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永乐仙道】卷二:平步青云~
第18章:自找苦吃
就在金逸用杀气锁住夏清的那一刹那,忽然谢翩跹的气息也猛然爆发,一股
结丹期的强大气息将笼罩在夏清身上的杀气全部弹开,还顺势将夏清给保护了起
来。
紧接着那强横的气息将金三少完全镇住,耳边同时传来谢翩跹冷冷的声音:
「你要是再敢动一动,今天过后金家将从世间除名!」
金逸身上的冷汗瞬间就流了出来,到了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愚蠢
的错误,错估了夏清在谢翩跹心中的份量。
他的那两个仆从刚感到情况有变,正想站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忽然从柳曼
云四女的那张桌子处飞出四柄飞剑,有两柄飞过来直接将这二人的脑袋削下,然
后一个盘旋飞到了金三少的背后,一柄指着他的后脑,一柄指着他的后心,剑尖
还在轻轻地抖动着。
那两个仆从的头颅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就睁着眼睛不动了,没有脑袋的身躯
从脖子的断口处不断地往外喷涌着鲜血。
另外两柄飞剑从窗口飞出,停在了仙引楼的大门口,剑尖儿朝下双剑交叉悬
浮在那里一动不动,柳曼云的声音从三楼悠悠传出:「仙引楼从现在起只许出不
许进,违令者,斩!」
然后她们四人就站在了金三少的身后,只待师父一声令下,好痛下杀手。
仙引楼外面过往的修士们也惊呆了,他们先是感觉到了一股筑基大圆满的威
压从三楼传出,紧接着不到一息的时间就有一股更强大的结丹者的气息爆发开来,
并在仙引楼的上方隐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凤凰』虚影,将仙引楼完全笼罩。
在易和坊市的大街上有不少青云派的筑基期弟子也在闲逛,当他们看到了那
个『火凤』的虚影,不论距离远近都迅速的向仙引楼附近集结,逐渐对仙引楼形
成了合围之势。
那仙引楼的掌柜此时惊得手足无措,三楼发生的事情已不是他能出面管得了
的了,就算是易和坊的坊主出面又能如何?此事牵扯到了谢翩跹,不知为何她会
如此大怒,而且还动了杀机!别的修士不敢在仙引楼寻衅滋事,但那谢翩跹就算
将仙引楼给拆了,他们坊主估计也不会吭一声。
易和坊能开到今天,背后就有青云派的撑腰和保护,今天人家的长老谢仙子
在这里被人给激怒了,仙引楼不管对方是何人,都会站在青云派的这一方。
※※※※※※
夏清当时也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金三少竟会如此下作,不顾身份的
向他一个练气三层的修士突然发出威胁,而且还是当着谢翩跹的面!但瞬间那种
威胁感就消失了,谢翩跹的气息将他笼罩并保护了起来。
此时他冷冷地看着那金三少,一语不发。
金三少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不住的往下流,后背上的衣
服已经都湿透了,紧紧地黏在身上。
他在拚命地运功抵抗谢翩跹的威压,连话都不敢说一句,怕一开口会导致内
息走乱!到了此时他才真正知道筑基期大圆满的修为,跟结丹期修士之间的差距
竟是如此之大!谢翩跹释放出的灵压还在不断的攀升,此时她的心中恼怒之极,
这是她第一次让夏清陪她出来散心参加这个拍卖会,没想到这金三少竟敢当着她
的面对夏清发出杀意,简直是没把她丝毫看在眼里!这事儿还不知会让夏清心中
对她怎么想!现在她心中只是在想,如果今天的事让夏清真的恼了,那她则会毫
不犹豫的让整个金家自此在修真界永远的消失!夏清的目光顺着那金三少的双眼
移到了他的喉结处,这人刚才居然想杀他,此时有谢翩跹在旁边牵制,他可以一
击打碎对方的咽喉,取了他的性命。
那金三少将功力运转到了极限,还是不能抵抗谢翩跹的压力,此时双耳、双
眼、鼻子和嘴角都开始不停地往外流血,让他的脸看着像一只恶鬼。
他知道自己以后算是完了,经过今天这件事,他再也没可能坐上家主之位,
而且还会受到两个兄长一致的打压,回去后还要承受家主的雷霆之怒,不知会受
到家族怎样的惩罚。
更加让他恐惧的是,还不知青云派下一步会如何向他金家讨伐。
想到这些,他对自己的冲动无比后悔,甚至想跪在谢翩跹和夏清的脚下,求
她二人放他一马。
但他只能全力运功抵抗谢翩跹的灵压和杀意,连动都不能动,此时他体内的
真气和灵力已经开始紊乱了,经脉为了运功抗衡强大的压力已经受到了损伤,五
髒六腑也不停地发出阵阵的疼痛。
就在此时,夏清却缓缓的开口了,说道:「谢长老,此人刚才想杀我,我青
云派的掌门弟子要是被人给杀了,门派该如何处理?」
谢翩跹一听他用如此口吻跟自己说话,再看了看夏清的表情,俏目慧黠的一
