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春册之淫姬传】(0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晨曦微露,大燕皇宫一片白雪皑皑。小太监们正清扫着御道,各宫的当值宫
女太监也正预备着主子们晨起的事物。几千人如蝼蚁般在巍峨的宫闱中竟无一丝
声响。
这头寿春阁的暖阁子里烧着地龙置着银碳,竟比那春日还要暖上几分。两位
司寝女官后头各跟着四个手捧洗漱器物的小宫女,踩着长绒波斯毯,走到金丝楠
拔步床跟前慢慢掀起帐子。只见一袭青丝铺满三彩蝴蝶软枕,一支皓腕搁在床沿
幼白纤细。此娇儿正面朝外侧卧着,看着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当真是眉如
翠羽,肌如白雪,双颊因置着炭而微微泛红,小嘴微张睡得正熟。
较年轻的女官慢慢将少女身子放平,另一年长女官则拿出一只白色瓷瓶滴出
几滴液体抹于少女鼻尖并将锦被轻轻掀开,接着便退至一旁拿出一本册子记录着
什么。再看少女身上竟只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青色纱衣,衬得玉体若影若现。年轻
女官上前将纱衣前胸的丝带解开并慢慢退至腰间,两只娇嫩玉乳饱满白嫩,香嫩
嫩的小乳尖儿不期然便暴露在众人眼前颤颤巍巍挺立着而少女仍是安睡未受惊扰。
此时年长的女官一个眼神示意,身后的四位宫女便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先
拧起泡在掺了芙蓉海棠汁水里的棉巾,细细地擦拭少女的胳膊及上身,温热馨香
的触感让躺着的人儿舒展了眉眼轻轻唔了一声,却并未醒转。
轮到擦拭娇乳时,宫女手法尤为轻柔特殊,绕着乳尖儿时而寸寸轻抚时而托
起疏筋。
此时另两位宫女从玉杯中各饮了一口热羊乳却并不下咽,而是一左一右同时
含住了那一对粉嫩的乳珠儿。温热的舌尖拨弄着最敏感的地方混着羊乳激得娇儿
身体一阵颤,「噯」的一声从嘴里溢出,但仍双眸紧闭未见清醒。
少女的肌肤亦染上情欲的粉红,两腮如门外的朝霞般艳丽。
女官再将纱裙往下褪去,便露出一双浓纤有度的白瓷玉腿,小巧的莲足上衬
着圆润的脚趾十分可爱。奇特的是少女双跨间未着寻常亵裤,而是用一块真丝细
帕穿过股下在两跨间用坠下的丝带绑住。随着上身玉乳上的按摩力道加重,以及
乳尖持续的刺激,真丝帕上竟映出了淡淡的水渍。女官一个手势,另两位宫女便
上前来将少女的双腿大大分开并拿起棉布轻轻擦起下身。上身的按摩挑逗并未因
此停下,下身的两位宫女时而抬起大腿或双股轻揉,时而在大腿内侧轻抚。只见
少女头上渐渐渗出汗珠,绯红着脸竟无意识的呻吟起来了。女官见势便松开少女
股间丝带,露出那还未经采摘之地,只见玉处竟无一丝毛发,白嫩嫩的肌肤透着
粉色闪着莹莹的水光。
女官亲自接过宫女递上的丝巾,一边揉捏着小珍珠一边擦拭着花瓣内外,待
里外擦拭干净,女官将少女扶起,使其坐于自己身上,宫女将少女双腿分开至身
体两侧,私处向外,伺候上身的宫女各自新含了口热羊乳仍旧含着双乳挑逗,此
时少女已是满身情欲,胸脯上下起伏不止,双目虽然紧闭但嘴中却呀呀地呻吟不
止。年轻女官轻揉着小珍珠命一个小宫女嘴含一口新羊乳在少女腿间跪下,女官
微一点头,她便埋首少女下身。
『啊……』少女瞬时一个挺身,如出水活鱼般上身弹起来,幸得女官将她抱
着。接下去便是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盖因小宫女的舌头在花穴间深浅婉转舔弄,
待小宫女离开下身,女官仍揉捻着珍珠,少女呼吸越发急促,伴着浑身的震颤一
股阴津如一注银线从下体喷射而出,如小儿尿尿般被床下的宫女用银盘接住,叮
叮当当的在寝宫里回响不绝!
