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档】(0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好夜。
赵高左手捂住右臂上的伤口,苦笑着扭头望向后面,这算什么?灵魂复位?
草他娘!
凌乱的脚步声显示追杀他的人还在弄堂的拐角处,并且人数较之前只多不少。
和「三天前」一模一样,赵高知道如果事情正常发展,再过过几分钟,他就
要被砍死了。死亡时间他可以精确到分,甚至被砍了多少刀,砍在什么地方,他
都能准确指出来——这些在他「昨天」看到的警察档案里写得清清楚楚。
稍微查看了下,有三个地方被拉出几寸长口子。幸好,脖子后面的致命伤还
没出现。还没到最后一步。
不会死吧?赵高忍不住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空。赵高不相信有老天爷,很久之
前就不相信了,现在他也不相信。要是有老天爷,赵高只想操老天爷他二大爷的
表姨妈。死过一次的人,再回到将死那一刻,不是想操老天爷二大爷的表姨妈,
就是想操自己二大爷的表姨妈。
赵高现在不想死,非常不想死,「三天前」他可以死而无憾。现在,他只觉
得就是地球毁灭了他也要活着。从没像现在这样强烈得想活着,好好的活着,活
着干他们老婆,干他们女儿,干他们全家!
前面就是灯火通明的大街,后面却是漆黑的弄堂,光明与黑暗强烈的对比越
发衬托出后面的弄堂像一个噬人的妖怪。
赵高知道光明那边有一线希望,所以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停下来,点上烟,靠
在墙上,静静看着霸王带人上来砍自己。有一丝希望,即便是像狗一样,残喘活
着,他也不会放弃。街口过两分钟会有一个女的拦下一辆出租车。这就是他唯一
的希望。
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感觉还是像团浆糊,赵高用力按了下伤口,巨大的疼
痛让他模糊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加紧朝前跑去。
跑到街口,正好一个女的拉开车门,前脚踏上去。赵高觉得这真他娘的像是
在玩一个已经知道剧情游戏,将将在时间结束时,通过了关口。
不由分说将女的挤进里面,拉上车门。
「开车」,赵高低声喝道。
「去……去哪?」司机看着的赵高不断往外冒血的右臂,哆嗦地问道。虽然
在平民区混饭吃,这种浑身是血的乘客也是不多见。
「随便。」医院去不了,去了还要被砍一次。警察局不想去,也不能去。赵
高真觉得去哪里都可以,反正都要死,丫通关了还要自己死。
随你丫二大爷,扑街仔,白长了一张小白脸,我给你随到棺材里去。司机狠
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句,愤愤然用颤抖的手打了火,还是打算送去医院,再烂也是
一条命,只要脑袋在,好歹能保住一条命。
「师傅,去…去西门小区」,突然,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从赵高身边传出。
赵高这才记起那个被自己挤进来的女的。勉强歪过头打量那女的:至少是36C,
虽然不是巨乳,从侧面看过去很是娇挺,应该是没怎么被人摸过,摇起来应该很
过瘾。
赵高觉得会是美女。顺着往上看,脸上没化妆,瓜子脸,长发披肩,眼睛柔
柔的,好似林黛玉一般,赵高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美女。
女子想不到赵高会突然看他,像受惊的兔子般颤了颤。
赵高挤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笑容,咧嘴朝她笑了笑。微笑是赵高的大杀器,
不管是女的还是人妖,无不被他秒在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下。当然赵高对人妖没兴
趣…现在临死前小宇宙爆发,赵高更是觉得能媲美神技了。
于是,那个女的……猛的的往里靠去,柔柔弱弱的眼睛泛起丝丝水雾。
赵高倍受打击,意识逐渐模糊。老子算是风流鬼吧,不知道到了下面阎罗王
有没有什么奖励。
「他…他是我男朋友,我…我学过护理,他……他以前受伤都是我处理的。」
看到司机在后视镜上看自己,女子赶忙解释,语气还是柔柔弱弱,只是多了
些慌乱。司机撇撇嘴,没说话,狠狠地踩了脚踏启动,悬浮车呼啸而去。
 ****
「霸王哥,狗哥跑了」,追杀赵高的混混终于到了街口,看着呼啸而去的悬
浮车,一个混混不知所措的对另外一个貌似是头目级别的混混说到。
霸王哥猛地一巴掌拍向那个混混,将混混拍到马路边,然后一步追上去,等
混混爬起来,再一巴掌拍过去,再追上去,再一巴掌,一直拍到马路中间。
一边拍一边说「狗哥你老木!你他妈还叫他狗哥!叫疯狗!」。
霸王哥觉得这样教训小弟很霸气。自从赵高这样教训过他一次之后,霸王哥
就把这招学了过来,并且自认为已经发扬光大。
霸王哥也不去看那个被他拍在马路中间的小弟,低头看着自己手上带血的刀,
然后看向乱糟糟黑压压的混混群,心里觉得不对。
不对啊,狗哥这次怎么没杀人啊,净让我们砍了,这不是狗哥的风格啊…
难道是克隆人?如今虽然能克隆人了,但克隆人是跟原子弹一个类别的武器
啊,狗哥没这么大本事吧,我们洪兴是牛逼,但不会牛逼到这地步吧……算了,
算了,克隆你妹!
