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情色】(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密林淫曲
本章简介:惊天帮对付强敌,正值关键时刻,杀出个银剑怪客,武功奇高,
前来破坏,沈钧单刀迎敌,却不是对手。不过意外发现对方是个美女,凭着无耻
和耍赖,和对方就在现场XXOO起来。银剑怪客确实很「淫贱」。
银剑怪客放浪叫道:「是,本姑娘是贱人,你用力插吧,插的越凶越好,本
贱人喜欢。」
「我插……我插……插死你……」沈钧看着阳具在美丽洞穴里出出进进,越
发卖力。
(正文内容)
开封城外三十里,迷踪林。
漆黑的天,无星无月,天空下方的密树林有如被一块巨大黑幕蒙住。
在这树林里,却突然闪起一道银色亮光,去如流星,疾似飞矢,仿似一条银
色长蛇般。
银蛇闪动,满天飞舞,同时一道弧形亮光亮起,斩在银蛇上,「叮」的一声
响。
两物相击,原来是一把通体银色的长剑,和一把厚背大刀。
持大刀的是个身形魁梧的大汉,一身白色劲装,脚踩黑色长靴,胸口袒露,
身上肌肉虬结。
持长剑的是名身披黑色斗篷的蒙面人,全身朦胧,只余一头青丝露在外,表
明此人年纪不大。
大汉抵住对方长剑,喝到:「银剑怪客,你的阴谋休想得逞,妄想挑起我帮
会和武林纠纷,今日我就让你走不出这树林。」
蒙面的银剑怪客哈哈一笑,怪声怪气的道:「雷刀沈钧,就凭你,也敢对鄙
人如此狂妄,就算你们帮主来,也要对鄙人客客气气的。」
沈钧道:「对付你,有我手中的轰雷刀就足够了,哪还需要我家帮主出手。」
银剑怪客冷哼道:「大言不惭,你若对鄙人跪地求饶,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大汉一刀撩开对方长剑,连劈三刀过去,叫道:「大爷先将你大卸八块!」
银剑怪客身子如狂风中的落叶,连闪几闪,未伤分毫,沈钧大喝一声,手中刀脱
手飞出,直击敌人面门。
银剑怪客怪叫一声「好」!脑袋一歪,横剑于顶,将长刀封挡开去。接着银
蛇再现,喝一声「枯藤盘根」向沈钧缠去。
沈钧「哼」了一声,那掷出的长刀转了一圈又飞了回来,他握刀在手大喝道:
「长虹落日」。
此招正好克制银剑怪客的缠招,后者剑势一滞,随机不再强攻,飞身而起,
又是一招「倒挂金钟」。
大汉沈钧见招拆招,将对方招数挡下。一时间两人斗得尘土四起,碎屑乱飞。
两人来来回回,打了十几回合。
银剑怪客每次都无功而返,嘿嘿笑了,怪声道:「惊天帮头号猛将,还有两
把刷子。看来鄙人要来点真功夫了。」
说着,只见他手中的银剑似乎化成了两把,两把又变成了四把,把把皆化为
银蛇,向沈钧绞去。
沈钧骇然大惊,一时间左支右绌,险象环生。突然一道裂帛之声想起,沈钧
胸口衣裳被剑锋划过,裂开一道长长口子,差之毫厘险些伤及身体。
银剑怪客道:「雷刀,鄙人银蛇剑不错吧。」
沈钧道:「沈某小小失利,你不必得意。」
银剑怪客道了句「不知死活」继续攻击。
形势突然对雷刀沈钧十分不利,对方的银剑进攻刁钻,而且奇快无比,非他
的厚背大刀能及,除了封挡招架外,完全无还手余地。身上衣衫更是又破了几处。
银剑怪客道:「雷刀,你还要把鄙人大卸八块么?」
那道环绕沈钧的银蛇越来越紧,让他施展的范围越来越小,银剑怪客又道:
「怎么样,是不是考虑向鄙人跪地求饶!」
沈钧沉默不语,不过颓势渐长。银剑怪客一个欺身上前,银剑一绞,对方手
中的轰雷刀已脱手飞出。沈钧一惊,刚要出手抢回,脖子上一凉,银剑已经架在
他咽喉,稍有妄动,便是人首分家之时。
沈钧暗道:「这就是银剑怪客的真正实力么,果然厉害!今日恐怕难以善了。」
银剑怪客道:「沈钧,手下败将,鄙人现在杀了你,你可心服?」
沈钧道:「沈某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银剑怪客银剑一沉,逼的沈钧不由自主的跪坐于地,道:「你发现了鄙人的
秘密,本该杀你,不过看在你是员猛将,在江湖也算一号人物的份上,你若叛出
帮会,我可免你一死。」
沈钧道:「叛出帮会,那是不可能的,阁下不用白费心思了。多说无益,如
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沈某悉听尊便。」
银剑怪客喝了一声「好」将银剑从沈钧脖子上收回,反手插在地上道:「好!