此时一直在床边负责记录的年长女官满意得点了点头合上册子,说了声收。
众人便为少女重新清理私处和乳尖,复又穿上纱衣盖上锦被,仿佛刚才的一切从
未发生过。先头的年轻女官领着4个宫女鱼贯退出换进来四位新的宫女,此时年
长女官取出另个绿色瓷瓶抹了两滴液体在少女鼻端。待得片刻在少女耳边轻轻唤
道:「帝姬叫起了。」
二、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原来适才被众人暗地调教的少女为大燕朝的光华帝姬名凤念,先帝显宗唯一
的女儿。显宗与皇后伉俪情深废后宫诸妃,帝后恩爱,却不想英年早逝,而皇后
追思过甚不久亦撒手人寰,膝下只留下这一位帝姬。
其实先皇后也曾诞下两位皇子却均未养大,只怕皇后早早地随先帝而去也与
此事有关吧。显宗驾崩其弟瑞王兄终弟及,改元太和,世人称晏帝。彼时光华帝
姬不过三岁女童,晏帝皇后王氏怜其身世遂收养在身边收做女儿赐居椒房殿寿春
阁。至于早上种种的缘由此为后话。
这边厢帝姬被伺候晨起洗漱,「轻染…我…」名唤轻染的女官正为帝姬解下
胯间丝帕,帝姬见帕上水迹斑斑私处与双乳隐约感到酥麻,十分羞涩为难地小声
说问道「不知为何,这几日晨起身上总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连着几日竟都湿了
下身,只有不知事的小儿才会如此,我可是哪里不好了?」「殿下不必忧心,您
先前来了初潮,这是成人了,一直金尊玉贵地娇养着想来比寻常女子身子更为敏
感润泽。等以后习惯了便也无事了。奴婢给您多备些内底勤换着些便是。」轻染
宽慰道。帝姬闻言虽一知半解,但却以为初潮之后女子私处皆会有水,只是她较
旁人多些。便也不再如先头般忧心了。待一切穿戴停当,只见帝姬一身流彩暗花
云锦宫装,亭亭玉立,虽稚气未脱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份高贵矜持的风流之姿。
帝姬带着贴身宫女一行往皇后寝宫去。「殿下来啦,娘娘正等着您用膳呢」
皇后跟前的瀾姑姑一敝为帝姬除下氅衣一敝将人往暖阁里头迎。「母后万安,念
儿今日来迟了,不及伺候母后梳妆。」一入内帝姬便对着炕上的皇后俯身问安。
皇后慈爱地拉她在一边坐下,捏着玉手道「我的儿,原想打发人过去让你不
必过来了,这大冷天的,你素娇弱受不得风。」「念儿穿得严实,不碍事的,倒
是母后夜里睡得可安稳?」这一来二去的母女二人其乐融融得用过了早膳。
澜心见时辰不早了便提醒皇后该去前殿什座了,帝姬亦忙起身行礼告退。
晏帝与先帝虽为兄弟,但秉性却大不相同。晏帝爱美色,后宫除皇后外,后
妃御妻颇多。但不知何故,年近不惑仍未有后,最近忽又迷上了炼丹问道,幸得
贵妃赵氏被诊出喜脉,才算对满朝文武有了个交代。
皇后挽朝凤髻,戴镶宝双层百花栖凤鎏金白玉,后有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
翠步摇。着一件金色丝绸石榴褶皱长裙,绣着几朵怒放的大红色牡丹,袖处勾出
祥云纹。端坐于正殿凤坐之上受众妃朝拜。皇后只比晏帝小一岁,虽然韶华已逝,
但面容端庄,一派母仪天下的气势。
「贵妃娘娘到~ 」待众妃参拜完,昭贵妃才由宫女们伺候着姗姗出现在殿外。
大红洋绉银鼠皮裙,面容丰润,杏眼粉腮,瞧着不过双十年华。赵氏挺着足月大
的孕肚,由左右两个宫女在身边一手搀扶一手托着她圆润的肚子,身后还有小宫
女弓着背双手托着贵妃的后腰,缓缓走入殿内。不等贵妃行礼,皇后便道,『你
