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列女传】(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殷离的故事
「我今天身子不方便!你别胡来!」妻逃到沙发上去了,她顽皮地冲我乐。
我臊眉搭眼地抻胳膊抻腿,以舒解我高涨的情绪。「你别烦我啊!告诉你,
我得看点书了。」妻一边啃苹果,一边翻着我一见脑袋就大的英文书。
她们的课题到坎上了。我不得不把电视也关了,尽管大洋的彼岸,我最崇拜
的麦克尔。乔丹正和我最烦的马龙对决。
我叹了口气,坐在沙发里把腿尽量地伸直,我该干什么?
无聊的夜晚,无聊的人。这一刻,我觉得自己被忽视了,心里酸溜溜的。
「要不,你接着编你的故事吧。」妻歉意地冲我笑笑,把啃了一半的苹果给
我。
好主意!
「那叫传奇!」
「那你慢慢地传你的奇吧。我保证不打扰你。」
哪里才可以找到他?殷离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她顶不住这割面如刀的风,
顶不住这严酷的寒冷,漫天的飞雪也不再浪漫多情,饿,以及希望的渺茫。
世界是银白的,视线是模糊的,来到这茫茫的雪野是第五天了。殷离腿一软,
跪倒在没膝的雪地里,很疲倦,但不能睡,她伸手抓过一捧雪,用手搓成一团,
咬,那冰凉的感觉使神经多少振奋了一些,她解开缠手的毡子,把手背挪到眼前,
那有一个环形的疤,疼的越深,越刻骨铭心。
她眼前浮现出那个倔强的男孩俊秀的脸。这么多年了,他应该已经长大了,
他还会不会打自己,咬自己?
殷离突然感到一阵恼火,为什么要这样不辞艰辛地来找他?他也一样对你不
好,你是要找到他,打还他,咬还他?力气在一点一点地消失,身体感到越来越
冷,连血液也要凝结了的感觉,本来脸被风吹得生疼,现在不疼了,麻木了,连
大脑也渐渐地麻木了……
「哥,我要渥尿。」七岁的殷离趴在十三岁的殷十方的背上,她刚睡醒,觉
得颠簸得厉害,就更想渥尿了。
这是威名赫赫的白眉鹰王殷天正一家的迁徙,天鹰教创办的十来年来,可以
说是纵横开阖,所向无敌,不过这回不得不把家小从无锡的总坛向苏州的别院转
移了,他们面临着创教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来捣乱的可以说是具有惊天动地本领
的大人物。
幼小的殷离并不清楚危险的来临,她觉得这样出来玩,是很有趣的事情,不
过让两个哥哥殷十方和十五岁的殷光屏来照顾自己是不怎么乐的事,他们老欺负
殷离。
「你就不能憋一会?」殷十方不耐烦地说。
「我憋不住么。」殷离想了想决定还是不用哭的办法,因为哭一点都不解决
问题,爸爸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哭泣而袒护自己,只能引来妈妈搂着自己也一起哭,
二娘还幸灾乐祸地笑。妈妈留在无锡陪爸爸了,娇娆的二娘跟来了,不能让她看
笑话。
小肚子鼓鼓的,就是憋不住了么。殷离在一棵大树旁解开裤子,蹲下,真舒
服!听着「吁、吁」的声音,感受着热乎乎的尿液激越地通过输尿管排出体外的
那种麻酥酥的舒适和膨胀的膀胱放松产生的一阵痒痒,殷离忍不住激灵地打了一
个寒战。
殷十方和殷光屏就站在不远的地方,殷离就在他们的视线里,他们都涨红了
脸,心怦怦地乱跳。
他们欺负殷离不是因为讨厌她,她好看,好看得象画上人儿,从小她就总是
干净,不过她倔,她不爱搭理人,男孩欺负女孩,其实就是要女孩注意他,
这欺
负就成了惯性,直到现在。
本来女孩子要尿尿,就是哥哥也应该回避的,不过殷十方和殷光屏没有,他
们注视着殷离解开裤子,脱下去,白白、粉嫩的小屁股露出来了,还有那好看的
腿,娇嫩的臀瓣间那神秘的沟渠,哦!
她张开腿了,蹲下,被那嫩嫩的,粉红色的裂缝所震撼,那娇嫩的裂缝微微
地张开,冒着热气的尿液从粉嘟噜的裂缝中喷射出来……
已经看过好几次了,殷十方喜欢看,但还没觉得怎么样,他觉得身边的大哥
怎么一个劲地哆嗦,他看见殷光屏裤裆里动着,他的手伸进了裤裆里了!他干吗
呢?
