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少女睡莲】(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当皎白的月光洒遍树林,裸足的睡莲在林间轻舞。晚风拂过面颊,青草缭绕
趾间。可是渐渐的,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一股暖暖的热流从双腿间升起,拨动着
少女的心房。
「又……又来了,嗯啊……」被陌生的冲动折磨着的小德鲁伊四下张望着,
红着脸脱下潮湿的内裤,生涩的抚摸着自己娇柔的花蕊。立刻,酥麻的感觉顺着
脊柱向上飞驰,很快变成诱人的呻吟冲出少女唇间。倾听内心的渴望,也是德鲁
伊的课程之一。想到这,紧咬贝齿的睡莲红着脸,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正当快感渐渐升高时,突然一条湿润宽大的舌头覆上了睡莲的下体。柔软,
温暖,滑腻的舌头灵活的穿过少女因为惊吓而僵硬的手指,在粉红的阴蒂和阴唇
间反复摩擦。一只纯白的剑齿虎潜出阴影,蹲在莲儿面前,好奇的舔着小德鲁伊
的两腿之间。
「不,这样不可以……啊」少女无力的抗议着,却没法凝聚出一丝力气把自
己的私处从大猫舌下挪开。湿润的舌头带来的一波波快感很快征服了小莲,不知
何时她已经像发情的母兽一样跪伏在地,任由那头雄壮的大猫用粗长的舌头在嫩
穴和菊门间来回刮扫。一波波的快感不断把她推向新的高潮,终于小莲失禁了,
热流顺着她抽搐着的大腿流下,纤细的手臂因颤抖而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整个
人软倒在草丛中。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呦,这是哪来的小母狗,在被我的宝宝操呀。」一只
大手抓着睡莲的头发把她从地上直接提起。少女迷离失神的双眼还没来得及对焦,
就被身后大猫的新一轮攻势冲的再次散乱。就在小莲大叫出声时,什么东西趁隙
插进了她柔嫩的嘴唇。
「会舔吗?把舌头伸出来,给我舔。」粗大的肉棒在莲儿的嘴唇上摩擦着,
浓烈的男性气息冲的她几乎晕倒。「这么大一根偶的嘴巴含不过来的吧。」莲儿
一边想着一边眼神迷离得伸出小舌头,舔着面前的巨物。
「在野外狩猎这么久,肯定有点味道。但是你这样的小骚货就喜欢这种味道
吧!」胡子拉渣的暗夜猎人满意的看着小莲乖巧的为自己服务。索性坐伸出手顺
着少女的脖颈和锁骨一路向下,直到把小莲胸前的小小凸起握在手中。胸部被握
在大手只中~ 小莲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被握在大叔的手心了~ 时而乳房握扁,时
而乳头被拉长,渐渐的少女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痛苦还是快乐。
看着少女认真服侍自己的样子,男人忍不住在她长长的耳朵上用力咬了一下。
趁着女孩痛的一哆嗦,男人捏住了她的下巴,引导她把整个肉棒吞进嘴里。
「慢慢地,一点一点吞进去,一边吞,一边用舌头让我舒服……」男人在耳
边低语着,边用手抚摸着莲儿光滑的背脊,好像安抚着正在进食的小猫。又黑又
粗的肉棒跳动着,把莲儿小小的口腔塞的满满。这时候纯白的大猫也不甘寂寞,
