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嬉凤】(31-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31晨运
杨过更是卖力了,穆念慈也用力地抱着杨过向下挺动着。
「啊。」
穆念慈大叫着喷洒而出,杨过虽然被温泉淋过,却是忍着,非快地着。
穆念慈闭眼回味着,杨过猛地把鸡鸡插到最深处道:「娘,我也要来了。」
穆念慈高潮未过,又感觉到一股灼热侵袭而入,「过儿,娘又来了。啊,真
舒服。」
杨过趴在她的身上,
着她的一只,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逼供手抚到
穆念慈的嘴唇时穆念慈竟含着杨过的手指吮吸了起来。
穆念慈的心完全被杨过占领了,因为爱,两种不同的爱。
杨康不过一纨绔子弟,哪边会缺女人,怎么可能懂得去珍惜爱护跟着自己的
女人,还报是自己爽了就睡,这哪算是真男人啊。做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他不会
缴枪就睡,还会让他的女人也享受一下高潮带来的快感,不管是用手用嘴也好,
那也罢一份感情。不要自己想的时候女的不必须和你做,这算什么?女人想的时
候你不想却又死活不干,不懂情调,这又算什么?
「娘。」
「嗯。」
穆念慈低声道,「过儿,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你只是追求幸福而已,没什么不对的。」
杨过像一个伟大的学者似的道,「只要你没有去直接或者间接地伤害到别人,
那么幸福就该勇敢地去追。」
「只希望以后不要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就被是了。」
穆念慈抱着杨过舔着他的手指道。
「那些人只是吃饱了没事干,没事找而已。别担心,我会越来越利害的。我
不去惹他们,他们最好也别来惹我。」
杨过玩着穆念慈的
挺了挺下身道:「娘,我又想了。」
「你真是小坏蛋。」
穆念慈含着杨过的手指道,「没想到这事会这样舒服,娘也有点想了。」
穆念慈边说已经边耸动着下身迎合了起来。
早晨杨过醒来抬头只见穆念慈温柔地看着他道:「你醒了。」
像个妻子一样。
「娘子,你真好。」
杨过看着穆念慈嗔怪着害羞地低着头,用手揉起爆她的那对丰满。
穆念慈感觉杨过又有点欲动了,紧张地抓住他的手道:「别这样,该起床了。
晚上娘再给你。」
杨过开心地爬上前吻住了穆念慈的嘴,吐出版自己的舌头,追着那有点躲闪
的小舌头。最终她还是没有逃掉,只好与杨过纠缠了起来,香津暗渡。
穆念慈直喘着气看着杨过道:「也不知道你这个小坏蛋从哪儿学的,就来欺
负我,怎么不去欺负小婉。」
穆念慈看着杨过满脸笑意地样子,不由问道:「你不会把小婉已经这样了吧。」
杨过笑笑道:「不用怕,以后我们三个人一起睡。」
「坏蛋坏蛋。」
穆念慈不停地拍着杨过的屁股,「快点起来,娘要起床了。」
「不要,我要吃奶。」
杨过含着奶头慢慢地吸着。
「等娘穿上衣服在外面再喂你。」
「不要,我就要这样吃,以前都是这样子的。」
杨过撒娇道。
「过儿乖,娘真的避行长,晚上娘再给你。」
「那好吧。」
杨过坐在床边。
穆念慈急急地起床,一对波滔汹涌地跳动着,红色的粉嫩的还挂着亮晶晶
的液体,下床时那分开的双腿间嫩嫩的小嘴吐出了点点粘液。
杨过看得直流口水,兴趣大涨,高昂大小头。
穆念慈很快报穿好衣服,转过身却见小杨过昂着红红的脑袋。
「娘,怎么办,过儿想要。」
杨过渴望地看着穆念慈道。
「啊,怎么会这样?」
穆念慈伸手摸摸,却被越来越高昂贵,转念想到岸木小婉,赶紧笑道,「你
去找小婉妹吧。我先走吧。」
穆念慈竟然逃跑了。
「我真可怜。」
杨过叹息着穿插衣服,想到今天要去铸刀,那可不能把去,只好忍了,「先
去看看婉娘再走。」
木小婉正躺在床边想着杨过会不会来找自己,杨过的推门而入倒是让她高兴
了,「过儿,你怎么来了?」
杨过走过去,趴在木小婉的身上吻了一会儿她的嘴唇才问道:「宝贝,想我
了没。」
木小婉羞红着脸道:「想你了。」
「哪里想。」
杨过掀开被子,却见被子里面的木小婉竟然什么都没穿。
穆念慈没想到杨过会掀被子,双手害羞地捂着脸,嗔怪道:「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会知道你没穿衣服。」
杨过的手抚上了木小婉的身体,赞美道,「你的身体真美。」
边产边吻了下去。
「不要这样,会被看见的。晚上好不好。」
木小婉求道。
杨过直接把手探到了她的下面,一番抚弄,很快就爱液横流,把粘着爱液的
手放在木小婉的眼前问:「你看这是什么?」
「你,你坏。」
木小婉打开杨过的手捂着脸不说话。
杨过脱光衣服,压在了木小婉的身上,双手抓着她的
道:「婉娘乖,分开
腿。」
「嗯,不要。」
木小婉分开腿夹在杨过的身上道,「我夹你这个小坏蛋,一大早就来欺负我。」
「难道你不愿意吗?」
杨过说着一下子挺了进去。
「啊,好舒服。」
一夜的空虚让木小婉用力地迎合着,身体满是痛快,却是白天怕人听见而咬
着嘴唇不敢叫出声来。
「婉娘,想叫就叫出来,我想听你的声音。」
杨过挤着那对丰乳道,随后低头吸掉挤出的奶。
「不,我,不要。会被,听见的。啊,啊。」
木小婉一张了嘴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叫了出来。
杨过含着奶头,用力地动着,吃着那**甩出的奶。
「过儿,好舒,服啊。吻吻我。」
木小婉呻吟着,杨过吻上了她的嘴,两人唇舌相交,香津暗渡。木小婉的那
对豪乳紧紧地贴着杨过,俏立的奶头在杨过的胸膛上摩擦着,深深的低吟在喉间
颤动着,阵阵快感在她的全身波动着,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觉,不是因为那雄伟
的小脑袋,而是被在乎的感觉。
正文32斩魄
「铁匠老头,准备得怎么样了?」
杨过还没走进店铺就大声地问道。
「你快点吧,再不来我就自己开打了,要是不行你可不能怪我。」
里面传来铁匠的声音。
「知道啦。真是的,我这不是来了吗。」
杨过快步走了进去,转身锁好门。
炉中冒着点点火苗,这叫温炉。
「小子,这次为了你我可是下了不少东西,可别搞砸了。」
铁匠叮嘱道。
「放心吧,再不成弄出来的也会比你那匕首强。」
杨过呼呼地拉起了风箱,炉中的火苗一阵阵地往上窜,炉火渐旺,映得屋中
一片火红,还好两人都不怕,一个是功力高深,一个是早已经习惯了。
「老头,你用的是什么炭啊,火都这么大了,怎么上面这些还没燃啊。」
杨过问道。
「你以为光用普通的炭就行了,再说说了是什么你也不懂,快点拉你的风箱
吧。」
铁匠坐在一旁喝着酒道。
「你可真行。」
杨过盯着铁匠,边拉着风箱道。
「谁叫要打的刀是你的呢?老人家我出了那么多的好东西已经对你很好了。
那可是我用了几十年才收集来的,你以为光是用钱就能买到啊。」
铁匠得意的道。意思就是你要对我恭敬点,除了我没人能帮你打兵器,也没
足够材料帮你打兵器。
「我记着了,下次有酒一定让你闻闻。」
杨过不停地拉着风箱道。
「好啦,我也开始干活了,免得你总是不满意。」
铁匠喝了口酒,走到炉边,从怀里郑重地拿出一个小瓶子向杨过晃晃道,
「这可是宝贝啊,没它可锻不出你的刀。」
接着他又加了句,「这炉子也是一个宝贝,败絮其外,金玉其中。」
「你就别费话了,多的材料你自己弄个什么吧。真是的。」
「呵呵,你拿了老铁匠的匕首,现在你有了宝贝怎么我也得要一点,对吧?」
铁匠笑着道,「好了,这下可别再偷懒了。」
铁匠脸色严肃地把瓶子又放回了怀里,看得杨过说不出话来,有这样的吗?
