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别记】(殷素素篇+朱九真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倚天屠龙别记六、殷素素篇
话说张翠山、殷素素和谢逊来到冰火岛已近十年,儿子张无忌也已八、九岁
了,不知是否气候关系,身体比寻常小孩硬朗许多,谢逊整天留心海流风向,已
知归期已近,时间无多所以逼得无忌记忆武功也愈加严厉起来。晚上时谢逊一人
独居于山后离得三人远远的以苦思屠龙刀的秘密。这晚……
殷素素:五哥,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张翠山看着无忌熟睡的脸,道:什么事?是否关于义兄?
殷素素点一点头,道:你是否留意到义兄最近脾气不太好,常常独自一人立
在岸边。
张翠山摸着张无忌脸上的巴掌印,道:我已注意到了,他对无忌也亦发严格
起来了。
殷素素:他对无忌是没话说,可是不知是否是……
张翠山:你是说他心病复发?
殷素素:对,我想起以前能害怕的很,但我知道义兄的遭遇后也能谅解,但
始终有点担心。
张翠山将殷素素拥进怀里:不用怕,我看义兄应该不会这样,他很久都没发
作了。
殷素素闻着张翠山身上男子的气息,身体有点发软,道:希望你说的没错。
张翠山吻了吻怀中的玉人,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护着你们。
张翠山发觉殷素素的身体有点发烫,心下一荡,手伸进了殷素素的衣服中,
轻轻的抚摸起来,殷素素渐渐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
殷素素:别……这样……无忌在这……哦……不要摸。
张翠山一边用手摸着殷素素几乎裂衣而出饱满的丰胸,一边道:无忌已睡着
了,他不会醒的,义兄住离我们那么远,他也不会听见……你那诱人的呻吟的。
张翠山抱起殷素素放到床上,便将殷素素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去,仔细的看
着殷素素迷人的身体,虽说以生下无忌但殷素素的身体没留下任何痕迹,腰仍然
那样的细,圆润的大腿,高翘的臀部,而原本高耸的胸部也因喂食无忌母乳而越
发的丰满了。
殷素素结婚已十年但仍是害羞,被丈夫的眼光看的浑身发烫,呻吟声也出了
起来,道:还这样……欺负人家,人家的……呻吟会那么大……不都是你……干
得人家……已经死去活来的。
张翠山匆匆脱掉衣服,抱住了殷素素,一边深情的吻着殷素素的小嘴,一手
渐渐伸到腹部下,搓揉起殷素素的大腿,道:那得怪你,长得这样动人,让我欲
罢不能,而且你也很喜欢不是吗?
殷素素的腿已受不了佻逗,圈住了张翠山的腰,呻吟道:不都是……你……
啊……把人家变得……这样淫荡。
张翠山的肉棒其实早已高高立起,但仍不想一下就进去,只将肉棒压住殷素
素的大腿不停的移动,殷素素紧紧抱住张翠山,将张翠山的头压在自己深深的乳
沟上。张翠山深深吸了一口充满乳香的甜美气息,含住了雪白的胸脯,轻轻咬了
起来。
殷素素哀求:五哥……你急死人家了……快进来吧……人家的小穴等着你…
…大家伙的……来到呢。
张翠山见时机成熟,将大肉棒对准殷素素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因为充
分的前戏使得殷素素没半分痛苦的感觉,只感到一波波强烈的快感,随着张翠山
肉棒一次次的抽插那样的勇猛,被一次次的快感渐渐推上了高潮,张翠山一边保
持肉棒在殷素素的小穴中大幅度的进出,一边吸着殷素素的乳房,殷素素的豪乳
随着张翠山一次次强烈的插入而不停的晃动着,张翠山正享受着乳房在口中跳动
的滋味。
张翠山:素妹,你……的穴好仅……一点都不像生过无忌……每次都吸得我
快不行了。
殷素素:五哥……在用力些……哦……在大些……啊……你真好。
殷素素:五哥……插死我……我是妖女……哦……你干死我吧。