不知道为什么,殷十方觉得自己的裤裆里也产生了从来没有过的悸动,一跳
一跳的,渐渐地涨,连腰身和肚子也产生了紧张的感觉,这是怎么了?……
「待会儿,我背小妹。」殷光屏冲殷十方瞪眼。
苏州的别院到了,很幽静的园子,和无锡的家不太一样,殷离坐在园子里水
潭旁的一个奇怪的石头上,她不怎么舒服,屁股生疼,大哥没有二哥有劲,他老
要调整,每一次调整就好象无意地在屁股上掐一把,现在还疼呢!
家里的人都忙活着,二娘肯定是叉着腰对那些下人指手画脚的了,她的脸肯
定由于兴奋而红扑扑的,薄薄的嘴唇也肯定抿着,眼睛里肯定是那种谁都不放在
眼里的劲头,真烦人!她在爹爹面前就不这样,低眉顺眼地象小狗。
还有那狗仗人势的殷无禄,殷无禄真难看,那枣核脑袋,那吱着的厚嘴唇,
还有那爆凸的黄牙,包含所有可怕情绪的小眼睛,晚上碰上能吓一跳。
「阿离,你在哪呢?」殷光屏从月亮门那边东张西望地过来了。
毕竟是哥哥,虽然由于二娘的缘故,多少有点讨厌,不过还是亲的。
「哥,我要那个花儿。」殷离甜甜地笑着,伸出白嫩的小手指着水潭中娇艳
的荷花,在水中间,殷离够不着。
「阿离,咱们洗澡去吧。」殷光屏看着殷离那白嫩、带着酒窝的小手,一阵
迷糊,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禁不住这个小妹的诱惑了,要跟她一起洗澡。
「不么,我要那花儿。」殷离甩搭着胳膊,撅起了红润的唇,小辫子晃着。
「那哥给你摘花儿,你可得听话地去洗澡。」殷光屏轻轻地一纵,伸足在水
潭中间的扬州石上一点,非常潇洒地弯腰,轻舒猿臂,然后飞燕浮波一般轻巧地
飘到殷离的身边,把玩着荷花。
「哇!」殷离觉得大哥的本事真大,都有点崇拜他了。
是一个铺满了花瓣的房间,房间的正中有一个石头池子,池子里的水冒着热
气,也飘着花瓣,热乎乎,香喷喷地。
看见殷十方就在肚子下面围了一片绒帕,殷离有点害羞,殷光屏在背后把门
关上的声音,使殷离有点害怕。「哥,你们干吗?」殷离怯怯地,轻轻地咬着嘴
唇。
「洗澡呗!」殷光屏从背后按住殷离的肩,「赶了一天的路,身上都臭死了,
可不得好好地洗洗?」
殷离迟疑着,都是妈妈给自己洗的。
「怎么啦?阿离,小时侯咱们不是经常一起洗澡么?」那倒是,不过现在怎
么好象很紧张的?
「怕什么羞呢?我们是你亲哥哥呢。」
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好,只好捧着荷花,光溜溜的身子被热气蒸的痒痒,她禁
不住对两个光溜溜的哥哥的身体产生了好奇。
他们和自己不一样,他们那儿挂着什么东西呀?那就是小鸡鸡?
二哥的那东西果然象小鸡鸡,光溜溜的,挺好玩的,不过大哥的就不怎么象
了,那么多毛毛,好大的一长条,头上的皮肤聚成一揪,黑乎乎的,那上面能清
晰地看见暗青色的脉络,还有那长条的肉棍根部坠着的那皱巴巴、黑乎乎的一团,
象老头的脸,里面是裹着两颗蛋蛋的?
不敢太专注地看,就偷偷地看,不过目光一接触到那奇怪的东西,就一个劲
地脸红心跳,喘气都不顺畅了,身子更痒了,好象跟被热气蒸的不一样……哇!
水真烫呀!不过还是要尽快地泡进去,哥哥肆无忌惮地看自己,自己被看的
很不自在呢。酥酥的感觉,多少烫得有点疼,不过那滋味真奇妙呢。
殷离吸着气,用手撩起水往自己的身上蹭着,蹭,身体产生了一阵令她心慌
意乱的舒适,脸红了,得赶紧坐下去,他们在看自己的屁股呢。
热水沁过大腿,泡到渥尿的地方时,殷离「哎哟」一声惊叫了出来,不是被
烫到了,而是被刺到了,可能是那里太嫩,不过还想再来一次!
咬着牙再坐下去,哇!身体产生了一阵战栗,好象在起鸡皮疙瘩,又好象是
在舒张,扩张开全身的毛孔,接受热水的按摩、熨贴,身体中间的部位那奇妙的
麻痒和酸楚迅速地蔓延开,真舒服呀!