你有胆魄,我现在弃剑不用,你若能赢了我一双肉掌,我便放你离去。」
沈钧缓缓站起身,注视着对方道:「阁下此话当真?」
银剑怪客负手怪声道:「自然当真。」
沈钧已经到了鬼门关前又转了回来,信心大增,摩拳擦掌道:「好,沈某和
阁下再来打过。」
银剑怪客放下双手,脆声道:「请出招。」
沈钧缓缓几步,看准机会,突然一拳捣出,直击银剑怪客胸膛。
银剑怪客一甩斗篷,出掌在沈钧拳锋一划,轻轻引向一旁,接着连消带打,
挥掌一轮快攻,喝道:「落英缤纷!」
沈钧一拳攻出不过是试探,接着也是一招「霸王举鼎」,大开大合,冀望以
力降巧。
两人拳脚相交,砰砰有声,沈钧身形犹如磐石般纹丝不动,而银剑怪客身子
犹如受惊蝴蝶一般,翩翩飞出,瞬即又飞回,开始新一轮抢攻。
沈钧却始终沉稳如山,不管银剑怪客手法如何精彩纷呈,都被他以沉稳泰山
般的拳势一一接下,防御的滴水不漏。他越打越是心潮澎湃,刚才所受的挫折,
一下恢复了过来,哈哈大笑道:「银剑怪客,你只是仗着剑法犀利,若论拳脚功
夫,恐怕远远不及你的银剑。」
银剑怪客冷笑一声,却没有开口。他以修习剑法为主,而且走的是轻灵路线,
沈钧练的厚背刀,最讲究外功扎实,拳脚功夫算是他的长处,以已之弱攻彼之强,
久攻不下也属正常。
两人拳脚往来,打的难分难解,很快数十回合过去了。沈钧渐渐占了上风,
手舞足蹈,得意道:「银剑怪客,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么,若然是的,沈某让你
几拳,就此离去了。」
银剑怪客冷冷道:「现在说这些,不嫌太早了么!」一招双锋贯耳击出。沈
钧以静制动,先将对方攻势封住,却突然出奇招,趁对方招式空隙,以头代拳,
向银剑怪客面门撞去。
银剑怪客被打一个措手不及,身子一闪,险险避过对方这一击,然而劲风拂
过,却吹落了他的蒙面巾,露出了本来面目。
沈钧也怔了一下,随即哈哈笑道:「江湖传闻银剑怪客来无声去无影,从来
没人见过阁下真容,想不到倒让沈某今日得以一见……」
他话还没说完,露出本来面貌的银剑怪客转过头来,他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吱吱唔唔的道:「你……你……银剑……怪客……」
江湖上几乎没人见过银剑怪客的真容,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
流传此人手持银剑,武功奇高,素来黑巾和斗篷遮掩身容。而此时站在沈钧面前
的人,虽然梳着男子发髻,但是柳眉,星眸,挺翘的瑶鼻,薄薄的樱唇,和一幅
吹弹可破的姣好面容。
沈钧是惊天帮自帮主以下最大头目,江湖见识也不少,无论男女,可谓阅人
多矣,可也没见过此等清新脱俗的女子,只觉面前此女姿色只在画中见过,凡间
难得一回相见,有如仙女下凡,令凡人心生惭愧,生怕亵渎了对方。当下他吞吞
吐吐地道:「你是银剑怪客?……美……好美……」
银剑怪客冷冷地打量着他,道:「不料一个不查,竟然让你看到真容了,鄙
……本姑娘失算了。」
沈钧哈哈笑道:「沈某能一睹如此花容月貌,就算即刻死了也值了。」
露出真容的银剑怪客冷「哼」一声道:「本姑娘成全你,这就送你去死。反
正目睹过本姑娘真容的人,也不打算再放任他活在世上。」
俏美人似乎来真格的,掌指齐出攻向沈钧,攻势狠辣无比,招招直指要害。
沈钧盯着对方姣好的面容,看的目眩神摇,此时也不能再欣赏,有美女可看
固然是好,但是保住性命可以继续享受也很重要。他施展拳脚进行招架。
不晓得是不是佳人气怒之下,大意出招,两人对拼了几十回合后,银剑怪客