张翠山抱紧殷素素的腰部更是一轮快攻,使得殷素素爽得两眼几乎翻了过去,
才爆炸般的将精液尽数射进殷素素的小穴,张翠山搂住身体倚向一块软泥般的殷
素素。
张翠山:素妹……我们去洗澡吧。
殷素素勉强伸起手,推了推张翠山道:你把人家都快弄死了,人家哪还有力
气去啊。你先去洗吧。
张翠山吻了吻殷素素的胸脯,才收拾的去洗澡,洗后照常般的调气以恢复刚
刚失去的元气,这边不说。
山洞内殷素素躺了一回,觉得体力渐复,站了起来走过无忌身边,见无忌仍
紧密着眼睛睡觉,心里顽皮的念头一起,轻轻的将无忌的裤子除下,欣赏般的看
着无忌的肉棒,忽然轻张樱桃小嘴,将无忌的肉棒含住吸舔了起来,只感觉肉棒
在小嘴中不停的变大,都有点呼吸困难,才将他吐出,只觉的无忌的肉棒竟已比
之丈夫还大,心神巨荡下又含住了肉棒,忽然感觉到有人紧压着自己的头,眼一
抬竟看见无忌以张大眼睛看着他,而无忌的两手正按着殷素素的头。
无忌低呼道:吗,好棒……真舒服。
殷素素用力将头从两手中抽出,只看到无忌眼光不停的在自己坚挺的丰胸和
大腿之间看着,殷素素害羞了起来,手遮着重要部位,但这样反而更是诱人,无
忌的喘息声渐渐重了起来。
无忌:妈,其实我刚刚都醒着,你们做的我都看到了,妈你真漂亮,我……
我想。
殷素素道:不行的,我们是母子啊!
无忌道:那你又来吸我的,我只想要使母亲你快乐啊。
无忌说着扑到了殷素素身上,将殷素素压回床上,手将殷素素螫着胸部的手
拉开,口便去含着母亲巨大的乳房像婴儿般的吸允,殷素素虽不愿意但身体乏力
抵挡不住无忌的力量,而刚刚高潮留在身体的余韵,随着无忌拙劣的技术渐渐又
回到身上,也不禁呻吟起来。
无忌听到母亲的呻吟声更是高兴,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母亲的大腿拉开,肉棒
对准母亲的小穴便插了进去。殷素素受到突来的冲击,臀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是
床,只好咬着牙接受着无忌一波波用力的抽插,无忌大出大入的抽着,手捏着母
亲骄人的乳房,享受着光润的滋味,殷素素在伦理的压力和无忌傲人的肉棒下很
快的就攀上了高潮。
殷素素:哦……儿子……你好棒……居然比……还大……啊。
殷素素:母亲……的小穴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干爆了……你饶了我吧。
张无忌在一番抽插后渐渐恢复了理性,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何事,便将动作停
了下来,但仍舍不得将肉棒从母亲的小穴中抽出,殷素素呼出了一口大气。
殷素素笑道:哦!想不到你这这样厉害。娘差点给你干死……不要紧张…已
经发生就算了…来让娘来伺候你。
殷素素说着将无忌押到床上,不舍的将小穴提起,接着用傲人的双乳紧紧包
住无忌的肉棒,双手捧着乳房,向小穴般的搓着肉棒,无忌第一次便尝到两种滋
味又想到这样的美女居然是自己的母亲,又肯和自己相爱,胡思乱想下只觉得母
亲的双乳带给自己无限的快感,便不自主的将精液全喷在母亲身上。
殷素素缓缓站起,帮无忌将衣服整理好,道:如果你不说出去,以后……娘
再帮你……说着边羞红着脸赶去洗澡。
倚天屠龙别记七、朱九真篇
话说在张无忌在红梅山庄被卫璧等三人打成重伤后,二十余日的养伤期间,
朱九真常常陪伴在张无忌的床边跟他一起唱歌猜谜、讲故事说笑,就像大姊姊服
侍生病的弟弟一般,细心体贴,无微不至。
但是此时的他却不知道这是一个极为阴险的计谋,正在一步步的引他进入陷
阱之中。
朱九真:爹,你叫我侍候这小鬼,到底还要多久,人家不依啦,您明明知道
……
朱长龄:傻孩子,爹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张无忌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
了,在你武师叔到此之前你绝对不可漏出马脚,不然就会功亏一篑,知道吗?
