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04-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讲经
我身处无边的光明之中,那光明柔和并不刺眼,但却让我无法看清周遭的事
物,好像是在一个没有边界的空间。
正在茫然中,眼前一暗,一个高大魁梧的身躯出现在我的面前,挡住了眼前
的光。我来不及看清眼前人的相貌,但从他的衣着和胯下晃动的那根东西我就能
肯定他就是刚刚和我有合体之缘的男人。很奇怪的,我没有感觉到害怕,只是觉
得异常的羞愧,忍不住伸手挡住了自己的下体和胸部……啊,胸部明明是男人的
一马平川,有什么好挡的?我猛地醒悟,可是手就是不肯放下来。
「明妃,抬头看我。」温和的声音传来,我忍不住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不
再是那个凶神恶煞的脸,儿时一张轮廓分明充满男人气概的俊脸,我的脸涨得更
红了,心里无端的生出向往的心思,该死该死,该不会是被插了以后取向有问题
了吧?我可是被迫的……他,到底是谁?
「你现在一定想知道,我是谁?而你又是谁?」男人微笑着仿佛看穿了我的
心思:「在你们的典籍里,我叫做阿修罗。」
「阿修罗,那不是跟佛祖对着干的人吗?」我有限的佛教知识只知道这些。
「荒谬!修罗亦修法,亦可成佛,法门不同而已,然万法归宗,皆可涅槃。」
男人耐心的给我讲着:「而你,是我的明妃,双修的伴侣。」
我的脸此时几乎红得滴出血来,赧然道:「你……别欺负我不懂密宗,双修
都是一男一女,哪有……哪有两个男人……」
阿修罗抬头朗声大笑,接着摇头道:「你说的那是密宗双修,男女即可完成。
而我修罗道所谓双修,必须要精挑细选女心男身之人方可,这样的人说万中无一
都是低估了。皆因我修罗道的法门,专修军荼拙火一门,其余各处均是辅助。」
「什么是军荼拙火?」
阿修罗微笑着让我盘腿坐下,然后细细给我讲道:「还是要从密宗双修讲起,
凡人者,身上有左中右三条气脉,左为阴,右为阳,皆为先天修得。唯独中脉,
起于头顶,终于下阴,有四轮守护,为眉间轮,喉轮,脐轮,密轮。其中密轮亦
名军荼力蛇,即为男子阳具,平时垂于胯下。」说着伸手一指我的肉棒:「我修
罗一道,一切神通皆来自军荼力蛇,包括双修之时,男子亦需借助对方的军荼力
蛇中的性力方能得证大道,也就是说,我需要借助其他阳具中的生命力,与我本
身的性力融合才能冲破关口,女人何来阳具?」
「为什么你们修罗道的双修这么麻烦?我只听说男女双修事半功倍,道家也
是讲这个的。」我不屑的说道。
阿修罗听了并不生气,微笑道:「修罗一道的法门勇猛刚进,不计后果,说
破釜沉舟更为恰当,所以以无上阳力为先,与那佛门瞻前顾后不同,与道家的所
谓阴阳调和更是大相径庭。更何况,」他说道这里嘴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
微笑:「男身女心,修性欲定其实才是事半功倍。」
我并没有过多的揣摩他微笑的深意,以及「性欲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又
问道:「那拙火呢?」
「刚才所说的性力就是拙火了,拙火乃是男子天生的性冲动产生的生命力,
婴儿之时阳具即可勃起,就是拙火的力量。我修罗道专修拙火,就是要炼成刚猛
无比的阳气,借以推动诸轮,得大神通,得证大道。只不过,当了我的明妃,拙
火的来源就完全不同了,你要有此觉悟。」