身子沉重,陛下也特许你不必来本宫处晨昏定省,不用行礼了,快坐下吧。』
『谢娘娘』,昭贵妃只是向皇后微一点头便在左手第一把交椅上由宫女们伺候着
缓缓落座。
皇后好似并未在意贵妃的无礼,而是又细细询问其饮食起居。对面的容妃问
道『姐姐有孕近6月为何这肚子却大如临盆啊?』。『太医早已诊出本宫怀的是
双胎,只是之前月份尚轻,未得十足把握,才未向皇后娘娘禀报。故今日特来向
娘娘请罪 贵妃嘴上虽说着请罪的话,但看向皇后的神情却分明是十足炫耀。』
此乃喜事,何罪之有,你当心些是应该的。『』澜心,吩咐内务府,即日起一切
吃穿用度都先紧着长阳宫。皇嗣乃重中之重,不许出任何差错!『』奴婢领命
『。澜心应道。
『时候也不早了,本宫就不虚留你们了,这就都散了吧』皇后面露倦色,准
备起身离开。『啊呀…』只听贵妃一声娇呼。『怎么了,可要宣太医?』皇后紧
忙问道。『怕是皇儿在臣妾腹中捣蛋』,只见贵妃蹙着峨眉,肚子往外一挺一挺
的,身边的宫女忙跪下为其揉抚孕肚。
『启禀皇后娘娘,小皇子怕是要在我家娘娘腹中闹腾些时候,每当此时娘娘
都浑身酸痛动弹不得』贵妃身边的大宫女紫心回禀道。『本宫凤辇比贵妇的轿辇
宽大能卧人,速速备下送贵妃回宫!』
『谢娘娘,贵妃作势起身谢恩,不想还未站直,人便向身旁宫女歪去,喘
息深重将肚子挺得更突。』诶哟……皇儿闹得本宫实在无法起身,娘娘可否命人
将凤撵抬入殿内?『』殿门不及凤撵宽大,若要入内怕是要拆殿门,这恐怕…
『不等堇妃将话说完,皇后便道』一切以贵妃为重,让福安速速去办!『』谢娘
娘体恤『贵妃边说边缓缓坐下,爱惜的摸着肚子,嘴里亦不时地发出』诶哟『之
声。
满殿的宫妃或羡慕或不屑的瞧着眼前这出,好不容易等凤撵进殿,贵妃双臂
架在两个宫女肩上慢慢起身,肚子亦被宫女托着轻轻揉抚,众人便如此小心翼翼
的拥着贵妃送她入撵。由始至终皇后都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众妃见贵妃已走,便
亦纷纷告辞。
皇后返回内殿,早晨那寿春阁中的年长女官已手捧一卷书册在内等候,皇后
遣退众人,慢慢翻着手中的录春册,嘴角慢慢溢出丝笑容,『不错,今日不到一
盏茶的功夫竟泄了三次』,『回娘娘的话,殿下今日失禁足比前两日多了慢慢一
碗的量。』『真是天生的一副淫乱的皮囊,敏心我就把帝姬交给你了,也是时候
让她知人事,身子的调理也要抓紧,北疆那边始终是个隐患啊。』『奴婢定不负
娘娘所望。只是贵妃那里让娘娘受委屈了…』『哼,不足为患,真以为她那些腌
臜事无人知晓么!』
话说贵妇此刻正倚在炕上神情自若得拈着蜜饯和贴身宫女紫心聊着天。「皇
后还真沉得住气。」
「主子您怀着的可是如今整个大燕的希望啊,皇后娘娘中宫无所出,如今对
您自然要捧着好生伺候啦。」主仆那正说着,听到外头禀报说太医院梁太医前来
请脉。「知道了,请进来吧。」那梁太医名信之,乃太医院新起之秀尤擅女科,
故此次全权负责为贵妃安胎。
片刻便见梁太医提着医箱入内,见了贵妃恭敬行礼道:「臣听闻娘娘孕体不
适,特来请脉问安」。「嗯,先头皇儿在腹中闹腾得厉害。」「可否让臣诊一诊
娘娘玉肚?」赵氏眼波流转啐了一声「你个冤家,还不上前来替我揉揉!」不知
何时紫心已悄悄出了殿合上了殿门。
那梁信之二十几许人,生的也颇为俊美,闻言竟真缓步上前将贵妃搂于怀中。
慢慢褪下赵氏身上的桃花云雾烟罗衫,因赵氏孕期未着肚兜,胸口的浑圆便直直
映入梁信之眼中。那玉桃一起一伏男人的双掌覆上去竟握不住,因怀孕而肿胀挺
立的深红色乳头从男人指尖露出。
