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下)(6.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位面猎奴之回明】下篇6。0
「小妹,你来了啊。」惊慌未定的张符宝看到那人后,原本就煞白的俏脸,
骤然没有一丝的血色,双手撑地的向后挪几步,颤抖着的道「大大……大哥……」
张天师抱着熟女,脸上满是灿烂阳光的微笑,熟女的四肢被装在一个狗爪状
的皮套中,脖子上带着一个粗糙的项圈,一条铁链穿戴在上面,长长的铁链,在
熟女丰腴的身体上打了一个龟甲缚,一双原本明亮的美眸,如今已是一片的浑浊。
张天师下身没有穿裤子,一根一般大小的肉棒快速的在熟女那茂密的黑色丛
林里,不停的出入,在两人的交合处,还有着一些白色的泡沫,显然在熟女的蜜
穴中射了几次了。
张天师没有回答张符宝的话,而是抱着熟女的双手的速度越发加快,「哦哦
……射了……」张天师发出一声舒坦的叫声,肉棒用力地抵着熟女的蜜穴,两个
不大的睾丸骤然收缩。
张天师射完精后,原来就不算大的肉棒,顿时就缩成了半截手掌长,大拇指
粗的样子,「娘亲,你的骚穴真是爽啊。」张天师的肉棒从熟女的蜜穴中滑落出
来,一小股粘稠的淡白色精液从熟女微张的蜜穴中流淌出来。
张天师突然的松开抱住熟女的双手,熟女顿时重重的摔在地上,「唔……汪!」
熟女迅速的爬起,犹如一只真正的母狗一般的拱着。
「大娘……」张符宝发出一声悲哀,整个人如同一只母豹子似的扑向熟女,
一把抱住熟女,泪水不禁的流了出来。
张天师看着死死抱住熟女的张符宝,脸上浮现一阵冷笑,抬起脚,朝着张符
宝踢去「小妹你真是重情重义啊,抱着一只贱母狗也能哭的这么伤心。」
『砰砰砰』张天师朝着张符宝赤裸的粉背重重的踢了几下,张符宝白皙的粉
背顿时就出现了几个黑色的脚印,「唔唔……」张符宝不禁发出几声低沉的呻吟。
张符宝感到怀中玉体的颤抖,抱住的手更紧了,低声安慰道「大娘……没事
的……没事的……」只不过,就连张符宝也不太相信自己说的话。
熟女将头埋进了张符宝挺拔的椒乳中,丰腴的娇躯不住的颤抖着,恐惧的扭
动着身躯,嘴里不安的低叫「汪汪……汪汪……」
张天师踢向张符宝突然在半空中止住,一转,张天师这一脚,狠狠的踢在了
熟女身上,「汪……汪……」被张天师狠狠踢了一脚的熟女,发出一声高昂的叫
声,娇躯抖得更加厉害了。
「贱狗,别以为这个小贱人能保住你。」一边说着,张天师的腿越发的用力,
张天师每一次的踢腿,熟女都会发出一声高昂的叫声,听着熟女悲惨的叫声,张
天师越踢越兴奋,「贱狗,死吧死吧,当初只是要操一下你的骚穴,你就跑到那
老东西哪里告状,哈哈,现在我要你当一只光腚母狗,什么成国公之女,不过就
是一只任我操的贱母狗。」张天师的眼中出现一丝的挣扎、痛苦、不忍,不过,
很快的就被一片疯狂替代,亮黑的眼瞳变成了一片血红。
「不许你打大娘。」张符宝突然抱着熟女一转身,将自己的粉背暴露在张天
师的面前,疯狂中的张天师丝毫没有留手,每一脚都结结实实的踢在张符宝身上。
张符宝感到自己仿佛被马车撞了一样,俏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色,苍白
的就像是一张纸一样,嘴角还流着一丝的血,即使是这样,张符宝依然死死地抱
住熟女,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张天师踢了几分钟后才停住了脚,喘着气,犹如风箱一样,张天师稍微缓过
气来道「贱狗,还不快滚过来让主人操你的下贱淫穴。」一边说着,张天师腰向
前挺了挺,刚刚射完的肉棒再次勃起,粉紫色的龟头斜指着天空。
熟女先是愣了愣,然后在张符宝怀中扭动起来,头深深的埋进张符宝的玉乳
间,原本垂在胸前的『爪子』环抱住张符宝,丰腴的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汪
汪……汪汪……」叫声也充满了恐惧,还带有一丝的哭腔。
张符宝环抱住熟女垂在自己玉乳中的脑袋,两行晶莹的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流
淌而下,张符宝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张天师「大哥……你怎么了啊………快变
回来啊……哥……」
听到张符宝的话,张天师冷笑着的走到张符宝身旁,一把抓住张符宝乌黑亮
丽的秀发,向上提起,吃疼的张符宝只能仰着满是泪水的俏脸,看着张天师那猩
红的眼睛呢喃道「哥……哥……」
听到张符宝的呢喃,张天师精神似乎恍惚了一下,眼中的猩红也稍微有些褪
去,可是下一秒,张天师眼中的猩红再次填满眼瞳,手臂扬起,『啪』的一声,
张天师的巴掌落下时,同时松开了抓住张符宝头发的手。
张符宝直感一阵微风,一声破空声,以及俏脸上的如同火烧一般的痛楚,头
狠狠的撞在地上。
张天师再次抬起腿,随着一阵的破空声,『碰』,张天师一脚狠狠的踢在张
符宝平坦的小腹上,「啊……!好疼……」张符宝捂着小腹,蜷缩成虾米状,眼
泪鼻涕齐下,张符宝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置一样,小腹已经疼到没
有了知觉。
张天师抬起一只脚踩在张符宝的腰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虾米似的张符宝,
「小贱人……不是要保护那条母狗的吗?起来啊。」
正得意的张天师突然伸手扶住额头,牙紧咬着,额头出现一层细密的汗水,
眼中的猩红犹如潮水般退去,眼眸中恢复一片清明,艰难的打开紧抿着的嘴唇,
「宝儿……快逃……快逃……」
「汪汪……汪汪」熟女踉跄的爬到张符宝身旁,仰着脸对着张天师叫道。
