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阿特曼
黏稠的乳白色液体缓缓地从那白嫩的脸颊上流下,不只是脸,当男人抽出棒
子的时候也在胸部上沾了一点,正喘着粗气的男人看着眼前这淫弥得一蹋糊涂的
景象,他的棒子虽然没有刚才那么硬了,但却没有软下去的迹象。
有些后悔地蹲在一旁摀着自己的脸,这恐怕是他有记忆里来做过最伤天害理
的事情……
想要帮她把身体擦乾净,现在好了,越弄越髒了!
好一阵子之后,他有些懊恼地看着自己依旧硬挺的棒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刚
才他的傑作,才刚平息下去的性欲又再一次地被提起,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想
法,就是将这滚烫的棒子刺入女人湿透的花径之中,来结束他的处男生崖……
两只手指分开那湿润的花瓣,花径内那一圈圈的软肉在他的眼前收缩着,另
一只手上下搓揉着自己坚硬的棒子,正在为花径探索来做准备。
「不行……」
道德观念的抵制、强烈的最恶感以及越烧越旺的欲望让他难以承受,觉得自
己的脑海就要被这三种感觉撕裂了,最后他依旧放弃了跟女人结合的念头,想要
从别的地方寻找发泄欲望的方法。
刚要跨坐在女人身上,想用刚才的方法来发泄,一想到能再次射在女人的身
上就令人兴奋,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很适合入侵的地方。
他抱起女人的身体,摆弄了一阵子之后才让女人维持着跪坐的姿势,而他就
裸着下半身坐在一旁的岩石上,双手抱着女人的头,让那满是精液的脸颊靠近他
的棒子,用手捏开女人性感的嘴唇和牙齿,将棒子对准小嘴慢慢的将头压下,好
让棒子能一步一步深入口腔之中。
「喔……」
感受着嘴巴里传来的温暖,男人舒服地对着上方发出呻吟。
用手拨开女人垂下的秀发,一只手控制着头部让肉棒能在女人嘴里进进出出,
而另一只手则抚摸着柔嫩无比的胸肉,此时此刻无论是心灵上还是肉体上都得到
了极大的满足,他渐渐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肉棒传来了一阵的痠麻,男人几乎下意识地将棒子顶入口腔的最深处,一阵
的抽蓄之后才将半软的棒子从女人的嘴里抽出,乳白色的汁液很快从嘴角流了出
来。
舒服完了之后就是善后了,男人拿起抹布非常仔细地将女人的爱液,还有脸
上的精液给擦乾净,至於嘴里的那些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倒了些水让沉睡中
的她自己喝下去了……
终於收拾好一切,男人有些沉醉地在女人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吻,帮她盖好眠
被之后将装满了秽物的水拿出去外头处理掉。
当他回来的时候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只见几个身高都比他矮了一个
头的陌生人合力将沉睡的女人连着棉被一起扛了起来,正在往山洞最里面的墙壁
走去,他吓得赶紧冲上前制止他们。
「你们要做什么?!」
一个抱着女人衣服的少女转过头来,看见一个忽然冲过来的人也吓了一大跳,
不过她很快就压下心里的恐惧跟男人解释目前的状况。
「您好,我是波洛波利丝,这几位是我的夥伴,出了一趟远门回村的时候发
现这个修曼(外族对一般人种的称呼)女性躺在这,好像是中了什么诅咒,所以
想要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去……请问您是?」
少女正说话的时候,男人就发现这些人跟一般的人类好像不太一样,他们的
手脚是非常浅、浅到不会让人觉得不自然的浅绿色,而身体各处时常会有一些藤
蔓或者树叶从衣服中冒出来……
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种族。
「我是涅瓦洛,很高兴认识你,这位是我的……」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
解释,只见原本扛着女人的几人,空出来的手都纷纷摸入了衣服中,很显然这个
种族对外族也有相当程度的警觉心,会伸入衣服无非就是想握住自己的武器,最
后他决定这么说道: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了救我而被附魔箭给射中,预计要几天之后才会清
醒过来。」
「这样啊……那,涅瓦洛先生,请你跟我们一起来吧!」女孩这么说,而她