那双手继续往下便扶上了足月大的孕肚,肚腹虽大但却柔软滑腻,无一丝纹
路,贵妃气息微乱,大肚也随着胸前玉桃上下起伏。太医坐于贵妃身后双手捧住
孕肚时而爱抚时而揉捏,贵妃享受得娇喘连连。
「涨,好涨」「娘娘哪里涨」「肚子肚子涨,一直涨到胸口…」「不碍事,
那是因为臣手上刚替娘娘抹了玉润膏,不但能滋润肌肤养护胎儿还有另个妙处哦。」
「还有还有何妙处?」「诶…轻些,你个冤家」原来不知何时太医手上已抹上香
膏,一手抚摸那白嫩大肚,一手揉捏玉桃乳首。只见贵妃圆润的大肚上仿佛敷了
一层莹莹的水光,腹中胎儿也似颇为享受而伸展起拳脚来。「啊…疼,皇儿莫闹!」
贵妃疼得一激灵,双手待要扶上肚腹,竟被太医一把按住,拿榻边除下的汗巾绑
住了双手将身体平放于榻上。「大胆…你要做甚」贵妃粉面似怒还嗔地道。「娘
娘莫恼,臣这就为娘娘安胎」只见他于赵氏肚胸上又抹了更多的香膏,双手不停
推揉挤压。赵氏在腹中胎儿和男人双重折磨下,浑身抖成一片却又不敢放声大叫,
只好咬牙强忍着疼痛。
渐渐地胎儿安静了下来,原先紧实的大肚瘫软开来,腹中似又多了好些个羊
水使得大肚捏起来竟如豆腐般娇嫩。男人双手也慢慢上移至胸部反复揉搓,赵氏
也尝到个中滋味,身体已化成一滩春水,一只大手慢慢钻入底下撒花纱裙并褪下
亵裤,透过茂密的森林细细揉捏起来。只见此时的赵贵妃,云鬓散落,胸前衣襟
大开,一对巨乳被男人捏成各个形状,乳白色的孕肚泛着粉红,随着身体的起伏
肚肉如水波般晃动。赵氏又被男人抱起靠在身上,亵裤已褪至腿间,两只大掌在
私处和乳上不停游走,贵妃杏眼迷离微闭,嘴中无意识得发出呻吟。忽然间男子
加大双手力度赵氏只觉体内一股热量正控制不住欲喷薄而出,那乳首与孕肚处的
饱涨感刺激得赵氏再也忍不住地艾艾直唤「不成了,我不成了,啊~~」那深红
乳头已涨至拇指般粗细,被男人双手捏住硬是拉出寸余不住揉捏,只见两股暖流
竟从那乳尖处喷涌而出。男人忙低头含住乳尖咂咂有味的吸干一只又复吸上另一
只。而贵妃娘娘微扬着头,双眼出神没有焦距,一丝银线从嘴角缓缓流下,脸上
似喜似哭,浑身早已香汗淋漓 .
待得一盏茶功夫,贵妃才慢慢从高潮中缓过来。但仍浑身无力倚在梁信之怀
里问道「你刚那是何邪药,没来由得整得本宫尚未临盆就产乳?」「娘娘放心寻
常孕妇也有在生产前出乳的,只是没有娘娘的量大。这可是臣专为娘娘研制的好
药,不但能丰富腹中羊水还能保持孕肚柔软直至生产。更能滋润娘娘的玉乳保持
挺翘丰盈」「哼,算你还有良心」「只是…娘娘自此每日会涨奶,故需要臣来为
娘娘疏导」「好你个登徒子,竟在这等着我呢。」说罢贵妃覆上孕肚说到「孩儿
啊孩儿,你们可听到爹爹是如何欺负娘亲了的吧」男人大手忙覆上赵氏嘴巴,这
话怎可这样随意说出口。赵氏亦觉失言,「时辰不早了臣不宜久留……」不待他
把话说完赵氏拉着他轻声道「好冤家本宫想你那物很久了白日里头不方便,莫忘
了十五之约啊」
那梁信之也不回话只伸手摸了把娇乳又俯身在孕肚上一亲直起身来便告退出
去。
紫心进得殿来便见贵妃靠在炕上的大红金线蟒迎枕上,珠钗云鬓散乱两腮含
春身上松松垮垮的披了件云纹罩衫勉强遮住胸前春光,整个人亦迷迷糊糊。紫心
上前欲为赵氏整理衣衫,掀开罩衣只见纱衣前襟已湿了一大片,裹着胸前两团乳
肉十分显眼轻轻揭开纱衣只见那乳尖上竟还坠着奶珠。本就显大的孕肚也泛着水
光竟又好似生生大了圈,眼见身上的纱是罩不住了。此时另一心腹女官橙心匆匆
入内秉道御驾正往这边来,怕是要与贵妃用午膳。
紫心当下大惊一刻也不敢耽搁,与橙心急唤贵妃,而贵妃只得强打精神,但