想不通的霸王哥不想了,挥了挥手上的刀,对混混们吼道,「回去了,回去
了,散了啊,散了啊,再不散警察出来扫地了……」
2白素素
「水,我要水。」周围一片漆黑,赵高却感觉像是坐在火里,浑身燥热难受,
忍不住喊到。白素素看着躺在床上的赵高,终于舒了口气,已经三天了,赵高终
于说话了。
就这样死了?赵高真想操老天爷二大爷的表姨妈。「三天前」死了,「三天
后」还要再死一次?玩自己也不是这种搞法吧。
同一个时间段,同一条街,自己被几十个兄弟追杀,最后被砍死在那条巷里。
自己倒下去,然后又慢慢浮起,停在半空。看着自己身上血肉飞溅,赵高觉得很
荒诞。
然后看着霸王带人在自己身上片了几刀后离去,看着路人报警,到警察封锁
现场,再看着法医解剖尸体,最后看着尸体被放进冷冻室。赵高从最初的荒诞不
真实感到最后完全麻木,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起初他动不了,只能
跟着尸体移动,后来尸体被放进冷冻室了,他才能自由行动。
赵高先去听了警察的案情分析。最后定性是黑社会火拼,那些警察欢声雀跃,
为一个黑色会老大死了高兴不已。然后到楼上看了警察局长。看着那张忠厚威严
的脸在烟雾里忽隐忽现,看着小时候他叫叔叔的长者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看着
他面前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一排警徽,赵高有些伤感,不禁回忆起以往的一幕幕。
大学毕业后他找到当时还是副局长的长者,告诉他,自己想去当卧底。长者
叹了口气,用当时还叫赵卫国的赵高不能理解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重重地拍了拍
赵高的肩膀,最后什么也没说。再然后,赵高在他一步步安排下做到了洪兴话事
人的位置。这些年,赵高生日,长者都会送他一个警徽,每年都是一样的警徽,
用相同的盒子包着。赵高收到礼物后,先盒子密封好,然后绑上石头,扔到他家
别墅后面的池塘里。却不想被他挖出来了。
长者把一个一个放到盒子里。后面的发展却出乎赵高意料!
长者将盒子收进抽屉,拿起电话,想了一下,开始拨一个号码,然户用低沉
声音对那边说道:「他死了……对,被人砍死的……放心,我搜过了,没东西的
…有什么证据的话,他就不会杀老缪一家了,放心吧。你不也是确定他手里没证
据才派人杀他的……」
赵高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他肯定电话里长者说的是他。老缪,就是他小时
候叫缪叔叔,后来一直认为是大仇人的人。赵高也没杀他全家,只是杀了他以及
他两个儿子,干了他两个儿媳而已。赵高一直不相信老天爷,天理报应那是扯淡,
赵高只想靠自己血债血偿,这也是他从光明到黑暗的原因,既然光明里看不到希
望,我便到黑暗里寻找希望。
赵高一直以为缪家三人是自己唯一的仇人,当年陷害他父亲侮辱他母亲的就
是缪家三人,本以为已经用仇人的血洗清了父亲的冤屈母亲的耻辱,本以为自己
可以死而无憾。赵高没有哪一刻像那时那样绝望,希望——希望自己活着。
后面两天赵高一直跟着他,跟着他上厕所,跟着他应酬,跟着他回家,他想
知道自己的仇人还有谁,但是却再也没看到他跟那个他通过电话。
赵高也不知道,就算自己知道了那个他又有什么用。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个状
态能保持到什么时候,或许下一刻就会灰飞烟灭。心里充满了巨大的不甘。
到了第三天,赵高正要跟着他出门时,天花板突然出现一个黑洞,赵高不知
道宇宙中的黑洞是什么样子,但他确定出现的就是黑洞。突如其来的黑洞用力拉
扯着赵高,长者毫无反应,他看不见!只有赵高能看见!