朱九真:爹,可是……
朱长龄:别可是了,你放心,爹什么都知道,到时候我会叫卫璧那小子负起
责任来的,不会让你吃亏的。
朱九真:爹,你……你都知道了……我……
朱长龄:我当然知道了,只是你……唉……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你却……
却如此的随便,你难道就不怕失了我们朱家的颜面吗?想当初我朱家以侠义自命,
你高祖子柳公全力辅佐一灯大师,在大理国官居宰相,后来助守襄阳,名扬天下,
那是何等的英雄?那知子孙不肖,好好一名闺女,却是如此……
朱九真:爹,我……可是表哥他……他……他说只有如此才能永远和我在一
起,我……我……绝对不想输给那个武青婴,绝不……
朱长龄:罢了,总之大错已经铸成,只要你做好这件事,爹会给你做主,你
可要千万小心,别让张无忌发生了任何的意外。对了,他的伤势最近如何?好多
了吗?
朱九真:差不多都好了,只是……不过,我想没什么大不了的。
朱长龄:咦?真儿,只是什么,你该不会是有事瞒着爹吧!
朱九真:没有啦。只是张无忌那小子有时候会突然消失,找也找不到,每次
他回来后我都有问他去了哪里,可是他回答总是含糊不清,说是去看风景散心,
可是每次都去了那么久。
朱长龄:是吗?那你要多注意点?可不要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就在此时,说在红梅山庄一个偏僻角落里,张无忌正受到寒毒的侵袭。
随着日子过去,寒毒的发作越来越厉害,但他不愿意让朱氏父女操心,才在
红梅山庄的角落里躲着挣扎。
张无忌:好冷……好冷……看来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朱伯伯和真姐对我这
么好,我不可以让他们伤心……
意识逐渐模糊,忽然间想起在蝴蝶谷他寒毒发作时,纪晓芙纪姑姑的双峰以
及她们发生关系时的那一刻……
后来纪姑姑被她的师父灭绝师太所杀,临终托孤委托自己将杨不悔送到昆仑
山坐忘峰的父亲杨逍的手中。在这一路之上寒毒也不断发作,每次发作时杨不悔
都泣不成声,还一边哭一边搂着张无忌。
杨不悔:无忌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不能死,不能丢下不悔啊!
在这段过程之中,每一次只要杨不悔抱着他时,他就会想起跟纪姑姑的事。
还有闻到杨不悔身上那淡淡的女孩香以及抱着她稚嫩的身体时,他总是会引起冲
动。
老在理智与欲望间徘徊,所幸他并无犯下大错,再加上他自觉对不起杨不悔
和托付他事情的纪姑姑,因此这一路之上对张无忌对杨不悔可说是疼爱有加。所
以也没有造成她的阴影,又因为一路上对杨不悔的照顾以及疼爱照顾,所以杨不
悔对张无忌也是极为信赖无话不弹,因此甚至于连对杨逍都不敢讲的事都肯对他
说。
也因此还凑合了杨不悔和殷梨亭的婚事,也化解了殷梨亭殷六叔和明教光明
左使杨逍二十几年来的恩怨。此事这里不予详述……
幻梦之中,张无忌好想能够拥抱女子,因为造物主所创造出来最美最温暖的
就是女人的身体。
迷迷糊糊之中,脑海中浮现了一名女子……那女子……就是朱九真……
张无忌:不……不行,张无忌啊,张无忌。你只不过是个穷小子,算是一个
癞蛤蟆,岂可妄想能吃天鹅肉,真姐可以说是天上的女神,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不可以……不……不可以。
不久之后,总算没有那么痛苦了,因此就打算回房,没想到一回房开了门看
到朱九真坐在他房里忧心忡忡的在等他回来。
张无忌:真……真姐,你……你怎在这里。
朱九真:无忌弟,你到底去了那里,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你的伤还没
好,为什么一直乱跑。
张无忌:真姐,对不起,因为在房间里很闷,所以我出去看看风景散散心。
让你担心了,我的伤势已经快要好了,这些日子让你操心,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你不用为我烦恼了。