张天师看着四肢被戴在皮套中的熟女,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道「娘……」
可是张天师刚刚说出了一句话,猩红再次取代清明,脸上露出一副暴虐的笑
容,收回踩在张符宝腰上的脚。
熟女一见张天师收回脚,立即就想要俯下头去,可就在此时,张天师刚刚收
回脚,立刻就朝着熟女的脑袋,一记鞭腿。
鞭腿踢到熟女的脑袋,就像是踢球一样,熟女整个人也被这一腿,踢飞了一
米多,脑袋撞到在地上,还摩擦了一小段距离,一小滩的血缓缓流出。
「真是条贱狗。」一边说着,张天师走到熟女身边,拿起熟女项圈的链子,
铁链在手上缠腰几圈,向上用力一提,项圈勒住脖子的窒息感,使原本接近昏迷
的熟女,顿时清醒了过来。
「汪汪……汪汪……」熟女看到张天师眼中暴虐之色愈发强烈,急忙叫道。
张天师看着熟女乖巧的表现,满意的微微颔首,将举起的手放下,然后犹如
遛狗一样的牵着熟女回到张符宝身旁,张天师蹲下,一把揪起张符宝的秀发,就
这样拖着张符宝,牵着熟女缓步走进大厅。
熟女看着被拖着走的张符宝,眼眸中不禁浮现一丝的怜悯,可是张天师一看
到熟女眼中的怜悯,就会立即将链子举起,让项圈勒住熟女的脖子,使得熟女无
法呼吸,在数次频临死亡后,熟女不再敢看张符宝了,只是将头低着。
从头发中传来的疼感蓦然离开,张符宝感到自己的脸似乎砸在这一个浑圆柔
腻的东西上,着东西就像是……人的小腿,一想到这,张符宝猛地睁开眼睛,定
睛一看,「啊!!!」张符宝顿时从小嘴中发出一声频率极高的尖叫,整个人吓
的弹跳起来,一只手握住自己不断发出低沉悲号的小嘴,一手发抖的指着那一条
犹如象牙般的白皙小腿。
小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肉色的光泽,小腿上还穿着一只杏黄色的绣花
鞋,似乎没有什么异常,使得张符宝尖叫不已的是,这小腿不是拼接在一个绝色
美女身上,而是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不过没有一缕的血流出,在小腿被切开的位
置,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膜,森白的骨头,粉红的肌肉,以及还在挑动的血管,
使得这条小腿似乎还没有被人切下来一样。
在小腿的不远处,另一条小腿静静的躺在那,与第一条小腿不同的是,这条
小腿的绣花鞋被脱掉了,五个小巧的脚趾蜷缩成一团,脚心和脚背上,铺着一层
干涸了的乳白色液体,液体还散发出一股栀子花的味道。
张天师一进到大厅里,立即就将张符宝扔到一边去了,将熟女牵到自己跟前,
松开链子,双手抱住熟女的头,肉棒一顶,顶开了熟女的两片红唇,龟头在熟女
雪白的银牙上磨蹭着。
张天师见熟女不肯打开牙关,推开熟女的头,清脆的巴掌声和破风声响起,
「贱狗,再不张开你这骚嘴,老子就宰了你。」一边说着,张天师抓住熟女的头,
再次按向胯间。
挨了一巴掌的熟女,这次乖乖的张开嘴,任由张天师的肉棒插进自己温热的
口腔中,柔软的香舌乘着肉棒插进的短暂时间里,尽可能的舔张天师的肉棒张天
师抓住熟女的脑袋前后耸动着,一丝晶莹的唾液从熟女被肉棒撑圆的小嘴中流淌
而出,张天师微微的仰着头,感受着熟女口腔中不同而蜜穴的温热、湿润。
就在张天师享受着熟女小嘴的时候,却被张符宝的一声尖叫打破,吓的张天
师一个激灵的险些射了,张天师扭头看向张符宝,眼睛中充满了杀意,犹如一座
即将喷发的火山似的道「小骚货,是不是也想被本天师做成人彘啊。」
也?
张符宝没有听出张天师中的意思,愣愣的指着那两条小腿,嘴里魔愣的重复
道「这这……这这……这这……」,张天师看着魔愣中的张符宝,满是戾气的脸
上,出现了一丝的骄傲,他也没有注意张符宝听不听,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这
可是本天师花了五万两黄金从一名绝世高人,妔罒氼(坑死你)
大师手中买来的两项绝技,猎女训教术,积木术,啊啊啊,是不是很神奇啊,
这贱狗就是被我用猎女训教术调教的,为了让她更像母狗,我就用积木术割掉了
她的两条发骚的小腿,再将她下贱的胳膊割掉一半,现在这贱狗是不是很漂亮啊。
「说着,张天师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听到这里,张符宝眼眶中的眼泪终于喷涌而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
流淌而下,虽然已经用手握住了嘴巴,依然有阵阵的哽咽声传出来,张符宝看着
被张天师当作飞机杯般使用的熟女,不住发出一声悲号「大娘………呜呜呜……
大娘。」
张天师冷笑着的看着在那悲号着的张符宝,抓住熟女的手加快了速度,不多
时,张天师低吼一声,将精液全部射在了熟女的嘴里,温热的精液顿时就填满了
熟女狭小的口腔,一部分的精液顺着熟女的食道一直流到胃里。
被口爆的熟女直翻白眼,只能从被肉棒填满的小嘴里发出几声「嗯唔……
嗯唔……「的叫声,还下意识的不停将精液吞咽。
张天师将肉棒抽出熟女紧闭着的小嘴,右手握住肉棒,在熟女的脸上磨蹭,
将上面残留的精液擦掉。
熟女的小嘴里已经满都是精液了,双腮鼓得胀胀的,像是一只青蛙似的,熟
女四肢踏地,仰着脸看着张天师,张天师微微颔首,道「慢慢的喝下去,如果有
一滴掉在地上,本天师就把你的骚穴割下来喂狗。」说完,张天师转身走向张符
宝。
听到张天师话的熟女,打了一个寒颤,练练点头,然后又急忙仰起头,喉咙
微微抽动,将口中的精液一点一点的喝掉。
看着一脸暴虐笑容的张天师,张符宝的身体忍不住的发抖,一只手遮住挺拔
的玉乳,一只手撑着地面,一扭一扭的往后靠,泪眼朦胧的朝着张天师低声喊道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不是大哥……你不是。……」