赵高被拉进了黑洞,赵高感觉过山车一样,颠簸了几分钟,然后他就回到了
「三天前」,血肉模糊那一刻。
他已经将这三天的经历不知道回忆了几遍,特别是那个电话,无数次浮现在
他脑海里。每回忆一次,赵高的狂怒就加重一分。
白素素将手放在赵高因为咬牙鼓起的脸部肌肉上,记忆里那张灿烂的笑脸重
叠到现在这张咬牙切齿的脸上。白素素眼神里不禁流露出心疼神情,俯下身,在
赵高嘴唇上轻轻一吻。

正当赵高感觉自己快要崩溃时,突然感觉到正前方有一个好闻的物体靠近,
本能的迎上去。赵高顿时觉得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不管不顾地吸允起来。但
是那个物体却挣扎得越来越厉害,赵高伸出双手,向前抱住那个物体,用力压住。
那个物体终于不动了,赵高放心地吸允起来。
白素素无数次想过初吻会是什么样子,她就是再想无数次也想不到会是如今
这样的。白素素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只能被动配合着赵高。赵高将白素素的舌头
勾到自己嘴里,噙住半片舌头,用牙齿轻轻刮着,偶尔咂巴几下。白素素感到自
己脸越来越红,整个人已经倾倒在赵高身上,双腿下意识绞着,胸部也越来越难
受。
发觉物体不再乱动,赵高便松开双手,移到两块顶住自己的突起上。两块突
起比自己嘴里吸允的要热许多,但比自己要凉许多,于是开始使劲摩擦。不一伙,
发现两团突起可以变形,无师自通地变摩擦为揉捏。
白素素看到赵高的两只手攀覆到自己的胸部,使劲得揉捏着,嘴里想要说不
要,无奈整个嘴巴都被堵住,只能发出几声「呜呜」声,最后「呜呜」声也逐渐
消失。白素素觉得自己要死了,胸部的肿胀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带有一丝疼
痛的快感。这种快感驱使白素素将胸部更加用力地往向下压,好让赵高揉搓得更
用力。
仿佛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刹那,白素素双眼迷离,整个人已经完全倒
在赵高身上,开始剧烈的抖动着,达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高潮。乳房还在赵高手里
不断变换着形状,两人的嘴巴也紧紧贴在一起,白素素已经没有力气去偶尔吸允
一下赵高的舌头,只能随着赵高的舌头转来转去。
突然,赵高放开白素素的舌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原来,白素素素的手
在赵高身上抚摸时碰到了赵高的伤口。白素素这才意识到赵高还是一位病人,虽
然强力绷带不至于使赵高伤口崩裂,但白素素一想到自己刚刚这么「对待」
一位病人,脸上忍不住一阵发烧。
顾不得发麻的舌头以及潮湿的内裤,白素素打来水,开始帮赵高清理全身。
虽然赵高的裸体白素素昨天已经看过好几次了,做这些事倒也不像上次那样
手忙脚乱,但白素素的脸却越来越红。赵高粗大的阳具在白素素眼前晃来晃去,
晃来晃去,白素素只觉得脸越来越烫,越来越烫。虽然赵高刚才是无意识地做运
动,但是他下面的兄弟可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非常正常的勃起了。
将赵高全身重新清理了一遍后,白素素的脸也红的要滴出水来了。用被子将
这羞人的丑东西轻轻盖住,白素素长长地吁了口气。
去厕所换下湿透的内裤,白素素重新坐到床边,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眼角
总是忍不住瞧被子那处毫无软下去迹象的突起。白素素虽然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
女,但基本生理知识还是了解一些,知道这种长时间勃起不发泄对人体是有害的。
白素素好看的鼻子皱了皱,看着那张不再咬牙切齿的脸,扑哧笑了起来。
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白素素将被子掀开,重新露出那具粗大的阳具。
看着用两只手包住还露出一大截的阳具,白素素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又看着
鸡蛋大的龟头,用口比了比,发觉自己的嘴巴不一定能含得下。虽然已经下决心
用嘴让赵高发泄出来,但到底怎么口交,白素素仅有的经验都来自偷偷摸摸看过
的几部电影。看着异于电影的巨大阳具,白素素忍不住暗暗发愁。用舌头轻轻舔
了下龟头,看着油光发亮的龟头,促狭心起,拉着在自己脸上划了划,龟头滑过
脸庞,白素素也分不清哪个更滑。
戏耍了一阵,白素素终于将龟头吞进嘴巴里,巨大的龟头将白素素的嘴巴塞
得鼓鼓的。白素素学着电影里女优的姿势开始吞吐,倒也有模有样,偶尔还睁大
眼睛朝赵高看去。媚眼如丝,赵高如果有意识的话,说不得已经一泄如注了。
白素素没意识到自己做出了多么撩人的动作,仍然尽心尽力地舔弄着。虽然
牙齿不时碰到龟头,但这种久违的青涩快感还是让赵高忍住呻吟起来。终于在白
素素又舔又咬的努力之下,赵高感觉到一阵泄意。
白素素看到阳具暴起的青筋,隐约知道赵高要发泄了,便奋力加快吞吐了几
次,哪知道最后一次将阳具吞进嘴里时,却感到一束稠稠的水柱打到口腔上。却
是赵高直接射在了她口里。白素素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顾不得收拾收拾,白素
素直奔厕所,赵高这次射的又多又急,虽然咽下去了一些,剩下的还是把白素素
嘴巴撑得满满的。
白素素洗刷完毕,看到软下去了还是一大坨的阳具,忍不住啐了一口,轻轻
拍打了一下让她又累又羞的家伙,然后整理仔细清理干净,重新将被子盖上。
发泄完毕后,赵高疲惫的神经松弛下来,沉沉地睡过去。
PS:
背景设在未来,是因为…我喜欢科幻…仅此而已。另外,背景设在未来,有
些东西也好编一点。还有就是肉戏,这是小弟第一次写h文,肉戏又不想直接这
么依依啊啊来的,所以实在在难写,写得不好,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小弟都接受,
也努力改正,但还请多包涵。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