朱九真:说这什么话,你会受伤还不是……可是你到底去那了,你要散心真
姐可以陪你去啊,怎么一声不响人就不见了,下次一定要叫我一起去才行。知道
了吗?无忌弟。
张无忌:这……不用了啦,真姐,我只是在红梅山庄里散散步而已。你平常
那么地照顾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朱九真:你……算了,人家不理你了。说完就起
身离开了张无忌的房间。
张无忌:唉……你们对我越好,到时候受的伤害就越大。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不可以伤害真姐,让她因为我而伤心难过,伤一好我一定要尽快离开红梅山庄,
要死也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又过了一两天,张无忌又感到心跳加速,同时也慢慢的觉得冷,这是寒毒又
要发作的征兆。张无忌为了怕给人发现,立刻起身离房,想要跑到他平时躲起来
的地方去。
但是却没有想到,此时的朱九真早就躲在暗处里监视,并且还一路跟在他的
身后,朱九真的武功远比张无忌高强,就算是情况相反,在张无忌寒毒就快要发
作的情形之下,他也根本不可能发现。
朱九真:我到要看看你这小子搞什么鬼,鬼鬼祟祟的,不过好像有点奇怪,
怎么他的身体抖个不停。
现在可是七月天,日正当中可以说是热的要死,张无忌怎么还会一直发抖成
这样。
张无忌大约走了近二十分钟,才走到了平时躲藏的地点,先前有提过,此地
地处偏僻,一般人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会来一次,就算是红梅山庄的仆役也都是
十几天或二十几天才打扫一次。
张无忌到那之后,就慢慢坐了下来,准备抵抗等一下就要发作的寒毒,完全
没发现朱九真躲在一旁虎视眈眈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朱九真:这里又没有什么好风景,他来此地做什么?从他刚才的走法来看,
似乎他每次好像都是来这里……
真的是好奇怪。啊!!!!他……张无忌发生了什么事。啊!!!!怎……
怎么会……
此时张无忌寒毒已大发作,啊!啊!口中还不停呼喊着好冷……好冷……啊!
啊!此情此景把朱九真吓得更是花容失色,她本来只想要看看张无忌在搞什么鬼,
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一时之间也慌了手脚。
朱九真:他……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现在明明是大热天,
他怎么会喊冷呢?
一时想到,心想:难不成是被表哥和我们打伤后的后遗症?可是怎么会呢?
他不是快要好了吗?为什么?对了,赶紧把爹找来,对,要快才行。
但转念又想:不行,若是给爹看到,一定会说我偷懒不照顾他,要不然张无
忌不会变成这样子的?武师伯就快要来了,如果张无忌这臭小子不幸死了,我破
坏了他的计划,让他无法达到目的。这……这样一来别说不可能和表哥成亲,爹
还一定会杀死我的,岂不便宜了武青婴,不行!
在这矛盾挣扎之中,朱九真咬了咬牙,心想:无论如何,张无忌绝不能死,
一定……一定要让他活下去。
于是她就从暗处走了出来,张无忌这时虽极度痛苦,但一看到朱九真时仍能
发觉,还不至于像上次失了意识张无忌:真……真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朱九真:无忌弟,对不起,我是偷偷跟着你来的,因为我很担心你,无忌弟
你这么了。
张无忌:我……我没什么,真……真姐,你不……不用管我。
朱九真:那怎么可以!说着说着慢慢靠近了张无忌。
张无忌:不!你不可以过来!不可以再靠近了!真姐!求求你不要过来!啊!
朱九真大惊:无忌弟,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点告诉真姐!