「哥给你搓完背,你也给哥搓好不好?」
在殷光屏温柔的按摩中,殷离紧紧地咬住嘴唇,一个劲地哆嗦,引起水池的
涟漪。
他搓的真舒服,虽然不愿意他把手探进那最怕碰的地方,不过他细致的揉搓
真舒服,舒服得耳朵都不怎么管用了,他在说什么?
二哥坐在对面,他怎么也一个劲地哆嗦?殷光屏看着殷离娇嫩的脸颊的每一
丝变化,他依然耐心地在殷离嫩嫩的双腿之间揉弄着,光是这接触就足以兴奋了,
渐渐地增加力道,用手指把那道黏黏的裂缝剥开……
「哥哥,喔,哥,哼、哼……」殷离觉得被那奇妙的感觉控制了,想结束,
因为隐约知道这不好,但那感觉又那么地不能拒绝,美妙得好象身体要片片碎裂
掉,可能碎裂掉就彻底地舒服了,那种麻痒和酸楚,真舒服呀!
这澡洗的,怎么全身都没有力气了,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殷离一直睡到
了半夜三更。
她醒了,似乎手里还握着那热乎乎的、硬邦邦的、从前面红艳艳的突起中喷
射着白花花粘稠糊糊的肉棍,那白糊糊喷到自己的胸前……
回到无锡老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了,殷离是在苏州过的八岁生日,哥哥老
找自己洗澡,自己现在也爱洗,发现自己摸虽然也舒服,不过好象被哥哥摸更舒
服。
「阿离,你干什么呢?」
殷离被妈妈的呼喝吓了一跳,连忙把手从腿中间抽出来,有点别扭,不过不
怎么惊慌,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么?怎么妈妈那么生气?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上使
劲地搓着,轻点儿不行么?搓的生疼!
殷离艰难地睁开眼睛,还是一片银白,风嗷嗷地带着雪花盘旋着在旷野中撒
欢。
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是睡着了?还是已经……
殷离回避着「死」这个字眼,自己还不能死,西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从小
到大,没有完成心愿的就是那一次,这回不行。
天灰蒙蒙的,是有人在搓着自己的身体,真凉,疼,但心口是暖和的,她看
见一个裹在毛皮中的人,他用那扑扇一般的大手抄起雪,就往自己的身上抹,然
后就使劲地蹭,他是什么人?他对自己干什么呢?
只稍稍一抬头,就震惊了。殷离看见了自己赤裸的身体,肌肤被搓成红色了
……还动弹不得,不过这人一定不能活!
殷离犹豫着,杀不杀这人?他脱掉了全身的毛皮,他长的挺好,浓眉大眼的,
皮肤黝黑亮泽,健康,他很高,很壮,大手大脚的,眼睛里是朴实的温情。
刚才的一切是他在救自己,不让自己被冻死,但他的确是亵渎了自己的身体,
从离开家开始,自己就发誓要杀掉所有敢于碰自己的男人,蝴蝶谷后稍微改变了
一点,自己的身体只让张无忌碰,现在是不是要再改变?
这是一间旷原上、森林边的一个猎人的木屋,他是猎人,炭火烧得很暖,屋
子里热乎乎的,飘着香喷喷的肉汤的香味。自己裹在厚厚的、柔软的毛皮中,身
体渐渐地恢复着,有了饿的感觉。
黝黑的小伙子用一个木勺蒯了一勺汤尝了尝,满意地点头,然后把汤倒进一
个脏兮兮的陶瓮里,吹着,然后坐到殷离的身边,他拖着殷离的脖子,让她靠在
自己的胸前。
殷离看着小伙子,心里突然暖暖的,酸酸的,要是他该多好!
