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33章:紫霞仙子
深夜,火凤香鸾殿。
夏清此时正全身赤裸着靠在温泉池边一张宽大的软榻上,旁边的条几上放了
各种的灵果和一壶灵酒。
他一边儿吃着灵果喝着灵酒,一边儿正在操纵着那六桿灵旗在殿内的半空中
缓缓地转动。
谢翩跹正一丝不挂的在温泉池里游来游去,由於明天去了万药谷后两人要有
十来天不能欢娱,所以今晚二人在一起癫狂了半夜,刚云散雨收。
此时夏清已沐浴完毕,正在软榻上熟悉这六桿已被他炼化了的灵幡。
他一边儿掌控着灵幡,一边儿欣赏着谢翩跹那曼妙的娇躯,乳波臀浪在水里
若隐若现。
这几天二人在寝宫中无所顾忌的寻欢,夏清已经彻底地将她给征服了,现在
她在床上已经是对他百依百顺,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从不拂逆他的意思。
他对谢翩跹的胴体还是很满意的,这具雪白丰肥的身子,总是不知疲倦,不
论他何时需要,都能得到火一般的回应。
昨天晚上,夏清压在她身上抽送的时候,知道她就快到巅峰了,於是在她耳
边和她调情,随意说了句:「小谢儿,你的娇躯真是肥嫩柔软的像个肉床一般。」
没想到得到的回应,竟然是她那断断续续的回答:「少主……奴家身上……
最肥嫩柔软的地方……正在被少主……身上最硬的东西……给使劲儿欺负着呢。」
说完后肥臀就一阵儿猛烈的旋筛,紧接着一声大叫,又一次的到了最美妙的
顶峰。
如此房中尤物,夏清作为一个修炼双修秘术的男修,又怎能不爱?刚才最后
一次佔有她时,她竟然主动的跪在床上,献出了那雪白浑圆的肥臀,让他把玩着
肥臀抽送。
前几天他俩每次想使用这个姿势的时侯,还都需要夏清主动的开口指挥着她
才行。
夏清一边儿使劲抽送着,一边儿轻轻地拍打、揉玩着那肥硕的圆臀,她跪伏
在前面一口一口大声的喊着「少主」不停。
他喜欢听她那大声的喊叫,每次一听到她的大叫,就能更刺激他的欲望。
那喊叫声可以传遍整个寝宫,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再怎么喊也没事,
不会有任何人能听见,寝宫的内外都佈满了禁制,一丝一毫的声音也不可能会传
出去。
他当时一边儿抽送着,一边儿欣赏着她的后庭,没想到这个尤物不仅嘴唇是
猩红色的,乳尖儿是猩红色的,就连后庭都是猩红色的。
她已辟榖多年,此处从来没用过,但没想到颜色居然是如此的红艳。
谢翩跹也没想到夏清这么会玩弄她,这几天在寝宫里真是变着花样的佔有她,
每次和她双修交合之后,都要再来两次交战,还让她守着元阴不泄,说让她一晚
上泄一次就够了,泄的次数多了慢慢地元阴会有亏损。
至於她的骚液嘛,不论在交合的时候还是在她到了顶峰的时候,想流多少就
流多少,反正又不伤身。
谢翩跹的骚液,本身就好像比别人的要多,交欢的时候总是犹如泉涌。
这样体贴的男子,她又怎能不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尽情的奉献?她从水池里慢
慢地走了上来,雪白丰满的娇躯上还留着一些夏清的指印,这都是夏清在她身上
留下的战绩,虽说第二天就会消退,但到了晚上就又会再留下更多的。
她来到夏清的身边躺下,嘴里不满的嗲声说道:「少主,这六桿灵幡你都玩
个没够了,难道说它们比奴家更好玩?」
夏清一听她这么说,连忙将灵幡收了放到一旁,搂着她亲了个嘴儿说:「谢
儿,我的小宝贝儿,进了万药谷之后,我打算用聚灵幡汇聚灵气,然后再布下五
行旗的幻阵,这样我就可以在里面专心打坐修炼了,而不会被任何人打扰,我快
速提升的修为,就能在万药谷里面得到完全的巩固了。」
谢翩跹听了,嫣然一笑说道:「没想到这次林、向两位长老这么下血本,知
道我到了结丹中期,也猜到了咱俩现在成了道侣,居然能忍痛割爱把这么好的法
器都给了你,看来他二人也对你的将来完全看好啊。」
「谢儿,你怎么知道他二人看出了咱俩已在一起?」
夏清轻声问道。
「你想啊……」谢翩跹娇声说:「那林长老在门派里这么多年,研究炼器和
制作一些灵符,灵符本就是低阶修士用的多,值不了几块灵石。除非是符宝,但
符宝炼制起来最为耗费自身的灵力和精血,所以结丹期的修士一生也就最多炼制
一两张,多了会对自身的修为造成不利的影响。至於他的炼器水平,到目前为止
也只能炼出上品的法器。咱们派内的法器库中的法器,就没有一件极品法器是他
炼制的。所以他炼制的法器偶尔拿到坊市上去卖,也换回不了多少灵石。那向长