张天师脸上的暴虐笑容更甚了,迅步上前,一手捏住张符宝的下巴,一手按
在张符宝的后脑,以后一摔。
张符宝直感一阵天旋地转,『砰』张符宝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骨折似的疼
痛,让张符宝原本还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直往下掉,张符宝现在很想哭,可是肋
骨断裂一般的痛,让张符宝每一次的呼吸都带着一阵刺骨之痛。
张天师俯下身,握住一只圆润精致的脚踝,然后提起一条修长浑圆的玉腿,
在往右边拉开,张符宝稀疏的黑色丛林,红肿而又嫩肉外翻的菊穴。
张天师将张符宝的玉足放在鼻子下轻轻的闻了闻,张符宝的玉足散发着一股
淡淡的幽香,幽香还夹带着一股布的异味,张天师不由食指大动,伸出粗糙的大
舌头,在张符宝光滑细腻的脚心一舔,张符宝的玉足脚心顿时就出现了一道水痕,
原本微微颤抖的玉足,被人点穴似的僵住,任由张天师舔弄自己的玉足。
「呸呸。」张天师别过脸,将一些口中的尘土和沙子吐出,然后再将玉足塞
入嘴中轻啃,含糊不清的说道「贱货,看看你前面的那个骚货,看看认不认识。」
张符宝闻言微微的抬起头,顿时,杏目睁的浑圆,眼神呆滞着,嘴唇颤抖着,
想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口。
终于,张符宝发出一声悲凉的喊声,「娘!你怎么了啊,娘!」张符宝的眼
泪不禁的流淌下来。
在张符宝面前,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美妇正双眼无神的靠在墙边,双眼睁的
大大的,可是这双眼睛中,没有丝毫的光彩,如果不是眼球不时的转动一下,美
妇仿佛就像是死了一样。
可是让张符宝哭泣的不是这个,这是,美妇的四肢被人齐根削掉,成为一个
人彘,小腹处还被印上人彘肉便器的字眼,两腿间的黑色丛林已经不见了,美妇
饱满的蜜穴和小巧的菊穴,都被一节手臂没入,着手臂显然是熟女的。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张符宝痛苦的摇着头,牙齿咬着下嘴唇,一
丝血丝顺着嘴唇流到地上。
张符宝双手撑地,挣扎着的想要爬向美妇,可是张天师怎能让张符宝如意,
冷冷一笑,抓住张符宝脚踝的手用力一扯,刚刚爬出两步的张符宝顿时有被拉回
原位,冷笑道「贱货,不先感激一下我让你们母女团圆吗?」说着,又将张符宝
的玉足放入嘴里,吸允轻咬着。
张符宝咬着银牙,美眸中满是倔强和绝望,不停的想将被张天师抓住的腿抽
出,可是被张天师死死抓住的腿,就像是被几吨的重物压住一样,动弹不得。
张天师吐出张符宝的玉足,看着沾满着自己口水的玉足,张天师冷冷一笑,
左手慢慢的伸向张符宝象牙般的小腿,缓缓的抚摸起来,然后再膝盖处停下,感
受掌心传来的细腻嫩滑的手感,脸上的冷笑渐渐变成暴虐。
左手突然抡起,左手变成手刃,对准张符宝的膝盖猛地劈下去。
「啊!」张符宝眼眸睁的浑圆,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指甲与地面发出一阵
刺耳的声音,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小嘴张大着。
张天师看着几近昏迷的张符宝,脸上狰狞的笑容更胜了,像扔垃圾一样的甩
掉张符宝的玉腿,然后抬脚踩着张符宝的玉背,走到美妇面前,伸手捏住美妇的
一个丰硕的玉乳,另一只手抓着的熟女手臂,往外一拽,熟女的一截手臂就被拽
到了地上。
美妇蜜穴的被熟女的手臂撑成了一个粉红的肉洞,两片肥美的阴唇外翻着,
阴道里的壁肉不停的在蠕动着,然后美妇的蜜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闭合,不一会
儿,除了两片阴唇微微外翻外,美妇的蜜穴就像是一个稚女一样,原本黑色的丛
林已经被剔除了,原来黑色丛林的位置,被纹上了一朵艳丽的玫瑰花。
「哦……」被揉捏的美妇顿时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张天师掐住美妇的一颗
深红色的乳头,往后一拉,美妇丰硕的玉乳顿时就被张天师拉成了橄榄状,「你
这贱货居然不向主人问好!」说着,张天师抡起手臂,一巴掌打在美妇丰硕的玉
乳上,玉乳顿时一阵的肉浪。
吃疼的美妇忍着玉乳传来的剧痛,急忙道「下贱肉便器见过主人……主人别
打了……」在美妇说话的时候,张天师再次抡起手臂,在美妇的玉乳上留下了几
个巴掌印。
张天师停下扇打美妇的玉乳,伏身握住美妇纤细的腰肢,将美妇犹如一个玩
具熊一样的抱起,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瘫软在地上的张符宝,单臂抱着美妇蹲下,
将美妇的蜜穴对着张符宝的头,一只手则伸到美妇的菊穴口,抓住插在美妇菊穴
里的那截手臂。
此时的张符宝忍着右腿膝盖传来的阵阵剧痛,倔强的仰着头,看着蹲在面前
的张天师,银牙咬着下唇,眼中不止有着倔强,还有着一股浓浓的绝望,【谁来
救救我们】,想着,张符宝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身影。
张天师慢慢的转动插在美妇菊穴里的手臂,头靠在美妇圆润的肩膀上,道
「贱货,看看你前面的这个小贱货是谁。」说着抓着手臂的手转而轻轻捏住美妇
犹如豆子一般的阴蒂,指甲拨开包裹在阴蒂的包皮,从而捏住那鲜红的小肉豆子。
美妇的眼睛开始慢慢的对焦,原本毫无生气的眼睛,随着瞳孔的对焦,逐渐
的开始有了一丝的生气,可这一丝的生气中,也缠腰着一股死寂,犹如垂死之人
一般。
十几秒之后,美妇的一双美眸终于完成了对焦,当她定睛一看的时候,美妇
犹如当头一棒,一张泪眼朦胧的小脸,不就是自己心爱的女儿吗?