「来,把这汤喝了,再好好地睡一觉,你就又活蹦乱跳了。」小伙子咧嘴笑
着,木勺里的汤冒着热气,他耐心地吹着,试一下,然后把木勺送到殷离的嘴边,
温柔地用目光鼓励着。
殷离怔怔地看着小伙子的每一个动作,妈妈就是这样喂自己的,也是这样让
自己靠在那温暖的胸前……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哭了?我做的汤就那么难喝?」小伙子有点紧张。
他受不了女孩子的眼泪,他没怎么见过女孩子,虽然这个女孩子实在不怎么
好看,比村里的二丫还不如,不过她身子真美,想到那逐渐恢复活力的身体,小
伙子的手就抖,这脸是怎么弄的?怎么身子那么白嫩,脸却又黑又肿的?偏偏那
眼睛又美丽无比。
这汤是无比的甜美的,这温情是无比的温馨的,别对我这么好,我已经习惯
了别人的厌恶,不知道被疼爱的滋味了。
殷离更忍不住了,任泪滴在肉汤里掀起涟漪,自己把嘴放在陶瓮的边上,贪
婪地喝。
「慢一点,烫!」小伙子一边擎住陶瓮,一边轻轻地拍殷离的背。
小伙子把炭盆往殷离身边挪了挪,他不敢面对殷离的眼睛,自己坐在炭盆边,
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削着木头。
「你睡吧,明天就缓过来了。等雪停了,你要去哪,我就送你去。」
殷离不回答,专注地看着那逐渐改变的木头,那手看来很粗糙,想不到如此
地灵巧,鼻子出来了,眼睛出来了……
「我从小就喜欢刻木头。」小伙子憨厚地笑着,停下了,把已经快成型的木
头放进怀里。
「你刻的是什么?」
「就是瞎刻,我喜欢什么就刻什么。」小伙子的脸更红了,她的声音也那么
好听,比村里嗓子最好的柳叶还好听。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木根。你睡吧。不好好地休息,你的身子就不容易复原。」
「我睡不着。」
「要不,我给你唱歌吧,嘿嘿,我唱的不怎么好,不过我小时侯睡不着,俺
娘就是唱歌哄我睡的。」
「你唱吧,我爱听。」
木根也睡着了,不过他睡着了,殷离就没法睡了,木根的呼噜打的惊天动地
的。殷离打了一会坐,把内息搬运了几个周天,知道是彻底恢复过来了,自己的
衣服在炭盆边烘烤着,柔软的皮毛轻柔地挨擦着皮肤,痒痒的。
她看着木根沉睡的脸,那脸动着,嘴巴一开一阖地,发出巨大的声响后还不
忘了满足地吧嗒嘴,胳膊,腿扎煞着,盖着肚子的那皮衣被什么东西支起来,不
时伸手去抓。
这是一个强壮而质朴的猎人,他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就为这,他不再陌生
了,突然有种想睡在他怀里的冲动,殷离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自己的下身,想要
他,非常地想。
「你怎么还不睡?」木根醒了,茫然地看坐在炕上的殷离。外面的风呼号着,
木屋似乎也在「嘎吱、嘎吱」地坚持着,凄厉的狼嚎声远远地、无休止地传来。
可能是女孩子都怕吧?木根坐起来,伸手揉眼睛,「别怕,远着呢,就是来
了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有我呢!」
「我睡不着呢。」
「我可不会唱别的了。」木根那歉意使殷离激动。
「你睡在地上,舒服么?」
「不怎么舒服。」
「那你到炕上来吧。」
「那,那怎么行?俺娘说了,男人只能跟自己的媳妇睡一个炕头。」
「炕上暖和。」殷离伸出光溜溜的胳膊。木根的目光一下子没法移开了,他
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想再看看那迷人的身体,比什么都想。
「你就做我的媳妇。」木根顶不住了,他手忙脚乱地爬上炕。
殷离抱着皮毛团坐在角落里,笑。木根着急了,他爬过去,拽那阻挡了幸福
的皮毛。
「我不当你媳妇。」殷离笑着躲开,木根不会武功,要躲开他是很容易的事
情。
木根愣了,他没有继续。
「你怎么啦?」殷离看着木根憋的通红的脸。
木根在炕上躺下了,背转身子,蜷缩着,还一个劲地哆嗦,「还是炕上舒服。」
「你不想要我?」
「你不当我媳妇,我就不能碰你。」他的思维很直接,透明一般的单纯。殷
离感到一阵甜蜜,其实这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吧?
木根哆嗦了起来。他感到那灵巧温软的手从后面伸过来,轻柔地按摩着胳膊,
胳膊的肌肉就一个劲的抖,滑过来,抚摸胸膛,胸膛就扭动起来,口干舌燥,心
跳过速,全身的肌肉发酸,发涨,根本就不听使唤。
那轻轻的幽香,喷在后颈的吐气如兰,她的唇接触到自己的脖子,耳朵,隔
着衣服能感到那纤柔的身体,她的腿伸过来,轻轻地蹭着小腿,而大腿被压住了,
她的手在继续,滑开褂子,放在跳动的肚子上。
揉,居然挑开了腰带,她滑进去了!她的手指捻弄着阴毛,并用小指轻轻地
弹着怒张的阴茎,她轻轻地笑,木根晕了,从来没有和一个女孩子如此地接近,
如此地……
木根猛地翻过来,把殷离压在身下,他哼哼着,他看见那流溢的眼波,那浮
肿的脸也放射着迷人的光彩,她的裸体,胸脯起伏着,细嫩绵软的感觉,娇巧的
乳房在起伏中颤动着,乳尖上两颗晶莹琥珀一般充满诱惑的乳头酥酥地发生着奇
妙的变化,白嫩的胸前飘来一阵奇异的红晕,健康,勾魂夺魄。
「想要我?」她的手过来,插入浓密的头发里,她轻柔地按摩着发紧的头皮,
那纤细光洁的胳膊亮晶晶的,细嫩的肌肤下,肌肉产生了奇妙的动,胳膊根的腋
窝里是绵软的,那里有细嫩乌黑的腋毛,随着她的动,越来越强烈地诱惑着。
「想!」木根艰难地吸着气,能听到自己重锤一般扣击胸膛的心跳,总得跳
出来,该怎么办?
