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镜子换荣华】(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就别提现在小虾混得多惨了,每天除了白天上班,下了班还要去很远的地方
摆夜市。秋风刮了一阵,
冬天马上就来了,逛夜市的人也是越来越少。
今天的生意完全没有一点意外,一把镜子也没卖出去,小虾看着旁边的摊位
卖得棉拖鞋,简直红了眼,人家生意那叫一个火啊,完全不讲价,谁让冬天到了,
都需要保暖呢!
要说小虾的眼光是不错的,进了这批镜子,全是女孩用的,各种形状,各种
样式,做工都可以称得上艺术品了,价格还不贵。这东西就是日常用,没有淡旺
季,有时间总会卖出去的。
又到了十一点钟,收拾一下,小虾骑上那辆中学时候的自行车,慢腾腾往回
赶。小虾的家离这里多远呢?走出去城市的街道,一直没有路灯了,再骑上个半
个小时黑七八糟的土路就到了。
回去的路上,小虾还在盘算,今天就卖出去一把镜子,赚了5 块钱吧,嘿,
你说这叫什么事,我来回路上就一个半小时,就为这五块钱?!刚出去路灯的地
方有家小卖部,小虾进去买了瓶52度的二锅头,二两装,正好五块钱,连买个花
生米的零钱都不舍得出了。小虾心想,喝着回去吧,赚了不花是傻瓜!
别说,这酒劲儿真大,那平常走得土路,小虾不知道晃了多长时间了,还没
看见尽头。越往前走越黑,远处根本就没有一丝的灯光,天上连个星星也没有。
小虾就这么晕晕的往前骑,幸好那土路走得多了,心里还没啥紧张的,要是
陌生人碰上这么黑的一段路,黑灯瞎火的,不吓得腿软,也得冒点冷汗。
酒壮怂人胆,小虾是越骑越快,一个不小心,前轮陷进一个土坑,整个车子
翻了,小虾也迷迷瞪瞪的摔倒了,疼痛感还没感觉到,就晕过去了。
醒来时,天都亮了,要不是太阳光太强烈,小虾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
起身拍拍身上的土,自行车还在,装镜子的包还拴在自行车后座上。小虾心
里暗骂:这是你妈喝了假酒了,二两酒就把我放倒了,
要是喝半斤不就挂了!幸亏老子赚五块钱,多赚点命都没了!小虾从沟里推
上去自行车,跨上就往城里赶,也不知道几点了,上班都迟到了吧。也没心思回
家了,先去上班吧。
小虾按昨晚的路,又是一阵飞奔,朝城里赶去。
越走越不对劲啊,这是一条完全不熟悉的路啊,路边没有路灯,零星散落着
茅草屋,也没见一个人啊,这你妈怎么回事?城里的高楼大厦呢?完全看不见啊,
小虾心里的问号足足有两层楼那么大。这时候,小虾看见远处一辆牛车赶了过来,
赶车人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吧,扎着长头发,身穿灰色大褂。
小虾心想,这也太潮了吧,电视里的群众演员也没这化妆水平吧,牛逼人士
处处有啊,哈哈。
小虾跟赶车人走得近了,赶车人眼光把小虾一个劲的瞪啊,看得小虾很奇怪,
小虾忙跟赶车人打招呼:「大爷,去哪啊?」
小虾也是感觉赶车人的目光太莫名其妙了,别是哪个远方的亲戚长辈,自己
不认识,还是打声招呼的好。
赶车人停下了牛车,下车作揖道:「在下往南园赶车,敢问公子欲问何事?」
这回小虾心里更是囧了,脑子里这叫乱七八糟开了锅:公子?何事?耍人玩
呢吧?这么大年纪了,跟拍电影似的,还在下,我也没在上啊!难道老子穿越了?