「宝儿!」美妇愣了一会儿,一声尖锐的悲号从美妇的红唇中骤然发出,两
行晶莹温热的眼泪顿时从美妇的眼眶中溢出,顺着瓜子脸的弧度滴在两团丰硕的
雪白玉乳上。
「娘!」听到美妇的悲号,张符宝眼眶中的水流骤然加大,一声同样悲凉的
哀号响起,张符宝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手臂只是微微的撑了一下地面,一股
剧烈的疼痛从膝盖传来,张符宝顿时就像是被电击一样,再次摔倒在地上。
「宝儿,我的宝儿!」美妇奋力的挣扎着,张天师虽然是单手环抱住美妇的
腰,可是张天师的手如同是铁箍一样的牢牢的箍住美妇的腰肢,使美妇的挣扎看
起来就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鱼一样。
张天师看着在自己怀里不断扭动挣扎的美妇,眼神一冷,捏住美妇阴蒂的指
甲突然发力,坚硬的指甲顿时就深深的刺入美妇鲜红的阴蒂中,「我可不是让你
们来上演母女相认的!」
「啊!主人不要,疼!」泪如雨下的美妇顿时就发出一声痛呼,急忙向张天
师求饶道,看到母亲受虐的张符宝一激动就想要爬起来,可是她一动膝盖。就及
时的传来一股剧痛,让张符宝再次的摔在地上,无力再爬起来的张符宝只能伸手
在半空中胡乱的抓着,用带着哭腔的语气哀求道「不要,大哥,放着我娘,你来
欺负宝儿,不要欺负我娘。」
「贱货,感动不感动啊?」张天师捏着美妇的阴蒂,缓缓的揉搓起来,随着
张天师的揉搓,美妇的娇躯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声音颤抖着道
「回主人,贱奴很感动。」
张天师微微颔首,蹲着的移动到张符宝面前,将美妇的蜜穴对准了张符宝精
致的脸蛋,手指的揉搓力度逐渐加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揉搓了一会儿后,美妇
的阴蒂变的肿大起来,比起刚刚大了一圈左右,「既然感动,那么怎么样也要回
应一下你的女儿吧。」
美妇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躯不安的微微扭动起来,慌乱道
「主人不要啊!主人贱奴求……啊!」还没等美妇说完,张天师拇指按在美妇的
阴蒂上,然后一把按下去。
阴蒂一被张天师按下去,美妇原本还在扭动的身躯骤然变的僵硬,头猛地昂
起,发出一声不知是愉悦还是痛苦的呻吟。
张天师按下美妇阴蒂大概几秒后,美妇的两瓣肥美阴唇先是颤了一下,然后
突然间,两瓣阴唇微微打开了一个小口,一股温热的淫水夹带着一些腥色的黄色
尿液,由于美妇的蜜穴对准了张符宝的俏脸,美妇蜜穴中迸射而出的淫水和尿液
就这样噼里啪啦的打在张符宝脸上。
等美妇的淫水和尿都都喷射完了以后,美妇的眼睛有重新变回了无神和死寂,
瞳孔扩散,眼珠上似乎还蒙上了一层灰色,此时的美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高级的
硅胶娃娃。
张天师双手抱住美妇站起来,还抱着美妇上下甩了一下,将残留在蜜穴口的
淫水和尿液甩掉,然后低下头看着浑身湿淋淋的张符宝道「小贱货,你娘的淫水
和尿好不好喝啊。」
张符宝失神的舔了舔自己嘴唇上的尿,空洞的道「好喝……好喝……」
听到张符宝的话,张天师忍不住轻笑几声,道「真是一对淫荡母女花,呵呵,
以后再让你给我生几个小贱货,让我同时玩两对母女花。」
说完,张天师扭过头朝着熟女喊道,「贱狗,滚过来。」熟女浑身打了一个
激灵,低着头,四肢快速的滑动的爬到张天师面前,犹如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
乖巧的趴在张天师面前。
张天师将美妇放在熟女赤裸着的光滑玉背上,确保了美妇躺在熟女玉背上不
会掉下来后,张天师朝着熟女的丰满肥臀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熟女的丰
满肥臀上顿时就是一阵肉浪翻滚,「啊!」感到肥臀一疼的熟女,不由的发出一
声痛呼,身躯也随着一震,险些将背上的美妇弄掉了。
看着熟女的表现,张天师满意的微微颔首,抬手就又在熟女的肥臀上打了一
掌,「不错,贱狗你的表现还可以,现在给我滚的远一点,我要好好玩玩宝儿这
个小贱货。」说完,张天师用力的捏了熟女的肥臀一把。
听到张天师这话的熟女身躯一震,抬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被张天师怒眼
一登,话就被熟女咽回肚子里去了,最后只能是怯懦的低下头,驮着背上的美妇,
缓慢的爬到门边上,宛如一条狗一样的匍匐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
张天师双手伸到张符宝的腋下,提着张符宝来到椅子上,将张符宝按在椅子
上后,再把张符宝的两条纤细小腿摆在椅子的把手上,两个铁箍死死地箍住张符
宝宛如象牙般的小腿,双手被一条粗绳反绑着,垂在身后,做完这些后,张天师
捏住张符宝的小下巴,「贱货,我马上就让你变成那两个贱货那样。」
张符宝紧紧的抿着嘴,明亮的美眸中犹如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着,可是微微
颤抖着的身躯,将张符宝的恐惧暴露无遗。
张天师松开了捏住张符宝下巴的手,宽大的手掌缓缓的覆盖着张符宝的蜜穴,
手掌缓慢轻柔的搓揉着,中指不时扣一下张符宝那紧闭的蜜缝。
张天师在张符宝的蜜穴上揉搓着半刻钟后,张符宝的蜜穴没有如同张天师所
料的变得湿润泥泞,而是一如既往的干爽,就连一滴的汗水也没有。