木根没碰过女人,想揉搓她,不过不忍,她那么的娇嫩,会不会揉坏了?就
这么压着也会使她不舒服吧?他使劲撑起身子,就这么看,也是奇妙的,不过很
辛苦。
「想,为什么不来?」她的手离开了头发,滑过脸,真想咬一下,不过不忍,
滑过脖子,肩头,胸膛,肚子……
「喔!」木根痛快地叫,身体又一个劲地哆嗦了,不是紧张,而是太舒服了,
她扒掉了自己的裤子,她的手灵巧地握住了快爆炸掉的阴茎,她的腿盘住了自己
的腰,脚跟在温柔地压弄着自己的屁股,她轻巧地剥开了包皮,她捏住了龟头。
一阵难以言喻的酸麻,无尽的快感从那里向全身飞翔,那翅膀搔弄着柔软脆
弱的思维。木根有点慌,自己怎么这个时候要撒尿!?而且厉害极了,但尿不出
来,她的手指环成一个环,勾住了阴茎的根,被温柔地爱抚的阴茎似乎又伸长了,
变粗了,憋的真难过呀!得找个地方解决掉!
最好的地方在哪儿?一个湿润温暖的,蠕动着的小洞!木根看到殷离的眼睛
紧张地盯着自己,她的嘴唇抽搐着,她肯定是不舒服了,她的脖子紧绷着,木根
已经知道捅进去肯定美妙无比,但他心疼了,他不忍看殷离难受。
「你干吗呀?你使劲呀!」那目光是热切的,期待的,嗔怪只是语气。
木根有点糊涂了,怎么回事?他被殷离不安的挺动弄得受不了啦,他小心翼
翼地开始,真是奇妙,那些蠕动的嫩肉包裹过来,自己陷入一个永远也不愿舍去
的妙境之中了……
自己的,殷离的,呼吸,心跳,交织在一起,还有清晰的「吧嗒、吧嗒」的
肉体接触的声音,「沙沙」的摸索声,风声,狼嚎都似乎不存在了,可怕的情绪
也都消失掉,剩下的是甜蜜,生机勃勃,恩爱无限,缠绵旖旎。
一阵剧烈的痉挛,顶不住了,木根觉得自己要撒尿,但和撒尿又很不一样,
撒尿能憋,可这简直就不听使唤,「嗖」地喷射了,接下来是充满了幸福的酸软,
那鲜嫩的小洞还蠕动着,配合着自己的抽搐熨贴着一跳一跳的阴茎,把残存的所
有都吸进去……
看着殷离平躺在炕上,浑身都汗津津的,她紧闭着眼睛,紧咬着唇,鼻翼翕
动着,她的脖子表现着吞咽的波动,她的胸脯依然酥嫩地颤动着,光洁的肚子起
伏着,她的眼泪顺着腮边滚落到褥子上。
木根慌了,是不是自己尿了她,她伤心了?他手忙脚乱地用皮毛裹住殷离的
身子,不过尿都尿了,能挽回么?说不定象撒尿一样,女孩子能把那些东西尿出
来,木根轻柔地给殷离揉肚子。
自己也累极了,但不能让给了自己如此幸福的女孩子难受吧?
所有的记忆都是绵软娇嫩的,都是片段,连不到一起,可能是自己太幸福了?
