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17章:金三少
谢翩跹领着夏清等人入住了易和坊最大的一家酒楼客栈,仙引楼。
仙引楼临街是一家酒楼,招待的都是修士,给修士们提供的有灵酒、灵茶,
还有一些低级灵兽被扑杀后做成的小菜。
后院是客栈,房间的档次基本上都比较高档,如今最安静的一个院落已被青
云派给包了下来,谢翩跹诸女和夏清就住在里面的几间房中。
在院落的会客花厅中,谢翩跹接见了青云派在易和坊的负责管事乔成,对他
的一切安排表示还算满意。
那乔管事也算非常的有眼色,知道这些长老级的人物难得来这里一次,也是
刻意巴结,表示了如果谢长老还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明天参加拍卖会如果需
要大量灵石的话,他可以随时筹集并安排人给送到现场。
他心里知道如果能跟派内长老级的人物搭上了关系,那他们中任何人的一句
话,比外物堂的堂主还管用。
这些年他在易和坊当负责管事,从中可没少捞油水。
此时他也知道了夏清的真实身份,而且在整个花厅中,除了谢翩跹外,只有
夏清能坐着听他说话。
柳曼云四女都站在谢翩跹的身后,他也只能站着跟谢翩跹说话。
在谢翩跹的面前,他根本没有坐的资格。
末了,在临走前他当着谢翩跹的面拿出了一个储物袋,对夏清说:「不知少
门主今天也大驾光临,这点灵石不成敬意,还请少门主收下,这几天在坊市内要
是看上了什么喜欢的东西,可以买回去玩玩。」
在他心中,夏清既然是掌门的亲传弟子,那将来一定是继承掌门之位的不二
人选。
现在老天将这个能讨好对方的机会送到了自己的眼前,自己要是还抓不住的
话,那以后也不用在青云派里再混了,还是直接回家种地算了。
夏清略一迟疑,就接过了储物袋,往柳曼云的手里一放,说:「这个还请柳
师姐帮我保管一下。」
接着又对乔管事微微一笑说:「多谢乔管事,劳烦您有心了。」
那乔管事闻言心中大喜,连忙说:「不敢不敢。」
然后就恭恭敬敬的告辞而去。
谢翩跹看着夏清的做法微微含笑,心中暗暗讚赏。
等那乔管事的出去后,柳曼云拿夏清打趣道:「我说夏师弟,我这人看到灵
石可是忍不住就想买东西的,回头我要是帮你给花了,你可别心疼啊。」
夏清听了也是随意的笑了笑说:「这袋灵石小弟本来就没打算要,四位师姐
不论看上什么喜欢的东西,尽管拿去给自己买下好了。」
柳曼云四女一听也都大为高兴,知道那乔管事出手送给夏清的灵石份量一定
不轻,夏清这人又这么大方,四人心里对他的好感顿时大大的增加了。
她们不知道的是,夏清现在身上根本就不缺灵石,而且还比她们四个都富有。
谢翩跹也没想到夏清处理事情这么圆转,能将柳曼云四女也哄得开心,心中
暗喜之下站起来说道:「走,咱们今天刚到,先到外面酒楼上坐坐,然后下午再
出去四处逛逛,晚上再回来休息。」
四女一听齐声欢呼,哪有女人不爱逛街的?
※※※※※※
仙引楼临街的酒楼共有三层,第三层是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
这里环境安静,酒菜的档次比下面更高,当然所需的灵石也更加不菲。
能被店主叮嘱让小二给引上来的大多是有身份之辈,要么就是些衣着光鲜,
仪表堂堂、谈吐优雅的客人。
闲杂人等是上不到第三层的,因为仙引楼真正的幕后老闆就是易和坊的坊主,
到这里的客人谁要是敢不给掌柜的面子,那最终结果只会是自讨没趣。
谢翩跹此时正和夏清面对面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这是第三层位置最好的
一张桌子。
不仅远离其他的酒客,两人说话可以不受别人的打扰;还可以一边儿聊天一
边儿欣赏下面街道上来回过往的人流。
柳曼云四女佔据了不远处另外一张靠窗户的桌子,又吃又喝,有说有笑,很
是开心。
谢翩跹已辟榖多年,平时只饮些灵茶。
今天夏清来到了这里,因为很久没有放开肚皮大吃过了,他一口气点了好几
道灵兽肉做的佳餚,还要了一小壶灵酒,就和谢翩跹对饮了起来。
谢翩跹为了陪他吃个痛快,也每样菜都浅尝了一下,就只喝酒不吃菜了。
夏清吃的是狼吞虎嚥,如风卷残云般的大快朵颐。
酒是仙引楼自酿的灵酒,颜色碧绿,闻着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谢翩跹只饮了两盅,雪白的玉颊就变成粉红色的了。
红唇娇艳,眼波流动,让夏清又看的癡了。
「呆子,看什么看。」
谢翩跹看他紧紧盯着自己,也忍不住打趣道。
「师叔,你说为什么我总是看不够你。」
夏清压低了嗓音说道。
谢翩跹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直接,一羞之下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师叔,不知我什么时候能到结丹期?」
夏清将声音压得更低问道。
谢翩跹一听之下更是羞不可抑,心想这小子见自己答应他等他也成为结丹修