张天师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冷了下来,手掌也不再揉搓了,静静的按在张符宝
的蜜穴上,语气冰冷十足的道「贱货,既然你的这个骚穴不肯出点水,那么留着
它就没什么用了。」
听到张天师的话,原本紧闭着眼睛的张符宝骤然睁开眼睛,美眸睁的浑圆,
舌头打结似的道「你想……想干什么……」
张天师按在张符宝蜜穴上的手掌,突然发力,略显粗糙的手掌宛如章鱼的触
手上的吸盘一样的将张符宝粉嫩的肌肤牢牢的吸住,「贱货,看看我是怎么把你
的骚穴割掉的。」说着,张天师按在张符宝蜜穴上的手发出一道银白色的微弱光
芒,然后『噗』的一声,尖刀入猪肉的声音响起。
「啊!!!」张符宝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张符宝直感自己的蜜穴仿佛被一
把锐利的刀子扎进去,然后慢慢的将蜜穴割下来。
「不要……痛……呜呜……谁来救救宝儿……呜呜。
……「张符宝的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不断的在抽搐着,扭动身体想要挣脱
出来,可是被固定在椅子上的身体只是在毫无意义的挣扎着。
张符宝的悲鸣在张天师耳中就是一曲美妙的乐曲,捏住张符宝不断跳动的玉
乳,犹如揉面粉一样的揉搓着,「贱货叫吧,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哈哈哈。
「手掌中的光芒也愈发明亮起来。
蜜穴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强烈,张符宝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现在张符宝已
经感觉不到胸部以下了,瞳孔略微的扩散,嘴里低声喃喃道「主人……主人……
主人……」
「主人?你这贱货已经开始叫主人了吗?哈哈哈真乖。」张天师听到张符宝
的喃喃后,脸色一喜。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慵懒的叫声「你想多了!她叫的是我。」
张天师的汗毛骤然立起,扭头看向门外,只见一个消瘦的男子走了进来,男
子上身衣着正常,下身却没有穿衣物,一根远大于张天师肉棒的肉棒骄傲的勃起
着。
「你是什么人,胆敢擅闯天师……」还没等张天师说完,男子从怀里掏出一
把短铳,直接对着张天师就是一枪,可怜的张天师还没讲台词讲完就被一枪打死
了。
开完枪后,男子直接将短铳扔到身后,厌恶的看了张天师的尸体一眼,接着
朝趴在一旁迷茫的看着张天师的熟女挥了挥手,熟女先是愣愣的看了男子一会儿,
不一会儿,熟女的眼眸中渐渐发出一道精光,然后一脸欢喜的向男子爬了过来,
因为太激动了,熟女将背上的美妇摔倒了地上,不过,因为美妇已经是重度昏迷,
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醒来。
爬到男子脚边的熟女,双腿大分开来,两只爪子略微弯曲的垂在胸前,吐出
舌头,不停的在喘息着,两团丰硕的玉乳随着熟女的喘息,微微的上下摆动着。
男子微微一笑,手轻轻的抚摸着熟女的秀发,「真是一条乖狗狗啊,来,把
屁股转过来。」
熟女顺从的趴在地上,原地转了一圈,将丰腴圆润的肥臀撅起,宛如献宝似
的将轻喊道「汪汪……汪汪……」
男子抬手在熟女的肥臀上轻拍两下,然后手在蜜穴上一淘,原本还在微微扭
动肥臀的熟女,顿时身躯一僵,红唇间发出一声悠长的狗叫,一股温热的略感粘
稠的水流迸射而出。
高潮后的熟女脸色酡红的瘫软在地上,脸上是一副幸福十足的模样,不时因
为高潮的余潮而抽搐一下,男子将手在熟女的肥臀上蹭了几下,把手上的淫水抹
在熟女的肥臀上,男子微微颔首,道「唔……真是一条乖狗狗,以后你就是我的
熟母狗了。」
瘫软在地上的熟女闻言,顿时激动的爬起来,转身,脑袋拱着男子的大腿,
「汪汪汪……汪汪……」
听到熟女的狗叫,男子微微皱眉,道「熟母狗,以后不要狗叫了,主人我喜
欢养母狗,可是不喜欢母狗狗叫,吵死了。」
熟女微微一愣,眼眸眨巴眨巴的看着男子,然后接着拱大腿低声道「主人。
……主人汪……主人……」
「这才乖嘛!」男子满意的揉搓着熟女的秀发,然后指了指张天师的尸体,
「母狗,去把这东西拖到后堂去。」说完,男子还拍了拍熟女的头。
熟女顺从的点了点头,慢慢的爬到张天师身旁,伏下头咬住张天师的衣领,
一顿一顿的将张天师拖到后堂去。
男子走到被束缚在椅子上的张符宝,看着张符宝扩散的瞳孔,微微一笑,伸
手握住张符宝的一只玉乳,缓缓揉捏起来,道「小母狗,看看谁来了。」
听到男子的声音,张符宝顿时一颤,空洞的眼眸渐渐出现一丝的灵光,张符
宝愣愣的盯着男子看了几分钟,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主人……别不要宝
儿啊……宝儿以后不跑了……宝儿以后一定听话………主人……」
男子轻轻的在铁箍上一扭,两个精钢打造的铁箍就被扭成了麻花状了,男子
双手伸到张符宝的腋下,将张符宝抱起。
张符宝直感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双腿盘在男子的腰间,玉臂环抱着
男子的脖颈,小下巴顶在男子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男子一手托住张符宝挺巧的圆臀,另一只手则轻拍着张符宝的粉背,胯下的
肉棒也因为怀中的温香软肉而勃起,安慰道「宝儿别哭,你可是主人最爱的小母
狗啊,主人怎么会不要你啊。」
张符宝眼眸红红的看着男子,虽然眼泪已经止住了,可是还有不少的眼泪在
眼眶中打转,张符宝可怜楚楚的低声道「主人真的不会不要宝儿了……真的吗?