不会,不会,哪有喝酒穿越的,就算喝酒穿越,
那是喝多了,酒醒了就不穿了啊!还是问清楚吧。
「大爷,你这是在拍戏吗?认错人了吧您?」
「公子,此话怎讲?」
小虾心里这个着急啊,这老头是装听不懂吧。
「大爷,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您过晕了还是耍我玩啊?」
「公子,读书人岂能不知年号,今日是永乐六年立冬。」
小虾心里此时锅已经开了,难道真穿越了?我去,还永乐,永远快乐还是明
朝永乐啊?!我怎么到了
明朝了,是明天还是明朝啊!我说天空这么蓝,妈的,原来无污染啊!纯绿
色!GREEN !BLUE!
小虾乱七八糟想着,赶车人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他,也赶上车走了。算了,想
多也没用,往前走看看吧,真穿越了也没办法,穿越电视剧已经教给咱怎么活下
去了,想罢,小虾骑上他吱吱作响的自行车继续往前走。
知道自己是穿越了,看见偶尔的路人,小虾也不感觉奇怪了,只是明朝人看
见骑着自行车的小虾,跟看大熊猫似的。来到昨晚买酒的那个小卖部的位置,现
在是个酒铺。里面吵吵嚷嚷的,好像有客人抱怨酒家的酒掺水了。小虾心里想,
卖假酒的也遗传啊,祖宗就干这个,后辈们也跟着来。
小虾知道自己穿越以后,没有多少害怕的,也没有太多的惊奇。明朝也都是
人,怕什么呢?电视剧看多了,没见过的古代东西还真不多,不至于大惊小怪。
小虾这种没享受过,整天担心生计的人,现在唯一想到的还是填饱肚子。可
是,那花花绿绿的纸币可能不能用了吧,赚点去吧。
小虾赶到集市,很熟悉的拉开摊位,把昨晚的那些镜子就摆上了。在夜市还
吆喝几声,现在,小虾真是不敢说话,关键尼玛不知道吆喝什么啊!
反正就摆上吧,正好是中午头,阳光充足,那一面面小镜子闪着光,真是美
轮美奂。不一会,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了。有人问价:「这是什么东西?一个卖
多少?」小虾也不懂明朝是怎么个物价,随口说:「一两银子一个,这是镜子,
巴拉巴拉……」人群都说,太贵了太贵了。
小虾也是看电视学得,那些大侠什么的吃个饭不就得几十两银子,我卖一两
一个还贵嘛?!
这时来了一个穿绫罗绸缎的人,站在小虾面前,说道:「公子,跟我到府上
一趟,有事相商。」那语气好像不允许小虾跟他商量。小虾也迷惑,这是叫我去
干嘛?交摊位费?古代也有城管?这特色也太传统了吧?尽管疑虑,小虾还是推
着他的自行车跟着这人走了。
走了不远,穿过几条街道,小虾心里说,这是到了我上班的XX大厦这个位置
了,这是我每天吃午饭的那个饭馆的位置,这是XX超市的位置,一路盘算着来到
一幢宅子前。小虾心里没有什么,这宅子虽然当时很气派,但是还不如现代的3
星饭店大。领路人不无自豪的说:「这是主人家宅邸,听闻公子有异宝售卖,特
请你来。」小虾心里松快一些,原来是买东西啊,早说啊,弄得跟要逮捕我似的。
进入宅子,七回八廊,装饰的精致是现代做工无法比拟的,小虾也不禁赞叹,
古时候祖先就这么牛逼了,真争脸啊!
