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三卷)(8.3-9.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秦梦白闻言,心中的对他好感瞬间降了下去,暗骂道:「这小子,果然还是
大卸八块了好。」
李凡继道:「梦白姑娘,你刚好像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秦梦白气呼呼道:「哼,你听错了,人家困了别打扰我。」
李凡心道:「我又什么地方招惹她了,算了,累了一天了。」
一小时后。
就在两人休息后的一个时辰。
黑夜涂抹着一层诡异的色泽,神密浓厚的气息悄悄散开。
皎洁的圆月,不知何时变得异常妖红,就似是挂着一轮血月。
沐穗香看着面色慎重的男儿轻语道:「小王爷,在担心什么。」
夏武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见她似是为自己担忧,心中一暖应道:「这天空
之上的红云,很是诡异,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沐穗香秀美微蹙,似是怕吵醒大家,小声道:「这云来的过于突然,血月映
含不详,似是预兆着什么。」
夏武望了女孩一眼,道:「总之,接下来的数天里,我们要时刻小心,望我
心中的事情不要发生。」
两人的话语虽然很小,但在一边装睡的紫悦还是听在了耳里,与其说谁装睡,
倒不如是睡不着,环境很差,且铺着薄薄的布料,还是感到冰凉渗人。
至于其他人有没有睡着就不得而知了。
沙漠的边境。
天空之上红云残卷,如浪潮般的猛烈,脚下漆黑的大地被照的红澈明亮,苍
穹之上一道闪电,撕裂天际,破云而出,降落人间。
妖异的红云,内藏滔天大洞,无数闪电密密麻麻蕴藏其内,欲要吞噬一切。
若是李凡看到这一幕,定会熟悉,这和他与柳慕白那场大战之前的气色近乎
相似。
募地间,沙漠间电闪般的速度窜出什么东西,通体透明泛着雷电,奔腾间嘶
鸣不断,以肉眼看不真切的速度,咆哮的震吼,冲向了残卷的空中。
惊天的碰撞,凛然不屈的战意,刺破了天际。
红浪阻滞,雷电消逝,妖异的月亮,也渐渐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天际,掉下来的物儿,重重的砸在了沙漠上。
没了闪电雕饰外貌,通体如玉般雕刻的小巧的身体,龙头、鹿角、狮眼、虎
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集于一身,身长不足三米,浑身曲线健美似被天然
雕饰一般。
此刻那如玉的身子在沙漠中晃了几晃,通彻的蓝芒,变得十分黯淡,脏兮兮
的样子,踉跄着步子,发出凄厉的哀鸣声,舔舐着伤口,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注:本主因各种事务变得十分忙碌,为此画风会变得随意起来,我会加大人
物对话,但不似古代那样对话严谨,毕竟想对话什么的很费时间完美主义者,就
不要挑人家的刺了。
第九章雷霆绝伐玉麒麟 (一)
这一夜十分漫长,一拨人熬过了迷茫,畏惧,担恐,等情绪,然而另一拨,
却是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安然的睡着了。
悄然而逝的对抗,无人知晓,在沙漠的尽头,仅仅只是一盏茶的功夫,类似
的不和谐,这在盘古大陆,每一时,每一刻都在上演。
然而,守护这一切的物种,被这片大陆的人们尊为圣兽。
次日。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叶的缝隙照射而下。
有些个刺眼,但很温暖。
睁开了双眼,这是李凡早上第一眼见到的美景。
身旁娇小的人儿安静的靠着树干,悄然的熟睡着,饱满挺翘的小胸脯有节奏
的起伏着。
娇美的玉颜粉嫩欲滴,肌肤看去吹弹可破,让人好想在那粉嘟嘟的脸颊揉捏
一把,睫毛在微微打颤,酥唇红润似是错觉般一瞬感到微微开合。
「好像,果然梦白姑娘是。」李凡看着熟睡的女孩,募地间,眼神向下瞟去。
紧身的衣料裹着身子,略显单薄,但正好衬显胸前一对饱翘双丸,骄傲的双
峰放佛没有受到一丝地心引力的影响。
「好大,我是猜错了吧,这明明不是一个量级的吗。」想到这里,他摇了摇
头。
「要不要叫醒她,还是再看看吧,睡眠不足似乎对女孩皮肤不好。」李凡喉
