴角不断吐出白沫,四肢软瘫,全身肌肉都在控制不住地不断抽搐。
其实他毕竟是欢场初哥,哪怕以他的超凡体魄外加《丹铁神功》这一道门正
宗玄功自带禁元锁精之能,撑上一轮四凤的轮番上阵也就差不多了。之所以能够
撑上两轮,关键是冬梅早已在他身上暗下手脚,暂时锁住他的精关,让他的欲火
在不得宣泄的过程中越燃越旺,最后再一举摧枯拉朽地爆发出来。这种汹涌澎湃
的极乐带来的极度刺激,与最残酷的酷刑带来的刺激没什么两样,同样可以最大
程度摧毁一个人的神智,让人彻底陷于崩溃。
仿佛已吸纳了超过承受上限的元精,冬梅忽然将身子前倾,额头正好对上小
龙前额,桃似娇靥几乎贴到了他的面上。还在吐着乳白色的稠浆的龙茎剧烈颤抖
抽搐着从她牝户内脱落。只见她殷红的阴唇急速收缩成一道小缝,一圈一圈的肉
褶子,如同千瓣螺旋花朵一样紧闭在一起,竟没有让已经吞咽进去的元精泄出半
滴。
夏荷早已在旁觊觎多时,乘势向前一扑一探,将稍稍软了丁点的龙茎握入手
中,随即张开樱唇凑了上去,将还在点滴涌出的乳白色稠浆吮入口中。
虽然只是些许残羹冷炙,但仍然蕴含小龙的强旺元气,对于她来说仍是滋补
得很。不料还未吸得几滴,就有一股腥臭热流直涌入口腔,灌入咽喉,呛得她一
阵咳嗽欲呕。
却是小龙被强烈到极点的快感冲垮神智,射精之后,竟是遏制不住小便失禁
……而还未等他稍微回过神来,一双妖媚无比的眸子泛着涟涟邪光,深如潭渊,
谲雾迷烟,已经充斥了他的视野,将他涣散的视线彻底吸了进去……
一个腻柔醉人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是谁?」
「我……我是……」他的神智已经被极乐冲击得混沌不清,却本能地回应道,
「……是……石……」
「不,你不姓石!」那个声音温柔而又坚定地再次传来:「记住,你姓苏,
你叫苏宝轩,是我苏雪梅最亲爱的弟弟!」
所谓「姹女迷魂大法」,就是要乘着男人在极乐高潮而心神恍惚迷离的一瞬
间趁虚而入,男人快感越是强烈,催眠的效果越强。甚至有可能凭着极度强烈的
快感摧毁原有人格,再塑另一个人格!
(接下来考虑写石小龙被洗脑,多出一个采花淫贼的人格,但原本嫉恶如仇
的人格还在,在精神分裂的边缘挣扎,大家有何意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