伸出湿滑的舌头在莲儿脚心,腰眼,屁股尖之类敏感的地带打起了游击。东一下,
西一下,惹的她一直痒到了骨头里。
初尝滋味的暗夜姑娘顾不得害羞,骚浪得扭动着屁股~ 渴求着更多欢爱。男
人得意的抓着莲儿的头发,抬起她的上身。用舌头滑过莲儿细长的脖颈,附在她
的耳边低语。「小骚货,想要的话,要求我哦。」
「呜呜~ 我要」莲儿红着脸含着泪乞着「叔叔~ 给我~ 」
男人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趁着大猫舔到阴蒂,把一截手指滑进莲儿的菊花,
问道「前面那个洞要,还是后面那个洞要?」
「啊啊~ 后面不行噢~ 那里从没有弄过会弄坏的~ 」
「今天,就是要把你玩坏。」粗大的指节无情的撑开莲儿粉嫩的雏菊一路深
入。大猫锲而不舍的舔着睡莲的阴唇和小红豆,猎人的手指在小小的菊花里出入
着。最隐秘的地方被一齐侵入,带给睡莲无尽的羞耻感。暗精灵少女仰头哭喊的
时候,猎人一手托住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下去。
猎人的舌头毫无阻碍的侵入少女娇嫩的口腔,探开牙关,扫过舌尖往里深入。
一时间,睡莲身上的三个洞都被填满。感觉到新高潮即将到来,睡莲揉着自
己小小的胸部,渴望着更大的刺激。猎人一下把两根手指刺入睡莲的蜜穴,扣挖
一会之后又把沾满淫水的手指塞入睡莲口中。看着睡莲像吃肉棒一样,吮舔着沾
满自己淫水的手指。看着少女淫荡的扭动着的腰肢,猎人觉得自己的欲望膨胀的
就要爆炸了。
打了一个响指,大猫温顺的走到睡莲面前趴了下来。猎人从背后抱起睡莲。
把她娇嫩的乳房压在大猫毛茸茸的脊椎上。「这张大猫床垫还舒服吧?就当
你这个小公主的婚床吧。」硕大的龟头推开紧紧闭合的阴唇,一寸寸深入湿泞的
花径,直冲到底。猎人一边在女孩身后抽插,一边舔着她的脖子,咬着她的耳垂。
坚实的胸膛在少女背后斯磨着,肉棒如同暴风雨一样激烈的出入。娇嫩的花蕾似
乎有了自己的生命,粉红的嫩肉紧紧吸住猎人的生殖器,舍不得它的离开。
「夹紧,夹紧。」猎人在莲儿耳边呢喃着,慢慢拔出到只剩龟头的时候,突
然一掐少女的乳头。在莲儿吃痛全身绷紧的时候,又一插到底。听着莲儿叫了一
半的痛呼突然变成销魂的呻吟。感受着身下温暖的毛皮,体内滚烫的硬物,暗夜
少女已经忘了羞耻,不顾一切得向后挺腰送臀迎合着~,配合着猎人的出入。
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猎人一把把莲儿翻过身来,让她仰躺在大猫身上。一手
握着娇小的乳房,玩弄着胸前的嫣红。另一只手顺着莲儿的腿向下摸索,直到把
一只柔嫩的小脚儿抓在手里。先亲了一下脚后跟,再用舌尖扫过脚趾的指腹。得
意的看着少女扭着腰,露出「我还要」的淫荡表情,猎人猛吸舔着白嫩的小脚丫,
用舌头打着旋在脚心摩擦。
「啊,我的脚,叔叔……玩我的小脚丫……莲儿是叔叔的玩具。」说出淫荡
话语的莲儿几乎是立刻又泄了一次,几股刚刚分泌出的温热淫水温暖了俩人的下
体。看着女孩淫贱的样子,猎人又开始使坏,拿起睡莲掉落一旁的法杖,用细的
一端慢慢刺入女孩的菊蕾。在她提出抗议之前,又把她的小脚趾一个一个喊入嘴
里吸吮着。多重的刺激下~ 莲儿全身颤抖~ 尽情大叫~ 身下不停得喷出蜜水。
「叔叔要射在你嘴里!」猎人含着莲儿小巧的脚趾,含糊地说道。身下的肉