我赶紧摇头道:「不当不当,我才不干这么丢脸的事儿,你不是有一个明妃
么,也带着鸡巴的……」
阿修罗道:「明妃如果无缘跟我一起证道,则只能活一万年,万年后肉体即
将灰飞烟灭……」
「那我更不干了!明明是没得赚的买卖!」
「你不同,你是我第八十一个明妃,合九九归一之数,当悟大道。更何况,」
他再次邪魅的微笑道:「做明妃绝非没得赚,相反,你会乐此不疲!」
他看着目瞪口呆的我接着说道:「修罗道明妃,拙火来自其他男子的阳精。
刚才你被前任明妃灌顶,体内四轮已开,从此之后便需吸取世间男子的阳精,炼
化为自身的拙火,而后与我交合,反哺与我!刚刚讲给你的这些,就是修罗军荼
经的纲要!」
5神通
四周的光明倏忽黯灭,快感再次犹如潮水般从我的菊门传来,我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阿修罗黝黑厚实的胸膛,散发着浓重的男人气息,若是放在以前,
这样的气味足以让我退避三舍,但是现在的我却忍不住把脸靠在他的胸前,大口
呼吸着这变得诱人无比的气味……
此时阿修罗整根的肉柱已经完全没入我的体内,他的四只手牵着我的双腿双
手,不知疲倦的飞快抽插着。我低头看去,眼看着几乎如同小腿般粗细的阳具在
我的下身进出着,连一丝的阻滞也没有,可见下体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润滑着
了,可能是我的精液、前列腺液抑或肚子里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大为羞
涩,菊门随即一缩,只听耳边破天荒的传来一声豹子般的低吼,那肉柱竟然在我
的体内抖了一抖,停顿了几秒,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凶暴的操弄。
然而我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了这几秒停顿的意义,我的菊门刚刚几乎让他有
了泄精的可能,一想到自己居然能与这邪神拼得旗鼓相当,我心里不由得得意起
来,接着心里一动开始配合着一股股深入心扉的快感呻吟开来,这呻吟声不带一
丝男性的特征,反而娇媚入骨余音绕梁,果不其然,体内的肉棒陡然变粗了一圈,
抽插的力道也更加猛烈了。
旁边一直俏立着的前任明妃仿佛与阿修罗心领神会一般,浪笑一声走上莲台,
在我们身边绕了几圈,然后在阿修罗身边站定,双手捧着自己的玉乳揉搓着,胯
下的肉棒跳动着挺立起来。紧接着阿修罗放开我的双手,握着我双脚的手猛然用
力,肉柱在我体内一转,就把我从观音坐莲的体位变成了后入式。明妃跨出几步
玉体轻摇,趁着我娇声浪叫的时候把粗壮的肉棒塞进了我的嘴里。
明妃的肉棒入口,我却全然没有闻到像阿修罗身上的那种刺鼻的气味,反而
闻到了一股清澈的莲花香气,舌尖舔到马眼,尝到如同花蜜般的汁液,只听得身
前的明妃闷声娇哼一声,一股清凉的内息从他的马眼喷射出来,那股内息仿佛有
形有质,一路下行到阿修罗肉棒的前端,随着阿修罗的抽插被不断挤压,慢慢变
成坚实的小球,在我体内散发着清凉的气息。
我本来在靠着呻吟释放自己的快感,此时嘴里被塞得满满当当,一腔情欲无
处发泄,直接走向了自己的肉棒,但见它已经几乎逼近了明妃的大小,而且还在
不停的变粗变长。而在我看不见的身后,阿修罗一次一次的撞击着我的屁股,一
双手也在不停的揉捏着我的臀肉,在他的撞击和揉捏下,我的屁股由原来肌肉鲜
明的形状慢慢变了样子,肌肉的线条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犹如蜜桃般的圆润