主人……以后宝儿一定听话……作主人最好的性欲便器…………最乖的小母狗…
…」说着,张符宝伸出小舌头舔男子消瘦的脸颊。
男子勃起的肉棒轻轻的抵在张符宝的蜜穴,呼吸也变的沉重起来,「那么。
……现在主人要肏宝儿的处女骚穴哦!」
张符宝的眼眸中发出一道亮光,声音也有了点颤抖,「请主人品尝宝儿的处
女骚穴……」说罢,张符宝微微的耸动身躯,蜜穴套弄着肉棒,将小半个龟头纳
入蜜穴,就在张符宝准备用力一坐的时候。
男子的身体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前倒去,『彭』的一声,男子和张符宝就双双
倒在了地上,不过就在两人即将接触到地面时,男子抚摸着张符宝粉背的手臂,
骤然一伸,往地上一撑,两人的身体顿时就在半空中听了一瞬,再摔到在地。
男子扶扶正自己的肉棒,将它对准张符宝未经人事的处女蜜穴,「小母狗,
主人要来了哦!」
张符宝害羞的闭着眼睛,俏脸通红,微微颔首,「嗯。」
「主人要来了了,唔。」说罢,男子腰身一沉。
张符宝的眼睫毛不断的抖着,等待自己最神圣的时刻的来临。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反而身体是一阵的摇晃,还有一道悦耳的声音
不断的从四周传来。
「宝儿,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懒猪,快起床了,今天是我们的开苞
日啊……主人还在等我1们呢……」声音显得十分焦急。
【主人……眼睛怎么睁不开了……】张符宝感觉自己的眼睛仿佛灌满了铅,
十分的沉重,根本睁不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张符宝终于成功睁开了眼睛。
张符宝微眯着眼,刺眼的阳光让张符宝有点睁不开眼睛了,手挡在眼前,一
个俏丽的身影站在迎光面上,有点看不清。
张符宝适应一会儿后,揉了揉迷离的眼眸,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娇憨的打了
一个哈欠,站在迎光面的少女双手叉腰,双腮鼓得胀胀的,看着眼眸迷离的张符
宝愤懑道「张符宝!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张符宝斜着脑袋看着少女,挠了挠头,疑惑道「一仙姐,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啊?」唐一仙一巴掌拍在脸上,「你这个丫头,今天可是我们的开苞日啊,主人
让你回房准备一下,你这丫头倒好,回房就睡。」
张符宝顿时如同屁股底下装了一个弹簧似的弹跳下床,推开唐一仙,跑到衣
柜前,翻找着什么,一件一件的衣服被张符宝甩到空中,嘴里焦急道「我的衣服
呢?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呢?」
一旁的唐一仙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丫头,你的衣服在!桌!子!
上!呢!「说到最后唐一仙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张符宝扭头一望,只见一个翡翠盘子摆在桌子上,张符宝脸色一喜,『碰』
的一声,衣柜的被张符宝暴力一关,衣柜都震了震,张符宝跑到桌子旁,欢喜的
拿起盘子中的衣服,说是衣服,其实就是一件月白色的肚兜,张符宝将肚兜穿到
一半时,突然向唐一仙求救,「一仙姐,帮帮我,我及不上后面的绳子。」
唐一仙一脸不爽的替张符宝绑上绳子后,一把抓住张符宝的翘臀,狠狠道
「丫头,再不快点,时间就到了。」张符宝满不在乎道「一仙姐,怕什么啊,难
道主人会不要我们两个乖巧的小母狗吗?」
「就你道理多,快走了。」说着,唐一仙就拉着张符宝的手疾步离开了。
在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一个消瘦的男子大刀金马的坐在床上,男子身无
丝缕,双腿大开,一个身着浅紫色华丽宫服的丰腴美妇正跪在男子的双腿间,脑
袋不断的上下耸动,一头柔顺的青丝飘荡着,眼眸死死盯着紫黑的肉棒,脸上满
是幸福之色。
在男子的身后,一个英气十足的少妇赤裸着上身,一对硕大又丝毫没有下垂
的玉乳被少妇托着根部,少妇身子微微前倾,硕大的玉乳挤压在男子的背上,少
妇微微的摇摆身体,玉乳也就随着少妇的摆动在男子的背上滑动。
男子自然是杨泉,少妇是红娘子,替杨泉口交的是熟女,杨泉睁开微眯着的
眼眸,自言自语道「这两丫头怎么还没到,她们主人我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
她们两的处女穴了啊。」
杨泉语音刚落,门就『砰』的被打开了,唐一仙和张符宝两女你争我抢的跑
了进来,两女的一进门,推拉就截然而止了,两女斯文的整理一下肚兜,一人关
上一边门,然后莲步轻移的走到杨泉跟前,亭亭蹲下,分开玉腿,将少女就为宝
贵的处女蜜穴展现在杨泉面前,一手握住玉乳,一手轻抚蜜穴,「处女母狗张符
宝/ 唐一仙叩见主人,见过红奴姐姐。」
杨泉拍了拍正在忘情吞吐的熟女,熟女不舍得吐出肉棒,眼眸顿时就泛起一
阵水汽,抬头看着杨泉,可是此时杨泉的注意力都在张符宝两女身上,略微扭一
下腰身,肉棒宛如一根棒子一样的拍打着熟女的脸颊,「母狗,去把心奴她们叫
来。」
熟女低落的狗叫了一声后,就转过身来,爬向门外,爬过张符宝身旁时,熟
女对着张符宝用力地点了点头,张符宝微微颔首回应。
杨泉身体一拧,将红娘子拉倒怀里,大嘴对着红娘子的红唇吻了下去,红娘
子的玉臂搂住杨泉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杨泉,小香舌伸到杨泉的口腔中,温顺