先前的一番折腾使她如何都下不了炕入净房了。浑身乏力丝毫不得动弹。「快取
干净寝衣来于本宫换上,陛下来了就说本宫动了胎气服了安胎药不得下床。
两人便只能盛来热水为赵氏擦身,擦到乳首处赵氏竟还颇为享受的呻吟出盛。
那乳尖复又冒出乳珠。紫心为赵氏解开纱裙果不其然赵氏股间也早已泛滥成灾,
恐怕炕上也湿了一大片。二人匆匆为赵氏换上中衣亵裤,卸下头上剩余的钗环,
为其盖好锦被。晏帝便已踏入殿内。
「爱妃哪里不舒服朕来了」
「陛下,臣妾…」贵妃作势欲起身问安。皇帝忙上前扶住,顺带往怀里一带。
双手已覆上那大肚。
「皇儿们可是又调皮了,爱妃辛苦啦。」「只要皇儿康健臣妾受点苦有什么」
「真乖,今日在皇后处可是受了什么委屈,如何会动了胎气啊?」
「皇后娘娘慈爱,并未为难臣妾。见臣妾辛苦还特地遣了凤辇送臣妾回来。」
「嗯…皇后大家出身果然处事得体,如今你腹中胎儿贵重倒也受得起」
「只是…」,皇帝见赵氏欲言又止便道「心中有何想法但说无妨,万不可在
心里憋着」
「臣妾是偶然听入宫的产婆说起孕妇如和自己属相相克的人久处容易滑胎…
…」
「哦?竟有此事」
「臣妾初闻也觉得不过是民间陋习,但几番与皇后娘娘接触后臣妾都或多或
少感到不适,若非今日实在严重臣妾断不敢告诉陛下……」
「如此说来,皇后属鸡倒是与属狗的你极为相冲。此事朕自有打算」
皇帝一边安慰着赵氏双手在那孕肚上也不曾停下,「爱妃的肚子真是让朕爱
不释手,好似又大了吧。」
「陛下…还不是多亏那梁太医,若非他今日及时熬制了安胎药并教会紫心她
们如何按摩腰腹,否则臣妾现在哪有力气同陛下说话呀」
「好,这个梁信之是不错,待你平安生下皇子朕就封他做太医院院判」说话
间晏帝大掌上移摸到赵氏那肿胀的双乳。
「爱妃不但肚子大了,连这里也大了不少」「赵氏本就先被梁信之以香膏挑
逗未得疏解,这边厢皇帝对着肚子和乳间又是一顿抚弄,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火
变再也压不住了,随着皇帝的爱抚竟在青天白日下大声淫叫起来了。
幸得皇帝身边的太监张全机灵,一见晏帝兴起便已领着宫人们退至殿外。
「啊…陛下揉肚子皇儿与臣妾都好舒服,啊…啊…陛下摸到臣妾奶子了,奶子好
涨,大力些…嗯…陛下坏…莫要,莫要拔奶头,呀………………」贵妃放浪的淫
语传至殿外,众人即使站在廊下也都听到了个七七八八。而殿内晏帝已将贵妃周
身衣物除去,抱于炕边的八仙桌上,贵妃双腿大开私处吞吐着龙根,而晏帝则双
手握着那对沉甸甸的肥乳,柔软的孕肚随着皇帝一下下的撞击肚肉左右不停晃荡。
「啊…啊,陛下,太快了,臣妾被陛下顶得不行了!」「陛下摸奶子,奶子
好涨,啊…涨死了……」贵妃满嘴淫词,乳尖竟又喷出奶来,晏帝见状,更是一
发不可收拾,直搞得赵氏双眼翻白,再也喊不出声来为止。
张全在外听得殿里没了动静,赶紧领着众人入内服侍。只见那贵妃仍被置于
桌上,满身香汗双目紧闭而晏帝则俯在她身上也不顾身下压着的肚子含着一只肥
乳猛吸。张全怕贵妃出事忙上前扶住晏帝,轻声提醒到,「万岁好精神,娘娘都
晕过去了」
晏帝闻言这才起身看向那贵妃,赵氏整个人轻轻颤抖着,浑身香汗淋漓,乳
首晶莹肿胀孕肚向外瘫软,下体媚肉外翻桌上到处水迹斑斑。晏帝到底紧张皇嗣,
忙命人将贵妃安置到床上,好生伺候。
「张仙人这次的药朕吃着不错,感觉整个人都透着松快。」晏帝坐在炕边边
让宫人整理衣襟边和张全说道。「那也是因为陛下日夜问道心诚所至。」张全边
应声,边指使一司帐哑监将刚刚晏帝临幸贵妃的时间,次数已及临幸后帝妃不同