露出个破绽,被沈钧逮住机会,扯住罩身的斗篷,一声裂帛响起,斗篷被沈钧大
手抓下,露出斗篷下一身紫色劲装。
这一下,两人又怔住了。沈钧眼睛发亮地看着对方紧身劲装下的窈窕娇躯,
只觉凹凸有致,娇嫩丰盈。不禁口干舌燥,咽了咽口水。低头看看手里的斗篷,
放到鼻子闻闻,有股淡淡的女子馨香,嘴里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
对面的美人冷冷的看着他的姿态,道:「想不到惊天帮的大头目,美色当前,
也和平常男人一个德行,简直辱没你们帮会的声誉。」
沈钧道:「碰到姑娘如此美人,我相信天下每个男人都是一样德行。不过姑
娘你有倾国倾城之资,却一直深藏不露,想必有所图谋,而且还不小。」
银剑怪客道:「不管本姑娘图谋什么,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了。」她说着拔起
地上银剑指向沈钧:「本姑娘不会再手下留情,受死吧。」
沈钧一边出招,一边不住往对面那美好身段上偷瞄。银剑怪客面无表情,剑
化银蛇,已经缠住了沈钧手中大刀,突然娇喝一声「撒手」对方手中刀脱手飞出,
沈钧拳脚相向,银剑怪客长剑再一刺,已经刺穿对方右手腕。
沈钧痛呼一声连连后退,几乎一跤坐倒。银剑怪客对他冷冷道:「你选个死
法吧。」
沈钧道:「你不守诺言,说好拳脚上我赢了,你就放过我的。」
银剑怪客道:「如今你还妄想以拳脚打赢我么!」
沈钧道:「我手受伤了,但是我还有利器,此利器一出,我保证你绝对会大
输特输。」
银剑怪客道:「好啊,本姑娘倒要见识见识。你拿出来!」
沈钧张开左拳,一把抓向对面美人儿胸口,银剑怪客身子一侧闪开了,长剑
抵住沈钧胸膛,沈钧胸膛一挺,迎向剑锋,「嘶拉」一声,腰带被割断,露出了
结实长了黑毛的胸脯肌肉。
银剑怪客玉足飞起将沈钧踢倒在地,道:「你所谓的利器就是不知道死活,
拿胸口撞我的银蛇剑,让我帮你开膛破肚么!」
沈钧摇头道:「利器在我的裤子里,只要我脱了,你自然能看到了。」
美女道:「不用脱了,我帮你。」手中连挥几下,几下裂帛声,沈钧的裤子
已成碎片。碎片下是一条垂着的阳具阴茎,阳物上黑须虬结,阳物下是两颗硕大
的丸子。
沈钧道:「这就是我的利器,用它战斗,一向是无往不利。」
银剑怪客冷笑道:「死蛇一条也能无往不利么!」
沈钧爬着到她面前道:「只要你肯帮我一点点,相信它的厉害你很快就会知
道的。」
银剑怪客冷笑道:「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过分么,在我手上讨命,还妄想本
姑娘帮你。」
沈钧道:「你放心,只是一点点就可以了。」
银剑怪客沉思后,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本姑娘的忍耐是有限的,你最
好识相点。」
沈钧趴在美人跟前,伸出手缓缓脱下她的一只靴子,露出那秀气的玉足,只
见肌肤白皙,小巧玲珑,有如冰雕玉琢一般,他把玉足凑到鼻边,深深吸了一口
气,满脸迷醉。缓缓躺下,把那只完美无暇的足儿放到自己黑漆的下身,缓缓磨
动。
沈钧「呜啊」一声,脸上满布迷醉,满意的神情,甩垂的阳具疾速挺立而起,
长度险险达至一尺。他看了看坐于石上的美人,又将她另外一只玉足的靴子脱下,
露出那只同样雪白,完美的小足,然后将自己杀气腾腾的阳具放到两只玉足柔软
的足心,不住摩擦起来。
玉足美人冷冷的看着他的动作,他阳具的火热,从脚心传到心上,虬结的黑
须扎的她痕痒痕痒的,借助她双足的擦弄,他的阳具越加怒发贲张,青筋满布,