接着又更加靠近了张无忌,此时张无忌由于寒毒的发作,已经渐渐失去意识。
张无忌平时心中对朱九真敬重无比,甚至只求每日能够多瞧她上几眼,便已
心满意足。别说心中更是完全不敢有亵渎的念头,但是在寒毒如此厉害的发作下,
冷得他不停的打哆嗦。
因此当朱九真一靠近在他身旁时,张无忌的双手已脱离了理智范围,不自觉
的抱紧了朱久真,想要藉朱九真身上的体温取暖。
朱九真早已心许卫璧,打定了主意非他不嫁,因此一被张无忌抱住时,骇然
道:无忌弟,不可以,快点放手说完之后,本来想一口气把他推开,然后在好好
揍他一顿,但见他如此可能挨不了打,万一因为一时的气愤造成了遗憾,粉碎了
父亲的计划。那么这些日子所受的屈辱,就算把这小子千刀万剐,甚至于把他碎
尸万段,五马分尸也难消自己的心头之恨。
张无忌:真……真姐,我……我身上好冷……啊!真姐你的身上好暖和好香,
啊!这一阵淡淡的幽香,这不就是你平常最常用的薰衣素馨花香,我好喜欢。
一边说,一边再朱九真的身上不停的摩擦着。
朱九真:不……不要……快住手。
同时也用力挣扎的想离开张无忌的身边,本以为可以一下就把他推开,却没
想到完全无法挣脱开。
朱九真心里越来越怕,因为张无忌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已经渐渐地开始对
她轻薄。
朱九真:你……不要……快住手。
朱九真一面叫一面挣扎,可是这里实在太偏僻,因此根本没人来救她。
再加上想一两天后就要执行计划,因此府内的仆役就更少了。
朱九真越急越心慌,无意之中竟碰到了张无忌肉棒,不禁脸红了起来。
她虽然曾和表哥卫璧发生过关系,但由于是偷情,加上卫璧也是第一次,并
不是十分了解。
张无忌的第一次时也是由于纪晓芙经验不多的指导,勉强完成任务。
今非昔比,有过经验后的张无忌加上天赋异禀,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年轻人何
况怀中所抱着的又是朝思暮想的真姐。因此寒毒虽然在发作,肉棒还是足足比卫
璧还大了许多。
朱九真:这……怎……怎么会,无忌,快……
朱九真下两个字本打算说是住手的,但是已经说不下去,因为张无忌已经吻
上了她的小嘴,并且把她推到了角落里开始脱着她的衣服。朱九真越是想挣扎全
身越发热,正好是寒毒发作而意识模糊的张无忌所希望的,因此制住她而不想让
她逃走的力气也越大。还有就是寒毒的发作使的触摸朱九真身体的手掌忽冷忽热,
不是经验缺乏的朱九真所能承受的。加上她体质较敏感,因此胸部才露出来时,
乳头已经站了起来。
张无忌:真姐,好……好漂亮的粉红色,已经站起来了耶。
说着,就开始用力的吸吮起来,忽然想到纪姑姑曾说过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些
才行,因此又把速度放慢了下来,沿着乳晕边缘温柔绕了个几圈再慢慢的吸吮。
但是朱九真胸前和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女孩家特有的体香,这味道是他在抱着
纪晓芙成熟女人身上的那种味道,还有跟杨不悔身上稚嫩香甜的味道是完全不同
的。
朱九真芳龄十七、八岁,正值青春年华,因此让张无忌动作慢慢的又转成了
粗暴。
如此一下温柔一下变成粗暴,让朱九真的身体几乎疯狂,想抵抗的念头也渐
渐的转弱,甚至于不由自主开始配合张无忌的动作,没一会,朱九真已经被脱个
精光。张无忌仔细看着朱九真小穴,只有稀疏的毛发,不像再干纪晓芙时的浓密,
也不像在帮杨不悔洗澡时的完全没有。
送杨不悔到昆仑山坐忘峰的这段时间,杨不悔由于从小都由母亲照顾,吃、
住、洗澡一没人帮忙就不行,虽然劝过她几次,但是每次都柪不过她的撒娇,只
好依着杨不悔的要求照办。总之,张无忌看着看着,手还慢慢触摸着朱九真的小
穴。
其实在那之前朱九真早就湿润了,因此张无忌的再触摸无疑是火上添油,弄
得连小穴上的阴毛都沾满了水滴,让朱九真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状态,什么表哥、
什么卫璧早就已抛诸脑后,还开始主动索吻。
此时寒毒碰上了人世间最大的快乐,让张无忌忘却了寒毒的侵袭。现在他的
意识之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好好享受朱九真的肉体,将膨胀到不能再
膨胀的肉棒,就像是当初和纪晓芙做爱时一样,狠狠的干她的小穴。然而朱九真
也是一样,只想让人干她开始逐渐湿透的小穴。