的让杨泉吸允着香涎,一边吻着红娘子的红唇,杨泉一只手伸到红娘子的双腿间,
揉搓起来,『噗噗噗』的水声。
「红奴姐姐真坏,偷偷和主人亲亲。」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一股夹带着草
原气息的娇躯撞进了杨泉的怀里,将忘情的红娘子挤出了杨泉的怀里,小嘴迅速
接替红娘子的位置,还拉着杨泉的一只手握住自己的一只玉乳。
被挤开的红娘子勃然大怒,捏住少女的一只玉乳,四十五度的一拧,「银奴,
你太过分了!」挤开红娘子的少女赫然就是草原公主银琦,被偷袭的银琦迅速从
杨泉的怀里退出来,捧着被红娘子捏的红红的玉乳,朝着红娘子喊道「红奴姐姐,
你可是主人的宝贝啊!捏坏了怎么办啊!」
红娘子满不在乎的拉起杨泉的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丰硕玉乳,道「捏坏了
就捏坏了,反正主人还有我的奶子。」说完后,红娘子还觉得不过瘾,就又补了
一句「我的比你的大多了。」
银琦一听,整个人都要炸了,就在银琦要和红娘子拼命时,杨泉一把握住银
琦那只被红娘子捏红的玉乳,银琦顿时就软了下去,发出一声娇喘,倒在杨泉的
怀里。
杨泉黑着脸,道「两个都是我的性奴,有什么好争的,你们看看,不止让那
两只处女母狗笑,还让心奴和怜奴笑。」两女扭头一看,只见高文心和马怜儿两
女正捂着嘴偷偷的笑。
高文心笑了一会儿后,一本正色的将银琦拖下床,「银奴,我们还没有对主
人行礼呢,是和红奴争重要还是主人重要。」银琦脸色一正,「我才不和红奴争
呢。」
三女移到杨泉的跟前跪下,唐一仙和张符宝向后移了一下,挪出位置给三女,
「性奴高文心/ 性奴马怜儿/ 性奴银琦,叩见主人。」说罢,三女将头轻碰地面,
大概三秒后,杨泉喊道「起来吧。」三女齐声道「谢主人。」
三女起身后,身体一转,转向了唐一仙和张符宝两女,刚刚是性奴向主人行
礼,现在到母狗向性奴行礼,唐一仙和张符宝直了直腰板,脆生道「处女母狗唐
一仙/ 张符宝见过心奴姐姐,怜奴姐姐,银奴姐姐。」
三女轮流上前捏了一把玉乳,以示回礼,做完这些,高文心拍了拍手,「现
在是主人替我们的两只小母狗开苞,赐奴名的时候了。」
在丛女的簇拥下,杨泉来到唐一仙和张符宝面前,高文心和红娘子上前将两
女摆成标准的狗交式,同时吐了一点唾沫在手掌上,然后在两女的蜜穴上一阵抚
摸,将唾沫涂在两女的蜜穴上,作润滑。
高文心和银琦跪在唐一仙身旁,红娘子和马怜儿跪在张符宝身旁,四女一手
按住唐一仙和张符宝纤细的腰肢,一手扳开两瓣细腻洁白的臀瓣,将两女同样粉
嫩无毛的蜜穴、菊穴展露在杨泉的面前。
于唐一仙不同的是,张符宝的脑袋贴在地面上,翘臀高高撅起。
唐一仙和张符宝用微微发抖的声音道「请主人替处女母狗开苞。」两女的声
音发抖的厉害,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
杨泉挺着肉棒走到唐一仙的背后,左手按住臀瓣,右手扶住肉棒,对准着唐
一仙的白虎蜜穴后,杨泉腰身一挺,肉棒挤开肥厚的阴唇,突破一片薄薄的阻碍
后,被粗暴开苞的唐一仙顿时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被火热的肉棒贯穿的剧痛,
让唐一仙的身躯忍不住的发抖。
和唐一仙的撕裂般的疼痛不同,杨泉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湿热的桃花
园中,唐一仙的蜜穴里的嫩肉宛如海浪般的包裹着肉棒蠕动,时紧紧包裹着肉棒
蠕动,时微微放松开来。
杨泉眯着眼眸享受了一会儿唐一仙的蜜穴后,双手握住纤细的腰肢,小腹贴
着唐一仙细腻的翘臀,开始肏弄起来了,唐一仙鲜红的处女血顺着杨泉肉棒的抽
插被带了出来。
杨泉没有理会唐一仙在刚刚还是处女,直接大开大合的肏张符宝的蜜穴,杨
泉舒爽的喊道「贱奴,你的骚穴真是爽啊,不愧是头牌啊。」
唐一仙的蜜穴开始渐渐的传来一阵阵的悄魂蚀骨的快感,唐一仙被杨泉肏的
已经开始两眼翻白,已经组织不了正常的语句了,「谢主人……夸赞………主人
肏死……仙儿……仙儿是主人的……头牌泄欲母狗…………仙儿的骚穴……是主
人的东西……主人……肏到仙儿的子宫。……主人肏死仙儿了……」
「真是一只骚母狗啊,主人就如你所愿,肏死你!」说完,杨泉的抽插速度
顿时就提升了一个档次,大量的淫水从两人的交合处被甩出。
「主人……肏死仙儿……肏死仙儿……」唐一仙被杨泉肏的翻了白眼,原本
支撑着身体的手臂软了下去,俏脸贴着地面,喃喃着的道「主人……肏死仙儿…
…仙儿的小穴要化了……好爽……仙儿要去了……」
杨泉低吼一声,上身挺得直直的,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脊椎传来,灼热的精液
烫到唐一仙也瞬间到达了高潮,「哦!主人……仙儿好美……」唐一仙猛地一扬
头,三千青丝被抛洒到空中,浑身一颤。
杨泉将肉棒抽出来,原本紫黑的肉棒上,沾上了不少乳白色的精液,和透明
的淫水,杨泉满意的微微颔首,指了指自己的肉棒,跪在唐一仙两侧的高文心和
银琦迅速上前来,两女如获至宝一般的跪在肉棒两旁,丁香小舌仔细的舔着杨泉
肉棒上的精液和淫水。
失去杨泉支撑的唐一仙,瘫软在地上,四肢略微弯曲,宛如一只青蛙似的,
原本紧闭着的蜜穴,两瓣肥厚的阴唇微微外翻,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透明的淫水,
缓缓流出,唐一仙的身躯还不时的痉挛一下。
在高文心和银琦两女熟练的清洗下,杨泉的肉棒少时就恢复了干净,杨泉甩
了甩沾满了两女口水的肉棒,俯下身来,在两女微红的脸颊上奖励般的亲了一口,
