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1)舔足自慰水战教唆花想容
李瑟将花想容翻抱住,面埋粉乳,一口便把峰际的红樱桃儿吃进嘴里。花想
容一对圆鼓鼓的巨乳是她化成人形时有意为之,如今成了吸引李瑟的利器。
「就在这里吗?」花想容颤哼了一声。
李瑟从来没打过水战,如今有如此良机,岂能放过,他尽情咂吮了一阵,又
吐出悄已勃翘的粉色嫩奶头,改用舌头舔扫挑舐,不时还绕着嫩如蚕膜的粉晕连
打圈圈。
花想容细细娇喘,手儿彷徨地摸抚着男儿的头发,突然整个人软了下去。
李瑟赶忙勾住,让她靠在盆沿,一臂揽腰一手下掏,寻到了女孩的腿心里去
……
「郎君……你的手……唔……」花想容呻吟。
「怎么样?」李瑟低语,一进入口紧箍的花径,整根手指就完全滑腻了。
「要什么?更用力么?」类似而低声问,指上又加了几分力道,抽动变成了
压按,速度也越来越快。
「不不……是我……我要……停……要尿尿……」花想容颤不成声。
李瑟顿然明白,笑道:「不是尿,是要丢了。」
「停……等一会……啊!」花想容尖啼,娇音未止,就见娇躯猛地一绷,此
后便如打摆子般直打哆嗦。
李瑟蓦感水底有股热流沿指冲出,直奔手掌腕际,虽亦温润,却无阴精那种
沾肤微麻之感,而且并不粘黏浓稠,心中生诧:「难道真是尿了?」
花想容又绷又抖,目饧如丝靥艳似霞,樱口颤启声娇难摹。
李瑟见她百媚横生娇不可言,只瞧得心旌摇荡百脉贲张,猛地扯去围系腰头
的衫子,就在水里摸索迫上,拔指换杵,用炙烫龟头剖开嫩窄花缝,紧紧顶住。
花想容犹抖不住,吃这一挑,登又喷流吐液,尽淋男儿棒上。
李瑟只觉满茎温热,龟头更是给嫩蛤夹吮得酥麻入骨,腰臀猛地一挺,在女
孩的娇喊声中洞穿了娇嫩。
花想容如遭电殛,待要缩退,花心已给重重插着,登给撞得酸痛钻心浑身皆
痹。
李瑟抽耸起来,记记出棱没首,搅得满盆汤水波涛翻涌哗啦作响。
花想容给耸得花枝乱颠,靠得盆沿的娇躯越溜越下,身子从直立渐渐变成了
平躺,肩首几要滑入汤水里去,只好放开男儿,用双臂撑住盆沿。
李瑟捧握其腰,毫不费力便能连连命中花心,爽美中感觉女孩的嫩蛤至多只
能套到肉棒过半之处,心头烫烫思道:「花儿真是好浅……」情动之处,更是将
她细细品弄。
花想容快美万分,花径内雨飞蜜滴,但因她那蛤口与众不同,至始至终紧闭
如箍,蜜汁除了给肉棒带走部分,余者几无走漏,是以畅润无比。
李瑟只觉她内里浆液愈积愈多,而且变得烧滚烫人,肉棒穿梭其间,真个滑
润如油妙不可言,不觉抽送渐渐趋疾,猛地肉棒暴涨。
花想容本就抵挡不住,这时又挨受宝杵,酸痒交加的花心麻了起来,花眼深
处丢意悄浓,撑在盆沿的左臂突然一滑,半边身子坠入汤水之中。
李瑟赶忙将她勾住,抱起来重新架放盆沿,眼角忽在瞥着因失平衡而翘露出
水面的一只小脚丫儿,心头蓦酥,但觉美极,遂抄起来细瞧,只见秀气纤巧莹润
如笋,不由越看越爱,捧住把玩。
「郎君……」花想容低呼,因为一跌,那根勾魂夺魄的大宝贝从花底滑脱掉
了。
李瑟拿着她的足儿翻来覆去地轻捻细揉,爱不释手。
「郎君!」花想容娇唤,美目盯着翘出水面的赤红巨棒,如水的眼波中似有
说不尽的幽怨,道不完的渴盼。
但李瑟仿若未闻,依旧全神贯注地摆布她那只小脚,放在脸畔轻怜蜜爱地贴
蹭了一会,忽用唇舌去亲吻舔吮。
花想容呻吟了一声,愈感内里的空虚与难耐。
手中的小脚丫儿实在是太过诱人,不单雪白幼滑软绵如脂,且还散发着淡淡
的芬芳香气,李瑟情不自禁吐出舌去,钻入女孩的趾缝之中细细舔舐。
花想容只觉丝丝痒热,不但绷紧的娇躯软落下来,心儿更是跟随着男儿舌头
的逗弄乍酥乍悸。
李瑟的舌头探索过小脚丫儿的每一条缝隙,心犹不舍,突然张嘴,一口就把
女孩那珠圆玉润拇的趾儿整个吃了进去,如小儿吃奶般吸咂起来。