肉感,随着他的每一次撞击泛起阵阵的波浪,相信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把持不
住。
就这样两根肉棒轮番蹂躏着我的菊门和嘴巴,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不停的
高潮,昏过去又醒过来,每次昏过去的时候我都会进入那个光明的空间,阿修罗
在里面对着我念着完全听不懂的经文,但是恍惚间每一句经文我似乎都领会了深
意,每一次醒来我的快感都会比之前大一倍,接着是更大的高潮袭来,可是每一
次高潮都无法射精,进而无法到达真正的高潮……
就在我感到绝望以为这场淫戏无休无止的时候,耳边的梵唱突然停止,紧接
着我听见阿修罗犹如猛虎下山一般的吼叫和明妃尖声的浪叫,体内的两根肉棒同
时狂跳起来,两个龟头再次变大了一倍!就在我心里一紧的时候,明妃的肉棒率
先狂喷出浓浓的精液,完全不理会我是否吞咽,汹涌的奔向我体内的那个清凉的
小球,使之不断的壮大,并且飞速的旋转起来。就在这时,菊门内阿修罗的肉柱
就像一门巨炮一样发射出一发发精液炮弹,我扁平的肚子瞬间就变得像怀胎十月
的孕妇一样,我双目翻白,在将死未死之际,细细体味着两股精液的不同:明妃
的精液清澈甘甜,不带一丝腥臊,不停的夯实我体内的圆球,而阿修罗的精液腥
臭无比,又灼热无比,激发着我体内无边的性欲……
这时我孕妇一般的肚子里的精液开始慢慢上行,沿着两根灼热的经脉走到我
的头顶,接着慢慢下行,在喉咙处抹平了我的喉结,然后猛然间聚集在我的胸部,
激发着我胸部的脂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我感到胸前麻痒异常,低头看时,
两座足有D 罩杯的乳峰已经傲然挺立,麻痒继续聚集在我的乳头上,使我的乳头
慢慢变大变软,最后停在樱桃大小,接着乳头和乳晕的颜色由暗黑色变成粉红,
乳晕也缓缓增大到白酒杯的大小……这绝不是外科手术可以做到的改变,人造的
乳房怎么可能做到随着呼吸缓缓波动,又能在乳尖绽放出如此美丽艳红的花蕾?
肚子里的精液一刻不停的走向我的全身,在明妃灌顶之后再次改造着我的身
体,此时的我四肢百骸无不充满了说不清的力量,我的眉如远山,凤目含春,双
眸时时散发出勾人心魄的媚光;琼鼻樱唇,专诉柔情相思蜜意;俏脸吹弹可破,
只盼檀郎温存;双乳颤颤,乳尖一点猩红似招浪子轻薄;柳腰芊芊,玉脐一窝惟
愿爱人浅戏;玉腿款款,肌束修长但绕男子身侧;丰臀轻摆,菊门柔美必让登徒
销魂。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超越了身边的明妃,如果不看我胯下的那根雄壮无比的
肉棒,我的美绝对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更加神奇的是,虽然我身体的每一处都
散发着强烈的求欢气息,但是整个搭配起来却显得圣洁无比,毫不夸张的说,男
人第一眼看到我的身体首先想到的该是跪拜,而后才是肉欲……
我身体的变化整整经历了一个小时之久,而在这一个小时里,阿修罗和明妃
的射精一刻也没有停止,我默默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心里没有一丝恐惧和
后悔,只有满满的喜乐。就在我身体完成最后蜕变的一刻,身后的阿修罗紧紧抓
住我的纤腰,巨大的肉柱抵住我的心狠狠的射了最后一发,我吐出明妃的肉棒仰