似乎是经过了整整的一个世纪,只有这女孩子在自己的身边,对自己温柔…

「我不跟你洗澡!」殷离怯怯地想绕过殷光屏,妈妈哭了,她不愿意自己跟
哥哥洗澡,虽然舒服,不过不能让妈妈那么伤心呀。
「乖,哥给你买好吃的。」
「那也不。」殷离决定的事情是不容易改变的,她从小就倔。
「你怎么不听话!」
殷离看见大哥虎了脸多少有点害怕,「就是不想洗么。」
这是第一次挨打,殷离被拖进花园角落花匠住的房子里,花匠哪去了?她害
怕,连哭喊都忘了,她抓着衣服,可裤子被殷光屏扒掉了,白白的腿,光溜溜的
屁股。
「哎哟,哎哟!哥,饶了我呀!」殷离躲闪着,可屁股和大腿根还是不停地
被掐得钻心地疼。
殷光屏的脸扭曲着,似乎看到妹妹的疼,他非常的兴奋,「听不听话?」
「我听话,我洗,还不行么?」
「那把衣服脱了!」殷离脱光了衣服,可没有洗澡池呀!
她瑟瑟地看着殷光屏急噪地脱光了衣服,那会冒水的肉棍又站起来了,不是
在水里,还那样多羞人呀!殷离不敢看。
「给我弄。」殷光屏坐到床沿上。
殷离想跑,可这样光着屁股就跑出去,实在还没有那样的勇气,她只好过去
伸手握住那热乎乎的肉棍,来回地搓。殷光屏把殷离抱起来,放在膝盖上,然后
一手托着她的小屁股,一手在她的胸前揉搓着,胸部还没有发育,但柔滑细嫩。
殷离有点慌,这样的姿势,那肉棍老碰到自己那里……殷离不知道大哥要干
吗,她被平放在床上。
殷光屏自己撸着阴茎跪在殷离的脸边,「乖乖地给我嘬,不然还掐你!」殷
光屏威胁着。
殷离害怕了,真疼,不过那是男孩撒尿的地方呀,多脏呀!很快嘴巴就被塞
满了,怎么嘬呀?象吮手指头?那肉棍乱戳起来,戳到了嗓子眼,一阵恶心,呕
吐,不过看到殷光屏那可怕的样子,她不敢拒绝,但吓哭了……
眼前是哥哥的下身,他插的很深,嗓子眼已经渐渐适应了,也会嘬了,不过
腮帮子和舌头都很累,都麻了。他的阴毛扎在下颌和脸上痒痒的,变得光滑的阴
囊就在眼前晃,他的屁眼一动一动的。殷离一边嘬着,一边哼哼着,大哥也在嘬
自己的那里,一阵一阵奇妙的酥痒形成了盘旋的快感,舒适……
雪停了,风也小了,太阳露出脸的时候,一切都变的明晃晃地耀眼。
「我的盒子呢?」殷离看着木根。
「你干吗带着那么多蜘蛛?我放在柴房里了。」那是修炼千蛛万毒手的宝贝。
殷离推开厚厚的原木房门,一股凛冽的,同时也是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她
不由一激灵,但舒服。
无边无沿的旷野,树林,遥远的似乎在天尽头的山峰,都在一片纯净的银白
之中,心灵似乎也在接受这纯净的沐浴,殷离贪婪地吸吮着这清新的空气,她走
到雪地中,伸手握了一个雪团远远地抛出去,全力投掷后,身体感到一阵舒展的
快感。
该怎样对待木根?自己本来就是蜘蛛的化身,得到快乐后,就应该把给自己
快乐的男人杀掉吧!他会羁绊自己前行的脚步,束缚自己流浪的心。已经不习惯
接受男人的好,他们其实就是要得到自己的身体。
殷离在柴房里找到了自己的盒子,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然后放进腰带上的
鹿皮囊中。从敞开的柴房门,她看见木根背着弓箭,手握钢叉,站在雪地里,脸
上洋溢着幸福的欢跃。
他救过自己的命!他也没有对自己有一丝的贪婪,他纯净得象这银白的旷野,
他应该例外?
「你歇着吧!我去给你猎一头好吃的麋鹿。」他灿烂地笑着,他迈步向雪野
中走去。
其实他还没有给自己快乐,他太笨拙,太快地结束,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气
继续漂泊,就留下,再休息几天。殷离取出盒子,开始修炼……
天都黑了,木根还没有回来,炭盆上的肉汤已经咕嘟咕嘟地沸腾了,他是不
是出了什么意外?殷离突然感到自己在牵挂,这牵挂只给过一个人,怎么现在又
对一个自己要杀掉的男人产生了?