铁匠转身到院子中抓着一只狼的嘴拖了过来,装着另外四只狼的笼子也被他
拉了过来,一甩直接把狼摔在了炉边的木桌上。
狼疯狂地扭动着,它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一阵阵的热浪已经让它的毛
发出了一股焦味。桌子在它的挣扎下嘎嘎作响,却是如何也脱不出铁匠的手。一
阵阵低喉吼在它的喉间传出。
铁匠紧紧地抓着它的嘴,把它死死地按在桌上。
嗷,嗷!
狼更是疯狂地挣扎着,眼睛已经开始充血。
不得不说那桌子还真是结实,响个不停却是仍然立着。
狼咧着牙,丝丝血从嘴中冒出,眼中血光更盛。
铁匠忽然手起刀过,一道血箭汹涌地喷射进炉中。狼挣扎得越是利害,血也
急急地喷射而出。杨过可以看见表面的那层炭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可是
屋中温度却是忽然番了几倍。
笼子里的狼见同伴惨死,悲嚎不已,不断疯狂地撞着笼子,铁匠的东西哪边
会那么次,直撞得它们头皮血流。
嗷……
四匹狼红着眼无知无觉地撞着,狼啸不断。
杨过有些不忍,头转向了一边。
铁匠冷冷地道:「怎么啦,不忍。虽然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有时是生死
之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来。」
杨过站了起来大声道。
「好。」
铁匠拉着风箱。
杨过开笼一把抓出一只狼关上,狠狠地甩在那张木桌上,手走刀过,疯血喷
射。
铁匠呼呼地拉着风箱道:「越是疯狂地血越是能让炉火旺盛。」
杨过直接把高出炉子一米多的笼子拉到旁边,立在笼子上,抓着狼的后腿,
任它疯狂地挣扎着,喷洒着那疯狂的血。(不要觉得他太残忍,去看看他被踢的
那章。
「那两只留下,你来拉风箱。」
铁匠把那块青延石放进了火中,烈炎熊熊,但是并不能把这颗青延石怎么样。
等烧了一会儿,铁匠拿出怀里的那个小瓶,把里面的液体倒在了左手掌中,
一层红晕在他的手掌上流转着,液体浮在他的掌上,慢慢地淋在了青延石上。…

「再加把劲,最后一次精炼。」
铁匠把已经基本成形的刀放入火中,那些蛇这时才被拿了出来,蛇血洗剑,
哧哧声响,雾气中闪着朵朵蓝色的火焰。
屋外风起云汹,闷雷不断。
青红色的刀在铁匠的手中冒着炎炎热气,不时映射出诡异的光,一个字:邪。
铁匠手指划过身旁刀身,运气于指,嘴里念念有词,在刀身上快速写过。
一道金光在刀身上闪烁,诡异的青红光芒顿时被压下。
屋外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树摇欲倒,乱叶碎舞。压城黑云中电光闪烁,一
道闪电轰隆而下,炸得天光大亮。
铁匠拿起刀直接仍入了雷电中,青红金三光纠缠,刺向雷电,耀眼的光芒中
飞出几块碎片,杨过大急,飞身追出,在乱空中心有灵犀一般抓住了刀柄,先天
真气急转,在半空中挥出几刀。
乌云渐去,城中差点吓破胆的众人跑出屋欢呼着。(他们还以为又是什么龙
和仙人在打架呢。
杨过捧着刀静立院中,刀身已变,狼影蛇身隐隐闪现,金色的怪纹盘绕,杨
过笑着道:「斩魄。」
铁匠一个在打铁的屋里正拿着一把短刀乐着呢,「总算是没白打,比我的那
把匕首好。」
铁匠得意地看看站在院中的杨过把短刀藏好。
「喂,铁匠,我的刀鞘呢?」
杨过高兴地拿着刀问。
「接着。」
杨过接住一看却是两根绑在一起的竹片,大叫道:「老头你没搞错吧,给我
两根竹片。」
「那有什么关系,用什么作刀鞘你的刀不还是那刀嘛。」
铁匠无所谓地笑着喝着酒道。
「可是这竹片也太不结实了,快给我弄一个能用些时候的。」
铁匠笑笑进屋又拿出一把刀鞘扔了过来。
刀鞘是青色的,挺相配的,杨过随手插上,看起来一点也不干起眼,「很不
错,谢谢啦。」
「看到没。」
铁匠从怀中拿出那把短刀向杨过晃晃道。
「你什么时候打的,我怎么没发现。」
「要是让你发现了我还怎么做铁匠。」
铁匠得意地道。
正文33浴中风情
「娘,我回来了。」
杨过抱着刀回家,现在天已经快黑了。
「过儿,看你弄得这么脏。」
木小婉迎了出来,见杨过直直地看着她,不由得脸红地小声道,「晚上等你。」
木小婉给杨过理了理衣服,逃掉了。
杨过走进屋,只见李大娘在那儿绣着东西,陈绢和杨恩婧在那儿学着。
「李大娘,绢姐姐,姐姐娘在哪儿?」
杨恩婧笑着跑过来拉着杨过道:「去烧水了,弟弟,姐姐帮你洗澡,你教我
利害一点的功夫好不好?不许说不,就这样说定了。」
杨恩婧转身拉着陈绢道,「绢姐,我们一起去洗澡。」
「娘,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陈绢向李大娘道。
「知道了,你和小婧也别聊得太晚。」
现在洗澡也升级了,用大浴盆,人浸在里面,爽啊。
「娘,我来帮弟弟洗澡,你先去休息吧。」
杨恩婧抱着穆念慈的手臂道。
穆念慈奇怪地看了看杨恩婧,又转头有点脸红的看向杨过,却见杨过对她吐
了吐舌头,「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洗完就早点睡。」
「知道了娘。」
杨恩婧高兴地往浴盆里倒热水,试着水温,「好了,可以洗了。」
「来,弟弟。姐姐帮你脱衣服。」
杨恩婧又对陈绢道,「绢姐你也脱衣服啊,我们一起洗。」
杨恩婧抱起爆过要把他放进浴盆里,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做到了,喘着气道:
「弟弟,你好重啊。姐姐都快抱不起了。你先玩会儿水,姐姐脱完衣服就帮你洗。」
「A,绢姐,你怎么还不脱衣服。」
杨恩婧奇怪地问道,边问边解着自己的衣服。
「没,没什么。」
陈绢看着杨过大大的眼睛正看着她,红着脸转身脱衣服。「
是不是怕被弟弟看到啊?「
杨恩婧笑着问道。「
啊,不,不是。「陈绢拿着衣服紧张地道。」
有什么嘛,以前我都是和弟弟一起洗澡的。「
杨恩婧说着解下了肚兜,露出了那对小乳鸽,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地跳动着,