狰狞凶恶。
沈钧「嗷嗷」大叫,道:「舒服……爽……好爽……」他突然躺倒在地上,
「再帮我一下,再帮我……用脚踩我,踩我。」
银剑怪客皱眉道:「踩这里么。」脚在他阳具点了一下。沈钧忙不迭的点头
应是。
美人玉足在挺立阳具上踩着,阳具被踩倒又马上起立,百折不饶,宁折不弯。
其实她力道用到恰到好处,沈钧被刺激的舒爽无比,只觉魂魄似乎飞上天去了。
爽了会又叫道:「踩踩别的地方……」
银剑怪客跨在他头上,脚在他脸上磨来磨去,沈钧从下看上,两条大腿修长,
曲线迷人,还隐约可以看见双腿之间的峡谷,兴奋的直怪叫,浑身像要爆炸一般,
恨不得发射。
银剑怪客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突然重重踩了他一脚。沈钧怪叫一声,坐
了起来。而始做俑者却淡淡然走到一旁坐下,道:「你很爽吧。」
沈钧跪坐她身前,抚摸着她的双腿道:「你可以再多帮我一点的。」银剑怪
客道:「怎么帮你?」
沈钧急火火的伸手解开她的腰带,褪下她的紧身裤子,把她的粉嫩大腿暴露
在空气中,呈现在他充满欲望的眼下。他闻了闻对方的体香,道:「好腿,好美
肉。」便在大腿上亲吻起来。小腿,大腿,正面,侧面,贪婪的唇舌不肯放过任
何一寸,而如玉美人的大腿,寸寸都是极致诱惑。银剑怪客斜着身子,任他施为,
凌乱的胡须,使她感觉痕痒,扎肉。
沈钧品尝美味,食髓知味,抬起美女大腿,低下头,亲吻她大腿内侧。银剑
怪客身子一僵,神情复杂,似是被击中要害,脸上旋即闪过一丝愉悦。
沈钧感觉她挣动了一下,道:「你会舒服的。」孜孜不倦的辛勤劳作着,仿
佛不知疲倦一般,银剑怪客淡淡然斜靠在石上,看着他忙的热火朝天,不闻不问。
沈钧埋首一会,突然眼睛血红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俏佳人,道:「我想要你那
里,可以不可以给我?我……」
银剑怪客缓缓起身,道:「你想要,很简单,先过我一关再说。」她将沈钧
推倒在地,用双腿夹住他昂扬的分身,上下摩弄。沈钧瞪大眼睛,吼道:「啊!」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阳具在银蛇怪客双腿间上下起落,快感如潮涌来,不多时便喘
气如牛。
突然凄惨的大吼一声,白色的浓稠精华从对方双腿中间喷发而出,喷了三尺
高,十波有余,他最后抽搐着无力瘫在地上。
银剑怪客淡淡的看了眼腿上的精液,道:「本姑娘岂能随便让人得到,你想
的话,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说完就往地上一坐。
沈钧刚刚射了那么猛烈一发,现在仍然半死不活的,喘着气看着旁边的诱人
娇躯,她双腿弓起,形成一道美丽曲线,上身衣裳稍稍散乱,胸口的裹胸似乎承
受不住乳峰的娇挺,欲要挣脱束缚,呼之欲出。
沈钧傻傻的看着,重新振作了一下,又向那云淡风轻的女人伸出手去。他伸
手捉住她胸口柔软的双峰,大力揉捏了起来。银剑怪客胸口被袭,快感升起,不
禁吟哦出声,沈钧受到鼓舞,更加放肆地玩弄两只雪球,后来干脆一把扯下对方
裹胸,手嘴齐上,弄得雪乳上手印累累,津液淋淋。
银剑怪客的两只鲜红乳头一只被对方捏在手中揉动,另外一只被他用唇齿侍
弄,她似乎受不了似的,嘴里轻轻呻吟,带着些微抗拒,而又欲拒还迎,不知不
觉,脸颊上浮现一抹艳红。她终于忍不住呻吟道:「哦……哎哟……好舒服……
大力些……用力……再大力些都可以。」
沈钧猛地发力,一把将舒爽女身上衣物全部除下,再将她按倒在地,俯在她