的同伴们好像也没有什么意见,涅瓦洛忽然觉得这个种族好像并不是很排斥外族,
也许只是很少跟外界联络罢了。
波洛波利丝伸出小手在墙壁上摸了一阵子,涅瓦洛完全不知道她在摸些什么,
整整一分多钟过后,原本在后方等待的族人扛着女人走入了墙壁之中,没错……
就像变魔术一样的直接走了进去,那墙壁就像是虚无的存在。
波洛波利丝对着惊讶的涅瓦洛做出了「请」的姿势,他只好硬着头皮快步走
入了岩壁之中,那是一种让人头晕目眩的噁心感受,他分不清楚自己正在前进还
是在坠落。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喷水池的上方,一个又一个被植物抬在半空中的
平台上,不时会发出光芒,总是有族人会从光芒中走出,而他就站在其中一个平
台上,延着由粗壮藤蔓串联起来的道路走了下去,一路上他都非常担心自己会不
会跌落水中,不过这里的族人都拥有优秀的平衡感,在藤蔓上奔跑跟在平地中奔
跑没有两样。
很快涅瓦洛就发现少女口中的「村」,事实上是一个大得不像话的城镇,从
四周高达四、五百公尺的内壁和爬满了各种藤蔓和植物的天花板就知道,这一定
是在大陆上的某个地底下,而底部则竖立着许多造型特殊的房屋,那是人类一千
多年前就已经放弃的建筑风格。
比较不同的是,这些房子全都爬满了藤蔓,有些甚至已经跟树干合而为一,
涅瓦洛甚至觉得这与其说是城镇不如说是被森林覆盖的古老遗迹,而事实上这些
特殊的人种就住在这古老的遗迹之中生存。
在住宅区外有大片的农田和高大的植物,这里的人民大概都是长期生活在地
底下自给自足。
任何的照明都是依靠一种寄生在树上,看起来像灯笼的植物,这种植物不知
什么原因天生就会发光,散发出来的光芒相当柔和,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一路上不时有人会用好奇的眼光盯着他看,但没有人会多表示些什么,顶多
只是伸手摸了摸他身上的衣料之后就走开,就目前看来这是个非常和平的种族。
只不过这个种族的穿着有些暴露,男人有超过一半都裸着上半身,而女人通
常都只用少量的布料来遮胸,甚至是用两片叶片遮着而已,而下半身不是穿着短
裙就是短到完全暴露美腿的短裤,当地人似乎习以为常,但涅瓦洛却不知道眼睛
该摆哪里。
如果仔细看的话,其实波洛波利丝的连身裙有点透明,能隐约看到用来遮住
重点部位的胸罩和内裤。
虽然如此,不过这里的人像他的「救命恩人」一样胸、臀丰满的却没有几个,
这个种族的身体比较纤细,只有小腿稍微粗壮些,也因为这样女人的胸围和臀围
都比不上修曼人的女性。
「涅瓦洛先生,这里并没有修曼社会中的……旅馆?您可以先在我家休息,
直到您的救命恩人醒来之后再离开。」话说到这里,她的眼球忽然转了一下,很
明显的似乎在犹豫些什么,最后她还是指着包着女人的两张狼皮开口说道:「这
些动物皮可以卖给我们吗?」
涅瓦洛没想到对方会要这些东西,他不在意地说道:「想要就拿去吧!只要
给我们一点吃的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周围的一些人都围过来观察狼皮,他们好像一辈子没看过狼皮一
样,对着这种特殊的质料发出讚叹和议论。很快涅瓦洛就发现自己听不懂他们说
的语言,除了波洛波利丝只有少数人会说修曼人的语言。
「谢谢先生!」
很快他们被安置在波洛波利丝的家,这栋房子比普通的二楼房屋还要高出一
层楼,记忆中涅瓦洛还没住过楼层高达三层的房子。一走入房子就看到大量的书
柜和植物,还有一些形形色色的试管,只有二楼以上才是能住人的地方……
奇怪的是,这房子并没有客厅这种设计。
原本涅瓦洛以为波洛波利丝会分配两间房间给他们,正因为不能干坏事而感
到可惜,不过这里的人对此并没有深刻的概念,直接分配了一个勉强能住下两人
的房间给他们,波洛波利丝在抽走两张狼皮之后,将女人的衣服放在桌上就离开
了。
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安全的问题,涅瓦洛在帮女人盖好被子之后打算出门走走,
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非常新奇。
「你说这个吗?这是一种与动物共生的植物,可以让我们的身体更健康。」
在路边遇到一个正在休息,好像会说修曼语的老人家,他鼓起勇气坐在老人
的旁边,询问长在他们身上的植物是怎么一回事,回答了陌生人的问题,换老人
家问道:「你是外地人吗?」
「是……难道这里有像我一样的人?」
「是阿……就在北村吧!有几个跟你同族的人,他们的祖先都是在两百年前
才搬到这里住的,你也是打算住在这里吗?」
涅瓦洛前前后后把所有事情都跟老人家说了一遍,老人家也很有耐心地听他