好可爱。
杨过趴在浴桶边,从旁边吞着口水看着。
杨恩婧躬下身子脱裤子,小小的俏臀高高的对着杨过,沟壑间的嫩肉粉粉的,
有了一点点透明的茸毛,一朵小菊花在那后面。
杨过吞着口水,恶作剧地伸手拍了一下杨恩婧的小屁屁,白嫩的屁屁跳了几
跳,浮现出一个红色的马掌印。
「啊。」
杨恩婧尖叫一声,赶紧脱下裤子转身抓住杨过道,「好啊,你敢打姐姐的屁
股,看我不打回来。」
「打不着,打不着。」
杨过虽然被杨恩婧抓着,可是浴盆在那里挡着,动来动去的就是不让杨恩婧
打到,还兴风作浪地伸手去捏杨恩婧的小乳鸽。
「啊,你这个小坏蛋。看姐姐今天怎么收拾你。」
杨恩婧赶紧进了浴盆,抓住杨过,把他抱在了怀里,高兴地伸手打着杨过的
动来动去的屁股,大笑道,「哈哈,我打着了,看你还敢不敢打姐姐的屁股。」
杨过没杨恩婧高,贴在杨恩婧的怀里,坏笑着含住了杨恩婧的一颗小奶头吸
了起来,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只小乳峰,玩着,火热的下身紧紧地贴着杨恩婧的
大腿摩擦着。
「啊,弟弟,不要吸我的奶,我没有,你呆会去找娘。」
杨恩婧低声道,「绢姐快来帮忙,坏弟弟在吃人家的奶。」
陈绢乘他们玩闹的时候已经脱光了衣服站在外面,这时听到了杨恩婧的求救,
想到杨过吸自己奶的那种快乐的感觉,不由得羞红着脸跨进了。
「弟弟,你怎么在下面放了根棍子啊,好烫啊。」
杨恩婧说着伸手下去抓住。
杨过舒服地吸了口气,气往下滑,揉捏着杨恩婧的小俏臀,往里抚弄着。
「啊,不要,好庠啊。」
杨恩婧想把杨过推开却是身体软软的用不出力气,这时她的小嫩肉坐到了杨
过的鸡鸡上,不由得又叫出声来。
杨过怕一下弄得她太得,抱住了她,一边吞吐着她的奶头,手一边摸着那团
小嫩肉,软软的,摸起来真舒服。
「弟弟,感觉好怪啊。」
杨恩婧靠在杨过的身上,抱着他的头紧贴着自己的. 杨过的手指小心地探
入,里面已经湿润了,暖暖的。
「喔。怎么会这样?」
杨恩婧不安地扭动着小屁屁,「啊,弟弟不要。」
杨恩婧感觉到杨过的手指进入了自己的小洞,感觉有点庠庠的,也有点痛。
杨过慢慢地吻上去,杨恩婧呻吟着,那手指也调皮地在那湿润地嫩肉上滑动
着。
杨过很快就吻上了杨恩婧的嘴,手指也探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不禁用手指
去按摩着。
杨恩婧被吻住了嘴,嗯嗯地呻吟着,扭动着屁屁,想脱离,又想要更强烈。
杨过吸着杨恩婧的小舌头,舔着,手在下面使着坏。
杨恩婧红着脸嗯嗯地和杨过吻着,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好羞人啊,想要
尿尿,杨恩婧想忍住,却是越来越控制不了,全身颤抖着进入了高潮,一脸潮红
地靠着杨过,任他吻着自己。
陈绢在一旁看着,想走却是身体软软的,只能靠着浴盆,喘息着看着,身体
里有什么东西在引诱着她,麻麻的,下面还有着羞人的液体流出来。
陈绢越看越是觉得无力地手不知何时已经抚上了自己的
,想像的杨过的小
舌头正在调皮的舔着。
陈绢通红着脸闭眼享受着,手不时害羞地摸到身下,又不安地退回来,却好
喜欢那种偷偷的感觉。
杨恩婧闭眼享受着杨过的抚摸和亲吻,好舒服哦,弟弟真好,以后我要嫁给
弟弟。
杨过两根手指分开了杨恩婧下面的嫩肉,鸡鸡小心地插入,紧而滑,暖暖的。
「啊,痛。」
杨恩婧睁开眼睛看着杨过道,「弟弟,不要这样,姐姐好痛哦。像刚才那样
就很舒服。」
「乖,一会就不痛了。」
杨过吻着杨恩婧道,「一会儿会更舒服的,忍一忍就好了。」
「真的。现在已经不痛了,有点庠庠的。弟弟轻一点,姐姐怕痛。」
杨恩婧抱着杨过自己轻轻地往下面坐。
正文35修练
直到水凉杨过三人这才出了浴盆。「
啊。「
杨恩婧痛呼一声道,「弟弟,都怪你,姐姐现在身下好痛喔。」
杨恩婧分开腿看着自己肿得像两个大红馒头的嫩肉轻轻地拧着杨过的腰道,
「都怪你,你看看,都肿起来了。」
杨过吞了吞口水,忍不住伸出手去摸着打趣道:「没事的,乖,明天就好了。
再说那时你不舒服吗,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叫个不停,用力的。」
「啊。」
杨恩婧羞涩地扑进杨过的怀里敲着他的胸膛道,「都是你,坏弟弟。我才没
有呢?」
陈绢虽然也痛,但是毕竟比杨恩婧大一些,而且杨过抱着她,对她很好,当
初李大娘也告诉了她一些男女这事,羞涩地看看杨过,真好。
「好你没有,行了吧。绢姐姐还在旁边看着呢?」
杨过拍拍杨恩婧的屁屁道。
「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和绢姐姐还一起洗澡呢,我还偷偷看过绢姐姐的胸部
呢?」
杨恩婧得意地道。
「你这个坏丫头。」
陈绢红着脸大胆地拍了一下杨恩婧的屁股。
「啊,绢姐姐你打我,看我不打回来。」
杨恩婧一下子又活泼了起来,追着陈绢想打回来。可是一剧烈运动两女却又
都有点痛地皱起了眉,祸水又被引到了杨过身上。
杨过抱着陈绢与杨恩婧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天不早了,我们也该去睡
了。」
***** 海浪滔滔,杨过坐在那浪
前的礁石上,修练着《炼日心经》淡淡的暖流流进身体里流转着,说不出的舒服。
真是太令他兴奋了,以后可以说是横行这片大陆了。
日升了又落,落了又升,也不知如此往复了多少次,杨过这时已经早把《炼
日心经》背熟,几月来天天看了又看,不熟才怪。可是杨过却发现了一个令人沮
丧的事实,修炼了如此久的《炼日心经》并没有让他的功力有所增长,细看体贴
内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不由得骂道:「*
,还真让人说对了,绝世神功也
有人不适合,还是自己创的最合适。我就不信我弄不出一项绝世神功出来,看我
到时候不打得你们那些仙人屁股尿流。」