小虾跟领路人来到一个大堂,一个电视剧中常见的老太爷坐在一把太师椅上,
对小虾客气的招呼:「公子,邀你来府,多有劳累,辛苦辛苦。」小虾心想,这
才是地主豪绅啊,看样子这么有钱,还这么有修养。
忙回礼说:「不累不累,这是我应该做的。」
「可否将所售异宝取出,让老夫开眼呢?」
「当然可以。」
小虾拿出包里的一面镜子,递给领路人。领路人毕恭毕敬的呈给老太爷,老
太爷拿起来仔细的端量。
「此物与小女所用铜镜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否也是梳妆之物?」老太爷果真
是个有见识的人,话说玻璃镜传入我国,还是明末清初的事,永乐是明朝早期,
那时不会有人知道玻璃镜的。
小虾回答:「老太爷真是见多识广,慧眼识珠,这个叫玻璃镜,比铜镜照出
来,人影更清晰,这个宝物,满朝也不过就我这几件,在下由深山精炼而出,世
人不识。」小虾仅有的一点镜子的知识,现在哄哄明朝这些祖宗们还是绰绰有余
的,再加上点电视剧台词,说得小虾自己都信了。
老太爷满脸堆笑:「不闻公子还是奇人异士,宝物真是巧夺天工,老夫颜容
在宝物中也是丝毫毕现啊!敢问宝物所售几何?」
小虾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小买卖人,一些小聪明还是有的。这个老头,看起来
地位身份这么高,你只要敢要价,他是绝对不会回绝的,但是小虾是个现代人,
想在明朝混,还是更聪明点好。
「老太爷若喜欢此物,在下可送与太爷,作为薄礼一份,在下已深感荣幸!」
要是现在,听这话的人一定骂小虾是个马屁精,可是老太爷可是真心高兴,
心里用现代语言来形容就是,这兔崽子真会办事!
「公子行为真让老夫敬佩,老夫不枉公子一片诚心,诚邀公子在敝处歇息几
日,老夫聊表地主之谊。」
这正是小虾求之不得的事情,故作大方的回道:「谢谢老太爷盛情,在下还
有几面镜子,可送给老太爷。」
说完取出几把方形的,圆形的,还有波浪形的镜子,递给领路人。
老太爷真是心花怒放,在明朝,这种绝无仅有的镜子比永乐的官窑青花瓷更
有吸引力啊!遂对领路人说道:「把内人及小女请出,来谢公子献宝,可挑选几
样。」
一会儿,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贵妇人,后面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就款款
走进大堂,作揖向小虾问好。
小虾一边回礼,一边打量这两人。妇人虽然是老太爷的内人,但是却貌美如
花,不过三十岁上下,清雅淡妆,丝质的衣服,把窈窕的身材衬托的若隐若现,
要不是冬天衣服略厚,这个妇人的腰身更能唤起小虾的情绪。小女孩也扎着妇人
一般的头髻,眼神活泼可爱,看了一眼小虾,脸上就泛起了红晕,真是现代的
小虾没有见过的女孩的娇羞。
老太爷客气了一会,妇人与女孩也各挑了一把镜子。随后安排小虾住下了,
其余的也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平静的过了几天,小虾偶尔骑自行车出去逛逛。这天,小虾刚骑车回来,女
孩就在门口等他,还是一样的娇羞。
「公子骑的这个器物,奴家从未见过,可否告之所以。」
小虾哈哈笑起来,我的这辆破自行车,在明朝可是个稀罕物:「你想学嘛?