的身体状态记录在册。
「对了,张全吩咐下去,贵妃怀孕一事为后宫重中之重,凡属狗与贵妃相冲
者皆须闭门不出直至贵妃顺产以免冲撞」「奴才遵旨。」
三。东山窈窕娘,幽梦恼襄王
「本宫凡事忍让,她竟愈发放肆,真以为她肚里的野种能助她当上皇后吗!」
晏帝的旨意传至六宫纵使皇后城府深厚听到这般荒唐的旨意后脸上也浮起了怒容。
「看来不能等下去了,敏心离十五还有半月,对帝姬的调教不得松懈,到十五那
天本宫要借她一用!」「奴婢省得」
一晃便到了十五那日清晨,「澜姑姑,母后这几日睡得可好,我听说她日日
抄经为贵妃腹中皇子祈福,自己的身体也要注意啊!」原来自从皇帝将相重之事
晓谕六宫后,皇后便闭宫抄经任何人都不见了。
「哎…娘娘那是日夜祈祷我大燕有后,紧赶着终于在今日把经书抄完,眼窝
都陷下去了呢,只可惜…」
「姑姑有何难言之事?」「只可惜这经书不能供奉至观音殿中,让娘娘的一
片苦心送达观音菩萨处」「这有何难,皇后的人可以说与贵妃相冲,本宫不属狗
也非陛下后宫,自是可以随意出入,不如让我替母后去呈奉经书吧。」
「帝姬此计甚好,娘娘知道了,心也能宽慰不少。」「只是每到初一十五赵
贵妃就会独自在观音殿西侧殿闭门打坐祈福整整十二个时辰,就连万岁也不能去
打扰,我们怕是贸贸然进去也不妥吧。」「那不如就等太阳落了山,我们悄悄进
殿,把经书在大殿供上便离开,也不会惊扰到贵妃。姑姑觉得如何?」澜心低头
微一沉吟道「就依帝姬所言吧」
是夜帝姬与澜心便悄悄躲过守殿的太监来到大殿前,只见橙心正守在店门口
打瞌睡。帝姬儿人便悄悄绕过她进了正殿,供完经书正欲离开之时,忽闻「啊…」
的一声从西侧殿传来。「好像是赵贵妃的声音,会不会有事?」澜心低声问帝姬。
「去看看。」两人悄悄掀开侧殿的锦帘,眼前的景象令二人始料未及。帝姬
刚要张嘴惊呼,幸得澜心手快将其嘴捂住。只见那太医梁信之正坐在地上蒲团之
上,而赵贵妃竟光着上身如观音坐莲般坐在他身上。一只奶子被梁信之含住,另
一只随着身下人用力的抽插不住晃动,而那大肚子被男人的身体紧紧包裹着压得
都快变形了。赵氏双眼迷离面色潮红嘴里塞着一只雪白绫袜,只能发出低地的唔
唔声。应当是梁信之怕贵妃似先前那般控制不住呻吟,才如此抵住她的嘴。目光
下移,只见两人交合处,男根随着每次的撞击都整根进入贵妃体内,私处一片糜
烂。只看得这一眼,帝姬便羞红着脸转开身去。
澜心见目的达到,便忙扶着心神大乱的帝姬小心翼翼的返回寝宫。「姑姑…
刚才他们这是…」
「赵贵妃竟与外男私通,奴婢万死,竟让这等污秽事入了帝姬的眼。」姑姑
并不知情何罪之有,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是不是要让母后知道?「」帝姬您身份
高贵,就当今日从未来过此处,此事与您毫无瓜葛,待回得椒房殿,奴婢自会将
此事告知皇后娘娘,请娘娘玉裁!「」也只好这样了。「这边厢澜心安抚好帝姬,
那边太医梁信之精神抖擞地从观音殿后门出来,只觉后脑勺一阵钝痛便没了知觉。」
「嘶…」梁信之从昏迷中醒来,只觉下半身如火灼般疼痛,伸手一摸,竟已
被去势。愤怒,疼痛,害怕让他语不成调「这是哪,为…为什么对我这样做?」
「应该是本宫先问你,你到底和赵贵妃做了什么吧」梁信之闻言,望向声音来源。
只见皇后正坐在不远处身旁站着澜心和敏心两个心腹。「这里是椒房殿的密
室,你身上这刀是本宫命人下的」「原因就是你和赵贵妃珠胎暗结!」「冤枉…
娘娘臣冤枉啊!」