杨过扑嗵一声跳下了海,悠游驰骋,疯一般的游,落差太大了,本以为就要
天下无敌了,谁想努力了这么久才发现根本就没用,不发泄一下肯定得走火入魔。
杨过心念百转,气氛啊,受了那么大的苦,到头来竟是白忙了,看来还是得
去找那些武功秘籍,唉,真是的。
杨过浮出水面,抹去脸上的水,无奈地看着那白蓝交际的地方,还真是广阔
啊,算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是自己见识太浅了,以后再说,反正自己
修练的速度也不慢。
杨过身体向下一潜顿时没了影子,过了许久这才在那处礁石上出现。他静静
地坐在那里,想着那些武功秘籍,九阴真经,应该不能集齐;九阳神功,嗯,这
个可不能少,只是外语不太好,学那么好做什么,不好不会找翻译,哼,以后一
定让那些外国人拼命学中文,考不死他们,古文,草书,曱骨文,让他们爽到不
行。北冥神功是可惜了,弄不到,没关系,我自己创一门,比他更牛的,不就是
百川归到海吗,有那海中的旋涡吸力强吗?旋涡,对,就是旋涡,如里在丹田里
形成一个旋涡,那样吸力一定很强,不过可不能出现吸了消化不了的情况,如里
能像榨汁机一样就好了,什么水里进去,出来都混在了一起,哪分得出谁是谁啊,
对,就是这样,把内力弄成旋涡状,吸进了内力就大力地搅拌一下,如里那样哪
还会有什么反噬啊,唉,天才就是这样炼成的。
杨过想到这儿就开始想试试,却又马上清醒了过来,这可不能试的,出一点
小问题可就没命了,还是以后看多一点秘籍再说,先想想还能得到什么绝顶武功,
对了,皇宫里还有一本葵花宝典,这武功可不弱,可惜就是男人练了受不了,渤
也可以去借来看一看,说不定什么时候打到一本至阴的武功,那时可就是阴阳相
济,还不事半功倍。
「对,就这样,等娘她们有了自保能力我就出去闯荡一翻。到时候去西域说
不定还能把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功骗到,那时看他还有什么可以嚣张的。」
**杨过每日教着几女武功,还好自己有几本书,再改一下,
也算是不错的武功,当然动手动脚是免不了的,其中香艳就不多说了。
转眼半年过去,杨过两岁左右,半年来他不断地练着轻功,倒是独辟稀径,
练出了点成就。
这天,杨过提着酒去找铁匠,又见铁匠关着门,便大声喊道:「铁匠开门,
你不会是收了我的单子,看定金有点多跑了吧?」
杨过又叫了几声仍然没有回应,自言自语道:「切,不开门就算了,我自己
进来。」
说完身体一跃,顿时进了院子,却只见里面一片混乱,有些地方还有血迹,
「铁匠,你又在玩什么,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杨过扔下酒跑进屋,只见里面也一样的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几乎没一件完好
的东西,「喂,铁匠,你真的不在吗?」
杨过四处找着,也没发现什么密室,倒是见到一些散在地上的银子,「老头
还真行啊,有宝贝让人记着呢?找到了可就是我的了?我可不会跟你客气。」
杨过终于平心静气地开始观察着敌人有没有留下什么珠丝马迹,他细看了许
久却是什么也发现,「真是的,怎么也不留个记号什么的,你让我到哪儿去救你
啊,我又不是算命的。不对,再想想,宝贝,那铁匠有什么宝贝?」
这时杨过忽然想起了那天铁匠说:「这炉子也是一个宝贝,败絮其外,金玉
其中。」
炉子,杨过这时看向炉子,挺完整的,也不知道那天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一
掌擘在了炉子上,顿时扬起一阵灰尘,炉子四裂。杨过掌风一扇,一块一块地推
掉炉子,却是什么也没有,「不会吧,这个老混蛋竟然敢耍我,真小气,不就是
一宝贝嘛。」
正文36离家
「不对,宝贝放得太上面会被火弄坏的,那就是还在下面了。」
杨过推开那些石头,下面果然有一块地板,杨过拣起一把刀撬开,里面放着
一个黑色的盒子,杨过顺手拿起,「看看是什么武功秘籍。」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铁钺真解》「不会是专门写如何成为一个铁匠的吧,
这也值得抢,看来铁匠还是很有前途的。」
杨过再往后翻,还真是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大铁匠的,干将莫邪那种,先救铁
匠要紧,杨过也就没细看,终于在书最后面看到了一封信,却只写了三个字「大
绝山」「还跟我猜迷呢,谁知道大绝山在哪儿,你可要撑住啊,别还没找到你就
死了。」
杨过把书放进怀里,快步往家里走。
晚饭过后杨恩婧又主动地要求为杨过洗澡。做什么你们知道的。
穆念慈和木小婉一起躺在床上,两女光着上身,只穿着里裤躺在床上,却是
彼此不知道该说些地什么,满是羞涩和紧张地躺在一起。
最后还是穆念慈开口道:「小婉妹。」
「什么事,念慈姐。」
两人转身相对,肌肤相触却是一阵异样的感觉,一直都在想着杨过,身心都
已经难抵诱惑了,这下两人身体相触,顿时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吻了起来,
双手在对方的身上抚摸着,重重的喘息在屋中回荡着。……
杨过亲热地送两女回房后飞快地跑向穆念慈的房间,开门却见两女抱在一起
纠缠着,上身早已经被两女不断涌出的奶打湿了。
杨过一声坏笑地脱光了跳了上去,打趣道:「没想到你们不等我就开始了,
看我不好好的罚你们。」
「过儿,你终于回来了,娘等得你好辛苦啊。」
穆念慈抱过杨过把他按在自己的上,「快吸吸,娘都已经涨得有点难受了。」
「过儿,还有我的,你可不能偏心光顾着念慈姐,一点也不管我。」
木小婉这时也挤了过去,扶着
把乳头向杨过的嘴凑去。
杨过也不推,含着两个奶头吸了起来,空出的两只手抚摸着两女湿润的身体。
两女吻着他,低吟着……
三人相拥着躺在一起,却是杨过抱着两女,手还在调皮地抚弄着两女的.