这是自行车,我发明之后,仅作代步工具。「小虾这不要脸的,什么光彩事
都往自己脸上贴。
「公子若不嫌奴家愚笨,奴家愿意一试。」
小虾心里打起算盘,明朝十五六的姑娘该是到了婚嫁的年龄了吧,让我调戏
一下。
「这个自行车小姐骑不得。」
「为何?」
「这个……在下实在难以启齿。」
「公子但说无妨。」
「这个自行车是一件灵物,只听在下一个人的话,在下每日与其肌肤相亲,
它在在下胯下,已经感受到在下胯间的味道与气息,陌生人恐怕它有抵触。」
「这个,公子可否让奴家一试,说不定它也能与奴家生生相惜,听奴家使唤。」
女孩听完小虾的话,没有觉察到是赤裸裸的调戏,但也「朝霞布满了半边天」。
小虾心里一笑,你就骑吧,摔个跟头我再细细教你。所以,小虾把自行车推
到女孩面前,让女孩推着。简单讲解了几句,女孩就开始骑了。
果然不出所料,女孩没出一米就要摔倒,平衡根本掌握不了。小虾看女孩快
要摔倒,一把扶住女孩,就像那种熊抱,女孩不知是吓的叫了一声,还是被小虾
突然一抱惊着了,完全将头躲进小虾怀里,自行车哐当一声倒下了。
小虾安慰了几句,然后说:「我说了自行车是有灵气的,待我把胯下灵气传
一点给你,自然你骑起来就游刃有余了。」女孩点头称是。
两人来到小虾房中,小虾在床上招呼女孩上来,女孩现在对小虾的话是言听
必从。小虾自己先宽衣解带,然后让女孩也照做。女孩害羞的闭上眼睛,慢慢的
开始听从小虾的话。小虾心说,你闭起来眼睛有什么用,我该看见的还是能看见。
两人赤身相对,小虾开始了前戏,装模作样的先说一段自己也听不懂的咒语,
然后一只手伸向女孩的胯间,停留在女孩的私处,不断抚摸。女孩渐渐有了反应,
脸上由娇羞的红变为那种热血上涨的红。等女孩私处有了反应,小虾开始吻她的
头,像一种仪式一样,慢慢亲遍了女孩的全身。小虾由于过于激动,没等真正的
提枪上阵,就败下阵来。小虾一边骂自己不争气,一边安慰自己,机会还有很多。
小虾跟女孩穿戴整齐,开始教女孩骑自行车。小虾在后面拉住后座帮女孩保
持平衡,嘴里不停地对自行车说:「天地之灵,听我调遣,保佑女孩,旗开得胜
……」反正是一些哄哄女孩的话。
三五天后,女孩每天都被小虾实质性(你懂得)的传一点灵气,也慢慢的学
会了自行车。
日久生情,小虾对女孩也很着迷,有了一个机会,小虾向老太爷提出了婚事,
老太爷爽快的答应了,以后,小虾就在这个明朝的家庭里扎下了根。据说后来,
老太爷府上很多女人都学会了骑自行车,小虾也乐于指导她们。
(二)
上文中提到现代镜子是在明末清初传入我国,当时的西方传教士来华的很多,
大部分是将贡品献给皇帝,顺便一路传道。
这一日,小虾正在和现在的妻子小慧在郊外骑车游玩,远处走来四人,打扮
与明朝人格格不入,都是些青发碧眼的人物。小慧看见近了,感觉很害怕,紧紧
抓住小虾衣裳,躲在小虾背后。小虾也奇怪,这群外国人来这里干嘛,不会侵略
战争提前了吧。
上去交流倒是不怕,先问问再说。
小虾还未开口,为首的外国人先说话了:「你好,我们是从西方大不列颠王
国来到这里的传教士,路途遥远,可否在你们这里休息一下?」
小虾这才心思安定下来,原来是传教士啊,休息一下当然没问题。小虾、小
慧与传教士攀谈几句,小慧不再那么害怕了,遂一起往家里赶。
小虾注意了一下,这四个传教士,三男一女,那领头说话的是地位最高的,
女人是他妻子,另外两位则是传教士的随从。单看那女人,金发碧眼,皮肤白得
像牛奶一样,身材比小慧要高出不少,至少与小虾一般高了。小虾根据经验判断
这外国女人的身材,胸部至少有D 杯,那大屁股要不是走在前面带路,小虾的手
早就摸上去了。
小虾在路上就动起了坏心眼,他被这外国女人深深吸引了,誓要把那外国女