头尖叫,耳边的雄浑声音响起:「赐汝无限神通,伴我左右!」
眼前光明再起,我又来到了那个无比熟悉的空间……
6功法
眼前的男人脸上带着邪魅的微笑,做爱时所特有的威压此刻都内敛起来,仿
佛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只有他胯下那根稍见疲软的肉柱提醒着我刚刚在现实中
发生的那场旷日持久的盘肠大战,而龟头上缓缓滴下来的粘液则昭示着我的战绩:
这样一个可怕的男人,居然被我的菊门榨出了那么多的精液,我心里升起无比的
自豪,浑然不顾这种自豪原本不应该从一个男人的心里产生。
他缓缓坐下,神色中居然隐隐闪出一丝疲惫:「难得。」
他简短的两个字却带着无限的肯定和憧憬:「你可知前任所有明妃只能撑过
你三分之一的时间就一命呜呼了,我需要用回魂之术唤回他们,再用续命之术让
他们撑到我泄身。而你,仅凭自身的力量就撑到了最后,所以你的神通将是他们
的千倍万倍……」
我羞涩的低下头,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高耸的雪乳,乳尖轻颤勾人心魄,禁不
住胯下的肉棒盎然挺立起来。
阿修罗见我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正色道:「如今需要首先给你讲讲你身体
上的变化:首先,你的感官专为交合而增强,双眼可见男子体内精气流动,双耳
可听男子语中交合之意,鼻子可辨男子动情时散发的体味。」他接着一指我的双
峰:「从今而后,你便是男女一体,除阳具之外,你身上的其他部位均是天魔女
之身,所谓天魔女者,乃是我修罗道至高无上的媚功之祖,所以你的肉体自带三
种特性:媚声,媚光,媚香,媚肉。世间男子无可抵御,不可不察。媚肉另有一
项无上神通,本座暂且卖个关子。」
我听得入神,却见他故意隐去最关键的地方,双眼一眯鼻尖轻皱,嗔道:
「不说就不说,还懒得知道呢!」无意之间天魔媚功发动,连眼前的阿修罗都来
不及抵御,大肉棒跳了几跳,惹得我掩口娇笑起来,哪知这居然引动他射出几滴
白精来,我才知道他所言不虚,这媚功恐怕当真是灭国的道法了。
阿修罗忍住射精的冲动,接着说道:「你的阳具,从今而后射出的将是至阴
的精液,以白莲为号,清香无比,最宜你我修为,然普通男子食用之后必将爆体
而亡。」
「那人家好惨哦……」我忍不住抱怨:「从今以后做爱岂不是不敢射精?会
难受死的!」阿修罗笑道:「痴儿,我修罗道又不是佛门正道,哪里管什么上天
好生之德,寻常男子是死是活于你我何干?况且吃了你阳精的人死前将感受到无
上的极乐,未尝不是一种慈悲。你一身媚肉,交合之时自身快乐无比,泄精之意
完全无法忍受,想射便射就是。只是世间复杂,多造杀戮容易引起注意,所以我
传你一套法门,你不想杀人的话可以射出虚精。」说完念出一段心法,我毫无阻
滞的就领会了其中的精要。
「你的菊门,」他接着说道:「从今天开始便失去了排泄的功能,而你也无
需进食,它只有一个功能,便是吸取男子阳精。玉洞从此清香无比,世间再无任
何一个女子的阴部可以与之媲美。」我听了大为羞赧,菊门处接着奇痒无比,引
得肉棒扑扑的射出精来……
阿修罗伸手接住我射出的精液,送入自己嘴里品咂了几下,满意的点点头,
又说:「男子阳精入体之后,你当催动体内诸轮,炼化阳精,而后储于腹中的化
精丹内,我现在教你此一功法。」我心知这是最关键的功法,忙用心牢记,也知
道了明妃种在自己体内的那个珠子原来名叫「化精丹」。
「练会了这些就可以了吗?」
「远远不够,」阿修罗摇头:「须知你我双修之时,我的阳力和你的阴力互