「娘,铁匠人抓走了?」
杨过静静地说。
「啊。」
两女都坐了起来,看着杨过不舍的道,「你马上就要去救他吗?」
「嗯。」
杨过拉着两女的奶头放进了嘴里,吸着。
两女趴在杨过的身上,不舍地道:「娘就知道你不会永远属于这里,早晚都
会出去的,那热血的江湖才是你的归宿,累了记得要回来,这里一直都会是你的
家,也有几个女人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小心一点,照顾好自己。」
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并不能让那伤感完全抹去,无声中还是有泪滑过。
可是很多人都去注意
,而没有看到真情!
中原之地,自古肥沃,多才杰。山高山矮,青玉白泉,雾朦胧,奇岩叠石,
自有一翻瑰丽,其中不知藏了多少神秘。
杨过骑着马不快不慢地向中原走着,人要救,秘籍也要。反正东西没拿到,
那些人也不会把铁匠怎么样的,倒可以乘机先看看这本《铁钺真解》斩魄放在储
物戒指里。
里面打铁的方法真是千百怪,血铸,雷尘,水袭,名字怪,方法怪,效果也
怪,威力却是高,杨过不得不赞叹打铁也不是那么没有价值,做电脑能成亿万富
翁,拣垃圾照样能,只是你能不能做而已,说出来的东西都很简单,但其中却是
需要很多东西。
杨过想到以后自己肯定会更强,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也会铸兵器,那肯
定比铁匠的强,所以仔细地看着,不得不赞叹这些人好利害,太猛了,可为什么
现在这么多人却那么垃圾呢?
不过这似乎还不值得抢吧,再往后看,竟然会是一篇无比霸道的炎功《焚野
炎劲》妙啊,杨过看着,不时地笑出来,这可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要知道抢来
的那些内功太垃圾了,看了这个内功心法这才知道高手是怎么炼成的,不禁大叹
值得抢啊。
杨过也够猛,看着这绝世内功一路前行,身边跑过了无数各种各样的人,竟
然没有一个去抢的。因为那些人看到他的不时傻笑,只以为是个书呆子,都在赞
叹他怎么还没摔死。
深夜了,杨过还在屋中看着那本书,心中在想自己的内功要不要改一改,自
己好像把所有的经脉都修进去了,会不会贪多嚼不烂。
「唉,要是能得到北冥神功多好,那样我创武功也就容易得多了。真是可惜
了这么好的内功。」
杨过心中很是不爽,试着在身体里按照那上面写的运行内功,只感觉身体猛
地一暖,竟然已经有火红色的真气产生。
「经脉是一个个的循环,是否可以各自都有一个循环,而又互不干扰呢?」
杨过想到这儿就开始了试验,用自己的小命试验,也是在为奇迹的诞生而试
验,「一阴一阳之间的自然排斥力最大,如果我同时修炼两种载然不同的内功,
可不可以在丹田内形成漩涡,而达到吸人内力的效果呢?八卦啊,那就是典范,
能量的进化,力量生生不息,绝对比九阳神功的回复速度快。道路还长着呢,仍
需要努力。」
杨过把书放回戒指中,看向屋外高悬的月,外面还真是亮啊,不适合做案。
想起白天见到的那个美女,杨过就觉得有点好看,洁白的肌肤,小巧琼鼻,细细
的腰,走起路来屁股总是不小地扭动着,好像在引诱你似的,真是受不了,杨过
心里邪恶地想到:是不是也客串一下采花贼。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采花贼雅称为淫贼,说俗一点就是**犯。但采花贼可以
分为两类,一是长得极帅,人也有才,但是泡到了让人嫉妒的美女,别人不爽他,
传来传去就成了有名的淫贼。还有一种是长得龌龊,四肢无力,只能靠迷药之类
的家伙。
魅力是什么?
包括智慧,勇气等都是一种魅力,是可以通过付出泪与汗而增长的。
正文37好猛的女人
「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真有采花贼来,镇痛看一看,说不定来个英雄救美,
那时我还不享福了。嘻嘻。」
杨过搓了搓手从窗口跳了出去,跃上了房顶居高临下地看向美女房间的屋顶,
心里邪恶地想着美女会不会裸睡倒时候自己就不需要脱她衣服了,真是棒啊,想
着想着杨过竟笑出了声来,赶紧闭上嘴,静静地等着。
屋中的美女今天看见杨过就觉得是个高手,心里也暗自警惕着,这时听到他
的笑声,更是全身武装的准备等待色狼的到来,躺在床上,里面的那只手上拿着
一个大木棒,心里想着:「大色狼,只要你敢进来,看本小姐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杨过无聊地等着,反正没事,就找点事做,那样时间会过得快些,默运着焚
野炎劲和先天真气。
一间屋子里的一个黑衣人看着月亮小声道:「月黑风高采花夜,今天那个美
女真是让人想着就流口水啊,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月亮这么亮也好,那样可以看
得更清楚一点,想着就有点兴奋了。啊哈哈,大爷我来了,小妞你可不要已经耐
不住寂寞自己动手了,大爷我马上就来安慰你了。」
美女还在屋中看着窗外烦躁地看着,小声地骂着:「你这个臭淫贼,还不快
点来。好让本小姐打完你好睡觉,不然到时候长黑眼圈了可要找你负责任。」
「臭淫贼,再不来本小姐直接杀到你的房间痛扁你一顿,竟然敢担搁本小姐
这么长时间。」
美女挥挥手中的木棒小声道。
这时美女只见一个人影映在窗上,不由得兴奋的小声道:「臭淫贼终于来了,
看本小姐为江湖除一大害。」
美女一脸邪恶地拿着大木棒悄悄地走到窗前,只见一根竹管伸了进来,美女
不等他吐烟烟,用木棒用力捅出,破窗而出大叫道:「你这个死淫贼,终于让本
小姐抓住了吧,看我为江湖中的姐妹们报仇雪恨。」
淫贼猛地被竹管入喉中,眼泪都弄出来了,想跑可是那美女已经追出来了,
只见一个大大的木棒敲了过来。