「你可一点都不冤枉啊,赵氏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的,你打得可是谋夺江山
的注意啊!凌迟了你可都不为过啊!」梁信之此时忍着身上的剧痛脑子飞快的转
起来心知恐怕皇后来龙去脉早已清楚根本无法抵赖「娘娘说得是,既然您饶臣一
命,那臣对您来说定有用处。只求娘娘能绕过贵妃娘娘及胎儿,臣做牛做马万死
不辞!」
「你对赵氏倒还有几分真心,只要你乖乖听本宫的话,本宫可以暂不追究赵
氏之罪,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要看她自己有没有本事保住了。」
「谢娘娘,谢娘娘大恩」梁信之连连磕头谢恩。「好了你就先在这密室中将
伤养好,本宫要你做的事敏心会告诉你。本宫已命人上报太医院说你突患重疾,
需在家休养,无法进宫当值了。」
说完皇后便离了密室。
再说那光华帝姬,自从那晚回来之后,日日夜间一闭上眼就浮现出观音殿的
景象。明明心中极为不齿赵氏所为,但赵氏那张陶醉享受的脸却让她好奇个中滋
味到底如何美妙。尤其是每日清晨叫起后,脑中总是不自觉得浮现出当日那对男
女交合处的景象。而此时自己的私处竟会无法控制流出水来,而乳首处的酥麻感
亦与日俱增。帝姬种种都被轻染,敏心看在眼里记录在册。
半月之后密室中,「相信敏心已经把本宫的打算都告诉你了吧」「是」 .
「本宫知道你善女科,更擅调香制药,本宫要让你从今往后只为帝姬一人调理。」
「奴才遵命,敏心姑姑说娘娘有意将帝姬嫁至北疆北境王府,北疆气候恶劣,奴
才必为帝姬打好底子。」「呵呵…你也不必试探本宫,本宫便开门见山地说吧。
帝姬出降意义重大,北境蛮子非我族类,却世守北疆,先帝屡次想削藩不成,皆
因北境有四支骁勇善战的骑兵,分别受北境王慕容氏四兄弟统领,一旦开战,我
大燕定当损失惨重。故本宫要令他们兄弟阋墙,四分五裂。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
关,帝姬便是这其中关键了。」「那不知您需要奴才做点什么呢?」
「本宫要你不管用何方法何种药物,将帝姬调理成一个千娇百媚让男人一见
倾心,尝过就不忍放手的稀世尤物。」「帝姬出身高贵,虽仍年幼但将来倾国倾
城之资可见一斑,奴才愚钝,请娘娘明示。」
「慕容鲜卑盛产美女,身为一方霸主,如今的帝姬最多只能让他们多看两眼,
离本宫的希望还差很多,本宫要你在保留帝姬心地天真纯洁的同时,使其身体丰
润饱满,娇嫩如水,有一副能令天下男子都意乱情迷的销魂艳骨,你可明白?」
「奴才定尽力而为」「本宫要的不是尽力,本宫要你拿命去做。记住赵氏还有四
月临产,本宫给你六个月的时间,你一日不能做到本宫满意,一日赵氏的孩子就
生不下来。你做得越快越好,赵氏便能越早平安生产。
懂了吗?「」奴才遵旨「此时敏心上前将手中帝姬的起居注交于梁信之。」
梁公公,这上面详细记录着帝姬每日作息安排,尤为特别的是这三月来每日清晨
叫起前的调理。给你做个参考吧「梁信之因被叫做公公而满脸羞愧的接过册。子
子时寿春阁寝殿内灯火通明,香螺拔步床前,赫然站着已着太监服的梁信之
另有敏心轻染和四个宫女。
再看床内,因嗅了迷药而安然熟睡的光华帝姬竟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梁公公,开始吧」敏心边说边退至一旁拿起册子准备纪录。梁信之命宫女呈上
软尺交与轻染道「劳烦姑娘了」「请先测帝姬乳周径几许,乳晕周径几许,乳头
长几许」,待轻染细细丈量后一旁敏心便将结果纪录在册。「请姑姑亦记下我的