胸口,在大山之间耕耘起来,换来的是银剑怪客更大大声放浪的叫声:「爽!好
爽……左边那只,再大力点……啊!舒服……手上再用力点……哦!对,对……
大力……呜呜……好爽……」
沈钧含糊不清道:「大馒头,好吃……好大馒头……生平仅见……大……」
不知过了多久又喃喃道:「饱了,换口味。」唇舌顺着她身体往下移,轻舔少女
平坦的小腹和圆润的肚脐。银剑怪客身体一阵战栗,口中舒爽的呻吟不断:「轻
轻舔更有感觉啊……轻轻……」
沈钧揉了揉她浑圆的屁股,将她的下身亵裤脱下,武功高强的银剑怪客便全
身一丝不挂了。她感觉到他虎视眈眈自己下身芳草地,不禁心生抗拒,闭合双腿,
环抱身前。沈钧道:「胜负未分,你想避战?」银剑怪客道:「胜负都是未知之
数,我为何要避战。只是为了此场战斗,本姑娘把身子给你亵玩,心有惆怅。」
她重又躺下。
沈钧分开她白嫩双腿,露出那片迷人芳草地,和下面销魂的桃源洞,银剑怪
客的阴毛显然精心梳理修剪过,倒三角的形状犹如肌肤上精美的黑色纹饰。阴毛
下的桃源洞口,颜色粉红,柔嫩的两瓣小阴唇看起来鲜艳欲滴,如同水蜜桃般诱
人可口。肥厚的大阴唇上有稀疏的毛发,散发水淋淋的光泽。
沈钧道:「能得一亲如此销魂蜜洞,就算做鬼也值了。」
银剑怪客淡淡道:「你的心愿我一定帮你达成。」
沈钧拿食中二指在对方蜜穴上沾点淫水,分开小阴唇,找到她的阴蒂,轻柔
揉动着,银剑怪客被他抚弄阴蒂,弄得心潮澎湃,淫水直流,发出一声声荡人心
魄的呻吟。沈钧更近一步,手指轻轻插入她阴道里,缓缓抽插。银剑怪客随着他
的节奏呻吟:「啊!你插……进去了……哇……插的好,嗯,恰到好处……舒服
……」
沈钧俯头,伸出舌头品尝她小穴的味道,涔涔淫水带点清香,他贪婪地吮吸。
银剑怪客道:「啊!不要,不要亲那里,不要……不要……」
沈钧道:「真是好味道啊,人间绝品。」
银剑怪客越发大声道:「啊!爽……哦……不……不能……不能亲本姑娘哪
里……你停下……不要啊……」
沈钧不停止,反而双手抬高她大腿,俯首在她阴部猛吸,饱吸她淫露花蜜。
银剑怪客:「啊……啊……啊……不要……啊……」
沈钧将大舌探入她桃源洞内,来回舔动。
「我要……要……我要……狠命舔……我要……要……舔。」
银剑怪客淫乱大叫道:「啊……本姑娘是仙女……啊……我成仙了……本姑
娘上天了……继续……继续让本姑娘升天……啊!啊!啊!……」终于她浑身一
阵抽搐,伴随着极致的呼喊,桃源洞涌出大量淫水,浸湿了沈钧面部,阴道泄出
的水花达到近四尺高,而且一浪接一浪,沈钧喝了个饱,还打了个饱嗝。
银蛇怪客终于喷潮完毕,瞪大美丽双眼望着天空,不住喘气,全身因为高潮
带来一身粉红,身体温度烫的吓人。
沈钧手握下身重新昂扬,青筋毕露的阳具,道:「银剑怪客,真正的战斗开
始了。我会向你证明我利器的厉害。」他将阳具伸到对方阴部,用红黑色的大龟
头摩擦着对方柔嫩的桃源洞口。
银剑怪客刚刚高潮过的身子一阵战栗,默默不语,她实在没有力气说话了,
沈钧要插她的小穴,她也不想也不能拒绝了。
而沈钧却不急着插入,只是不停在她敏感的洞口研磨,让她感觉被吊在半空
一样,不上不下,难受极了。沈钧看着她难受扭曲的身体道:「想要么,想要就
开口,开口求我。」银剑怪客哀叫道:「啊……你快插……插吧……快插进来…
…」
沈钧道:「你不开口求我,我是不会满足你的。只要你开口求我插你,插你
的小嫩穴,马上让你享受天堂般的快乐。」
「不……不……我不求……」
沈钧道:「我知道你很想要了的。」
银剑怪客道:「本姑娘不能求你,那样太没自尊了。」
沈钧用龟头在洞口画圈圈道;「只差一步了。」