美女拿着木棒狠狠地高着,嘴里大声地怒斥道:「你这个臭淫贼,还好本小
姐英名神武,发现了你,不然不知道你要祸害多少姐妹,看我今天不打得你生活
不能自理。」
淫贼被打得趴在地上左躲右闪,手脚并用地挡着,啊啊地叫着,心里那个郁
闷啊,没想到刚一出师就遇到一个煞星,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呢,原来早就被发
现了,还真是出师不利啊。
「臭淫贼,快说你还有没有同伙,你祸害了多少姐妹,本小姐可不是好骗的,
快点说。」
美女一下又一下地使劲敲着,一脸的兴奋。
「我没有没有。」
淫贼可受够了,痛啊,大声地喊着冤。
「看来你还不老实,我打。」
美女更是加快的速度,手中木棒狂舞着嘣嘣地打在淫贼的身上。
杨过狂汗地看着,真是一个暴力女,这才叫真正的深藏不露,还是先闪了吧,
睡觉要紧,明天还要赶路。
淫贼缩着四肢,躺闪着,惨嚎着道:「我不是淫贼,我刚出师的,还没做过
坏事。」
「那就是说你以后还是淫贼了,那就更应该打你了。」
「是。」
美女用力地扁着,淫贼赶紧道,「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还想骗我,我打,我打,先打你的腿,让你走路有声音,再打你的手,让
人吃饭会颤抖……」
美女蹦蹦跳跳地左一下右一下打得淫贼想站站不起来,躺又躺不掉,惨啊。
杨过感叹着真是一个猛女啊,惹不得,还好有先见之名。
最后官府来了,那淫贼也半死了,抱着一个官差的腿哭道:「青天大老爷,
你可要为我作主啊,我是个良民啊,我只是从这个女的门前走过,她就要打死我
啊。」
说得是声泪俱下,感人肺腑啊。
「那你怎么穿着一身黑衣?」
那官差大声地喝问道。
「我本想采了她的,谁想到她这么凶?啊……」
淫贼哭着鼻子道。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地惨叫声,「你敢说本小姐凶,本小姐哪里凶啦。我这么
温柔你竟敢说我凶,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只见一阵棍影乱闪,淫贼左躺右闪,被打得鬼哭狼嚎。
众人暴汗,还真是一个暴力女,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却是如此暴力,而且
还不准别人说,恐怖啊。
「青天大老爷,救我啊。」
淫贼不断地向官差那里靠近,现在官差可是他的救星啊,不然还不被这美女
打得半残啊,以后可还怎么过啊,就算是官差也没她这么凶残。
「你叫吧,再叫也不会有人救你的,你这个臭淫贼。」
美女一脸怒色地狠狠道。世界变样了,本来应该是淫贼对美女说「你叫吧,
没出息会来救你的」不得不说世界在变化,人民在进步啊。
杨过大叹其头道:「这个美女太猛,认识了会短命的,还是不认识的好,睡
觉。」
杨过打了个哈欠,转身进屋,兴灾乐祸地想着谁短命娶了这个暴力女,然后
动房花烛夜时这个美女用大木棒捅着男的叫道「叫你戳我,叫你戳我……」
杨过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想看看当时的精彩情景。」
「好了,这位女侠,再打就要死了。」
几个官差见淫贼快死了,也得维护一下官府的威严。
美女又打了几下,才停下来道:「你这个淫贼,打得本小姐手都软了,等你
好一点再找你算仗。哼。」
眼神已经模糊的淫贼一听,顿时全身抽搐,瞪大了双眼看着美女口吐白沫地
昏了过去。
旁边的众人听了她的话也是一身冷汗,都打成这样了还没出够气,等人好了
还要打,暴力女,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儿,可怎么嫁得出去啊。
众人都用有点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可惜了这么一个侠女,也替她未来的丈夫
默哀几分钟。
美女奇怪地看看众人,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难道有什么不对的,想到这
儿不禁看看身上,没什么不对啊,穿得整整齐齐的,难道他们也在想我是暴力女,
想到这儿她举起木棒,两眼凶光地盯着众人。
众人只觉得心底一寒,啊的一声尖叫后,卷起一大片灰尘,人已经全部都不
见了。最可怜的是那个淫贼,是被官差大哥托着走地,也不知撞了多少东西,头
跟如来估计也有得一拼。
正文38误会
一夜舒爽,杨过伸着懒腰出了屋,不由得看看那暴力女的房间,还好没起来,
先去吃了东西早点走,而且还要走山里,说不定找到个什么山洞,里面又死了一
个绝世高手,然后绝世的武功秘籍到手,不过想到那头恶蛟,背上顿时起了一层
冷汗,还是算了吧,绝世武功还是我自己来创吧,世上难得便宜的好货啊,天上
掉的馅饼吃的时候小心烫到啊。
杨过摇摇头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下点了一些东西,慢慢地吃着,心想那个美女
长得还不错,可惜了,是个魔鬼,披着天使的外衣。唉,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找那
个老头,大绝山,是在哪儿呢,问了不少人了却是没一个知道的。是不是没问对
人啊,对啊,自己去问那些平常人干嘛,他们也没到过什么地,又怎么会知道大
绝山在哪儿呢。要问也得问那些行脚商人,他们到过的地方多,可能会听说过大
绝山。
杨过笑着摇摇头吃着东西,听着旁人的谈论,这时听到小巧的脚步声,杨过
抬起头看过去,想着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美女,可没想到却是昨晚的那个暴力女,
赶紧低下头吃东西,人虽然长还可以,但是那皮气实在是不敢恭维,还是少惹为
妙,麻烦!