「呀……」花想容娇嘤一声,再也按捺不住,一只手儿急急溜到水下,捂住
了渴盼抚慰的娇嫩玉蛤……
因为一只脚儿给高高抬起,使得她的秘处距水面极近,彷徨乱动的手儿很快
给李瑟发见了,他微微诧愕,猛地用手一托,将花想容的下体抬出了水面。
「李郎……快……快进来……快跟我玩啊!」花想容颤呼,几根搭按在蛤嘴
里的手指已沾满了润腻的汁浆,正闪烁着撩人的晶莹亮光。
李瑟吞了吞口水,道:「揉啊,再揉给我看。」
花想容的手指便听话地动了起来,压按着玉蛤的上角处打圈揉动,一颗珍珠
似的粉红嫩蒂勃然而起,线条分明地从脂团粉肉里挤出头来。
李瑟瞧得眼睛发直,虽然欢好过了数度,但看花想容自摸,却还是头一次。
花想容的喘息越来越急越来越娇,手指也揉按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将纤茸
不生的饱满雪阜牵扯成各种淫靡形状。
李瑟口干舌燥,把她那春笋似的小脚丫儿放在唇前不住亲吻。
花想容忽然停住了手,蛤口倏颤,一注清腻的蜜汁猛从紧闭的花缝里迸了出
来,流入股沟,再滴进汤水之中。
「好漂亮!」李瑟轻喝。
「郎君你跟我玩啊。」花想容哀怨颤哼。
「宝贝,继续揉给我看。」李瑟凑前亲了她大腿内侧一下,坏坏教道:「把
手指放进去,放进去给我瞧。」
「放进去?」花想容惶恐道:「不要,我怕。」
「有啥好怕的,放进去,会更舒服呢。」李瑟柔声哄道。
花想容便试探地把指慢慢插入自己那紧紧闭合的花缝内,发出一声低低地嘤
咛。
「对了,就这样,深一点……再放进去一点……」李瑟高兴道:「然后把手
指拔出来,嗯,再放进去……」
花想容依言而行,开始怯怯地抽动起来。
「快一点,要快一点才会更舒服。」李瑟谆谆善诱。
花想容乖乖地加快了速度,口中不时发出勾人魂魄的娇吟。
「是不是更舒服了?」李瑟血脉贲张道,这一刻,只觉再没什么比教一个天
真无邪的小女孩手淫更刺激的事情了。
花想容摇头,迷迷糊糊地哼道:「没有,没有你跟我玩舒服。」
「我也跟你玩啊,这就是在跟你玩啊,别停,再快一点。」李瑟一边鼓励一
边亲她,炽热的嘴唇雨点般落在她的花瓣周围。
「啊,要……要……」花想容突叫。
「要什么?」
「要出来了!」
「好啊,那就让它出来!」李瑟喜道。
「可我……我……」花想容从花缝里拔出手指,重新压按在嫩蒂周围揉动,
只是这次揉按得更快更重。
「怎么拿出来了?」李瑟问。
「我不要自己出来,我怕。」花想容慌张地颤哼。
「别怕,我就在这里啊。」李瑟赶忙安慰。
「我要李郎,花儿要李郎,你……你碰我好不好?」花想容娇娇急呼。
「等会儿,现在我要你自己来。」李瑟道,其实底下的肉棒早已硬得阵阵生
痛,但因贪玩,仍然咬牙强忍。
「可我……我……」花想容哭腔哼道。
「好容儿,给我看,我要看!」李瑟喘息道。
「嗯。」花想容点头,把唇儿咬得紧紧的。
「加油,揉快点!再快点!」李瑟指挥。
花想容把指揉得飞快,眉头紧蹙眼儿紧闭,也不知是苦抑乐。
李瑟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秘处,生怕美景稍瞬即过。
「出不来……」花想容骤又娇哼,急恼得螓首乱摆足儿直蹬。
李瑟怔了一怔,忙道:「我帮你!」说着把她脚儿挂在肩上,腾出手,将两
根手指挖入嫩蛤发力扣弄压按。
才没几下,便见花想容浑身绷紧,倏地雪腻腹儿一弓,急急颤呼:「要……
要……」
李瑟赶紧再加力道,指头重重地扣击花径上壁的肿胀之处,疾如蜂蝶振翅。
「啊!」在花想容的尖啼声中,第一股花浆滚吐而出,浇淋得两人指掌全湿,
眨眼间第二股接踵便至,这次却是喷洒出来的,热腻腻的花浆直溅李瑟脸上发上,
此后直如流泉飞瀑,极是壮观迷人。
「哗!好漂亮!真漂亮!」李瑟大声喝彩,心里真是爱煞了这乖乖小妖精。