老更是把时间都放在了研制禁制和幻阵之上,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见识一
下那传说中的仙禁。他的灵石来源基本上都是靠门派内的供奉。所以他二人在灵
石上并不多富有。不像奴家,随便一枚极品丹药拿出去,就能有百倍的利润。而
今天他二人送少主的这六桿灵幡,级别能跟少主的『君临』宝刀相媲美,可见不
可能是出自他二人之手的制作,要是他们用灵石购买来的话,那有可能会花去他
们六成以上的身家都不止。他们二人如此做,也是看出了少主已和我成为道侣,
而且将来能继任掌门,顺便再送奴家一个人情,想让咱们将来对他二人多加照顾
呢。」
听她说完,夏清一阵儿默然,然后说:「将来我若执掌青云派,他二人的修
为若真没机会再突破了,我一定会让他们在青云派内安心终老。」
「还有啊少主,有件事奴家要提醒一下少主。」
谢翩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什么事?」
夏清说着,将手又滑到了她的肥臀上。
谢翩跹任他抚摸,娇声说道:「这次进到万药谷内,如果看到了有灵兽守护
的灵药,少主可千万不要采。」
「哦?这是为何?」
夏清不解的问道。
「一来谷内的很多灵兽品级都很高,实力相当於结丹期的大有存在,有的甚
至能堪比元婴期,不过这些高等级的灵兽一般在内谷的深处,很少会到外谷来。
但外谷也有一些灵兽跟它所看守的灵药共存,这些灵兽有的实力相当於修士练气
期的级别,有些则相当於筑基期的。二来这些灵兽和冰儿一样都有灵智,它们靠
自己守护的灵药所散发的含有药力的灵气来修行,等灵药成熟后再吞食,用来进
化和增长修为,所以这些灵兽们也都修行不易。再者,但凡天地间的灵兽,都是
禀领天地之灵气而生,一旦在母体内孕育成熟出世,都有着自身的血脉传承,也
有着自身的气运和造化。这些灵兽们只是在一心一意的守护着自己的灵药,并靠
其来修行,如进入谷内的修士不去招惹它们,它们任何一个也不会去主动攻击外
人。所以少主如果看到了有这样的灵药和灵兽,不论有多么的奇珍,还是走开算
了,奴家怕少主杀之不吉,有违天和。」
她说完之后,将丰满的娇躯完全贴到了夏清的身上。
「放心吧谢儿,我听你的话,答应你就是。」
夏清一边儿说着,一只手又开始在她的身上无处不到的抚摸起来。
谢翩跹用玉臂搂住了他的脖子,送上红唇。
「少主,你又想了。」
她微微有些气喘的说道,感觉到了夏清的紫玉棒又硬了起来,顶在了她的小
腹上。
「天快亮了谢儿,来不及再要你一次了。」
夏清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谢翩跹听了后,狐媚地一笑,坐起身来,爬到了他的两腿之间,往他的两腿
之间一趴,捧定他的紫玉棒,小嘴儿一张,就开始尽情的吞吐了起来。
「谢儿,你在床上可真有一手,真是我的心头肉。」
夏清闭目靠在软榻上,享受着她丰润的红唇和那灵巧的妙舌,嘴里喃喃地自
语着。
谢翩跹媚眼如丝,抬起头来,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夏清伸过来的一只手,把
她的头又给按了下去……
※※※※※※
夏清和谢翩跹一行众人提前一天到了万药谷的入口处,他们来的还不算最晚
的,紫霞派和归元派的人都还没到。
谢翩跹吩咐在谷口附近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於是她手下的女弟子们,就带
着那些练气期的弟子开始忙活了起来,安营紮寨,在一片草地上搭起了几十个帐
篷。
其中最大的一顶白色绣金花的帐篷,是谢翩跹的临时住所。
此时夏清正和她在里面坐着下棋,柳曼云抱着灵豹冰儿坐在旁边观看。
旁边的几案上摆满了各色灵果,还有一壶灵茶。
夏清一只手里拿着一杯灵茶,一只手里拿着枚棋子,正在思考该如何落子。
谢翩跹看着他那修长而又洁白如玉的一双手,又想起了昨晚在她身上无处不
到的爱抚。
夏清今天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衫,非常的贴身合适,更显得他修长挺拔,丰
神如玉。
此时他静静地坐在那,目若星辰,面如秋水而不波,唇红齿白,神态安详如
同朗月,让谢翩跹觉得这个风流美青年,仿若谪仙。
眼前的夏清,气质出尘,如同一块温润的美玉,让她怎么也和昨晚在她身上,
