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农耕技术
旁边有人忽然大喊了一声什么,他马上捡起被扔在一旁的刀子,等着那看起
来相当缓慢的蠍尾从眼前掠过之后,一跃而起直直地往蜥蜴的头上劈下,一阵强
烈的痠麻感之后伴随而来的是剧痛,涅瓦洛觉得自己这一刀根本就是砍在石头上
……
而沼泽蠍尾蜥也不好受,虽然鳞片坚韧到刀子砍不穿,但斩下的力量还是必
须靠肌肉去承受,那一下砍在最脆弱的脑袋顿时让牠晕眩无比。
蠍尾抽在涅瓦洛的脖子上,在对手因疼痛而迟钝的时候,硬是把这个男人抽
到趴在地上,当时涅瓦洛望着那渐渐靠近的大嘴,只知道自己死定了……但他忽
然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整个人滚向一旁,而原本应该要至他於死地
的蜥蜴则大摇大摆地跑向又开始尖叫的孩子。
涅瓦洛直觉打不过傢伙就乾脆不打了,直接从地上爬起超越蜥蜴,下意识对
前方正在逃跑的孩子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下一秒他才想起这里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说修曼语,但看到孩子手上从头到尾
都抱着的一块肉饼,他忽然觉得:「这蜥蜴好像对人肉不太感兴趣,也许牠是想
吃孩子手上的东西,既然这样……」
马上从腰上掏出一块已经放了一阵子的狼肉,刚解开树叶,原本正追着孩子
奔驰的大蜥蜴忽然停了下来,一个夸张的转折之后来到涅瓦洛的面前,吐着舌头
摇着尾巴用一种相当贪婪的表情望着他手上的食物。
「这傢伙是狗吗……」看这跟狗没两样的反应跟动作,涅瓦洛顿时有些无奈,
他将那块狼肉顺手丢到蜥蜴的嘴里,只见那头蜥蜴似乎没吃过这种食物,咀嚼了
好一阵子,似乎在品尝着什么。
「阿特曼人不会随意喂食蜥蜴。」听见熟悉的标准修曼语,涅瓦洛转过头去
发现是一个穿着咒语学术士服装的中年男人,只见他露出亲切的笑容,蹲了下来
摸摸孩子的头,想要安抚孩子的情绪。
「请问……」这也许是涅瓦洛第一次见到咒语学术士,顿时不知道该怎么称
呼才好。
「叫我比林就行了。」
「比林先生,请问为什么这里的人不会想喂食蜥蜴?」
老实说他觉得那蜥蜴还蛮好相处的,而且好像对人肉不太感兴趣,除了尾巴
上的刺有些危险之外……
「因为阿……」
比林话还没说完,涅瓦洛就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顶他的大腿,转过身他就
被那蜥蜴的头颅吓了一跳,只见那傢伙正满脸期待地看着涅瓦洛,似乎希望可以
再讨到一点食物,这让他感到相当头痛,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狼肉了。
这时有一个少女从一旁跑了过来,涅瓦洛手上的这把刀应该就是她丢过来的,
少女万分紧张地抱住那孩子,不断检查孩子身上有没有受伤,用阿特曼的语言训
了孩子几句之后,才来到涅瓦洛的面前一面鞠躬一面说着什么。
他尽可能装做没看到少女鞠躬时,那几乎快要完成呈现在他面前的乳房,一
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是在跟你道谢,你只要说一句……就行了,那是『不用跟我客气』的意
思。」
涅瓦洛照着比林的说法重複了一遍,那少女忽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牵着孩
子的手再一次跟他鞠躬之后就离开了。
这时他才发现那少女的身高比任何阿特曼都要高得多,挺直身体就跟涅瓦洛
差不多高了,真正令人在意的是走路时那不断摆动的丰满臀部,让他联想起「救
命恩人」那白嫩的屁股,顿时吞了吞口水。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你是外地来的人吗?」比林说完之后翻开手上的书
本,在嘴里念着什么,然后伸手在涅瓦洛的背上摸了几下,后者忽然感觉到一种
奇特的暖流从背部扩散至全身,虽然这没办法治好他的伤,却能暂时驱除一些疼
痛。
「谢谢你……」咒语学术士的力量让他感到非常神奇,在道谢过后他才说道:
「我的确是从外地来,一个名为波洛波利丝的阿特曼小姐带我进来的,也许过一
阵子我就要离开了。」
「波洛波利丝吗?这位小姐是阿特曼里唯一的炼金系咒语学术士,如果她有
空的话你可以趁这段时间跟她学点东西。」他原本正要往前走,接着又回过头来
问道:「对了……你为什么要走到这里来?」