咙滚动,咽了咽口水,心中摇摆不定。
秦梦白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无助的小白兔,而肥硕的大灰狼吞
着涎水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伸出爪子一步步朝她走来。
贪婪的,龌龊的,奸笑的……
「不要……」女孩发出一声尖叫。
刺耳的声音所发出的音波,让整个树林都是为之一颤,飞禽四散。
啪的清脆响亮,打醒了某个正在暗自意淫的家伙。
……
秦梦白看着男儿脸侧,红彤彤的印子,心中有些不忍,但是想到睁眼时那痴
呆奸笑的样子,心火便是不住上涌。
男儿还没从先前的震怒中解脱出来,便听到。
女孩仔细的检查着衣角,一副防狼的表情看着男儿,冷冷道:「喂,你有没
有趁我熟睡时对我做过什么。」
李凡闻言顿时泄气,脑袋摇的几乎媲美晃动着的拨浪鼓。
秦梦白睨眼瞧了男儿一眼,见他似乎没怎生气继道:「哼。量你也不敢对本
姑娘怎样……」
李凡对着女孩一礼,沉声道:「梦白姑娘,多谢之前照顾,在下的朋友此时
想必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恕李凡不能继续待在这儿了。」
说罢便是一副大义凛然,放佛下一秒就会奔赴战场的伟大神色。
秦梦白抬起玉颜,以高人一等的姿态看着男儿,先是惊讶的语气,随后一字
字缓缓说道:「哦,你还有这觉悟,不过你要怎么去呢,外面可是一片汪洋沙漠,
就凭你的力量,怕是救人未成,自己便是先搭了进去。」
下一秒,画风转变。
李凡扭捏着来回搓着双手,左腿微微弯曲,右腿提着地面的沙石,努力挤出
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态,看着女孩,蛊惑道:「梦白姑娘,心地善良,侠义心肠,
想必是不会放着有困难的人不管的,更何况你闲着也是无事,不如……」
「喂,小子你的奸笑暴露了一切,算了,反正我也需要多了解他。」秦梦白
看着眼前突然一副软骨头样儿的人心道。
秦梦白道:「呆头鹅,你恶心到我了。」
李凡扭捏的身子瞬时紧绷起来,机械般的回过头颅,紧张的看着女孩。
「不过,」
喜悦,似是悄悄蔓延。
李凡心中咆哮:「不过什么,小妹妹你倒是快说啊。」
秦梦白看着有些急躁的男儿,微微上翘的嘴角掀起一抹笑容:「本姑娘看你
可怜,就大发慈悲帮你一次好了。」
「真的,姑娘的大恩李凡感激不尽,日后……」李凡一脸庄重的讲着,话音
未完便被女孩打断。
「快说,方位在哪。」秦梦白不耐道。
李凡想了想,直言道:「我昏睡过去的地方,他们一定并未走远。」
秦梦白没头没脑道:「呆头鹅,你怕高吗?」
李凡面色疑惑心中思量着女孩打着什么算盘,应声道「不会。」
秦梦白继道:「那你会飞吗?」
李凡道:「不会。」
秦梦白嘀咕着,那月牙儿的眸子显得几分诡异:「这就好办了。」
李凡突觉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还未说话,便看到身旁女孩面露几分狰
狞的看着她,那双眸子有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李凡看到女孩扑了过来,大声道:「梦白姑娘,你要做什么。」
下一秒,男儿如弯曲的炮弹般飞向了湛蓝色的天空。
沙漠的边荒,一处。
此地近乎是走到了沙漠了的尽头,没有了沙子,取而代之的是整片荒凉,坚
硬的石头怪异的分布着,四周不时会出现高约数十米的石柱。
奇怪的是,这样的荒凉之地竟有着一处几乎千米的淡水湖泊,一些说不出名
的生物代代生存在这儿。
天气没有了过去几天的炙热,相比较下不知是凉爽了多少。
六人小组悠闲的徒走着,没有了先前的紧张,也没有了食物缺乏的宭迫感。
虽是这样,但几人依然狼狈不堪,不知是否是日夜的奔波,六人精神看起来
或多或少有些不佳,女孩子娇嫩的肌肤更是沾惹了不少沙尘。
紫悦心中犹豫几番,多次欲言又止,小心翼翼道:「水寒姐姐,我们能够找
到麒麟吗?」
夏水寒看着女孩脏兮兮的小脸蛋儿,心中泛起一丝酸楚,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拉着她的小手鼓励道:「一定能的,我们都走到了这里,一定能的。」
说罢女孩心头一阵苦闷,这番话不光是说给悦儿听,同时也是说给自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