两女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主人最好了。」两女欢喜的喊了一声后一人亲了杨
泉的一边脸颊。
杨泉走到张符宝的背后,伸手握住张符宝纤细柔软的腰肢,「贱货,怕不怕
啊。」原本身体在微微颤抖的张符宝,听到杨泉的声音后,仿佛自己一下子就有
了依靠,深吸两口气,「宝儿不怕,主人你快点肏宝儿的小穴,宝儿的小穴绝对
比一仙姐的小穴好。」如果唐一仙不是浑身无力,就连一根手指也不抬起来,唐
一仙一定反驳张符宝。
肉棒微微一探,小半个龟头略微进入张符宝的蜜穴里探险,听到张符宝的话,
杨泉微微颔首,「好,就让主人看看宝儿的骚穴是不是比刚刚那只小母狗好。」
语音刚落,杨泉握住张符宝细腰的手用力向后一拉,肉棒迅速挤开张符宝粉红的
阴唇,并一举将半透明的处女膜捅破,一缕鲜艳的处女血顺着肉棒流出,滴到地
上。
张符宝的酮体瞬间变得紧绷,不过并没有发出痛呼,而是将一只手掌捂着自
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声痛呼。
张符宝的蜜穴宛如羊肠小道,勒的杨泉直感肉棒一阵生疼,不过张符宝的蜜
穴不仅是勒的疼,张符宝蜜穴中的嫩肉皱褶宛如是最柔软毛刷,一遍一遍的抚慰
着被勒的生疼的肉棒,张符宝蜜穴里的皱褶的每一次蠕动都让杨泉的肉棒感到十
分舒服。
此时的杨泉可谓痛并快乐着,杨泉拍打了两下张符宝白嫩的翘臀,不时地倒
吸两口凉气,「小母狗,放松一下你的屁股,勒的主人很疼。」
张符宝捂着嘴巴,带着哭腔道「主人……宝儿好痛……屁股要裂开了……」
杨泉只好无奈的忍受从肉棒传来的疼痛,等了几分钟后,杨泉感觉肉棒不是那么
痛之后,开始轻插起来,虽然杨泉的动作很『轻柔』,随着肉棒的抽出,张符宝
蜜穴的粉红色嫩肉也更着一起被翻出。
张符宝也感觉身体不再那么痛了,杨泉的抽插不仅带来了一阵阵轻微的疼痛,
更重要的是还带来了销魂的快感,张符宝不由的呻吟道「主人……好棒。……主
人肏的宝儿……好舒服……哼哼……」杨泉抽插了几分钟后,张符宝渐渐的不满
足于了温柔的抽插了,「主人……更用力的……肏你的宝儿……再快一点嘛……
宝儿要……」
「真是一个淫荡的骚母狗。」杨泉拍了两下张符宝挺巧的圆臀,细腻而富有
弹力的手感让杨泉让不住的又打了几下,杨泉突然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然
后握住张符宝的细腰,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抽插,「小母狗,看主人不肏死你。」
经过几分钟的抽插,张符宝的蜜穴已经从原来的羊肠小道变成了桃源蜜穴。
无上的快感从蜜穴传来,张符宝的圆臀开始生涩的迎合杨泉的抽插,捂着小
嘴的手掌已经松开了,一声声高昂的呻吟从张符宝的红唇中传出,「主人肏死…
…宝儿了……主人好棒……宝儿……穴穴好舒服……要化掉了……」
杨泉抽插了几分钟后,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但是力度就愈发的加大,「小
母狗,爽不爽啊。」张符宝已经被肏的神志不清了,只能迷糊的喃喃道「宝儿…
…好舒服……好舒服……」
杨泉的抽插速度完全慢了下来,以两秒一插的速度奋力抽插着蜜穴,杨泉每
一次将肉棒整根插进蜜穴,杨泉的每一插,张符宝就会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张
符宝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嗯!……啊!……啊!」
杨泉低吼一声,肉棒整根抽出,然后奋力一插,炽热的精液洗刷着张符宝的
蜜穴,蜜穴里的嫩肉被精液一烫,便骤然的收缩,这一收缩,差点就将杨泉的肉
棒给夹断了,杨泉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嘶!」
还好蜜穴的收缩只是一会儿,「哦!……宝儿好舒服……」张符宝发出一道
悠长的呻吟后,整个人就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随着张符宝的倒下,杨泉插在张
符宝蜜穴里的肉棒,也随之滑落。
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张符宝,杨泉双手叉腰,大喘着气,粗大的肉棒无力的垂
在两腿间,红娘子和马怜儿爬到杨泉身边,清洗着杨泉的肉棒。
「主人,该给这俩只小母狗带项圈了。」高文心和银琦各捧着一个玉盘来到
杨泉身旁,道。
杨泉先拿起高文心捧着的玉盘里的项圈,是一个金色的项圈,上面刻着仙奴
两字,而银琦捧着的是一个同款的,只不过刻着的是宝奴。
杨泉将项圈戴在两女修长洁白的颈脖后,双手环抱在胸前,居高而下的看着
唐一仙、张符宝两女,两女休息了几分钟后,恢复了一些体力,挣扎着的爬起来,
朝着杨泉跪拜下去,头轻触地面,脆声道「仙奴/ 宝奴,见过主人。」
说完,两女站起来,转身对着高文心四女,端庄的行了一个万福礼,「仙奴
/ 宝奴,见过四位姐姐。」
「两位妹妹不用多礼。」红娘子媚笑着的走到唐一仙面前,在唐一仙触不及
防间,红娘子一只手挽住唐一仙的后脑,红唇霸道的吻住唐一仙薄薄的嘴唇。
「唔唔唔……」唐一仙愣了一会儿,然后手舞足蹈的想推开红娘子,可是唐
一仙怎么会推得动长年习武的红娘子,不仅没有将红娘子推开,反而被红娘子推
到在地。
在一旁想要看戏的张符宝也被银琦一把推倒在地。
夜幕降临,北京紫禁城一个角落的宫殿中,一个男子正将大明的皇太后压在
胯下猛操着,「骚货,老子肏的你爽不爽啊。」张太后忘情的搂住男子的颈脖,
放荡的喊道「大人哀家……好爽……啊……大人尽情的肏……哀家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