「呃……我曾经是一名农夫,因为无聊所以打算来看看这里的农田,不过这
里的农耕技术让我感到失望。」
「喔?我觉得还不错阿!为什么这么说?」这位咒语学术士显然来了兴趣,
他尾随在涅瓦洛的身后走入那种植着高大农作物的田地里。
「比林先生你看看这些农作物的根茎。」
涅瓦洛指着脚边那种植距离非常不规则的农作物,而比林也蹲下来仔细观察
一番,不过他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涅瓦洛这时才继续说道:「这么密集的种
植会让作物与作物之间互抢养分,久而久之种出来的作物品质就不好,除非这里
的人不在意……
「而且种植得这么密集,依靠人力收割的阿特曼农夫在里头活动肯定不方便,
更不用说这植物的茎这么粗壮,要割断相当费力……还有你看看这个,这里的农
田设计让灌溉非常的不方便,这应该是斜坡的田地这样种反而没有效率……」
涅瓦洛不断挑出阿特曼农耕技术的缺点,可以说在他眼里几乎没有什么优点
可言,比林也因此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好一阵子直到涅瓦洛把毛病都挑完了,
他们才走出农田。
这时涅瓦洛有些不耐烦的回头,望着那依旧跟在背后的蜥蜴,说道:「你烦
不烦阿!该回家就回家去,别一直跟在我的背后。」
显然蜥蜴是听不懂的。
「恩……涅瓦洛?我没说错吧?」见涅瓦洛点头之后他才继续说道:「这些
问题我们都没有考虑过,因为我们的祖先都是咒语学术士,对农民的事情完全不
了解,而且当地人好像也找不到方法解决粮食不足的问题,所以……能请你帮我
个忙吗?」
「呃……比林先生你说。」
「我需要一个深刻了解农耕技术的人,明天我会带一些人手来,我们从这一
块最贫瘠的农地开始改变,你觉得如何?」
「可是这需要大量的资金吧?除非这里没有钱的概念……」
「资金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帮我一个忙就行了……时间不早了,我
要先去沼泽地收集材料,明天早上我们就在这里碰面吧!」
说完之后比林就匆匆离开了,而涅瓦洛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确认位置,确定
那蜥蜴已经没有跟在后头之后,也离开了。
一回到住处,他看到波洛波利丝坐在桌子旁,似乎正在忙碌着什么研究,这
样一来他也不敢上前打扰,马上就回到房间里了。
桌上又多了一套衣服,不过看它尺寸显然不是给胸前「伟大」的救命恩人穿
的,涅瓦洛拿着这套为他准备的换洗衣物走到一楼后院的浴室洗澡去。
这里的浴室非常奇特,是用几块简单的木板拼凑而成,而浴室里生长着各式
各样的植物,看起来就像个专门用来种植植物的温室,一点都没有浴室的感觉。
他脱光之后走到一种会不断从叶片底下渗出水来的植物下方,就好像在淋雨一样
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但显然水是冷的。
当地人似乎没有洗热水的习惯,小时候涅瓦洛也常常洗冷水,所以也就没有
很在意。浴室里的植物还不时会散发出清淡的香气,让洗澡的人能够完完全全地
放松下来,这绝对是人间一大享受,如果有泡澡的地方那就更好了。
洗完澡之后,涅瓦洛就用水桶提着一桶水,拿着毛巾回到了房间,他看起来
好像真的很用心想照顾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过事实上他只是想干坏事而已。
将棉被卷起收在一旁,纤细的手臂、高耸的胸部、不盈一握的腰、修长的美
腿……
一口气呈现在涅瓦洛的面前,他急不可耐地用两手握住那白嫩的胸肉,不断
活动手指揉捏着,重複感受那令人着迷的弹性和软嫩,看着那忽然从指缝间弹出
的嫣红,他张嘴轻轻咬住,并用舌头来回舔弄着。
现在最令他感到好奇的,并不是阿特曼的文化、也不是农耕技术、不是自己
为何会在这里,而是眼前这女人美得令人心醉,美得让人不忍去玷汙,但玷汙了
就会爽得掉渣的性感身躯。
这一次他不止局限於胸前与跨下,他不断用手揉捏着女人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每当他听见女人嘴里发出那模糊的呻吟时,就会忍不住多揉捏几下,万分期待着
那令人酥麻的呻吟能够继续下去。
很快他就发现这女人的肩膀和脖子之间似乎比较敏感,不断变换手势按压着,
在按压的过程中还低下头去用嘴享受女人饱满的双唇。
将女人翻身,从肩颊骨的位置延着脊椎两旁一路往下摸索,用两手抚摸、拍