相激荡不停滋长,其实做上一年也未必能泄精。」
「那刚才你不是射了吗?」
「那是我事先催动法咒,怕生生弄死了你,而这法咒耗力太大,即使是我也
无法常用,因此你需要用自己的力量引我射精。另外,我虽不忌杀戮,但也有慈
悲之心,世上男子与你交合之时,当让他们尝到最高境界的快乐,这样射出的阳
精也更有生机。」他双目徒然放光:「所以,我现在要教你一套至高无上的功法,
恐怕大成之时,漫天神佛也会被你吸干!」说着他伸手牵住我的手,用力一拉把
我拉到他的怀里半躺下。
我此时已经迷醉,双手捧起男人的脸忘情的亲吻着,脑海中传来他雄浑的声
音,传授着世上最神秘的双修功法……
7欲印
「我修罗道的明妃心法,名为『欲印』,这是一套结印与菊门内功配合的无
上神功,合九九之数,繁复无比,奥妙无穷。」阿修罗说着伸手,粗大的手指拂
过我的菊门,那里马上变得奇痒无比,随着他的抚摸,洞口和腔体内部开始了有
节奏的颤动。接着他在我的肉棒上抹下一丝淫液作为润滑,手指猛然突入我的菊
门,我尖叫一声埋头在他怀里,听着他讲述心法:「首先菊门处有九式变化:贴,
夹,吸,缠,顶,扫,颤,灌,洗。所谓贴,是指交合前戏之时,用你的肉臀贴
紧男子阳具,此时菊门未现,但已经开始运动,带动双臀泛起肉浪,按摩阳具。
此时男子已然迷醉,定力不足者已能射过一次。」
「哎呀,这就射了?好厉害的贴字决。」我娇声笑道,脑海中不知不觉已经
印上了这一式的精髓,心念到处,双臀贴紧阿修罗的肉柱揉动起来,果然他马上
就有了反应,胯下瞬间滚烫无比。
「接着是夹,此时双臀分开,不免将男子阳具夹于臀缝当中,菊门带动臀肉
对阳具左右开弓,按摩的同时菊门分泌清香玉液,涂于阳具之上准备交合,又有
催情功效,纵使男子事先射过十次,此时也必然坚挺无比。」我一声轻笑,阿修
罗的阳具已经夹在我的双臀之间,顷刻涂满粘液,清香扑鼻。
「交合开始之时,首先是吸字决。」阿修罗接着讲道:「菊门此时产生强大
的吸引力,不需男子用力便可将阳具完全吸入其中,无论那男人的阳具如何雄壮,
皆无法逃出此劫,更有甚者,你若愿意,可将男子睾丸玉袋一并吸入体内,不留
分毫。此时男子虽畅快无比,马眼大开,却无法射出精液。」我听到这里轻轻抬
起下颌,「嗯……」地一声轻叹,再低头看时,阿修罗的一根阳具已经完全吸入
自己体内,连巨大的睾丸也完全不见了,此时我感到无比的充实,忍不住浪叫起
来。
阿修罗缓缓在我体内挺动阳具,并不理会我的浪叫,接着讲道:「缠字决起
于你的腔体内部,乃是借助你谷道柔软可变的优势,层层缠绕于男子龟头之上,
绞动挤压,此时男子如处在层峦叠嶂之中,若是没有修炼过的雏儿,不管他如何
强壮,此时必然一泄如注!」说话之间,阿修罗眉头轻皱,闷哼了一声,原来是
我缠绕在他龟头上的层层肉壁绞杀之下,让他险些遇险。
阿修罗伸手捻了一把我的乳珠作为惩罚,又接着道:「顶字决乃是一门外功,
如若此时男子泄精,抑或道行深湛的对手不为所动,可运起顶字决,主动以肉臀
撞击男子小腹,带动双肾,引导阳气汇聚于阳具之上,泄精之人必可重获新生,
而有修为之人此时也已经喷薄欲出。」我坏笑着在他怀里耸动屁股,轻轻一撞,
阿修罗的肉棒禁不住又粗了一圈。
「所谓扫,是将谷道内贴近龟头一带的肠壁夹紧,轻扫男子龟头的马眼处,
男子此时龟头奇痒无比,免不了马眼大开,即使有佛祖的定力,也无法忍受,势
必射他个天昏地暗。」我皱起眉头运起扫字决过了许久,也没见他射出一星半点
儿,阿修罗见我生气,忙安抚道:「此功是我所创,我自己哪有轻易就范的道理,
再说你初学乍练,等日后圆熟了,我也无法忍受此决。」