一次次的佔有她的那个人联系不起来,彷彿判若两人。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都让她那么的迷醉,谢翩跹一时不由得看的癡了。
就连旁边的柳曼云也被夏清神闲气定的举止所吸引,一双妙目不停地在他的
身上瞟来瞟去。
「谢儿,你分神了。」
夏清微微的一笑,将子落下。
谢翩跹羞涩的一笑,柔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涌起了幸福的甜蜜。
「娘,你输了,你心不在焉,怎么能下得过少主?」
柳曼云知道她从一开始心思就没在下棋上,对面的夏清已让她神魂颠倒。
「唉,看来少主真是娘命中的剋星。」
她微笑着开口说道。
以前又有谁会想到,那一直高高在上的『火凤』谢翩跹,有朝一日,也会对
一个世上的男子如此的锺情。
「呵呵,妹妹,我来晚了,想不到你会比姐姐我还要先到。」
忽然传来了一声娇笑,紫霞派的掌门,紫霞仙子潘粉儿掀开帐篷走了进来。
谢翩跹连忙收回心神,站起来迎了过去,笑着说道:「姐姐来了,怎么也不
派人过来通知我一声,好让妹妹过去看你。」
「咦?」
紫霞仙子一看谢翩跹已是结丹中期的修为了,不禁一愣。
此时夏清和柳曼云也过来跟她见礼,她一看到夏清居然已是练气大圆满的修
为,心中的震惊更是难以描述。
两个月前夏清还是练气四层的修士,短短的两个月左右,竟然能到了练气期
的顶层,这还不够骇人听闻吗?她那徒弟叶青瑶也非缠着让她同意进万药谷,她
一想青云派的少门主练气四层的修为都能进,那叶青瑶还要比他高一层呢,怕什
么?但现在看来她的想法显然是完全错了!夏清一看她的表情,略一沉吟,对谢
翩跹说道:「我先出去转转,跟外面的同门们去熟悉一下,你们聊吧。」
谢翩跹一听,连忙含笑说:「少主请便。」
夏清又向紫霞仙子拱了拱手,便转身出去了。
柳曼云一看,也连忙说:「娘,我陪少主一起去。」
说完,也不待谢翩跹开口,就急忙抱着冰儿追了出去。
谢翩跹对紫霞仙子说:「这是我新收的乾女儿,总是风风火火的。来,姐姐
请坐。」
说罢,自己先坐了下来,然后亲手倒了杯灵茶给她。
夏清和柳曼云四处闲逛,到处都是各门派来的人扎的帐篷,两人四处溜躂,
旁边还跟了头白色的小豹。
谢翩跹的这些女弟子们也越来越看不透柳曼云了,以前她没被师父收为义女
的时候,还跟夏清总是开玩笑,「小师弟、清弟弟」的乱叫,大家都以为她被师
父收为义女后,会对夏清更加的随便。
但没想到的是,她对夏清却越来越恭敬了,跟夏清说话,从来都是开口闭口
「少主少主」的叫个不停,而且那恭敬的神态也是发自内心的。
这些忽然的变化,真让她们琢磨不透了。
「妹妹,你破身了?」
这是紫霞仙子坐下后对谢翩跹说的第一句话。
谢翩跹轻轻一笑说道:「妹妹我身具媚骨,这样的性情不适合一直清修下去,
早晚都要找人结伴双修,否则的话就算到了结丹大圆满,想达到凝婴期,在突破
的时候,也会因为多年刻意压制的情欲,而导致走火入魔。这一点姐姐应该比我
更清楚。」
她这话也是专有所指,因为她知道紫霞仙子的一段往事。
※※※※※※
紫霞仙子潘粉儿最早是一个散修,当年筑基初期的时候,在大梁国的都城,
遇到了水月宗魏通天的大弟子虞锦。
那虞锦当时就已是结丹中期的修为,但虞锦当时身边被众人环绕,却并没有
注意到她。
她一看到虞锦就被对方的风姿所吸引,又对自己的美貌十分的自信,於是就
想跟对方接近。
但还没等她能跟那虞锦有机会认识,虞锦就在大梁都城的琅绣苑里,遭到了
当今天下最神秘的杀手组织,青衣阁杀手的暗杀,对方出动了三名结丹中期的高
手,虞锦当场战死,对方也是一死两伤。
事后魏通天大怒,想找出背后僱佣青衣阁杀他弟子的人,但却无果。
他就把气撒到了青衣阁的头上,他根据一些线索抽丝剥茧,顺籐摸瓜的找到
了青衣阁当时在大梁国的总部,一夜之间将其给挑了,把当时在场的十八名结丹
期的修士全部杀死,筑基期的更是死伤无数。
但自从打那之后这潘粉儿就没再对别的男修动过心,后来到了大隋,来到永
安州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加入到了紫霞派,一直到今天坐上了掌门的这个
位置。
谢翩跹知道她当年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就敢想法儿去招惹那水月宗的虞锦,
估计她也修炼过淫媚秘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