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死灵生物
「别紧张,是我……」
涅瓦洛双手平举,望着那快要刺入他喉咙的刀刃,脸上好像少了一点紧张感。
蕾洛娜放下自己的飞刀,简单说了一句「抱歉」之后就跟在涅瓦洛的身后,两人
一前一后走入了那黑暗到难以分辨方向的空间之中。
走到一半涅瓦洛忽然伸手往后挡,却不小心摸到蕾洛娜的脸,那种滑嫩柔软
的触感实在是非常舒服,而手心能隐约感受到让人心痒的鼻息。
虽然有点不舍但他还是赶快把手放下,他可不希望下一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
手被砍断,虽然少了生存动力,但死和生不如死毕竟还是有一点差别的……
「小心,这里有几块地板底下有东西,踩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的「耳目」可以感觉到周围物质的厚度,也因为这样,即使光天化日之下
也不明显的一个机关,在黑暗中他也能清楚地看见。
事实上这里的机关非常密集,密集到涅瓦洛相当伤脑筋,他能清楚看见这些
东西都走得相当辛苦了,蕾洛娜即使是身经百战的暗杀者,面对这样的黑暗还是
无能为力。
於是,对涅瓦洛来说只要五分钟就能通过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个非常漫长
的过程。
「等一下……你的右脚再往前一些,对、对就是那里……」
他开始指挥起蕾洛娜的动作,有时候为了通过一些比较困难的位置,她还会
做出相当性感的动作,但遗憾的是涅瓦洛的「耳目」,只能隐约感觉出蕾洛娜身
体的厚度而已,现在对他来说周围的东西就像是许多不一样的影子组成的。
所以理所当然,蕾洛娜高高翘起的臀部还有因为俯身而更显丰满的胸部,这
些视觉的飨宴对此刻的他来说暂时无缘。
好不容易他们终於来到了一道门前,他犹豫了好一阵子之后,在蕾洛娜的同
意之下才伸手去拉下墙上的拉桿,事实上他不知道这么做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
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危险那肯定是很不好的事情。
很快他们就听见了机械运转的声音,还有一些轻微的金属碰撞声,眼前尘封
已久的大门终於缓缓开启,当他们走下门后方的阶梯,整个空间的照明灯具都亮
了起来,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一个没有特殊材质、特殊机械,看起来科技
好像一下子倒退了几百年的地方。
到处都是堆积的石砖,大量的石砖堆积成一个小丘,而这样的小丘在这里大
概有一两百个,远远看上去其实有些壮观,不过这样的地方在涅瓦洛眼里越看越
眼熟,他总觉得这里好像是……
「坟墓。」蕾洛娜很直接的说出了他的想法,这里的确就像是一个坟墓。
涅瓦洛再度闭上眼睛,而蕾洛娜也很有默契地站到他的身前,她知道这个男
人莫名其妙进入类似沉睡或梦游的状况时,就是在利用自己的能力探索环境,这
是一种非常不设防的状态,理所当然就需要有人保护他。
「这里的确是坟墓,石砖底下埋着东西……」
现在的涅瓦洛觉得自己声音非常小,很简单的原因,因为听觉已经远离了他
的本体一段距离,他只是按照平常的说话习惯在控制音量,有些时候他甚至不觉
得自己在说话,非常难受。
「对了……蕾洛娜,我探索到一个距离之后,就会听不见本体周围的声音,
所以有什么事情直接摇晃我的身体,这样我就知道了。」
这时候他连自己在说什么都听不到了,他只能让「耳目」回头,透过视觉来
确定自己有在说话,以及蕾洛娜有没有听见。
这个空间似乎没有什么机关,但是有个东西却非常令人在意,涅瓦洛很快就
找到了一个不怎么明显的门,而整个空间之中除了他们身后的大门之外,也只有
这个小门了,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小门,而是站在小门附近角落的一具骷髅。
就算是屍体还完好的死人也不能站得这么直,而这全身上下没有肌肉的东西
就像雕像一样站在那里,这怎么看怎么诡异……
「蕾洛娜,那个方向有一道门,但是门的旁边站了一具骷髅。」
当涅瓦洛睁开眼睛并不会马上收回「耳目」,但是他的本体却可以恢复大部
分听力和视力,只有当他把应该是「狂化」的力量收回之后,「耳目」的影响才