「扫字决其实已经将男子的阳精榨干,但若要对方油尽灯枯而取其性命,下
面两字就是关键:首先是颤字决,乃是通过谷道高速的颤动,刺激已经处在不应
期的阳具之上的经脉,使其处在虚假的勃起当中。此时男人将尝到类似女人一般
的多重性高潮,但无精可射,已经是极乐假死之中。」
「天啊,那就这样让他们高潮到死吗?」
「高潮到死是一种选择,这是你的自由,也是你的慈悲,男子持续高潮几十
次后通常是一命呜呼。但凡事必有例外,若遇到天赋异禀之人,抑或那人是你痛
恨至极的人,可不必走颤字决,而改用最为霸道的一式。」
我听得忘了自己体内的巨大肉柱,好奇道:「前面七决已经是神妙无比,这
后面两个不知道是如何惊人呢?」
「这灌字决一旦运起,你菊门内的媚药淫水将变为一股利箭,从马眼内直接
灌入,冲进肉棒之后直达睾丸。此时男子的肉棒将胀大成之前的两倍,紫红如若
猪肝,一对睾丸也庞大无比,男子此时将生不如死,紧接着淫水将搜刮男子体内
的最后一丝精力,喷射而出,油尽灯枯四个字是最恰当的形容!」
「那……如果你被我用了灌字决呢?」我娇声笑道,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惊惶
和不舍。
他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尖:「不必担心,你若对我用此决,只会让我更加快
活而已。」
我长舒了一口气,又问道:「这前面八式已经把男人弄死了,最后一个洗字
如何解?」
阿修罗狠狠的操了我一下,摇头道:「这个字我倒要卖个关子,暂且不表,
待你练好前面八式,最后一个字自然能够领悟,到时候你才知道道法的精妙所在。」
「接着是结印,明妃结印与佛门手印类似,乃是运使大神通的法门,只不过,
明妃结印并非用手,而是用这里!」说着他肉柱插在我体内不动,弯腰抓住我的
双脚,猛然间狠狠用力将我的双足捏得筋骨寸断!我凄声尖叫,带动菊门紧锁,
几乎要把阿修罗的肉柱夹断,却见他念了一句法决,双手在我脚上拂过,只见一
双秀丽无比的玉足出现在眼前。这双脚足足比之前小了四号,一眼望去就知道它
们的主人是一位绝色美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足趾修长纤细削若天
成,五指并拢在足尖形成春笋般的形状,幼嫩的脚趾让任何男人都忍不住有含在
嘴里的欲望。足弓柔软细腻,一抹蜜色在周围雪白的皮肤衬托下更显艳丽,足跟
浑圆娇嫩,更衬托出足踝盈盈一握。
「明妃,之前你受灌顶灌心,全身蜕变而只留双足仍然为男人的蠢物,乃是
为了现在的一段缘法。」我听了恍然大悟,原来修罗道的结印是靠双脚来完成的,
如今我能感觉到双足的灵活程度完全超越了双手,不禁对结印的法门充满了好奇。
「足印的功能与菊门相同,都为了让男子出精,所以在功法的划分上也是相
同:曼陀罗印、天灯印、苏合香印乃是前戏;天鼓印、宝杵印是为外功;玄牝印、
大欢喜印、阿修罗印即为交合。」
阿修罗握住我的双足吻了一气接着讲道:「曼陀罗印为单足印,左脚和右脚
皆可完成,此印取义少女主动献曼陀罗花蕾于心仪之男子,最宜勾引情欲。结印
之时五指聚拢微曲,款款前送,男子自然血脉喷张。」我心念一动,眼前一只玉
足如同花蕾一般抬起点在阿修罗胸口,加之小腿曲线完美皮肤幼嫩,登时感觉到
体内的龟头跳了几跳。
「天灯印取天女点天灯之意,以男子龟头为灯芯,引动男子熊熊浴火点燃灯
芯。结印之时以双足拇指食指夹在男子冠状沟之上,缓缓旋转同时慢慢夹紧,寻
常男子此时早已精满,但又困于你足趾之间无法宣泄,龟头逐渐红亮后转为紫黑,