棒不停的和法杖交替出入着,蹂躏着蜜穴和菊蕾。
「给我,我要,我要……」此时的暗夜少女已经完全沦为欲望的俘虏。一感
到肉棒的离开,立刻乖巧的跪伏在猎人面前,毫不犹豫的含住了沾满自己淫水的
肉棒。腥浓的精液狠狠灌进莲儿的喉咙,差一点把她呛到。大量的白浊的液体从
少女嘴角流下,滴落胸口和大腿。
「这些都是精华,不能浪费哦,要全部喝光。」看着莲儿乖巧的跪伏在自己
面前,猎人满意的揉弄着少女的头发,撮弄她的耳垂。看着她粉嫩的小舌头给自
己清理下体。一股柔柔的爱意涌上胸膛,已经孤独的太久了……萎靡的肉棒再次
变得坚挺,猎人决定要把眼前的女孩变成自己所有的东西。
扶着莲儿站起,猎人转到少女身后,舔着细长耳朵上薄薄的汗珠。把小小的
屁股握在手里揉捏着。被耻辱和快感交替折磨的女孩不安的摩擦着双腿,已经无
法分清腿间的液体是爱液还是汗水。趁着女孩失神的时候,握住乳房的手指残忍
的拉扯了一下乳头,猎人又故技重施,用口舌堵住了莲儿的痛呼。少女像小动物
一样呜呜的叫痛,却又发不出声。猎人的舌头在莲儿嘴里肆无忌惮的冲撞着,大
猫也来凑热闹,在莲儿双腿间转着圈子,用自己柔软的毛发磨蹭着莲儿绷紧的小
腿。
感受着怀中少女的颤抖,猎人转到正面。一手托着莲儿的后脑,一手环抱莲
儿的腰,把她紧紧抱在怀中,用力的程度几乎要将她揉碎。女孩小小的肉体~ 嫩
白的肌肤感受着猎人火热的胸膛。猎人的手指开始在莲儿腿间滑动,往前,指尖
伸入蜜缝,往后,中指在阴核上拖过。渐渐地,莲儿下身的水越来越多花瓣沾满
了晶莹的蜜汁~ 比奶油还甜美~ 岩浆还烫。空气中充满了体液溢出的淫靡芳香。
想要这个女孩舒服,想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猎人这么想着用指尖在莲儿
的会阴扫来扫去,慢慢俯下身伸出舌头。
粗糙的舌头从菊门开始一路向上扫过整条蜜缝,最后重重的按在小红豆上。
温柔的手指也开始变得狂野,几乎是同时刺进了流水的小洞飞速抽插着,舌
尖则围绕着挺立的粉红痘痘打着圈。舌尖粗糙的部分摩擦一会红豆,又突然撤离,
在少女来不及抗议的时候又落在盛开的花瓣上。离开花瓣,又去会阴舞动~
「啊……不行了脑子约来约空白~ 这快感已经无法承受了~ 」少女尖叫着,
激烈的扭动着身体,在想着舌头下一次的落点时,感受到的却是胡子渣擦过柔软
的大腿内侧。
「叔叔,不要,我要尿尿~ 」睡莲几乎哭了出来,换来的却是猎人沾满爱液
的手指抚上了小小的尿道口。「要出来的话,就在我眼前吧。不过如果沾到我身
上,我会逼你舔干净哦!」猎人狞笑着舌头再次落在会阴,这次却往下,溜上了
小小的雏菊。
温热的唾液濡湿了小小菊花的每一条缝隙,然后,撑开守门的括约肌,一路
往里。舌头一次一次弹出,撑开滑入菊蕾的大门后,在迅速的退出。手指刺激着
尿道和阴核,猎人感觉到暗夜少女在自己的身下颤抖,娇喘,流水,喊叫。在她
几乎失禁的一刻,起身拔出火热坚挺的肉棒,撑开蜜裂直刺到底。舔过睡莲下体
和肛门的舌头塞入了少女的嘴唇,强迫她吸允着,用唾液清洗舌头。
莲儿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四肢却像八爪鱼一样抱住了猎人的身体。一边潮吹,
一边用双腿把猎人的腰箍的更紧,几乎融化在这性爱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