会消失。
「死灵生物?」
当蕾洛娜听到「站」这个字眼的时候,她就不认为那骷髅是死物,沼泽之塔
骑士团内的那位死灵法师就是这方面的专家。
生物是不能被「制造」出来的,造物一般来说被认为是神的权利,但死灵生
物是例外。
就拿人的生命型态来说好了,人基本上是由人格、生命、灵魂依附在肉体组
成,而成为死灵生物的人则是肉体依附在灵魂、生命组成,这代表着他们的身体
不再是弱点,也不容易死亡。
这种生物的存在比死灵法师的历史更加悠久,它们一直是死灵法师重点研究
的对象,到现在仍然没有人能明白这种生物存在的原因。
跟涅瓦洛简单解释了一下这种生物的存在之后,涅瓦洛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
然,他过去模糊的记忆之中,也没有任何关於死灵生物的印象,正常人在得知屍
体可以活动的时候,那种心情就跟此刻的涅瓦洛差不多。
「所以说那傢伙是骷髅兵?很难对付吗?」
「练习一下你的斗气。」蕾洛娜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扔了一把四足
机械掉落的飞刀给他,很显然是要他去跟那个骷髅兵交手。
「好吧……我试试。」
涅瓦洛手持飞刀小心意意的靠近那个傢伙,那骷髅兵似乎也注意到他的存在
了,相当缓慢的转过头来,它拖着沉重的脚步开始往涅瓦洛的方向靠近,虽然这
傢伙没有眼睛也没有喉咙,但涅瓦洛还是感受到了一点情绪……
那好像是人肌饿时产生的贪婪……
「别被死灵生物碰到,他们的食物是灵魂和生命。」
虽然不知道蕾洛娜的意思,总之就是别被这傢伙碰到身体就对了,涅瓦洛开
始从体内激发出斗气,由於他的斗气才刚入门,所以不能像蕾洛娜一样给人一种
凶猛凌厉的感觉,奇怪的是当他挥刀的时候蕾洛娜才察觉到斗气的存在。
涅瓦洛的斗气并没有包覆住武器,而是只延着刀刃的位置喷出,就好像只是
单纯延长了刀刃的面积和长度,最大的特点就是这斗气竟然薄到要不是蕾洛娜视
力够好,根本就难以发现的程度。
看见骷髅兵一只手伸了过来,涅瓦洛下意识地砍断了骷髅的手骨,正常人被
砍断手应该是后退或者因为疼痛而行动困难,但骷髅兵却感受不到这些,在断了
一只手之后马上加快了动作,几乎整个骨架往他身上扑去,而这种时候就跟涅瓦
洛想得一模一样……
周围的一切又开始变慢了。
他手上才一把武器,刚出手完的他没想到骷髅兵会直接扑上来,他下意识抬
起了自己的腿往脊椎的方向踢去,直接一脚把它给踢飞。
见到这样的动作,蕾洛娜皱起了眉头。
「脚麻了……」这时涅瓦洛才感觉到敌人的威胁性,他没想到只是鞋子碰到
敌人的身体而已,脚掌的力气好像被直接抽光一样,整个麻掉了。
这导致了他的行动不便,至少要一两分钟才可以恢复过来,他两步向前手起
刀落直接砍下骷髅兵的头颅,但没想到的是在失去了头的情况下对方依然可以活
动,仅剩的手骨往他的心脏摸去,他吓得马上拉开距离,却感觉到自己的小腿失
去知觉,差一点整个人摔倒在地。
刚才断掉的那只手骨居然握在小腿上,他用马上出刀将四根指骨割断,这时
候他的左脚已经没了力气,只能勉强用一只脚站着,看着那无头的骷髅用比刚才
更快了一些的走路速度靠近。
这时他瞄准了骷髅伸来的手臂用力砍了下去,并且再它坠地之前又顺手砍了
一刀,直接将那手掌给肢解,接着一刀砍断了腰部的脊椎骨。没想到失去了上半
身的重量,下半身的奔跑速度忽然变快,就在涅瓦洛措手不及要倒下的时候,一
只手从他背后撑住,几道银光一闪而过,将骷髅的双腿给肢解了。
蕾洛娜蹲下来,用飞刀翻了翻那已经无法动弹的手骨,真正让她在意的是刚
才被涅瓦洛砍断的位置,只见那切面超乎想像的平整、光滑。
这世界上的冷兵器大致上可以分为两大类,那就是利器以及钝器,前着的重
点在切割和斩断的特性,可以轻易的伤害大部分生物的肉体和要害,而且使用上
也比较容易上手,另外一种兵器就比较少见,钝器大部分是铁匠或工匠的工具,
很少有人拿它来当作武器。
钝器不强调切割以及斩断,而是以强悍的打击、击退还有力量的贯穿性为主,
大陆上比较常见的钝兵器是战锤和钉锤,钝器不止是重,打击时还必须承受比利
器更严重的反作用力,所以使用者一定得像是暗泉洛德这种拥有强悍肉体力量的
人,这可不是单纯斗气能解决的问题,但它的强悍破坏力也是无庸置疑的。
利器难以砍穿的大盾,钝器也不一定打的坏,但是持盾的人能挡下利器的斩
击却挡不下钝器的冲击,那强悍的冲击力量能让防守的人失利,甚至还有可能直
接伤及筋骨,这就是钝器的优势,它可以突破大部分的物理防禦.