此时若撤去此印,男子将射精至身心俱疲。」阿修罗说话间低头一看,见自己的
龟头已经露出在一双白嫩的玉足之间,我慢慢转动双足只见龟头果然慢慢变红变
大,却没有一丝紫黑之象,知道他修为深厚,不可能一蹴而就。
「前戏三印之中,以苏合香印最为神妙,威力也最大。」阿修罗抚摸着我的
双脚说道:「苏合香油为礼佛之物,最是珍贵无比。此印并无确定的姿势,全凭
意念,催动之时双足自然渗出媚香酥油,此油涂于阳物之上可使刚刚射精的阳物
重振雄风久交不泄,若入口吃下可令男子一天之内交合有金刚之力!」
我好奇道:「那岂不是给了男子天大的便宜?」
阿修罗道:「并非如此,想世间男子,并非人人能欣赏女子双足之美,而恋
足者能将女子双足含于口中的又不多,在这之上,能将女子脚上的汗液舔净的人
又有几个?苏合香印此一功效,乃是给明妃寻一两情相悦之人春宵一度,男子事
后并不能记得此事。此外,苏合香油一旦由马眼流入,则可引动男子射精不止直
至死亡,是前戏中的一大杀招。」说完微微一笑,将我的足尖对准自己的马眼,
一滴香油渗入马眼之中,阴茎又粗了好大一圈,但并不射精,也未见他有其他动
作。
「欲印外功,主要功用是在几番交合之后,男子往往溃不成军,即令前戏三
印也无法令其恢复,此时需运用外功使其恢复。天鼓印乃是以双足足踝敲击男子
双肾,以内力震荡肾水恢复阳物活力;而宝杵印是以双足足跟撞击男子睾丸,挤
压最后一点阳精为你所用。这两印皆为必死之印,男子却能甘之如饴,往生极乐。」
「这么霸道,那奴家出去之后岂不是尸横遍野?咯咯……」
阿修罗调笑道:「让天下男子尝尽世间极乐而死,是超度吧?」接着又正色
道:「就像接下来这交合三印,样样都不是其他女子可以做的:玄牝印顾名思义,
取义女子阴牝,结印之时双足足心相对紧贴,夹阳物于其中,上下搓动……」
「这一式有些弱了,外面的女人足交的时候个个都会的。」
「不知天高地厚,」阿修罗微微愠道:「届时你运起心法,足心肌肤柔软入
绵,又兼具挤压之力,再加上苏合香印,任天下女子何等名器也无法于此相比。」
「就像……这样么?」我浪笑着将阿修罗的一根巨无霸夹在双足之间,一上
一下之间紫红色的龟头吞吐,让他的肌肉第一次紧绷起来。
「大欢喜印在交合印中最为繁复,意在令男子得到无上欢喜。结印之时双足
仍旧并拢,但取向与阳物一致,以双足足底夹住棒身,搓动之时游走不定,并用
足趾轮次快速挑逗马眼,男子此时身处极乐,阳精喷薄不止,但并不会精尽人亡。
这是欲印中最为慈悲的一式。」阿修罗说着面露无心的微笑,低头看时,自己的
一根肉柱已经在我的大欢喜印下昂然跳动,隐隐有射精之意,忙强忍泄意接着讲
道:「如果说大欢喜印代表慈悲,那么阿修罗印就代表杀戮,此印最是简单直接,
结印之时以一只足尖蹬在男子睾丸之上,另一只足尖插入男子肛门,同时催动内
力,此时男子势必爆阳而死!」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颤了一下,果然是霸道夺命的招数……一转念又接着
问道:「那还有一个白莲印呢?」
「跟洗字决一样,本座这里也要卖一个关子,只告诉你这是一招奥妙无比的
体术,等你领悟了前面的诸般妙处自然有机缘得之。」阿修罗说着一把把我抱起
抄在怀里,伸手抓住我的双脚舔净了我脚上的苏合香油,狞笑道:「本座传你无
上神通,你学得快也就罢了,还敢挑逗本座这么久,今天就让你尝尝大金刚力的
厉害。」肉柱狠狠刺向我的菊门,我欢快的浪叫声中,菊门心法启动,诸般神通
闪现,纠缠肉柱不止;双足灵动秀美,摆出各种撩人姿势,更助淫兴……这一场
盘肠大战,几乎要战至天荒地老!