殷离感到烦恼,是不是应该离开?不然,自己会沉迷在这甜蜜的依恋中,停
下脚步的。
害怕自己会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对另一个的寻找,找到找不到似乎并不重要,
需要的是一个寻找的过程,把自己流浪的心有一个寄托,停下来是什么样的?他
那么好,还是让他活下去吧。殷离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积雪「嘎吱、嘎吱」地响着,不是木根的脚步,木根的脚步很轻快,而这个
则显得沉重,拖沓,艰难,武功高强的殷离是很容易分辨这区别的,更远的地方
传来猎狗的吠叫声,有很多。
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在房门上。殷离打开门,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木根拖着
一条长长的血迹出现在面前,他勉强站着,他的下身在大量地出血,他捂着肚子,
能看到白花花的肠子。
他还艰难地冲自己笑着,「我终于能回来再见你……」
木根栽倒了。殷离的心突然抽搐起来,这感觉就是妈妈用自杀来阻挡爸爸的
追杀的时候才有过,就是那种失去的感觉,为什么对自己好的人,都这样!
殷离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看来上天就是安排自己来这痛苦的世界流浪的,
一旦要停下脚步,品尝幸福,灾难就无情地降临,你有本事就对我来吧!早就准
备跟你拼了!为什么要不断地让对我好的人遭到横祸!把我自己留下来,继续承
受苦难?
「木根,木根!这是怎么啦?」殷离让木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她清楚地
知道他不能活了。
他的肠子被什么野兽扯断了,他的下体被撕裂了,阴茎和睾丸都没了,那里
是一个可怕的洞,他早应该死了,是什么力量使他能坚持着回来,那血迹绵延在
雪地里。
「我,我真怕不能见到你。我说的没有做到,我没有猎来好,好吃的麋鹿。」
木根抓住殷离的手,他努力地使自己清醒,「你是来寻找什么的吧?我,我
本来是要陪你的……可是现在我不能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姑娘,真舍不得
就这样抛下你……我以为有了我,你就不会再孤单了……我,我真想好好地保护,
保护你,让你永远都幸福……」
声音渐渐地消失了,他也停止了颤抖,那眼睛还充满幸福地凝视着殷离,他
还保持着微笑,不愿意让殷离知道自己最后的遗憾和痛苦,他放松了,他撑得太
苦了。
视线整个是模糊的,殷离咬紧了牙,她没有哭出来,但禁不住抽搐,那种撕
心裂肺的疼是不能抵挡的,用最大的努力把牙咬得咯咯地响。
做爱并不重要,她刚刚体会到一个男人对自己的了解,对自己的温情,其实
相聚是那么的短暂,他又土得掉渣,但他就是了解了自己,他是怎么阅读的,没
法得到答案了。他已经不能再实现他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回来向自己倾诉的诺言了,
流星一般化出璀璨的光亮后消失,他被夺走了!他带着他的遗憾,同时也带走了
自己的快乐。
猎狗呜咽着在院外徘徊,但它们不敢接近,能感到殷离身上的气味,那是地
狱的气息,不能接近,但由于贪婪,它们不想放弃到嘴的血肉,它们只能等待。
「死了!」坐在马背上丰神俊朗的卫璧慌乱地看着朱九真,一见到血腥,卫
璧就迷糊。
朱九真皱着眉毛,自己豢养的凶猛的猎犬怎么会畏惧不前?那正在啜泣的估
计是这个不知好歹的猎人的妻子,可能是情人,那女孩子还是少女装扮,既然看
到自己和卫璧在一起,那么就只有死了!你不能怪我,你自己不走运!
「征西将军!给我上!」朱九真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长鞭,鞭梢呼啸着发出一
个清脆的锐响。带头的那条牛犊一般的猎犬哆嗦了一下,龇牙咧嘴地吠叫起来,
但尾巴还夹着,它不敢接近,它闻到死亡的气息。
「奇怪!」朱九真恼火地挥舞长鞭,直接抽打猎犬的脊背。
月光映照在雪地上,眼前的景物显得凄清阴冷。殷离放下木根,她颤抖着站
起来,说不清楚是愤怒还是伤心,但身体亢奋,需要发泄。
那么眼前的这对狗男女就是凶手,他们就是这贼老天派来折磨自己的凶手了,
得还以颜色,说不定用他们的血可以抚慰一下木根,也使自己得到缓解,离悲伤
远一点。
狗群畏缩了,朱九真也突然感到一阵凉,她听到卫璧牙齿「得得」的撞击声,
真没用!朱九真一催马,挥舞着长鞭冲进去……
她没受过委屈,不知道什么是害怕,除了和武青缨争夺卫璧,她没有其他的
烦恼,她觉得自己的美貌就是武器。她的确很漂亮,皮肤很好,白嫩而且细致,
光洁而丰润,那娇艳的圆脸上,五官很精致,那好看的嘴唇总是高傲地撇着。
她练武,她的四肢修长而灵活,十八岁的身体已经勃勃地盛开了,娇娆而流
畅。
没有男人能不被吸引,他们心甘情愿地故意输给她,这使朱九真对自己的武
艺非常自信,自信到可以目空一切。
卫璧被殷离身上散发的杀气吓坏了,他害怕,主要是理曲,被那怨毒的目光
注视的时候,他就想跑,倒不是觉得这个纤弱、丑陋的女孩子有多么地可怕。他
受不了被人鄙视的感觉,自己就是被鄙视的,除了朱九真和武青缨,人人都用那
样的目光看自己。
殷离看着飞旋的长鞭,她注意力很集中,得在这第一次交手中知道对手的底,
格斗就是这样,需要冷静和知己知彼……
「快放开她!她是朱武连环庄的主人!」卫璧怎么也没有想到武艺不赖的朱
九真在第一招就被殷离掳下马去,并且被制服了。朱九真还没明白自己的处境,
她动弹不得,但使劲地叫骂。
朱武连环庄?那么张无忌的下落也会明了。殷离不再搭理朱九真,她开始向
卫璧进攻,如果这小白脸的武功和这恶毒的丫头差不多,那么就留下做祭品吧。
卫璧比想象的要强一点,不过也不行,但他跑的太快,他的马很好。殷离没
想到卫璧会跑,一个男人怎么样也应该保护女孩子吧?