可是那美女可不这么想,昨天她就以为杨过是淫贼,一直等着收拾他,昨晚
把人狠揍了一顿,她可是爽了,可是没想到一大早就又见到了杨过,昨天她也没
去看那淫贼长什么样,这下子看到杨过在那儿吃着好东西,而且刚才还不敢看她,
更是坐实了杨过的淫贼身份,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这么快就从牢里出来了,哼,
这次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你。美女一脸怒色地向杨过走去,手背在身后,脸
上表情变幻。
杨过低头加快了速度吃着,瞟见美女脸色不善地向他走来,无形中竟是感觉
到一阵杀气,赶紧跳开。
猛见美女身后甩出一根木棒,向杨过砸来,幸好及时跳开,木棒狠狠地砸在
桌子上,嘣的一声顿时裂成两瓣,桌上的盘碗碎片乱飞。
「你这个死淫贼,看本小姐不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没想到你这么狡猾,
这么快就从牢里出来了。」
美女满脸怒色地挥舞着木棒向杨过追去。
「我靠。」
杨过向一旁一闪,一脸不爽地对美女大吼,「你这个暴力女,别以为长得一
张好皮就可以嚣张,男人不会扁你。再说老子什么时候淫过你,也不照照镜子,
就你那副鬼样,求我也不淫你。」
「我这么温柔,你竟然敢说我暴力,简直不可原谅。我要杀了你。」
美女怒中木棍横扫,杨过向后一退,得意洋洋地笑道,「打不着,会点花拳
袖腿就这么嚣张,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杨过一脸轻蔑地看着美女摇着头,叹息道,「难道这世界就真的没有高手了
吗?唉,那就真是寂寞了。」
杨过根本就不把眼前那飞舞的木棒放在眼里,美女卖力地舞着,但是看杨过
那轻松得满不在意的样子就是怒火中烧,木棒也舞得更急了,只要打中哪怕一下
也好。
「打不着,打不着。哈哈哈。」
杨过每次总是就差那么一点点险险的躲过,正是这样才最可恨,明明要打着
了,可是却每次又都落空了,总是给人留着那一点点希望,可是那却是不知道何
才能成真的。
「有总你就别跑,只会躲算什么男人啊。」
美女打累了,拄着木棒恶狠狠地盯着杨过喘息道。
杨过坐在一张桌子上扬着腿笑着道:「真是笑话,你想打人却还要叫别人不
准跑,真不知道是你太白痴,还是你遇到的都是白痴。再说我是不是男人,关你
什么事,就是你想找我验证我还不愿意呢?」
周围的人听了大笑不已,指指点点,相互间谈论着。
美女这下气急,咬咬嘴唇,拿起木棒又向杨过冲了过去:「你这个坏蛋,我
要杀了你。」
杨过笑了笑道:「难道你就只会说吗/ 没看见我还在这儿好好的,我真不知
道你是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的。」
看着急舞的木棒袭来,杨过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美女以为要打中了,心中
闪过一丝高兴,却只见杨过一脸轻蔑的表情,无所所谓地向旁边一闪,再次轻松
地躲过了。
「唉,你也真是不自量力。也好,我就替你父母教育你,免得以后给家里闯
了大祸还不自知。」
杨过色色地看着美女一笑道,「你说我是淫贼,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美女看见杨棕那色眯眯的样子,手中的木棒不禁一顿,有些害怕地双手抱胸,
问:「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嘿嘿嘿嘿。」
杨过邪恶地搓着手往美女身上乱瞧着,「放心,我只是想摸你几下,不会少
你几斤肉的,我可要来了。」
「啊,不要。」
美女顿时被吓得退了几步,看着杨过慢慢走近,美女又退了几步,大概想到
了什么,打起精神,想说点狠话,却是看着杨过那笑脸说变成了,「你,你,你
别过来,我是不会怕你的。我真的不怕你。」
「叫你别过来,你还往前走。」
美女这时却是站直了身子,向杨过大声道,「站住,我爹真的很利害的,你
要是敢碰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杨过玩味地看着她,故作害怕地拍着胸膛道:「唉哟,小生好怕怕,心都差
点吓得跳出来了。」
「知道怕了就好,现在你不准动,乖乖地让本姑娘打几下消消气,我就不让
我爹来找你麻烦。」
美女这下可得意了,身体站直了,脸上得意地看着周围的人,看吧,看谁还
敢欺负我。
「说不定现在我爹正在教训你爹呢,下好我也教训一下你。」
「怎么会,你不准过来?」
美女这下又吓得退了几步,「我爹可是很利害的。」
「有屁用,又不是你利害。」
杨过笑着一闪而过,「这次就给你一点小教训,下次不要再这么嚣张,要不
是遇到我别人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
正文39青影踏浪
「你的脸摸起来不错。哈哈。」杨过得意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人已不知道到
了何处,只留下那个美女站在那打得碎片满地的客栈里狠狠地跺着脚,摸着那满
脸的油,一脸怒气地掏出手帕擦着。
围观的人还没有散尽,美女顿时骂了起来:「看什么看,那个人是淫贼你们
也不知道一起来抓住他。哼。」
「姑娘,那个人不是淫贼。」
这时掌柜才从柜台后面爬出来小心地说道。
「我知道。」
这时美女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
能找到大绝山,真是期待。」
美女随手向柜台一甩,人影一闪,已不知去了何处。
甩出的那物击柜有声,嘣地吓得掌柜又躲了下去,再起身时美女已经走了,
再看那柜台上却是嵌着一钉银子,掌柜顿时喜笑颜开地拿出东西想把银子弄出来,
嘴里还不时地道:「如果能再多给点钱,你不是把这间客栈拆了也是让人高兴的。」
**「唉,还是沿着山角走吧,遇到猎户也好问一下大绝山在哪儿?」
杨过骑着马悠哉游哉地向前缓行着,心里却在想着《炼日心经》一遍一遍地
回忆着,已经修练了一些日子了,照理说应该有些效果了,可是虽然每次都有一
点热流进入身体,可是除此之外,也没感觉到什么好处。要不是书的问题,要不
是人的问题?或者是那老头说的就是假的。不过练到现在虽然没效果,但是却也
没什么害处,谁知道是好是坏呢,再加油吧!
不过以后还是要一步步来了,先练一般的武功秘籍,明仙没修成就被高手送
回娘胎里了那可真是冤死了。
铁匠的《焚野炎劲》还是个不错的功夫,可是却不一定是最适合我的,还得
再找,多看一些武功秘籍,那时再创出一套最适合我的。焚野炎劲,灼灼的内劲,
寒冰掌,冰冷的掌力,不同的运转方法,再经过不同的经脉,修炼出不同属性的
内力,如果把那些运劲方法和流经的经脉加以揉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会
是绝世奇功,还是要自己命的魔功呢?真是有点让人期待啊。不会我还是最喜欢
《北冥神功》由如海纳百川,修练的速度那就是快,想想都觉得爽。我要创一部
比它更爽的神功,不光能吸人的内力,更是能加速吸收天地灵宝中的灵气,管它
是道魔仙佛,来者不拒,路漫漫啊?
怎么让它们和谐相处?