花想容痉挛不止,腰儿弓了又弓,妩媚花颜如悸似泣。
李瑟舌头一舔嘴边的花浆,赫然发现花想容的阴精里竟含一丝甜腻,不禁又
惊又喜,当即趴俯下头,贴脸凑在花缝花瓣上吸咂舔吮,如蜂采蜜。
花想容美上加美,在男儿的吻吮中又魂融魄化地丢出几股混和着花精的蜜汁
来。
好一会后,李瑟方从花溪里抬起头来,俯到女孩跟前低低柔语:「容儿,你
好美。」
花想容仿若未闻,喉底嘤嘤啜泣,神魂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见花想容媚得不成样子,李瑟再也把持不住,拔出手指,在女孩的痉挛中再
一次刺入了她,巨杵趁着如油的滑腻狠捅到底,赫将女孩的嫩嫩花心压入穴底寸
余之多。
这一下真是厉害,花想容只觉酸、麻、痛、痒纷至沓来,雪腹不听使唤地一
阵抽搐,便即大丢起来,夹含阴精的浆汁喷洒了男儿一腿一腹。
李瑟想不到她这么快又丢,不觉兴动如狂,当下大刀阔斧长抽狠撞,勇狠之
度远超从前。
花想容的嫩心每次皆给顶得深陷穴底,但眨眼又拱弹回来,依然高高地勃着
翘着,无可奈何避无可避的承受着龟头下一次撞击。
「不……不要了……要坏掉了……」花想容失声颤喊。
但这刻的李瑟哪还顾得怜香惜玉,隐觉射欲涌动,反倒一枪比一枪深入一棒
比一棒痛烈。
花想容何尝经历这等狂风暴雨,不由美完又美丢罢又丢,娇躯魂魄皆欲化去。
终于,花想容深处变得又松又软,极力抽刺了几下,蓦地精至,两手捧住绵
嫩粉股朝自己狠狠一按,铁茎同时倾势耸出,刺住花心突突激射。
「啊!」花想容尖啼一声,支撑了数息,便在美极中昏迷过去。
「容儿……」李瑟柔声轻唤,怜爱无比地亲吻女孩的肌肤。
云雨之后,花想容笑道:「郎君,她们两个比我的滋味如何?」
李瑟笑道:「自然不如你了。」
花想容笑道:「你骗人,不过让人听得还是蛮开心的。」二人戏耍了半日,
花想容道:「我也去找她们玩去好了,你去找冷姐姐吧!否则她会发脾气的。」
李瑟道:「让她发好了,我只陪你。」
花想容道:「你嘴上说的好听,心里惦念的紧呢!再说她要发脾气,只会冲
着我们来,在你面前别提多乖呢!」
李瑟笑道:「那你在我面前乖不乖啊?」又闹了一会儿,二人才分开各自做
事。
李瑟志得意满,穿廊过巷,见小桥曲水,媚柳乔松,更有野花衬地,小鸟啼
枝,不禁心旷神怡,春风吹面,好不惬意。
李瑟来到冷如雪住的庭院外,听见笑语声喧于墙内,正想进去,忽闻琴声叮
叮,清如鹤唳中天,急若飞泉赴壑,或怨或悲,如泣如慕。李瑟听得痴迷了一会
儿,才走到门前,见冷如雪淡装素服,独立碧桃树下,体态幽闲,丰神绰约,容
光潋滟,娇媚异常,正襟危坐,踞膝抚琴而弹,清香袅袅,望之若神仙中人。李
瑟心神被夺,言语不足以形容。
冷如雪一曲弹罢,道:「郎君怎么有空来了?难道不陪新人了吗?」
李瑟听她言语里有幽怨之意,笑道:「你在吃醋了。新人也没有旧人好嘛!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嘛!」
冷如雪听了心里高兴,道:「还算郎君有良心,我还以为你有了她们,就不
要我了呢?」
李瑟道:「怎么会呀!你既美丽又大方,要不是没有办法,真想永远陪在你
身边。」
李瑟妻妾很多,应付起来很麻烦,要是应对不好,可就糟糕了,想起花蝴蝶
的泡妞大法,便忙找来看,看后大有感触,心知女人只要花言巧语,多哄哄她们,
让她们开心,她们也就不怎么抱怨了,因此李瑟就这么做了。
果然冷如雪听了之后,大是欢喜,一时娇羞无限,温柔无比。二人甜言蜜语,
情话连绵,一路相搂相偎,同进卧房。冷如雪娇痴无极,柳困花柔,东风无力,
二人如胶似漆,缱绻倍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