这魔女干什么呢?朱九真还是没有害怕,她看着这个面目浮肿、身材纤美的
女孩子把那个讨厌的男人埋葬,看着木根那血肉模糊的下身,朱九真觉得有点恶
心。
主人没有离开,狗群就依然在院外徘徊。这群不管用的畜生!朱九真恨恨地
看着一向服从的狗群,回头得好好地收拾你们!
殷离伸手抓住朱九真的头发,就那么拖着。
「哎呀!」朱九真愤怒了,但头皮很疼,身体在经过门槛的时候被格了一下,
有点岔气了,不然,肯定用最恶毒的话来训斥殷离,突然想哭,愤怒被委屈代替,
该死的卫璧,回头肯定不再理他!
「你这人,怎么回事?」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过来看了,她怎么好象挺激动
的?
「你不是看书吗?怎么又过来捣乱?」我犹豫着,是不是继续写。
「都几点了?」
「没事,明天是礼拜六。你又不让我碰你。」
「我觉得殷离真可怜。」
「嗨!谁不可怜?」
「你又要干你得意的事情了?」
「你真了解我。」我腆着脸,很小心地防备她又打我。
「你有多变态?」妻饶有兴致地打量我,似乎不认识了。
我有点慌,「我就是活动活动心眼,编故事么,就得编你没见过的,刺激!」
我连忙解释。
「你干吧,我现在恨朱九真,她真烦人。」我挺高兴的,得到支持是少有的。
「你就不能讲一个挺顺溜的?美一点的?」妻近乎哀求地看我,她用她的下
颌揉我的肩膀。
「要不,你先睡吧,回头我编一个美一点的给你看,要不,你自己编一个美
一点的。」
「我呸!你写的那么恶心,又要恶心了!」她使劲地咬我的肩。我疼得嗷嗷
叫。
「疯了?!」我揉着肩头,吸着凉气,恼火地看着躲到卧室门口,正嬉皮笑
脸地冲我乐的妻。
「舒服么?」她用眼神跟我聊。
我激动得一哆嗦,结婚后,她已经很少用她那会说话的眼睛跟我聊天了,那
是久违的热恋时的旖旎风光。那时候,我们面对面地看:她说她一点也看不明白
我在跟她聊什么;我告诉她,你就让我抱一下,就一下;不行!这先河不能开,
不结婚就不能碰!我叹气,宁愿等待。
现在她居然咬我!你等着你月经过去的,我咬死你!
「你过来呀。」她又在勾搭我了。
「干吗?」两难的选择,我正写在兴头上,妻又在聊闲,我皱眉。
她小心翼翼地过来,伸手给我揉肩膀,「恩,咱们好好地再看一遍《倚天屠
龙记》呗?」她已经很久没跟我撒娇了,我的魂快飞了。
「别打扰我创作不行啊?书不就在床头呢吗。」
「我不认识字。」
「那你就睡觉。」
「我睡不着。我要你给我唱歌。」
「明天,明天我领你卡拉OK去,咱们唱一下午,我嗓子都痒痒了。现在不
行,影响别人休息。」
「你干不干!」她的眉毛立起来了,伸手就薅我的耳朵。对不住大伙啊!我
得给妻念书去了,估计我得先睡着了,真挺困的。大伙帮着琢磨琢磨怎么收拾朱
九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