打着那性感的丰臀,望着被夹在双腿之间那若隐若现的肉缝,他不自禁地滴了些
口水在白嫩的臀部上,很快他就甩了甩头让自己恢复理智,继续刚才的工作……
「嗯……啊……嗯哼……」女人的呻吟声相当细微,也许是因为过於舒服,
脸颊上浮现了两朵可爱的红晕,无论是声音还是脸庞都让涅瓦洛一阵陶醉。
将头埋入双腿之间,舔弄着那已经有些湿润的花瓣,轻咬着那小巧可爱的花
蕊,试图用舌头钻入那美妙的花径之中,很快房间里除了吸允声和水声之外,就
只剩下女人舒服的呻吟。
「啊……嗯啊……嗯、嗯、嗯……」
男人的跨下相当难受,他觉得在这样下去说不定都有可能把床板顶穿,但他
还是坚持不懈地舔着那越来越水嫩可口的花儿,接着他口手并用,将手指顶入那
已经湿得一蹋糊涂的花径之中,舌头则疯狂舔着那因充血而尖挺的花蕊。
「啊……啊!」
女人的身体忽然有些紧绷,花径一阵收缩,在一连串的痉挛之中,大量的爱
液从花径之中倾泻而出,男人将整个嘴贴上去接,同时更加疯狂的舔弄着女人的
洞口。
「嗯!啊!啊!」
也许是男人的服务太过舒服,让她粉嫩的嘴唇微张,除了呻吟之外就是不断
喘息着。
男人掏出裤档里的棒子在女人双腿之间磨蹭着,他真的很想射在女人的身体
里,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做,一旦插进去他就必须负起扶养小孩的责任。
(这傢伙没有充足的性知识,以为插进去就会怀孕。)
所以他还是拖起了女人丰满的胸部,夹住了那坚挺的棒子,不断扭腰冲刺在
那两团软肉之间进进出出,透过摩擦来取得快感,发泄性欲。
「啊!」
在一阵疯狂的抽插之后,他用力地将下半身往前顶撞,大量的白色液体喷洒
在女人红润的脸上,很快涅瓦洛就发现这种在女人脸上喷满精液的行为和画面,
都让他感到兴奋无比,於是他将棒子再度塞入女人的嘴里,享受口交带来的强烈
快感之后,将棒子从嘴里抽出,将那乳白色的液体直接喷在女人的胸部上。
用手将女人脸上还有胸部上的精液抹匀,他开始用精液玩弄着脸颊和胸部,
甚至将沾满精液的手指伸入女人的嘴里,想要让她品尝精液的味道,虽然不久之
前就已经品尝过了。
玩累了之后他才用毛巾将女人的身体擦乾净,整理完一切之后才脱光衣服,
抱着女人那温暖柔嫩的身躯,在被窝之中静静地沉睡过去……
一大清早来到昨天约好见面的农地,已经有十几个人在那里等着他,其中有
昨天遇到的咒语学术士――比林,还有昨天那位跟自己道谢的少女,以及……那
头行为跟狗没两样的大蜥蜴。
他大概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居民都不喜欢拿东西喂蜥蜴了,这种蜥蜴虽然不吃
人但还是有足够的危险性,而且一但喂他们吃东西,他们就会赖再这里不走,相
当烦人。
「这块农地是这位女孩双亲的,她叫做齐碧琳丝,昨天我已经徵求过她双亲
的同意,同意让我们改变这块农地,那……我们该从哪里先下手呢?」
想要改变耕作方式就必须先有工具,於是他按照印象让他们制作耕田需要的
木犁、准备改变农田格局需要用的铲子、大量的碎石块和建筑用材料。
「你要这些材料做什么?难道是打算在这里盖些什么?」比林疑惑地问道,
在祝福系的咒语学术领域里他是专家,但这种跟民生有关的技术他就一窍不通了,
难得遇到一个了解农耕技术的人,他必须把握机会多了解一些。
「我的家乡习惯在开发田地之前先把地整平,这样农民工作起来会比较方便、
快速,这里的地看起来就像是个下坡,这里的农民在田里工作一定很不方便。」
他们用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先移走田里的农作物,然后一步一步将田地整
成大片的扇形,两个边界都切得相当笔直,接下来就是该怎么把地弄平,他带领
着那些人手将低处的土壤挖到高处,然后硬是将土地给压平,而那看起来被弄得
像小悬崖的土壁,则被他用碎石和建筑材料给补上,以防崩塌。
一块又一块的石壁和土地在涅瓦洛的指挥之下完成,远远看上去这就是一道
专门制作来给巨人行走的巨大阶梯……比林看着这年轻人的傑作,心中感到非常
的佩服,这种田地行走起来确实方便,而且远远看起来还相当的美观,简直就是
艺术。
「麻烦你把这些搬到那里……对!谢谢你!」
很快,地主的女儿,也就是昨天跟涅瓦洛道谢的女孩,也加入了土地的开发
工程之中,他们一直忙碌到用来照明土地的植物的光芒逐渐暗淡,才各自散去。
而涅瓦洛则坐在石壁边原,望着这开发到一半的田地,正在沉思着什么……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