批注,乳幼不肥,色佳型美。需丰胸固型。乳晕过小而头嫩,需阔晕少许,头涨
少许尤佳。」接下来是下身,奴才冒犯了,梁信之在一旁仔细净了手,轻染已降
帝姬扶起靠在七彩五福大迎枕上,双腿弯曲打开各由两个小宫女扶着。梁信之坐
在床边低头看向那无一丝毛发的私处洁白粉嫩玉户窄如线后庭紧如眼。不由心神
荡漾起来,心中盛赞帝姬私处!「梁公公,接着呢?」一声梁公公将梁信之拉回
现实稳了稳心神道,我需亲自验下帝姬玉门后庭珍珠处的触感和色泽。说着便轻
轻掰开两边花瓣翻看揉捏一番。一番探弄令床上帝姬不但红了脸更有些许水渍从
玉户渗出。梁信之竟将沾了水渍的手指送入口中细品了下。
待品完梁从一宫女手上接过一只紫檀木盒打开后只见里面大大小小排列着不
下十根玉质男根。他先取了只如少女三指宽的玉势抹上润油抵于帝姬玉户,拿手
轻轻撑开穴口,玉势大而不得入。
再换一根如少女两指宽的玉势,亦只能免强入得洞口,而洞口已似被撑到最
大。梁信之又从盒中取了只拇指般粗的玉势,抹上油抵住了帝姬后庭。后庭的褶
皱慢慢被撑开露出洞来,那处的肉一张一缩得,借着梁的手劲居然将整根玉势慢
慢含了进去只留寸许长的柄在外头。「妙!玉户紧窄多汁,色泽粉嫩,后庭肌紧
弹性足,珍珠亦鼓突敏感,好好培护定成名器」。
两信之复又从何中取出一只如男人三指粗的玉势,一手托起帝姬下巴轻轻一
捏使檀口微张,一手将玉势慢慢送入口中。只见那玉势将那小嘴塞得满满当当,
两腮都鼓了起来,梁还是一径往里塞直到听得帝姬吼间有作呕声,才将玉势取出。
只见玉势被含如嘴的那截由原本的青玉色转未淡淡的粉色,「劳烦姑娘量一
下这变色处长几许,我便知帝姬喉深几许。」待轻染量完,他又慢慢取出后庭中
的玉势,只见那后庭媚肉好似将其紧紧包裹着不忍放它离去,梁信之只得微微使
力向外拉出,「啊…」伴着帝姬无意识的轻呼,只听噗的一声玉势从后庭中被抽
了出来。轻染亦上前量了变色处的长短。「此便为帝姬后庭深几许了。」
「今日便到此吧,我已对帝姬的身子有了了解。请先容我回去研究思索一番」
又过得几日,仍是在那椒房殿石室内。「这几日奴才通过对帝姬的反复观察,
已特地为帝姬研制了药膳,香膏,丸药」,梁信之边向皇后回话,边将桌上医箱
打开,指着里面的瓶瓶罐罐向皇后禀道。「好,那你就将你的打算说于本宫听听。」
「尊旨!」
北人尚武,女子以丰满为美。帝姬骨架纤细,虽身量不算矮小,但在丰美的
北人面前则太过弱柳扶风。故奴才要先以药膳调理帝姬身体,固本培元,丰润肌
理,特别是一双玉乳,虽形状优美但却略显单薄,臣听闻慕容氏的子嗣无论嫡庶,
都不用奶妈,需由身生母亲亲自喂养。但若当家主母同时有乳,则可要求侧室将
庶子交由她亲自喂养,这样庶子今后也必须全心全意服侍尊崇嫡母。据闻北境王
已有两位庶子,一儿十月,一儿十六月大。若帝姬嫁入北境时能亲自喂养两位庶
子,则可迅速巩固地位,树立声势。「」可待帝姬入境,即使马上有了身孕,也
起码要待十月之后才能哺乳啊,更何况身孕也不是说想有就即可就有的啊。「敏
心提出疑问。」想必娘娘定然知道贵妃娘娘未生产现已奶水充足了吧,奴才有把
握能在六月之内使帝姬以童女之身产乳。「」好…若你能在帝姬出阁前催出乳汁,
本宫定能保赵贵妃平安产子。「」奴才尊旨「。待梁只信将其药箱中每只瓷瓶,
物什解释清楚后,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甚好!今日就开始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