张无忌:真……真姐,我要开始了。
朱九真早已陷入混乱的状态,不由自主的说:来吧,无忌弟,随你高兴怎么
干都行,不用客气,来吧。
于是张无忌就开始准备用肉棒插入朱九真的小穴,不过因为寒毒的关系动作
无法太大,不过朱九真脸色慢慢的变得难看起来,好像是很痛的样子,因此张无
忌也放慢了插入的动作。
张无忌:真姐,难道你是第一次,那我就更温柔点。
朱九真也觉得奇怪,她应该早已不是处子,可是感觉却不像有过经验似的。
其实当初朱九真跟卫璧发生关系时,由于两个人都过于紧张,都害怕万一被
人发现,那可就不得了了。
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两个人又不似懂非懂,草草的爱抚几下卫璧就急着想插
入,但是还没进入,卫璧就已经射精了。因此朱九真其实还是处女,可是她却不
知道,因此在张无忌一插入时才会有初破身般的疼痛,也是因为如此朱九真的意
识在这瞬间回来了。
朱九真:不……无忌,不要……求求你……快住手,啊……啊……住……住
手啊……
但是张无忌已经停不下来了,本来想慢慢的插入,但是在这种感觉下,速度
一下就加快了。
朱九真阴道里紧缩的感觉,以及朱九真不由自主的间接夹紧张无忌的肉棒,
更让张无忌爽的无法停不下来,速度也不由自主一直加快,同时还一直吸吮朱九
真的香舌吸吮她的唾液,还用力的搓揉她的胸部。
朱九真虽然意识曾一度恢复过来,但此时在张无忌猛烈的活塞运动下,干着
干着已让她忘却破身的痛苦,而被送入了高潮的天堂,干的四肢根本无法用力。
张无忌:真姐,啊……好爽,太爽了。你的小穴夹的我好舒服,啊……真姐,
啊……
朱九真:无忌,不要……不要……
但是男人不论如何勇猛,总是会有一个极限,何况是寒毒发作时的张无忌。
因此大约八到十分钟左右,张无忌的肉棒已慢慢到了极限,就快要发射了。
张无忌:真姐,我……我快不行了,要射了,就要射了。
朱九真:不行……不……不可以射在里面,无忌,不要……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张无忌的精液如飞箭般直射入朱九真的子宫深处,更给
朱九真带来了一阵更大的冲击,两个人同时仰天大叫。
张无忌、朱九真:啊……啊……啊……
云雨过去,张无忌慢慢地恢复了自觉。看着被自己压在下方的朱九真,猛然
弹起。
对于自己刚才的荒唐行为渐渐记起,自己虽然寒毒发作,是但也不应该对自
己视为女神般的真姐如此无礼,而深深的自责不已。此时朱九真已经默默的坐了
起来穿上了衣物,并且目光凶狠狠的直盯着他看。
此时张无忌寒毒的发作也已经停止。
张无忌:真姐,我……对不起,我实在是……
话未说完,朱九真已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张无忌:真姐,我对你如此的无礼,就算我死无葬身之地都不能赎罪,你杀
了我吧。说完毕上了眼睛。
朱九真:好!
朱九真接着就举起了手掌,本打算就此杀了张无忌。
但是转念一想,若她此时杀了张无忌,纵然可以泄一时之恨也可以报他如此
轻薄于她之罪,更可以杀人灭口不让任何人知道今日之事。但是若让爹知道必会
追问张无忌的死因,那时她要如何自辩。因此猛一转身拿出了手巾,将下体落红
所流下的血迹擦干净,接着又转过身来。
朱九真:无忌弟,你听好,今日之事不准你和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张无忌:真姐,可是你……我……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无忌心甘情愿受死。
朱九真:啰嗦!这是命令!总之我不准你跟任何人说就是了!还是你已经不
肯听我的话了?
张无忌:真姐,我……我知道了,不过,若你改变了心意想杀我时,无忌愿
随时受死。
朱九真:那好,我们回去吧,你朱伯伯那么久没见到你,一定十分担心。
张无忌:是,真姐。
张无忌没想到此时朱九真对他更是恨之入骨,若非是朱长龄的命令,朱九真
早就将他碎尸万段了。
之所以没有立刻杀他,则是日后为了把他骗去冰火岛,好夺取他义父金毛狮
王手上的屠龙刀……
然而不论是朱九真还是张无忌都没有发现,再此时此地的某个角落里,有一
个人正在看着他们……
因此朱九真和张无忌的种种,包含对话及方才之事,全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嘴角则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