8写在第一卷之后
说一说这篇小说的缘起,笔者是一个标准的直男,从不可避免的接触各种论
坛到如今也算阅片阅书无数的老司机了。诸多类型中,不论是AV还是小说,我
对人妖和变性题材的作品都有独特的兴趣,不确定直男中有多少像我一样的,我
相信不在少数。抛开AV不轮,小说中我比较推崇的包括《变性小薇》《明器》
《老天你开什么玩笑》等,珠玉在前,我除了学习它们的长处之外,还希望创造
出一个不一样的「女主」:他不再是被干了几次就女性化,以至于让人觉得和看
一个普通的色文没什么区别。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希望找到更多的好作品作为参考,
可惜的是,人妖文在色文里的比例极小极小,可供参考的长篇更少,这里如果哪
位有非常好的推荐我先行谢过了。
我的另一个爱好是看武侠,尤其是带有双修练功情节的武侠,这大概是受了
当年小时候看《神雕侠侣》杨过和小龙女练玉女心经情节的影响,也不可否认金
庸的此一设定也包含了他对道家双修的理解。当今正经写双修的色文可能更加珍
贵,我涉猎有限,但迷恋至极,为此看过了一些道家和密宗的资料。以我有限的
阅读,感觉最好的双修描写当首推《妖刀记》中耿照和明栈雪的碧火神功,没有
之一。当然《逍遥小散仙》中的情节也不错,但个人认为稍显浮躁,当然也只是
稍显。
于是有一天一个想法就这样产生了:能否写一篇结合人妖和双修两个爆点的
小说呢?
这个想法在我的心头久久萦绕但从来没有付诸实施,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
个美女知音,碰巧的是,她以女神之身而无比迷恋双修和人妖文,可以说是和我
天生一对。当然以女神的身份和经历,以及我已婚的现状,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
但「神交」是必须要有的!在她的无数照片和语音乃至视频的鼓励下,我开始创
作了。而以第一人称进行写作也是她坚持的要求。
学术的来说,人妖是完全不符合双修的要求的,因为传统道家的阴阳交合理
论,双方必须为一男一女,其实密宗也是一样。但是经过仔细研究了密宗欢喜禅
的资料之后,我勉强找到了一些空子,于是有了上面7章的小说。
在第七章里,你可能看到了大量的功法以及动作,我姑且把这前面7章作为
小说的设定集。为了让设定集不枯燥,女主角承受了不少抽插XD……这也是应
有之义。
在接下来的小说里,你会看到这样一个独特的「女」主角:她(他)在平时
内心充满矛盾,时男时女的心态让他苦不堪言;而面对进攻而来的肉棒时,她
(他)尽情展现着自己内心的淫荡,但往往又闪烁着圣洁的光芒……这是我对这
个小说最基本的设定。
接下来的一卷情节仍然发生在西藏,主人公将以不同的身份面对自己昔日的
朋友,同时也开启了这些好友内心的黑暗……前一卷里各种复杂的设定将在合适
的情境发生作用,让肉戏更加丰富多彩,敬请期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