神奇的是,斗气的性质比起利器更偏向钝器,被斗气包覆住的刀刃比较像是
一个棍子,虽然不会因此失去刀刃该有的锋利,却也相当巧妙地给刀刃富有钝器
的特性,除了杀伤范围、杀伤力更强之外,也能像钝器一样让力量贯穿物理防禦
.
所以斗气之间的战斗都是以「碰撞」来形容,如果用斗气砍断这骷髅兵的手
骨,那断面一定会是粗糙的,甚至还有可能导致骨头碎裂。
但涅瓦洛的斗气却不像是钝器,而更像是利器,他激发出来的斗气薄得像纸,
那激发出来的斗气超乎想像的锋利,那切面看不到被斗气破坏过的痕迹,比较像
是被一把锋利到难以置信的刀给切开的。
她相信这问题的原因,应该是出在不久之前她给涅瓦洛和齐碧琳斯植入的灵
魂身上,狂暴战士的斗气确实会因为植入灵魂的不同而有些许变化,但这男人身
上的变化已经超出常识所能理解的范围。
另外还有一点让她感到疑惑,刚才涅瓦洛下意识踢击的动作,还有那连续斩
击的动作,一点都不像是没练过武术的人……
「我好多了,走吧!」
两人穿过了小门来到另一个黑暗走廊,依旧是利用涅瓦洛的能力来探路,很
快他们就找到了下一扇门。
这次他们来到一个相当宽广的空间,楼梯的最底层是巨大的扇型,这些扇形
玻璃总共有四片,玻璃与玻璃之间是看起来像是由金属打造而成的走道,以及悬
浮在正中央的那颗作用不明的机械。
很快的蕾洛娜就发现了有人在这待过的痕迹,这次她没有动身上前去查看,
而是让涅瓦洛用他的能力去侦查,确定前方没有任何敌人之后,他们才走了进去,
没想到一脚才跨过门槛,背后的门以惊人的速度关上,而奇怪的是如果不仔细看
的话,根本就不知道这面墙壁是一扇门。
「看样子没有回头路了!」涅瓦洛搔了搔头,还好他们已经把东西都带在身
上了。
「就是这里了。」蕾洛娜相当肯定地说道,看样子他们已经找到了目的地,
暂时不用担心食物不够会饿死在这里的问题。
「这里什么都没有阿……」
顺着蕾洛娜的手指看去,眼前的景象直接解决了涅瓦洛的疑惑,那是一道美
丽的瀑布,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瀑布的源头看起来像水管的尽头,一个石制水管
的切面,大量的水流从悬崖上坠落,在底下变成了一个月牙形状的美丽湖泊。
他们在这里寻找下去的方法,就跟之前的暗泉洛德还有齐碧琳丝一样,蕾洛
娜打开了一个作用不明的小房间,涅瓦洛直接拦住了她,先一步走进去查看。
没想到才刚走进去背后的门就关上了,涅瓦洛如临大敌地举起飞刀摆出战斗
姿态,但除了地板有些微震动的感觉之外,没有其它异常,接着他透过房间一旁
的玻璃看见了底层的美景,每一秒过去地面都会越来越近。
这神奇的机械让涅瓦洛感到相当震撼,这房间居然会自己下降。
「涅瓦洛先生!」
房间门才刚再度开启,涅瓦洛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齐碧琳丝惊喜地看着这
个熟人,在涅瓦洛还来不及反应就扑上来给他一个拥抱,那银白色的秀发弄得他
有些痒,他笑了笑,轻轻地把齐碧琳丝推开。
「暗泉洛德呢?」
当他问了这个问题的时候,齐碧琳丝的表情很明显地有些怪异,那开心的笑
容变成了一种强颜欢笑,涅瓦洛猜想:「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但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暗泉洛德真的重伤或没命,这女孩应该会
直接哭出来才对。
「洛德先生……他在这里……蕾洛娜小姐呢?」
「她在上面等我,我现在要回去接她了,要跟我一起来吗?」
总觉得几天没见面而已,这个女孩变得有点奇怪,涅瓦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那种变化,最明显的大概就是她的走路姿势有点彆扭。
「蕾洛娜小姐!」就跟看到涅瓦洛时的反应一样,见到眉头深锁的蕾洛娜她
第一时间就扑了上去,而蕾洛娜也就顺势抱住了她,两个女生因为拥抱,那两对
乳房被挤压得变成了相当诱人的形状。
涅瓦洛用「耳目」埋入两个女生的胸口之中,彷彿能感受到的柔软让他忍不
住硬了……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