士后会做他的道侣,就开始琢磨这事了,是不是惦记着和自己双修呀,一想到这
儿,更是羞得连脖子都变成粉色的了。
「清儿,修行之路要循序渐进,不可一昧图快,否则的话不仅会欲速而不达,
还有可能会给自己留下很多隐患。你本身就是宝体,顺其自然的修行,也会比别
人在进境上快很多的。」
她将夏清在修行上的心境看得也很重。
夏清听了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一向对谢翩跹在指导他修行上说的每句话都是
无条件的接受,知道她都是为了自己好,是打心里在关心他的一切。
谢翩跹见夏清听进去了她的话,心里更是高兴,接着又问:「清儿,我以前
给你的『黄芽丹』都服用完了吗?」
「还有三粒,正好够我用到突破至炼气四层。」
夏清知道那『黄芽丹』对自己的修行进境帮助也很大。
谢翩跹听了轻轻地点了点头,夏清跟她在一起,根本不用担心会缺少了丹药,
她是个炼丹的大宗师,要是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会为丹药而发愁的话,那岂不成了
笑话?关键是夏清现在才只是练气期的,很多丹药还不能服用,至少要等到筑基
期才行。
想到这儿她手一翻拿出了个玉瓶,说:「这里面是一粒『玉清丹』,等你突
破至练气中期的时候,身体里会顺着皮肤和汗毛孔排出很多杂质和以前沉淀的毒
素,在刚突破的时候将这枚丹药服用了,会帮你将杂质和毒素排除的更彻底,还
能补充你损耗的元气。不过到时候别忘了要好好的洗个澡啊。」
谢翩跹说完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轻轻一笑。
夏清接过来放入了储物袋中,又让夥计把酒菜撤了,换上灵茶。
那淡青色的灵茶一入口,一股芳香就直入口鼻,口感非常润滑,齿颊留香。
「好茶!」
夏清开口赞到。
「呵呵,当然是好茶,这可是仙引楼珍藏的『幽潭碧雪』,一般人来了,想
喝都喝不到呢。」
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夏清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公子正
从楼梯口走了过来。
谢翩跹一听来人的声音,眉头不禁微微一蹙。
来人相貌看着大概年纪在二十五六岁左右,个子瘦高,皮肤略黑,五官倒也
端正,但却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此人衣着却非常华丽,白衣的领口、袖口和下摆都绣有金边,腰间系着一根
腰带,上面镶了一圈温润的碧玉,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左手的拇指上还戴了个翠
绿的戒子。
他的面相让人一看就有种杀人不眨眼的感觉,但却在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温文
尔雅,这种视觉上的反差,让人看了心里极不舒服。
夏清感觉此人的修为应该是筑基大圆满的境界,他身后还跟了两个仆从,也
都是练气后期的修为。
这人来到了桌旁,对谢翩跹深深的一揖说:「金逸见过谢仙子,仙子到此一
定也是为了参加明天的拍卖会吧?」
他的一个仆从连忙从旁边搬过一张椅子,往他身后一放,那金公子也不管二
人同不同意,就一撩长衫,大马金刀的往那儿一坐。
谢翩跹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金三少,怎么这么不巧,又
和你相遇了。」
※※※※※※
原来这金三少是易和坊附近一个修真世家的公子,在家排行老三。
因为身带木、土两种属性的双灵根,在家族中算是资质最好的,所以从小就
被家族不惜耗费资源大力培养。
他也没有辜负家族的期望,修为一直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是筑基期大圆满的
境界了,结丹对他来说指日可待。
他两个兄长才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
但让他郁闷的是,因为在家里排行老三,那家主之位,对他来说几乎是没什
么指望了。
他非常的不甘心,他从心里看不起自己的两个哥哥,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
他们二人的修为会被他远远地甩在后面,像他这种在家族内修为最高、实力最强
的人,才应该坐上那家主的宝座!而一旦坐上家主的位置,那数不尽的财富将会
任他享用,还有一些淫娃荡妇将会主动的向他投怀送抱……金三少一直在努力去
争取现任家主的看重,现任家主已经年迈了,让位是迟早的事,他想让家主知道,
他金逸才是这个位置的最佳继承者。
他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却一直迟迟没有定亲,在永安州有好几个修真世家