转,答道:「启禀少门主,据本座所知,如少门主不论受到任何伤害,我派都将
灭他满门,整个家族上下,不留活口。」
金三少听到了这句话后,心里一慌,导致内息一滞,再也抵抗不住谢翩跹的
灵压,他聚起的灵力霎那间全部溃散,谢翩跹的灵力顺势灌入,一路顺着他的经
脉摧枯拉朽,他顿时伤上加伤,经脉多处爆裂,内腑也受了严重的伤势,一团团
的血雾从皮肤的毛孔处开始往外冒涌,他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大叫一
声仰面便倒。
夏清看了看那倒在地上的金三少,对已经收了灵压的谢翩跹眨了眨眼睛说了
声:「哦,我知道了。」
然后又看到了那喷在桌子上的鲜血,摇摇头说:「真噁心,走吧,咱们逛街
去。」
说完将手向谢翩跹一伸,拉起了她的小手向楼梯口走去,柳曼云四女也收起
了飞剑跟随而去。
几个人下了楼后见附近围满了修士,其中还有一些青云派的弟子,柳曼云悄
悄向他们传音说已经没事了,大家散去吧,那些青云派的弟子才慢慢的消失在大
街上的人群中。
其他修士见领头出来的人果然是谢翩跹,还和一个清秀的少年手拉着手,那
些人连忙让出一条路来,眼看着几个人扬长而去。
他们几个走出了大概几十米远,渐渐快消失在人群中的时候,柳曼云第一个
忍不住笑了起来,另外三女也忍不住笑的快弯了腰,她们对刚才谢翩跹配合夏清
的表演早就想笑了,一路走了这么远真的是忍得很辛苦。
刚才在酒楼上发生的事已经被她们抛在了脑后,那金三少在她们几人的眼里,
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在她们眼里,整个金家又算老几?夏清和谢翩跹二人也是相视一笑,手握得
更紧了。
他低声问谢翩跹:「师叔,那金三少的伤势如何?」
谢翩跹听了不屑的一扬俏脸,说道:「那个笨蛋要是没有今天的事,在家好
好闭关修炼,三年之内必可结成金丹,不过现在嘛,他将终生结丹无望了。」
夏清听了心中一畅,心想这一切都是那人自找的,根本不值得别人有半分同
情。
他接着又低声说:「师叔,我这会儿好想抱抱你。」
「啊?现在吗?周围这么多人?那可不行。」
谢翩跹吓得差点儿跳了起来。
夏清听了这句话后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尽,心想她说现在人多的时候不行,那
不就意味着人少的时候可以随便抱了吗。
结丹期啊,你可要快点儿到来啊,别让兄弟我等的太久了。
※※※※※※
接下来几人在逛街的过程中充满了欢笑,不论她们这几个娇娃走进哪家商铺,
那家商铺里的人气都会大大的增加,老闆的生意比平时至少要多了三成。
很多人都是冲着谢翩跹去的,想近距离的一睹芳容。
这些人都是一些散修,大多也都是来参加此次拍卖会的。
谢翩跹只是落落大方地站在夏清的身旁,看着四个弟子欢喜的买这买那,都
是些珠玉类的女儿家喜欢的小饰品。
女修可能比凡人更爱美,因为柳曼云她们也都是个个貌美如花,而且早都向
师父讨要过『驻颜丹』,可以保持自己的容颜不改。
所以她们谁也不想辜负了自己的美貌,有机会都想让自己看着更高贵一些。
俗话说美玉配贵人,她们四女似乎对美玉情有独锺,买了不少玉石饰品,戴
在头上、腕上、耳上,一个个看着更是清丽脱俗。
谢翩跹见这四个徒弟这么高兴,也就由着她们尽情放纵,一时间叽叽喳喳笑
语不断,看的连夏清都直摇头。
柳曼云还跑到谢翩跹的耳边说;「师父你今天真美,你开心笑的时候比在门
派里严肃的时候更漂亮。」
谢翩跹气的在她的翘臀上轻轻拍了一记,说:「就你油嘴滑舌的,我要是再
不严肃点儿还不把你们一个个都给惯坏了,还不快去花你师弟送的免费灵石,再
不去就被她们三个给花完了。」
柳曼云听了抱着她的胳膊撒娇不依,二女又笑作一团。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四女都尽兴而归,仙引楼的掌柜也早把一切都处理乾净了,
那金三少和他两个仆从的屍体已经被人抬走送往金家了。
此时仙引楼已开始点亮所有的红灯笼,酒楼上已坐了不少的客人,阵阵的丝
竹声从酒楼内传了出来,一个热闹的夜晚又即将开始了。
谢翩跹领着几人刚一进楼,掌柜的看见了连忙向她拱了拱手。
今天她没把事情闹得太大,这让掌柜的从心里对她十分的感激,谢翩跹也微
微一颔首,算是彼此心照不宣。
她们几人径直到了自己居住的小院,谢翩跹吩咐说大家晚上都好好恢复一下
精神,不许再往外跑了。
她看到几人都答应了下来,就一扭身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夏清他们也都各自回房,打坐休息。
夜,开始降临了;明天,拍卖会就该正式开锣上演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