说完,至於他做出的那些肮髒事倒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这样阿……外面的世界真危险……」老人家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从椅子
上站了起来,从一旁的竹篓里拿出一支看起来像笛子的东西,说道:「如果要离
开这里的话带点特产出去吧!想要回到这里没有那么容易喔!」
「这是什么?」涅瓦洛好奇地问道。
「它可以让你了解动物们的想法,很有趣喔!再见啦!」
多次的询问下,这里的人好像被修曼人称为阿特曼,他们好像很喜欢一种社
交活动,那就是「分享」,走在路上常常会看到一群人聚在一块研究新的东西,
也常常看到有一些孩子围坐在一个拿着乐器的诗人身旁,听着诗人说故事。
像刚才,跟他聊天的老人在离去之前,就「分享」了这支神奇的笛子。
他坐在椅子上正在摸索这支笛子的用法,老人在离去之前并没有提到这东西
该怎么用,这时有一个搬着货物的大叔从他面前走过,看他正苦恼思索,便用相
当不标准的修曼语言说道:
「其实……你……把它放在耳边就行。」
「谢谢。」
涅瓦洛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懂,不过他照着对方的说法将这看起来像笛子的
东西放在耳旁,这时周围阿特曼居民的声音忽然变得相当模糊,反而是动物们的
声音变得相当清晰。
与其说是动物们的想法,其实更像是进一步了解动物的情绪,第一次使用他
就能在这彷彿听力测验般的功能中,轻易分辨出动物的喜怒哀乐。
不知不觉间他开始往城外的方向移动,就跟人类社会的城镇一样,越往城内
就越热闹,反之就越来越冷清,他很快也看出了这个地方虽然和平,但得越靠近
喷水池的人过得越清闲,而离喷水池越远的人们就过得越忙碌,即使是这样的地
方也有贫富之分。
他想到城外走走,这里的农作物都生长在城墙外头,他想知道阿特曼社会的
农田是什么样子,於是加快了脚步离开了内城往郊区的方向移动。
阿特曼人平均身高比修曼人要矮一个头,却也比传说中的矮人高一个头,但
他们的农作物却比涅瓦洛垫起脚尖都还要高,一看到这些高得恐怖的稻穀植物,
曾是农夫的涅瓦洛顿时为当地的农夫捏了把汗。
不只是高度,就连农作物的茎都比修曼社会的还要粗,要收割这些农作物本
身就是个很大的问题,这种高度和粗壮的茎让收割这一阶段变得相当吃力,而且
收割下来的植物会因为体积的关系很占空间,虽然那些果实看起来比外面社会种
的还要大些,但这种植物的收割对阿特曼人来说太浪费时间了。
看到农夫正用最原始的方法收割,证实了涅瓦洛的想法是正确的,这里的人
连收割这种植物专用的工具都没有,只是单纯用镰刀收割,看着就觉得累……
涅瓦洛几乎是一边逛一边摇头,不止是农作物收成困难的问题,这里的灌溉
方式也是异常的落后,这里的田看起来就是一个又一个大小接近的池塘,彼此之
间连接混乱,连农作物的生长位置都是随机的,看起来相当杂乱。
「这是为什么……」涅瓦洛搞不懂,进入这里的方法超乎想像的先进,用他
微不足道的知识判断那肯定只有咒语学术士才能办到,生活的水平也不差,偏偏
农作物的种植技术相当落后。
「啊――!!」
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尖叫声直接打断了他的思考,这时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快走
到农田的尽头,这里的土地就像是一个半球体,喷水池就在半球体的中央,而农
田就已经靠近这半球体的边缘,再下去就是城镇之外、墙壁之内的沼泽森林。
那个尖叫的孩子正在喊着什么,不过当地的语言涅瓦洛听不懂,原本他不想
多管闲事的,直到一根足以令人致命的骨刺迎面而来,差点就射穿了他的头颅…

一个当地小孩正在风狂奔驰着,而紧追在后的则是一只看起来比岩狼还要大
些的沼泽蠍尾蜥,刚才那根骨刺就是从牠的尾巴射出的。涅瓦洛直接拔起地上的
那根骨刺,冲向那快要追上孩子的蜥蜴,二话不说直接跳了上去。
他捉住蜥蜴的嘴巴,用力地将那根骨刺往牠的头部刺了下去……
「咦?」手上传来一阵痠麻,蜥蜴似乎因为感受到疼痛而发出惨叫,但那根
骨刺根本没办法刺入鳞片分毫……涅瓦洛此时此刻第一个想法就是:「死定了!」
两秒前的英勇消失无踪,涅瓦洛马上从蜥蜴的背上跳下,狼狈地躲避着那尾
巴的攻击,被激怒的沼泽蠍尾蜥对小孩完全失去了兴趣,现在牠只想吃了眼前这
个该死的傢伙。不幸被那粗壮的蠍尾给鞭了一下,原本就有伤的背部传来令人崩
溃的疼痛,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会把内脏都给吐出来。
果然人还是别多管闲事的好……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