怎么保证内力的精纯等等。
不过这个问题还早,先得得阅百功,还先得救出铁匠……
努力,一切都不远,当你可以创功时这些都将不再是问题。
杨过意淫着,脸上笑迎清风,闻着浅浅草香,煦暖的光拂面,好不暇意,爽
啊。
马向草中走,早不知道把杨过带到了哪里,树间众人踩出的路上满是落叶。
杨过也不去管马走到了哪儿,本来就不知道大绝山在哪,不是人常说有缘自会相
见吗,暂且相信他一回,急也急不来。唯一差一点的就是没个美女在怀,想想家
里的女人,渴望啊,欲望的心在跳啊,杨过不由自主地高声唱了起来:「美女你
在哪里啊,在哪里,白王王子在等你,撑看你的小花伞来看一看啊,保证让你满
意……」
(汗,怎么有点像鸭子在找生意。
一声倔强的吼声在林子里响起,咋一听还以为是老虎啸山。
杨过胯下的马一惊,顿时两腿一软跪倒在地,正唱着春歌唱得正爽的杨过猛
不防向前扑去,一个狗吃屎,要风度,只见杨过微惊之下手在地上一拂,腰一扭,
空中转了个圈,稳稳地落地向伏在地上的马骂道:「真是没用的马,不就是一只
老虎嘛,又不会吃了你,看来以后买马得买吃了犳子胆的。不要你了,我去抓那
只老虎来骑。」
杨过转身向林子中掠去,带起一路风尘,卷起满地烂叶。
杨过在枝叶间穿梭着,又是一声虎啸传来,隐隐还有人声传来「快点,不要
让它跑了。」
「不会吧,竟然遇到打虎英雄了。不过这可不行,这老虎我已经预定了,那
就是我的了。」
杨过邪邪一笑向那啸声处掠去,运起内力大笑道,「不要伤我的老虎,那是
我的。」
透过林间哪里有什么老虎啊,却只见一群五个高手正在追着一匹青色的马,
也不知算不算马,或者那也是头小马,它比一般的马都还小一点,不过背部却是
略显得有些平,浑身是青色的毛,迎风洒落,就如风中青草,头像马头,却是多
了一丝狰狞,散发着一股霸气,显然不是凡物。
杨过的声音远远传出,正追着青影踏浪的众人脸色微变,听这雄浑的声音,
知道此人功力深厚,相比领头的中年人竟然也隐隐有过之。
正文40旷天牧场
「爹,我们快追,不能让这人得了青影踏浪,我们可是已经追了几天了。」
中年人身后跟着的配剑青年急急地说完脚下猛地一蹬,率先冲了出去,也没
多想,就凭自己这几位高手,滔滔江湖都可以横着走了,一声长啸可是吓不住人
的,反正青影踏浪是我的。
「场主,这是个高手。」
一高大的汉子脚下不停,看着青影踏浪方向,杨过那飞掠的背影。
「嗯。」
牧文许微笑着点点头,向前方啸道,「不知是江湖上的哪位朋友,牧某有失
远迎啊?」
「还挺有意思的。」
杨过看着前面踏着青草浪的青影,心中打定主意要将这马训服,可不管你是
谁,反正我训服了就是我的,脚步不停应声答道,「无名后生而已,这可真是匹
好马啊。」
这马是见者有机会,我是不会放弃的,要不就一比高下,能者得之。
「哈哈哈。」
牧文许大笑道,「俗话说异兽择主,能者居之。那就看我们谁先训服这匹烈
马了。」
「这话中听。」
杨过是从一旁斜插入,青影踏浪立刻改了方向,这时杨过与牧文许几人已是
渐渐靠近,「如果先生得了,小子绝不纠缠。」
杨过看向牧文许道,「先生是高人啊。」
说着顺便看了一下他身后的几人,都不弱,高人自然是会群起而攻了,名声。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想不服老都不行啊。」
牧文许向杨过拱手道,「在下牧文许,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杨过回礼道:「牧先生叫我杨过叫可以了。我可要先行一步了。」
杨过说完疾速掠出,飞快地靠近青影踏浪。
「哈哈,杨过你可真是好轻功,不过老头我也不差。」
牧文许也是飞速追出,两人一左一右地飞速接近青影踏浪。
看着近在眼前的宝马,杨过笑着腾空而起,双臂舞动间强劲的气浪在他的体
外急速地盘旋着,肉眼可见几道白色的气浪绕着杨过旋转着,猛烈的罡风撕裂了
一地的草叶,杨过更是化作一道光影破浪而先。
这招名叫鱼龙游,来自创出更胜北冥神功一筹的神功臆想。杨过海中悠游千
里,没个好招还不累死,水中能用鱼龙游,空气中照样能用,只是略微改变,不
过内力的消耗高了许多。
感觉到那暴躁如刀划来的气劲,牧文许不由得向旁边一让,盘算着这是哪门
功夫,认定了杨过的师父是个高人,而已看杨过也顺眼,可以结交。想通这一点,
牧文许也不再相争,站在原地笑看着杨过散去鱼龙游扑在了马身上。
后面的几人这时也赶了上来,牧文许的儿子牧天养焦急地看着杨过骑上了青
影踏浪的背,道:「爹,青影踏浪要被人夺去了,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啊。」
牧天养满脸的不爽,跃跃欲出,不过牧文许在他心中还是有着不轻的份量,
父亲没开口只能焦急地忍耐着。
「天养,这位小兄弟功力可不低啊,不在爹之下,你可要努力啊。」
牧文许感慨万千地说。
「怎么可能?」
牧天养惊讶道,「看他可能比我还小,怎么可能和爹相比。」
牧天养这时看向要过眼神变得怪怪的,不过吧,看他也不像吃了多少苦的人,
怎么会比我还利害,想想自己流血流汗辛苦练功,感觉有点力无所值。
「不要小看了天下英雄,天外有天各人有各人的际遇。也不要小看了自己,
也有可能是杨过吃过什么天材地宝。」
牧文许看着杨过在马上纵跃盘附,叹息道,「不是不化龙,只是未能遇兴雨
之日。」
牧文许转头看着儿子脸上的沮丧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没几个人知道高
人背的付出,全都去看他们纵横驰骋的风光了。」
「知道了,爹。」
牧天养眼中顿时焕发出了神彩,笑看着杨过座下越来越训服的马。
「恭喜了杨过,得了这匹宝马。」
牧文许走向杨过高声道。
杨过站在青影踏浪身前理着那青中带红的毛,笑着回道:「这也是牧先生相
让,要不然小子我也得不到青影了。」
「如果你不是有真本事,就是我相让你也得不到啊。」
牧文许笑道,「你看我都称呼你杨过了,你也不要老是牧先生牧先生的叫,
生份,若是看得起在下就叫一声牧大哥,也不算占你便宜。」
「牧大哥。」
杨过笑着道,「你身旁的这几位是?」
「这是我儿子,牧天养,你们都是年轻人,多交流交流。」
这时牧文许却是面露古怪之色,老子的兄弟该叫什么?
「没关系,我们各交各的,叫名字就行。」
杨过笑道。
牧文许也笑道:「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规距,随你们怎么叫。」
接着指向那高大人男子道,「这是舍弟牧武奇。」
牧武奇拱手道:「小兄弟不简单啊,有空我们切磋一下。」
「我弟弟就是这样,喜欢和人比武。」
牧文许笑道。
「牧二哥这是真性情,有机会小弟也很想向牧二哥请教一二。」
「我们走吧,牧场里的人应该已经跟来了。杨过看得起老哥的话就到牧场去
坐坐。」
「牧大哥这是什么话,就算你不请小弟也想去看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