都向他们金家暗示过,希望能让女儿嫁给他们家的三公子,但却都被金家给一一
回绝了。
金家给这金逸提供了一张名单,上面有永安州最有名的几位女修,让他想办
法将上面的女修其中之一娶进家门,而在这几位女修当中,青云派的谢翩跹赫然
排名第一。
先不论谢翩跹的美貌盖过了另外几人,而且她的修为也是几人当中最高的。
如果谢翩跹进了金家的门,那金家在整个永安州修真世家中的地位,都会迅
速攀升。
谢翩跹结丹前大大小小无数战,未尝一败!想当年『火凤』的名头,在永安
州修真界又有几人不知!自从结丹后开始醉心於炼丹之道,才渐渐的归於平淡。
但这更让金家看上了她在炼丹上的造诣,心想如果她能嫁入金家,那炼制出
来的极品丹药,不知又能造就金家多少后起之秀,就算他们这些金家老朽,想要
一些灵丹妙药来延长寿元,那不也是更容易了吗?那用不完的丹药要是拿到市面
上去出手,不知要有多少修士争着去抢,那换取的利润将是巨大的!而且如果金
逸娶了谢翩跹,那金家就攀上了青云派这棵大树,以后在永安州,还有谁敢轻易
招惹!所以金家将算盘打得「啪啪」响。
后来金逸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谢翩跹,当时就惊为天人,从此之后只要
是相见就大献慇勤,想方设法的套近乎。
知道自己如果能得到谢翩跹,那将来争夺家主之位的胜算将会大大的增加。
但谢翩跹却总是对他从不正眼相看,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人家可是结丹期的
修士啊,他们整个家族都惹不起。
谢翩跹又一年到头呆在青云派内,很少下山露面,他也没那个胆量去青云派
缠着对方。
所以经常四处打探消息,只要知道谢翩跹在哪里出现,他总要找个理由也去
那里,只为了见她一面。
为此谢翩跹对这个金三少非常厌烦,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对这金三
少还真没有翻脸的理由。
※※※※※※
今天金三少听说谢翩跹也来到了易和坊,显然是为了参加明天的拍卖会,而
且打听到了这位谢仙子就住在仙引楼,所以就颠不颠地赶紧跑过来了,为了能一
讨美人儿的欢心。
在来的路上他就听仆从说谢翩跹昨天是跟一个男子手拉手走在大街上,他一
听当时就心中大怒,想今天见识一下那个混蛋,看对方到底是何许人也,竟敢抢
他的心头所爱。
此时那金三少看着坐在谢翩跹对面的夏清,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越看越别
扭,觉得对方坐在这里怎么那么的碍事。
但他到底是世家培养出来的子弟,看到夏清既然能坐在谢翩跹的对面,而且
面相福泽深厚,知道对方肯定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夏清此时正在看窗外的人流,一脸的云淡风轻,对那金公子和谢翩跹的对答
根本没有在意。
在他心里认为,像谢翩跹这样的女子要是在世间没有几个仰慕者,那才叫奇
了怪了。
他要是为这点小事儿去时时担忧,那才真是自寻烦恼,想想师叔那是什么人
啊,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子,这点事儿还会自己处理不好?那金三少终於忍不住开
口问谢翩跹:「嘿嘿,请问谢仙子,这位小兄弟是什么人啊?」
谢翩跹一听,心中虽不愿意,也只有跟他介绍道:「他叫夏清,是掌门的亲
传弟子,本门的少门主。」
夏清此时也不得不转头对金逸抱以微微的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金逸见谢翩跹说着还看了看夏清的表情,似乎很在意对方。
不过他一听之下,心里就一凉,在身份上他跟夏清根本就没法比,像他这样
的世家子弟,在家族中还排名老三,在整个大隋那是多如牛毛呀,根本不算什么。
而人家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未来的掌门人,这在地位上的悬殊,那可不是一
点儿半点儿。
他也不能随便的去得罪夏清,家族的人要是知道他为了去追求青云派的长老
谢翩跹,而轻易得罪了青云派的少门主,那是绝对不会饶恕他的,除非将来他真
能将谢翩跹娶到手,否则所犯的错误他可承担不起。
但他又不情愿就此作罢,眼睛不停地在谢翩跹那丰满诱人的娇躯上扫来扫去,
心里挣扎了一番,心想就算你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又如何?不过是才练气三层的一
只蝼蚁,如此美人哪能轮到你这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享受?让我来吓唬吓唬你,
看看你是怎么尿裤子的。
想到这里,他咬咬牙把心一横,猛的将筑基大圆满的灵压完全释放,一股重
重的杀气立刻将夏清完全笼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