人搞到手,谁让他们几个外国人势单力薄的跑来明朝呢,明朝还没外国人权什么
的保护他们吧,哈哈。
小虾他们六人来到家里,跟老太爷叙述了一番,老太爷也从没有见过外国人,
只听小虾好心的介绍,才给他们安排了食宿,这些略过不表。
晚饭后,传教士找到小虾,面有难色的说:「公子,你看上去是非常好的人,
可否拜托你一件事?」
小虾脑子里全在想怎么算计那外国女人,看传教士有事相求,随口便答应了。
传教士继续说:「从我们国家来到这里,一路传教,甚是辛苦,如今还要北
上京都,我们三个男人吃这些苦倒是没什么,就是我的妻子,走到此地已经精疲
力尽,不然也不会打扰你们。这里离京都也有几百里路,妻子实在走不下去,可
否把她留在这里,我们三人加紧上路,早日朝贡你们君主,然后接她回国。」
小虾一听,心里乐开了花,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种事求还来不及呢,别说
答应不答应了。小虾忙说:「我们家本来就是好客之家,令夫人在这你尽管放心。」
传教士千恩万谢,与两名随从第二天一早就上路了。他的妻子辛瑞尔则留下
来等他们回来。
小虾等到中午吃完饭,独自一人来到辛瑞尔的房间,一副内心火热煎熬,外
表坦然的样子。小虾与辛瑞尔简单聊了几句,看来传教士的妻子一路走来,汉语
说得还不错。小虾决定先用语言调戏一下,有戏的话立马就骑这外国的高头大马,
如果没戏,小虾也想好了,软的不吃就来硬的。
「辛瑞尔一路走来,可真是辛苦,不知道路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好玩的事情很多,只是越往后走,身体越累,异域风情很多对于我来说都
是很好玩的。」
「你看我们大明王朝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吗?」
「你们明朝我倒是看着不少好玩的,最好玩的还是你们这里的女子。」
「哦?此话怎讲?」
「明朝女子大部分是不抛头露面的,在家里也是听从丈夫的话,活动没有自
由,我们国家则崇尚自由,像我丈夫把我留在这里一样,你们明朝男人就做不到
吧!」
小虾心想,你丈夫做到是他傻,我们明朝男人可没这么傻!小虾这时心里已
经开始着急,与辛瑞尔谈话的时候,辛瑞尔只穿了件外衣,里面的胸部突起,至
少能看见半个,辛瑞尔还不时的与小虾眼神沟通,这些都是外国人的习惯吧,可
是对于小虾的冲击,可是很大。
小虾说:「有个问题直言相问,辛瑞尔不要介意啊。」
辛瑞尔说:「你们还有个特点就是很多事不好意思,你就随便问吧。呵呵。」
「你们一路走来,难道这一路都没有夫妻之间的私生活吗?都不太方便吧?」
「呵呵,这个确实没有太多,露宿街头怎么过夫妻生活呢!」
「那夫人不感到寂寞吗?」
「性是人的本性,我当然也感觉渴望,就像现在,只好等我丈夫回来,早日
归国吧。」
小虾心里说,这是有戏啊,我不如就挑明了。
「我对夫人的遭遇深感同情,以夫人的条件,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如果夫
人需要,我倒是可以替你丈夫代劳几天。」
辛瑞尔这时脑子转了几下,不禁说:「看来你真是个好人,一路走来,别人
都把我们金发碧眼的人看做怪物,你若不嫌弃,我们可以试试。」
小虾这时心里激动万分,下体早就膨胀到不行,直接一把搂过辛瑞尔,双唇
就贴上了她的嘴。辛瑞尔也一把抱住小虾,嘴上却没有那么猴急,慢慢的引导小
虾,舌头不紧不慢的在小虾嘴里打转,小虾的舌头被这么温柔的舔着,脑子里只
剩下抽插这个动作了。