终于她被研磨的失去最后防线:「啊!我求了……求你了……求你插我……
我很想被插……求你了……插吧……插吧……」
沈钧满意地应了一声道:「好,我就来插你嫩嫩的骚穴,把腿张大点,方便
我好插。」
他把阳具对准银剑怪客粉嫩的小穴口,腰部一发力,将那根丑陋狰狞的大阳
具插入了对方美丽的穴里,有着大量淫水润滑,这一插几乎是直没阳具根部。
结合的一瞬间,两人都痛叫了一声,惊喜交加。
沈钧发现武功高强的银剑怪客非但姿色倾国倾城,小穴更是让人欲仙欲死,
温软紧致的小穴,阳具插入好比跌入温柔乡里,一抽一插之间,快活无比。
银剑怪客只觉先前的吊半空的感觉完全不在了,身体的空虚被完全填满,让
她心里非常充实,而沈钧的抽插让她灵魂飘荡,销魂入骨。
沈钧摆好姿势,将她大腿分的开开的,俯在她身上有节奏的抽插起来。银剑
怪客一边迎合着他一边叫道:「哦,插得好爽,好舒服,哦,啊!你这一下顶的
真重,啊好深,好爽!」
沈钧边插边道:「叫你见识见识大爷的利器,干死你,干死你,干到贱人你
开口求饶!」
银剑怪客放浪叫道:「是,本姑娘是贱人,你用力插吧,插的越凶越好,本
贱人喜欢。」
「我插……我插……插死你……」沈钧看着阳具在美丽洞穴里出出进进,越
发卖力。
两人盘肠大战了良久,沈钧突然将阳具拔出,在银剑怪客屁股上拍了一记道:
「来,换个姿势,到大爷身上来。大爷要干的你高潮迭起。」
银剑怪客依言坐到他身上,配合他上下起伏。她硕大的乳房在胸前一荡一甩,
沈钧一把抓住,用力揉捏。她几乎要以为对方捏爆了她的乳房,痛呼道:「痛!
要破了。用力插啊,插,向上顶,对用力顶,呜呜,我好舒服。」
沈钧道:「啊!我插的爽啊,真是美妙的小穴,啊爽。我插,插穿你,插破
你,插透你!」
银剑怪客浪叫道:「哇!女上位好爽……本姑娘爽死了……哦哦哦……你的
阳具插的我实在太舒服了……加油……继续……插……插……插……别停……插
……狠命插……我不要命了……插……狠插……猛插我……我要升天……我要极
乐……哦……哦……哦……好爽……太爽了……插的好!」
沈钧被她淫声浪语激得狠插不断,阳具在对方小穴如打桩般进进出出,淫水
飞溅,道:「你的骚穴又紧了,插的好爽!」
银剑怪客叫道:「哦!哦!哦!你的也变大了好不好……呜呜呜……爽死我
了……要插死我了……啊……啊……」
沈钧突然大吼一声:「啊!本大爷忍不住了,要射了,要射进你的穴里。」
银剑怪客道:「好啊!射吧!射到我里面!射吧!我喜欢你射到我里面!」
就在这瞬间,沈钧连续怒吼,双拳握紧,下身在对方身上疯狂抽动,直撞得
对方「嗷嗷」直叫,最后龟头一阵颤动,一股股精液在对方桃源洞内激射而出,
带起对方身子一阵阵抽搐。
银剑怪客淫叫:「哦!哦!哦!你高潮射精了……射的我好爽……呜呜呜…
…我简直爽死了……哇哇哇……啊……本姑娘也要高潮了……啊……加油……高
潮……高潮来了……啊……本姑娘又升天了……」她感觉阴道中的阳具一阵胀大
抽搐,又多又浓稠精液喷发而出,混合她的淫液,小穴涨得满满的,涨得她爽翻
天了,娇躯如风中落花一般抖动不已,攀上愉悦的巅峰。
……………
银剑怪客将衣裳穿好,理顺发髻,瞥着对方道:「沈钧,你比本姑娘登顶在
先,按道理你输了,所以去死吧。」一剑刺进对方心窝。
沈钧捂住胸口挣扎一会,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银剑怪客淡淡瞥了眼尸体,挥剑斩成碎块,不作停留,身影翩翩,向林外飞
去,消失不见。
(第一章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