亲吻了一会,小虾示意去床上,辛瑞尔满脸绯红,跟着小虾走到床边。
小虾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坐在床边,示意辛瑞尔把衣服也脱了,辛瑞
尔却只解开衣服的前面,露出了那傲人的胸部,整个胸像两个球一样,乳头很小,
乳晕是粉红色的,小虾一把就抓住一个,一手揉搓,嘴里还含住一个。辛瑞尔的
乳房像两个刚蒸出来的馒头一样,松软但是有劲道,任凭小虾吃着玩着。辛瑞尔
不时哼哼几句:「嗯……YEAH……OH……」
或许是小虾把辛瑞尔乳房玩的很有感觉,辛瑞尔主动趴在小虾胯下,一口将
小虾的大家伙含进嘴里,套弄了几下,又一点点的把它舔的很湿润,布满了辛瑞
尔的唾液,辛瑞尔这才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每一口都吞到小虾阴茎的最底端,小
虾感觉快要撑不住了,自己被辛瑞尔吸得,阴茎绷得更紧,这可不能射啊,不能
让这外国女人看我们明朝人的笑话。
小虾抓住辛瑞尔的头发,把她的头提起来,从辛瑞尔的嘴角流出来几丝唾液,
一直连着小虾的阴茎,小虾说:「别着急啊,宝贝,让我弄弄你。」
小虾说完,把辛瑞尔拉上床,继续开始吃她的乳房。吃了一会,小虾开始进
攻三角地,舌头在辛瑞尔胯间游走,小虾仔细看了看辛瑞尔的私处,格外的红嫩,
阴道口很小,几乎是没有阴毛覆盖,真是绝美的耕种之地啊!小虾开始用力的吸
允辛瑞尔的阴唇,阴道里出来大股的汁液,小虾边喝边舔,汁液越淌越多,辛瑞
尔的呻吟就渐渐大了。
「啊啊,YES ……FUCK……啊啊……恩恩……SO GOOD ……FUCK……ME……
HARD……啊啊啊」
小虾赶紧抬头给辛瑞尔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辛瑞尔点头,一边忍住不大声叫
出来,一边咬紧自己的嘴唇,女人的酸楚快乐感觉全部被小虾看在眼里。
小虾决定真正的进入了,阴茎的进入根本不费力气,辛瑞尔也主动的挺起屁
股迎合阴茎的到来,小虾在已经水灾的洞里任意的抽插,每一次都一挺全入,辛
瑞尔还是哼哼啊啊的乱叫。小虾心说这还得了,所以示意辛瑞尔采取后入式。
辛瑞尔听话的把大屁股撅起来,在后面看,她的私处已经张开,里面更是颜
色鲜艳,像刚开了壳的扇贝。小虾进入前,把被子往辛瑞尔头上一蒙,心说你爱
叫就叫去吧,我可是要放开了干了。
蒙上被子,小虾从后面进入,水声吱吱,小虾抓住两瓣屁股,用力的抽插,
一点技巧也不使用,只是靠蛮力,被子里传来辛瑞尔呜呜的声音,屁股不停的来
回摆动,看来外国女人需求就是大,不用蛮力是不行的。
小虾足足干了有二十分钟,在后面也累得不行了,趁着水多,从辛瑞尔的私
处摸了一把体液,直接涂在了辛瑞尔的肛门口,也不跟辛瑞尔说,直接挺了进去,
辛瑞尔整个身体猛地一硬,倒是也没有拒绝,只是一只手从下面开始自己抚摸自
己的私处,自己的肛门被小虾的阴茎使劲的捣着。
肛门比私处紧多了,加上小虾战斗了很长时间,没几分钟,小虾一个把持不
住,直接射在了辛瑞尔的后门里。
拔出阴茎,小虾把被子掀开,辛瑞尔就保持这个姿势大口喘着粗气。
「YOU ARE VERY GOOD !」
辛瑞尔爽得直接说出了英语,小虾倒是能听懂,这是夸他呢!
两人收拾妥当,恋恋不舍的分开了,小虾回去睡觉休息,辛瑞尔直接躺着就
睡着了。
小虾在以后的几天里,每天都与这个外国女人大战几个回合,渐渐冷淡了小
慧,而这段故事一直到传教士朝贡回来才结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